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雌犬凯奥普斯带给人类的讯息—— 一个真实的故事

2003 年 9 月,住在法国西北部一个小城镇的巴斯卡‧朵吉特夫人(Madame Pascale


Dozité)收养了一只被遗弃的雌犬,取名凯奥普斯 (Kéops) 。

凯奥普斯成为这个家庭成员不久后的一天,朵吉特夫人发现自己的枕头套被撕成破片,
这时小狗蜷缩在一边,显出一派无地自容的样子,表示她就是肇事者 。过了一会儿,
她站起来,两眼紧盯着主人,好像有什么事要告诉她。

朵吉特夫人多年来就发现自己有心灵感应的能力,今天爱犬的异常表现使她感到有必
要知道它到底要什么。

下面是她得到的回答:

《有些很特别的事情要我们俩共同来做,不过这需要一点准备的时间。自从来到这里,
好几次想告诉你,可你都不听。现在时间紧迫,不能再等了,所以使用了我唯一可行
的方法想引起你注意。瞧,奏效了吧。》

这是雌犬凯奥普斯和她的收养人朵吉特夫人之间第一次正式对话。

此后的日子里,人与犬之间的心灵沟通逐渐构成这个普通法国人家庭生活和工作的重
要部分。

三年后,也就是 2006 年,在凯奥普斯据理说服下,朵吉特夫人开始著书,书名是《另


一种语言》(« Cet autre Langage »),成书后,由瑞士 AGORMA 出版社出版,原文为法
文。

这是一部很特别的书。其特别之处在于,雌犬凯奥普斯是该书的合著者。正如朵吉特
夫人前言中所说 :《我们俩是一个工作团队,在此书的著述过程中,各自的付出完全
相等。》

她们共叙了相遇相知的经过,好几次的前世因缘,动物在地球上和人类生活中所起的
作用,等等。

书中有一章是由凯奥普斯独自完成的。该章节记录了她带给人类的讯息。这是一篇罕
见的直接来自于动物的宣言。

当人类以工厂式大屠杀、密集养殖场、活体解剖、肆意虐待等方式使动物蒙受极度痛
苦时,这篇宣言代表全体动物族群向人类发出了爱的呐喊。

以下是《另一种语言 (Cet autre Langage)》中《凯奥普斯带来的讯息 (Message de


Khéops)》一章的中译文 ( 文中黑体部分系遵照原文所加) :
凯奥 普斯带 来的讯 息

这天晚上,凯奥普斯告诉我,明天要写的章节她想独自完成。言外之意是,我的合作
只限于把她的『话语』译成人类语言并记录下来。

第二天清晨,我们各自准备好投入工作:她在坐垫上把身体蜷成一团,而我的手指则
在键盘上等待飞驰。

《 人类决定豢养一只动物时,往往已设想好能从它得到什么,又能强加于它什么。出
于极端狂妄和控制一切的欲望,人类要求所豢养的动物完全放弃它最珍贵的部分,这
就是自由。我所说的不是行动的自由,而是天赋的自由。

《 于是,我们被迫泯灭了一切凡不在你们期待之中的品性。你们贬我们成物品,把满
足你们反复无常的任性,当作任务指派给我们,而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们需要的是什么。
我们绝不会虚假造作,也不懂什么叫恶意,于此你们全然不知。这被你们 所摒弃的部
分,是我们的灵魂和本质,它拒受腐蚀,不容背弃。这正是我们最大痛苦之所在。

《人类自负地把家犬记忆力的最大限度限制在 60 个词以内:《坐下,躺下,来我脚下,
去桌下,别动,窝里去,行,不行,够了,伸出爪子,扮个好像,等等,》这些令人
迟钝愚鲁的词语,实际上反映了人类对一切被视为低级物种施以统治的渴求,被列为
统治对象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动物族群。.

《人类认为说话才是最完善的沟通方式。因此生理机能未被赋予说话能力的生灵便不
可逆转地被立即拒于封闭的、 自持具有说话能力 的人类圈以外。然而,有一种语言
无远弗届,再精密的仪器也永远无法加以设限,这就是心灵的语言。这一珍贵语言超
越言辞,借由情感才得以传达。

《即为心灵语言,便可广被应用,无人例外,但这一语言要求必须具备真正开放的心
灵。值得注意的是,地球上全体物种当中,只有人类把傲慢和狂妄发展到自我禁止
使用心灵语言的地步 。人类千方百计地设法统治世界,设法控制和奴役身外的一切。
因而从整体上讲,他们已不再适于使用自身生命能量来进行沟通了。他们当作战利品
而挥舞着的全部所施和所取,无一不带有颓败的标记。他们所创造出来的东西中,爱
的成分变得越来越微不足道了。

《人类对权力的贪得无厌总是伴随着永无休止的追逐。他们远不满足于自我毁灭,还
要千方百计摧毁我们仍然保有的、而于人类已被践踏无遗的东西。

《面对肆无忌惮的迫害和奴役,动物族群已忍无可忍,反抗的怒潮已经涌动。但我们
万分悲哀地看到,日益彰显的愤怒氛围( 作者注:凯奥普斯好像指的是疯牛症、禽流感
等现象),似乎并未撼动人类自负的心。这里没有丝毫评判的意味。我们亦不企望博得
怜悯,因为除去外表假象,需要同情的正是人类本身。动物族群强烈地意识到了这一
点。

《然而,我们内在的生命之力正在酝酿着,准备激发出比这激烈得多的反应。许多动
物要采取积极行动,来重整这个星球不可或缺的平衡。这并不是什么报复之举,只是
我们想成为伸张正义的工具,正义原本是天经地义的事,现在却变成一种必需品 。越
来越多的动物走出自己的保护地,冲破人类在它们心中引发的恐怖。有些动物为了作
一次与人类沟通的最后尝试,甚至敢于将自己的感受传达给人类。我们行动的同盟者
是像玛丽 (译者注:Marie, 书中提到的一位兽医) 那样的专家,还有那些敞开胸怀倾听
我们内心诉说的人。

《也许你们认为,我们这些卑下的动物来到地球的目的只是为了缓解你们对权力的不
可遏制的欲望,或充其量为了使你们不至于感到孤独。

《而真实情况是,我们心中的爱足以来救助你们。我们中的每一个都为与之共
同生活的人带来了特殊讯息,无一例外 。

《我们与人类的进化息息相关,其密切程度远超过你们的想像。我们和你们在一起,
这一事实本身就是我们对你们所作承诺的见证。

《勇于对我们刮目相看并向我们求助吧。我们教你们爱的语言,不要吝于和解,你们
无数次的和解都会得到我们的支持。我们能够做的,远不仅限于看家护院,或蜷缩于
车库的阴暗角落。你们对我们的真正本质一无所知。为了整个人类的利益,请停止憎
恶、吞食、羞辱和鄙视我们。敞开你们的心怀,让我们为你们包扎好伤口,这是给予
我们的极大荣幸。我们随时准备效劳。我们天生理解他人痛苦,这使得我们成为出类
拔萃的治疗师。我们带给你们满满的爱,却被曲解成吃饱肚子后对饲主的感恩。我们
内在美好的一切都被你们扭曲了。

《每天在野外游玩,我都要同鸟儿们长时间交谈,它们是真正的神圣使者。风、草、
花和昆虫都有许许多多要倾诉,只需短瞬时间,就能获取成吨的对大家都有用的咨询。
你们扼杀了向内倾听的能力,却在外界制造震耳欲聋的噪音,以便填补从内吞噬你们、
并使你们惶恐的空虚感。你们投入了极大的热忱来远离自己的心,以至于如今连看到
自己的影子都会惊慌失措。你们在四周散布恐惧,只因为你们缺乏对自身的爱与同情。

《在身体和心灵上折磨着我同胞的疾病,之所以与你们所得的疾病相同,并不是我们
爱好模仿的天性所至,而是因为和一个体弱多病的族群靠得太近。你们把可怕的生活
环境,充满怨恨的意念,统统加诸于我们。人类医生为我们诊治,只能做到一时的舒
缓病情。没有人来问我们为什么折了腿,为什么不进食,为什么体内某处长了肿瘤。
这些问题的全部答案都印在我们内边最深处,诉说着与你们如此共处所忍受的痛苦。
我们可以向你们揭示出,在我们的先天禀赋中,哪些正在退化,哪些已经泯灭,只因
为和你们混在一起 。可是,有人在意这一切吗?我们对自己的了解,远胜于你们对自
己的了解。我们的境况是否得以好转,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们是否能从内在治愈自己。
我们拥有同情心,就像我们拥有善于宽恕的品质。要教给你们的有许多许多,我们全
体都为此做好了准备。
《你们可曾知道,我们动物在路边相遇时,往往会对彼此的境遇审视一番。我们只需
看一眼就了解对方的一切:它的痛苦,它的挣扎,它来地球的缘由。心灵语言是直捷
而真诚的。你们能想象吗?每天动物之间相互交换的讯息,比人类互换的讯息量超过
了无计其数,尽管你们的通讯手段是应有尽有。

《我们不需要相见就能维系亲密的关系。我们心灵的能力是无限的,正如很久很久以
前你们曾拥有过的能力一样。

《现在你们不再相信的一切,其实,在长达几千年的岁月里,你们都已亲身经验过了。

《那是远古时代,人类与动物和平相处。损人利己,施加强权,此类念头不可能在任
何一颗心中萌发。一切都基于爱与同情。我们全体都参与了这个星球上所有物种的进
化。

《后来,人类选择了尝试另一种经验。

《动物没有作此选择,因此它们心灵的能力丝毫没有受损。然而,因为与你们相邻,
要想让它们自身这部分高贵禀赋得到重视,已经越来越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

《尽管你们让我们饱受苦难,而且对赐予我们全体以栖身之地的地球为所欲为,尽管
你们残酷的行为无休无止,我们还是准备好帮助你们恢复你们竭力摧毁的一切。你们
愿意接受帮助吗?

说完,凯奥普斯庄严地起身,走出书房稍作休息。她那极度哀伤的神情,使我不忍相
看而背转身去。我感谢她以极大的勇气向人们表露了这一切,然后,开始审阅这篇宣
言,以确保没有任何差错误遗其中。

(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