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o

    ç  
 
o
 

o

o


o






 
 


 




能只以西方史学为研究对象 , 还应当注意到非西方史学的成就与经验 ; 不能单纯地以西方史学模式为标 准体系 , 来衡量非西方史学的价值及其发展水平。另一方面 , 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使得西方的文化和生活 方式迅速传播到全球 , 一个普遍的、理性化的西方似乎在这一过程中起到支配和统领的作用 , 它戏剧性 地改变了非西方国家人们的精神与物质世界, 同时也逼使他们重新思考如何保持自身文化传统的特 点—— —民族性。西方与非西方文化在更高的程度上展开了一种相互的冲突、交融和理解。历史学家在其 中既担负着维护本民族文化认同感的使命 ( 建构民族史 ) , 也面临着兼顾全球性视野的责任 ( 建构普遍 史 ) 。对于史学史的写作而言 , 不同民族文化的史学传统与历史思想的全球化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张力 , 而解决的最佳途径是 “ 进行历史思想的比较研究” , “ 促成一种跨文化的交流” , [3] ( P6) [2] ( P1) 或 “ 超越自己文化界限的感知和相互理解” , 并 其最终意味着全球史学史的撰写—— —从跨文化的视角考察近现代史学在 全球范围内的变化 , 揭示各个文明的历史意识所经历的变化及其相互关系。[1] 二、从史学比较中看西方历史思想的独特性 全球史学史撰写的核心要旨是揭示历史思想全球化的过程 , 这就意味着首先要展示不同地域史学发 展的丰富性 , 总结多元化的史学实践经验 , 进而才能说明其相互间的复杂关系。因此 , 进行跨文化的史 学比较 , 用以重新界定不同史学传统的共性与个性是解构西方中心的史学史体系、建立多元现代性的全 球史学史的基础。 在吕森所编写的 《 西方的历史思想—— —一场跨文化的争论》一书中 , 来 自德 国、英 国、希 腊 、 荷 全球视野中的 兰、法国、挪威、美国、肯尼亚、日本、印度、中国的学者 , 就彼得・伯克的主题文章 《 西方历史思想 : 十个命题》进行了集中讨论。 ① 这场讨论可以称得上是代表当代西方史学史研究趋势的 重要学术事件之一。彼得・伯克在文中提出了关于西方历史思想 ② 独特性的十个命题 ( 按重要性排序 ) : ( 一 ) 对发展或进步的强调 , 看待过去的 “ 线性”观点 ; ( 二 ) 对历史视角的关注 ; ( 三 ) 对个性的关注 ; ( 四 ) 对集体力量的强调 ; ( 五 ) 对认识论的关注和对历史知识问题的思考 ; ( 六 ) 以因果关系来解释历 史 ; ( 七 ) 以客观性为荣 ; ( 八 ) 用计量方法研究历史 ; ( 九 ) 文学形式 ; ( 十 ) 对空间的独特见解。然而 在笔者看来 , 彼得・伯克该文的意义并不在于他提出了上述十点内容 , 而在于他所具有的全球视野和所 运用的比较方法。首先他明确指出 , 要讨论西方历史思想的独特性必须对其他史学传统 ( 中国的、日本 的、伊斯兰的、非洲的、美洲土著的等等 ) 有足够的了解 , 而且不能先验地认定西方的历史写作风格在 各方面都优于其他史学。因此 , 全文在论述每一点的时候都试图将西方的传统和非西方的历史文化进行 西方”并不是从来就有的 , 其本身就是一种历史的 初步的比较。其次 , 彼得・伯克在前言中特别强调 “ 建构。实际上也就是在对西方与非西方的概念提出质疑 , 对于本题来说这似乎使人听到了那带有后现代 式的瓦 解的 声音 。再 次 , 彼 得・伯克 还 指出 , 这 里所概括的 十 点并 不表明 他把 西 方的 历史 思 想 视 作 是 “ 一系列独一无二的特征” , 而是将其视为某些因素的独特组合 , “ 一种有侧重的模式” 、“ 体系” 、“ 模型” 或 “ 理想类型” ; 这一模型是动态的 , 同时它 “ 对西方与非西方历史学家之间的差异性做了必要的夸大 , 而对西方历史传统内部的思想分歧做了必要的缩小” 。因此 , 全文在每个部分都试图表达为西方历史思 想通过不同力量或因素之间的冲突而达成的一种动态平衡 , 这也许才是其独特性的真正体现。最后 , 彼 得・伯克也试图解释西方历史思想独特性所形成的根源 , 试图将西方史学与西方文化的某些特征 ( 包括 与西方宗教、西方科学、西方 法律、西方个人主 义、西方资本主义等 ) 联系起来 , 考察 其差异性的原 历史与当下》第 2 辑翻 ①J!rn Rü sen ed., Western Historical Thinking: An Intercultural Debate, Berghahn Books, 2002. 《 译了其中彼得・伯克 ( Peter Burke ) 、余英时、托马斯・李 ( Thomas H.C. Lee ) 、弗朗索瓦・阿托什 ( Fran#ois Hartog) 、戈弗 雷・默里乌基 ( Godfrey Muriuki) 的论文 , 本文参照了其中的部分译文 , 但又略有不同。 历史思想”的界定 , 它是指 “ 职业历史学家的若干假定及其实践所具有的含义” 。 ( in J!rn ② 按照彼得・伯克对于 “ Rü sen ed., Western Historical Thinking: An Intercultural Debate, pp15) 笔 者 对 此 的 具 体 理 解 是 , 它 应 该 包 含 历 史 学 家 关 于 历史的思考和关于历史学的思考两个方面。 - 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