㼮䃨

2013年1月18日 星期五

影响房价的真正因素是需求
府最近的房地产干预政策将会在日
后的房屋价格走势上产生影响,并
且日趋明显。虽然这个及时雨降临
之时,正值房屋价格高起不下的阶段,但
真正能使房屋价格走向平稳正常,除了政
府的强力干涉外,最主要的还是国人对房
地产投资的理念转换,以便回归到理性的
投资轨道。
  近十几年来,新加坡房地产价格起起
落落,但始终是在起落中慢慢爬升。回首
望去,今日的同样物业价格已是过去的两
倍或者更高,这就使得投资房地产的投资
人士获得丰厚利润,也使得同期将钱存入
银行的谨慎人士后悔得捶胸顿足,而对于
真正住在房子里的住客来讲,物业的升值
只是茶余饭后的趣事,因为卖掉就买不回

  从经济学的供求定律来
说,供应是有赖于需求的,亦
即饮食场所之所以能在组屋区
通宵达旦地营业,就是因为当
地有这样的需求,否则早就经
营不下去了。作者认为“居民
一般上也不需要这一类服务,
其服务的对象是外来的顾客
群”,恐怕不能一概而论。
  我家楼下的咖啡店也是24
小时营业的。据我观察,大多
数在夜间去消费的顾客都是本
地居民,尤其是在英超足球联
赛期间,咖啡店更是聚集了一
边看球赛,一边高谈阔论的居
民。其实,夜晚在咖啡店聚会
也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
  人们晚上在咖啡店聚会聊
天,确实应该自觉地控制声
量,以免影响到其余居民的睡
眠质量。但是,也不应该为了
噪音问题而不让组屋区的咖啡
店24小时营业,因为这样做同
样也会影响到另一部分居民选
择的生活方式。所以,最好还
是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才,扩大移民数量也是造成房屋需求的重
要因素之一,试想哪个人才不需要立足之
地?携家带口外出打拼,提升生活质量的
显著变化不就是首先要有一间栖身之屋
吗?而对于土生土长的本地民众,提升住
屋质量,改善居住环境更是他们从小的梦
想,又有谁在条件适合的时候会轻易放弃
这种追求呢?
  庆幸的是,房屋价格无节制上升的弊
病已经得到政策的抑制,目前政府已在修
正公共建屋计划,将会根据人口的发展增
加房屋的数量,以保证今后的住房需求。
当需求趋于平衡时,房屋的价格自然回归
理性,于此同时,聪明的投资者也一定会
回归理性。

也谈组屋区24小时营业问题
  拜读了交流站读者苏立文的投函和1月
8日建屋局的复函,《还我们清静的居住环
境》,这样的要求在交流站已经不止一两
次,然而当局基于商业利益考量,完全忽视
多数居民的意愿。
  很多组屋区、邻里中心都有不少24小时
营业的商店食阁和便利店,可说处处可见,
夜晚时分经常都有人来买酒类和饮料,青少
年居多,常常搞到满地垃圾,凡有便利店的
周围都可看到这种情况。
  食阁更糟,建屋局说11点之后便得停止
户外饮食区,相信很多业者并没有遵守。我
家附近白沙西咖啡店每晚到清晨都在营业,
电视也照播,虽然有调低声量,但无论有顾
客多少,任何谈话声,在夜深人静时,加上
高楼回音效果,附近和高楼住户听得很清
楚,传达到楼上的声量更大,也许在现场感
觉不到,要测量声量和了解实际情况,当局
应该到附近组屋高层听听看。
  还有行人、工厂员工边走边高声谈笑也
影响到居民的安宁,更难以接受的噪音是风
驰电挚的电单车,每晚11点换班时间之后,

陈小川

清晨都会有不少骑士到来用餐,德士司机也
在这里等客,遇到赛车族更是严重,经常出
现在周末,即使通知了交警和警方也无效。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组屋区里提供了24小
时的餐饮场所,其实这是不必要的,说实在
的,这类24小时餐饮场所并不是为了多数居
民的方便,居民一般上也不需要这一类服
务,其服务的对象是外来的顾客群,却破坏
了居民的睡眠和清静的环境。
  只要24小时餐饮场所继续存在,居民受
干扰的情况是无法改善的,很多类似的投诉
已经证明了这点,当局所谓的会关注和观
察,定下规定和贴上告示牌都没有实际效
果。
  建屋局千篇一律的所谓“行动”,突击
检查,加强监督,到头来结果还是一样,没
有彻底解决问题的源头。我们吁请国会议
员为民请愿,希望建屋局能考虑终止餐饮场
所24小时的经营。组屋区已经越来越拥挤混
杂,空间越来越小,环境大不如前,当局必
须设法认真解决组屋区夜晚噪音的问题,优
先考虑居民的利益。

已通知读者教育储蓄基金申请结果

も฻

  谨答复《联合早报·交流站》于1月11日
刊登的陈涛福读者投函《出国延误申请教育
储蓄基金》:
  我们了解,一些居民可能无法及时提呈
教育储蓄助学金的申请信。不过,陈先生可
以放心,过了截止日期的申请还是会按个别

情况及是否符合相关条件受到考虑。
  我们已经联络了陈先生并通知他申请的
结果。
人民协会
坎贝拉选区办事处理事长
陈思慧

ϒ≯〇

向外界和榜鹅东选民展示了参选的强
烈意愿,也可以说是向该区选民许下
承诺。一个政党如此轻易改变立场,
诚信何在?
  作为政党,参与补选,是基本的
权利。在当前的政治博弈中,补选而
不是大选,出现多角战是“常态”,
能组成策略联盟是“非常态”,这是
应有的认知才对。既然决意参选,而
准候选人安然在位,就不应有最后弃
选的突然决定。以“民意”为据,牵
强之至,怎能服众?
  更何况,即使在野党策略联盟无
法形成,虽会影响战绩,却不应成为
弃选的理由。既然该党自恃拥有最佳
人选和竞选策略,就更应有决心和勇
气面对多角战,打一场漂亮的选战,
让其他在野党和国人另眼相看才对。
胜败不应成为最终的依据。未战收
兵,退下阵来,不仅失言在前,难堪
在后,岂能不留人话柄?政治评论家
就指出,民主党的选前退却,实因选
情不利,怕输而一走了之。
  说到此,我想打个比方。如果民
主党为了在补选中达致在野党阵营
的策略联盟,采取的不应该是该党
已经采用的策略,即从自恃最好与最
强的架势,提出策略联盟的动议,而应
以先礼后兵的战术,先承认工人党在榜
鹅东补选中,具有受尊重的参选资格,
然后表明该党虽有意参选,但还是希望
联合所有在野党协商(而不是谈判),
以期营造一对一的阵势,为国会增加在
野党的势力共同努力。如此一来,工人
党不接招,变成了理不顺,气不足。协
商时亮出要求(条件)成功与否,民主
党都不失先声夺人,应对自如。如此架
势,最后参选,权理在握;不参选,气
势仍在,甚至可以卖个人情给工人党,
为日后大选做个铺垫。这样对外也有个
交待,不是不要参加补选,而是有意让
位,情理俱在。这种做法,既不失和,
也能表里如一。如今落得里外不是人。
何来高明的竞选策略?
  自古就有“谦受益,满遭损”的古
训。从政者,如果无法拿捏与友协商,
和与对手(敌人)谈判之间的差异,跌
跤闯祸势在难免。一场补选不仅考验了
一个领导者,也让一个政党的努力受到
不明智的创伤,实在可惜。
  经此一变,民主党要如何重新出
发,看来就更加考验该党领导的能耐和
智慧了!

蔡裕林

〇䪭⮲䄋

同等的环境氛围。
  造成物业价格上涨的原因是多方面
的,比如首期付款的门槛低,分期付款的
周期长,贷款的利息偏低,贷款的审批简
单,本国人购买数量没有限制,外国人购
买更是鼓励欢迎等等。但这些只是表面现
象,最主要的还是投资者的需求,需求是
推高房地产价格的真正因素。
  从大的环境讲,作为城市国家的新加
坡,由于政府高效廉洁,地理位置优越,
工作语言的国际化,特别是高效的经商和
居住环境,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各国商家富
豪来本地投资和安营扎寨,从而带动并首
先推高了私宅的价格,接着是各类物业租
金的攀升,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物业供不应
求所致。从小的环境说,新加坡吸引人

黄华

  榜鹅东补选成为国人关注议题
后,在野党阵营中的民主党,可以
说来势最劲。除了插旗表明参选意
愿外,更拉动人马亲临榜鹅东接触
居民。与此同时,该党主动发函邀
请工人党谈判,以期能组成在野党
阵营的策略联盟,形成与行动党候
选人单挑独斗的战局。一时间,引
起舆论界议论纷纷。
  总之,民主党给人的印象,是
早已准备就绪,只待提名日到来,
便可让人刮目相看该党的最佳候选
人,和与过往有别的竞选架势。如
此态势,的确让舆论界投予更多的
关注。
  有趣的是,随着提名前战情的
加剧,民主党的竞选策略,竟出现
了意料之外的变化。该党意图主导
在野党阵营策略联盟的布局,遭到
了工人党的冷淡回应。用“热脸”
去贴“冷屁股”来形容,实不为
过。为挽回面子,民主党竟然把写
给工人党的信函公布,试图把失败
的责任推给工人党的不合作。
  人们的眼球迅即被民主党的说
词所吸引。原来民主党意图在和工
人党的谈判中,寻求以该党的候选
人出征榜鹅东。这样的做法引来外界的
恶评恶语。毫无疑问,这也必为工人党
所拒绝与怨恶。民主党的做法,显然犯
了兵家大忌而不自知。
  至此,民主党还是信誓旦旦,决意
参选,准候选人呼之欲出。为赢得补
选,动作频频。记者招待会一改再改,
还宣称“竞选海报都已印好了”。
  就像榜鹅东是场出人意表的补选,
民主党竟然在提名前一天,爆出退选的
新闻,同样令人感到意外。事态演变至
此,引起的议论,早已超越了补选课题
的范围。一个政党的诚信,随之受到种
种质疑。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在记者会上
说:“国人已清楚表明他们不希望看到
榜鹅东出现可能稀释反对党选票,以致
行动党胜选的多角战。我们听到了人民
的声音,也决定顺从。”
  这样的说词,表面上看来,用意良
好,出发点是基于反对党的整体利益,
目标明确。可是,此话对照该党近期的
言论和表现,却明显露出许多破绽。
  一开始,该党就摆明决意参选,并
自恃该党拥有最佳人选和最佳的竞选策
略。先不说这样的自恃是否得当,至少

民主党强势登场难堪退出

谢谢您的来信/投稿。谨此通知,本报保留发表时删节和修改的权利。向《联合早报》投函/投稿,将被视为您同意授权本报,在无偿的情况下,通过任何媒介,将您的来信/文章存档、转售或重复使用。

๗̹ι

几年,朝鲜可谓是世界上最受瞩目的国家之
一。2011年12月,朝鲜政权经历了一场权力
交接,由金正恩接替因病去世的父亲金正
日,成为朝鲜新一代的最高领导人。
  为了宣示金正恩的领导权和主控权,朝鲜军方于
2012年4月发射了运载通讯卫星的银河3号火箭,火箭却
在升空后不久解体坠海,计划宣告失败。在世界舆论口
诛笔伐的情况下,朝鲜于2012年12月再度发射火箭,这
次火箭成功地将卫星送上太空轨道,全球哗然。
  金正恩的上台与执政并非偶然。2010年9月,朝
鲜正式宣布金正恩为朝鲜政权的继承人,而金正恩于
2012年12月成为最高领导人,相隔才仅仅的15个月。
在这一年多里,平壤政府为金正恩进行了一系列的个
人崇拜运动,表明金正恩将延续其父的先军政策,并
以金正恩之名于2010年11月炮击韩国的延坪岛。平壤
也借助朝鲜民众对“永远的主席”金日成的崇拜与思
念,为金正恩塑造出一个与金日成容貌相似的形象,
让金日成的光环照耀在金正恩的身上。
  在最需要关注的经济课题方面,金正恩反而鲜有
建树,可能的原因是朝鲜政权对经济一筹莫展,若以
金正恩之名推行一些了无成效的改革或政策,势必将
削弱金正恩继任的合法性与正当性。
  2012年12月的末日之说已证明是子虚乌有,但朝
鲜金氏政权的末日之说却此起彼伏,从未间断。早在
1990年代,在金日成的健康情况与朝鲜的经济发展一
样每况愈下的背景下,就有很多智囊团、政治分析员
  近日,缅甸政府军与缅北少数民族武
装克钦独立军展开激战,且冲突未有减缓
的迹象。由于缅北紧邻中国西南地区,缅
北战事不仅影响到中国与缅甸之间的边
境贸易,也影响到中国西南地区的边防安
全。
  自冲突爆发后,缅北中缅边贸九大口
岸中,目前仅有木姐口岸处于开放状态,
其他口岸都处于半关闭或完全关闭状态。
此外,冲突还导致三发缅军炮弹落入中国
境内。缅甸政府军的战斗机也两次侵入中
国领空,试图从后方攻击克钦独立军。这
些都影响到了中国西南地区的边防安全。
  本月15日下午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
军又发生武装冲突时,一枚炮弹落入中国
境内,中方已向缅方提出紧急交涉和表示
不满,要求缅方进行认真调查,并采取一
切必要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对此,中国国内学者普遍表示担忧,
并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更加积极的介入缅北
事务。1月5日,《环球时报》刊文“中国
应更积极地介入缅北事务”。文章认为,
中国应当发挥作用,甚至不应排除以善意
的方式,为缅甸和平解决内部冲突事宜提
出建议、提供援助、提供谈判场地,甚至
拉交战双方坐下来谈。
  而对于缅军炮弹落入中国境内以及缅
军飞机进入中国境内,中国国内学者更是
表现出极大愤慨,认为缅军此举是对中国
的严重挑衅,因此,他们也希望中国政府
能够积极介入缅北冲突,来预防此类事件 

Ꭲ⮲᱋凊喠࢟ᱨ䔆᭝๿ᱨ喥
陈英杰

和专家学者预言朝鲜将在金日成时代终结后的5年、
10年或15年内倒台,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有望实现。
  20年的光阴已过,朝鲜政权仍屹立不倒,驳斥了
这些预言谬论,显然有其道理所在。首先,朝鲜的立
国过程与其他共产国家不同。朝鲜从未真正地向所谓
的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靠拢,其理论基
础源于1950年代金正日所倡导的主体思想。金日成在
朝鲜战争中对苏联和中国都心怀芥蒂:苏联未兑现之
前对朝鲜所许下的承诺,在朝鲜出兵韩国之际派出军
队支援;中国虽抗美援朝,却阻止朝鲜对韩国发动另
一波的攻势,并要求朝鲜签署停战协议。

金正恩要先靠军事建设巩固权力
  金日成得出的结论是朝鲜必须自强,国家的生存
不能假手于人,便创立了主体思想的理论,阐明(朝
鲜)人民才是革命和建设的主人。朝鲜人民也将主体
思想称之为金日成主义,对金日成的个人崇拜不言而
喻。金日成是朝鲜民众的战争英雄,其崛起是战争的
产物。
  就因为朝鲜政权一向带有浓厚的个人主义色彩,
许多观察家都会将朝鲜领导人与整个国家的兴衰画上等

号,但这与现实不符。朝鲜政权是一个以军事为主的寡
头政权,而这种政治形式的绝大部分有效地掌握在一
小撮老将领的手上。这些老将领组成了朝鲜政权的智囊
和中枢,其形式与共产国家的中央政治局相似。预料
金正恩即使想推行实质的社会和经济改革,也必须先
获得这些辅佐大臣的支持与配合才能有望实现。
  金正恩短期内必须在军事发展和科技研发方面有
所建树,才可在实行先军政策的朝鲜树立威望、巩固
权力。2012年12月的火箭发射,无疑为金正恩打了一
支强心针,使他能进一步得到政治中枢和广大民众的
普遍支持与拥护。在很多人眼里,一穷二白的朝鲜将
大笔资金和资源投入军事建设,却不加紧改善经济状
况,解决民生问题,看似极其荒谬。可朝鲜的立国乃
建立在外患的基础上,若连这一层防御能力都缺乏,
其抗御美韩威胁的必然性也会遭受国内人民的质疑
(朝鲜至今仍坚称拥有整个朝鲜半岛的合法主权,即
美国占领了韩国,首尔是傀儡政权)。
  了解了这些特殊情况,我们才能明白为何朝鲜会
妄顾国际舆论的压力,坚持试射火箭;才能明白为何
朝鲜要一意孤行发展核技术;才能明白为何朝鲜有
必要铤而走险,通过各种各样的越轨行为重启六方会

中国应积极干涉缅北事务?
目前,无论是缅甸政府还是克钦独立组织坐下来谈判的空间已经严重压缩。
在此情况下,中国又如何拉双方谈判呢?或者说中国有能力劝说双方改变立
场,以为和谈铺路?如果中国有这个能力,缅甸民族问题早就解决了,也不
至于拖到现在还未解决。
的再度发生。
  对于这些观点,笔者并不认同。无论
是从缅甸民族冲突的复杂性而言,还是从
中国秉持的外交原则而言,中国都没有理
由、也无法介入缅北事务。

缅甸民族冲突的复杂性
  缅甸政府与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由来
已久。1988年以来,缅甸军政府实行新的
民族和解政策,先后有40余支武装与政府
实现和解,有的完全放弃了武装,有的被
改编成民兵或编入中央领导的边防军。但
仍有一些少数民族武装未与政府实现完全
和解。缅甸新政府成立后,采取积极措施
促进民族和解,取得一些成效。
  2012年1月12日缅甸政府与最大的反
政府武装组织——克伦民族联盟举行和
谈,并签订停火协议。但与此同时,缅甸
政府军却不断打击克钦族反政府武装。
2012年3月,缅甸政府代表团与克钦独立
组织代表团(KIO)举行和谈,但并未达

成全面和平协议。此后,从2011年6月到
2012年12月,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一
共交火了2400多次。
  总体看来,由于缅甸深厚的大缅族主
义倾向,缅甸政府与少数民族之间积怨甚
深,很难通过几次和谈就实现和解。缅甸
官方报纸《缅甸新光报》1月6日高调报道
缅甸总统登盛会见克伦民族联盟新当选主
席木徒西风的消息。分析指出,缅甸政府
此举是向克钦独立军传达致力于和谈的和
平讯息。但与此同时,缅甸政府军却并未
停止攻击克钦独立军的步伐,并且还试图
通过高强度的军事攻击逼迫克钦独立军妥
协。
  然而,克钦独立组织仍坚持先政治谈
判,后签署停火协议的立场。克钦独立组
织认为只要缅甸政府在政治上承认克钦充
分自治,政府也就没有理由进攻克钦,这
事实上就相当于获得一张护身符。但缅甸
政府显然不希望为克钦开这个头,一旦政
府同意克钦自治,其他少数民族肯定也会

谈,使中国、美国、韩国、日本和俄罗斯返回谈判桌
上商讨朝鲜半岛的课题。
  朝鲜想与美国进行直接会谈,却屡遭美方拒绝。
为了维持金日成的主体思想和外患思维,以及金正日
的先军政策,新政权必须展示其强硬的军事手段,以
获取最大的政治资本。与其说这是对美国或韩国的叫
嚣,不如说这是对朝鲜民众的一种保证和交待。
  朝鲜2012年12月的火箭发射,无疑威胁了亚太地
区的和平与稳定。不过从历史的角度而言,这也不失
为一个和平对话的契机。各方各国必须摒弃成见,秉
持着开放的态度进行首脑级会谈,万不可一味地将朝
鲜视为阻扰东亚发展的肇事者,而更应该将所有看似
不理性的事情理性化,把朝鲜的一些政策或行为看成
是其国内特殊政治情况的结果。
  此外,欧盟各成员国与朝鲜素有往来,虽与朝鲜
半岛的分裂之势并无直接关系,却可在多方会谈中扮
演中间人的角色,从中斡旋以求谈判之突破。我们唯
有从历史的观点出发去了解朝鲜的立国发展和政治体
制,才能对朝鲜有更深刻、公允的了解,唯有如此,
才能使危机转化成2013年的一个契机。

彭念

提出自治要求,到时候缅甸政府将面临进
退维谷的困境。如果不答应少数民族的请
求,民族冲突将再次爆发;如果同意这些
请求,缅甸政府之前的努力都将白费。因
此,如果双方不改变立场,和谈就无法进
行,也不会成功。
  此外,此次缅北冲突虽是缅甸政府军
与克钦独立军之间的战斗,但其他少数民
族武装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因为克钦独立
军与缅甸政府军之间的胜败,将决定缅甸
各少数民族武装能否继续维持割据一方的
生存模式。
  虽然从目前来看,其他少数民族武装
并未对缅甸政府军发动攻击,但派遣军事
人员进入克钦地区,帮助克钦独立军一同
对抗缅甸政府军并非没有可能,而且这一
可能性非常大。这是否会激起缅甸军方的
高度镇压尚未为可知。

中国应采取什么措施介入?
  即使中国积极介入缅北事务,中国又
该采取什么措施介入呢?方式无非三种:
帮助缅甸政府军打击克钦独立军;帮助克
钦独立军反抗缅甸政府军;敦促缅甸政府
与克钦独立组织进行和谈。对于第一种方
式,如果中国帮助缅甸政府军,那么不仅
克钦独立组织,缅甸其他少数民族武装也

作者是本地独立学者
会仇视中国,由于这些少数民族紧邻中
国,一旦引起他们的仇视,中国西南边疆地
区肯定不得安宁。并且,就算中国帮助缅甸
政府军,缅甸政府也不会停下向西方靠拢
的步伐。因此,第一种方式得不偿失。
  对于第二种方式,首先,克钦独立军
本来就在冲突中处于劣势地位,即使中国
采取措施帮助他们,也很难扭转他们的劣
势,至多逼迫政府进行和谈,维持开战之
前的现状,这对中国而言,又有多少好处
呢?其次,如果中国帮助克钦独立军,必
然会引起缅甸政府的极大不满。考虑到中
国在缅甸的众多项目,尤其是输油管道,
再加上美日印等国争相拉拢缅甸,削弱中
国影响力。中国此举正中他们的下怀。因
此,第二种方式更不可行。至于第三种方
式,上文已做过分析。
  目前,无论是缅甸政府还是克钦独立
组织坐下来谈判的空间已经严重压缩。在
此情况下,中国又如何拉双方谈判呢?或
者说中国有能力劝说双方改变立场,以为
和谈铺路?如果中国有这个能力,缅甸民
族问题早就解决了,也不至于拖到现在还
未解决。
  最后,中国一直坚持不干涉他国内政
的外交原则,如果干涉缅北事务,就等于
公开违背该原则。1月5日,中国外交部发
言人华春莹就缅北冲突表示,缅北问题是
缅甸内部事务。这表明中国不会主动介入
缅北问题。
作者是中国独立学者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