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稿 問為訪員(劉倍碩) ,答為師(漢俊緯老師

)
訪談時間:五月十七日 訪談地點:視廳教室外
問:我想問一下德國在教育人民有關二戰納粹歷史大概是從幾歲開始,特別是學
校教育?
答: 我那時候大概是從三年級開始。
問: 所以大概是十歲?
答: 不是,是八歲,我們是六歲開始上學。
問: 所以這樣的教育大概持續到什麼時候?
答: 要看你在那一種學校,如果是那種高級學校是到十三年級。一直都要接觸和
學有關希特勒納粹的歷史,因為要預防。
問: 所以這一部份的歷史會特別獨立出來講嗎?
答: 對,沒錯。
問: 就像是我們會特別談台灣史一樣?
答: 對,所以我們是學德國歷史,然後最重要的是納粹的部份,威瑪共合然後
再談到二戰希特勒。而二戰後就不會那麼重要。
問: 所以就是集中在威瑪共合到二戰結束?
答: 對,可是這是那時候(的教育),我不知道現在是怎樣,我覺得現在比較沒有
強調希特勒所做壞事。
問: 那針對老師您所受的教育而言,學校會接觸到多深的程度? 例如他們殺了多
少人。
答: 我記得我十一年級的時候全校去看 schindler’s list(案:希特勒名單)的電
影,它是談有關對於猶太人的屠殺。是全校一起去看的,因為要讓我們了解
納粹對猶太人所做的壞事。
問: 所以你們在談的時候是不會有所隱瞞的嗎?
答: 對,像是我們知道大約有六百萬的猶太人被殺死,另外還有吉普賽人、俄國
軍官等等。所以總共約六百到一千萬人被殺死。而這(樣的認識)很重要,因為
是要記念(警惕)可怕的壞事。
問: 那對老師所受的學校教育和之後您到台灣後,外國人所認定的納粹歷史間
是否有出入?
答: 我們德國是在歐洲的中間(在戰爭時向外幅射攻擊),一開始先打波蘭之後再
打荷蘭等小地方,並且亂殺了很多人,所以他們到現在還是恨死我們。英國
當然也是(有同樣的情緒),因此到現在對於很多歐洲人來說,德國還是納粹
(案:對德國仍存有納粹的影子)。像我父母都是二戰後出生的,一點關係都
沒有,可是還是多歐洲人認為我們德國人還完全活在納粹那個年代,但在台
灣卻沒有人認為我是納粹。在台灣沒有人會覺得二戰(納粹)特別壞,但會覺
得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殺特別壞,可能是跟自己比較有關係。而比較上,你們
和納粹比較沒關係(沒有直接受害,所以厭惡感不比歐洲受害者深)。
問: 所以老師所受的(關於納粹)教育是約在 1980 年代,那您父母親那一輩呢?


戰後出生的人所受的教育又為何?
答: 我母親大概是 1950 年代出生的,而她當然不一樣,因為她小時後上的課,
學校的老師都是老納粹,所以他們(案:老師)不會批評希特勒。一直要等到
1968 年他們(案:父母輩)才忽然知道希特勒做了什麼事情。
問: 所以 1968 年後希特勒這段歷史就很清楚且客觀地被呈現?
答: 是的從那時候他們才開始看自己的歷史。
問: 為何是 1968 年?
答: 因為 1968 年我們有 sexual revolution,主要是年青人想要和他們父母那
一輩的文化分開,而他們要有自己的文化。他們不想承認父母的權威,雖然
是小孩子,可是有他們要有自己的想法,然後藉以(自己的理性)判斷父母是
否有做不好的事情,因此他們要開始批評父母和政府,之前是很少會有人去
批評政府的。1968 年後,像是 1970 年代出生的人想法則比較開放,是比
較會批評歷史教育的人。所以很多我的老師都是 1968 的人,我們叫做
1968 人因為他們比較會承認自己國家的錯,並且避免它再次發生
問: 所以 1968 人是一個特別的專有名詞?
答: 對 Achtensechziger(案:68 人),是 generation 68.
問: 那最後一個問題是,(針對希特勒)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是否不一樣?
答: 差不多一樣,因為我父母也是完全反對希特勒,(相信)很開放主義那種東西,
是希望有比較開放的想法。但阿公那一代因為他們是在希特勒時代長大的,
所以他們是完全同意希特勒(的想法或作為),也就是納粹主意。可是我的父
母會認為這是不對的,因為這種行為所帶來的結果是怎麼樣。所以學校所教
的是歷史的 fact,但家庭的教育是更重要的
問: 那你們的家庭教育會比學校教育早嗎?像您剛提到您是八雖開始在學校接
受這方面的教育,那家庭方面會更早嗎?
答: 家庭方面一開始一定會先教育小孩子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像是這是外
國人,而這是黑人,你不能因為他皮膚是黑色的而不喜歡他,因為他也是人,
所以這(家庭教育)當然是最重要的部份。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