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7

主 題 : 張忠謀對學習的看法

我們總認為在學時間才是我們的學習時間,以我個人為例,小學六年、中學六年、大
學四年、加上博碩士五年,算一算也有二十一年的時間待在學校,那我到底在學校學
到什麼東西 「如果你有幸在年輕時住過巴黎,它會一生跟著你,有如一場可帶走的
盛宴。」這句話可以形容我前 後21年的求學生涯。

二年前,我開始動筆寫自傳,參考了很多昔日留下來的資料,以及三十多年前自己
寫的博士論文,結果卻發現很多地方看不懂。後來再重翻過去讀的滾瓜爛熟的大學工
程教科書,竟也不太看得懂。當我回顧這幾十年的工作生涯,我發現只有在工作前五
年,用得到過去在大學、研究院所學的20-30%,之後的工作生涯,直接用到的部分
幾乎等
於零。
 因此當我說學校生活是「一場可帶走的盛宴」時,指的絕非謀生知識的學習。
「一 場
可帶走的盛宴」這句話出自作家海明威之口,他曾說:「如果你有幸在年輕時住過巴
黎,它會一生跟著你,有如一場可帶走的盛宴。 」

為什麼我會這樣認為呢﹖我自己分析有三個原因:
 
第一,在學期間是培養求知心最好的時候,換句話,你要把握機會多方面培養興趣,
無論是文學、藝術、科學都行,這就是一種求知心。
 
第二,你必須培養學習的習慣,包括終生學習的習慣。如果年輕人在學期間既沒有培
養求知心,又沒有培養學習的習慣,我認為他是在浪費時間,那麼就算他考試考得
再好,教科書背得再熟,我都認為沒有用。
 
第三,培養「思考能力」。學習只是一 種input,如果沒有經過內化(internalize)的過
程,去發展出自己的思想,那不叫思考。求知心及學習習慣是兩項基本能力,若沒能
在求學階段及時培養,完全是虛擲光陰。至於思考能力則是更進一步的能力,如果想
做些與普通人不同的事,非具備此能力不可。

事實上,普通人常掛在嘴邊的「活到老,學到老」,並非我所認同的終生學習,因為
每個人所堅持的終生學習絕非是泛泛的「活到老,學到老」,而是必需具備「有目標」、
「有紀律」、「有計畫」三項要素 。
終身學習的第一要素 ─ 訂定目標

終生學習必須設立長期目標,也可稱做終生目標,同時也要有長則幾年、短則幾天的
短期目標。舉例來說,我認為每個人都需定下「一定要能跟得上所屬行業」的終生目標,
不論是醫生、科學家、工程師,都要跟得上該行業的最新潮流。像我自從出校門後,就
一直待在半導體業,因此我所立的終生學習目標,就是要跟上半導體業的發展。當我
處在技術的領域,我就要求自己要跟上技術的最新發展,後來轉往業務領域,我的
目標就換成要跟上半導體各項業務的發展。

假如你在銀行界工作,能否想像30年、40年前畢業的銀行家,即使是最好學校的畢
業生,日常所處理的業務也只不過是存、放款,發行政府公債、賺賺其中的差價罷了
十分簡單。我在美國做事的前十年,常有人跟我說,銀行家是最容易不過的行業,每
天下午3點鐘就可以下班打高爾夫球。然而物換星移,現在銀行業的情況與過去相較
有天攘之別,因為目前錢可以跨地區、跨時區流通,所以銀行業開始受到全球金融的
影響,再過幾年,我相信網際網路對銀行業的轉變將造成更大的影響。倘若你不能隨
時跟上最新發展,我看你的不用10年、15年,就會面臨失業的危險,而身處科技、工
程領域的人,職業壽命更短。

我踏出校門時,根本不認識Transistor(電晶體)這個字,這不是因為我無知,事
實上當時很少人了解電晶體。但是過不了幾年,情況丕變,很多人全都知道電晶體的
存在,可見知識是以很快的速度前進,如果無法與時俱進,就只有等著失業的份。因
此,人人都該抱持職業壽命目標是:「無論身處何種行業,都要跟上潮流」 。

至於短期目標,範圍則大得多,因為它可以是興趣,也可以與工作職務的調動相結
合。當一個工程、技術、或研發的人才,被拔擢成為經理人時,他開始需要涉獵財務、
行銷等其他相關知識,如果原本沒有這些知識基礎,就要盡快設立短期目標,在未
來半年內盡量地學習。這是必要的學習階段,倘若不這樣做,新職務可能無法得到完
全發揮,這是每個人在工作上可以經常設定的短期目標。

提到興趣,以我本身為例,有一次我無意間發現,法王路易十四與清朝的康熙皇帝
竟身處同一時代,他們可能不知對方的存在,但二人都同是盛世,因國情不同,導
致後來發展殊異,這引起了我的興趣,因此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努力研讀兩人的歷
史。而在音樂方面,我建議對馬勒音樂有興趣的人,可以把馬勒的其他曲目也拿來聽
一聽,只要是有音樂底子的人,不消幾個月就可成為專家,因為馬勒的作品並不多,
不像貝多芬,至少要2年的時間才夠。以上所指的是業餘的興趣。如果你對小說有興趣
也可以針對某個時代、某個小說家的作品,從事短期的研究。

我個人回到台灣已經14年,由於在美國住了30多年,雖然平日喜歡閱讀中文書報,
一時之間對久違的中國社會仍然無法全盤認識,我心想既然要回來做事,就一定要
深入了解,於是我立了一個短期目標:要在2年內充份了解台灣的政治及經濟。後來
發現,我的野心實在太大了,二年的時間根本不夠,我就把時間延長3年,但是直到
現在,我對台灣的政治及經濟還是不太了解,這項短期目標就變成我的終生目標。

終身學習的第二要素 ─ 有紀律
終生學習的第二個要素是「紀律」,也就是你對學習要下決心,決定要花多少時間來
從事終生學習,因為學習是一件相當嚴肅的事情。以聆聽為例,其實傾聽別人講話也
是一種學習。聆聽的要訣首先要「專心」,我在交大授課時,曾用一小時專門闡述「專
心聽」的技巧及重要性。一般人的觀念是大家要盡力培養口才,卻忽略了聽的能力對
一個人的發展,比講的能力更重要。根據我的經驗,如果聽者能完全了解講者所說的
內容,那他聽的效率是100%,可是大部分人的效率卻連50%都達不到。想藉由聆聽
得到學習效果,第一個必要條件是專心聽以提高聽的效率,第二個重點則在於你是
否能將聽到的內容,經過內化(Internalized)的過程。我隨身攜帶一本小記事簿,
這是我的學習工具之一,每當我聽到一些好觀念及資訊,一定隨手紀錄下來。本子的
大小需要講究,太大太小都不恰當。這樣做的好處很多,譬如為了知己知彼,我十分
注意客戶的財務報表,資料來源很多,因為所有美國上市公司都會對外提供財務報
表,另外也可以從Wall Street Journal得到相關訊息,但是這些資料,如果你沒有
真正記下來,沒有經過消化,還是沒有用。
我有一本標準型筆記本,我在家看財務報表時,一看到重點就趕快記在筆記本,之
後每個月或二週溫習一次,就像溫習教科書一樣,這就是internalize的過程。當然
你不可能百分之百記得全部的內容,可是你一定不會漏掉重點--例如客戶是不是要
垮台了﹖還是成長得很快﹖這你絕對會記得。有時當我與客戶談話時,他們往往很驚
奇為何我知道這麼多事,我就跟他們說,這些都是公開資訊(public
information),只是別人沒有注意到罷了。

終生學習必須有紀律、花時間、嚴肅看待。好的終生學習,絕對會影響生活習慣,我就
是最好的例子。我每天會盡可能看書2小時,閱讀的內容可以是與工作相關的資料,
或是客戶的財務報告,也可以做純興趣的閱讀。像我閱讀清朝、法國的歷史,聽聽馬
勒的音樂,年輕時每天花4小時,現在年紀大了,只花2小時,周六、周日兩天加起來
也有8、9個小時用在看書、聽音樂。這樣一來自然不熱衷應酬,因為有更具樂趣的事
情可做。
至於運動,我覺得打爾夫球的運動效率不高,不如每天在跑步機上跑步半小時,這
是最高效率的運動,運動量相可抵高爾夫球的好幾倍,可見終生學習的紀律真的會
影響一個人的生活習慣。

終身學習的第三要素 ─ 有計畫

終身學習的最後一個要素就是要有計畫,學習如果沒有計劃就會事倍功半。所謂的計
劃是先設定你的長、短期目標,你要看什麼書、讀什麼雜誌、報紙,或是要跟誰說話都
要有計劃。尤其是跟誰講話一定要想清楚,因為生活習慣也跟平常接觸的人具有密切
關係,會決定你的交友圈,因此對要認識哪些人也要訂出一個方向。像我對經濟、趨
勢的議題一直濃厚興趣,因此交往的朋友常是學術界、經濟界人士。不過跟這些專業
人士交往前,自己要先打好基礎,不然彼此的談話很難出現交集,也就毫無樂趣可
言。至於認識這些人的方法,是先打聽好這些人出現的場合,找機會跟他們認識。根
據我跟一些經濟學家互動的經驗,常發現報紙上對一些國際知名經濟學家的言論報
導常有出錯之處。為什麼我能發現﹖因為我有興趣,平常多有涉獵。

此外,回學校充電也是必要的,即使很忙,每年也應抽出一、二個星期到學校聽課,
即使不是正式的上課,也可多參加研討會,一年五到十次,聽的時候要嚴肅地做筆
記,才能學到東西。

總之,學校是培養求知心、學習習慣及思考能力的地方,但從另一個角度思考,一個
人並不需要進大學,更不需要進研究所才能培養出這些能力。我們常看到一些從學校
半途出家的人依然能做出一番大事,而且他的思想、學問比接受正常教育的人來得好
這是因為他們擁有良好的終生學習習慣。

我常問自己一個問題:如何鑑定一所學校的好壞﹖一般的答案是師資好、設備好,在
我看來,這倒是其次。我認為一所學校最重要的是學生,要有好同學才能培養你的求
知心、良好的學習習慣,思考能力。如果有人踏出校門許久,還在談論自己的學校,
除非你那時認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學,那才值得懷念。倘若只將學校當作一個吸收
知識的地方,我是不覺得有何懷念的價值。過去常看到一些四、五十歲,甚至六、七十
歲的人,喜歡說自己出身某某名校,每次聽到這種言論,我總覺得奇怪,因為他們
給我一種「這些學校很難進」的感覺,換言之,他們將那幾年當成生命的巔峰,以後
就都在走下坡路。你會發現,那些會把名校掛在嘴邊的人,他生命的顛峰歲月往往真
的就只在考上一所好學校。在座如果誰有此習慣,我勸你最好早點戒掉。

我今日的演講到此結束,有問題歡迎大家提出討論。

Q & A:

Q:董事長畢業於哪個學校﹖
A:我是MIT的學士、碩士,史丹佛的博士,MIT並不是一個值得懷念的學校,這句
話我當著MIT校長面前說過,他給我的回答是:現在的MIT已經跟以前大不相同,已
經能令人懷念了。我個人的經驗是,過去的MIT並不注意培養一個人的求知心、學習
習慣、或思考能力,除了技術以外,其他領域的通識教育寥寥可數。我自己的求知能
力是在哈佛培養起來,在哈佛的那一年 對是我生命中可帶走的盛宴。到了MIT以後,
除了工程以外,我覺得這個學校實在很單調、無味,而且所學到的專業知識,日後在
工作上用得到的地方實在是很少,反倒是在哈佛以及在中學所培養出的好奇心對我
來說才是非常重要。

Q: 美台之間的企業文化有何不同﹖
A:有二個主要差異點,一是地區的分別,另外更重要的是時代的分別。當美國的企
業文化已經邁進二十世紀的下半階段,在台灣,除了少數的高科技公司之外,大多
數的企業文化卻仍停留在二十世紀初期。目前台灣傳統的家族企業文化,可以在二十
世紀初期的美國找到,台灣只是晚了幾十年而已,但台灣的變遷迅速,現在科學園
區的企業文化跟美國高科技公司相比,已經不遑多讓。雖然其中有一些地區性的差別
但是並不重要。以放假來說,台灣很少人度假(vacation),但假日(holiday)很多,
美國人則是習慣每年計劃二、三星期的長假。另外,一般人總認
  
為美國的企業文化崇尚參與式管理,台灣則是強權專制式的管理,這種現象與其說
是地區的不同,不如說是時代的因素,因為美國在二十世紀初期也是專制式的管理。
我最近 讀1866-1946年間,老福特(HenryFord)管理福特汽車公司的做法,發現
他完全採取強權管理,跟當今台灣家族企業的管理方法有異曲同工之妙。老福特認為
自己對員工很好,因為他在1920年代,首開全美風氣之先,將工人的工資從一天
2.5美元,提高為5美元,並在公司內部成立員工福利部門,如果員工生病,該部門
會派專人探問或送花,任何員工的婚喪喜慶,福利部門的人也會參加,也就是把員
工當成自家人看待,這跟台灣目前許多家族企業的做法如出一轍,只是時代至少差
了五十年,但是台灣進步的速度很快。1985年我剛回台灣時,那時台灣的科技業尚
不發達,仍是傳統的家族企業當道,那時候台灣的企業文化落後美國六十年;到了
1999年,我發現園區的科技文化,跟美國的科技文化已經沒有太大的不同,就連傳
統工業也在蛻變中,現在跟美國頂多差距三、四十年。台灣以十年的時間趕上三十幾
年的差距,再過幾年,也許就不分軒輊了。

此外,敘薪制度(compensation)也是文化差異的一部分,關於這點,也是時代的
因素大於地區的影響。我幾十年在美國親眼目睹,compensation制度從以salary為
主,變成以bonus、股票為主。1985年我剛回國時,台灣還是以salary為主,當時在
美國,股票、bonus的敘薪制度已經十分盛行,算一算,台灣落後美國二十年。但是
台灣急起直追,目前台灣的compensation文化已經等於美國1990年的
compensation文化,換言之,股票的重要性與日俱增,我必須強調這是時代而非
地區的因素。

Q:請董事長闡述思考能力的培養方法。
A:我一向提倡苦思,思考是一件很苦的事情,對我來說,思考能力就是很苦地去
想一件事情,但之前必須要有準備,也就是要準備完備的資料,不然一定會成效不
彰。
所謂的思考資料來自你平日的學習、閱讀書籍、報章雜誌的心得,並將之內化的結果
然後再進入苦思的階段。所謂的苦思就是要放下手邊一切事務,專心地想。有人邊思
考邊聽音樂,這對我來說絕對行不通。總之,思考第一要先有資料,沒有資料的輔助
絕對想不出什麼好東西。

Q:面對當今的聯考制度,許多父母常面臨兩難,不知是該重視小孩的課業,還是
該鼓勵他們培養興趣及對知識的好奇心﹖請問董事長的好奇心是來自學校還是家庭
的引導

A:二者都有。學校跟家庭教育一樣重要。現在許多高中生認為考取一間好大學是他
們讀書的唯一目標,而念大學的唯一的目標則是拿到文憑,這完全喪失求學的意義。
我認為教育制度應該要改,而家庭則也在其中扮演不可忽視的角色。儘大家對教育制
度的不滿聲浪日益高漲,但也有相當多學生即使身處此制度,仍然培養出終生學習
的習慣,可見只要有心,制度並不能封殺所有人。當然,制度如果能進一步改善,促
成更多人領略學習的樂趣就更好了。

Q:我是一個老師,想請教董事長,教大學生到底要注重深度還是廣度﹖
A: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如果是我個人的看法,我認為廣度應該優於深度。
可是這有例外。如果有學生對某門學科有特別的天賦與興趣,並已立下日後的目標,
他在大學就應該往深度鑽研,像李遠哲院長就曾經說過,他在中學時代就已經確定
要當化學家,但像我這樣的人,在中學時代,還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志向,所以在大
學最好廣泛涉獵,把深度留到碩士、博士階段。我很欣賞長春藤名校的通識教育,可
惜的是,只有長春藤名校的學生可以藉通識教育的訓練,在畢業後找到好工作,如
果其他學校的學生依樣畫葫蘆,卻可能面臨失業的危險。我以一個家長的身分,將自
己教導小孩的經驗跟大家分享:我將女兒送到注重通識教育的長春藤學校讀大學,
現在她不是一個專門的學者,可是她的人生非常快樂,享受很多的樂趣、興趣。她會
花時間研究、思考事情,雖然賺的錢不多,也不是什麼專家,可是她很快樂。如果當
年她大學畢業後,能夠再多忍耐一點繼續深造碩士、博士,那就可以又有興趣,又能
當專家了,可惜她沒有這樣的耐心,大學畢業後就出來了。雖然她現在不是什麼了不
起的人物,可是擁有廣泛的興趣,人生非常快樂,價值觀也很正確。

Q:學歷跟成功有無必要關聯﹖
A:何謂成功的定義﹖如果以錢來衡量成功,我覺得錢跟學校學習、終生學習並沒有
太大關係,一個人即使沒有學習的習慣,沒有終生學習的成果,還是可以賺很多錢,
因為賺錢跟其他因素的關聯性比較大。然而,我深深認為,以錢來衡量成功是一件大
錯特錯的事。以我女兒為例,我認為 很成功,假如有人說 不成功,我一定會跳出
來替她申辯。因為她的人生既美滿又快樂,儘管她並沒有賺到很多錢。另外,許多我
很尊敬的學者,他們賺的錢也不多,可是他們在我的眼裡非常成功。因此,錢不能拿
來當作衡量成功的標準。在我看來,只要一個人快樂、滿足,有成就感,那他就是一
個成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