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首事件闹到现在,大家都知道不是单纯的一个就事论事的东西了

大国国民之间的碰撞和比拼,更多需要智慧,
也找到一篇雄文。让这篇文章来反驳你吧!!

支持蔡铭超先生
文\易然
读了秦嘉先生的文章《丢人和耍赖绝不是爱国》,说实话,读完后一个感觉:站着
说话不腰疼。秦先生风凉话说的“头头是道”,可是没见他做过什么对于文物回归
有益的工作。
下面不才想针对秦嘉先生的文章发表下自己的看法。恳请广大网友指正。
首先,要是中国人都是秦先生这种想法,导致两兽被正常拍卖,很可能其早被法国
公立博物馆拍走,萨科奇先生又没有加一欧元优先认购送还中国的宽广胸怀,那中
国就基本没有机会再把俩兽首拿回来了,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先例,法国诸多博物馆
收藏的数万件中国文物就没理由再保存了,法国人除非脑子进水,否则不会这么做
;即使被私人藏家拍走,中国也很难追索,一则对于全球关注度这么高的文物,藏
家一般都是找代理电话竞拍,身份很难确认;二则就算确认身份,人家是通过合法
正常的渠道拍得的,中国纵使有一千一万个理由也拿不回来;走诉讼了路子?前几
天APACE状告贝尔杰基金会和佳士得拍卖公司的官司败诉大家也都知道…
其次,要是如秦先生所说,假设蔡铭超先生把这个款付了,那也是开了先例,以后
其他五兽首若再现身,价格将会更加高的离谱,何况那里面还有中国人的民族图腾
龙首和凤首(鸡首)。兽首最初被拍卖时只有500美元,后来到何鸿燊博士2007年
拍得马首献给国家时已经涨到6910万港元,涨幅何止万倍。更何况蔡先生并不是出
不起这个钱,2006年10月7日,在香港苏富比"佛华普照——重要明初鎏金铜佛"专
场拍卖会上,蔡铭超先生曾以1.16亿港币的价格拍下绝世铜佛——明永乐释迦牟尼
坐像,创造了中国工艺品的世界纪录,结束了铜佛在海外飘零多年的历史。蔡先生
是一位爱国收藏家,就像他说的:这个款不会付也不能付!“不会”是因为兽首根
本不值这个价,“不能”是因为文物是强盗们抢去的,理应是他们送还而不是我们
去购买! 再说说秦嘉先生所说的这个所谓“丢人和耍赖 ”的行为,他说这是给中
国人“抹黑”,问一句:他能代表中国人吗?很多国人没有觉得这是抹黑,相反的
,大部分国人还是很赞赏蔡铭超先生的这个行为的(在各大网站发起的投票就可以
看出来),起码这起到了延缓俩兽首拍卖的作用。秦嘉说蔡铭超先生“出尔反尔”
,可是他有没想过谁才是真正的出尔反尔? 萨科奇在很多场合都曾宣称中国是法
国的朋友,可是看看这位所谓中国人民的朋友是如何做的吧,“3.14”事件后,他

频频做出伤害中国的事,奥运火炬在巴黎传递期间法国警方组织不力,巴黎市长公
开支持“ZD”,导致火炬传递受到阻碍;萨科奇本人也可耻的加入到抵制北京奥
运行列中去,巴黎市长竟然还授予达赖“荣誉市民”称号!但同时他却派特使来中
国慰问火炬手金晶,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位多次高调宣布不来参加北京奥运会
开幕式的法国总统最终却屁颠屁颠的来了,来了就来了,我们堂堂礼仪之邦,不计
前嫌,照样欢迎。可是继法国第一夫人也就是萨科奇的老婆荒唐的会见达赖之后,
萨科奇竟然以欧盟轮值主席国元首的身份在波兰会见了达赖,开创了一个至为恶劣
的先例…多的不想再举了,比起这位萨科奇总统的摇摆不定、出尔反尔,比起他丢
的人耍的赖给法国人抹的黑,蔡先生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虽然按文物的真正价值来说,这些高级的兽首水龙头可能都算不上国宝,但是它们
是和火烧圆明园的民族屈辱和中国人的那段锥心之痛联系在一起的。佳士得拍卖公
司执意拍卖鼠兔首并且把价格抬这么高,其充满虚伪的合法说辞和市场讹诈、其对
国人情感的伤害和对中华文化的亵渎本身更是一种卑劣至极的可耻行径,每一个中
国人都不能眼看兽首被拍卖而无动于衷! 在我看来,蔡先生冒着巨大风险站出来
,给予这些强盗的后代们以当头棒喝正是体现了中国人的智慧,他用合法的常规程
序拍得兽首,这让西方世界一贯标榜的民主和规则意识顷刻充满了讽刺。虽然文物
被拍卖的命运可能不会因此改变,蔡先生可能还要承担相关的违约金,甚至面临牢
狱之灾,但是无疑在这场保卫中华文化的战役中,蔡先生带领我们,“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打了一场漂亮的狙击战!
文物流拍,目的已经达到,国人应该记住这位爱国收藏家,并且做蔡先生的坚强后
盾,支持这种爱国行为。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鼓励这种行为
,而是在让西方的这种强盗意识和土匪逻辑受到应有惩罚的同时,让国人对于此事
有个清醒的认识,明白只有中国变的强大在国际上才会有更多的主动权和发言权。

付 : 《丢人和耍赖绝不是爱国》
丢人和耍赖绝不是爱国
文/秦嘉
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他甚至认为诚信关系国家兴亡。跟两个水龙
头相比,孰为轻重?
前两天在佳士得以天价拍下鼠兔首的神秘人士,居然以极富戏剧性的姿势现身了。
原来是个中国人,厦门收藏家蔡铭超。不过他说:“我不会付款。在当时那样的情
况下,每一个中国人都会站出来,我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兄弟我也是中国人,
遇到那样的情况,只能老老实实做一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因为我没有3000 多

万欧元,买不起这样的东西。并且我觉得,公民义务里没有这一条,不算是什么责
任。
在拍卖现场令众人瞠目结舌的神秘买家,最后居然说不付钱,这已经是今天世界各
大媒体最吸引眼球的重磅报道。佳士得虽然见多识广,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好在有
一大笔保证金,扣除了事。最多就是流拍,下次拍不到这次的价钱,蔡铭超再给人
补足也就是了。不过,这样就是以爱国的名义帮助洋人,太过分了。或者下次蔡铭
超接着拍,拍到4000万,照样不买,反正他的钱来得容易,就当烽火戏诸侯千金一
笑了。
话虽这么说,毕竟万里迢迢参加竞拍损失的不光是电话费和保证金,蔡铭超损失的
是作为商人而且是中国商人的基本商业信用。他不在乎这种损失,但其他中国人不
可能不在乎。古语云“人无信不立”,这是中国老祖宗留给后世的精神财富,小到
一人,大到一国,是“立身之本”、“举政之本”、“进德修业之本”。这也是全
世界共同认可的共同文明。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他甚至认为诚信
关系国家兴亡。跟两个水龙头相比,孰为轻重?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相信这句话很多人都拍着胸脯说过,因为这是全人类共同
遵守的道德规范,蔡铭超居然大言不惭地认为“ 出尔反尔”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责
任。我认为,蔡铭超是恶意给全体中国人民抹黑,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蔡
铭超以爱国的名义耍赖且丢人,还丢到法国,更是亵渎了中国这个崛起中的大国。
当然,我从善意来想,蔡可能担心鼠兔首成交后中国会没有面子,但他这样恶意举
牌,更是滥用、透支中国的信用。
拍了不付钱,在淘宝上都是极被鄙视的行为。这样做,不仅无助于文物回归,很可
能还会再次被拍卖。除非蔡铭超每次都交保证金举牌而不付款,凑一个“爱国十八
拍 ”。就当下情势而言,蔡铭超一个人将咱们政府逼到一个尴尬的地步:假如佳
士得在华起诉蔡铭超商业违约,中方如果反对诉讼,佳士得就会说中国政府不讲法
制,支持商业违约。假如支持,那又无法在行事逻辑上自洽,一样遗人笑柄。
蔡铭超挂名顾问的“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近年来基本是在追索这12
个动物铜首。我也能理解,很可能蔡是好心想弄个流拍,但是把最基本的“童叟无
欺”给忘掉了。这次他出格的丢人,应该不会是个人行为。估计是好几个人坐在东
四十条的茶馆一拍脑门一拍大腿想出来的,这会让中国政府极为被动,但他们完全
把“讲政治、讲正气”给忘掉了,不知道给国家添了多大的麻烦。
唯今之计,兄弟我郑重且强烈呼吁,既然蔡铭超老师都拍下来了,干脆就自费付款
买了,回头捐给国家,或者放到博物馆里也行,就像某央企当年一样。这才是真正
的爱国、不含水分的爱国、不给国家抹黑添麻烦的爱国。人民群众往往容易被口号
爱国忽悠,现在太需要蔡铭超这样负责任的富商给大家演示什么是真正的行动爱国
——不能计较值不值,关键要为国争光,为人民争光。

不过我估计蔡老师不会这么干,作为精明算计的商人,他很清楚这两件东西值多少
钱。爱国主义只是蔡铭超一干人等的庇护所。作为一名负责任的群众兼爱国人士,
我对蔡铭超老师这种把丢人和耍赖当爱国的行径,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