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2

温庭筠《菩萨蛮》赏析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小山重重叠叠,晨曦闪闪或明或灭,鬓边发丝飘过洁白的香腮似雪。懒得起来画一画蛾眉,整一整衣
裳,梳洗打扮,慢吞吞意迟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照一照新插的花朵对前镜又地后镜,红花与容颜交相辉映,刚穿上的绫罗裙襦,绣着一双双的金鹧鸪.

这首词描写的是一个独处闺中的妇女,从起床而梳妆以至穿衣一系列的动态,从中体现出她的处境及
孤独苦闷的心情。开头两句是写她退了色、走了样的眉晕、额黄 和乱发,是隔夜残妆。三四两句写刚
起床时“弄妆”,用一“懒”字、一“迟”字由外表进入人物内心的描写。下阕开头两句写妆成之后的明艳,极
写其人之美。最 后两句写穿衣时忽然看见衣服上有新贴的“双双金鹧鸪”,到此,全词戛然而止。

首二句为主人公初起床的情态。这二句以特写的手法,突出主人公的形象,次句为主体,首句为衬景。
“小山”为床榻围屏上的画景,“金”为涂在屏山上的颜色。 “明灭”为日光透过窗纱照射屏山阴阳显晦之状。
或以为画上金碧山色有所脱落,或明或灭,以见久别后闺中萧索之象。此二说均可通,后者意蕴
较深,而前者景象 鲜明。“鬓云”为鬓边下垂的黑发,女子鬓发卷曲轻扬,状如云朵,故常以云形容之。
“欲度”从云常流动设想,描绘也鬓发轻扬之状。“香腮雪”形容主人公衬映 鬓发的脸颊之腻白。整句凸
出一副娇慵的女性面貌,因“鬓云欲度”正是鬓发散乱未整之状,句中也隐含呆坐懒起的时间过程。这
二句在读者眼前展示出这样一个镜 头:在小山重叠金色明灭的画屏围绕着的绣榻上,一位少妇刚刚坐
起,她散乱的鬓发,似流云样将要度过她雪白的脸腮。

三四两句开始写她下床后的活动。“懒起”二字透露出主人公的情绪,下句“迟”字与之相应,是了解整
首词意的关键。“懒起”即懒懒地起来。一“懒”一 “迟”,极见其无情无绪之神情,与“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望江南》)之因有所希冀而行动紧急,表情迥异。“弄妆”谓妆扮时频繁反复做弄。“迟”字总承 “弄妆”
与“梳洗”诸事。在这二句中,主人公娇慵之状宛然可见。

下阕写其人之继续活动。“照花”二句写其对镜簪花。于客观地描写人物活动中,暗寓其人对镜时自赏
自怜之意。自赏:人而如花;自怜:盛年独处。此 “花”当于插于发髻之饰物,非喻人面。从次句之花
而并提可知。前后镜对照,脑后发髻簪插之花映于前镜,乃与镜中人面将相辉映,其人之容色光丽可

想。最后二 句写其梳妆后穿着衣服,不写动作,但点出主人公眼中的衣上彩绘——金线绣的一双双的
鹧鸪。试想她满怀心事,懒洋洋地勉自梳妆罢,刚要着衣时,而入眼的乃是 “双双金鹧鸪”,则其情当
如何堪!

整首词通过写这女子从起身梳妆到妆成着衣,并没有明显地从正面写这女子的心情。但是,读者从结
句“双双金鹧鸪”的“双双”二字上可以领会作者的寓 意。作者运用用反衬的笔法,“双双”二字反写这女
子的孤独,看见衣服上的“金鹧鸪”都是双双对对的,就使她触景生情,自怜孤独。全篇的点睛之笔是“
双双” 二字,它是上阕的“懒”和“迟”的根源。

本词写法上有其特点:

其一是作者只是在生活的片段过程中,选取最具有特点的动态或物象,略加勾画,省云彼此间的表面
联系,如首句仅写床周屏风的景色,而略去这景色所依附的屏与 榻,次句只是突现出一个睡起的女子
面貌,其他一切事物都隐藏在可感触的暧昧之中,两句合看,即可依据已勾勒出的形象加以想象补充,
构成一幅完整的“晨闺” 图画。

其次是表情隐蔽,作者只是对人物动态及有关景物作客观描绘,但于其中微露或暗示人情,给读者尽
多的想象体会余地。

至于辞藻浓丽,更是温词的普遍现象。因此种种,常使读者感到晦涩,然如细心玩索,得其艺术匠心
所在,当更觉情味丰腴。

小山,眉妆之名目,晚唐五代,此样盛行,见于《海录碎事》,为“十眉”之一式。大约“眉山”一
词,亦因此起。眉曰小山,也时时见于当时词中如五代 蜀秘书监毛熙震《女冠子》云:“修蛾慢
脸(脸,古义,专指脸部),不语檀心一点(檀心,眉间额妆,双关语),小山妆。”正指小山
眉而言。又如同时孙光宪 《酒泉子》云:“玉纤(手也)淡指眉山小,镜中嗔共照。翠连娟,实
与韦庄《荷叶杯》所谓“一双愁黛远山眉”同义。

重,在诗词韵语中,往往读平声而义为去声,或者反是,全以音律上的得宜为定。此处声平而
义去,方为识音。叠,相当于蹙眉之蹙字义,唐诗有“双蛾叠柳”之语,正此之谓。金,指唐时妇
女眉际妆饰之“额黄”,故诗又有“八字宫眉捧额黄”之句,其良证也。

至于无数层次!以十个字写此难状 之妙景,尽得神理,实为奇绝之笔。 其一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一般的曲 子词,都分两段写。每段称为遍,或片。上遍与下遍之间,要空一格。在音乐上, 上遍是一支曲子的全部。下遍是这支曲子的复奏。因此,曲子词的上下遍,句法大 体相同。菩 薛蛮曲词上遍为七言二句,五言二句。下遍为五言四句。韵法是二句一韵。这首词的韵脚是灭、 雪(仄声韵),眉、迟(平声韵),镜、映(仄声韵), 襦、鸪(平声韵)。凡是《菩萨蛮》 词,都用同样的格律。敦煌写本曲子词中有字句与一般格律的不同的,都是歌唱者加进去的衬 字。 这首词描写美 人晓起的情景。上遍第一句,“小山”是屏风。一般的屏风,都是六扇相连, 故云“小山重叠”。“金明灭”是写早晨的阳光。第二句意为浓厚的鬓髪几乎要掩盖了 雪白的面颊。 第三、四句写美人晏起,梳妆迟了。下遍第三、四句写美人梳妆完毕后穿上新做的绣花衣服。 看到衣上绣着成双作对的鹧鸪,因而有所感伤。 唐五代词的创作手法,可以温庭筠的词为代表。它们都不用虚字,没有表现思维逻辑的词 语,组合许多景语、情语,让读者去贯串起来,体会作者所要表达的人物、景色、情绪。但这 种创作手法,仅限于文人所作的曲子词。敦煌写本中有许多民间诗人的曲子词,写法就不同了。 .已将眉喻为山,再将鬓喻为云,再将腮喻为雪,是谓文心脉络。盖晨间闺中待起,其眉蹙锁, 而鬓已散乱,其披指之发缕,掩于面际,故上则微掩眉端额黄,在隐现明灭之间;下则欲度腮 香,——度实亦微掩之意。如此,山也,金也,雪也,构为一幅春晓图画,十分别致。 上来两句所写,待起未起之情景也,故第三句紧接懒起,起字一逗——虽曰懒起,并非不起, 是娇懒迟迟而起也。闺中晓起,必先梳妆,故“画蛾眉”三字 一点题——正承“小山”而来。“弄妆” 再点题,而“梳洗”二字又正承鬓之肋雪而来。其双管并下,脉络最清。然而中间又着一“迟”字, 远与“懒”相为呼应, 近与“弄”字互为注解。“弄”字最奇,因而是一篇眼目。一“迟”字,多少层次, 多少时光、多少心绪,多少神情,俱彼此一字包尽矣。 梳妆虽迟,终究须有完毕之日,故过片重开,即写梳妆已罢,最后以两镜前后对映而审看梳妆 是否合乎标准。其前镜,妆台奁内之座镜也;其后镜,手中所 持之柄镜也——俗呼“把儿镜”。 所以照者,为看两鬓簪花是否妥恰,而两镜之交,“套景”重叠,花光之与人面,亦交互重叠.

李煜词《虞美人》赏析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春花秋月什么时候才了结?往事知道有多少!小楼上昨夜又刮来了春天的东风,在月明中对已 亡的本国不忍回首去想念。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精雕细刻的栏杆、玉石砌成的台阶应该还在,只是朱红的颜色已经改变。问您能有多少愁?正 象一江春水向东流。 〔说明〕 李煜(yù)(公元 937--978),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莲峰居士等,是五代十国时期 南唐的君主,故又被称作南唐后主或李后主。当他即位之时,赵宋已代周建国,南唐形势岌岌 可危,他在对宋王朝委曲求全中过了十五年偷安、享乐的生活。公元 975 年,南唐被宋朝消灭, 李煜成了俘虏,被从南唐都城金陵(今江苏南京)押到宋都汴京,过了两年多的囚徒生活,最 后被宋太宗派人毒死。 李煜工书,善画,洞晓音律,诗、词、文皆通,以词的成就最为突出。由于从南唐君主降为宋 朝囚徒的巨大变化,他的词分为前后两期。前期词主要叙写原先宫廷豪华生活和男女欢爱之情, 后期词几乎都是抒写对昔日生活的怀念和倾泄变为囚徒后的深哀巨痛。 李煜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主要取决于他的艺术成就。他的词艺术成就很高。他善于用白描手法 抒写自己的感情,善于用贴切的比喻将抽象的感情形象化。他的词语言明净,优美,生动,在 .

题材和意境上均突破了“花间词”派镂金刻翠,以写艳情为主的狭窄意境,对词的发展起了极其 重要的作用。近代学者王国维在其《人间词话》中对他作了很高的评价。 李煜的词,与他父亲李王景(南唐后主)的词收在一起,称为《南唐二主词》。 ⑴虞美人:原为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取名于项羽宠姬虞美人。因李煜填此词的名句,又 名“一江春水”。此外又名“玉壶冰”等。双调,五十六字,上下阙均两仄韵转两平韵。⑵春花秋 月:春花开秋月圆的省语,比喻人生最美好的时刻。⑶了:完结。⑷往事:这里指过去寻欢作 乐的宫廷生活。⑸小楼:自己被俘降宋后在汴京(今河南开封)所居之楼。⑹东风:刮起了东 风,意为春天来了。⑺故国:旧国,指已被宋朝灭了的南唐。⑻堪:禁得起,受得住。⑼回首: 回头想,回忆。⑽雕栏玉砌:雕花的栏杆和白玉一样的台阶,这里借代帝王的豪华宫殿。⑾应 犹在:该还存在。⑿朱颜改:红润的脸色改变了(变得苍白、憔悴)。⒀问君:君,你。这是假设 的问话,作者把自己作为第二人称来发问。⒁恰似:正象。⒂春水:春天的江水。 〔赏析〕 《虞美人》是李煜的代表作,也是李后主的绝命词。相传他于自己生日(七月七日)之夜(“七 夕”),在寓所命故妓作乐,唱新作《虞美人》词,声闻于外。宋太宗闻之大怒,命人赐药酒, 将他毒死。这首词通过今昔交错对比,表现了一个亡国之君的无穷的哀怨。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三春花开,中秋月圆,岁月不断更替,人生多么美好。可我 这囚犯的苦难岁月,什么时候才能完结呢?回首往昔,身为国君,过去许许多多的事到底做得 如何呢,怎么会弄到今天这步田地?据史书记载,李煜当国君时,日日纵情声色,不理朝政, 枉杀谏臣……透过此诗句,我们不难看出,这位从威赫的国君沦为阶下囚的南唐后主,此时此刻 的心中有的不只是悲苦愤慨,多少也有悔恨之意。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月明中。”苟且偷生的小楼又一次春风吹拂,春花又将怒放。回想 起南唐的王朝、李氏的社稷——自己的故国却早已被灭亡。诗人身居囚屋,听着春风,望着明月, 触景生情,愁绪万千,夜不能寐。一个“又”字,表明此情此景已多次出现,这精神上的痛苦真 让人难以忍受。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尽管“故国不堪回首”,可又不能不“回首”。这两句就是具体 写“回首”“故国”的——故都金陵华丽的宫殿大概还在,只是那些丧国的宫女朱颜已改。这里暗含 着李后主对国土更姓,山河变色的感慨!“朱颜”一词在这里固然具体指往日宫中的红粉佳人, 但同时又是过去一切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象征。 以上六句,诗人竭力将美景与悲情,往昔与当今,景物与人事的对比融为一体,尤其是通过自 然的永恒和人事的沧桑的强烈对比,把蕴蓄于胸中的悲愁悔恨曲折有致地倾泻出来,凝成最后 的千古绝唱——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诗人先用发人深思的设问,点明抽象的本体“愁”, 接着用生动的喻体奔流的江“水”作答。用满江的春水来比喻满腹的愁恨,极为贴切形象,不仅 显示了愁恨的悠长深远,而且显示了愁恨的汹涌翻腾,充分体现出奔腾中的感情所具有的力度 和深度。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象征、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高度 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难怪前人赞誉李煜的词是“血泪之歌”,“一字一 珠”。 .

《虞美人》是李煜的代表作,也是李后主的绝命词。相传他于自己生日(七月七日)之夜(“七 夕”),在寓所命故妓作乐,唱新作《虞美人》词,声闻于外。宋太宗闻之大怒,命人赐药酒, 将他毒死。这首词通过今昔交错对比,表现了一个亡国之君的无穷的哀怨。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三春花开,中秋月圆,岁月不断更替,人生多么美好。 可我这囚 犯的苦难岁月,什么时候才能完结呢?“春花秋月何时了”表明词人身为阶下囚,怕春 花秋月勾起往事而伤怀。回首往昔,身为国君,过去许许多多的事到底做得如 何呢,怎么会弄 到今天这步田地?据史书记载,李煜当国君时,日日纵情声色,不理朝政,枉杀谏臣……透过 此诗句,我们不难看出,这位从威赫的国君沦为阶下囚 的南唐后主,此时此刻的心中有的不只 是悲苦愤慨,多少也有悔恨之意。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月明中。”苟且偷生的小楼又一次春风吹拂,春花又将怒放。回 想起南唐的王朝、李氏的社稷——自己的故国却早已被灭 亡。诗人身居囚屋,听着春风,望着 明月,触景生情,愁绪万千,夜不能寐。一个“又”字,表明此情此景已多次出现,这精神上的 痛苦真让人难以忍受。 “又”点明了“春花秋月”的时序变化,词人降宋又苟活了一年,加重了上 两句流露的愁绪,也引出词人对故国往事的回忆。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尽管“故国不堪回首”,可又不能不“回首”。这两句就是具 体 写“回首”“故国”的——故都金陵华丽的宫殿大概还在,只是那些丧国的宫女朱颜已改。这里 暗含着李后主对国土更姓,山河变色的感慨!“朱颜”一词在这里固 然具体指往日宫中的红粉佳 人,但同时又是过去一切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象征。 以上六句,诗人竭力将美景与悲情,往 昔与当今,景物与人事的对比融为一体,尤其是通过自然的永恒和人事的沧桑的强烈对比,把 蕴蓄于胸中的悲愁悔恨曲折有致 地倾泻出来,凝成最后的千古绝唱——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诗人先用发人深思的设问,点明抽象的本体“愁”, 接着用生动的喻体奔流的江“水”作答。用满江的春水来比喻满腹 的愁恨,极为贴切形象,不仅 显示了愁恨的悠长深远,而且显示了愁恨的汹涌翻腾,充分体现出奔腾中的感情所具有的力度 和深度。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象征、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 法,高度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难怪前人赞誉李煜的词是 “血泪之歌”, “一字一珠”。 全词虚设回答,在问答中又紧扣回首往事,感慨今昔写得自然而一气流注,最后进入语尽 意不尽的境界,使词显得阔大雄伟。 6、诗人竭力将美景与悲情,往昔与当今,景物与人事的对比融为一体,尤其是通过自然的永 恒和人事的沧桑的强烈对比,把蕴蓄于胸中的悲愁悔恨曲折有致地倾泻 出来,凝成最后的千古 绝唱——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悲慨之情如冲出峡谷、奔向大海的滔滔江 水,一发而不可收。词人满腔幽愤,对人生发出彻底的究诘:“问君能有几多 愁?恰似一江春 水向东流!”人生啊人生,不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悲愁么?“一江春水向东流“是以水喻愁的名句, 显示出愁思如春水的汪洋恣肆,奔放倾泻;又如 春水之不舍昼夜,长流不断,无穷无尽。这九 个字,确实把感情在升腾流动中的深度和力度表达出来了。九字句,五字仄声,四字平声,平 仄交替,最后以两个平声 字作结,读来亦如春江波涛时起时伏,连绵不尽,真是声情并茂。这 最后两句也是以问答出之,加倍突出一个“愁”字,从而又使全词在语气上达到前后呼应,流走 自如的地步。 .

作为国君,李煜无疑是失败的;作为词人,他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首《虞美人》便是 一首传诵千古的名作。他突破了晚唐五代词的传统,将词由花前月下娱乐遣兴的工具,发展为 歌咏人生的抒情文体。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象征、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 高度地概括 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的真情实感。难怪前人赞誉李煜的词是“血泪之歌”,“一 字一珠”。 前人吊李后主诗云:“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的确,作为一个 “好声色, 不恤政事”的亡国之君,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作为一代词人,他给后人留下许多惊天地泣鬼神 的血泪文字,千古传诵不衰。这首《虞美人》就是其中最 为人所熟知的一篇。词作经过精心结 构的,通篇一气盘旋,波涛起伏,又围绕着一个中心思想,结合成谐和协调的艺术整体。在李 煜之前,还没有任何词人能在结构 艺术方面达到这样高的成就。所以王国维说:“唐五代之词, 有句而无篇。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有篇有句,惟李后主降来后之作及水叔、子瞻、少 游、美 成、稼轩数人而已。”(《人间词话删稿》)可见李煜的艺术成就有超越时代的意义。 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感之深,故能发之深,是感情本身起着决定性的作 用。也是王国维 说得好:“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这首《虞美人》充满悲恨激楚的感情色彩,其感情 之深厚、强烈,真如滔滔江水,大有不顾一切,冲决 而出之势。一个处于刀俎之上的亡国之君, 竟敢如此大胆地抒发亡国之恨,他的勇气,是史所罕见的。李煜词这种纯真深挚感情的全心倾 注,大概就是王国维说的出 于“赤子之心”的“天真之词”吧,这个特色在这首《虞美人》中表现 得最为突出,以致使李煜为此付出了生命。法国作家缪塞说:“最美丽的诗歌是最绝望的诗 歌, 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眼泪。”(《五月之夜》)李煜《虞美人》不正是这样的不朽之作吗! 苏轼之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的赏析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 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 处,明月夜,短松冈。 十年来我们人鬼殊途,纵然不去刻意想念,亦是难以相忘。你的坟墓孤单地立在千里之外, 又有谁能同你聊起那凄凉的日子。即使我们现在能够相见,你大概也认不出我了吧,我已然 尘土满面,鬓如寒霜。 昨夜清冷的梦境中我突然回到了故乡,而你还坐在小窗前梳妆打扮。你我(纵有千言万 语),相对时却只是默默无言,唯有涕泪千行。想来那年年让我肝肠寸断的地方,也就是你 那明月映照,松树相陪的坟墓所在的小山岗吧。 两人一生一死,隔绝十年,音讯渺茫。不思念吧,但本来难忘。妻子的孤坟远在千里,没有 地方与她交谈凄凉的景况。即使相逢也料想不会认识,因为我四处奔波,灰尘满面,鬓发如 霜。 .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 面,鬓如霜。 晚上忽然在隐约的梦境中回到了家乡,只见妻子正在小窗前梳妆。两人互相望着,没有 言语,只有泪千行。料想年年断肠的地方,晚上明月照耀着长着小松树的坟山。 【作 者】1036-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山(今属四川)人。宋仁宗朝进士,曾知 密州、徐州、湖州、颍州、杭州等地,官至礼部尚书。一生历尽仕途坎 坷:神宗年间,以 “作诗讪谤朝廷”罪贬置黄州;哲宗年间,又以“为文讥斥朝廷”罪远谪惠州、儋州。卒谥文 忠。他是宋代最为著名的作家,诗、词、文皆独步一 时。其词雄阔超旷,横放杰出,于传 统的花间词风外别立一宗。又以诗入词,开拓词境,推尊词体,对北宋词坛多所革新 【注释】①又名《江神子》。双调,七十字,平韵。 ②乙卯:熙宁八年(1075)。 【赏析】 用词写悼亡,是苏轼的首创。这首悼亡词运用分合顿挫,虚实结合以及叙述白描等多种艺术 的表达方法,来表达作者怀念亡妻的思想感情,在对亡妻的哀思中又糅进自己的身世感慨, 因而将夫妻之间的情感表达的深婉而挚着,使人读后无不为之动情而感叹哀惋。 写 这首词时,正是作者任密州知密州时所作。当时苏轼宦海浮沉,南奔北走,心情十分苍 老,这时思念起自己甘苦与共的结发夫妻很自然的。当年作者十九岁就同郡的 王弗结婚后 离开蜀地出任仕途,夫妻恩爱、相敬如宾,谁料十年后王弗亡故,葬于家乡四川的祖莹。生 者与死者幽明永隔,感情的纽带却结而不解,始终存在。有了 这十年生死两茫茫的无奈。 “不思量,自难忘”两句,看来平常,却出自肺腑,十分诚挚。生死相约阴阳隔绝,却不能忘 怀。这种深深地埋在心底的感情, 是难以消除的。因为作者时至中年,他表达出人们进入 中年后一起担受着一生忧患的正常的夫妻感情,它象日常生活一样,平淡无奇,然而淡而弥 永,久而弥笃。更 能显示出生死不渝的爱情。后面的“千里孤坟, 无处话凄凉。”承接着前 面的生死两茫茫,更显得凄苦哀凉与无奈。好象让你感受到了在千里之外的哪个孤坟,和秋 风瑟瑟乌啼满天的凄凉景色。 作者又回 到了现实,想这即便是再见到自己的先妻,象他这样的老态龙钟,落魄失意妻子 也不会认出自己来的。话锋转到作者幽幽的梦中,在故乡乡的家中,梦中的王弗“小 轩窗, 正梳妆”,犹如结婚未久的少妇,形象很美,带出苏轼当年的闺房之乐。但是十年来的人世 变故尤其是心理上的创伤在双方都很显然的。相互面对却不知到要 说什么, 只有任凭泪水 倾盈。 最后一段“料得年年断肠处, 明月夜, 短松冈。”是对现实的一种感叹,只有着明月夜和短 松冈是真实存在的,是年年岁岁的哀思与凭吊。 中国文学史上,从《诗经》开始,就已经出现“悼亡诗”。一直到北宋的苏轼,这期间,悼亡 诗(词)写得最有名的有西晋的潘岳和中唐的元稹。晚唐的李商隐亦曾有悼亡之作。他们的作 品悲切感人。或写爱侣去后,处孤室而凄怆,睹遗物而伤神;或写作者 如今既富且贵,追忆往 昔,慨叹世事乖舛、天命无常;或将自己深沉博大的思念和追忆之情,用愰忽迷离的文字和色 彩抒发出来,读之令人心痛。而苏轼的这首江城 子也是一首悼亡之作。但与前人相比,东坡这 首词的表现艺术却另具特色。这首词是“记梦”,而且明确写了做梦的日子。但虽说是“记 梦”,其实只有下片五句是 记梦境,其他都是抒胸臆,诉悲怀的。写的真挚朴素,沉痛感人。 .

苏东坡十九岁时,与年方十六的王弗结婚。王弗年轻美貌,且侍亲甚孝,二人恩爱情深。 可惜天命无常,王弗 27 岁就去世了。这对东坡是绝大的打击,其心中的沉痛,精神上的痛苦, 是不言而喻的。苏轼在《亡妻王氏墓志铭》里说:“治平二年(1065)五月丁亥,赵郡苏轼之 妻王氏(名弗),卒于京师。六月甲午,殡于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午,葬于眉之东北彭山 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于平静语气下,寓绝大沉痛。熙宁八年 (1075),东坡来到密州,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梦见爱妻王氏,便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的悼 亡词。 赏析 1: 宋神宗熙宁八年,即乙卯 1075 年,三十九岁的苏轼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任知州,本词是 苏轼悼念亡妻王弗之作。 王弗十六岁嫁于苏轼,天资聪颖、温良贤淑,见识广博,夫妻感情一向笃厚。但是,在她 二十七岁时不幸于汴京(今开封)去世。次年归葬于故乡四川眉州。经过了十年宦海浮沉的苏 轼,在这首词中表达了对亡妻深挚的怀念之情。 首句“十年生死两茫茫”是从夫妻十年生死相隔、音容渺茫写起。十年来,阴阳两隔的夫妻, 互相遥念,却各无消息。“两茫茫”表面看是写自己也写故去的妻 子,实际上是写自己无边的惆 怅和空虚的情怀。作为首句,为全文奠定下了伤悼的感情基调。作者无日无夜不在想念自己的 妻子,即便是“不思量”,亡妻的形象却 时时地在脑际闪现,难怪词人说“自难忘”。由此可见夫 妻感情之深挚。如果说这是写生死分割时间之久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两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 凉。”则是 写分处两地,相距之遥了。当时的苏轼在密州(山东诸城),亡妻则葬在四川故乡, 故曰“千里”,妻子孑然一身埋于坟茔,所以说“孤”。遥远又孤单,满腔的凄 苦无法向亲人诉说。 夫妻无法共话,不仅是因为千里相隔,更主要的是生死别离,无法超越。这是何等的无奈?! 接下来笔锋一转,“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 如霜。”意思是:即使生死可以沟通,夫妻得 以重见,又能如何呢?作者用假设的语言逼进一步:纵使相逢,大概妻子也不认得我了。在这 妻子离开的十年里,苏轼 与变法派的政见不合,被当权派排挤出京,先是任杭州通判,再移知 密州。仕途的失意与生活的颠沛流离使他过早地容颜衰老,“尘满面,鬓如霜。”是作者对自己 外貌的简括而有特征的勾勒。其中又暗含了无限悲凉的身世之感。 词的上片写梦前,抒发了对妻子绵绵不绝的相思之苦。感情真挚,催人泪下!下片则是写 自己的梦中所见和所感。 下片首句“夜来幽梦忽还乡”中,一个“忽”字,点出了梦境的恍惚迷离之情状。“小轩窗,正 梳妆。”是说:梦中看到妻子还像往常一样在窗前对镜梳妆打 扮。这是虚中带实的写作手法,再 现了夫妻青年时期的生活情景。阔别已久的夫妻,一旦相见,定然有着千言万语要相互倾诉。 然而思绪如麻,又从何说起呢?“相 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这一有泪无声的细节描写,符合生活 的真实情况,同时又取得了“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最后 三 句:“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则是抒写梦醒后的感慨。作者想象着千里之外的 故乡,在荒郊野外,那长满小松林的山冈上,孤寂的妻子一定在日复一 日,年复一年地因思念 丈夫而伤悲!这里作者表面是写妻子因怀念丈夫而悲伤欲绝、柔肠寸断,实际上则是表现了自 己对亡妻的无限悼念之情。作者将真挚而深沉的 怀念之情,附注于梦中的景物,更让读者潸然 泪下。 .

作者用虚实结合、叙述白描的写作手法来表达对亡妻的怀念之情,对妻子的悼念之中又有 对自己身世的无限感慨,故而将夫妻之情表达的深沉而执着,感人至深。 用词写悼亡,苏轼是中国词坛的首创。 唐五代及北宋描写妇女的词篇,多数境界狭窄,词语尘下。苏轼此词境界开阔,感情纯真, 品格高尚,读来使人耳目一新。用词来悼亡,是苏轼首创。在扩大词的题材,在丰富词的表现 力方面,本篇应占有一定的地位。 本篇完全可以同潘岳的《悼亡诗》,元稹的《遣悲怀》以及南宋吴文英的《莺啼序》前后 辉映,相互媲美. 赏析 2: 题记中“乙卯”年指的是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其时苏东坡任密州(今山东诸城)知州, 年已四十。正月二十日这天夜里,他梦见爱妻王弗,便写下了这首“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陈师道语)的悼亡词。 苏东坡的这首词是“记梦”,而且明确写了做梦的日子。但实际上,词中记梦境的只有下片 的五句,其他都是真挚朴素,沉痛感人的抒情文字。“十年生死两茫 茫”生死相隔,死者对人世 是茫然无知了,而活着的人对逝者呢,不也同样吗?恩爱夫妻,一朝永诀,转瞬十年了。“不思 量,自难忘”人虽云亡,而过去美好的情 景“自难忘”呵!王弗逝世十年了,想当初年方十六的王 弗嫁给了十九岁的苏东坡,少年夫妻情深意重自不必说,更难得她蕙质兰心,明事理。 这十年间,东坡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颇受压制,心境悲愤;到密州后,又忙于处理政务, 生活困苦,他又怎能“不思量”那聪慧明理的贤内助呢。作者将“不 思量”与“自难忘”并举,利用 这两组看似矛盾的心态之间的张力,真实而深刻地揭示自己内心的情感。年年月月,朝朝暮暮, 虽然不是经常悬念,但也时刻未曾忘 却!或许正是出于对爱妻王弗的深切思念,东坡续娶了王 弗的堂妹王润之,据说此女颇有其堂姐风韵。十年忌辰,触动人心的日子里,往事蓦然来到心 间,久蓄的情 感潜流,忽如闸门大开,奔腾澎湃难以遏止。“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想到爱 妻华年早逝,远隔千里,无处可以话凄凉,说沉痛。其实即便坟墓近在身边,隔着 生死,就能 话凄凉了吗?这是抹煞了生死界线的痴语,情语,格外感人。“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 霜。”这三个长短句,又把现实与梦幻混同了起来,把死 别后的个人忧愤,包括在苍老衰败之中, 这时他才四十岁,已经“鬓如霜”了。她辞别人世已经十年了,“纵使相逢”恐怕也认“我”不出了。 这个不可能的假设, 感情深沉悲痛,表现了对爱侣的深切怀念,也寄寓了自己的身世之感。 如梦如幻,似真非真,其间真情恐怕不是仅仅依从父命,感于身世吧。苏东坡曾在《亡 妻王氏墓士铭》记述了“妇从汝于艰难,不可忘也”的父训。作者索于心,托于梦的实在是一份 “不思量,自难忘”的患难深情啊。 下片的头五句,才入了题开始“记梦”。“夜来幽梦忽还乡”,是记叙,写自己在梦中忽然回到 了时在念中的故乡,那个两人曾共度甜蜜岁月的地方。“小轩 窗,正梳妆”那小室,亲切而又熟 悉,她情态容貌,依稀当年,正在梳妆打扮。夫妻相见,没有出现久别重逢、卿卿我我的亲昵, 而是“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无言”,包括了千言万语,表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沉痛, 别后种种从何说起?一个梦,把过去拉了回来,把现实的感受溶入梦中,使这个梦令人感到无 限凄 凉。“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作者料想长眠地下的爱侣,在年年伤逝的这个 日子,为了眷恋人世、难舍亲人,该是柔肠寸断了吧?推己至人,作者设 想此时亡妻一个人在 凄冷幽独的“明月”之夜的心境,可谓用心良苦。这番痴情苦心实可感天动地。 .

李清照《声声慢·寻寻觅觅》赏析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残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 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 愁字了得! .

宋钦宗靖康二年(公元一一二七年)夏五月,徽宗、钦宗二帝被俘,北宋亡。李清照夫婿赵明 诚于是年三月,奔母丧南下金陵。秋八月,李清照南下,载书十 五车,前来会合。明诚家在青 州,有书册十余屋,因兵变被焚,家破国亡,不幸至此。建炎三年(公元一一二九年)八月, 赵明诚因病去世,时清照四十六岁。金兵 入侵浙东、浙西,清照把丈夫安葬以后,追随流亡中 的朝廷由建康(今南京市)到浙东,饱尝流离颠沛之苦。避难奔走,所有庋藏丧失殆尽。 绍兴二年(公元一一三二年),清照再嫁张汝舟,遇人不淑,旋即离异。清照无儿女,晚年孑 然一身,寄人篱下,孤寂而死。 亡国之恨,丧夫之哀,孀居之苦,凝集心头,无法排遣,她和着血泪写下了千古绝唱的《声声 慢》。 《声声慢》词,就是李清照身经上述国破、家亡、夫死、遇人不淑等不幸遭遇,以及颠沛流离、 孤苦无告的反映。全词透过残秋景象层层的描述,以表现作者 离乱的苦楚,和忧患余生的悲哀。 通篇纯用白描,层层铺写,满纸呜咽。词评家评为“千古创格”、“绝世奇文”,堪称抒情写意的佳 作。总结前人研究. 《声声慢》之美妙,大抵有四点: (一)迭字运用,创意出奇 首句连下七组迭字,包含恍惚、寂寞、悲伤三层递进的意境,真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妙。唐圭 璋《唐宋词简释》曾申说其婉妙:“中心无定,如有所失,故曰『寻寻觅觅』。房栊寂静,空床 无人,故曰『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六字,更深一层,写孤独之苦况,愈难为怀。” ) 下半阕又用“点点滴滴”两组迭字,赢得历代读者无比赞叹。有认为创意出奇者,有认为情景婉 绝者。或以为工于锻炼,出奇胜格;或以为造句新警,绝世奇 文;或推崇其“以故为新,以俗为 雅”;或以为公孙大娘舞剑器手,或以为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妙。其中,傅庚生《中国文学欣赏 举隅》的论说,最能传其美妙: “此十四字之妙:妙在迭字,一也,妙在有层次;二也,妙在曲 尽思妇之情;三也,良人既已行矣,而心似有未信其即去者,用以『寻寻』;寻寻之未见也, 而心似 仍有未信其便去者,用又『觅觅』;觅者,寻而又细察之也。觅觅之终未有得,是良人 真个去矣,闺闼之内,渐以『冷冷』;冷冷,外也,非内也。继而『清清』, 清清,内也,非 复外矣。又继之以『凄凄』,冷清渐蹙而凝于心。又继之以『惨惨』,凝于心而心不堪任。故 终之以『戚戚』也,则肠痛心碎,伏枕而泣矣。似此步 步写来,自疑而信,由浅入深,何等层 次,几多细腻!不然,将求迭字之巧,必贻堆砌之讥,一涉堆砌,则迭字不足云巧矣。故觅觅 不可改在寻寻之上,冷冷不可移 植清清之下,而戚戚又必居最末也。且也,此等心情,惟女儿 能有之,此等笔墨,惟女儿能出之。” (二)叙写伤感,层次分明 整阕词,总共可分三节九个层次。“寻寻觅觅”以下七组迭字是第一节。这一节可分三个层次: “寻寻觅觅”,叙写恍恍惚惚,若有所失的精神状态,这是第 一个层次。这个遗失的东西,可能 是流亡以前的太平生活,也可能是与赵明诚间的幸福与爱情,更有可能是钟爱一生的书画金石; 总之,是她十分喜爱的东西,如今 不复存在,所以她要“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叙写外在环 境的寂寞;“凄凄惨惨戚戚”,转写内在的心理状态分别为第二、第三个层次,由浅入深,层层 递 进,将历经丧乱、家破、夫亡之身世,飘零、孤寂、不幸的遭遇,细致表出。 自“乍暖还寒时候”到“却是旧时相识”,是第二节。上节七组迭字,总言心情的悲伤;这一节承上 申说可伤的情景,也分为三层:“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 息”,是第一层,写气候冷暖不定之可 伤。“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为第二层,言淡酒不敌晚风之可伤。“雁过也,正伤 心,却是旧时相识”,写雁 声过耳之可伤,为第三层。换头三句,仍分三层,渲染可伤的情事: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写懒摘黄花之可伤,为第一层。“守着窗儿,独自 怎 .

生得黑”,写日长难熬之可伤,为第二层。“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写雨滴梧桐的 凄凉伤感,为第三层。从各种不同的层面,就悲伤心情作渲染挥 洒,是借镜辞赋的写作手法。 “以赋为词”,北宋词人周邦彦最为专擅;李清照亦长于写赋,故也能借镜赋法填词。 这是一些修订。上课时没说清楚:(帮我转发给同学们)感恩。 区别今体诗和古体诗 诗的体格大致分为今体和古体两大类。 格律诗,包括律诗和绝句,被称为近体诗或今体诗,古人这么叫,我们现在也跟着这么叫,虽然它其 实是很古的,在南北朝的齐梁时期就已发端,到唐初成熟。唐以前的诗,除了所谓“齐梁体”,就被称 为古体。唐以后不合近体的诗,也称为古体。 古体和近体在句法、用韵、平仄上都有区别: 句法:古体每句字数不定,四言、五言、六言、七言乃至杂言(句子参差不齐)都有,每首的句数也 不定,少则两句,多则几十、几百句。近体只有五言、七言两种,律诗规定为八句,绝句规定为四句, 多于八句的为排律,也叫长律。 用韵:古体每首可用一个韵,也可以用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韵,允许换韵;近体每首只能用一个韵,即 使是长达数十句的排律也不能换韵。古体可以在偶数句押韵,也 可以奇数句偶数句都押韵。近体只在偶 数句押韵,除了第一句可押可不押(以平声收尾则押韵,以仄声收尾则不押韵。五言多不押,七言多 押),其余的奇数句都不 能押韵;古体可用平声韵,也可用仄声韵;近体一般只用平声韵。 平仄:古、近体最大的区别,是古体不讲平仄,而近体讲究平仄。唐以后,古体也有讲究平仄,不过 未成规律,可以不管。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辛弃疾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①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大好江山永久地存在着,(但是)无处去找孙权那样的英雄了。当年的歌舞楼台,繁华景象, 英雄业迹都被历史的风雨吹打而随时 光流逝了。(如今)夕阳照着那草木杂乱、偏僻荒凉的普 通街巷,人们说这就是(当年)寄奴曾住过的地方。回想当时啊,刘裕率兵北伐,武器竖利, 配备精良,气 势好象猛虎一样,把盘踞中原的敌人一下子都赶回北方去了。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②祠下,一片 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南朝宋文帝(刘裕的儿子)元嘉年间兴兵北伐,想要再封狼居胥山,建功立业,由于草率从事, 结果只落得自己回顾追兵,便仓皇 失措。四十三年过去了,(现在)向北遥望,还记得当年扬 州一带遍地烽火。往事真不堪回想,在敌占区里后魏皇帝佛狸的庙前,香烟缭绕,充满一片神 鸦的叫声的 社日的鼓声!谁还来问:谦颇老了,饭量还好吗? 【赏析】 此词作于开禧元年(1205)。当时,韩侂胄正准备北伐。赋闲已久的辛弃疾 于前一年被起用为浙东安抚使,这年春初,又受命知镇江府,出镇江防要地京口 (今江苏镇 江)。从表面看来,朝廷对他似乎很重视,然而实际上只不过是利用他那主战派元老的招牌作 为号召而已。辛弃疾到任后,一方面积极布置军事进攻的准 备工作;但另一方面,他又清楚地 意识到政治斗争的险恶,自身处境的艰难,深感很难有所作为。在一片紧锣密鼓的北伐声中, 当然能唤起他恢复中原的豪情壮志, 但是对独揽朝政的韩侂胄轻敌冒进,又感到忧心忡忡。这 种老成谋国,深思熟虑的情怀矛盾交织复杂的心理状态,在这首篇幅不大的作品里充分地表现 .

出来,成为传 诵千古的名篇,而被后人推为压卷之作(见杨慎《词品》)。这当然首先决定于 作品深厚的思想内容,但同时也因为它代表辛词在语言艺术上特殊的成就,典故运用 得非常恰 到好处;通过一连串典故的暗示和启发作用,丰富了作品的形象,深化了作品的主题思想。 词以“京口北固亭怀古”为题。京口是三国时吴大帝孙权设置的重镇,并一度为都城,也是 南朝宋武帝刘裕生长的地方。面对锦绣江山,缅怀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正是像辛弃疾这样的英 雄志士登临应有之情,题中应有之意,词正是从这里着笔的。 孙权以区区江东之地,抗衡曹魏,开疆拓土,造成了三国鼎峙的局面。尽管斗转星移,沧 桑屡变,歌台舞榭,遗迹沦湮,然而他的英雄业绩则是和千古 江山相辉映的。刘裕是在贫寒、 势单力薄的情况下逐渐壮大的。以京口为基地,削平了内乱,取代了东晋政权。他曾两度挥戈 北伐,收复了黄河以南大片故土。这些 振奋人心的历史事实,被形象地概括在“想当年,金戈铁 马,气吞万里如虎”三句话里。英雄人物留给后人的印象是深刻的,因而“斜阳草树,寻常巷陌”, 传说中 他的故居遗迹,还能引起人们的瞻慕追怀。在这里,作者发的是思古之幽情,写的是现 实的感慨。无论是孙权或刘裕,都是从百战中开创基业,建国东南的。这和南 宋统治者苟且偷 安于江左、忍气吞声的懦怯表现,是多么鲜明的对照! 如果说,词的上片借古意以抒今情,还比较轩豁呈露,那么,在下片里,作者通过典故所 揭示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感慨,就更加意深而味隐了。 这首词的下片共十二句,有三层意思。峰回路转,愈转愈深。被组织在词中的历史人物和 事件,血脉动荡,和词人的思想感情融成一片,给作品造成了沉郁顿挫的风格,深宏博大的意 境。 “元嘉草草”三句,用古事影射现实,尖锐地提出一个历史教训。这是第一层。 史称南朝宋文帝刘义隆“自践位以来,有恢复河南之志”(见《资治通鉴·宋纪》)。他曾三 次北伐,都没有成功,特别是元嘉二十七年(450)最 后一次,失败得更惨。用兵之前,他听取 彭城太守王玄谟陈北伐之策,非常激动,说:“闻玄谟陈说,使人有封狼居胥意。”见《宋书·王 玄谟传》。《史记·卫将 军骠骑列传》载,卫青、霍去病各统大军分道出塞与匈奴战,皆大胜, 霍去病于是“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封、禅,谓积土为坛于山上,祭天曰封,祭地曰禅, 报 天地之功,为战胜也。“有封狼居胥意”谓有北伐必胜的信心。当时分据在北中国的元魏,并非 无隙可乘;南北军事实力的对比,北方也并不占优势。倘能妥为筹 画,虑而后动,虽未必能成 就一番开天辟地的伟业,然而收复一部分河南旧地,则是完全可能的。无如宋文帝急于事功, 头脑发热,听不进老臣宿将的意见,轻启兵 端。结果不仅没有得到预期的胜利,反而招致元魏 拓跋焘大举南侵,弄得两淮残破,胡马饮江,国势一蹶而不振了①。这一历史事实,对当时现 实所提供的历史鉴 戒,是发人深省的。辛弃疾是在语重心长地告诫南宋朝廷:要慎重啊!你看, 元嘉北伐,由于草草从事,“封狼居胥”的壮举,只落得“仓皇北顾”的哀愁。 想到这里,稼轩不禁抚今追昔,感慨万端。随着作者思绪的剧烈波动,词意不断深化,而 转入了第二层。 稼轩是四十三年前,即绍兴三十二年(1162)率众南归的。正如他在《鹧鸪天》一词中所 说的那样:“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 娖银胡革录,汉箭朝飞金朴姑。”那沸 腾的战斗岁月,是他英雄事业的发轫之始。当时,宋军在采石矶击破南犯的金兵,完颜亮为部 下所杀,人心振奋,北方义军纷 起,动摇了女真贵族在中原的统治,形势是大有可为的。刚即 位的宋孝宗也颇有恢复之志,起用主战派首领张浚,积极进行北伐。可是符离败退后,他就坚 持不下 去,于是主和派重新得势,再一次与金国通使议和。从此,南北分裂就进入了一个相对 稳定的状态,而辛弃疾的鸿鹄之志也就无从施展,“只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 家种树书”(同上 词)了。时机是难得而易失的。四十三年后,重新经营恢复中原的事业,民心士气,都和四十 .

三年前有所不同,当然要困难得多。“烽火扬州”和 “佛狸祠下”的今昔对照所展示的历史图景, 正唱出了稼轩四顾苍茫,百感交集,不堪回首忆当年的感慨心声。 “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两句用意是什么呢?佛狸祠在长江北岸今江苏六合县东南的瓜 步山上。永嘉二十七年,元魏太武帝拓跋焘南侵时,曾在瓜 步山上建行宫,后来成为一座庙宇。 拓跋焘小字佛狸,当时流传有“虏马饮江水,佛狸明年死”的童谣,所以民间把它叫做佛狸祠。 这所庙宇,南宋时犹存。词中提 到佛狸祠,似乎和元魏南侵有关,所以引起了理解上的种种歧 异。其实这里的“神鸦社鼓”,也就是东坡《浣溪沙》词里所描绘的“老幼扶携收麦社,乌鸢翔舞 赛神 村”的情景,是一幅迎神赛会的生活场景。在古代,迎神赛会,是普遍流行的民间风俗,和 农村生产劳动是紧密联系着的。在终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中,农民祈晴 祈雨,以及种种生活 愿望的祈祷,都离不开神。利用社日的迎神赛会,歌舞作乐,一方面酬神娱神,一方面大家欢 聚一番。在农民看来,只要是神,就会管生产和生 活中的事,就会给他们以福佑。有庙宇的地 方,就会有“神鸦社鼓”的祭祀活动。至于这一座庙宇供奉的是什么神,对农民说来,是无关宏 旨的。佛狸祠下迎神赛会 的人们也是一样,他们只把佛狸当作一位神祗来奉祀,而决不会审查 这神的来历,更不会把一千多年前的元魏入侵者和当前金人的入侵联系起来。因而,“神鸦社 鼓” 所揭示的客观意义,只不过是农村生活的一种环境气氛而已,没有必要再多加研究。然而辛弃 疾在词里摄取佛狸祠这一特写镜头,则是有其深刻寓意;它和上文 的“烽火扬州”有着内在的联 系,都是从“可堪回首”这句话里生发出来的。四十三年前,完颜亮发动南侵,曾以扬州作为渡 江基地,而且也曾驻扎在佛狸祠所在的 瓜步山上,严督金兵抢渡长江。以古喻今,佛狸很自然 地就成了完颜亮的影子。稼轩曾不止一次地以佛狸影射完颜亮。例如在《水调歌头》词中说: “落日塞尘起, 胡骑猎清秋。汉家组练十万,列舰耸层楼。谁道投鞭飞渡,忆昔鸣髇血污,风雨 佛狸愁。”词中的佛狸,就是指完颜亮,正好作为此词的解释。佛狸祠在这里是象征 南侵者所留 下的痕迹。四十三年过去了,当年扬州一带烽火漫天,瓜步山也留下了南侵者的足迹,这一切 记忆犹新,而今佛狸祠下却是神鸦社鼓,一片安宁祥和景 象,全无战斗气氛。辛弃疾感到不堪 回首的是,隆兴和议以来,朝廷苟且偷安,放弃了多少北伐抗金的好时机,使得自己南归四十 多年,而恢复中原的壮志无从实 现。在这里,深沉的时代悲哀和个人身世的感慨交织在一起。 那么,辛弃疾是不是就认为良机已经错过,事情已无法挽救了呢?当然不是这样。对于这 次北伐,他是赞成的,但认为必须做好准备工作;而准备是否 充分,关键在于举措是否得宜, 在于任用什么样的人主持其事。他曾向朝廷建议,应当把用兵大计委托给元老重臣,暗示以此 自任,准备以垂暮之年,挑起这副重 担;然而事情并不是所想象的那样,于是他就发出“凭谁问: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慨叹,词意转入了最后一层。 只要读过《史记·廉颇列传》的人,都会很自然地把“一饭斗米,肉十斤,披甲上马”的老将 廉颇,和“精神此老健如虎,红颊白须双眼青”(刘过 《呈稼轩》诗中语)的辛弃疾联系起来, 感到他借古人为自己写照,形象是多么饱满、鲜明,比拟是多么贴切、逼真!不仅如此,稼轩 选用这一典故还有更深刻的用 意,这就是他把个人的政治遭遇放在当时宋金民族矛盾、以及南 宋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的焦点上来抒写自己的感慨,赋予词中的形象以更丰富的内涵,从而深 化了词 的主题。这可以从下列两方面来体会。 首先,廉颇在赵国,不仅是一位“以勇气闻于诸侯”的猛将,而且在秦赵长期相持的斗争中, 他是一位能攻能守,猛勇而不孟浪,持重而非畏缩,为秦 国所惧服的老臣宿将。赵王之所以“思 复得廉颇”,也是因为“数困于秦兵”,谋求抗击强秦的情况下,才这样做的。因而廉颇的用舍行 藏,关系到赵秦抗争的局 势、赵国国运的兴衰,而不仅仅是廉颇个人的升沉得失问题。其次, 廉颇此次之所以终于没有被赵王起用,则是由于他的仇人郭开搞阴谋诡计,蒙蔽了赵王。廉颇 个 人的遭遇,正反映了当时赵国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和斗争。从这一故事所揭示的历史意义, 结合作者四十三年来的身世遭遇,特别是从不久后他又被韩侂胄一脚踢 开,落职南归时所发出 的“郑贾正应求死鼠,叶公岂是好真龙”(《瑞鹧鸪·乙丑奉祠舟次馀杭作》)的慨叹,再回过头 来体会他作此词时的处境和心情,就会更深 刻地理解他的忧愤之深广,也会惊叹于他用典的出 神入化了。 .

岳珂在《桯史·稼轩论词》中说:他提出《永遇乐》一词“觉用事多”之后,稼轩大喜,“酌酒 而谓坐中曰:„夫君实中余痼。‟乃味改其语,日数十 易,累月犹未竟。”人们往往从这一段记载 引出这样一条结论:辛弃疾词用典多,是个缺点,但他能虚心听取别人意见,创作态度可谓严 肃认真。而这条材料所透露 的另一条重要消息却被人们所忽视:以稼轩这样一位语言艺术大师, 为什么会“味改其语,日数十易,累月犹未竟”,想改而终于改动不了呢?这不恰恰说明,在这 首词中,用典虽多,然而这些典故却用得天衣无缝,恰到好处,它们所起的作用,在语言艺术 上的能量,不是直接叙述和描写所能代替的。就这首词而论,用典多并 不是辛弃疾的缺点,而 正体现了他在语言艺术上的特殊成就。 【赏析二】 这首词是南宋豪放派词人辛弃疾的代表作,也是最优秀的爱国词作之一,历来备受后人传 颂,有人甚至称此词为辛词之首。 此词的写作有着特定的创作背景。南宋时,主战派势力总居下风,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 辛弃疾都在江西乡下赋闲,不得重用。后来,宰相韩倔胄用事,重新起 用辛弃疾。但这位裙带 宰相是有目的的,就是急于北伐,起用主战派,以期通过打败金兵而捞取政治资本,巩固在朝 势力。精通兵法的辛弃疾深知战争决非儿戏,一 定要做到知己知彼,他派人去北方侦察后,认 为战机未成熟,主张暂时不要草率行事。哪知,韩倪胄却猜疑他,贬之为镇江知府。北固亭是 京口(镇江)名楼,登楼 可望已属金国的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可以想像,辛弃疾在京口期间, 肯定不止一次登楼,登楼之时,定有几多感慨存诸心中,蓄积起来,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吐之为是词。 全词表达了词人坚决主张抗金,而又反对冒进轻敌的思想,抒发了对沦陷区人民的同情, 揭露了南宋政治的腐败,亦流露出词人报国无门的苦闷。 这首词最大的艺术特色在于善用典故。辛弃疾是很会用典的,他作此词时,已年届六旬。 人上了年纪,自然喜欢讲古,再加之题为“怀古”,托古讽今,不用典故 行吗?全词用典虽多,却 都相当贴切恰当,不仅没有妨碍思想,而且用简炼的语句,表现了丰富的内容,非一般“掉书袋” 可比。首先,词人将典故与现实巧妙对 照。词中所选典故,均与京口北固亭相吻合,与帝王将 相有关,且远涉前代南北分离史事。使用这些典故,可直而不露、隐而不晦地与南宋统治者进 行类比或对比。 如用孙权、刘裕的英雄壮举,对比南宋统治者的屈辱妥协,让人何等郁郁于怀; 用刘义隆草率北伐,急于“封狼居胥”,建盖世奇功,反遭惨败,来类比韩倔胄不修 战备、轻战 冒进的路线,使人多么提心吊胆;用廉颇被谗的故事,类比南宋践踏人材,令人久久扼腕长叹。 其中,以刘宋比南宋,以北魏比金国,以刘义隆、王玄谟 昏君庸臣比现实生活中的宋宁宗、韩 位胄,足见用典之精,又显作者胆量之大,不畏当权者。其次,将典故当为形象的画面、生动 的语言。若用典多且不好,如沙入 眼中;用得多且好,可收言简意丰之功效。词中所用典故, 都是经过了再创作,毫无面目刻板、呆滞生涩之感。写刘裕北面破敌,“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 虎”,其 英武形象跃然纸上;写刘义隆草率北进,“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其狼 狈情状现于眼前;写拓跋焘庆功的场面,“一片神鸦社鼓”,其喧嚷之声闻 于耳畔;写自己年岁 老大,“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其怨愤之情萦绕笔端。一个个典故,在作者笔下化成 了一幅幅活生生的图画,使读者宜于理解、乐于 接受。 同属豪放派,与苏轼相比,辛弃疾少了一份旷达、一份雄迈,多了几许悲凉、几许苍劲。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 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何等豪迈,何等雄 壮!这是辛弃疾做不到的。全词基调虽是豪放,却流淌着一股浓郁的悲凉、惆怅之情。上片“千古 江山”,起句 伟岸、挺拔,“英雄无觅”却笔锋一转,调子低了下来。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 曹操曾自诩为“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后来,孙权被曹操激赏为“生子 当如孙仲谋”,可是 而今风流余韵安在?只剩下风雨之后,落红满地而已。一个“总”字,让人心头闷闷的。刘裕住处, 已沧海桑田,易为寻常巷陌,堂前燕子可曾 记得旧时主人?斜斜的如血残阳给杂草茂树抹上了一 层红晕,让人想哭。遥想刘裕当年壮举,令人徒唤奈何!下片起首“草草”二字,道尽刘义隆、王 玄谟辈利令智 昏,误国误民。词人从北归南,历时四十三载矣,人生能再有一个四十三载吗?可 自己的雄心壮志、抗金大业却一直难遂。此时,眺望江那边曾经战斗过的热土,老 百姓依然在 异族统治下苦苦挣扎,心中又苦恨相煎。拓跋焘庆功的场景,一想起来,就使人拊胸痛惜。廉 颇虽老,赵王尚有起用之意,而自己此时却连遭贬斥,天子 不闻不问,空怀老当益壮的爱国豪 情,其幽怨、悲愤、郁闷之情溢于言表。 《声声慢·寻寻觅觅》 这是李清照南渡以后的一首震动词坛的名作。通过秋景秋情的描绘,抒发国破家亡、天涯沦落的悲苦, 具有时代色彩。在结构上打破了上下片的局限,全词一气贯 注,着意渲染愁情,如泣如诉,感人至深。 首句连下十四个叠字,形象地抒写了作者的心情。下文“点点滴滴”又前后照应,表现了作者孤独寂寞的 忧郁情绪和动荡 不安的心境。全词一字一泪,缠绵哀怨,极富艺术感染力。 《声声慢·寻寻觅觅》 .原词 《声声慢·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 风急?雁过 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 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声声慢·寻寻觅觅》 .注释 声声慢:原调名《胜胜慢》。慢:即慢词、慢曲,为词的长调。 “寻寻觅觅”三句:此词起拍连用十四叠字,既使词家倾倒,亦为历代论 词者所称道,并公认为 这在形式技巧上是奇笔,甚至谓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其实,此十四叠宇,既是李请照的独 .

译文一 我独处陋室若有所失地东寻西觅,但过去的一切都在动乱中失去了,永远都寻不见、觅不回了; 眼前只有冷冷清清的环境(空房内别无长物,室外是万木萧条 的秋景);这种环境又引起内心 的感伤,于是凄凉、惨痛、悲戚之情一齐涌来,令人痛彻肺腑,难以忍受了。特别是秋季骤热 或骤冷的时候,最难以保养将息了。饮 进愁肠的几杯薄酒,根本不能抵御早上的冷风寒意。望 天空,但见一行行雁字掠过,回想起过去在寄给丈夫赵明诚的词中,曾设想雁足传书,互通音 信,但如今丈夫 已死,书信无人可寄,故见北雁南来,联想起词中的话,雁已是老相识了,更 感到伤心。 地上到处是零落的黄花,憔悴枯损,如今有谁能与我共摘啊!整天守着窗子边,孤孤单单的, 怎么容易挨到天黑啊!到黄昏时,又下起了绵绵细雨,一点点,一滴滴洒落在梧桐叶上,发出 令人心碎的声音。这种种况味,一个“愁”字怎么能说尽! 《声声慢·寻寻觅觅》 .译文二 茫茫中我苦苦寻觅, 那失落的一切, 如今又在哪里? 只留下冷冷清清的自己, 满心的凄惨悲戚。 忽而回暖、忽而又冷的天气, 最难调理身体。 三杯两盏淡酒, 怎能抵御晚来寒风迅急。 鸿雁飞过,正自伤心, 那雁儿竟然是旧时相识。 满地是凋落的黄花, 如今憔悴瘦损, .创,亦有其对韩偓《丙寅二月二十二日抚州如归 馆雨中有怀诸朝客》诗中“凄凄恻恻又微颦”等 句的一定取义和隐括。 乍暖还寒:脱胎于张先《青门引》的“乍暖还轻寒”之句,谓天气忽冷忽暖。 将息:调养休息,保养安宁之意。 晓来:今本多作“晚来”。 ”雁过也”三句:化用赵嘏《寒塘》诗“乡心正无限,一夜度南楼”、吴均《赠杜容成》诗“一燕海 上来,一燕高堂息。一朝相逢遇,依然旧相识。” 黄花:菊花。 有谁堪摘:有谁能与我共摘。一说言无甚可摘。谁:何,什么。 怎生:怎样,如何。 这次第:这情形,这光景。[1] 《声声慢·寻寻觅觅》 .

记牌简介 声声慢,词牌名。据传蒋捷作此慢词俱用“声”字入韵,故称此名。亦称《胜胜慢》、《凤示 凰》、《寒松叹》、《人在楼上》,最早见于北宋晁补之笔下。 双调,上片十句,押四平韵, 四十九字;下片九句,押四平韵,四十八字,共九十七字。又有仄韵体(一般押入声)。用“仙 吕调”。 《声声慢·寻寻觅觅》 .格律 平平仄仄(韵),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韵)。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韵)。 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韵)。 仄仄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韵)。 仄仄平平平仄(韵),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韵)。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 仄仄(韵)。 平平仄平仄仄,仄 平平、仄仄仄仄(韵)。 仄仄仄,仄仄仄平仄仄仄 (韵)。 [3] 《声声慢·寻寻觅觅》 .作者简介 李清照 李清照,中国宋代词人。自号易安居士。济南章丘(今属山东)人。父李格非,官至礼部员外 郎,为当时齐、鲁一带知名学者。母王氏,知书善文。夫赵明诚,为吏部侍郎赵挺之之子,金 石考 据家。李清照早年生活优裕,工书能文,通晓音律。婚后与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 整理,编写了《金石录》。早期生活优裕,与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 集整理。中原沦陷 后,与丈夫南流,过着颠沛流离、凄凉愁苦的生活。明诚病死,境遇孤苦。 李清照的《易安居 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今仅存四印斋本《漱玉词》1 卷,王仲闻有《李清照集校注》, 人民文学出版社本,黄墨谷有《重辑李清照集》。[4] 《声声慢·寻寻觅觅》 .哪里还有心思赏菊? 守着窗儿, 独自一个人如何熬到天黑? 萧萧梧桐、淋漓细雨, 此情此景, 一个愁字又怎么诉尽。[2] 《声声慢·寻寻觅觅》 .【赏析一】 《声声慢》又名《胜胜慢》,清照这首词改押入声韵,并屡用叠字和双声字,这就变舒缓为急 促,变哀惋为凄厉。此词以豪放纵恣之笔写激动悲怆之怀,不能列入婉约体。这首作法独特的 词,就其内容而言,是一篇悲秋赋。 开 端三句用一连串叠字写主人公一整天的愁苦心情,从“寻寻觅觅”开始,可见她从一起床便百 无聊赖,如有所失,于是东张西望,仿佛飘流在海洋中的人要抓到点什 么才能得救似的,希望 找到点什么来寄托自己的空虚寂寞。下文“冷冷清清”,是“寻寻觅觅”的结果,不但无所获,反被 一种孤寂清冷的气氛袭来,使自己感到凄 惨忧戚。于是紧接着再写了一句“凄凄惨惨戚戚”。仅 此三句,定下一种愁惨而凄厉的基调。 “乍暖还寒时候”是此词的难点之一。此词作 于秋天,但秋天的气候应该说“乍寒还暖”,只有早 春天气才能用得上“乍暖还寒”。所以,这首词是写一日之晨,秋日清晨,朝阳初出,故言“乍暖”; 但晓寒犹 重,秋风砭骨,故言“还寒”。至于“时候”二字在宋时已与现代汉语无殊了。“最难将息” .

句则与上文“寻寻觅觅”句相呼应,说明从一清早自己就不知如何是 好。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晓”,通行本作“晚”。从全词意境来看,应该是“晓”字。说 “晓来风急”,正与上文“乍 暖还寒”相合。古人晨起于卯时饮酒,又称“扶头卯酒”。这句是说借 酒无法消愁“雁过也”的“雁”,是南来秋雁,正是往昔在北方见到的,所以说“正伤心,却 是旧时 相识”了。这一句是虚写,以寄寓作者的怀乡之情。 下片由秋日高空转入自家庭院。园中开满了菊花,秋意正浓。这里“满地黄花堆 积”是指菊花盛 开,而非残英满地。“憔悴损”是指自己因忧伤而憔悴瘦损,也不是指菊花枯萎凋谢。正由于自 己无心看花,虽值菊堆满地,却不想去摘它赏它,然 而人不摘花,花当自萎;及花已损,则欲 摘已不堪摘了。这里既写出了自己无心摘花的郁闷,又透露了惜花将谢的情怀,笔意深远。 “守著 窗儿”句,写独坐无聊,内心苦闷之状,比“寻寻觅觅”三句又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句从反 面说,好象天有意不肯黑下来而使人尤为难过。“梧桐”两句兼用温庭筠 《更漏子》下片“梧桐树, 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词意,把两种内容融而为一,笔直情切。 最后以“怎一个愁字了得”句作收,是 独辟蹊径。自庚信以来,诗人写愁,多半极言其多。这里 却化多为少,只说自己思绪纷茫复杂,仅用一个“愁”字如何包括得尽。妙在又不说明于一个“愁” 字之外 更有什么心情,即戛然而止。表面上有“欲说还休”之势,实际上已倾泻无遗。 这首词始终紧扣悲秋之意,尽得六朝抒情小赋之神髓;又以接近口语的朴素清新的语言谱入新 声,写尽了作者晚年的凄苦悲愁,是一首个性独具的抒情名作。 《声声慢·寻寻觅觅》 .【赏析二】 唐宋古文家以散文为赋,而倚声家实以慢词为赋。慢词具有赋的铺叙特点,且蕴藉流利,匀整 而富变化,堪称“赋之余”。李清照这首《声声慢》,脍炙人口 数百年,就其内容而言,简直是 一篇悲秋赋。亦惟有以赋体读之,乃得其旨。李清照的这首词在作法上是有创造性的。原来的 《声声慢》的曲调,韵脚押平声字,调 子相应地也比较徐缓。而这首词却改押入声韵,并屡用 叠字和双声字,这就变舒缓为急促,变哀惋为凄厉。此词以豪放纵恣之笔写激动悲怆之怀,既 不委婉,也不隐 约,不能列入婉约体。 前人评此词,多以开端三句用一连串叠字为其特色。但只注意这一层,不免失之皮相。词中写 主人公一整天的愁苦心 情,却从“寻寻觅觅”开始,可见她从一起床便百无聊赖,如有所失,于 是东张西望,仿佛飘流在海洋中的人要抓到点什么才能得救似的,希望找到点什么来寄托自 己 的空虚寂寞。下文“冷冷清清”,是“寻寻觅觅”的结果,不但无所获,反被一种孤寂清冷的气氛袭 来,使自己感到凄惨忧戚。于是紧接着再写了一句“凄凄惨惨 戚戚”。仅此三句,一种由愁惨而 凄厉的氛围已笼罩全篇,使读者不禁为之屏息凝神。这乃是百感迸发于中,不得不吐之为快, 所谓“欲罢不能”的结果。 “乍 暖还寒时候”这一句也是此词的难点之一。此词作于秋天,但秋天的气候应该说“乍寒还暖”, 只有早春天气才能用得上“乍暖还寒”。我以为,这是写一日之晨, 而非写一季之候。秋日清晨, 朝阳初出,故言“乍暖”;但晓寒犹重,秋风砭骨,故言“还寒”。至于“时候”二字,有人以为在古 汉语中应解为“节候”;但柳永 《永遇乐》云:“薰风解愠,昼景清和,新霁时候。”由阴雨而新 霁,自属较短暂的时间,可见“时候”一词在宋时已与现代汉语无殊了。“最难将息”句则与上文 “寻寻觅觅”句相呼应,说明从一清早自己就不知如何是好。 下面的“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晓”,通行本作“晚”。这又是一个可争论的焦点。俞 平伯《唐宋词选释》注云: 以下是引用片段: .

“晓 来”,各本多作“晚来”,殆因下文“黄昏”云云。其实词写一整天,非一晚的事,若云“晚来风 急”,则反而重复。上文“三杯两盏淡酒”是早酒,即《念奴娇》 词所谓“扶头酒醒”;下文“雁过 也”,即彼词“征鸿过尽”。今从《草堂诗余别集》、《词综》、张氏《词选》等各本,作“晓来”。 这 个说法是对的。说“晓来风急”,正与上文“乍暖还寒”相合。古人晨起于卯时饮酒,又称“扶头 卯酒”。这里说用酒消愁是不抵事的。至于下文“雁过也”的 “雁”,是南来秋雁,正是往昔在北方 见到的,所以说“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了。《唐宋词选释》说:“雁未必相识,却云„旧时相识‟ 者,寄怀乡之意。赵嘏 《寒塘》:„乡心正无限,一雁度南楼。‟词意近之。”其说是也。 上片从一个人寻觅无着,写到酒难浇愁;风送雁声,反而增加了思乡的 惆怅。于是下片由秋日 高空转入自家庭院。园中开满了菊花,秋意正浓。这里“满地黄花堆积”是指菊花盛开,而非残 英满地。“憔悴损”是指自己因忧伤而憔悴瘦 损,也不是指菊花枯萎凋谢。正由于自己无心看花, 虽值菊堆满地,却不想去摘它赏它,这才是“如今有谁堪摘”的确解。然而人不摘花,花当自萎; 及花已损,则 欲摘已不堪摘了。这里既写出了自己无心摘花的郁闷,又透露了惜花将谢的情怀, 笔意比唐人杜秋娘所唱的“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要深远多了。 从 “守著窗儿”以下,写独坐无聊,内心苦闷之状,比“寻寻觅觅”三句又进一层。“守著”句依张 惠言《词选》断句,以“独自”连上文。秦观(一作无名氏)《鹧 鸪天》下片:“无一语,对芳樽, 安排肠断到黄昏。甫能炙得灯儿了,雨打梨花深闭门”,与此词意境相近。但秦词从人对黄昏有 思想准备方面着笔,李则从反面 说,好象天有意不肯黑下来而使人尤为难过。“梧桐”两句不仅 脱胎淮海,而且兼用温庭筠《更漏子》下片“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 空 阶滴到明”词意,把两种内容融而为一,笔更直而情更切。最后以“怎一个愁字了得”句作收, 也是蹊径独辟之笔。自庾信以来,或言愁有千斛万斛,或言愁如江如 海(分别见李煜、秦观 词),总之是极言其多。这里却化多为少,只说自己思绪纷茫复杂,仅用一个“愁”字如何包括 得尽。妙在又不说明于一个“愁”字之外更有 什么心情,即戛然而止,仿佛不了了之。表面上有 “欲说还休”之势,实际上已倾泻无遗,淋漓尽致了。 这首词大气包举,别无枝蔓,逐件事一一说来,却始终紧扣悲秋之意,真得六朝抒情小赋之神 髓。而以接近口语的朴素清新的语言谱入新声,又确体现了倚声家的不假雕饰的本色,诚属难 能可贵之作了。 《声声慢·寻寻觅觅》 . To what purpose . So dead! The weather. now warm. now cold. so dull.英译版本(林语堂译) So dim. so dark. so dank. So damp. Bring not the old memories back! Let Fallen flowers lie where they fall. Makes it harder Than ever to forget! How can a few cups of thin wine Bring warmth against The chilly winds of sunset? I recognize the geese flying overhead: My old friends. So dense.

To see the sky has turned so black! And the dizzle on the kola nut Keeps on droning: Pit-a-pat.And for whom should I decorate ? By the window shut. Guarding it along. pit-a-pat! Is this the kind of mood and moment To be expressed By one word "sad?"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