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最終回

雷公抱住B仔行下行下,終於走到馬料水,亦即係今時今日 o 既大學站。行下行
下,就響兩仔爺走到中文大學附近一撻草地之際,忽然間,雷公腳下好似踢倒
樣物事喎……

「哎呀!」

「嘩呀喂,呢位兄台冇事嘛?」雷公 o 牛 o 牛 o 豆 o 豆咁誤傷途人,心裡都著實唔
多好意思。

「未請教英雄高姓大名。 」

「乜你 o 記性仲係咁弱雞,連你位班長都唔認得呀?!」只見呢位同自己對話 o
左都有返咁上下時間,無啦啦攤響地哂日光浴,搞到硬食自己一 o 野 o 既人拉
下 cap 帽後露出一副彷如靚仔哥哥 Lesile 的俏臉。

「閣下係……」雷公依舊一臉惘然。

「你諗真下啦。」但見眼前呢位靚仔帥哥眼定定咁望實自己,任雷公點醒都好, 佢
發夢都冇諗過原來眼前人正向自己施展一招民間失傳已久之電眼大法。咁當然,
呢招係要以德哥牌迷暈茶加以輔助啦。

就係咁,望下望下,雷公 o 既記憶開始返到去果條長命斜度,佢亦開始記得自
己無啦啦俾個肥仔兜心口踢個波埋身,一氣之下就將個波踢落條斜路,搞到成
班學生跑落山去執波,而響果個成為萬人迷……唔係,係萬人埋,埋怨個埋,
的時候,有位好好心地的學生上前安慰自己。雷公終於都「記得」返,原來眼前人
正是班長 Danny 是也!

「Danny 哥,好耐冇見啦!」雷公重遇故人,自是歡喜得難以形容,於是就即時
同舊同學握手,估唔到對手隻手之鞋滑程度與握手力度之強居然同自己有得揮
喎……

「哈,我就話因為工作需要至搞到咁大力 o 者,估唔到你都係喎。點呀,家陣響
邊度發財呀?」 「班長」就咁答啦:「我仲響大學讀緊書喎,依家之不過係趁空 堂
時段蛇出 o 黎休息下咁解。」雷公聽倒梁班長咁答,就懶係心領神會咁點點頭 ,
然後望下附近一帶屬於中文大學的建築物。
「你就好啦 Danny 哥,可以入倒高尚學府做大學生。」雷公由衷咁對梁班長表示 欣
羨之情。

「傻啦。你話啦,每晚挑燈夜讀晝夜無間係為乜呢?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
之後又三年,就響十年都 o 黎緊頭,完成九年免費教育之後,又要讀多七年,
入倒大學都不外乎發下果個實行四仔主義 o 既大頭夢:買間屋仔、楂架車仔、娶
返個老婆仔、以及生返個仔。家陣你唔駛讀書讀到死下死下都已經快人一步理想
達到,咁你仲想點喎?」

梁班長就好似機關槍咁向雷公掃射一輪後,雷公開始覺得有些少奇怪啦:「哈,
你好似好了解我咁喎!大大話話我地都冇見成幾年,你又會對我的事瞭如指掌
都有 o 既?」梁班長聽後,就不慌不忙咁答:「我地成班同學都好掛住你架!自
從你退學去考騎術訓練學校之後,大家都好唔開心,由其是大佬輝,佢話一日
至衰都係自己,竟然一腳踢走位好同學。我地成日都希望你可以改變初衷,返 o
黎同我地一齊為升讀大學而奮鬥。但見你依家唔駛好似我地咁憂柴憂米,畢業就
等於失業,我實在係鄧你高興呀!」雷公聞言後,望住懷內襁褓,一時有所感觸:
「Danny 哥,一家唔知一家事,真係你睇我好,我睇你好咁話 o 係啦。 」

梁班長聽倒雷公有感而發,當然知道所為何事,但卻依舊不動聲色:「阿田,乜
你後生細仔就學埋人地咁感觸呀?仲記唔記得我地上宗教堂時,神父向我地講
解聖經瑪竇福音第 5 章第 31 至 34 節時提到,『所以,你們不要憂慮說:我們吃
什麼,喝什麼,穿什麼?因為這一切都是外邦人所尋求的;你們的天父原曉得
你們需要這一切。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所
以你們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受的了。 』
又好似響路加福音第 12 章第 13 至 21 節提到:『人要以救靈魂為人生最大要務。
財物僅供人使用,切不可視為人生目的。』仲記得學校逢星期日都會對外開放 做
彌撒嘛?好多舊同學以及老師都會出席架,如果你得閒的話,我地隨時都歡迎
你返 o 黎同我地聚舊。」梁班長講到呢度,就望下隻錶:「係時候要返去上堂啦 ,
有緣的話,我地再響母校聚舊啦,走先!」

雷公正係聽到心神恍惚之際,忽爾靈光一閃:「Danny 哥,你行錯路啦,中大響
呢邊至真喎。」梁班長聞言後回頭笑道:「你叫我過來,我卻係想叫你歸去呢。 家
陣你邊隻耳聽倒我話自己響中大就讀架?話說香港其中一個非牟利慈善團體牛
皮會響中大附近建設有一所校舍提供大學課程俾有興趣人仕報讀,唔駛俾錢有
書讀之餘仲有杯靚茶過你嘆下。係呀,話時話,有冇興趣響暑假返母校教暑期班
呀?」雷公就苦笑咁答:「我又可以教乜野俾班學弟呢?」梁班長於是話啦:「各
展所長!你響運動方面咁有成就,大可以主持多元智能班內的運動智能果個單
元。你得閒就返下學校啦,大家都等緊你架。 」

講到呢度,梁班長就再冇回頭,而雷公望住梁班長背影,一時間亦墮入迷惘中。
佢開始記得自己為乜要孤身過江,響澳門力戰群雄、響碼頭度遇見騎呢三父女,
仲收下迷暈飽數個、以及,最重要的,係佢因為一時意氣,將個波踢落長命斜,
以及因為貪玩而成日蛇去鯉魚門公眾騎術訓練學校。佢終於知道班同學仔原來只
係響口頭上同佢鬥氣,實情係老師同同學都好關心同記掛佢。佢終於明白點解自
己呢幾年可以響馬圈內行運一條龍,原來正係果隻成日俾自己攬頭攬頸 o 既老
馬 X 先生以生命而向上天為佢換來之祝福、自己因為失意於濠江,捧唔倒隻豪
情碗而將責任歸咎於迷暈飽上,但卻從來都冇想過原來牛皮會竟然係還自己一
個奇蹟,俾機會佢響人生旅途上再揀一次。如果冇踢個波落斜、如果冇走去騎術
學校度裝果班退役馬仔、如果乖仔仲未出世、如果自己仲有機會叉隻腳入大師兄
個族譜之內、如果……如果自己肯俾心機去讀好果幾本爛鬼書……雷公想得入神,
一時間就好似返 o 左母校咁,望倒山坡上果個鮑神父銅像竟然和顏悅色地開口
同自己講:

「乖仔,如果你時刻保有悔過之心,一切,都唔算太遲。 」

雷公望住鮑神父銅像竟然識得開口講 o 野,驚訝之餘亦有所領悟……或者,就
響下個禮拜日返學校做 Mass,同班舊同學聚舊訴下衷情啦……

只要亢龍有悔,一切,都唔算太遲。

(劇終)

※※※※※※※※※※※※※※※※※※※※※※※※※※※

曲終人散,牛皮會職員亦開始收拾行裝收工去也。

「D.K.,呢個牛皮故事完結後,你有乜打算呀?」韋恩對金牌擦鞋仔一向都好唔
話得,今日一別不知能否後會有期,是故有此一問。只見孖辮妹摸下身邊隻擦鞋
馬仔後話啦:「雖然小威威成日嘲諷我咁得閒去寫咁死長又冇人睇 o 既牛皮故事,
但有一點佢係講得好 o 岩,擦鞋馬仔年紀都有返咁上下,我都好應該由依家開
始為佢日後的退休生活而著想。雖則我依家就唔夠鬍鬚忠咁有錢可以養佢,但難
保佢退休後我可以有經濟能力去照顧佢呢。雖然市道唔多好,但我有手有腳,總
唔信冇人會請我打工。 」

一眾遠道而來探班 o 既好人馬友聽倒呢段情深剖白後,不禁互相對視兼會心微
笑,然後就由老輝代表發言:「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你快手執埋 o 的架生,
我地陪你一齊過大海啦!」D.K.聽罷,不禁眉頭深鎖:「老輝,你知我對賭場不
嬲都好抗拒架喎!何況澳門又跑完馬囉,夜媽媽漏夜過江有金執咩?」老輝於是
笑道:

「仲好過執金!簡蛇剛剛向新聞界宣佈,響澳門開倉後就立刻收你為徒,日後倚
重你為簡廄殺手,仲要係冷熱都殺果隻喎。 」

D.K. 聽倒老輝咁講,就忍唔住咭一聲笑出來:「老輝你睇牛皮故事睇壞腦頂啦!
一來我唔識騎馬,二來我又冇考入馬會做見習生,阿蛇又點會無啦啦找我幫手
騎馬喎。 」

「此言差矣。你仲記唔記得你響牛皮會職員辦事處提過「簡蛇一日唔退休,你呢世
都唔駛憂。」?阿蛇讚你有食力,慧眼識英雄。佢話贏盃賽唔夠過癮,推叮噹豪 上
副練位唔算把炮,但若然能夠響開倉第一年將你由一個唔識騎馬的小鬼頭推上
冠軍見習生兼冠軍騎師個寶座的話就真係人生其中一個成就啦。阿蛇仲話知你忠
心之餘又聽教聽話,總之你坐穩響隻馬度,佢就擔保隻馬會咩住你第一個過終
點喎。 」

「咁都得?!老輝你唔係昆我下嘛?」

「響牛皮會的世界裡面,又有乜野係冇可能喎?爽手啦,阿蛇等到頭殼出煙啦。」

講到呢度,牛皮會的故事亦正式圓滿結束。咁究竟呢個故事又會否響簡蛇馬房內
延續呢?

Sorry,天知地知你知我唔知,都係走先,第日飲茶好過。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