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4

前陣子去參加了一個研討會,來演講的大多是

國內有名的非營利性組織的負責人或代表。大
家都充滿熱誠,有著不同的使命和工作方向,
然而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位是創世基金會
的負責人曹慶先生。
對這位傳奇人物其實我已經好奇很久了:傳
說他在退休後獨自一人投入當時無人願做的
植物人安養工作,一手創建起創世基金會,
目前還成立了街友跟老人的服務組織,如今
在各大商店都常看到創世基金會的發票捐贈
箱擺在櫃檯。
我想創世這麼大,他的負責人必然是一
個強悍的管理者吧;能一睹他的廬山真
面目,我的心裡也是雀躍不已。畢竟能
看到名人不是我生活中常發生的事。
結果大出我意料之外。進來的是位頭髮斑白,穿
著白衣黑 的老先生;很瘦,但精神震爍,他拿
起麥克風開始說話, 音重得連我這個外省人第
二代都有困難聽懂。如果在街上遇到,我大概會
以為他是要去郵局領錢的老兵伯伯。
但是當他開始大聲,清楚的告訴我們他和
創世的故事時,我漸漸的了解到,住在這
個人身上的是個多麼了不起的靈魂。
他說:從他決定退休從事社會福利工作起,他
就決定要做一種沒有人要做的工作。錦上添花
的工作太多,他要真正的雪中送炭。重重考慮
及調查過後,他發現全台灣沒有人在作照顧植
物人的工作;視障、聽障、身障的人都有政府
或民間機構願意照料,而全身都失去功能的植
物人卻被這兩者所遺忘。
他花了幾年時間走訪台灣各地尋找需要照顧
的植物人,被人罵過瘋子,也在成立安養機
構的路上吃盡苦頭。
他笑著跟我們分享:
「你們知道嗎?要成立一個安養機構,法令上有種
種限制,植物人要有康樂室打 球,有書報間可
以看報紙,地上還要鋪地墊防止植物人走路跌倒…
」臉上的笑容燦爛,但天知道當年他為了成立安養
中心走了多少冤枉路。
植物人安養院上
軌道後,曹慶發
現在他收容的植
物人中,有百分
之六十是來自機
車車禍的傷患,
因此在當年那個
騎機車不用戴安
全帽的年代,他
在立法院奔走了
四年才爭取到立
法強制戴安全帽

在當天的有限時間裡,他沒有用大部分時
間說明自己的豐功偉業,反而是一直苦口
婆心的勸大家騎機車一定要帶安全帽保護
自己,而且還交代我們一定要戴全罩式安
全帽,車禍時才不會飛出去。
這幾年,植物人安養工作穩定 ( 雖然建院進度尚
未全部完成 ) 後,曹慶開始規劃街友服務跟老人
照料的工作。
華山基金會負責的是失智失能老人的關懷照護
跟安置,而人安基金會則負責遊民關懷、安置
和引導重回社會的工作。
他說:現在他有三個目標:
一是 23 :在全台二十三個縣市都能各設立一
間植物人安養院,目前已有十五所。
二是 20 :在全台 20 個人口超過十五萬的城市
都能設置街友平安站,讓無家可歸的遊民有地
方可以吃飯、洗澡,甚至練習簡單的工作以學
習回歸社會。
三是 369 :希望將來在全台二十三個縣市都能
各設立三間老人養護中心,讓失智的老人得到
照顧,讓無生活目標的老人有地方從事社交活
動,甚至讓無依的老人組成小家庭單位彼此照
顧,也兼做老人送餐跟緊急送醫的服務。
這些工作都需要大筆金錢和大量的人力,他究
竟是如何做到的?
他說:「我是個基督徒,自從我開始做這份工
作之後,上帝每個月都給我需要的錢;第一個
月的開銷是十三萬,捐款就是十三萬多;第二
個月是五十萬,就有人捐款五十萬多;每個月
都比需要的剛好多一點點,剛好可以做接下來
的工作。」
「所以在幾個月後,我在禱告時對上帝說:上帝
啊,我要發給你兩張聘書!一張是聘你當財政部
長;一張是聘你當中央銀行的總裁!上帝笑了笑
對我說:你繼續努力吧。」
他又笑了,笑得非常開心。
他說:你知道嗎?養一個植物人一個月要花六萬元


他又說:「你了幫植物人翻身、洗澡、
知道嗎?
拍背,我們的看護必須戴著碼頭工人用的護腰工
作。」
這種工作是很辛苦的。這種工作是很難有回饋的。
因為它不是像教育下一代的「希望工程」
他說:我們做的是「夕陽工程」。
帶著植物人直到生命的黃昏。
但是他也說:「創世不向人直接募款,只用會
訊分享理念。
支持創世基金會的人,沒有一家大型企業,全
都是個人小型捐款,所以我們自稱『螞蟻雄
兵』。這群螞蟻雄兵目前已經累積到六十萬人
次,每個月撐起了創世以億為單位的開銷。」
現在創世一天要花的經費
高達三百萬元,除了捐款
外,就是靠捐贈的發票收
入支撐。
他說「我們估算過,我們
收到的發票只佔全台的百
分之二,還有很多的空間
可以努力。如果你們之中
也有慈善機構要募款的,
可以來問我們,我們敎你
怎麼募發票!」
他又說:「一張發票的平均價值是九毛錢,就算沒
有中獎,每個月我用卡車把廢發票載去廢紙場,每
公斤還可以賣三塊半!」
他笑的好高興。
我卻不知道眼淚是什麼時候開始流下的。
當天的演講者都有用絢麗的 power point 做
簡報,只有他,什麼效果都沒有,只在背
後的牆上貼了一張書法畫,上面題著:
「生靈安頓」。
我想他一定不會 power point 吧。
我想他一定曾因為他的口音而被人罵過不愛台灣吧

但是有多少會 power point 的人能做到他為無數陌
生人所做的一切?
有多少會說台語的人做得到他對台灣所做出的貢獻

到演講尾聲我才知道,曹慶已經八十五歲了。
但他的頭髮是半黑的。
他說:因為已經心臟病發三次,其中一次還心
跳停止五分鐘,他知道自己必須準備交棒,不
能再如此勞累了。
因此,他在演講中公開徵求接班人,也請我們
告訴大家。
需要的人選條件:不問年齡,性別、學歷、
黨派等種種條件。
但是一定要有:組織能力,分析能力,以及
使命感。年齡要界於 30 至 50 歲之間。
你願意把自己的多少退休金和退休後的生活獻
給陌生的老人、遊民和植物人?
曹慶奉獻了他的全部。
多少自稱愛台灣的人做得到這一點?
你我又作得到多少?
我想自己很難對社會做出如此大的貢獻。
但是總有我自己可以作的小事吧。
因此我把自己聽到的一切紀錄下來。
假如你認同他的理念,敬佩他的作為,請將這封
信轉寄出去,讓更多人能了解他。
有大愛的人,一定不會孤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