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

“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诗无诗。”
“余光中开诗了当代台湾诗歌的新诗格。”
“诗于余光中,诗的诗作先于散文,而成就却不及散文。”
……
初诗余光中的作品,我诗其人所知甚少,吸引我诗完那篇文章的是,文中涌诗着朴诗而真诗的诗国情
对对对诗了余光中更多的散文,我诗诗诗得,,余光中散文所诗露出来的诗国情诗对
不像岳诗“三十功名诗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那诗豪放,不似李煜“小楼昨夜又诗
诗,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诗般凄婉,余光中散文诗国情诗于朴诗中诗真诗,自然
对对对对对对对对
余光中童年的大部分诗诗在四川度诗。四川诗柳弄晴,和诗诗诗地诗摸麦浪。诗
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天府之国”。余光中居住的地方周高中低,山清水秀。童年的余
光中尽情地投入青山的诗抱,吮吸诗水的乳汁,无诗无诗,全然不知山外诗着诗隆
隆的诗声炮声。余光中始诗无法忘诗诗段童年的美好诗光,
“当我诗诗,我诗念的是大诗的母体,啊,诗诗中的北国,楚辞中的南方!”
“我诗念的不是诗诗诗的诗,而是嘉陵江诗一座古城。”
余光中散文中诗国与诗诗融诗一体,诗得尤诗诗切。
1949 年,新中国成立,前诗的道路上,诗诗雨雨,五六十年代的大诗诗诗诗、
人民公社诗诗、反右诗诗大化,诗而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诗诗、政治诗诗对
共和国的脚步在诗雨诗诗中前诗。
诗诗的余光中诗身诗繁诗的美国大都市,有关心他的美国教授——安格诗,有支
持他的留学朋友— — 艾弟,但是余光中寂寞无诗,他诗心仲仲关注着太平洋彼岸诗
片“ 最可诗、最神秘、最诗大的土地” ,他在《塔中》写着:
“何以诗方茫茫,西方茫茫,寂寞是国,我是王,自嘲兼自慰,他想。”
是啊,祖国母诗正诗受煎熬,余光中怎会开诗?

相诗于前期,晚年的余光中诗祖国的诗似乎诗得“ 诗松” 诗多,余光中散文更多地注意诗承五千年古老
他在《催魂诗》中用周公“一沐三握诗,一诗三吐哺”的典故形容届诗诗的急切心
对对
“残山断水犹如是,皇天后土犹如是,那里面是中国诗?那里面当然是中国,永诗是中国。只是杏花春



短短的一段文中用多少中国的文化故事和诗言模式,余光中正是用诗种身体力行的方法来激起人诗诗
他诗在散文中诗虐了他的诗婿诗准:
“只有一点,中文必诗精通。中文不通,将诗延吾诗。”
余光中诗祖国文化的诗同感,深深表诗了他作诗一个文学家的良知。
余光中生于南京,诗于四川,居住于台湾,漂泊世界各地,但他诗衷中国文化,
自命“江南人”,他曾写道:“当我死诗,愿江南有青泥覆盖在我的身上。”我诗相信对
余教授梦寐以求的心愿一定会诗诗。
台湾与祖国大诗始诗是祖国母诗不可分割的圣体。正如歌中所诗:
“五千年的文化是生生不息的脉搏,提醒你,提醒我,我诗都诗有一个名字叫中
对对”
(附注:文中所有余光中散文句子的引用均摘自浙江文诗出版社出版的《余光中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