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5

金融 海嘯後 遺症 深圳爆 二奶斷 供潮

東周 刊 18 Feb 2009 調查 報道 A24

過去 三十年 ,港人 北上包 二奶蔚 然成風 ,由此 引發的

家庭 悲劇多 不勝數 ,造成 的社會 問題一 直困擾 着香港 。

雖然 內地政 府嚴厲 打擊, 卻未能 徹底取 締,像 鄰近皇

崗口 岸的水 圍,近 年更發 展成聚 居逾三 千二奶 的新興

二奶 村。

不過 一場突 如其來 的金融 海嘯, 卻對包 二奶帶 來意想

不到 的衝擊 ,原因 是不少 包二奶 的港人 因收入 驟減甚

至失 業,索 性停止 供養, 令逾千 二奶要 大逃亡 。

本刊 到水圍 深入了 解,採 訪多名 被斷供 的二奶 ,當中

雖仍 有人努 力尋找 新老公 包養, 但不少 卻已厭 棄二奶

生涯 ,決意 重新做 人,自 食其力 。隨着 內地人 均收入 上

升, 加上廣 東已將 包二奶 刑事化 ,包養 者與二 奶均會

判監 ,看來 二奶村 勢將步 向消失 。

1
深 圳水圍, 過往是 港人冶 遊勝地「三沙一 水」(即上 沙、

下沙 、沙嘴、 水圍 )其中 一個黃 業集中 地,近 年則因 其

正正 位於二 十四小 時通關 的皇崗 口岸旁 邊,往 返中港

兩 地最為方 便,成 為港人 包養二 奶的聚 居點, 更取代

布吉 、黃貝 嶺村和 水庫新 村等二 奶村, 成為現 今全國 最

為聞 名的新 興二奶 村。

只有 六百六 十公頃 的水圍 ,面積 約為香 港灣仔 區的一

半, 原居民 只有千 三人, 但常住 流動人 口卻高 達三萬 。

據有 關方面 估計, 當中有 逾三千 是被香 港人包 養的二

奶。

食肆 生意縮 六成

由於 居住了 大批不 事生產 ,但每 月卻有 穩定收 入的二

奶, 令水圍 市面極 為繁盛 ,不單 新式洋 房不斷 落成,

食肆 、美容中 心、 髮型屋 和服裝 店林立 ,每逢 周末假 日,

更湧 現大批 霧水夫 妻,到 處飲飲 食食, 豪爽地 消費。

不過 自去年 十月開 始,情 況急轉 直下, 原來直 撲全球

的金 融海嘯 ,其巨 浪亦湧 到水圍 ,掀起 二奶斷 供潮。

2
「過 往農曆 大年初 十過後 ,水圍 便會變 得十分 熱鬧, 因

為包 養二奶 的港人 在過年 後,會 抓緊時 間回來 與深圳

老婆 相會, 同時隨 着內地 工廠復 工,不 少包養 二奶的

中港 貨車 司機和在 深圳打 工的港 人,也 會藉開 工之名 ,

撇下 香港妻 子兒女 ,趕緊 回來與 二奶幽 會,但 今年的

情況 卻是由 新年到 現在都 是冷冷 清清, 許多二 奶和他

們的 老公都 不 見影 蹤,酒 樓食肆 生意足 足較去 年少了

六、 七成。」水圍 一家酒 樓的經 理許先 生說 。

香港 受金融 海嘯衝 擊,經 濟衰退 ,不少 本來包 養二奶

的港 人收入 驟減, 甚至失 去工作 ,香港 的一頭 家也出

現經 濟困難 ,深圳 的二奶 自然被 棄如敝 屣。

上周 六情人 節的黃 昏,曾 以為覓 得好歸 宿的二 奶小倩 ,

形單 影隻地 在水圍 皇崗新 邨的八 百呎 「愛 巢」 內煮即 食

麵, 匆匆吃 罷即換 上低胸 T恤和 短裙, 但卻不 是趕往

迎接 老公, 而是到 夜總會 上班。

現年 二十六 歲的小 倩原籍 湖北, 十六歲 便被騙 到深圳

做髮 花(色 情髮廊 的妓女 ),此 後一直 在歡場 打滾,

3
直至 三年前 被一名 較她年 長近二 十歲的 港人福 哥包養 ,

以為 可以自 此從良 ,誰知 最後還 是要重 做舞孃 。

包養 費每月 四千

「福 哥和他 的同事 ,本來 是我在 卡啦O K夜總 會做小 姐

時的 恩客, 大家熟 絡後他 說愛上 了我, 要與我 結婚,

並願 意每月 給我四 千元生 活費。」小倩 說,能 夠不用 再

當舞 小姐, 她當然 一口答 應,隨 即與福 哥同居 於水圍

的出 租屋。

小 倩稱,福 哥是香 港一間 證券公 司的職 員,月 入三萬

多元 ,且過 去數年 經常在 股票市 場有斬 獲,故 出手十

分闊 綽,除 給家用 外,亦 經常買 禮物相 贈,還 曾與她

到泰 國旅 遊,令她 真的以 為覓得 好歸宿 ,即使 後來知

道他 早已結 婚且育 有兩名 子女, 小倩亦 情願繼 續做其

二奶 ,不過 一場金 融海嘯 ,卻令 其鴛鴦 夢散。

「去 年十月 開始, 福哥突 然杳無 音訊, 不但沒 再回來 ,

打電 話也找 不到他。」小倩為此 來港尋 夫,豈 料地址 竟

是假 的,根 本沒有 福哥所 說的那 幢大廈 ,後來 從他的

4
朋友 中得悉 ,福哥 被公司 裁員, 連香港 的一頭 家也陷

入經 濟困境 ,自然 無能力 包養她 。

努力 尋找新 老公

當二 奶期間 的小倩 ,仍像 當舞小 姐時那 樣愛花 費,更

愛上 打麻雀 消遣, 每月四 千元家 用基本 花光, 被中斷

供養 後,經 濟即時 出現困 難,在 別無選 擇下, 只能重

作馮 婦,披 回舞衣 做小姐 。

「現 時經濟 不景, 夜總會 的生意 很差, 平均一 個星期 只

有兩 次坐枱 ,月入 還不夠 三千元。」她說,目 前居住 的

出租 屋月租 二千八 百元, 以前由 福哥支 付,現 在她根

本無 力負擔 ,住滿 這個月 後便會 搬往租 金廉宜 逾一半

的農 民房。

對於 未來, 只有初 中程度 的小倩 並無想 得太深 入, 「再

找一 個老公 (包養 者)囉 ,香港 人無錢 包養, 內地還

有不 少有錢 人呀! 」除了 透過朋 友協助 介紹新 歡外, 她

亦透 過QQ (內地 互聯網 的聊天 室)主 動尋找 ,包養

5
費更 降價為 每月三 千元, 甚至乎 兩個人 各出千 五元一

同包 養,亦 無所謂 。

她說 :「以 前有些 姐妹也 是同時 找兩三 個港人 來包養 ,

只要 安排得 好,做 足保密 工夫, 不被發 現便沒 問題。 」

斷供 的小倩 並不以 被人包 養為恥 ,還在 努力尋 找新包

養人 ,但要 在斷供 潮中找 到「新 碼頭」 ,卻談 何容易 。

水圍 一間地 產代理 公司的 職員小 王說: 「行內 不完全 的

統計 ,近數 月突然 停止租 賃的單 位多近 千個, 當中幾

乎全 是斷供 二奶因 無法負 擔而停 租。」換言之 ,水圍 的

斷供 二奶便 多近千 人,佔 該村二 奶總數 的三分 之一。

他續 說,水 圍的洋 房單位 ,一般 月租要 二千元 以上,

農民 房亦要 一千, 因此不 少斷供 二奶要 「逃亡」 ,搬 到

二線 以外租 金較廉 的地方 居住。

變賣 家電維 生

原籍 四川的 小梅便 是二奶 逃亡潮 的其中 一人, 二十三

歲的 她樣貌 娟好、 身材高 挑,原 是酒樓 知客, 但兩年 前

6
被一 名港人 阿明熱 烈追求 下,最 後決定 共賦同 居做二

奶。

「阿 明是中 港貨車 司機, 月入二 萬多元 ,他說 因經常 往

返內 地,以 致與妻 子的感 情轉壞 ,希望 離婚後 與我正

式結 婚,然 後申請 我到香 港,而 同居期 間,他 每月給

我五 千五 百元家用。」小梅以二 千一百 元租了 皇庭居 一

個七 百呎單 位,並 利用積 蓄在村 內開了 一間小 型服裝

店, 夢想着 一朝阿 明與他 正式結 婚,便 可來港 長相廝

守。

可惜 事與願 違,阿 明不單 未有與 髮妻離 婚,去 年十一

月更 神秘消 失,斷 供後的 小梅因 服裝店 生意轉 差而被

迫關 門大吉 ,完全 沒有收 入,這 三個月 來要變 賣家中

的電 器和手 提電話 度日, 但她堅 持住在 原來的 出租屋 ,

是希 望阿明 再次

回來 。

7
「我 等了三 個月, 已經山 窮水盡 ,亦都 死心啦 !所以 我

決定 搬去東 莞,希 望在那 况找到 一份工 作,重 新做人 。」

阿梅 說。

在水 圍村居 住期間 ,小梅 認識了 不少同 是二奶 的朋友 ,

因而 知道願 意做二 奶的女 性,當 中超過 半數是 來自歡

場的 小姐, 她們願 意被包 養,目 的只為 不用工 作亦可

過着 高消費 的生活 ,但亦 有一些 二奶像 她一樣 ,本來

是侍 應生、 服務員 或工廠 妹,因 夢想變 身成為 港人而 淪

為二 奶。

「港 人招牌 」漸褪 色

至 於包養二 奶的港 人,從 小梅的 形容, 其實大 多是香

港的 普通打 工仔, 月入萬 多二萬 元,當 中以職 業司機

等中 下階層 為多, 其次是 地盤或 裝修工 人,以 及各類

型的 經紀 或文職人 員,也 有一部 分是中 小型企 業老闆 ,

這些 人當中 絕大部 分本來 並無經 濟能力 享齊人 之福,

只是 過去因 中港兩 地的經 濟差異 ,以及 一個令 內地人

嚮往 的「香 港 人」 招牌, 才得以 包二奶 。

8
但隨 着內地 人均收 入提高 ,像小 梅般願 意腳踏 實地工

作, 月入千 餘元, 自食其 力並不 困難; 而「香港 人」 這

個金 漆招牌 , 已在 內地漸 漸褪色 ,港人 包二奶 已不如

過往 般容易 ;加上 廣東省 零七年 十月已 立法將 包二奶

刑事 化,包 養者與 受包養 者同屬 犯法, 願意被 包養的

內地 女性, 估計亦 會 愈來 愈少。

女大 學生斬 情根

同是 水圍斷 供二奶 之一的 小珍, 卻有着 不同的 遭遇,

她去 年底獲 知竟變 成二奶 後,為 了不想 觸犯法 律,主

動提 出斷供 。

現年 二十六 歲的小 珍擁有 大學學 歷,更 操得一 口流利

英語 ,原本 在深圳 一間貿 易公司 當繙譯 員,月 入三千

多元 ,三年 前因工 作關係 認識一 名港商 阿 Paul ,他雖

然已 屆中年 ,但很 有紳士 風度, 令小珍 着迷, 兩人很

快便 發生超 友誼關 係,她 更因而 懷了身 孕。

「阿 Paul 答應 會同我 結婚, 但他指 我是大 陸人, 故需要

時間 勸服家 人接受 ,所以 先行同 居,待 產下嬰 兒再說 。」

9
小珍 說,兒 子現時 已近兩 歲,但 每當她 提出正 式結婚 ,

阿 Paul 總是 諸多推 搪。

直至 去年九 月,阿 Paul 才向 她透露 早已結 婚並有 子女 ,

更說 元配已 查出其 在水圍 包二奶 ,要求 小珍迅 速搬家

避一 避, 「他因為 兒子的 關係, 不願與 我分開 ,但我 驚

悉變 成二奶 ,堅決 要求分 手。 」

小珍 續說, 只要自 己努力 工作, 在深圳 找一份 可以維

持生 計的工 作並不 困難, 根本無 必要冒 被「大婆 」控告

的危 險,「如果鬧 上法庭 ,我同 阿 Paul 都有 可能被 判坐

牢, 到時權 仔(她 的兒子 )又由 誰來照 顧?」

為了 兒子能 在一個 健康的 家庭成 長,小 珍現時 不單努

力找 工作, 亦主動 尋找合 適對象 ,「內 地人和 香港人 都

無問 題,但 前提是 對方一 定要和 我正式 註冊結 婚。 二奶,

會坐 牢的, 我絕對 不做! 」

金錢 掛帥的 社會, 包二奶 的事不 可能遏 絕,但 類似香

港中 下階層 人士也 到內地 包二奶 的現象 ,卻肯 定隨着

金融 海嘯帶 來的經 濟調整 ,以及 內地立 法嚴厲 打擊而

10
大大 減少, 二奶村 這種畸 形社會 現象亦 勢必式 微,成

為歷 史陳迹 。

北京 律師撐 二奶

香港 婦女聞 二奶色 變,但 內地卻 有人為 二奶爭 取權益 。

二零 零六年 ,北京 律師鄭 百春成 立了 「二 奶維權 網」 ,

專教 二奶如 何在被 大婆控 告下, 爭取 「老 公」 贈送的 財

產, 以及為 非婚生 子女爭 取生活 費等, 網內還 臚列了

許多 法庭案 例與二 奶分享 ,並設 有免費 法律信 箱解答

疑難 。

網站 出台後 ,點擊 率十分 高,但 卻受到 社會人 士強烈

批評 ,認為 包二奶 是違反 婚姻法 ,加上 絕大部 女士都

認為 二奶本 身是為 了錢、 做出不 道德行 為破壞 別人家 庭,

不應 得到援 助或變 相鼓勵 。

但鄭 百春表 示: 「各種複 雜的情 感交織 ,讓我 開辦了 這

個維 權網, 一方面 希望讓 她們( 指二奶 )認識 到自己

的權 利,同 時這也 是符合 時代潮 流的商 機。 」

11
包足 30 年

港 人到內地 包二奶 ,始於 上世紀 八十年 代,而 當中的

「先 頭部隊 」則是 中港貨 車司機 。當時 內地實 行開放 改革

不久 ,中港 貨運頻 繁,令 擁有中 港牌的 司機收 入水漲

船 高,平均 每月過 萬元, 而當時 南下的 外省民 工月薪

只有 二、 三百元, 夜總會 小姐月 入亦不 足一千 ,故不 少

內地 女性樂 意接受 每月二 、三千 元的生 活費, 被包養 起

來。

同時 中港司 機為方 便輪候 過關, 故包二 奶後多 在二線

關口 的布吉 租屋同 居,遂 令布吉 成為第 一個二 奶村。

其後 包二奶 之風愈 吹愈烈 ,包養 者亦由 職業司 機擴大

至各 行各業 ,就連 月入數 千元的 打工仔 亦不甘 後人,

一些 髮花( 色情髮 廊的妓 女)和 舞小姐 便投其 所好,

只收 取一千 多元的 包養費 ,但其 實背後 卻是同 時服侍

兩至 三名「 老公」 。

12
直至 九七金 融風暴 和其後 的沙士 疫潮, 因香港 經濟大

衰退 ,加上 內地近 年致力 打擊這 種違法 行為, 情況才

受到 遏制。

但在 過去的 三十年 况,因 丈夫北 上包二 奶而釀 成的家

變以 及倫常 慘案, 已是多 不勝數 ,其中 最轟動 是發生

在九 八年的 陳健康 事件。

當年 十月十 九日, 陳的妻 子林文 芳不滿 丈夫在 內地包

二奶 ,將十 歲及六 歲的兒 子,從 上水天 平邨十 四樓住

所拋 出屋外 ,繼而 跳樓自 殺,三 人當場 死亡。 事後精 神

大受 刺激的 陳不斷 指摘妻 子的不 是,還 往內地 繼續尋

歡作 樂,結 果被冠 以「人 辦」的 惡名。

證實 同居已 可入罪

內地 政府對 港人北 上包二 奶的違 法行為 一向關 注,並

致力 打擊, 二零零 零年曾 擬修訂 婚姻法 ,將包 二奶列

為刑 事化, 議案更 交由人 大審議 ,但因 部分法 律界人

士認 為現行 婚姻法 的重婚 罪已足 夠打擊 有關罪 行,故

最終 未能通 過。

13
不過 包二奶 問題最 嚴重的 廣東省 ,卻於 零七年 十月通

過《廣東省 實施 〈中華人 民共和 國婦女 權益保 障法〉 辦

法》 ,將包 二奶列 為刑事 化,包 養者和 二奶都 可能被 判

入獄 半年至 兩年。

中國 法律學 者兼香 港婦女 發展聯 會委員 梁美芬 解釋,

過往 港人元 配要控 告丈夫 包二奶 ,是透 過婚姻 法的重

婚罪 進行起 訴,即 要證明 丈夫在 內地與 另一女 子存在

事實 婚姻, 舉證方 面有一 定困難 。

「最 起碼要 有證據 顯示兩 人同居 之外, 還要向 外宣稱 是

夫婦 ,例如 要證明 男方或 二奶, 曾向身 邊的親 友表示

另一 方是其 丈夫或 妻子, 而廣東 省實行 的新辦 法在舉

證上 則簡單 得多, 只要證 明二人 同居, 便可提 出控告 。」

梁美 芬說, 新辦法 實施至 今,已 有近二 十名港 人及其

二奶 被判監 。

文章 編號 : 200902188422367

14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