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9

路很遠,心很近:公益創投個案選

講者:楊瑪利(遠見雜誌總編輯)
郭雄軍(屈尺國小校長)
主持:黃秉德(政大NPO-EMBA召集人)
時間:2007.05.12(六)14:00-17:00
地點:政大逸仙樓一樓演講廳

【第一階段:演講】

引言

今天論壇主題起源於去年《遠見雜誌》與伊甸基金會的合作,針對偏遠小學製作「上
學好難」專題報導及發起募款活動,並在後續發展中讓偏遠小學能藉此機會「再生」
,今天請來《遠見雜誌》總編輯楊瑪利小姐,為各位詳細介紹計畫的運作。另一位是
屈尺國小校長郭雄軍,在論及偏遠小學之時,必定會提及台北縣「漁光國小」,郭校
長正是漁光國小最後一任校長,他將會現身說法,分享偏遠小學的「困境」及「再生
」。

楊瑪利

「上學好難」封面故事緣起

在座各位大家好。今天主要是跟各位討論,2006 年 9 月《遠見雜誌》的封面故事-小
學生大未來。這個專題的發想與郭校長有很大的關係,2006 年 5 月漁光國小面臨廢校
,郭校長作了許多「垂死前的掙扎」,邀請記者參觀漁光國小,當中包括《遠見雜誌
》的記者,感動之餘,同仁們開始構思如何盡一份心力。

在此之前,社會輿論與媒體報導大多著重於學童的「營養午餐」問題,由於近幾年來
台灣經濟持續衰退,許多學童繳不起營養午餐費,因此社會關注的焦點都在於「如何
讓孩子吃飽?」,鮮少有人在公開論壇中提及「廢校」的問題;當時,漁光國小的遊
學課程已「小有名氣」,全台有幾萬名學生曾參加過漁光所主辦的生態營等等,我們
邀請許多校長共同討論,為何這樣優秀的學校會面臨廢校問題,這便是故事的由來。

接著,我們試著去深入探索,漁光國小廢校是單一個案?還是台北縣甚至全國都面臨
相同的狀況?過程中我們發覺,「廢校」問題其實自 1995 年起政府就有擬定類似的政
策,起因在於,少子化及都市化的影響下,偏遠地區學童愈來愈少,而在 2000 年後狀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1
況愈發明顯,學童愈來愈少,且國家愈來愈窮,教育部於是計畫將少於六班的小校廢
併校,礙於社會的反彈而中止,但國民小學屬地方政府管轄,在地方財政日窘情況之
下,「廢校」的政策在各縣市便時有耳聞。

說廢就廢,標準何在?

2004 年主計處甚至開始補助地方政府「廢併校」,併一校補助 60 萬,廢一校補助 120
萬,促使廢併校的標準更加嚴格,1999~2006 年台灣便有許多小校面臨廢併校的命運
。若被問及「為何要廢校?」,政府官員最常見的回答便是「省錢」,為了維持 20 人
的小校,一年可能要花上千萬元的經費,甚至有官員戲稱「把孩子都送出國也不用花
這麼多錢」。再者,有官員認為小校只會讓學童缺乏競爭力,缺乏同儕間的交流,但
「教育」真的適合用這些簡單的論調決定一切嗎?何謂教育的最適規模?廢併校究竟
能節省多少經費?政府的角度一定符合民間需求?這些都是我們的切入點。

政府最常見的廢校標準就是「數人頭」,如果小校不滿 60 人便會面臨廢校,而小校的
家長為了自救,也開始種種「搶人」的行為,到鄰近鄉里「搶學生」,各式補貼層出
不窮,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確保孩子的「受教權」,而在偏遠地區小學幾乎等於當地
的文化、精神堡壘,校長、老師更是當地的知識分子,若是強行廢校便等於剝奪偏遠
地區的「文教中心」,社區的傳統文化快速崩解;若從地方文化的角度來看,廢校確
實會帶來社會問題。此外,廢校也會加速人口外流,試想若是面臨廢校危機,校長、
老師當然會試圖另謀他路,學校留不住教職人員,家長也會想把孩子轉到其他大校,
加速學童的外移,而學校的硬體設備更是會被認為無更新的必要,雖尚未廢校,但這
個學校只能「等死」。

根據統計,在主管機關認定下應被廢校的小校共有 566 所小學,影響所及有 3 萬多名
學童面臨「學校不見了」的陰影,我們的報導並不是一味地反對廢校,只是希望能有
更多層面的探討,針對「廢校」的必要性,對學童的影響為何?孩子的受教權何在?
種種相關議題,希望藉由我們的報導,能引發更多精闢的意見。

政府的教育預算是否有減少?這也是我們想知道的問題。在這麼多學校被廢之後,節
省的教育經費究竟何去何從?是否真的用在孩子身上,政府的預算科目含糊不清,相
關官員亦無法確切回答。廢校後,經費是否較為寬裕?這些都是亟欲得知的答案。

給偏遠小學一個機會

除了報導之外,我們也希望能為偏遠小學帶來更多「再生」的機會,這也是與伊甸基
金會合作的主要目的,希望藉由專業的輔導,再創偏遠小學的生機。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2
在這篇專題報導出爐後,引起各界迴響,梁修身導演亦是其中之一。其根據報導內容
拍攝製作一部影片《移民天堂》。照片中的小孩正是廢校下的犧牲品,他每天必須從
大倉島搭船至馬公市唸書,除了路途遙遠,如遇到東北季風盛行時更是增添危險性,
學習效果更是受限。下張照片中的小孩是屏東大武分校的學生,他們的家長已經不知
所蹤,目前由奶奶撫養,如果大武國小被廢校,他們每天上課的路程遠超過我們的想
像,必須走上兩個小時的山路才可到達學校,如此一來,勢必要住校,這對孩子會有
什麼樣的影響不得而知。縱使有交通車,孩子們也必須清晨五點多就起床搭車,極可
能會降低孩子學習的意願。更甚者,有些孩子在到新學校後,卻又再次面臨廢校的問
題,為了求學只能走「更遠」的路,到「更遠」的學校就讀。

廢校後,學校資源往往無人管理,課桌椅等硬體設備只能任由鄉民「取用」,一些民
眾不感興趣的設備便淪為大型垃圾,校舍更是一片荒煙漫草,政府並無相關配套措施
,一聲「廢校」,大門一關便草草了事,剩餘的資源也無盤點,完全沒有考量是否能
移作他校之用,這也是極為人詬病的一點。過程中我們也發現一個案例,桃園縣有所
原住民部落小學,在花了一、二千萬元翻修後,卻在隔年遭到廢校,後來鄰近有所小
學校長認為能以舉辦營隊的方式使其再生,卻又在花了七、八百萬整修後,因乏人問
津只能用來「養蚊子」,政府嚷嚷著要節省經費,但卻無視寶貴資源,任其荒廢。

在新竹縣尖石鄉的司馬庫斯部落,我們遇到一個「小校自救」的案例。幾十年來,司
馬庫斯部落的孩子都無法在家長身邊成長,因為他們必須到對面山頭的新光國小就讀
,只能在週末與家人團聚,但在納莉颱風後,由於山路不通,家長便在社區裡設置簡
易小學,除了基本課程外,更教導孩子們泰雅族的傳統文化,讓孩子們都能在父母身
邊成長,災後部落裡的民眾希望能轉為正式小學,但遭到政府反對,卻澆不熄家長的
熱情,在 2002 年 10 月爭取到了實驗分班,反觀某些小校在面臨廢校時,「坦然接受
」,二者的態度有天壤之別。

在推動小校再生的運動時,大部分著重在小校的特色教學,如北海岸的和平國小,以
海洋生態為號召;九份國小的礦坑營;漁光國小的生態營等等,希望藉由自然資源吸
引都市學童前往,在城鄉交流下,促進學童的同儕交流,以解決小校人數不足帶來的
劣勢。

在《遠見雜誌》20 週年特刊中,我們強調「志工企業家」精神,改變以往作慈善的方
式,著重在資源運用的效率性,配合這個專題報導,我們開始尋求專業幫手,最後在
伊甸基金會的協助下,募集到近千萬元的經費,希望能幫助五到十個學校轉型,主要
的概念除了幫助偏遠小學外,更希望能導引它們「再生」,透過有效率的經營模式「
自救」,更為其他偏遠小學樹立典範,讓更多弱勢的小校能仿照其經驗,藉此重生。

洪蘭教授有一句名言:「廢掉一所小學,以後要多蓋一所監獄。」我們正是要促成社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3
會大眾關心這 566 所小學存續的問題,在成立偏遠小學創投基金後,募集到 970 多萬
元,共有 27 所小學投件,在評審委員審件下,最後由其中 12 所小學獲得這筆基金,
今年 7 月我們即將舉行論壇,邀請這 12 所學校前來分享經費運用的狀況,及這幾年的
心得。此外,也將進行另一波的校園徵選,或是第一階段的學校希望能更進一步發展
現行計畫,也能繼續申請。《遠見雜誌》希望將社會大眾的善心發揮最大效用,讓每
一筆款項都能專款專用。

郭雄軍

各位午安,二年前澎湖縣大倉國小是全國最小的小學,總共有 7 位學生,漁光國小則
是排名第二,有 8 位學生,而在大倉國小陣亡之後我們躍升為第一位,但沒想到不久
之後也壯烈犧牲了。在這裡要感謝《遠見雜誌》的報導跟伊甸基金會的協助,讓國教
司重視偏遠小校的問題,並提撥一億元經費協助偏遠小學再生,民間的推動促成政府
施政的考量。

漁光國小轉型的經驗

漁光國小轉型過程中,我最常被問到兩個問題,第一:為何老師會願意投入這份額外
的工作?第二:追求轉型會不會犧牲學生的利益?

的確,有些老師追求的是穩定的工作,故此,推動轉型首要之務就是改變老師的想法
,一定要有意願投入這份工作才符合資格。再者,一定要確保「學生權益不受損」下
推動轉型,否則進來的資源再多也是枉然。

我很欣慰在漁光國小四年裡,這兩點都有兼顧。也有人質疑我,為何要把學校弄成商
品來販售,這不是違背辦學的本質嗎?稍後我會試著從經營的角度來解釋。事實上,
在學校經營方面,政府最重視的是經費運用的效率性,校長反而是最渺小的角色,在
開始報告之前,先讓大家看一段影片,認識一下漁光國小。

影片欣賞/漁光國小報導

不輕言廢校,不維持現狀

今天我試圖從「長尾商品」切入,希望為各位帶來一些心得。教育的產值及長期的發
展,是我比較關心的議題,在教育市場裡,因為大部分人口集中在都會區,習慣的型
態比較固定,透過「走動」學習,體會教育不同的特質。小校的宿命正是要找到自己
的價值,透過行銷手法,創造自己的「利益」。小校的發展其實就是「存」跟「廢」
,雙方都有其理由,但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不輕言廢校,不維持現狀」,要找到屬於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4
自己的生命力。

漁光國小的確有其困境,若從「行政」觀點來看,真有其廢校的必要,一個學校只要
有校長存在就會有無止盡的行政工作,而這些工作往往要花掉學校不少人力、物力,
但從教學主體性出發則不然,沒有一所學校的課程是相同的,「遊學」對漁光也是必
要的,沒有遊學,學校就會缺乏生氣,學生是沒有刺激的,如何調適當中的比例,是
我在漁光四年最主要的工作。

創造「雙子星學校」,坦白說要為了十數個學生而派遣幾十個行政人員經營學校,的
確很沒有效率,不如連結這 566 所小校,創造相互間的關連性,否則勉強經營小校,
最後仍只有廢校一途。具體來說,我希望屈尺國小廣興分校能盡力找到自己的價值,
一切行政工作由屈尺國小分擔,在未來一、兩年內能有顯著的效果,成為一個典範,
這便是我所謂的「雙子星模式」。

創造課程品牌

課程其實是個品牌,但知識體系卻明顯與現實生活脫節,過多背誦的教材掩蓋了學習
的意義,教育缺乏溫暖,為了管理方便,為了傳達方便將每個學生視為工業化製品,
個個都「規格化」,這對教育是種傷害。對於「遊學」我希望能創造學習的「時尚」
,創造另類教育的產值,目前是與民間業者及特色學校結合發展,但這些課程不能只
用在三、五個人身上,這樣的商品是沒有品質的,要透過「分享」提升商品的品質。
現在的教育模式只要離開教室就沒有課程,事實上課程是無所不在,當初在漁光我曾
誇下海口:「要像大地學知識,要跟萬物交朋友。」看似荒誕,但我相信這是未來教
育的模式,走動式的學習必定會取代課本的功用。

「三波學習落差」,偏遠地區近乎是文化獨立,所接收的資訊其實不足,也缺乏機會
到各地遊覽,偏遠地區的家庭大多是經濟、知識弱勢的族群,沒有足夠財力讓孩子到
各地增廣見聞,這是另一波的落差。暑假將至,有些家庭已在為小孩計畫出國遊學,
這也是偏遠地區的家庭能力所不及,這又是另一波的落差,故新興教育產業必須找到
自我的主體。

「南北教育落差」,這也是不容輕忽的問題。在與各縣市校長交流後,我知道不能在
台北看天下,幾條河流的切割,造成各地的落差,多數地方的文化不被重視,但偏遠
地區的文化卻是長尾商品,值得我們去瞭解,拾回角落的文化。在遊學台灣各地的同
時,尋回失落的傳統文化,這才是真正的「本土化、在地化」,透過這些力量建構下
一代的社會情懷。

年底,我們希望能連結「民間版、官方版」的特色學校,讓這些特色學校相互交流,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5
讓都會區學校瞭解在台灣各地的課程設計。「沒有課本就無法學習,沒有電子生活就
會失序。」這其實是目前社會多數的寫照,學生除了書本外,就只能從網路、電視學
習,但知識的本質並不侷限於此,而對現代工業產品的依賴也是學生學習的障礙,未
來屈尺國小將推動「無水無電生活體驗營」,希望藉由原始生活進行「生活學習」,
當偏遠小學成為都會區學童的遊學去處時,相信會為台灣教育帶來另類的改革。為了
這個目的,我們甚至要推動社區發展,創造地方特色,地方有了商機後,年輕人才不
會外流,學校才有學生,才能留住資源,增加偏遠小學存續的機會。

創擬學校-創造價值的模擬學校。如果沒有校舍,沒有課本,只有一條溪流,我們要
如何創造教育的本質,建構相關的課程,為這條溪流找出教育的目的。我們希望能在
「台灣創意遊學聯盟」推動這個模式,透過模擬學校,來經營教學活動,舉例來說:
如果悉心規劃,甚至牧場也能成為學校,每個人都曾吃過乳製品,但生產過程可能大
家都不大瞭解,此時介紹牧場文化也是一種學習,讓孩子瞭解酪農業的發展,箇中有
太多生活經驗值得學習。而偏遠小學正可與民間業者連結,提供課程、場地,創造教
育的產值,以達雙贏的局面。

【第二階段:對話】

EMBA-NPO & 楊瑪利、郭雄軍

Q:(鄭同僚教授)今天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聆聽兩位的心得,郭校長的作法,讓大家
知道小校能有另類的發展,而《遠見雜誌》的報導更是令人耳目一新。目前國內對於
小校改革大致分為兩類:一是針對課程的革新,較少與外界接觸;另一便是漁光國小
的作法。我比較有疑問的是,老師在日常課程中就已經有不少壓力,要如何在遊學與
平日課程中取得平衡,確保學生的權益不受損,從中創造「新意」。再者,遊學模式
是否能持久?會不會在家長、學童失去興趣後便沒落?

A:其實「課程」一直都存在,只是學生人數不足,才讓內容流於表面化,現在接待
外來的學生,目的是在刺激課程內容的深化,而不是額外的工作量。此外,「動機」
也是重要的一環,課後的投入對漁光國小老師而言如同一份自己有興趣的兼職,會覺
得疲勞是因為對工作不感興趣,所以培養老師的熱情也占我們工作的一部分。當然,
疲累是一定會有的,所以也有體制外的支援,由外部師資來帶領學童,在漁光國小四
年,我不曾聽過有老師抱怨這份工作,甚至有人希望能多帶些遊學團,在熱情的支撐
下,才是長久之道。

Q:請教郭校長,遊學是否有可能改制成「交換學生」?例如:城鄉兩地的小學生交
換學校幾個學期,藉由兩校的合作,讓孩子能體驗他人的生活,不知道目前的學制是
否允許這類的作法?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6
A:目前比較不可能有這種制度出現,因為特色小學通常位在較偏遠的地區,我們也
不鼓勵孩子長期離開父母身邊,就算是寄宿方式,目前也沒有足夠的配套措施。民間
雖然有團體在推動類似的方案,由業者提供居處,但也僅限於數個星期,要長時間實
施這種制度,恐怕目前不在政府政策規劃當中。

Q:剛剛郭校長有提到,遊學的特色在於「它是可以被評鑑的」,不知道能否請校長
詳細說明評鑑的方法。

Q:漁光國小的成就的確值得讚賞,但最後仍不免走向廢校,與其創造自我價值,因
此產生額外負擔,為何不集中資源向政府遊說,針對政策作檢討。既免除「創新」的
過程,又能促使政府正視小校的問題,更能增加偏遠小學存續的機會。

A:其實課程在設計時,老師都會事先預設結果,希望孩子能從中得到些什麼,在授
課過程中,觀察孩子的反應,刺激孩子啟發性思考,這些都是相關的評量方法。在活
動結束前,我們也會讓孩子發表課程期間的心得,這些都是用以評鑑的方法。

A:教育價值要轉為政策有其困難度,漁光國小的經驗不可能影響政策發展,會受到
注意完全是因為《遠見雜誌》的報導,促使社會大眾的關注,坦白說,政策擬定很大
部分取決於社會的氛圍,甚至是民意代表的壓力,教育的發展有時只是選票取向。而
漁光國小經驗影響的是全國各地小校,後續有許多學校的表現甚至超越漁光國小,我
們只是開啟另一扇教育的門。至於遊學所得的經費,完全用於遊學活動,與政府的經
費涇渭分明,兩者的運用並不相關,政府的經費並不因遊學活動盛行而有所減少。

Q:在偏遠地區的小學,學校功能往往不僅止於教學,老師更是取代家長的地位,在
這樣的條件下,老師是不是還有能力參與遊學活動。再者,老師投入遊學後,偏遠地
區的學童究竟是被重視還是被忽視,學生的權益安在。剛剛從影片中也可得知,都會
區的家長、孩子都很高興參與遊學,但偏遠地區的孩子能得到什麼,影片中卻是不得
而知,是不是應該回到教育的本質,看待孩子的權益。

A:在開辦遊學之前,漁光國小學生的成績在縣排名裡並不理想,當時我跟同仁說:
「偏遠小學成績不好不會引人注意,但開辦遊學後一定會引人詬病。」所以我要求同
仁,一定要照表操課,各類成績都要高於縣平均,在開辦遊學後,漁光國小的學生成
績只增不減。再者,我們教學與遊學主要由兩組人馬進行,絕不會犧牲原本學生的權
益,這也是我們的最高準則。城鄉兩地學生的交流,不僅讓都會區的孩子更瞭解偏遠
地區的生態,也讓偏遠地區的學童增進對都市的瞭解,藉由交流讓孩子們更能體會他
人的生活經驗,建立自信,不再因為地域的區隔而產生偏見。此外,就偏遠地區學童
的權益而言,如同我剛剛所提,這是我們最重要的一環,任何活動都事先確保學童的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7
權益才進行,我們也受到家長、外界人士的監督,不會因遊學而剝奪學童的受教權。

Q:在漁光國小的經驗中,主要是由校方推動改革,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引進第三者的
力量,如其他 NPO 組織,或是鄰近鄉鎮的援助,不只是受限在校園、老師本身的力量
,創造永續發展的可能性。我也想請教楊總編,就《遠見雜誌》的角色而言,除報導
之外,是不是能有其他相關的支援,亦即發揮「志工企業家」的精神,讓媒體的功能
不只侷限於報導,能發揮更實質的助益,或是更大規模的投入報導,讓社會大眾更關
注議題。

A:《遠見雜誌》去年報導主要的目標是討論公共政策,後續引發的效應其實是交由
更專業的伊甸基金會處理,雖然有參與部分活動,但《遠見雜誌》畢竟不是 NGO 團
體,大部分的甄選仍是以伊甸基金會為主。這些問題我想連教育部長都可能回答不出
來,如同郭校長所言,教育政策受限於社會氛圍、輿論等等,就媒體立場,我們無法
有更進一步的探討,只能以旁觀者的角色,忠實呈現事實的面貌,至於其他援助活動
,仍在醞釀中,尚未有具體的計畫。(楊瑪利)

任何組織的整併都是必然的,偏遠小學也不例外。跟大家分享幾個案例,事實上偏遠
小學並不完全光明,也不完全黑暗。有些家長濫用社會大眾的愛心,雖然付得出學費
,但卻以不用繳學費為榮;有些學校則是因為民眾的愛心過多,導致資源過剩,甚至
挪為校長、老師家長私用,這些弊病讓小校的經營更增困難。

教育要從「長尾」的角度來看,雖然社會變遷可能會造成人口遷移,但文化卻能永遠
保存在角落,從角落延伸出的傳統文化,正是小型商品的價值,未來在觀光、旅遊等
產業必占有一席之地。至於第三者的力量的確是必要的,學校的核心價值在「教育」
,為了避免額外活動削減學生的權益,亟需社區、民間的力量。再者,遊學的興辦是
為了要分享這份美好,地方的加入,除了完善活動的完整性,更能促進地方文史研究
、觀光旅遊、生態研究等工作的興起。(郭)

Q:大家都希望盡量不要廢校,但剛剛郭校長有提到,有些學校是校長打混、老師不
用心,這種學校是不是有存在的必要。有些學校甚至連校舍都不安全,保留這些小校
真的對孩子的教育有助益嗎?與其花經費在這些「不及格」的學校上,為何不將經費
用在其他有責任的校長,有熱情的老師身上,讓更多孩子體驗教育的美好。

A:廢掉爛學校的確能省經費,但《遠見雜誌》在報導這個專題時,並不是堅持不能
廢校,而是討論公共政策恰當與否,當時的標題是「給偏遠小學一個機會」,強調「
數人頭」的標準過於粗糙,如果廢掉一所學校會讓孩子走上兩小時才能讀書,這樣的
學校能不能廢?我們並不認為這個世界「非黑即白」,主要探討方向是政策的公平性
,我們也會持續追蹤這個報導希望能呈現更詳盡的消息給社會大眾。(楊)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8
先謝謝各位關心偏遠小校的問題。在這個問題引起大眾注意之前,小校都是平庸的,
沒有區分的標準,只能用人數決定存續,但是在許多特色小校的努力下,逐漸有優劣
之分,如:《遠見雜誌》及伊甸基金會選取的 12 所小學,教育部遴選的百所小學等,
在創造自身的價值後,對其他小校也會產生感染力,不求進步者不免面臨淘汰的命運
,這對教育本身也是另一種助益,也為教育帶來更豐富的產值。

分享:偏遠地區的家庭通常都是經濟、知識的弱勢族群,若面臨廢校問題更是雪上加
霜,伊甸基金會秉持著關懷弱勢的精神,投身偏遠小學存廢的問題,也很感謝《遠見
雜誌》的邀約,讓伊甸基金會能為更多弱勢族群服務。過程中,我們體驗到許多學校
的熱情,引進外界的力量,拚命想把學校經營下去,也有愈來愈多的企業投入這塊領
域,尋求合作的對象。藉由伊甸基金會拋磚引玉,希望能整合更多資源,讓這個計畫
永久地持續,也讓更多特色小學能繼續發光發熱。

Npo-emba forum 0705 [http://npo-emba.org]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