Welcome to Scribd, the world's digital library. Read, publish, and share books and documents. See more ➡
Download
Standard view
Full view
of .
Add note
Save to My Library
Sync to mobile
Look up keyword
Like this
3Activity
×
0 of .
Results for:
No results containing your search query
P. 1
雪州时报第七期 Jan 7, 2011

雪州时报第七期 Jan 7, 2011

Ratings: (0)|Views: 2,105|Likes:
Published by plgan
Selangor Times Chinese Edition Issue 7
Selangor Times Chinese Edition Issue 7

More info:

Published by: plgan on Jan 08, 2011
Copyright:Traditional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Availability:

Read on Scribd mobile: iPhone, iPad and Android.
download as PDF or read online from Scribd
See More
See less

11/03/2012

pdf

 
pg
2
验尸官否定自杀或他杀赵明福坠楼判为悬案
pg
3
大臣出席仪式惟表明不认同新委任库斯林御前宣誓就职州秘书
pg
5
回收4家水务公司雪州出逾90亿新价题
2011年1月7日(星期五)庚寅年十二月初四日
ISSUE 7 
www.selangortimes.com.my
(莎阿南讯)前朝雪州政府做了一宗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亏本”生意,以一块市值亿元的地段,换取一栋地处偏远及素质很低的建筑物,作为八打灵县土地及矿物局的“新居”,而更甚的是,新居还未入伙,部分建设已经出问题!这栋坐落在莎阿南U5区阿摩斯菲拉路(Persiaran Atmos-fera)的八打灵县土地局,取代现址处于梳邦再也的土地局(家乐福霸级市场旁),是前朝州政府在2004年州行政会议上通过的一项计划。 
没有招标自选承包公司
当时,州政府在没有经过公开招标下,就委任了一家承包公司,签署了一份“以地换屋”的合约,即把现有的土地局地段,换取一栋全新的土地局大厦及4座用作县长与县大人物的宿舍。令人费解的是,新土地局的地段,其实也是州政府地段,换言之,承包商只是需要承担建筑费,就可以换来一块目前市值过一亿令吉的黄金地。前朝州议会批准了计划及签署合约后,承包商在2006年动工,费时4年,至去年7月才完工。 
天板脱落渗水保安不足
在原定计划下,新土地局是要在去年12月正式启用,但在移交建筑物后,土地局发现货不对版,建筑物结构问题百出,如未启用天花板已脱落、渗水、保安设备不足、停车位很少、办公室家具低质,结果土地局拒绝接收。目前,县福利局已经正搬迁到新大厦,而县土地局、水利灌溉局及公共工程局,预料会在明年1月陆续迁入,并在3月正式办公。同时,雪州县署已向州政府汇报此事,并联同土地局特別遴选委员会与一众州政府官员实地前往视察,以寻求补救方案。参与巡视者包括委员会主席黄瑞林(适耕庄区州议员)、颜贝倪(万挠区州议员)、纳希尔(哥打白沙罗区州议员)、阿都拉尼奥斯(巴生中路区州议员)、州政府副财政山苏阿斯里、州稽查局副主任阿末法斯里、八打灵县副县长雅耶哈山等。
独家
报道
雪州前朝政府弊政又一宗
 
以黄金地段换取偏远劣楼
西
文转版二
 
2
一周
点击
2011年1月7日(星期五)庚寅年十二月初四日
验尸官否定自杀或他杀
赵明福坠楼判为悬案
(莎阿南讯)赵明福坠楼惨死的冤案变悬案!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前政治秘书赵明福,因为遭反贪会带走协助调查但却离奇惨死反贪会大厦5楼阳台,验尸庭经过一年半审讯,验尸官阿兹米尔排除自杀,但基于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他死于他杀,因此裁决此案为“悬案”(Open Verdict),换言之,赵明福死因依然是个谜。
推翻写“遗书”之说
阿兹米宣读20页长的判词时也推翻“遗书”是由赵明福所写,因为笔迹专家无法黄光荣确认其中文笔迹,因此,该字条存有疑点。判词说,赵明福是坠下莎阿南商业大厦5楼阳台处时,身上因多重伤势而死,死亡时间介于2009年7月16日上午7点15分至11分15分之间。判词说,虽然此案已排除自杀,但若是把此列为他杀,则存有许多无法解答的疑点,同事也没有直接证据说明死者遭他杀。阿兹米尔也说,他根据刑事程序法典第337条文展开死因调查,因此,他只能依法行事,不能超出法律范围,同时也根据刑事程序法典第338条文,将死因交给总检察署。除了大批的支持者及赵家家属外,许多民联政治领袖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雪州大臣卡立、雪州行政议员郭素沁、黄洁冰、赛维尔、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等都纷纷现身法庭等待结果。
审56日传37人
赵明福案审讯至今共进行了56天,传召37名证人,呈堂证据共173件。验尸庭原本在2010年11月6日,在37名证人供证完毕后,定12月17日在庭上做口头陈词,令此案告一段落,惟因各造纷纷延迟交上书面陈词给验尸庭,致使验尸庭无法在当天进行5造口头陈词。赵明福生前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他在2009年7月15日,因一宗涉及2400令吉购买国旗的拨款舞弊案,以证人身份,前往位于莎阿南商业大厦14楼的雪州反贪会总部协助调查,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赵明福尸体隔日被发现坠落在该建筑物的第5楼而震惊全国。
二度验尸仍未确定
验尸庭审讯在2009年7月29日正式在莎阿南推事庭展开。当时政府法医认为,赵明福并非死于他杀。不过,随着雪州政府在2009年10月找来泰国法医普缇出庭供证,案情则出现出人意表的转折,普缇当时说若以验尸报告及证物显示,赵明福80%机率是他杀。案情急转直下,验尸庭随后批准进行第二次验尸,而期间普缇更声称受到政治压力无法来马供证再次掀起轩然大波,后来她顺利来马供证并坚守首次的推断,指他坠楼时并非清醒,不会是自杀,然而,反贪会所聘请的英国著名法医彼得华纳斯则做相反供词,指他坠楼时意识清醒,而二度解剖报告也显示,并没有伤势显示他是被杀或遭窗口抛出。
文接封面
米已成炊仅求多方补救
黄瑞林在听取承包商汇报后对《雪州时报》指出,尽管不满意这栋新土地局大厦,但是在“生米已煮成熟饭”的情况下,州政府唯有接收这栋建筑物;不过州政府会把建筑物的问题逐一列明,并要求承包商“回馈”,逐一改善及解决。他坦言,对这栋建筑物的素质深感不满与失望,也对前朝政府的不专业、不负责任态度深感遗憾,因为现有土地局位置适中,而新土地局则地处偏僻,为何前朝州政府要把土地局搬走?“我对前朝州政府会同意这种不公平交易感到吃惊,因为现有的土地局占地4.14英亩,价值不菲,当年州政府竟然同意承包商兴建一栋价值2460万令吉的大厦来交换,而且是没有经过公开招标,就直接委任承包商,这是非常不寻常及不透明的。” 
楼房保用期至1月届满
他指出,基于新大厦已经建好,县署搬迁也是势在必行,所以现在唯有尽可能亡羊补牢,尽可能把问题减到最低程度。他说,在开会讨论后,他们提出一些建议,包括在开始阶段土地局属下的各县市议会提供巴士载送服务,让纳税人习惯及熟悉新地点,以便以后可以自行前往处理各种公务。他说,虽然承包商已经把建筑物移交给州政府,但保用期是到今年1月,所以该委员会将会把各种问题逐一列出,要求承包商尽快解决。他说,该委员会他也会要求负责州政府私营化计划的州经济发展局提呈一份完整报告。黄瑞林也一一数出新大厦的各种问题,如用来存放地契等重要文件的文件储藏室,没有足够的保安与防火、防水设备,而且排污管更穿过储藏室,一旦发生任何意外,将对县署造成很大损失。他说,八打灵县署是州内收入最高的县署,税收占了雪州总收入的10%,必须为该县署提供最完善的设备。 
反面教材日后以此为鉴
“无论如何,我们会把这个案视作反面教材,以后州政府在批准任何私营化计划时,都必须有更严谨的品质监控及有更透明化的机制,避免再重蹈覆辙。在完成所有工作后,我也会向州务大臣汇报这事件。”询及是否会把这课题交给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处理、甚至召开听证会时,黄瑞林说,现阶段暂时不需要交到特委会处理。“不过,我们已经要求土地局把合约交给州稽查师审查,如果发觉当中账目有问题,我们或许会交给特委会。”他说,该委员会将在3月召开的州议会上提呈报告,让州议会决定是否要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损失已经造成了,我们现在只能把损失减至最低程度。我们已经将各种问题交给承包商,等待承包商的回应。” 
前朝大臣基尔拒绝回应
另一方面,本报也针对此电话联络雪州前大臣拿督斯里基尔医生,不过,他拒绝对此发表任何谈话。
黄瑞林率领一众成员及官员实地巡视。左为颜贝倪。市长官邸因为建材费高涨而引来部分负面评价,但罗斯兰强调一切开支透明化,而他也会在竣工后迁入。
重建工程虽受负面议论
灵市长将如期住入官邸
(八打灵再也讯)虽然受到一些负面批评,不过,八打灵再也市长拿督罗斯兰说,一旦灵市长官邸重建竣工,他将如期迁入官邸。罗斯兰受询时说,重建官邸事项一路来都是公开与透明化处理,并获得常月会议的通过,而他本身对于建材不断涨价而影响预算也深感无奈。他说,承包商基于建材上涨也影响了工程竣工期限,原本去年就应该建竣及交屋,如今还无法竣工,不过,他预算工程或最迟下个月将可完成,而他也会安排迁入事项。灵市长官邸早就存在多年,甚至是在灵市议会年代及升格之前,后来,灵市议会在2006年升格为市,首任灵市长拿督阿末达米昔当时并没有入住,若罗斯兰迁住,他将是首个住进官邸的市长。
亲自监督全盘账目
罗斯兰强调,灵市官邸是市政厅的资产,他只是履行职务而已,当然,他也非常慎重看待官邸重建开销剧增的问题,并亲自监督整盘账目与预算。“一切与官邸重建有关资料全部都公开在常月会议商讨,我也欢迎对此有疑问的团体或市民,随时都可以去实地视察,所有都是透明化处理,没有任何需要隐瞒的地方。”灵市长官邸位于八打灵再也6/12路,占地1万平方尺,为一所独立式洋房,拥有6个房间,灵市政厅是在2008年10月,由市政厅的2009年财政预算案中,通过拨款90万令吉进行重建。
建筑费升至150万
由于建材的上涨,以致建筑成本从原有的90万令吉飙升至150万令吉,而这也惹来一些组织及居民协会的批评,担心超出预算会影响整个预算案的运作。该项工程承包商也向市政厅要求额外拨款来购买,也因此令工程一度停工,此事在爆发后,有不少负面看法指市政厅过度花费,这也令罗斯兰备受压力,并要亲自出面澄清。
赵明福父母与妹妹赵丽兰聆听验尸庭判词后伤心步出法庭,无法接受悬案的结论。
 
3
一周
点击
2011年1月7日(星期五)庚寅年十二月初四日
大臣出席仪式惟表明不认同新委任
库斯林御前宣誓就职州秘书
 
(莎阿南讯)雪州新任秘书拿督库斯林如期在雪州苏丹沙拉夫丁面前宣誓就职,令人关注会否出席仪式的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率领一众州行政议员出席,但是却重申出席仪式只是尊重与效忠苏丹,不代表认同新任州秘书。卡立出席今早在雪州苏丹行宫举行的公务员宣誓效忠和册封仪式时发表文告指出,他与州行政议员出席今天的仪式,是祝贺雪州皇储东姑阿米尔受封为拿督斯迪亚。他说,虽然雪州秘书库斯林也同时间宣誓就职,但不意味州政府认同公共服务委员会的委任,这课题至今仍未解决。他指出,州政府已经通知苏丹,州政府将会提前召开州议会,以寻求修宪。
苏丹冀雪州稳定和谐
与此同时,苏丹殿下在致御词时,吁请雪州所有官员与库斯林衷诚合作,让后者可以顺利执行其州秘书工作,相对的后者也必须做好州政府制定的政策与遵守条例。苏丹也对其旨意曾经遭不恰当诠释感到不满及遗憾,给雪州子民造成混淆。殿下重申其立场中立,希望看到雪州保持稳定与和谐,所以谕令各造勿把事情政治化,这将会加重人民负担与阻碍雪州发展。
慕尼表明文告是苏丹旨意
另一方面,雪州苏丹机要秘书拿督慕尼则在仪式后召开记者会,澄清日前他所发表的文告是获得苏丹的御准,并非其个人意见,苏丹也要他传达旨意,不希望王室牵涉入政治。他指出,苏丹的意愿是希望王室与州政府及州务大臣保持良好关系。他是针对卡立指其文告只是代表个人意见,并非苏丹旨意,而如此澄清。他强调自己是苏丹机要秘书,并没有与政治有任何挂钩。“至于库斯林的委任,是完全符合雪州宪法与程序。作为雪州公务员,我希望州政府能够接受他,或许他能够比前任州秘书做得更好,不应以他以前的服务来下定论。”他也声明召开记者会并非与雪州大臣对抗或归咎于他,只是要澄清事情,他与皇宫办事处愿意与大臣继续合作,互相尊重。
库斯林(左)签署效忠宣誓书苏丹(中)与卡立在仪式上交谈。左为阿米尔皇储。
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公开推荐雪州新秘书始末
雪州委任新州秘书风波出现出人意表状况,缄默多天的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公开交代委任始末,他指当局委任库斯林时,曾通过原任秘书拿督南利玛末照会苏丹及州政府,因此越权之说不存在。西迪也坚持,州宪法并无明文规定,公共服务局委任秘书前必须与州政府磋商及得到苏丹同意,但当局依然秉承“礼貌照会”的传统,向州政府提呈3名人选名单,较后也呈给苏丹,殿下也从中钦点了库斯林。西迪是在这起风波越闹越大之际,发表了这个内容相当“爆炸性”的文告,他直言在去年11月23日已通知南利,并通过他与雪州政府磋商,而当中的人选也包括库斯林。他也在文告揭露南利在接获公函后回函,表明已把名单呈苏丹。西迪这项言论,也与卡立揭发有官员涉嫌越权走后门,抢先向苏丹呈名单的言论有“不谋而合”之处,令到此事更添加疑团。
与卡立指“走后门”之说吻合
西迪更在文告中直接附上书信副本佐证,并强调委任没有政治因素,这项人事任命是照章行事,也符合1959年雪兰莪宪法第52(1)条款。根据此条文阐明,雪州秘书、法律顾问和财政应由相关公共服务成员的“适当服务委员会”来委任。西迪也强调,雪州宪法无规定委任州秘书须获苏丹御准,让苏丹挑选和同意州秘书人选是“传统和礼貌”,并非有法律规定,同时,根据以上条款,委任同样无须事前跟州政府商量。
库斯林厘清立场自认合法否认是重夺雪州政权棋子
库斯林厘清立场时说,尽管州政府不接纳他,但此无阻他执行雪州秘书职务。他表示其受委是合法的,虽然大臣禁止他参与州议会,但对他而言并没有影响,他还有很多职务要做。他重申,其委任状由公共服务局发出,只要该局一天没有发出新指示,他都会继续做下去。他也否认自己是国阵要重夺雪州政权的棋子,他没有任何个人或政治议程。“我只是一位公务员,一切按照本旨办事,做好本分即是。”针对指其英语能力欠佳及只属于C级公务员而欠缺担任秘书资格时,他大方坦承不足之处,但并不会影响他执行任务,再者他有商业管理的背景,之前曾担任雪州回教局局长5年,管理上都没有问题。“至于说我有没有资格出任州秘书,公共服务局有委员会来遴选各职位的公务员人选,是否有资格由该委员会来评价。”“我只希望能与各造合作,有效的执行州秘书的工作,不希望雪州社会的课题及我的委任再被渲染或政治化,混淆雪州回教社会。”他重申,他的工作只是协助雪州政府良好施政,也准备与大臣、行政议员及所有部门主管合作。他说,虽然在这之前很多课题攻击他,不遵照州政府指示及含有政治议程,但是他过去5年6个月担任雪州回教局局长来皆根据条例办事,没有任何违反法令的措举或决定。这些课题包括逮捕玻璃市宗教师、撤销准证、非回教徒进入回教堂祈祷室、在回教堂既祈祷使非法演讲、出席乌雪补选拉票活动等。
邓章钦解释议会程序与修宪
针对卡立州政府建议修宪,议长拿督邓章钦解释时说,该州议会只属提前召开州议会,而非紧急州议会,因此不会影响在3月召开的新一季州议会。他说,根据议会常规10(3)条文,若州务大臣认为有涉及民众利益,需要提早召开州议会,州务大臣可以提出,而议长若认同大臣理由,就可以在无需苏丹的御准下提前召开,若情况紧急,甚至可以在24小时内召开。询及州政府建议修宪,把委任州秘书、财政及法律顾问权力交还给苏丹及大臣一事,邓章钦说,假设大臣在州议会上提呈的修宪议案获通过,将可追溯至1月1日,苏丹及州务大臣有权委任三大要职,换言之,中央政府对库斯林的委任可以视作无效。针对库斯林是否允许出席州议会提问,邓章钦说,根据州宪法,州秘书必须向大臣进行保密宣誓后才可以出席州行政议会,但无条例阐明出席州议会必须宣誓。
州秘书风波越闹越僵
雪州准备修宪寻求解决
(莎阿南讯)踏入2011年,委任雪州秘书风波更趋白热化,中央政府与州政府都坚持不让步,使州秘书之委任风波陷入僵局,雪州议会即将召开紧急会议,通过修宪寻求解决方案。由公共服务局所委任的新任雪州秘书拿督库斯林,正式在1月3日走马上任;中央政府的这项安排,已引起雪州政府强力抗拒,掀起轩然大波。州政府虽无法阻止库斯林的接任,但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表明,不会为库斯林举行秘书保密宣誓仪式,并且禁止后者出席州行政议会及州经济行动理事会。卡立指出,在1993年修宪后,雪州苏丹及州务大臣委任州政府三要职,即州秘书、财政与法律顾问的权力,已转移至中央政府,这是引发这次的州秘书风波的原因。有鉴于此,州政府准备在月内提早召开州议会,通过修宪取回委任上述3个要职的权力,并挑选州政府的属意人选出任这这3个要职。尽管库斯林不获州政府接纳,却无阻其履行州秘书职责,在有限的权限下执行工作,静待这场牵涉政治因素斗争的演变。在过去这一周,此风波的多名主要人物都针对州秘书事情的演变,各自召开记者会表达立场与议员,包括卡立、议长拿督邓章钦、库斯林、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以及雪州苏丹机要秘书拿督慕尼,当中事情的发展与谈话高潮迭起,令全雪州甚至全国人民高度关注。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说,在州秘书课题上,州政府拒绝接纳库斯林,并决定寻求修宪解决,而他也苏丹传达了雪州政府修宪意愿。卡立在在觐见苏丹后说,苏丹清楚没有权力接受或否定州政府人选,殿下也指示州政府与中央政府协商,物色适合及有能力的人选出任州秘书。他说州政府通过提前召开州议会,以修改雪州宪法,把委任州秘书、财政与法律顾问的权力重归苏丹与州务大臣。卡立指出,苏丹解释说,委任州秘书的权力,已经在1993年的宪法危机中修改,由中央政府接管,所以苏丹没有权力定夺上述职位人选。“因此,苏丹建议州政府与中央政府公共服务委员会商讨,遴选最适合人选出任州秘书。为了尊重苏丹,我们也会致函该委员会,商讨委任有能力及符合资格的适当人选。”针对库斯林是否会为库斯林进行保密宣誓,卡立重申立场,后者将不被允许参加涉及机密的会议,包括出席州行政会议及州经济行动理事会,只可以执行州秘书职务。另外,针对苏丹机要秘书拿督慕尼指他不正确传达苏丹旨意及修宪建议须获苏丹御准,对此卡立回应指这是慕尼个人意见,而非苏丹旨意。他说,他在觐见苏丹过程中,已经清楚解释了1993年修宪后,苏丹及州务大臣委任州秘书、财政及法律顾问的权力已经转移到中央政府手中;殿下也非常清楚这是事实,希望慕尼不要否定该事实。慕尼在本周二发表文告,指责雪州政府要修改宪法,必须先把这项修宪建议提呈给殿下御准;文告也说,雪州苏丹沙拉夫丁认为,卡立发表有关指苏丹同意无权接受或拒绝公共服务局建议的州秘书人选说法,并不正确。对此,卡立说,在1993年宪政危机中,苏丹及州务大臣委任州政府3个要职,即州秘书、财政与法律顾问的权力遭削减,而现有的州宪法也没有清楚阐明苏丹和大臣委任这3个要职的权力,所以现在州政府就是要通过修宪来纠正这个错误,希望州秘书最终由苏丹根据州务大臣的建议进行委任。
委州秘书事不合程序
卡立揭露,在州政府秘书风波中,前任州秘书拿督南利玛末是造成今天局面的关键,因为后者在受到公共服务委员会名单后,在未经与他商量下就直接提呈给苏丹。他说,其实,早在2009年南利即将届满时,他就已经与公共服务委员会讨论过下一届州秘书人选,并且表示愿意接受雪州以外的公务员出任州秘书,所以指责他没有与该委员会商讨州秘书人选是不正确的。他说,根据程序,必须有州政府拟定适合人选名单,然后交给州务大臣;在圈定了3个候选人后,才交给苏丹御准,然后提呈给公共服务局,最后回到州务大臣来宣布,但此事却有人“绕过”他,在州政府提呈名单给苏丹前,直接把名单交给苏丹,这是不符合既定程序。无论如何,卡立指出,州政府将会通过州议会修宪解决这个问题,也坚决不会为库斯林主持保密宣誓仪式,直至州议会召开为止。他说,州议会已经通知苏丹会在最快时间内召开州议会修宪,他相信苏丹不会反对这项建议。
卡立反驳慕尼言论 指是个人意见而非御旨

You're Reading a Free Preview

Download
/*********** DO NOT ALTER ANYTHING BELOW THIS LINE ! ************/ var s_code=s.t();if(s_code)document.write(s_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