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9

中国最美的乡村――婺源

  清明将至,细雨纷飞,空气是异常地闷热,难得周末是个艳
阳天,不出去踏踏青实在有负老天好意。所以,顾不得感冒正重
,兴冲冲拖着鼻涕背起行囊登上卧铺大巴,消失在沉沉夜色之中…

  尽管车况如意料中的脏、乱、差,但这是上海直达婺源最节
省时间的途径。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凌晨时分进入了婺源紫阳
镇。下车望向天空,一片晨曦中微露霞光,当即叫了摩的(这是
bb 此次婺源行的主要交通工具,要求臀部有良好的避震功能)直
奔清华彩虹桥而去。路经长滩(不错的摄影景点),竟是一片浓
雾弥漫,司机说是拍不到什么的,劝我在路边随便拍一两张就算
了,但 bb 岂是如此容易放弃,依然沿小路进到村里,在大雾中
问了 N 次路之后才摸到河边,当时不觉,此后细想起来却是本次
驴程中最为如梦如幻的景致了。
  “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清华彩虹桥是依着这两句唐
诗取的名,整个景区现在被管得滴水不漏,想逃票的可能已是微
乎其微了。这座宋代建造的古廊桥四墩五孔、十一座廊亭,卧于
青山秀水的环抱中,只是商业气息日渐浓重,除了清晨日暮,白
天旅游团络绎不绝有点嘈杂。
 
  既然众人纷至踏来, bb 只好抽身离去。再上摩的去理坑
(从此处开始,第二天经过岭脚翻山至官坑,再第三天一直到晓
起的路都是崎岖不平,比颠脏公路还要颠脏公路,由于是晴天,
路上的泥尘更是遮天蔽日,简直是活体兵马俑生产工厂)。不过
沿途景色却是绝美,尤其是沱口至理坑的一段,红土山却被了郁
郁葱葱的绿树,清可见底的溪水时缓时急的在路边欢唱,间或出
现的水田倒映着蓝天,金灿灿的油菜花连绵成一片海洋,而村口
总是矗立着参天的古樟。这些大大舒解了坐车的苦痛。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宋 . 朱熹《观书有感》
  理坑村群山环绕,一水长流,村头的百子桥是女孩儿出嫁
时必走的。破天荒的睡了个午觉,夕阳下在村中散步,村子虽
然不大,但出的大官可不少,村中有天官卿第、司马第、大夫
第等等好多官宅。住宿的农家是新造的房子,可条件很差,
15 元 / 晚也就将就一下吧,可是做菜的手艺实在不敢恭维,
荷包红鲤鱼、清炖土鸡都做得既无味又不够火候,不知道是不
是因为我感冒的缘故。
  第二天清早比平时上班早两个小时起来,但勤劳的当地
人以及驴友、摄友们早都出动了。吃了碗面条后离开理坑坐
上小三轮去虹关,路是越发地难行了,颠到虹关已经十点多
了,开始今天的徒步驴程,从虹关到岭脚的景色很好,小村
里桃李纷芳,岭脚店的鸡蛋青菜面很香很可口。不过在虹关
bb 竟惨遭劫“色”,被一伙小“色狼”拦下强行要求给他们拍
照,请特别注意照片中左面模样很拽的小家伙,估计是该团
伙老大。
  岭脚翻越到官坑的山路并不难走,可是感冒对体力还是很
有影响的,上山的路竟然使我走得比登黄山、泰山还要累,下
山就太轻松了。再穿过另一边山脚的官坑村沿乡级公路徒步到
段莘水库的船码头(这一段又是 bb 的自虐行为,为的是坐船
游湖,不然可以直接在官坑搭车走),谁知刚错过一班渡船,
只得在湖边坐等一个多小时,欣赏“渔舟江中行,鸥鹭盘旋飞
”。等来渡船已近黄昏,高山平湖笼罩在一片薄雾轻纱中,不
甚真切倒也别有韵味。到对岸联系了庆源村的詹老师(真的是
当地学校老师,詹也算是当地一大姓了吧,最出名的应该是詹
天佑了)派车来接,当夜宿庆源农宅,这次是真正的当地老屋
,高高的客堂、厢房、阁楼、木地板、木床,做菜的手艺也不
错。由于太累,早早地就入睡了。
  第三天依然早起,但跟驴友、摄友们相比还是太晚了
,不过总算趁日出前的大好光线拍了几张。然后搭小巴车
去江岭,到了江岭一看,最负盛名的油菜花观赏点果然名
不虚传,花海连绵,金光耀眼,也是摄友最多的地点。可
惜阳光太亮了,空气能见度不高,只能放弃狂拍的念头。
从江岭再至晓起,晓起因拂晓建村而得名,景色不错但游
人明显增多。
尾 篇
  婺源其它的景点早已被商业化了,我们也就不去凑热
闹了。依然坐来时的卧铺大巴回上海,又一个凌晨时分站
在了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天气仍然是晴朗,已经结束了三
天的婺源行,却还妨如在梦中,只是如今婺源到处在修筑
公路,誓让山村变容颜,不知若干年后是否还有宁静美丽
的小村庄和尘土飞扬的乡村公路?在村中相遇的是熙熙攘
攘的旅游团还是背包走天涯、相逢一笑不留名却可把酒言
欢的驴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