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4

● 内科医のメランコリー●

内科医のメランコリー

作者イラスト   天花寺悠、金沢有梓

声优 緑川光·置鲇龙太郎·子安武人·高桥広树·他

内容 リーフサウンドノベル 「こんなすごい诊疗…知らなかった」

● ボーナストラックにフリートーク収 録!

●书き下ろしショートストーリー付き

● 初回特典:ラミネートカード2枚入り

鲇鲇这种低低的声音真是令人陶醉啊偶就是没有办法抵挡住鲇鲇声音的诱惑连小光也被骗了,还被吃光光~~呵呵~~ 后

面的FREETALK也粉有意思~

内科医的忧郁症 CAST:

天生目高彰:绿川光

小原达哉:置鲇龙太郎

天生目高德:子安武人

齐藤一马:高桥广树

片山惠理:菊池泉

Track01

(地铁站内广播)地铁马上就要进站,请退至线内。

達哉:你還是放棄吧。

高彰:嗯?

達哉:你要跳也別選這條線路。

高彰:啊?!什麽啊,這個傢夥……

達哉:聽好了,我忙著呢,可不想在這種地方發生地鐵停滯的事件。

高彰:地鐵,停滯?

達哉:沒錯,再說要是被地鐵軋死的話,可是會變成粘糊糊的絞肉的哦。(我惡~)就死法來說我覺得可不是很漂亮。

高彰:……我可沒想要自殺!!

達哉:騙人。你剛剛明明一付若有所思的樣子盯著鐵路的說,地鐵都過去兩輛了。

高彰:你怎麽知道……那,就算是那樣,也是我的自由吧。

達哉:我可不想因爲人家鬧著玩而增加我的工作。

高彰:工作?

達哉:我的話,也並不想對別人的事情插什麽嘴,不過讓人在我眼前自殺的話也不太體面,你實在想自殺的話,就給我到

那種人家看不到的地方去自殺好了。用氯化鉀也行啦,不過一般不太容易到手的吧。
高彰:你難道是醫生?

達哉:難道多餘了,我就是個醫生。

高彰:差勁!

Track02

高彰:放開我,放開我啦!

護士:請不要動~

高彰:我真是個笨蛋!就只不過是把金橘吞了下去,幹嗎要來醫院啊。而且居然幫我治療的還是在地鐵站碰到的這傢夥~

達哉:又見面了啊,自殺未遂少年。

高彰:地下鐵的陰險傢夥~不管怎麽樣我可不想和你扯上什麽關係!

護士:天生目君,沒關係,小原醫師是個很優秀的醫生。

護士:不動的話馬上就會結束的,亂動的話反而會危險哦。

高彰:我才不需要什麽治療,我說了回去就回去!

達哉:哦~卡在支氣管裏的金橘堵在喉嚨口,窒息,臉色變成紫黑色……絕對不是什麽輕鬆的死呢~

高彰:……惡魔!鬼!不是人!

達哉:說這種話好嗎?看起來真的不要命呢。

高彰:那個黑的東西,不要靠近我!

達哉:所以我不是說了這使支氣管鏡,我現在要把卡在支氣管裏面的金橘拿出來啊。

高彰:別碰我!

達哉:啊,真是個像野貓一樣的傢夥啊,你們幾個,幫我按住他!

護士:是!

高彰:不要……放開我!放開我啦,……放開我!!

達哉:幹嗎啊?盯著人家的臉打量?

高彰:沒什麽。只是覺得爲什麽我死也不想扯上關係的陰險傢夥居然會作爲家庭教師出現在我面前而已。

達哉:我才想這麽說呢。有不滿就跟你哥哥高德說去。那麽,天生目高彰君,題目做完了嗎?

高彰:……

達哉:哼。就這種問題也做不出來啊,你的英語能力看來是沒救了嘛。天生目財團的次男原來是這種水準啊,日本的未來還

真是一片灰暗啊。

高彰:果然是個討厭的傢夥,小原達哉!說話狠毒態度又自大,哥哥怎麽會選上這麽個人呢?這傢夥在急診的時候狠狠地

整了我一回不說,四天以後,竟然還對因爲急性酒精中毒被送到醫院的我……

高彰:你要幹什麽?!不要管我啦!

達哉:不把你捆起來你又要亂動了啊。現在我要把爲了治療你的酒精中毒放到你大胴裏的 balloon catheter(這個有興趣

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查查看,好象是一種醫用的前端小小的帶個小氣球的,放到血管內可以用來止血什麽的東西……)拔出
來。你要是亂動的話傷到你那重要的地方可不管我的事。

高彰:不要!別碰我啦!

達哉:不碰你我怎麽拔掉啊。……難不成你在人面前不好意思?現在已經晚了啦,你那個小弟弟,我把 balloon 放進去的時

候早就看光了啦。不過是個連毛都沒長好的發育不良的罷了,這樣也難怪你會不好意思啊。

高彰:真是失禮啊!不是沒長好!只不過我們家的人毛髮都比較薄!

達哉:那就行了啊,你給我安靜一會兒。只不過是拔掉一根管子罷了,不要那麽吵。

高彰:嗯……糟了……

達哉:怎麽了?你不想我幫你把管子拔出來嗎?那我再把它放回去。

高彰:呀!啊……

達哉:你?難不成有感覺?真是年輕啊。

高彰:停……停手……嗯……

達哉:看,你這裏越來越大,而且還變得滑滑的哦~

高彰:不要看!呀~……求你了,把這管子拔掉~(我靠,那根管子到底放在哪里的啊-_-;;)

達哉:吃了點苦頭了吧,也好。!(拔掉了)

高彰:啊~~

高彰:爲什麽會那樣?我居然會被那種東西刺激到,那個時候的我一定有什麽問題!而且我還在這傢夥面前擺出那種醜態

……

達哉:高彰?喂,高彰。

高彰:幹什麽啊?

達哉:不是[幹什麽]吧。算了,反正差不多課也上完了,而且外面雨又下大了,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高彰:啊,真的,不知不覺就……

達哉:今天好象高德桑不回來的吧,一個人不要緊嗎?

高彰:廢話嘛!我又不是小學生。

達哉:也對哦,真是失禮了。在醫院看到你精神年齡那麽低就……

高彰:討厭的傢夥!你快給我回去啦!

達哉:好好,那,下次見了。

高彰:不要再來了啦!呸(吐舌頭)

(達哉走了)

高彰:拜託了,別打雷啊~

Track03

(打雷聲,門鈴)

達哉:真是奇怪啊,燈明明開著啊,在洗澡嗎?
(門開了)

達哉:啊!高彰~在的話就快……你,臉色發青啊。

高彰:進來。

達哉:啊,喂!

高彰:你怎麽回來了?

達哉:這麽大的雨,電車都停開了啊。來之前我給你打過幾次電話啊。

高彰:電話?

達哉:嗯。在洗澡嗎?

高彰:哎?啊,對……是的。

達哉:嗯~?所以今天希望讓我住一晚,可以吧?

高彰:要是把你趕回去的話哥哥就要罵我了,沒辦法,就讓你住吧。來啊。看上去被雨淋濕了,沖個澡吧。

達哉:啊,嗯。

(達哉在沖澡)

達哉:今天晚上的高彰還是有點怪啊。雖然有點在意,不過亂擔心的話得罪了他也麻煩~怎麽辦呢?

(打雷)

達哉:啊!停電?!

(高彰的哭聲)

達哉:高彰?!(到高彰的房間)高彰!怎麽了?做惡夢了嗎?

高彰:不要!不要殺我!

達哉:喂!振作點!高彰!是我啊,我是小原達哉啊!

高彰: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達哉:高彰!

高彰:不要!

達哉:高彰! (打了一下耳光)

高彰:痛!……哎?小原?

達哉:好,恢復正常了吧,到的怎麽了?

高彰:嗚哇~~

達哉:喂!……到底怎麽回事啊~難道剛剛的耳光那麽痛嗎?

(高彰繼續哭,一直哭,哭個不停……)

這傢夥平時一直不討人喜歡的話,也只看到過他一付不爽的臉,他現在這種像個小孩子一樣哭著的樣子,說不定還算是滿

可愛的呢。不哭不哭~

(過了一會兒,外面還在打雷)

達哉:鎮定下來了嗎?
高彰:那個……

達哉:嗯?

高彰:大概是嚇了一跳吧,忽然停電,就害怕起來了。

達哉:怕黑嗎?

高彰:是精神上的後遺症。小時候被在家裏做事的啓蒙老師誘拐,差點死掉。我被關在燈也沒有的地下室整整關了三天。那個

時候,外面打雷打得厲害……

達哉:還以爲他是個不懂什麽叫辛苦的大少爺,沒想到還有這種過去……

高彰:希望電快點來啊……

達哉:睡著了就沒關係了吧。今天晚上我會一直待在你旁邊的,快點睡覺吧!

高彰:嗯。

外面在打著雷,但是不可思議的是今天晚上我好象可以睡得很安穩。

達哉:高彰?睡著了嗎?

Track04

(外面鳥叫,裏面……光光在這張盤裏哼的第一首歌)

高德:看上去心情不錯呢,彰。(請注意,不是石田彰……)

高彰:哎?

高德:今天小原老師回來吧?怎麽樣?哥哥不會看錯人吧?

高彰:還好啦~

高德:太好了。還有,那個熊熊也要好好道謝啊。

高彰:這個啊~可是我又不是女孩子,送我這麽大的熊熊玩具……

高德:可你好象蠻喜歡的啊。

高彰:……茶色的毛茸茸的泰迪小熊,剛收到的時候還覺得[怎麽這種東西……]之類的,不過放在身邊就有種不可思議的安

全感,現在的話要是它不在身邊還總覺得有些不安呢。這果然還是,因爲我說了我因爲以前的事情怕黑……這也算是小原流

的關心吧。(看吧看吧,這就是愛的開始~:D)

(門鈴聲,敲門聲)

達哉:呀,高彰,那個長毛絨玩具,好象收到了吧。喜歡嗎?

高彰:喜歡是喜歡啦,可是我看上去那麽像小孩子嗎?

達哉:我是覺得晚上一個人寂寞的時候抱著它誰正好啦。

高彰:……

達哉:怎麽啦?你作出那種表情的話,看上去就真的像小孩了哦。

高彰:吶,我以前就一直很在意,我的小弟弟,真的發育不良?

達哉:啊?
高彰:可是,小原,以前不是在醫院裏說過的嗎?說我的小弟弟發育不良……

達哉:哦~這麽說的話好象又說過的呢,忘得精光了。難不成這假貨一直都很在意?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啊。 白癡~你連玩

笑和真話都區別不來嗎?

高彰:哎?玩笑?什麽啊,原來是這樣啊~

達哉:安心了嗎?

高彰:嗯~因爲我沒看到過別人的小弟弟,所以一直都很在意。

達哉:沒看到過別人的?到現在爲止像修學旅行什麽的機會很多的吧?

高彰:沒有啦,因爲我從來都沒參加過修學旅行啊。

達哉:嗯?

高彰:因爲要是旅行的時候被誘拐了的話就麻煩了,所以爺爺不同意我去。不過現在爺爺已經不在了,所以我要去哪里都是

自由的咧。

達哉:(就因爲是天生目財團的直系,所以總是有危險,再說小時後又被誘拐過一次。經濟上來說他是很幸福,不過少年時

代似乎也很寂寞呢。) 那這次放假我們去什麽地方玩玩吧。

高彰:哎?

達哉:因爲有工作,很遠的地方是不能去啦,怎麽樣?

高彰:我去!我想去!

Track05

達哉:嗯!啊~被層層綠色包圍的山,側過耳朵傾聽的話聽得到鳥兒的啁啾聲,真是讓人身心都放鬆了啊~

高彰:呼,等,呼,一下,呼……

達哉:真是的,明明那麽年輕,真是不象樣啊,振作一點!

高彰:你才是,不要說的像老頭子一樣啊。

達哉:哼,像你那樣子上氣不接下氣的真實不象話,要是不爽的話就多多練習基礎體能阿。運動對防止糖尿病和骨質疏鬆症

都有好處哦。

高彰:什麽啊,一付了不起的樣子。剛剛在纜車裏面明明連臉都發青了,連纜車都會暈車的還真是前所未見呢~嘴唇發紫地

貼在窗上的是哪里的誰啊?

達哉:……我先走了。

高彰:啊~等一下啦!嗚哇~

達哉:危險!不要老是讓人擔心阿!

高彰:對不起。

達哉:腳有沒有扭到?

高彰:沒關係。啊……

達哉:陣雨吧,山上的天氣變得快。好,那棵樹下面好象下不到雨,在那裏躲躲雨吧。
高彰:嗯。

達哉:穿上這個。

高彰:哎?不用了啦,小原會感冒的。

達哉:好了啦穿上吧,我體能好沒關係,醫生可是靠體能決勝負的哦。你要是感冒的話,幫你治療你又要頑抗了,那樣反而

麻煩呢!那樣的話還不如我自己感冒。

高彰:呸(吐舌頭)~真是的,你說話還真是不中聽。不過,要是小原的話,老老實實給你看病也行哦。

達哉:這樣啊,你那個是什麽啊?那麽了不起的態度,像你這種病人我才不要看呢~(這種就叫小夫妻倆吵架:p)

高彰:哼~小原說話不中聽我早就習慣了~

達哉:希望雨早點停啊。

高彰:是啊。……哎……

達哉:嗯?

高彰:你帶我到這裏,謝謝啊。

達哉:怎麽忽然這麽說?

高彰:因爲我第一次爬山啊,下次再帶我來好不好?

達哉:乘電車的話。

高彰:不是轎車嗎?

達哉:我說你啊。

高彰:呀~

達哉:喂,怎麽了?

高彰:剛剛,有打雷……

達哉:嗯?我可沒聽到啊。

高彰:聽到了嘛。雖然是很輕的,可是轟隆轟隆的…… (心跳聲)

達哉:我……在心跳個什麽啊?

高彰:小原不知道的,有多可怕~

達哉:就算臉長得再怎麽可愛高彰可是男的啊,但是……高彰……

高彰:什麽? (啾~)

高彰:你……幹什麽啊?

達哉:啊……那個……怎麽樣,已經不怕打雷了吧?

高彰:哎?這麽說的話……不是的吧!幹嗎忽然 kiss 我啊!

達哉:就是治療害怕啊,就和治療打嗝時候一樣的。

高彰:不要把人家的精神傷和打嗝混爲一談啦!

達哉:……說起來你,有和女孩子交往過嗎?

高彰:啊?忽然說什麽啊?有啦!
達哉:很好!

高彰:啊?!

達哉:我不是 HOMO,這傢夥也不是。所以說剛剛的心悸一定是什麽搞錯了!對,只是錯覺,一定是錯覺!好,久決定是

錯覺了!

高彰:小原?怎麽了?身體不舒服嗎?

達哉:明明決定了的說……對一付擔心的樣子看著我的高彰,我撲通撲通的……糟了,看上去我好象喜歡上高彰了,看樣

子還是保持點距離比較好。

高彰:小原?

達哉:沒事。比起這個,好象雨也停了,在它還沒有再變大之前快趕路吧!

高彰:哎?哦!

Track06

高彰:啊~無聊。

齊藤:天生目來上這堂課還真是難得啊。星期六的話總是說[今天是小原老師家教的日子],所以必修課結束後就趕回去了的

說。

高彰:今天暫停啦。(兩個人一起出去的那天,我還想小原怎麽忽然變得生疏起來了呢,居然開始連課也不來上了,而且也

沒有聯絡,已經一星期了啊!)吶,齊藤,你高中的時候,請過小原當家庭教師的吧,那傢夥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是那樣嗎?

齊藤:那樣?

高彰:任性,超級沒有責任感,冷血地都不像人,而且還……

齊藤:啊?那什麽啊?達哉老師,當然嘴巴是不饒人啦,不過是個很好的人啊。我那時候其實成績不夠進經濟科的啦,跟老

師拼命學了兩年才考進的。那老師很會教哦,說起會教,哪方面也……

高彰:什麽啊?那傢夥學習的事情以外還教了你什麽嗎?

齊藤:……那個,個人的問題啦……

高彰:個人問題?

齊藤:那個,就是……那個,關於戀愛方面的談話……

高彰:戀愛方面?跟那個事不關己的小原?

齊藤:就是那個啦,戀愛的 ABC 那個,就算平時站得起來不還是會不安的嘛,萬一來真的的時候失敗的話……那方面的話,

我想老師是醫科生,有比較有經驗……

高彰:戀愛的 ABC?那個也就是說……你……他全都教給你了嗎?

齊藤:嗯!差不多,托他的福,真來的時候完全 OK 哦,其實那之後我還和那個女孩約了這次的長假一起去旅行……

(高彰站起來)

齊藤:天生目?
高彰:我回去了。

齊藤:哎?喂!天生目!(怎麽回事啊他?)

Track07

(腳步聲)

達哉:我已經一個禮拜沒來這裏了啊~那以後我就儘量不和高彰接觸,不過高德拜託過來的話,我也不好拒絕啊。

高德:真是對不起啊,高德老師,我弟弟那麽任性,老師那麽忙還把您叫出來。那孩子也真是的,老師來了連房間也不出,

真是對不起!今天好象在學校裏碰到了什麽事,在鬧彆扭呢!

達哉:唉,沒辦法。(敲門)嗯?在睡覺嗎?(再敲)高彰,是我,我進來了哦。在的話就應一聲啊。怎麽了?看上去不太開

心啊。

高彰:……

達哉:高彰,今天你有點怪哦。怎麽了?

高彰:怪的是你吧。

達哉:哎?

高彰:明明這陣子老在躲著我。(女人的直覺好准阿~啊!忘了,高彰是男的……)

達哉:你誤會了啦,這禮拜我工作很忙,再說你已經是大學生了,就算我一直來,也沒什麽好教你的啦。

高彰:我有其他想要你教的啊!

達哉:什麽啊?不要說要我教你法語哦,我先說明我學的是德語……

高彰:不是!

達哉:那是什麽啦?

高彰:H 的……方法。

達哉:啊?(這個啊真是太可愛了!!>_<)H 就是指 sex 嗎?

高彰:又沒關係的咯,小原從我哥哥那裏拿錢就是來教我我想要學的東西的啊。

達哉:就算是那樣,他到底是從哪里想到這種事情的啊?我說那個,高彰,這種事情,一般是在交往的人才會做的事情…

高彰:上次明明自己來親了我的說!

達哉:……那個,也對啦,可是你不覺得男生之間很不自然嗎?

高彰:反正是練習沒關係的吧,我不想在來真的的時候失敗啊。(我倒……又一個白癡受啊……)

達哉:可是你……

高彰:而且,我這年紀要是告訴別人還沒那方面的經驗的話會被別人當傻瓜的啊。(注意,他是個處男的說)所以想要現在

弄弄清楚啊,還是說天生目你經驗不足所以沒有自信?

達哉:這個死小孩~把人家這禮拜的小心翼翼當成什麽啊,我不想辜負齊藤的信賴所以還想要好好堅定自己做家庭教師的立

場的說~他居然就這麽把它一腳踢開……(鯰鯰萬歲!他是一口氣說完的咧~)剛剛說的話,你可別後悔哦。
高彰:我才不後悔呢。 吶,把電燈調暗點吧。

達哉:不是怕黑嗎?

高彰:是這樣美錯啦,所以說不是叫你關掉,是叫你調暗點……

達哉:不用在意,不用遮遮掩掩的我也知道。

高彰:啊……

達哉:皮膚還是那麽白啊。

高彰:嗯~感覺怪怪的……

達哉:什麽啊,已經有感覺了嗎?

高彰:有什麽關係,我年輕嘛!這麽說起來的話你自己呢?

達哉:啊……

高彰:什麽啊,你也不能說我嘛。你也不要磨磨蹭蹭的,快把衣服脫了吧。

達哉:磨磨蹭蹭……你……

高彰:是那樣啊,不公平的哦,就你一個人穿著衣服一付若無其事的樣子,那樣可不准哦!

達哉:好好。(再怎麽說是練習,怎麽這麽沒氣氛咧,我都快瘋了。)

高彰:小原的小弟弟好大哦~吶,可以摸摸嗎?

達哉:哎,啊。

高彰:那,我就不客氣了。

達哉:啊……

高彰:哎~這麽摸摸的話更大了呢,而且好象還變熱了。

達哉:這個大的,是要進到你這裏去的哦。

高彰:啊,白癡,你摸哪里啊。

達哉:不是你說讓我們 H 的嘛,男生之間的時候,是用這邊代替的,不知道嗎?

高彰:不知道,不要,不要摸……那個地方啦……呀~

達哉:所以不是說了叫你不要後悔的嘛。這種高溫又狹窄的地方可能會簡單地就裂開了哦,再說進去的又是這個[大]的。

高彰:那,我來進入。這個,本來就沒說好哪個是哪個的吧。

達哉:哎,是這樣沒錯啦……

高彰:那我們來比賽決定哪個來吧,兩個人互相對摸,哪個先忍不住就算輸,怎麽樣?

達哉:問我怎麽樣也……算了,反正不管怎麽樣我也不會輸。好啊。

高彰:說好了哦,說[預備],[開始]來開始。

達哉:怎麽好象變得越來越奇怪了啊。

高彰:那準備好了沒?預備,開始!

高彰:啊……嗯……啊……不行……了,啊~

達哉:快點吧,出來的話就輕鬆了!
高彰:忍不住了~怎麽辦~這樣子的話……

達哉:前一陣子這裏插進去根管子還感覺得到吧?

高彰:啊~糟了,啊~啊!

達哉:我贏了。

高彰:你說那種,犯規啊。

達哉:是嗎?不管這個,你的遵守約定啊。

高彰:哎,不要,停手!

達哉:喂,別鬧了!不是約好了嗎,誰先忍不住誰就輸。

高彰:是這樣沒錯啦,可是我討厭痛啊,不能用手嗎?

達哉:不行。不會讓你痛的,啊。啾。(正宗的狼狼的語氣)

高彰:……真的?

達哉:你要是不配合的話,我可就不能保證了。

高彰:我明白了。

達哉:聰明的選擇。

高彰:嗯,呀,好象,不舒服。

達哉:這點就忍忍吧,你不是怕痛嘛。(不要問我他在幹什麽……專業問題^ ^;;)

高彰:啊,嗯。

達哉:真是緊啊,要是有點潤滑劑什麽的就好了,下次帶點病房的著哩來吧。(居然已經想著下次了,真是……ps,爲什麽

病房裏會有著哩啊……)

高彰:啊!

達哉:這裏嗎?

高彰:啊!什麽……?

達哉:前列腺吧。

高彰:哎?

達哉:看樣子不要緊了吧,好,我這邊也到極限了。我要進去了。

高彰:等……

達哉:等不了了。

高彰:好痛,好痛!小原,好痛!

達哉:不好意思,和男人我是第一次,所以掌握不了分寸。

高彰:啊……好痛!啊……不要~什麽啊,這個,我不知道這麽……啊~

達哉:高彰,好嗎?

高彰:不知道……啊~小原,啊嗯~

達哉:不……不要收得那麽緊!
高彰:啊~嗯……

達哉:高彰!

高彰:啊,啊,嗯……啊~啊!…… (感想:光仔這次真的又是個白癡小受啊~)

Track08

(光仔第 2 次哼歌)

齊藤:早,天生目,心情不錯嘛。

高彰:還好啦。不過讓小原教了我點戀愛的 ABC。

齊藤:真的啊?天生目也向達哉老師學了 H 的理論啊?老師的教法還真是好懂啊。

高彰:哎?就只有……理論?

齊藤:那當然啊,男生和男生之間總不可能實踐吧?(不,齊藤君,你錯了,這年頭,男生和男生也是可以實踐的……-

_-;;)比起那個,有個女孩子說是一定要我把她介紹給天生目你哦,看她那樣子今天晚上怎麽都可以了咧……(最近的小孩

真是……)

高彰:哎,什麽?

齊藤:怎麽了啊?(忽然呆掉。)總不見得你這年紀還是童貞吧?

高彰:當,當然啦。小原也教了我些技巧,沒問題的啦!

齊藤:好嘞!那今天放學以後就在涉穀兩對一起約會!

Track09

(換成狗叫聲了……)

高彰:嗚嗚嗚嗚嗚嗚……

達哉:怎麽了啊,高彰?在人家工作的時候忽然把人家叫到涉穀來接你,回到家就一直哭個不停。

高彰:如果我就這樣子一輩子站不起來,那怎麽辦啊?

達哉:啊? 高彰:其實今天齊藤介紹給我個女孩子,然後我們就去了旅館……

達哉:沒站起來麽?

高彰:嗚……

達哉:這樣啊。前一陣子和我是成功了,所以應該沒有什麽根本上的原因,不是那方面無能……大概是機能性陽萎吧。(汗

……不愧是醫生……說得那麽若無其事……)

高彰:那個是什麽?

達哉:就是像壓力啊什麽的心理上的原因造成的勃起障礙(哼……既然你說得涼快那我就涼快地返給你看!!)我來幫你

檢查啦,把那個熊熊放開,把衣服脫了。

高彰:哎?啊~呀~

達哉:什麽啊?不是已經勃起了嗎?
高彰:哎?怎麽可能?爲什麽呢?剛剛明明一點也……

達哉:哦哦~要不要我叫你正確的診斷機能性陽萎的方法?

高彰:不用了啦。把手放開吧。啊~

達哉:爲了將來好你聽聽罷。有剪刀和漿糊嗎?

高彰:嗯。在書桌上面。你要幹什麽?

達哉:把紙剪成這樣,繞在小弟弟上,再把兩端粘起來。

高彰:爲什麽要這樣?

達哉:正常的男人在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勃起,也就是說,即使有心理原因站不起來的傢夥,只要沒有什麽根本性的病,

睡著的時候就會不知不覺地站起來了,所以把紙繞在小弟弟上,如果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紙斷了的話就是機能性陽萎了。

(有這種怪方法的嗎?)

高彰:原來如此……(居然還在那裏感慨……)

達哉:所以讓我們來實踐看看吧。

高彰:不……不用了啦,不客氣了……反正我剛剛已經勃起了,沒問題了啦。

達哉:不一定哦,剛剛那個說不定是巧合(……色狼!要做你就直說嘛!)

高彰:怎麽會?!那,如果是那個什麽機能性的話,怎麽治療呢?……治得好的吧?

達哉:啊,沒關係的,那個時候只要向陰莖海綿體注射就行了。把%¥%¥和-*-*那樣的東西注射進陰莖海綿體就行了。

高彰:陰莖海綿體?

達哉:說簡單點就是往小弟弟注射咯。

高彰:(吞口水)那個不痛的吧……?

達哉:痛的吧,我沒被注射過不知道啦。

高彰:這樣。

達哉:如果真變成那樣也蠻麻煩的呢,你到底是不是無能,我作爲你的主治醫生來幫你判斷吧。

高彰:但……但是剛剛真的已經勃起了……呀~手指不要動……

達哉:真是天真啊。陽萎的定義就是指性交的片山高德%不能成功(原來是這樣啊……筆記 ing)

高彰:也就是說?

達哉:就是片山高德%。也就是說四次裏有三次要失敗。也就是說,不做四次就不能下判定了。

高彰:哎~這樣啊?

達哉:所以呢,從現在開始你和我 H 四次,如果有兩次以上成功的話就證明你沒有問題了。(看看,這才是本意!!)

高彰:哎?!說真的?! (開始了……-_-;;)

Track10

高彰:(第三次哼歌……)咦?這個?是昨天晚上小原在床上讀的資料吧……(我的天,在床上……你們又……?!)明

明說了是論文的資料什麽的,怎麽會忘在這裏了呢?今天我的課是從下午開始的,沒辦法了,幫他送過去吧。真是會給我添
麻煩呢~(這句說的時候還真是甜蜜阿……簡直就像新婚的……)忽然跑過去看他,小原會有什麽反應呢~

(醫院裏)嗯……消化內科好象是在這個角轉彎……

護士:……看到小原醫生和片山醫生嗎?

護士:看到了看到了~一付沒法介入的樣子呢~

高彰:片山醫生……

護士:就是就是!我爲了確定還特地跟他們去說話,他們就一付遊移的樣子~我本來很喜歡小原醫生的說~

護士:看樣子,說他和片山醫生在交往的那個是真的呢~

高彰:在交往……那個到底……

片山:達哉君,這次的會議上的病例報告真的可以拜託你嗎?

達哉:啊,惠理爲了學術會的準備很忙得吧。

高彰:惠理?直接叫她的名字,也就是說和她很熟咯。怎麽好象……氣氛很好的樣子……

片山:啊,等一下,你那個優越感算是什麽啊~讓人家好好工作,自己一個人去玩嗎?

達哉:惠理被教授看重也是沒辦法的阿~還有機會去倫敦的說,不是很光榮嘛。

片山:換給你去吧~

達哉:嗯……謹允許我謝絕。

片山:哈哈……

達哉:哈哈……啊,有病人叫了。

片山:嗯,那一會兒見。

達哉:麻煩了,往這邊來了,得找個地方躲起來……

片山:咦?

達哉:糟了。

片山:怎麽了?

達哉:那個……這個,請交給小原醫生。

片山:哎?等一下,你……

Track11

(門鈴)

達哉:高彰,開門,忽然說什麽不需要家庭教師了,到底怎麽回事啊?喂,高彰!

高彰:爲什麽就只是看到他和女人在一起我就要心神不寧地逃回來啊?這看起來不是就像是我喜歡上小原了嘛。他明明就已

經有女朋友了的說!(小朋友,這就叫吃醋~~^_^)你好煩啦!不是打電話叫你不用來了嗎!

達哉:那個誰會認同阿!到底有什麽不滿的?

高彰:沒什麽。

達哉:你這傢夥……
高彰:你在幹嗎啦?

達哉:看了還不知道嗎?在爬樹!不這樣子的話,你不肯跟我說話啊。

高彰:就算你爬上來了,我還是沒話好跟你說阿!

達哉:你別逃,好好聽我說。

高彰:別碰我!快點回去啦!

達哉:我不回去!你以爲我幹嗎這麽忙還要特地過來啊?我有話跟你說。

高彰:我不是說了我沒有嘛!

達哉:高彰,你也給我差不多一點,你在這樣子鬧彆扭,我可真的生氣了啊。

高彰:你生氣好了,和我沒有關係。再說了,不是說了叫你不要來了嗎,幹嗎還要追過來啦?

達哉:那是因爲,我喜歡你!

高彰:騙人!

達哉:你說什麽?!喂!把這兒打開! (警鈴)

高彰:我勸你還是在警衛還沒來之前回去的好,你現在這可是真正的非法闖入呢,雖說你是我原來的家庭教師,可現在我

們可是什麽關係也沒有的陌生人!

達哉:這就是你的回答嗎?

高彰:什麽回答不回答的,要不是哥哥叫小原來當我的家庭教師,我們根本就不會有什麽關係的,現在我連你的臉都不想

看見!

達哉: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高彰:啊,已經決定了,今後和小原斷絕來往,我才不要對一個已經有女朋友的男人癡迷呢,忘了他,那傢夥的事情,我

要忘得幹幹凈凈的!

Track12

(電話鈴聲)

高德:喂?啊~是廣林啊,怎麽了?

高彰:說不用再來了的是我沒錯啦,可是不要說來了,連個電話都沒有,還說喜歡我呢,怎麽這麽簡單就放棄了嘛!

高德:(電話中)……好不容易和弟弟一起聚聚,不要來打擾了啦。啊呀啊呀,好不容易工作也暫時告一段落了,我們到哪

里去玩玩吧~難得有個黃金周,一直呆在家裏也沒勁的吧,這樣吧,我們去輕井澤的別墅……

高彰:不去。

高德:高彰?

高彰:我沒心情去玩啦,哥哥的話,去約會也好什麽也好,去喜歡的地方好了。

高德:啊呀,真是冷淡啊,說起來,你像是值勤一樣地一直等在電話前面,難不成是在等誰的電話?

高彰:沒,沒有等什麽電話啦。

高德:哎……說起電話,小原老師從上個禮拜被辭家庭教師後就沒有聯絡了呢。
高彰:……

高德:還拜託我說雖然不做家庭教師了,高彰的事還是拜託了什麽的。看樣子真的是很忙呢。

高彰:真是個薄情的傢夥,拿了要拿的就跑了,然後就裝得不認識似的。

高德:咦?你不知道嗎?小原老師一點也沒有拿過工錢哦。

高彰:哎?!爲什麽?

高德:哼哼,呀~兩個人還真是年輕呢!

高彰:啊?

高德:對了,前段日子我才剛知道,小原老師對車子完全不行呢。

高彰:哎?!難道哥哥讓小原坐了自己的車子?不行的啦!小原對坐車子是完全不行的!

高德:哎~你對小原老師的事情還真是清楚呢。

高彰:啊,那,那個是……

高德:嘿,阿彰(不是石田!!!)想要小原老師吧,那就不要在這裏發呆啊,爲什麽不自己去爭取呢?

高彰:自己去爭取……可是小原已經有了個叫惠理的……哎?!哥哥已經知道……

高德:呵呵,因爲你很單純啊。

高彰:嗚……

高德:不過小原老師有女朋友啊……那知道了這個你準備怎麽辦呢?

高彰:和那傢夥斷絕來往,連家庭教師我也辭掉了。

高德:原來是這樣,那現在連一通電話也沒有的狀態是再好不過了咯。不是很好嗎?

高彰:嗚……

高德:可是阿彰爲什麽這麽無精打采呢?

高彰:我才沒有無精打采呢!

高德:是嗎?那你一整天都縮在家裏,一……直都望著電話,到底是在幹什麽呢?

高彰:那個是……

高德:不過,是這樣啊,阿彰對於小原老師的感情,就只因爲一個女人就會退縮,那麽簡單的感情啊。

高彰:不是的!如果是那樣的話就不會在這裏無精打采……啊!

高德:看樣子終於有了答案了呢。有真地想要的東西的話,自己就得先行動,一直都在那裏愛面子的話,就真的到不了手了

哦。

高彰:那也就是說,我和小原的事情,哥哥允許了嗎?

高德:呵,什麽允不允許的,阿彰要是認真的話,明明就不會管我是不是允許的說。那麽,既然阿彰也答應了,哥哥我就出

去玩了哦。

高彰:有想要的東西的話,就自己先行動……嗎?嗯!哥哥說得對!他不給我來電話,我給他打電話就行了啊。

小原來接了的話,先說什麽呢?
Track13

服務生:請問決定好了要什麽了嗎?

齊藤:啊,我要巧克力巴菲。

高彰:冰咖啡。

服務生:我明白了。

高彰:那天,我緊張地打電話去小原的手提,聽到的卻是電話留言。(留言:現在我無法接電話,有什麽事的話請留言。)

小原,上次說的事取消了,快點來我家吧。(好歹是給他留了言,可是整個黃金周,小原都沒有聯絡我。我也狠狠心去過了

醫院,可是沒能碰到小原。我真是太天真了,我以爲是小原的話無論我說什麽都會原諒我,以爲只要我希望的話馬上就會回

到我身邊。我對小原對我的戀情滿不在乎還糟蹋它,現在受到懲罰了。)

齊藤:怎麽了啊,天生目,最近一陣子都沒什麽精神哦,可以的話和我談談吧。

高彰:那個,怎麽說,原來真的又失去了才瞭解到的愛情啊。

齊藤:嗯……噗,咳咳咳……

高彰:沒事吧。

齊藤:天生目,原來你有喜歡的人啊?

高彰:嗯。不過那個時候不知道。

齊藤:這,這樣啊。

高彰:啊!

齊藤:嗯?

高彰:(跑出去)

齊藤:喂!天生目!

高彰:(我跑!!!)小原!等一下,小原!小原!!紅燈……但是,要是停下來的話,小原就要走掉了。(亂穿馬路了)

啊!

達哉:高彰! (卡車喇叭聲,剎車聲)

司機:這個死小孩!給我當心點!

達哉:這個笨蛋!你幹什麽啊?!(耳光一個~)

高彰:嗯……

達哉:不珍惜自己生命的傢夥,我可不管啊!

高彰:是小原!是小原!嗚……嗚……哇……

達哉:高彰!

高彰:也用不著打我吧!我只是想見到小原,就……哇……

達哉:喂~

齊藤:呼……呼……天生目,你忽然從店裏飛奔出來,到底要幹什麽啊?
達哉:一馬?

齊藤:達哉老師?爲什麽在這裏……喂,天生目,你幹嗎哭啊?老師?

達哉:那個,我也不知道。高彰,我拜託你不要哭了,我剛剛打得有那麽痛嗎?

高彰:不是。

齊藤:難不成,天生目失戀的物件,是達哉老師嗎?

高彰:嗚!

達哉:哎?!

Track14

高彰:小原,什麽地方都不要去了!

達哉:到了床上你還是不放心啊。

高彰:可是……

達哉:剛剛不是說了好幾次了嗎?我什麽地方都不去。啾~

高彰:嗯。吶,小原,我想做。

達哉:不是在做嗎?

高彰:嗯……不是那個,我想做的是……

達哉:啊!高彰!忽然想幹嘛啊你!

高彰:不行嗎?

達哉:不是不行啦,不過你不用勉強的啦。

高彰:但是……

達哉:好了啦,倒是那個小熊,我不在一陣子就變得皺皺巴巴了呢,難不成我不在時你就抱著它哭了?

高彰:嗚……

達哉:那難道是亂絞它的毛……啊

高彰:不要老是看熊啦,看我啦。

達哉:我有看啊,你又有黑眼圈,皮膚有乾巴巴的,過得不太規律吧。

高彰:那是怪誰啊!

達哉:爲什麽你過得不規律是我的錯啊?

高彰:因爲小原把我甩了啊。

達哉:那個,不是高彰把我甩了嗎?

高彰:不是啊!我明明有說取消的說!

達哉:什麽時候啊?再說了,我可不記得我有甩了你哦。

高彰:甩了!

達哉:沒甩!
高彰:甩了!

達哉:不是說了沒甩嘛!

高彰:甩了嘛!

達哉:……那我問你,你就算是被我甩了也和我 H 嗎?

高彰:H 啊。

達哉:高彰,我在說什麽你知道嗎?

高彰:當然啊!因爲我喜歡小原啊,所以要是小原想要的話,當然不會拒絕咯!

達哉:高彰……

高彰:呵呵。

達哉:爲什麽會覺得我把你甩了呢?

高彰:可是,我叫小原來你卻不來啊,那以後我往你手提上打了好幾個電話卻打不通,去了醫院也沒見到你。

達哉:難道你一點也沒聽高德說起嗎?

高彰:說起什麽?

達哉:我黃金周的時候去倫敦參加學術會了啊。

高彰:哎?什麽也沒有聽說啊,哥哥,爲什麽不告訴我呢?

達哉:哪個我也想問啊。

高彰:但是,爲什麽是小原去呢,那個學術會不是惠理桑去的嗎?

達哉:你很清楚嘛!

高彰:哎?啊,那個……

達哉:那個惠理,在學術會前出了事故,雖然只是骨折,可是學術會去不成了,就臨時讓我去了。那以後就被學術會的準備

追得團團轉,托它的福我就連去你那的時間也沒有,就這樣子去了倫敦。

高彰:那,那,爲什麽你會辭了家庭教師啊?

達哉:咦?不是你辭了我嘛?

高彰:……

達哉:開玩笑啦,怎麽說呢,對我來說這也正好啦,我早就在找機會不當你的家庭教師了。

高彰:什麽啊,那個?那麽早開始就討厭我了?

達哉:笨蛋,怎麽可能呢!我一直都不想當你的家庭教師,想當你的戀人啦。

高彰:哎?小原,再說一遍!

達哉:所以啊,你願意當我的戀人嗎?

高彰:願意!太願意了!啊,等會兒說是開玩笑可沒有用的哦!

達哉:開玩笑的話會告白嗎?最後分手的那個晚上不是說了喜歡你嗎?

高彰:啊,嗯!

達哉:哪,你既然喜歡我,那個時候爲什麽要把我趕走呢?
高彰:因爲,小原和惠理桑在交往……

達哉:什麽啊那個?惠理的話只是同事啊,再說那傢夥也有戀人啊。

高彰:哎?騙人。

達哉:這種事我幹嗎騙你啊。

高彰:那,我可以認爲小原就是我一個人的吧。

達哉:啊。

高彰:全部……都是我的哦!

達哉:啊。

高彰:這個身體,就算被人家碰一根手指頭我也不同意哦!

達哉:啊。

高彰:要是以後你有了女朋友,我絕對會打攪的哦,那個時候就算是動員上天生目所有的力量也。

達哉:啊。

高彰:然後……

達哉:還有嗎? (啾啾……)

高彰:小原,剛才的那個,讓我繼續啦。

達哉:啊,好啊。……唉?!喂!高彰!停手!

高彰:這是我的……

達哉:嗯……

高彰:好嗎?

達哉:啊……高彰,放開……啊!

高彰:(喝下去……不要問我喝的是什麽……胃痛啊……T_T)

達哉:你,爲什麽……

高彰:不是說了嗎?小原全都是我的!就算是這個也一樣!要是讓我以外的人做的話,小原的[牛奶],我就要喝到它幹!

(汗……)

達哉:不會的啦……(怎麽覺得還真像是高彰呢,呵呵,不過……)吶,高彰,我們再來比賽吧?

高彰:好啊。什麽比賽?這次我一定不會輸了!

達哉:哪一個能比對方更喜歡對方。怎麽樣?

高彰:哎?什麽啊?當然是我贏啊!

達哉:真是天真啊,大人的愛是無敵的。

高彰:嗯~

達哉:哼,要比嗎?

高彰:當然比!

兩人:呵呵……啾啾……
Track15

高:大家好,我是飾演齊藤一馬的高橋廣樹(背後的人起哄)謝謝,謝謝。好,內科醫憂鬱症

(綠:內科醫的憂鬱症)內科醫的!憂鬱症。

(鯰:內科醫憂鬱症)的收錄(子:是什麽樣的鬱症啊?)已經結束了。

在這裏介紹一下出演的各位,先是,綠川桑。

綠:嗯……天生目……高……彰的(鯰:彰……)綠川光。那個,又是哭喊又是哼歌的,可能一張 CD 裏面哼的歌這是最高

紀錄了吧。哼歌還真是夠嗆啊。還有……

鯰:你唱了什麽?

綠:什麽呢……

鯰:自己作的?

高:是自己作的曲子嗎?

綠:請自己猜!

高:好可怕~

綠:還有,這次對手戲的置鯰龍太郎,桑,真的是我一直都向往的……

鯰:又來了,這一手你不要說了啦!

綠:是我一直向往的,我要是長大了也能發出像他那樣子色色的聲音就好了。

子:長大了?!

鯰:你不是比我大嘛?!什麽時候比我小了?

綠:所以今天我學到了好多東西。

高:是嗎,好的。那接下來呢,剛剛一直在那裏不停地插嘴的那位,到底是誰啊?!啊呀,聽到的各位……

鯰:小原達哉的置鯰龍太郎,大家辛苦了。

高:謝謝。接下來, 子:我也一起說嗎?

高:先說名字。

子:好。我是子安。

鯰:演的是誰呢?

子:天生目哥哥。

鯰:高德對吧?

子:高德。

高:那兩位這次收錄的感想。

鯰:真是夠嗆,咦?夠嗆?說出來的話都好難,這種話多的角色又是好久沒演了。一直都在說,所以夠嗆。

子:我的話,是演哥哥呢……綠川的哥哥……和綠川的兄弟對話……就只有這些!

高:原來如此。要讓大家聽聽兄弟的關係,
子:對啊,不要變得很下流。

高:原來如此。

鯰:的確很爽快地感覺呢。

子:大概吧。

大家:大概把……

子:所以 H 的方面就拜託給置鯰了。

鯰:不會啦。

高:認同自己的弟弟是個 HOMO 的哥哥的立場,到底是怎麽樣子的呢?

子:啊……

高:哥哥可以理解嗎?

子:哥哥氣量大啊。

高:和子安桑一樣嗎? (然後他們就說到一些內幕的事情,可惜聽不明白他們說什麽,可能使之高橋老是說錯臺詞的事

情)

高:綠川桑從剛剛就開始沒有參加談話……

綠:不是結束了嗎?

鯰:沒有結束啦!

高:這是 FREETALK,所以大家一起……

鯰:那高橋君呢?

高:啊!對了!這次……的話……大家……前輩……

鯰:口吃了呢。

高:對阿~有點緊張,給大家添了很多麻煩,對不起。

鯰:這個不知道啊。

子:我沒有和大家一起談話啊。覺得好象先出去了。

高:好象是呢,和子安桑沒有在錄音室見到呢。

子:就是啊,我在外面講話的時間比較長。

高:對啊,在大廳碰見的時間比較多呢。

子:對兩位真是失禮了,兩位那麽拼命地……

鯰:不會不會。

高:我也是,偶爾出來,亂七八糟……啊,聽的各位大概不知道吧……

鯰:那你不要說啊!

高:綠川桑在那個場景裏面,粘著小原,終於,終於可以見到小原~~這種重要的場景,我也有臺詞,兩位從很前面開始的

臺詞,到我卻給說錯了,(所以要重新開始)

鯰:但是聽的各位都不知道呢。
高:不知道呢。

鯰:因爲是 NG。

高:好厲害!數位時代真厲害!

子:因爲這是很好的一場戲,所以總之是要給它搗蛋。

高:呀!絕沒有這回事啦!

子:想要害前輩~呵呵……

高:要想把前輩當踏板嗎?

子:對!

高:我的話,內心沒那麽黑暗的,所以不要緊!

鯰:我很黑哦!一片黑暗哦!

子:內心黑暗阿~

鯰:皮膚倒是很白~

高:還有有沒有什麽印象很深的臺詞,或是[這個場景好棒]之類的?

綠:哎~嗯……那個……齊藤的[天生目]。

高:又是說我說錯臺詞……

綠: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覺得終於叫到天生目了。

鯰:天生目,天生目,天生目。

高:也對哦,我的話好象是被天生目拋開的場景更多呢,[天生目!]這樣子的。

鯰:綠川桑也是啊,在臺詞裏面,明明自己的名字就是叫天生目的說,在自己的臺詞裏面出現天生目的時候卻說[叫什麽來

著?]

高:這樣不行吧,連自己的名字都。

鯰:不是[叫什麽來著],他根本就讀不出來啦。

綠:拿著臺本練習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麽一直都以爲是叫 AMAME(注:應該讀成 AMANOME),所以在被誰叫到

AMANOME 的時候,覺得[啊,原來錯了啊!]

鯰:臺本上不時有些嗎?!

綠:那不是會有就是覺得是[這樣子的]的時候嗎。

鯰:有吧。

綠:就是那樣子。

高:置鯰桑。

鯰:我嗎?嗯……和綠川一起演這種的是好久沒有的事了,好幾年沒有了,很少見,在一個作品裏出來是有,所以,有點

不可思議。綠川桑先讀臺本,然後就說,和置鯰桑一起演的時候一直是[是哪邊的不曉得]的。

高:?

鯰:攻或是受。
高:啊,這樣啊。子安桑呢?

子:哎?我嗎?我又放出我的必殺技哦~

衆人:真的嗎?哪里啊?

子:那裏很 HIGH。

高:哦~是高德君什麽的時候嗎?

子:那個,不能說。

綠:最後的那個最好了吧?

子:對啊,高橋君來攪和。

高:搶了你的戲,對不起~

子:有沒有人從最後聽起啊?

高:會有嗎?

子:有的吧,從最後聽起,然後聽到正篇的時候,就覺得[啊~],這樣子的,小說不是也有人從後記開始看起的馬?所以說

如果叫我說的話就是必殺技!

高:原來如此。那麽聽到這個的各位,請去找一找子安桑的必殺技。這樣子,收錄後的感想,不是,是 FREETALK 就結束了

綠:辛苦了~(原來鯰和子還要嘲嘲高的,不過感覺綠急著結束的樣子) 大家:辛苦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