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

“电脑寡妇”跟“月亮女儿”

——“名·名”结构语义关系拾趣
张延成
最近,在一本题为《著名科学家演讲鉴赏》的书中看到“电脑寡妇”这个词,不由自主
地推测“电脑”和“寡妇”之间的语义关系:懂电脑的寡妇?有电脑的寡妇?卖电脑的寡
妇?抑或拟人用法,指寡妇电脑?一看下文才知道是因为电脑迷们整天迷在电脑上,顾不
上他们的妻子和儿女,使他们的妻子守了活寡。“电脑”是造成“寡妇”的原因所在。同理,
“电脑焦虑”千万别以为是电脑的焦虑,而是人因电脑而产生的焦虑,比如:对电脑一无
所知、短期无法熟练地学会电脑、学习速度追不上软硬件升级的速度、相信错按一个键会删掉
所以资料甚至引起爆炸等等。由此又联想到中学时语文课上学习的“豆腐西施”,如果不是
读了鲁迅小说《故乡》,想一下子搞清楚这个短语是“以磨豆腐为生的美女”的意思还真不
容易。可见,名词与名词组合结构的语义关系是复杂多样的,是值得注意和研究的。
汉语“名·名”结构错综复杂的语义关系,据语言学家韩陈其先生研究,大致有十一类:
1.表领属:水温、树苗;2.表形况:火腿、鸡胸;3.表质料:布衣、石人;4.表工具手段:水磨、
竹刑;5.表方位:水牛、石油;6.表用途:水桶、球网;7.表时间:梅雨、秋风;8.表示与动作
行为有关:艺妓、水尺;9.表原因:雪盲、水灾;10.表范围和方面:文盲、石油大王;11.表
职业:车工、花匠;等。当然,实际的使用情况比这还要复杂的多。同一个名词(或名语素)
充当修饰语,由于人们关注的焦点不同,语义关系往往不止一两项,例如:
火花——表领属
火山——表动作行为
火鸡——表形况
火工——表职业
同一大类下还可细分小类。例如同是表与动作行为有关的,语义关系也各不相同:
油城——指盛产油的城市(克拉玛依)。
油饼——用榨油后所剩的渣滓制成的呈饼形的东西。
油裙——防油溅身的裙。
油柿——果实可榨油的柿子树。
油石——一种磨刀石,研磨刀具时在石上上油。
人们对于“名·名”结构语义关系的关注,可能并不纯粹出于语言研究的兴趣。人们有
求知的天性,对于“名·名”结构组成的陌生词语,尤其是有趣的事物的名称,总想探究其
理据。今年第 1 期《大自然》杂志收到内蒙古临河市中学何小光同学的来信就能说明这种情况。
小光询问“有一种鱼叫狗母鱼,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奇特,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它有什么习
性呢?”很可惜,虽然“名 ·名”结构诞生之初应当是有理据的,但年久失传就有很多说不
出个所以然了, “狗母鱼”正是这样的“名·名”结构,《大自然》也只能回答“这已无从
考证”。不过,有的专家仍试图推测其原初的意义:这可能是广东人的叫法,由于这种鱼看
起来比较圆长,有点像打狗的棍子,在广东常被称作狗棍,大概由此演化出“狗母”这样
一个怪名。这个说法也只能聊以解慰罢了。有的动物名则可以从字面上推出其理据:“海蛙
”指生活在海里的蛙,“树蛙”是生活在树上的蛙,“橡皮筋鱼”指像橡皮筋的鱼,这种
鱼生活在委内瑞拉西比海,你可以把它身体拉到原来的 6 倍,松手后又能归到原样。“盾牌
鱼”就有点费思量了,不是指“像盾牌”的鱼,而是指鱼身上一部分像盾牌。这种鱼头上有
个硬壳,平时平贴着,遇到危险时就撑起“盾牌”来防御,所以就用这个特征来命名。
近年来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的日益丰富,“名 ·名”结构使用更加丰富多样,发展势
头非常强劲,呈现出极强的能产性。例如科技的发展产生的一些新词使“表凭借手段”语义

1
关系的“名·名”结构大量产生,如:网络文学、网络经济、网络学校、信息产业、电子商务等
等。最近,在《三联生活周刊》2000 年 6 期上看到标题为“数字记者和网络编辑”的一篇文
章,看题目时还以为“网络编辑”指的是对网络进行编辑的,读到内容方知仍是指利用网
络收集信息的编辑。采用这种方式新造的“名 ·名”结构有时让人感到惊诧的地步,例如今
年第 4 期《新青年》杂志中的一例:“现在在新人类中最流行的,是在生日派对上切数码蛋
糕。” 何谓“数码蛋糕”?原来美国的一些科技人员发明了一种能将照片印在蛋糕上的技
术,这种蛋糕说穿了就是利用数码技术结合传统的蛋糕制造工艺制成的。当然,“网络”之
类新科技的词在有的“名 ·名”结构中并不表示凭借的手段。去年中国举办了首届“网络小
姐”大赛,有人问“网络小姐”意在网络还是小姐,大赛组委会秘书长胡建生强调:互联
网知识、技能、网上应变能力占 70%,内在修养占 15%,外形条件占 15%。可见这个“网络
小姐”指的是精通网络的小姐。
由于各种语义关系交错混杂,不在特定的语境中很难理解“名 ·名”结构的语义关系。
《航海》2000 年第 2 期介绍了大西洋中一个叫作“月亮女儿岛”的地方,看了这个名字觉得
很有诗情画意,涌出很多美好的想象,事实上这个岛住着许多白化病人,她们体内缺乏黑
色素,太阳一照,皮肤就会起泡、发炎、溃烂,只好晚上出来活动。“月亮”在“月亮女儿”
这个“名·名”结构中既表时间因素又表形况 ,“月亮女儿”又作为岛上存在的一个显著
特征来命名这个“岛”。
为什么“名·名”结构语义关系如此繁多,情况如此复杂呢?朱德熙先生说:“在现代
汉语里,最宜于修饰名词的不是形容词,而是名词。这是汉语的一个显著特点。……我们认
为性质概念跟事物概念之间并没有不可超越的鸿沟”(《现代汉语语法研究》)。名词作为反
映客观事物的基本词汇范畴既表事物概念又能表性质概念,所以能以多种语义形式组合起
来使用以反映客观世界的复杂多样的关系。“名 ·名”结构组成的词语是人们对客观世界范
畴化的结果,必然涉及主客体两大类纵横交错的多种因素 ,例如,诉诸视觉的:大小、形
状、颜色等;诉诸听觉的:声响等;诉诸触觉的:硬度、温度等;诉诸嗅觉的:香味、臭味、
酸味等;诉诸味觉的:甜、辣、咸等;表示事物之间关系的:方位、原因等;表人同物的关系
的:目的、作用、条件等,这些正是“名·名”结构的各种语义关系得以产生的基础。
从以上分析看出“名·名”结构多种多样的语义关系是基于人类整体认知框架的,因而
并不仅仅是“汉语的一个显著特点”,而是人类语言普遍的特点之一。英语中的“名 ·名”
结构也是丰富多样的。例如美国加利佛利亚大学出版社 1952 年就出版了一本专论英语“名·
名”结构的著作,详尽分析了英语中“名 ·名”结构的复杂语义关系。本文所举的“电脑寡
妇”、“电脑焦虑”、“月亮女儿”不正是从外语中来的吗?因此,深入研究汉语的“名·名
”结构还可以丰富我们对世界语言普遍规律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