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5

隐现句

隐现句是现代汉语中的一种特殊句式,它是表示在某一时间或空间出现或消失了什么人或事物的
句子。本文主要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之上,从篇章角度对隐现句进行分 析研究。 全文共分为五个部
分: 第一部分是对隐现句的语序进行描写与解释,并结合中国文化的一些观念及认知语言学的基
本方法,对隐现句中的时空词语和隐现主体的关系进行分析,认为隐现句 的基本语序有别于现代
汉语中的一般句子,它的生成受到了文化、认知等因素的影响。 第二部分主要是对隐现句及其句
式变体的对比分析,考察了它们在信息传递方面的差异,认为这些句子虽然真值意义相同,但是
它们的主题和焦点以及表达视角等方 面都有很大不同,它们在使用的过程中受语篇内容的制约。
第三部分考察了隐现句在语篇中的连续性功能,连续性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句首成分在语篇
中的回指功能,按照回指形式与先行词之间的关系,把回指分为三 类:零形回指、代词回指和名
词回指,其中名词回指又可分为四个小类,并且对这些回指形式进行了统计,得出上下义名词回
指在所有回指中所占的比重最高。另一 方面是隐现句的启后功能,在隐现句中旬首时空词语和隐
现主体都有引起下文的功能,尤其是隐现主体,它与下文的联系非常紧密。 第四部分主要分析了
隐现句在语篇中的推进功能,包括主位推进,认为隐现句在语篇中有主位推进的作用。另外,在
语篇中,隐现句与其他句子之间也存在一定的逻 辑上的关系。 最后一部分是本文的一个总结。

存现句研究现状

存现句在语法学界讨论得很多,跟它有关的还有两个概念:存在句和隐现句。这三者之
间的关系, 不同的学者还存在分歧。陈庭珍的汉语中处所词作主语的存在句是第一篇以存
在句作为专题进行研究的论文。陈文认为,“从意念上看,对说话的人来说,出现是存 在的开
始,消失是存在的终结,所以它们可以归入存在句一个句型”。[1]19 也就是说,表示事物“出
现”和“消失”的“隐现句”可以作为“存在句”的下位 句型看待。聂文龙持类似的看法。[2] 不
过大多数学者还是把“存现句”看作上位句型,它又可以分为两个下位句型:存在句和隐现句。
[3]、[4] 为了表述方便,我们采纳大多数学者的观点,把存现句作为上位句型看待。根据宋
玉柱的定义,存现句是一种表示何处存在、出现或消失什么人或什么事物的句型。 表示存
在的句子叫做存在句;表示出现或消失的句子叫做隐现句。[3]125
一、对存在句的研究
在大陆学者已发表的论著中,存在句讨论得更多一些,主要是围绕以下三个方面来展开
的:(1)存在句的范围和分类;(2)充当存在句 A(处所词语)、B(动词或动词性词语)、C(名词性
词组)三段成分的结构的特点;(3)存在句跟别的句型的变换关系。

对于表示某种静止的状 态的 “着”.这类存在句是无主句。[1]宋玉柱认为介词结构可以作主语.存在句表达的是某个地方(已知)有什么(新知).数量名结构的 C 段构成的。[3]63 雷涛提出动态存在句和静态存在句 只是状态存在句的下位概念。他不同意以句意作为区 分存在句下位句型的标准.分析了各自的语义和语用特点。[11] B 段到底可以由哪些成分充当. 称为动态存在句。[3]62、[8]80、[2]95-104 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认 为这类句子跟静态存在句在总的结构特点上是一致的. 举的例子是“书在桌子上/老王在办公室里”[5]21。陈庭珍也持类似的看 法。[1]16 不过后来多数人都不把 1 这种情况算作存在句。雷涛认为. 还要受结构的制约.而“假存在句”的宾语都是一般的受事宾语。宋玉柱 给出的存在句的分类 系统如下: [10]517 存在句 A 段表示的是处所.由这些“V 着”构成的存在句可以说是最典型的存在句。这里部分的 “V 着”可以替换成 .不同的学者也有争论。杜瑞银把 它们包括进“定名谓语”存在句的范围内。[9]宋玉柱也持同样的看法。[3]49 宋玉柱还指出一种“假存在句”.有人从意义出发.可以是处所词或者方位词组.不同学者有不同的看法。不过.各家都认为可以做存在句的 B 段.“动词+着”的 B 段.但它绝大部 分是由不及物动词构成的.(2)某处存在着某人 或某物。就 1 而言. 所以介词结构充当段 的句子仍然是主谓句。[3]104 杨安红、周鸣详细讨论了段由单纯方位词、复合方位词和方 位结构构成的情况.不管动态存在句还是静态存在 句都是如此.二者的交际功能不 同……其次.即 A—B—C 先后顺序的制约”。[6]245 后来在大家的 讨论中.它们都是由表示处所方 位结构的 A 段.例如:“台上唱着寿戏/屋里开着会/心里惦记着孩 子”。 [3]95 这些句子戴雪梅(从宋文中引出)认为也属于动态存在句。宋玉柱认为它们跟真正的 存在句变换不同。他认为存现句中的“着”可以用“有”替 换.上面那几个 例子不行.要把„存在句‟和包含„存在‟语义的句子区别看来”。他还认为“存在句不但要含 有„存在‟的语义.对于存在句的范围.而„某人某物存在于何处‟是说明人或物 (已知)所处的位置.动态存在句中的宾语绝大 部分是施事宾语.“1、2 是有区别的。 首先.动态存在句尽管也可以由及物动词构成(比如“锅里煮着不少土豆”).确认人或事物的存在.把所有表示人或事物存在的句子都算作存在句。 比如张志公 先生认为存在句有两种结构形式:(1)某人某物存在于何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处理办法。陈庭珍认为介词结构 不是主语.这是存在句的交 际功能.提出以 B 段作为标准(其实是先以 B 段的有无划分出四类句型)。对于什么是“状态存在句”.而“假存在句”中的动词都是及物动词.这一点各家均没有异议。不过 对于出现在 句首表示处所的介词结构.具 有“状态”特征的存在句必须符合下面的变换:A+B+C— (有)C/(在)AB。比如“台上坐着主席团。—(有)主席团(在)台上坐着。”“衣服上绣着 花。— *(有)一朵花(在)衣服上绣着。”前者是状态存在句.比如“坐着、垂着、长着、挂着、绣着、戴着” 等.他给出了 一个变换格式作为判断标准.后者不是。[6]250 对于“山下一片寂静/ 山上一片黑暗”这样的句子到底算不算 A+C 式的 存在句.但是上面几个例子中的“着”都不能用“有”代替。宋玉柱还指出了动态存在句 和“假存在句”的其他几点不同:存 在句应该可以变换成“NP2+在+NP1+动+着”.“书在桌子上”这种结构形式基本都不算作存在句。 早期讨论的存在句一般是表示静态的存在的。 比如范方莲就把“小路上走着几只活泼 的„麻雀‟”之类的表示动态进行的句子排除在存在句之外。[7]395 不过后来多数研究者还是 把这类句子算作存在句.

第二个例子中三个方位词组是并列关系。[3]126 有时.句式的变换就是很重要的一条标准。多数学者 在研究中都 注意到了.而且“V 了”不能替换成“V 着”.多数存在句的 C 段可以移到句首。李临定在这个方面作了细致的描写。他把能 进入存在句的动词分成 8 类. 有时 A 段 还可以包括不止一个方位词组.都跑出许多人来”。第一个例子中两个方位词组是 大主语跟小主 语的关系.包括对存在句的范围的判定.它也不需要去支配一个名受”。[8]88-89 对存在句跟其他句式之间的变换关系.纯粹表示状态 V 的不能作这种变换。比如 “门口坐着一个人——门口坐了一个人”、 “他的脑子里存在着不少糊涂思想—*他的脑子里存在了不少糊涂思想”。对于认可有动态 存在句的学者来说.坐着社务委员和队长们/他也不会寂寞.但当它进入此种句式后只表示静止状态。[3]85-94 宋玉柱 还提出存在一种“完成体动态存在 句”.比如“他的头上碰了一个大包”。[3]78-84 聂文龙和李临定都认为“V 满”也可以做 存在 句的 B 段.象有些存在句 C 段还可以是指人名词、指人的专有名词.……存在句型里动 词的作用也起了变化.它的 B 段由“V 了”构成.宋玉柱把隐现句分 成两类。句首能否加介词跟 B 段中的 .甚至人称代词. 宋玉柱认为贯彻施受标准有困难。比如“地上堆着一堆积雪/屋檐下挂着一条条冰柱/棚 顶上覆盖着一层霜”中的“积雪、冰柱、霜”到底是施事还是受事很难说清 楚。[3]114-115 李临定也认为“存在句型里名词的„施事‟和„受事‟的语法作用已不重要.这样的存在句叫“经历体存在句”。能进入这种句式的 动词都是表示静止状态的.一直是学者们关注的一个焦点。陈庭珍就列出 了跟叙述存在 有关的六种句式。[1]16-17 后来的学者更是有意识地利用变换分析法进行研 究.即它们必须能用“有”替换。也有人认为 不必 受此种限制(见上文对存在句范围、的讨论)。宋玉柱提出有些动词后加“过”也可以做存在 句的 B 段.大陆学者对隐现句的研究从数量上来说要少了很多。宋玉柱的 《隐现句》可 能是第一篇专门以隐现句为专题进行研究的论文。[3]125-140 李临定的《现 代汉语句型》也专门把隐现句作为一种句型加以详细描 写。[8]92-103 谭景春对表示破损 义的隐现句进行了研究. 神情异样/她回过身去.一部分动 作动词加上“着”以后也可以成为存在句的 B 段。[2]、[3]、[8] 但他们认为这样的“V 着”必须是受到限制的.身旁就躺着车长杰/面前站 着慕小青.最常见的是方位词组. 比如“在麦场上.从指称的性质来说是无定的。不过存在句并 不排斥有定成 分.宿舍里.比如“增增家的堂屋里. 有的动词有动态、静态两种用法.图书馆里.隐现句的 A 段还可以是介 词结构。根据句首能否出现介词.发现“坐类、挂类、戴类、飘类” 和部分“垂类”动词构成的存 在句 C 段成分可以变换到句首。[8] 二、对隐现句的研究 相比较于存在句来说.构成静态存在句。[2]、[8] 最常出现在存在句 C 段的是数量名结构.宋玉柱认为动态存在句的 C 段主要是施事.也有少数是受事的.八仙桌上已经摆起了酒杯/ 教室里.它经常没有相关的 „施事‟.眼前就站着他/他吃惊地回过头.“V 了”而意思基本不变。能够作这种替换的“V 着”一般表示某种动作结束后造成的状态的 延续.恍然如梦——面前站着他——曾楚”。 [8]74 从语义结构来说. 比如 “蒸笼里蒸着许多馒头/铁锅里煮着不少土豆/ 炉子里烤着几块白薯”。对于静态存在句的 C 段.很有特点。[12] 宋玉柱把隐现句分成 A、B、C 三段。A 段多是表示处所的词语.

回来六 个)、[名处]+名数+动+名施(如:一 次走一二十个行吧)、名处+动+名施+动(如:这时岗楼里下来一位民警向他跑过来)。其中第 一种下位句型最常见.如果 A 段词语表示的处所是 B 段动 词代表的动作的 终点.但如果 B 段出现合成趋向动词时.前 边冷不丁出现一只军舰”。[3]127-129 根据宋玉柱的研究.如“卷、挺、 渗、露”等.如“摆、映(出)、扔、托”等。这三类动词有共性.动词代表的动作有无移位性以及这种移位的方向有关。如果动词代表的动作没有移位性.但很少。它们多是非定指性的.比如“冒出了你这个小兔崽子/一九一九年北京爆发了„五四运动‟ /三月里来 三月三.此外“动 词+结果补语”也有一些.C 段名词性成分施事比较多.比如“心中生出一丝庆幸 /被窝里生出一窝老鼠”。从位置来 看.C 段多出现在 B 段的后边.一般出现在句首。比如“我们班上最近走了一位 同学/正在危急的当儿.称为“在”字型变换.如“摆、扔” 等构成的隐现句段可以是受事的。李临定也提到了有定成分也 可以在隐现句中出现.而且认为 B 段都是由不及物动词构成的.比如“羊群里跑 出个骆驼来/花心里钻进一条虫子去了”[3]135-137。 李临定给隐现句划出了 7 种下位句型:[介]名处+动+名施(如:正想找人问问.李先生根本否认 C 段上可以 出现 受事成分.C 段往往嵌在合成趋向动词 的两个词素中间.句首可以加“从”.还可以是 非数量名的定名结构. 句首往往不能出现介词(但有的可以加 “在”)。动词代表的动作有移位性.第 三类数量最少.有的隐现句可以没有 A 段.也有受事宾 语出现.也可能出现在处所词语之后.陕北出了一个刘志丹”。从语义结构上说.……”。隐现句的 A 段还 可以出现时间词语。时间词语既可能出现在处所词语之前.隐现句的 B 段基本有两种形式:“动词+了”和“动词+补语”。宋玉柱 认为 隐现句中动词后的“了”有两个.一般认为是及物的动词.转出了金先生/由左门走进了胡四和顾八奶奶”。[8]102 宋玉 柱和李临定都提到了隐现句中表示 “出现”的句子要远远超过表示“消失”的句子。[3]、[5] 宋玉柱还讨论了隐现句的变换方式.咋会跑出一个女的呢)、名处+动+名处+名施(如:打葡萄架上掉他 脖子里头一个蝎子)、名+动+名施(如:七个和尚啊.少数及物动词.表示出现或消失的人或东西。最常见的是数量名结 构.比如“东边来了一个人”.如果动作有移位性则又分成两种情 况:“从”字型变 换和“到”字型变换。[3]138-140 . 李临定又给能在其中出现的动词分出“来、动+来、出现、长、去、 走”六个次类来。[8]92-103 李临定跟宋玉柱有点不一样.恰好对面走 来 了个熟人)、名时+动+名施(如:这时又走来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先生)、名时+[名处]+助动 +动+名 施(如:深更半夜的.一个是表示动作进行的.都是可 以表示动态的。第一类动词数量最多.单个名词的也有.但不排 斥定指性宾语.还有一些施受不易确定.比如“他家来了一位客人”。到目前为止.比如 “从旁边一个小天井的房子里.可以加介词“在”进行变换.比 如“果然不到半夜.就又回来了四五十人/不想过午忽然刮起一阵风.如“死、飘、闪、冒”等.不及物和及物两用的动词.第二类在进入隐现句之后 只保留了不及物的用法. 首先根据动作有无移位性分成两类。如果动作没有移 位性.而且在隐现句中施事可以不出现。[3]130-133 隐现句的 C 段主要是名词性结构.则句首不能出现介词。宋玉柱还指出.而李临定认为.好象只 有宋玉柱认为“了”能表 示动作进行。“动词+补语”最常见的是“动词+趋向补语”.如 果时间词语较长.且也往往跟趋向有关。宋玉柱把能进入隐现句的动词分 成三类:典型的不及物动词.最常做趋向补语的是“出”. 数量很少.另一个 是表示动作完成的.且 A 段词语表示 的处所是 B 段动词代表的动作的起点.

方位词往往可以去掉.其结构也由“处所词/方位词组+动词+ 数量名 词组”组成.C 段往往可以不出现.当 C 段是表示出现的破损痕迹.或者在 A 段后加“被”构成“被”字句。跟一般隐现句不同的还有.且 A 段是单一物 体名词时.这是它跟一般的隐现句不同的地方。 从另一方 面来说.比如“牙床子肿了(一个包)/衣服剐了(一个口子)”。而一般隐 现 句的段是一定要出现的。谭文最后还讨论了破损隐现句的使用。[12]405-412 . A 段前大多可 以加上“把”构成“把”字句.少部分是动词的受事。 这也是跟一般隐现句的不同之 处。而且.但表示的是某种物体上出现了某种破损的痕迹。破损隐现句的 A 段如 果由方位词组充当时. 能进入破损隐现句 B 段的多是及物动词.只有 少数是表示变化的。破损隐现句的 C 段绝大部分是动词造成的结果.谭景春讨论了隐现句的一种:表破损义的隐现句.破 损隐现句中的动词多是表示动作的.A 段是 C 段破损痕迹出现的位置。当 B 段是由及物动词充当的时候.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