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要真正反腐败、

胡锦涛要真正反腐败、全面科学评价毛泽东
胡绩伟谈胡锦涛

作者:姚监复

文章来源:动向杂志

点击数:

176

更新时间:1/31/2008

胡绩伟摄于九十大寿

(之一)
《人民日报》原总编辑、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2007 年 10 月 18 日同姚监复谈十七大问题。
胡绩伟认为,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说了一些好话,希望他说到做到,真正做到,说了社会
主义民主,就要真干,而不是只说不做。这样,胡锦涛就可能有所作为,甚至大有作为。胡
绩伟希望胡锦涛在短短的五年执政期间,先做两件实事:一是真正反腐败,二是全面科学地
评价毛泽东。
希望胡锦涛下决心真正反腐败
把陈良宇案件彻底查清、
把陈良宇案件彻底查清、查到底
胡锦涛、温家宝多次表态,反腐败关系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是党必须始终抓好的重大
政治任务。在十七大报告中胡锦涛指出:“坚决查处违纪违法案件,对任何腐败分子,都必
须依法严惩,决不姑息!”因此,希望胡锦涛要正视当前严重腐败的现实,下决心真正反腐
败,无论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首先把陈良宇案件,还有赖昌星案件彻底查清楚,真正查
到底,对任何腐败分子,不论是姓黄还是姓江,都必须依法严惩,决不姑息。
回想 20 年前,胡耀邦、赵紫阳都敢于清查邓朴方的康华公司和邓质方的问题。今天,胡锦
涛没有那么多老婆婆,就要敢于下定决心真正反腐败,先把陈良宇和赖昌星的案子查彻底,
查个一清二楚。这样,胡锦涛就有可能有所作为或者大有作为,大得人心。关键在于胡锦涛
敢不敢查,敢不敢真反腐败。
全面科学评价毛泽东
胡绩伟建议胡锦涛要着手全面科学地重新评价毛泽东的重要工作。因为没有科学历史观,就
不可能建立科学发展观。邓小平 1993 年就提出过全面科学评价毛泽东的问题。如果不重新
评价毛泽东,在推进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建设中(或者说成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旗帜”,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合格的社会主义”,即资本主义)在经改与政改中将遭到无穷
的责难和严重的阻力。
20 多年前做出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没有对毛泽东做出科学的全面评
价,许多老同志对毛泽东所做的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评价的意见并没有写进决议,这是
众所周知的事实。后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关于重新评价毛泽东有一些重要的讲话,
是值得认真贯彻的。据辛子陵的《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透露

“邓小平 1993 年 1 月 15 日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讲话中说:”十一
届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过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
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的违心地接受的。历史是我们走过来的,不能颠
倒,不能改变。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谭震林、陆定一说了:
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做出全面评
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着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
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
的一生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着意见
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做出纠正,是
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
在邓小平作了关于若干年后对毛泽东历史地位和一生功过,要做出科学、全面评价的讲话后,
江泽民在会上提出,对邓小平同志这一谈话纪要及其他同志的发言纪要,作为一次政治局常
委扩大会议通过的议题存案。在会上曾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胡锦涛 2004 年 7 月与万里谈话时说:
‘当年中央政治局和邓小平同志的意见、决议是存在的,我个人是理解的,迟早要解决好的。
这是建国后很主要的政治问题、党的组织问题。我们这一代人或许能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处
理好。当前工作千头万绪,待解决的问题、矛盾较多,如能在较平和的政治气氛、环境下解
决对毛泽东的一生的评价,就能有较大的共识。“(辛子陵:《千秋功罪毛泽东》Ⅵ页,香
港书作坊,2007 年 7 月初版)
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上述重要讲话精神是完全正确的。至于引文与原件是否可能
有文字上的出入,需请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办秘书局适当时候以适当方式公布原件,加以订
正、说明。如系讹传,亦请辟谣。但《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出版后,至今未有人公开质疑
或否定上述讲话,至少可以认为他们这些讲话的主要精神是属实的。因此,胡绩伟建议胡锦
涛、党中央考虑,设立“党史特别问题专门委员会”,重点研究全面、科学评价毛泽东问题,
在一两年内提出有关决议草稿,征求全党意见后,提交中央全会讨论通过。
胡绩伟认为,当前政治、经济、社会形势是有利于讨论有关全面科学地评价毛泽东问题的,
党员、人民会理解和支持党中央的正确决定的。对历史上的错误公开承认、认真反思,总结
经验教训,是一个郑重的党有自信心的表现,只会更得人心,而不是失去人心;只会加强思
想上的真正团结和凝聚力,而不会影响团结。
胡绩伟建议,在研究毛泽东一生的功过,进行全面的科学的评价,要允许报刊杂志公开
讨论,发表不同意见,开展自由的学术性争鸣。同时,要公布一些历史档案资料,让人们了
解真实的史实,把被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同时把苏联、美国、日本和中国台湾近年公布解
密的有关档案公开出版,使党史研究人员能够客观地分析国际国内环境下毛泽东的历史功过。
胡绩伟还指出,现在赶紧做全面评价毛泽东的工作是十分必要的。因为一些当事人已经是八
九十岁的老同志了,他们的历史记忆是十分宝贵的具有唯一性的重要史实,书面回忆录和口
述历史都是客观评价毛泽东功过的需要抢救的史料。如果不是由党中央建立专门机构,正式
的提出全面科学地评价毛泽东的任务,许多严守党的纪律的老同志只能“不敢言”和“不忍
言”,三缄其口。因此,胡绩伟真诚地期望,胡锦涛能学习胡耀邦、赵紫阳披荆斩棘的勇于
改革的精神,敢于承担起全面科学评价毛泽东的历史重任,争取在十七届三中全会(或六中
全会)上做出一个新的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重要决议,全面科学评价毛泽东的功过,为
中国共产党做出应有的历史贡献。

胡锦涛在未来五年中
“有所作为”还是“无所作为”?
胡绩伟在访谈中提出了一个极为尖锐的问题:“中国共产党会不会垮?”他的回答是:“主
要看党的新领导干不干事,是不是真干实事。如果不干实事,只在会上报告中讲很多漂亮的
好话、空话,只说不干,那么,中国共产党非垮不可!如果十七大新一代的新领导勇敢地干
实事,先做好上面说的两件事:真正反腐败和全面评价毛泽东;接着继续走胡耀邦、赵紫阳
的道路,构建和谐的新民主主义社会;有可能垮不了。因为,沿着胡赵开辟的道路,执行没
有胡赵的胡赵路线,胡锦涛的威信有可能会提高,社会可能更和谐。如果连先干真正反腐败,
重新评价毛泽东这两件事的勇气都没有,那么赵紫阳对胡锦涛、温家宝的评价就是正确的事
实:”是好人“,但是”不可能大有作为“。这样,在中国千年不遇的大好形势下,胡锦涛
很可能再一次错过百年难得的战略机遇期,最终成为:历史上被遗忘的匆匆来去的一位过客。
(之二)胡锦涛要学习华国锋的宽容大度作风
(姚监复根据胡绩伟 2007 年 10 月 21 日在人民日报社宿舍,的谈话整理。)

1984 年建军节邓小平(右)叶剑英(左)给华国锋敬酒

以史为鉴,以人为镜,胡绩伟真诚地希望:胡锦涛学习华国锋宽容的优点、防止邓小平式的
错误再次发生。
《人民日报》社原总编辑胡绩伟在谈到胡锦涛身负重任后应具备的思想作风时,希望胡锦涛
应学习和继承胡耀邦、赵紫阳的开明、民主思想和工作作风,坚决走胡耀邦、赵紫阳的道路
不动摇;同时还应学习华国锋的宽容大度的作风,至少在对待不同意见的宽容度方面,应该
有华国锋的肚量,不能像邓小平那样霸道。
胡绩伟深情回忆在胡耀邦直接领导下,批判华国锋、汪东兴的“两个凡是”的思想,
《人民日报》同《光明日报》、《解放军报》、新华社一起同心合力宣传掀起关于“实践是
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促进了思想解放的过程,详细内容与具体过程,在他自己
的回忆录中都写了。现在,应当公平地说,华国锋当时采取的态度是很宽容的,是用一种民
主作风对待这场大讨论。在思想解放运动面前,华国锋不是压制、打击、扼杀不同意见,而
是容忍、宽容。特别不容易的是,华国锋当时同胡锦涛一样,集党政军首脑于一身,兼任党
的主席、军委主席、政府总理(胡锦涛现为国家主席),掌握实权,枪杆子在手中,又有抓
住“四人帮”的重大功劳和党员、老百姓的信任。当时,郭兰英高唱“交城的山来交城的水
”,歌颂华主席,和郭沫若的“水调歌头”赞扬“英明领袖华主席”的诗词传遍全国。正在

此时,胡耀邦直接领导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出笼和全国大讨论,实际上
矛头直接指向华国锋的“两个凡是”的思想观点,思想解放运动也是对着华国锋、汪东兴等
人。应当公正地说,华国锋并没有以势压人,打压不同意见的同志。华国锋主持的会上,汪
东兴公开指责胡绩伟,胡绩伟也针锋相对地进行反驳,对于激烈的争论双方,华国锋没有做
偏袒汪东兴的插话,最后也没有做总结或表态支持汪东兴。实际上,华国锋允许胡绩伟当着
他的面批评汪东兴,也就是批评华国锋本人。散会后,华国锋还主动同胡绩伟握手。华国锋
的这种宽容大度,在党政军大权在手的领导人身上是很重要的很宝贵的品格。胡绩伟希望,
十七大的新领导,特别是胡锦涛总书记能够学习和继承华国锋的这个优良作风,同时以此教
育主管宣传、新闻、出版事业的负责人,让他们能更民主一点、更宽容一点、尊重宪法赋予
人们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的权利,切实落实胡锦涛十七大报告中提出的“保障
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发挥好舆论监督作用”等重要政策,要他们
也学习华国锋的宽容风度,不要动不动就禁书、封报、撤总编、调走记者,随意认定“敏感
作家”的“敏感作品”。政治神经太过敏,是政治上缺乏自信心、思想上非常空虚、理论上
没有反驳道理与能力的表现。如果不能把胡耀邦、赵紫阳的民主理念与作风学到手,那么至
少要学习华国锋的宽容态度,体现一个政治家的“宰相肚里可撑船”的宽大胸襟。千万不要
像邓小平那样,动不动就火冒三丈,急于罢官、动兵,随便表态定性:“右派”、“反革命
”、“动乱”,而且即使明知错了,还死不认错,决不悔改,一错到底,酿成历史性灾难和
难以化解的严重后遗症
胡绩伟谈到华国锋敢于起用正在受错误批判的老干部。当年调胡绩伟到《人民日报》
工作,担任总编辑重要职务,正是华国锋亲自谈话做工作。华国锋对胡绩伟说:“少数人开
会,建议你(胡绩伟)到《人民日报》担任总编辑。你有什么意见?”胡绩伟答道:“我只
担任过副职,只能做副总编辑。总编辑的工作,我不能承担重任。”华国锋采用激将法,反
问胡绩伟:“你比鲁瑛,怎么样?谁更强一些?”鲁瑛担任《人民日报》总编辑,报告中把
“墨西哥”说成“黑西哥”,引为笑谈,可见水平之低。胡绩伟想也不想立即回答:“那我
当然比他强。”于是华国锋就说:“那好,你比他强,你就代替他。明天上班,当《人民日
报》总编辑去。”这样,正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中受批判的胡绩伟第二天就到《人民
日报》社上班去了,担任了总编辑。
胡绩伟说:“应当公平地说,当时胡耀邦、赵紫阳、谷牧、杜润生等一批老干部同我一样能
重新恢复工作,华国锋是采取了开明的态度的。而且,华国锋在党政军大权在握时,主动地
提出辞职,平稳地没有震荡地交出权力,这也显示了华国锋以大局为重,信任老干部的思想,
水平是相当高的,不像邓小平那样霸道,一直抓住中央军委主席要职不放,按宪法,国家主
席兼任国家军委主席,而国家主席杨尚昆只是个军委常委副主席,军委第三把手;按党章,
党的最高领导人(主席或总书记)应该兼任党中央军委主席,而总书记赵紫阳只是一个军委
第一副主席,又不参加具体军委业务领导工作。结果军委大权,枪指挥党的权力落在邓小平
手中,不是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也不是政治局委员和常委的邓小平却担任军委主席,这是一
种名不正、言不顺的霸道作风。邓小平的这种霸道作风在 1989 年起了很坏的作用,他不经
过政治局全体会议、人大常委会、中央军委会,他老人家一个人就匆忙地把学生运动定性为
‘反革命暴乱’,调兵遣将,用人民解放军镇压人民,造成了‘八九悲剧’。”以史为鉴,
以人为镜,胡绩伟真诚地希望:胡锦涛学习华国锋宽容的优点、防止邓小平式的错误再次发
生。
-------------------------(姚监复记录/整理,原载《动向》杂志 2008 年 1 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