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在太阳的照耀之下,呈现了紫橙交接的绚丽天空。鸟儿在枝头上,吱吱不停的

叫,仿佛在叙说这绚丽的美好。“嗖”~的一声,一辆红色敞篷法拉利跑车以时速
100KM/s 穿梭在大道上,打破了城市宁静的美好。红色敞篷法拉利跑车,在人群中,
引来了不少的注目礼。
但引来注目礼的并不是市价 350 万¥的红色敞篷法拉利跑车,而是红色敞篷法拉利
跑车打扮怪异的车主。“吱~”红色跑车终于停在一栋气势非凡的 88 层高的宇浩大楼
面前。不说你不知道,宇浩大楼是宇浩集团(宇浩集团是帝凡市最最最有钱的大集
团。他的公司遍布全世界。告诉你啦!在梦幻广场上,宇浩集团至少有四,五间顶
级精品店在那儿。)的总办公楼,大楼是由当今最尖端,最有名的亚洲设计师设计
的,但是听说设计师是急于跟一位年轻美媚在……咳!然后就随便设计的…
“啪!”一只骆驼色的 GUCCI 皮鞋,与大地做了最亲密的接触,然后一颗紫脑袋以
自认最最最最“帅气”的 pose 从车走了下来。紫脑袋还不忘对围观的人群,作了足
以“迷倒”世人的媚眼。(作者:看了紫脑袋的媚眼,我都快把大半年前的早餐给吐了
出来!!呕~~)那颗紫脑袋的脸上戴了一副 CHANNEL 金边墨镜,留着一把老腮胡。
身上穿着 PRADA 的花西装,配上一条花领带。下身穿着超亮的荧光金七分裤。
四周忙碌的人停了下来,对那颗品味怪异,不知道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紫脑袋
评头论足。紫脑袋不但对路人的评价没有一丝一毫的尴尬,反而,对自己引来的议
论感到自豪。甩了甩西装,慢条斯理的走进大楼。突然“碰” 紫脑袋便与大地妈咪开
始玩起亲亲。
“哈哈哈哈哈!!”顿时四周陷入一阵阵的爆笑。
“哈哈哈…咳…哈哈!!天哪,茄子你太好笑了吧!那么大的石头你没看到吗?你
CHANNEL 金边墨镜是戴假的??白痴!!哈哈”路人甲一边抱肚大笑,一边拭掉
笑泪。
“你这个白痴,大石头你没看到也就算了,摔倒也就算了,你有需要把屁股厥的老
高吗?老子知道你屁股很翘!!哈哈哈!!”路人乙说完还不忘拍拍紫脑袋的屁股。

=lll 怎么连你都那么地自恋哪~~真的有 怎么样的主人,就会有怎样的狗狗啊!!)(可爱男生:汪汪汪!干吗讲我是狗啊! 没礼貌!!) “借过!借过!嗷!好痛啊!那个没长眼睛的白痴推到我??!!” 可爱男生被人墙 给挤了出来跌在地上。“痛死了!” 可爱男生揉了揉屁股“什么神啪斯秀!人像山这 样…呃…不对…是像海…好像也不是啊?是…哎呀,不管像山像海像地狱,总之, 撞到我那么可爱的小纪就是不对!!撞伤我可爱的屁屁就是不对啦!!” “小纪!”一把银铃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却夹杂一丝的愤怒。不仔细听的话,还 以为在撒娇呢!可爱男生背脊顿时凉了一下,毛细孔不断扩大,好像要把四周的空 气吸进来,可惜啊!鸡皮疙瘩却掉了满地。,可爱男生不断颤抖着慢慢转了过来 “雷…雷娜…雷娜姐~有什么事需要…小…小纪来帮,帮忙的吗?”小纪扯了扯嘴角, 露出比见到鬼还可怕的笑容,牙齿不断在上下打架。 该死的雷娜姐干吗要用那么柔的声音叫偶啊~好恐怖啊~哎哟喂呀,雷娜姐的背后 好像有一层黑影。小纪揉了揉眼睛。哇妈妈咪呀~~黑影长了眼睛,还有红色麟角, 该…该不会是地狱来的什么地娃(devil)吗?? .“哈哈哈哈哈!!”本来已经慢慢平息的笑声,被路人乙的逗趣动作,笑声又此起彼 落。 ************************************ “天哪!都几点了,老大潘还不出现!?”一个可爱的男生着急的看了手表“哇!快两 点了!老大潘还不出现的话,那个魔女就会把老大潘给喀嚓的!” 可爱男生掏出手 机拨了老大潘的号码,却得到机械般的回答:“您现在拨的号码…” “老大潘你还不接电话!你不要命没关系,偶还要阿~偶可不想被魔女给喀嚓,偶 还有大把前途咧!!” 可爱男生对这无辜的手机大吼“哇!怎么那么多人在门口啊?? 是有什么神啪斯(special)秀吗??” 可爱男生在人墙后面跳了跳,想要 看看到底有什么精彩的神啪斯秀可以吸引那么多人的眼球,连可爱男生站在宇浩大 楼门前都可以置之不理。(作者:汗死!=.

过十分钟,NO!五分钟!!五分钟老 大潘一定洗白白,洗香香来给你喀嚓的~” “嗯…是这样最好!记得要洗白白,洗香香来给我哦!我不要用其他烂牌子的肥皂 呀!我要我最最最喜欢的潘玮柏带言的 XX 牌子哟!!亲个~还是小纪最了解我 的!”雷娜姐在小纪滑嫩的脸上,留下了像玫瑰在绽放,散发出一种妖艳邪孽的鲜 红唇印。 小纪愣了一下“是!!!我会的!!” 雷娜姐听了小纪的肯定之后,扭着 S 形的身躯,扭腰 摆臀,摆进了宇浩大楼的 99K 金打造的高级职员专属电梯。“老大潘!!!你到底 还要不要活命哪??”小纪愤怒朝天大吼。这一吼,四周的建筑物的玻璃开始出现 裂缝,地上开始振动。在树上甜蜜的小鸟们都窜了出来。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他妈的,老子好不容易找到时间偷情,你这个白痴 吼什么吼!)”某鸟抱怨。 .想要把小纪的脑袋烧出两个大洞。 “是…是这样的…小纪,小纪以老大潘的…的 350 万¥的红色敞篷法拉利跑车担保, 老大潘在赶来的路上!!雷娜姐,您放一百个心.“咳~我说小纪啊~怎么还没见到彼得潘啊~奴家已经等了他好久哦~假如奴家还没见 到他的话,奴家回叫他打包回大西洋哦~”雷娜姐稍微撒了娇,还对小纪眨下眼睛。 雷娜姐的语气好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但是说的话字字带针穿过小纪的心脏。 天哪~雷娜姐生气了啦~死彼得潘!!!你到底死到哪里去了!!该出现的就不出 现,该不出现的就死到太平洋去。挖靠!不要让我看到你,要不然我两脚踢你到北 极,跟北极熊做伴去!!小纪在心中,把该死的彼得潘洗了一轮又一轮。 “呃…呃…他…他在…前一天晚上唸書念得太晚!不对!他…怕地震不敢出门怕会 有餘震,可是昨天连微风都没有啊!他~他不小心掉進水溝爬不起來!对!他刚才 打电话过来说,他…刚才被狗追,没有看见前面的超大水沟,然后就掉了下去,现 在消防员赶着去救他!对!就是这样!”小纪抬起头,露出正在打啰嗦的洁白牙齿, 眼睛闪闪烁烁,不敢正视雷娜姐的脸。 “是这样吗??”雷娜姐瞪大了化着烟熏妆的双眼.

露 出不耻下问的表情。 够力!!主啊~请您赐给我面条吧!!我想上吊死哪~~主求你把我给赐死吧,偶! 不!想!活!啦!!!!!!!!!!!! “呵呵,沃很忙,大哥你可以放手么?小弟有事要办,下次再教倪如何香港的打嗝 法><….” “咳…小纪…是你吗??咳…小纪啊,快来扶我起来啊~”一阵阵虚弱的声音随着风 飘入小纪的耳里。 “谁!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可爱小纪的名字??”小纪打了个啰嗦,眼睛四处瞟了 瞟。可是四周都的人都瞪大了双眼看着他。 天哪~该不会那么邪门,太阳高挂的时候见到阿飘吧!T^T 泪崩~~“南哞阿弥陀佛~ 好兄弟,小的不懂事,您有怪莫怪啊…” “笨小纪,往下面看啦!哎哟…快点把我扶起来啦!我的腰闪到了啦!” “哇,老大潘你!!!你怎么啦???为什么屁股要…嘻~~要厥那么高啊??哈哈 哈!!”小纪扶起老大潘。“不要骗我说在想灵感哦!我可没那么笨!!n_n” “…对啦!我在想灵感拉!在想下一季的秋季的灵感.假如没有我!伟大的彼得潘的 话,你早就没有时尚的衣服穿了~哼~~”彼得潘老羞成怒的跺跺脚,一甩头就进了 .“靠,没看你瘦瘦弱弱的,你竟然一吼惊人哪~老子佩服~佩服!” 路人乙用中指戳 了戳被小纪怒吼震破的 A 货眼镜。 “不…不好意西蛤,沃似从香港来得,沃只似想打…打个嗝而以啦~哞意四蛤~口不 口已借借。”小纪红着脸,把自己的脸埋进衣服里,厄…正确来说他已经差不多要 埋进十二指肠里了。都是该死的彼得潘,害我那么的丢脸,真想找个地洞给钻进去。 “不好意西蛤,香港的庞窑都是酱打嗝的吗?”路人乙追了上来,揪住小纪的衣角.

宇浩大楼。“喀嚓!”突然好像有某种东西断了。小纪看了看脚下,“咦?我没踩到树 枝啊?什么东西断了?喂!老大潘!!你有踩断什么东西吗?” 某潘:“额!滴!腰!啊!” {宇浩大楼第 88 层} “斯~死雷娜!你…斯!你可不可以轻一点!我的…敖!痛痛痛!轻一点!我的腰快 要被你弄断了”彼得潘脱了上衣,趴在特大的办公桌,露出比女生还要光滑细嫩的 背,一个身材姣好的美女跨坐在彼得潘身上。 “谁叫你要摔跤啊!还把屁股翘高高!没摔到你比猪还笨的脑袋,就算大幸中的不 幸了!”说完还不忘加重手上的力道。 “哇哇哇!死雷娜!你…你不得好死!”彼得潘痛得哇哇大叫!“都是你!七早八早狂 call 我,我会这样狼狈吗?” “你!算!老娘大娘有大量!不跟你小的计较!”雷娜在背上加重了揉了揉,捶了捶 几下。“好了啦!” 雷娜嗅了嗅幼咪咪的小手 “药油味好臭!彼得潘!” “干吗…焦涡(叫我)!”雷娜把充满药油味的手,往彼得潘的脸抹了抹! “哈哈哈哈!现在你的脸也充满药油了!哇哈哈哈哈!” “你!” “是老板有事要找啦!”雷娜适时地阻止彼得潘的发飚。彼得潘不得不把快要冲出口 的脏话吞回肚子里。“老板有事找?老板好像匿迹销声很久了。”彼得潘一把抱住了 雷娜 ,俊俏的脸凑向雷娜,甜甜的,暧昧的气息淡淡散发在他们之间“你…该不会 是想我然后才把老板当挡箭牌吧?宝贝雷娜?” 雷娜的脸霎时抹上一阵姣红,但立即推开了彼得潘“对…不对!!你说什么?我想 你??呸呸呸!我宁愿你家比你还漂亮的沙皮狗想我,我也不要你!恶心!哼!” 便走向特大的书柜,背向彼得潘。 .

我怎么会脸红啊?我喜欢他?!不可能!那脸红又怎样解释?GOD!我真的喜欢 他?? 我不要啊啊~那…他喜欢我吗?啊啊啊啊啊啊~羞死人了>< “那失踪多年的老板,怎么会无端端会找你?”这一句打断了雷娜纠结着喜不喜欢的 问题。 “啊…老板他说”一提到老板,以雷娜工作狂的性格,马上严肃了起来。“他说要在帝 凡市最著名的欧德恬(oh!my god)设计师学院,寻找两个最最具有设计天分的新 生设计师。” “切!设计师而已吗?有需要找连美国时间都没有的彼得潘大师我来吗?想找 OH MY GOD 设计学院的学生而已嘛!那还不简单?直接上个布条不及好了呗?到时 老板要两百个也可以!”彼得潘对自己的计谋沾沾自喜,不禁翘起脚,把 GUCCI 皮鞋放在雷娜的高级花岗石面办公桌上。 “那就把你短不啦叽脖子给洗白白让我砍吧!”雷娜一手拍掉桌上的皮鞋。“如果有那 么容易,我直接交给小纪不就得了,还有需要找你这个窝囊?老实告诉你,老板想 开新一间顶级精品店,需要对时尚很敏锐,品味很独特的设计师,老板想要创造与 众不同的潮流,他要引领新的时尚潮流。” “老板…他…真的那么说?我认识他几十年,打从娘胎,就知道他的性格,是没人 刺激他,他是绝对不会突发奇想,想做精品店。肯定是打赌输了,才履行承诺的 吧!” “切!老板的事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老板的特别秘书,我只是宇浩集团的行政总 经理好不好!你这个彼得潘,别想转移话题!你最好是乖乖地坐在这里,想出几条 妙计来,否则,你那辆法拉利跑车就会送进废车场!”说完,雷娜就蹬着高跟鞋, 臀部扭下扭下的离开了办公室。 “天儿啊!我怎么那么命苦啊!!”彼得潘欲哭无泪。突然间,有个人走了进来。 .

“老大,这是你要的泡沫白巧克力咖啡,已经淋上了焦糖。还有这个是…呃…老大 为什么你要这样子看我,是不是我英俊白皙的脸上有什么冬冬?老大,为什么你要 露出奸商般的微笑啊,很恐怖涅~你该不会是要打我的注意吧?我可是守身如玉 的。”可怜的小纪的身子越来越缩,双手抱着自己直打冷颤。 彼得潘暧昧的走向小纪,用修长的手指扣住了小纪的下巴,让小纪黑汪汪的眼睛正 视自己。“小纪~”一把沙哑低沉却不失慵懒的嗓音划过小纪的耳膜。 .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