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

2007 年 3 月 31 日星期六 ~ 痛苦的壓軸

今午拜訪駐東方一撻撻的金掌櫃,佢提到尋晚浸魔 AP 單野,話自己本來係排
尾二出場,點知臨場俾人推上轎,交換位置,變成做壓軸演出。金掌櫃亦提到,
佢今次係做返舊時玩開果套野,只係結尾改為變鴿。

壓軸…我聽倒之後,不禁眉頭一皺…俾著係唱歌或者做抽獎嘉賓,壓軸係件好
光榮的事,但對於一般魔術師黎講,壓軸其實係件好痛苦的事!

回憶那天~2005 年 8 月 20 日星期六,我與爸爸到會展參觀 Eddy’s Magic 舉辦的


魔術節,醉翁之意,只為觀看「全港業餘魔術師大賽」。看啊看啊,忽然看到
有位參賽者阿聰是我在義工班認識的﹙他倒未必記得我是誰了﹚,他穿了件很
像台灣魔術師劉謙也有的一套藍間黑禮服,表演的啤牌魔術手法也很熟練。阿
聰的成績暫且不提,值得一提的是該比賽的表演嘉賓:文奕凱。他一出場,我
當堂呆左,心道:「唔係下嘛?乜件衫同阿聰一模一樣的?!」跟住落去,大
家都可以估倒了吧:招數差唔多一模一樣!而最大劑的,係呢位上屆冠軍今屆
嘉賓…失手!套用中學時代班書友仔的口頭禪,一句話,三個字:「死到直。」
到左大合照果陣,我望下阿聰,再望下文奕凱…我都唔知講乜好。

話說回頭,恩師與香港魔術界前輩魔術先生都曾經講過類似的說話:一套好的
act,並唔係等於「新鮮感」到您從未見過,真正識得欣賞魔術的人係唔應該抱
住「套 act 已經睇慣睇熟,唔值得再睇」的心態。我同意,正如我好鍾意睇
David Copperfield 套鴨 act,百看不厭,更加念念不忘有朝一日如果我被選中上
台的話…「我會拐走佢隻鴨!」

套 act 一樣,咁都無計,之但係若然自己失手,唉,好醜架!

好,又再話說回頭。話說 2006 年理大魔術 AP,有人話魔術先生爭做壓軸表演


其實,我從來都唔覺得魔術先生會「爭做壓軸」,原因一:站在主辦單位的立
場而言,魔術先生德高望重,論輩份都好應該自動自覺邀請佢做壓軸嘉賓;原
因二、站在魔術先生的立場而言,自己有料,唔怕貨比貨,先至會夠膽做最尾
出場果個。做壓軸,真係好大壓力的一件事,只可惜唔係個個都識得欣賞呢份
情操。

呢件事響公眾論壇搞左好耐,而魔術先生亦成為眾矢之的,好無辜。當時我無
表達意見,原因係我曾經讚過魔術先生,結果俾人話我擦鞋,後來有次魔術先
生幫我講句好說話,都竟然連累佢俾人插…加上唔係每個觀眾或魔術師都成熟
到有呢份胸襟同眼界,等到佢地成熟果時就自然能夠體會呢份苦心。既然如此,
又何必再沒完沒了的爭論下去?只係魔術先生響呢件事度無辜吃盡不少苦頭,
實在很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