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1

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 天涯海角廢校現場

講者:陳木城(台北縣建安國小前任校長)
鄭同僚(創新創造力中心偏遠小學研究計畫召集人)
主持:黃秉德(政大企管系副教授)
時間:2007.01.13(六)14:00-17:00
地點:政大商學院 210R

【第一階段:演講】

引言/楊淑芬

我今天的工作是幫各位導讀在媒體中對偏遠小學的報導。每當論及這個議題,最常被問
到的便是:
「為什麼學校不見了?」更進一步是:「為什麼我的學校不見了?」其中「我
的」正是指在天涯海角的偏遠小學。

「廢校」之議緣起

2004 年監察院針對教育部的預算分配進行檢討,九十二學年度中有近五百多所小學,
學生人數不滿百人,其師生比是一比六,此種現象是位在台北市都會區的我們所無法想
像的,而監察院在進行審查後發覺,若採取廢併校,一年可省近千萬元,也因此建議教
育部規劃配套方案,以求教育精緻化。而行政院主計處也提出附議,若廢併校地方政府
可以省錢,又能獲得補助,似乎讓地方政府更有正當性及迫切的興趣來推動政策。

但問及是否有完善的替代方案或指導方針時,教育部卻回答:「國民義務教育屬地方主
管自治事項,我們無權過問。」難道廢併校僅是地方主管自治事項?現在是「少子化」
的社會,如果小學人數減少,不可避免地國中、高中、大學生的人數都將面臨困境,這
是教育即將面對的問題,切割問題只會讓政策的擬定更加困難。而一句「我們無權過問
」似乎是將這個燙手山芋丟出,但最終卻像迴力標又回到教育部身上,但近三年的資料
顯示,教育部僅提供廢併校補助的資訊給地方政府,卻未有任何相關配套方案。

教育明牌:35、144、576、36377+

接下來我要跟大家「報明牌」 ,「35」是指自 2006 年 9 月開始廢併 35 所小學;


「144」是
指 1999-2006 年廢併 144 所小學;「576」意指在 2006 年底,有 576 所小學人數未滿百
人,即將面臨廢併校,「36377+」意指將有超過三萬六千多名學生會受到影響。在
1999-2006 年間,最會廢校的縣市,第一名是嘉義縣,總共有 50 所;第二名是台南縣,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1


共有 28 所;第三名是屏東縣,共 25 所。

廢併校後的教育帳該怎麼算?

如果廢併校真能節省資源,那應該來看看這筆教育帳要怎麼算?既使學生人數減少,但
校舍、硬體設備、師資等等仍然存在,為何學校會經營不下去?首先是因為稅收減少,
再來則是因為九年一貫教育,引發教師退休潮。以九十五學年度教師退撫金加人事費,
已占去地方政府教育經費的 83%,亦即只有 17%的經費運用在基礎教育的補助上,而
其中還得包括修繕等費用。

廢併校後,一般認為中央學校應該可以收到更多的補助款,但經由媒體的報導發現,經
費並沒有流向地方基礎教育。政府的運作我們無法干涉,或許政府也無須理會我們的「
叫囂」,但我們能看到廢校後的影響為何?

廢校之後將是廢村?

在網路上流傳著一篇文章——〈廢校之後將是廢村:台南縣口碑國小〉,口碑國小是個
不滿百人的小學校,鄉民擔心廢校後,除了孩子必須至遠地求學外,家族歷史可能因此
而消失,且包括社區的精神堡壘、地方經濟、文化傳承等等都會受影響,雖然有許多人
正在為此努力,但能夠籌措到的資金仍是有限,廢校的擔憂依然存在。

以台南縣岡林國小為例,在廢校前是座花木扶疏的小學,在前縣長陳唐山任內更是森林
小學的典範,但在 2006 年 8 月仍因人數不足而廢校,短短幾個月校舍便已荒廢。岡林
國小是個個案,卻不是特例。可以想見,只要廢校程序與地方連結不夠,隨時都可能重
蹈覆轍,更糟的是荒廢了小朋友的童年及教育的中斷,間接地造成中輟生的出現,這又
促使社會付出更多的成本來解決問題。

學校為了避免人數不足遭到廢校,千方百計地「搶」學生、「借」人頭,宛若上演台灣
版的《光之島》,
《光之島》是部日本漫畫,情節描述的是偏遠小學的困境,為了讓學校
「苟延殘喘」,唄美島的島民無所不用其極,只求有人來念當地的小學。台灣也是如此
,只要學生轉學,各式千奇百怪的補助都出籠了,甚至有免費補助一年份蔥油餅等「花
招」,可看得出地方人士用心之苦。

偏遠學校的未來

有些偏遠學校走向創造「自我特色」之路,結合地方創造自己的特色,藉此向各界證明
「我沒有理由因為不滿百人而遭廢併校」,更有些偏遠學校藉由「辦學的成就」而創造
特色。除了小學校自身的努力外,也有許多單位在為「小學生」的「大未來」而付出,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2


如:《遠見雜誌》 〈上學好難〉專題;伊甸基金會的「偏遠小學基金」;電視劇《移民天
堂》的拍攝等等;各界人士的付出族繁不及備載,但這些仍只是零星之火難以燎原,缺
乏一個統籌的機構,告訴大家目前的進度為何?距離目標還有多遠?我們希望能夠藉由
政大 EMBA-NPO 組連結各個相關單位,在 2007、2008 年的論壇裡會有許多相關議題
討論,希望在場的各位能繼續加入我們的行列,謝謝大家。

鄭同僚

過去五、六年我擔任一個另類學校轉型計畫的主持人,今天主要是要與各位報告計畫的
成果,一方面也為各位歸納我在偏遠小學的觀察心得。

「三欺四切」偏遠小學面臨的困境

對偏遠小學而言,廢併校的威脅,可說是政府「三欺四切」的粗暴作為。「三欺」,正是
漠視偏遠地區居民的弱勢:欺貧(收入相對低落)、欺生(原住民或外籍配偶)、欺弱(
隔代教養、不知抗爭)。前些日子曾訪問台北縣某偏遠小學的家長會會長,學校即將面
臨廢校,問及有何對應方案時,他也只要求能正視孩子上下學的交通問題;連全心投入
校務的家長會會長都如此消極,遑論其他事不關己者,而「抗爭」也不在其考慮範圍,
多數家長只能汲汲營營於生活,默默地接受政府影響孩子未來的決策。

「四切」:切斷孩子與鄉土的連結,每天通車往返,回到家時都已天黑,對鄉土逐漸一
無所知;切斷當下社區生活/文化的中心;切斷未來社區發展的基礎,廢校後更是無法
吸引外地人定居,因涉及到孩子未來就讀的便利性;切斷遊子返鄉的根源,廢校後許多
離鄉者找不到往日的回憶,不知道從何處「尋根」。整理歸納後,
「三欺四切」正是偏遠
小學目前面臨的困境。

小校力求轉型

針對上述的情況,國內有許多小校都力求轉型,接下來就轉型的模式,依參與對象、策
略重點作分類比較。就參與對象而言,可分為「內部調整取向」
(校內人士為主),及「
內外整合取向」
(含區域學校聯盟、跨業聯盟、學校社區聯盟 )
, 如:東北角學校的聯
盟、學校與各產業結合或與社區的結合等等。

就策略重點而言,可分為「部分教學或經營創新」及「經營與教學全面創新」,目前多
數學校採取前者,在面臨廢併校時,就校內經營方針作部分的調整;後者則是經營方針
全面更動,從校長、老師的任用,至課程的編排、評量方式都與既有的方針不同,自公
辦民營或另類教育中尋求出路,目前以新竹縣大坪國小、宜蘭縣人文國小、台中市磊川
華德福實驗小學、及台北縣種籽親子實驗國小、森林小學最受矚目。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3


種籽親子實驗國小創立緣起

種籽親子實驗國小(後文簡稱「種籽」)位在台北縣烏來鄉往信賢山區的方向,從 1994
年辦學以來,至今已有十多年的時間。一群對教育有另類看法的人,從創立台北縣兒童
教育基金會起步,唯一的工作便是創辦這所小學,向台北縣政府「承包」這塊地方,由
民間辦理的方式經營學校,所有的制度都是老師、家長不斷討論而催生,主要朝三個目
標前進,分別是「對己真實、對人有愛、對世界常保關切」。

種籽是個什麼樣的學校呢?其是由親、師、生協同合作,透過多元互動的運作機制,落
實良好的討論文化。我們認為「討論」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在台灣邁向民主的過程中,
「討論」引起相當多的激盪,而人與人的相處也應經由「討論」才能相互理解。此外,
亦著力於營造「綠色、和平、人文」的校園氛圍,更加重視培養學生自主的精神,在種
籽的校園裡你看不到打罵,老師多用「等待」的方式,以期學生能自動自發,自覺到「
我有應盡的責任」。

種籽有極佳的師資團隊,其中最重要的特色是流動率相當低,雖然待遇不高,但是在這
裡能感受到對教學的尊重。「生活討論會」是全校決策的會議,所有的規章,人與人互
動的方式等等都能在此討論,每個人都能為自己的言論找到發表的空間。「親子懇談」
家長參與的情況相當熱絡,我起初對這樣的場面非常驚訝,家長能有這樣程度的參與率
,甚至我也思考過決定是否廢校之前,政府如能將學校交由民間經營,透過某些有熱誠
的家長,說不定會有不一樣的面向出現。

我們也有許多各領域的顧問,一方面對課程進行理念上的檢討,一方面在一般體制下的
專家,能透過實務面來加強不足之處。至於人員配置方面,專任教師有九名,其中包含
校長一名。種籽人力並不充足,但不影響「創新」的發揮,而行政組織在小校也是不必
要的,只設有校長、總務、行政秘書各一名,其他職務由老師兼任,而民營的好處則是
毋須理會主管機關的行政命令,資源主要都用於學生身上。

種籽的課程特色

種籽的作法是以學生為中心的空間規劃,從小一到小六每個人都能自由選擇導師,而導
師室是孩子在種籽的家,把書包放在導師室後,便開始一天的課程,除了基本的國文、
數學是必修外,其他的課程都是選修,由孩子自行安排規劃,而密切的親師合作,更是
促進家庭與校園的連結。

全校 89 名學生來自 69 個家庭,每個導師班中有小一到小六的學生,這也是小校的優勢
,學生的人際關係充分發展。試問:在大學校中,小一生如何有機會認識到高年級的學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4


生?但在種籽,各年級通力合作完成學業卻是屢見不鮮。

「課程自編」亦是種籽的一大特色,家長與教師間相互討論,哪一種課程對孩子最有幫
助,或者課程間是否能相聯結。開學前每個孩子都會收到一本厚厚的教學規劃,開始思
考如何安排自己下學期的「學習」,這也是一般體制學校無法仿效的一點。重要的是課
程非常多元化,諸如:繪本、吟唱、閱讀、電影、魔法占卜等等,每一項課程都是要培
養孩子思考的能力,要讓他們學會問「為什麼」,透過體制外的學習,看到事物不同的
面向,但仍重視基本的能力指標,確保孩子在升學過程中,不會與其他學生脫節,多方
並進讓孩子從中學習。

選課制度也是讓孩子學習的一環,他必須通盤掌握自我的學習進度,而不是由老師、家
長決定孩子的興趣,因此,他也必須學習如何安排空堂間的活動,創造孩子自發學習的
機會。而依學習能力進行混齡分組,這也是小校的優點,跳級在種籽並不新鮮,只要通
過老師的評鑑,隨時有機會超前學習。

「多元評量」方式,避免成績決定一切的陋習,老師經由整學期觀察學生的轉變,而非
以分數決定成績,在種籽,孩子的成績單是厚厚一本的評量,而不是傳統甲等、乙等的
分類。

「綜合課程」是除了國語、數學外,種籽裡每個學生的必修課程,包含「畢業製作」與
「畢業挑戰」,每個孩子在畢業前都必須想個主題,無論是用何種方式呈現,好比碩博
士論文一般,表達在校六年的感想,而畢業挑戰更是孩子意志力的磨練,也是種籽的成
年禮。

此外,種籽的表演課,透過角色扮演活動拓展自我概念,投射也昇華自己的心情點滴,
更培養孩子們人際間的交流。五天四夜的校外教學大旅行,是孩子學習生活自理能力的
重要活動,我們將台灣分成十二大塊,每個年級都能選擇一塊作為校外旅行的目的地,
期間老師必須將該區域的民情、歷史等先向學生詳細介紹,這正是九年一貫教育中要求
的整合教育,也是認識台灣、走過土地的好方法。

當老師認為學生有問題時,可以透過「談話會」了解孩子的現況。種籽也有「學生法庭
」,當孩子們有紛爭時,藉由學生擔任法官,透過「訴訟」和平地解決衝突,對於弱勢
的孩子能起安心的作用,而不是礙於強者的威勢,只能忍氣吞聲,藉此培養學生對自主
與民主機制的認知。此外,種籽也善用家長資源,諸如;支援課程的規劃,或由家長擔
任學校的義工。

創校以來,種籽的畢業生共有十二屆 85 人,有人繼續進修,有人選擇就業,大部分的
孩子都能清楚探索自己要的是什麼?就算學歷不高,也知道自己為什麼不高,選擇未來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5


的方向時,少有迷惘。而學生家長的學歷大部分是碩士、博士,職業多為白領階級,相
較之下,把孩子交給我們「實驗」的意願較高。至於招生的狀況也頗令人滿意,只是限
於學生畢業、轉學的人數有限,無法讓所有有意願的孩子加入。

小校轉型後的社會價值

小校轉型後,其實能為社會帶來諸多價值。例如:提供參訪的機會,讓他人有所借鏡;
出版相關的書籍;教師應邀演講或參與專案;舉辦營隊,讓一般的孩子有機會參與種籽
的活動;教學與成果發表等等。

信賢國小由種籽承辦轉為民營後,仍著重於與烏來、信賢當地居民的互動與合作,如:
泰雅課程的設計,起因於當地以泰雅族人居多,此外,原信賢國小學區的學童以公立學
校的學費即能就讀。種籽的設立更是帶來都市家庭、媒體與團體的加入與參訪,也提升
當地觀光價值,並且我們也積極參與社區環境規劃與烏來鄉的活動。相對來說,周遭優
美的自然景觀,除了陶冶孩子的身心外,也成為老師開課的依據,如:自然步道成為學
生觀察動植物的最佳地點。

雖然校舍、教學設備等囿於經費侷限,多已陳舊不堪,但有家長便運用自己的專長,為
學生搭蓋大、小樹屋;校園內規劃有小劇場,讓學生能自由發揮創意;一年多前向政府
申請「永續校園」的經費,全校師生一同建立起屬於種籽的「生態池」,每個學生都參
與過程,親手打造,箇中的情感無法言喻。

每個孩子也都被允許,在校園範圍內設置屬於自己的祕密基地,一旦宣告,別人要進入
都必須經過主人的同意,它可能只是由幾塊木板圍成,但卻是孩子在學校的依歸,這是
學校裡重要的文化。

因為環境的因素,種籽的學生在成長的過程免不了會受傷,但我們堅信任何成長都需歷
經冒險,我們不會限制學生的冒險行為,過程中會讓學生更了解什麼可以做?什麼是應
該注意的?這也是大校裡無法想像的「縱容」,但卻是我們的特色,適當的風險是成長
必須付出的代價。

種籽的展望是希望能藉著本身的例子,分享教育的實務經驗,成為政府與社會參考的標
的,進行另類的學校交流,作為多元教育辦學的借鏡,進行對社區的扎根,推動偏遠地
區另類學校試辦。從辦學的角度,種籽需要的協助是設備的更新、經費的補助等等,小
校轉型其實仍有許多改進之處,僅以種籽的例子向各位報告單一案例,雖然不一定很成
功,但政府在將小校廢併校前,是否能藉此考慮其他的未來性,謝謝大家。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6


陳木城

首先,與各位介紹一下自己的簡歷。我曾在教育局擔任課程督學,在教師研習會擔任六
年的研究員,省教育廳當過一年的輔導員,三十年來服務於六所學校,也有在民間社團
服務的經驗,包括七個協會、五個基金會。因為這些經歷,更堅定我投身教育領域的決
心。

小校更可創造特色

在服務過的六所學校當中,真正引發對小校的熱誠,是從烏來福山國小開始,當時全校
僅有 43 人,從中體會到小校的優勢。在我轉任他校後,福山國小已成為部落學校,是
台北縣泰雅文化的體驗學校。

接續任職的幾所學校更讓我體會到,班級人數決定了學校的教育制度。在台北縣貢寮鄉
的福連國小即是如此,雖然全校僅 26 人,但因為是小校所以能精準地掌握到學校的特
色。在擔任校長之時,我們將福連國小塑造成海洋學校、潛水基地,甚至地方政府、民
間機構都願意補助經費,以維持校園的永續發展。

台北縣建安國小是我退休前最後服務的學校,雖然先前已有許多獲獎的經歷,但這些都
不是我們重視的方向,一就任當時我即跟老師們說:「我只要求兩件事,第一『不要裝
出一副要做的樣子』;第二『雖然重點不在得獎,但我們仍要參加,目標是在建構一個
值得參考的學校模式,觸發下一個教育改革。』」我們不只要執行政府的政策,更要檢
驗政策,否則何來參考價值。

偏遠小型學校的優勢

偏遠小型學校的優勢:
一、具有小班小校的特色。目前台灣的教育走到困境,偏遠小學的存廢問題造成紛爭不
斷,政府手裡揮舞著「節省教育成本」的旗幟,實則是對弱勢族群施加政策性的暴
力。
二、落實社區學校,學校社區化的可能。這是大校無法達成的目標,對小校來說卻是輕
而易舉。
三、師生互動高,營造友善溫馨的校園。全球幾乎沒有一個國小是超過五十班,但在台
灣卻動輒有超過八十、一百班的「奇蹟」,師生之間形同陌路,老師下課後難與同
學有所互動,這是大校普遍存在的僵化問題。
四、學校規模小,行政組織簡化,減低行政科層溝通成本,這也是小校比較容易掌握校
務的優勢。
五、社區普遍具有豐富生態、產業、人文特色。一旦廢校,偏遠地區便會失去文化的支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7


柱,因為當地小學的老師通常就是知識水準的中心。

偏遠小型學校的弱勢

當然,偏遠小型學校也一定有其弱勢:
一、學生少導致互動性低,思考的多樣性不足,學習成就受到限制。
二、教師數少,專業結構不完整,每個老師都必須負責專長以外的課程,無法讓學生受
到更完善的教育。
三、老師除了教學外,更需負擔行政工作,窮於應付。
四、教師品質、文化素質不齊,團隊整合不易,導致效率性低落,但這些人事費卻又占
去大部分的經費,校務的推動每況愈下。
五、經濟、文化、家庭、地理、交通、教育、政治的七大弱勢。
六、台灣的社區營造是偏遠地區的命脈,但這些地區普遍公共意識不足,正是社區營造
最需要落實的地區。
七、偏遠社區的營造是社會建設最後一里。

小型學校的功能與價值

「破窗效應」是廢校後最應受到重視的弊病,現場有許多單位都曾在這方面付出心血,
如:
《遠見雜誌》、伊甸基金會及學術團體等,這是目前最需要被抑止的後果。有幸因為
廢校後,校舍的荒廢問題逐漸受到重視,小校才稍微重拾社會大眾的注目,否則偏遠地
區在政治上永遠是弱勢,沒有立委、議員會願意為其發聲。

回歸到小型學校的功能與價值何在:
一、落實弱勢社區的照顧,達成社會的公平與公義。不能只用教育成本來看這個問題,
還需要考慮到社區的發展。
二、廢校後,除學童教育受到影響外,還可能面臨社區教育減少及社區文化中心沒落。
三、政府落實憲法對國民教育權利的保障。
四、學校是偏遠鄉村最大的政府單位、公共空間,若廢校後,立即會面臨校舍「被占據
」的問題,成為犯罪的淵藪,社區內最大的「違章建築、鬼屋」,用來嚇孩子的「
教育工具」。
五、偏遠學校是發展特色及學校多樣化機會。
六、學校是偏遠社區民眾對政府最有感情的單位,是最友善、美麗的橋梁。

小型學校的轉機

小型學校的轉機為何:
一、教育是公共事務,不能單以教育成本論斷;引起媒體、社會關心,我今天在這裡也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8


是因為廢校議題已經引起注意,這是好的第一步,先前沒人關心這個議題時,台東
縣、屏東縣、嘉義縣廢校的速度驚人,屏東縣車城鄉甚至有一位校長管理五個分校
的案例,缺乏管理者的情況下,學校如何能穩定發展?
二、小型學校功能多元化,促進縣市政府結合各局處統籌處理,發揮空間資源效能,這
是很重要的觀念。
三、引起小校及社區危機意識,喚起學校與社區共同體的意識覺醒,兩者間是密不可分
的,學校要永續經營一定要有社區的協助。
四、社會公論議題,引起政府重新思考的方向,創造改變的機會,透過學校型態的調整
,免除廢校的危機。學校型態應該如何調整?便要推動「校園的進化運動」,從建
安國小的例子來看,校園其實有許多改進的空間,所以台灣教育一定會有下一波的
改革,不再只是小部分的改變,而是徹底從「基因」進化。

小型學校轉型的策略與方向

小型學校轉型的策略與方向:
一、發展特色學校:海洋學校、生態學校、藝術學校、體育學校等等,一旦廢校,地方
就會缺乏專業人士的建設,發展不出自我特色。
二、遊學中心:戶外教學中心、自然教育中心、環境教育中心,這是仿照英國、日本的
自然戶外教學中心,提供都市學校沒有的生態環境,創造當地的觀光價值,增加學
校的功能性,讓都市區的學生親身體驗課本中的知識。
三、社區服務中心:融合老人服務、職業培訓、醫療照護、產業合作、觀光休閒、社區
營造及兒童教育,成為複合式社區文教養護服務中心,讓學校、社區、地方產業三
者更緊密結合,增加校園永續經營的機會,而不是廢校之後,教育局不再有管轄權
,各個政府機構也無從著手利用,只能任憑校舍荒廢、社區發展停滯、地方產業沒
落,百害而無一利。

解決偏遠小校廢併議題的思考模式

解決偏遠小校廢併議題的思考模式,應以偏遠小校校區多元化運用為軸心,結合地方政
府、民間機構,如:教育局可以引進教育人員,針對社區教育、民眾教育、學習社區、
終身學習等發揮功能,不單單只是著重於學童人數多寡,更要將注意力集中於社區民眾
身上。社會局能引進社工人員,針對社區照護、社區營造、老人送餐、幼兒托護等方面
發揮功能,甚至請老人到學校用餐,增進學童與鄉民間的情感交流,這都是可行之法。
農業局也能在此進行地方產業升級,推動精緻農業、休閒農業、民宿輔導,藉由校園對
地方的了解,可避免許多未知的風險。其他如:醫療照護、慈善機構、宗教團體、觀光
單位、鄉村服務等等,都可以偏遠地區的小校為中心,統籌一切事務的進駐,讓「善行
」能順利進行,不會因對地方的陌生而事倍功半。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9


偏遠小校的存廢是整個社會的問題,不光是教育成本問題,需要跨越部會、局處統合處
理,學校是共有的公共空間資源,不應僅由某個政府機構就決定其存廢。

結語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 1996 年提出,人類要能適應社會變遷的需要,必須


進行五種基本的學習:學會認知、學會做事、學會共同生活、學會發展、學會改變。我
們當然要學會改變,學校是學習的地方,連我們都不知變通,又如何引領學生的思考有
所發展呢?

一、不要用過去的思考來解決現在的問題,要用未來的、前瞻的視野,觀念先行走在明
天。
二、政府不要裝出一副「要做的樣子」,不要被觀念和環境所制約。
三、走在前面的人越走越前,落在後面的人越追越遠。

很高興政大以一個學術單位,及各位在座 EMBA 的學生,能以企業經營、管理方面的


專才,投入這塊領域,在不涉及某些人的權益之下, 「改變」是絕對有可能發生的,今
天的報告只是拋轉引玉,相信透過眾位的通力合作,化理論為實際行動,一定能有所改
進,謝謝大家。

【第二階段:交流】

NPO-EMBA & 鄭同僚、陳木城

Q:剛剛兩位都有提及小校的優勢,究竟學生人數要「少」到哪個數目?才能顯出優勢
,是否有其底限?

A:如同我最後所論及,小校能發展成社區服務中心,屆時學生人數已經不成問題,學
校單位不需被裁撤,透過社區營造、農業發展等其他功能性,維持原有的「活力」。

Q:我曾經看過一個案例,學校僅剩 7 名學生,老師、家長也都同意在這樣的環境下,
孩子會失去學習的競爭力,這樣的小校還有持續的必要性嗎?

A:很明顯地他們沒有社區意識,連為自己爭取的念頭都沒有,這是台灣民眾普遍存有
的陋習,習慣於默默忍受權威的安排,或是人云亦云,一眛地接受主流的想法,這也是
我認為應該大力改革之處。

Q:從陳校長的經驗分享中可知,校長很善於將校外的資源引進校園運用,相信這也是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10


大部分校長最缺乏的能力,不知道陳校長能否就這點,跟大家分享箇中的訣竅。

A:爭取資源並無其他訣竅,自助人助,你認真地想為學校做事,做事的方法得體,自
然人家就願意贊助。我離開建安國小時,為學校留下三百多萬的資金,幾乎是從無到有
。在學校時,我把營養午餐「簡省」出能有結餘的狀況,但對學生的供餐只多不少,嚴
格掌控餐費的支用,不許額外的浪費,不論是食材的購買、廚工的薪資等等,沒有一絲
一毫的濫用。完善的規劃,自然能獲得捐助,而不是低聲下氣地尋求補助。

結語/黃秉德

偏遠小學所面臨的是危機亦或是轉機?仍有許多討論的空間,但有幾個因素是投身這塊
領域所需注意。

第一是如何擁有豐富的資源網絡:偏遠小學不僅是教育問題,更涉及經濟、政治、地方
社區等層面,多方資源的結合,是這個議題的首要之務;第二是需要優秀的執行團隊,
否則許多計畫無法確實啟動,更需要一個領導者,引領團隊前進;第三是社區的公共意
識必須要能成為承載的平台,單靠少數人的熱心是無法有所貢獻的。

前述三者的整合,才能有效發揮偏遠小學的功能,引發無限的創意。

Npo-emba forum 0701 [http://npo-emba.org]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