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老字號 : 同心事成 清真牛肉館

九 龍 城 龍 崗 道 一 號 的 清 真 牛 肉 館 , 店 面 以 回 教 的 傳 統 顏 色 綠 色 為 主 調 ,

沒 有 華 麗 裝 修 , 牆 上 只 掛 一 篇 可 蘭 經 和 幾 件 阿 拉 伯 文 裝 飾 , 最 顯 眼 的 只

是 門 口 玻 璃 上 那 代 表 回 教 的 半 月 和 五 角 星 。

噢 , 不 , 最 顯 眼 的 應 該 是 門 外 的 人 龍 。

想 不 到 小 小 一 件 牛 肉 餅 , 其 實 只 不 過 是 麵 粉 包 牛 肉 而 已 , 卻 總 是 勾 引 食

客 。

幫 襯 的 不 乏 明 星 名 人 , 岳 華 、 汪 明 荃 、 肥 媽 、 楊 思 琦 、 蘇 施 黃 、 黃 毓

民 、 李 純 恩 、 蔡 瀾 、 孫 明 揚 、 林 煥 光 … …

老 中 青 三 代 統 統 逃 不 過 一 家 四 戶 八 個 老 闆 的 掌 心 。

究 竟 小 店 內 有 甚 麼 乾 坤 能 做 出 如 此 佳 績 ?

太 太 方 潔 玲 在 一 旁 聽 得 直 搖 頭 : 「 一 家 人 當 中 , 他 做 的 牛 肉 餅 排 第 二 ,

可 是 講 姿 整 則 數 他 第 一 。 」

如 果 這 叫 「 姿 整 」 , 但 願 所 有 廚 子 都 姿 姿 整 整 !

馬 義 鴻 這 份 認 真 的 態 度 , 其 實 遺 傳 自 父 親 。

「 爸 爸 成 日 話 , 客 人 賞 面 幫 襯 , 就 要 煮 最 好 味 的 東 西 給 他 們 吃 , 也 要 讓

人 客 吃 得 飽 。 」

所 以 , 食 物 分 量 頗 大 , 女 孩 子 吃 一 客 兩 件 牛 肉 餅 , 已 飽 了 大 半 。 小 菜 亦

比 外 邊 同 價 錢 的 大 碟 。 不 是 炆 燉 的 菜 式 如 咖 喱 牛 腩 等 也 會 即 叫 即 做 , 最

多 事 先 告 訴 人 客 要 稍 等 才 有 得 食 。

不 過 他 不 諱 言 , 家 人 相 繼 移 民 後 , 食 物 交 給 廚 子 做 , 質 素 可 能 會 差 少

許 。 不 過 老 闆 要 求 高 , 員 工 做 到 八 成 都 已 不 差 吧 ?

方 潔 玲 聽 罷 , 說 : 「 都 有 八 成 。 做 了 這 些 年 , 我 們 一 家 人 個 個 都 會 煮 ,

知 道 甚 麼 叫 好 甚 麼 叫 壞 , 偶 然 會 扮 客 入 單 , 試 試 夥 計 的 手 藝 , 又 會 叫 夥

計 自 己 試 食 給 意 見 」

他 們 深 知 鋪 頭 又 細 又 逼 , 食 物 唔 好 人 客 便 不 會 幫 襯 。 因 此 堅 持 嚴 控 品

質 , 來 貨 都 要 過 三 關 , 要 小 師 傅 、 大 師 傅 和 老 闆 都 收 貨 才 行 , 還 日 日 試

食 。

所 以 清 真 牛 肉 館 門 外 經 常 排 人 龍 , 晨 早 十 一 時 剛 開 鋪 便 有 人 拖 男 帶 女 來

吃 牛 肉 餅 、 咖 喱 , 午 市 、 晚 市 更 是 座 無 虛 席 , 是 未 齊 人 即 使 訂 了 桌 也 不

能 入 座 那 種 , 生 意 好 到 有 人 想 在 隔 壁 開 一 家 店 來 搶 生 意 。
去 年 九 月 , 剛 拿 下 退 休 金 的 經 理 在 同 一 條 街 開 一 家 「 咖 喱 牛 肉 館 」 打 對

台 , 賣 一 樣 的 食 物 , 連 菜 單 都 幾 乎 搬 字 過 紙 。 馬 義 鴻 兩 夫 婦 立 即 從 加 拿

大 趕 回 來 。

方 潔 玲 激 氣 的 道 : 「 他 是 我 親 自 請 的 , 十 幾 年 來 我 們 都 對 他 好 好 , 想 不

到 他 會 這 樣 做 。 一 提 起 我 就 唔 開 心 , 都 係 唔 講 喇 。 」

還 好 事 實 證 明 對 方 搶 不 了 他 們 的 生 意 , 長 龍 依 舊 , 她 頻 呼 : 「 真 係 阿 拉

保 祐 ! 其 實 做 飲 食 講 個 心 , 他 們 做 得 不 好 , 因 為 他 們 不 如 我 們 般 用 心 製

作 。 」

的 確 , 記 者 吃 過 隔 壁 的 牛 肉 餅 , 由 於 是 預 先 煎 好 , 沒 有 外 脆 內 軟 的 口

感 , 咬 了 兩 口 便 吃 不 下 去 。 難 怪 人 客 寧 願 等 也 要 光 顧 正 店 。

清 真 食 物 睇 真

清 真 牛 肉 館 , 顧 名 思 義 賣 「 清 真 」 食 品 。 究 竟 甚 麼 是 清 真 食 品 呢 ? 其 實

「 清 真 」 不 是 一 種 菜 式 的 統 稱 , 而 是 解 放 前 中 國 人 對 回 教 ( 或 稱 伊 斯 蘭

教 ) 的 稱 號 , 清 真 食 品 就 是 按 照 回 教 教 義 屠 宰 、 加 工 和 製 作 的 食 物 , 用

回 民 的 語 言 說 , 就 是 「 合 法 的 食 物 」 ( Halal Food ) , 所 以 清 真 食 品 可 以

因 地 制 宜 , 配 合 不 同 地 方 的 烹 調 方 式 而 改 變 。

回 教 徒 對 吃 喝 有 特 別 要 求 , 他 們 只 吃 他 們 認 為 清 潔 、 衛 生 、 對 健 康 有 益

的 食 物 。 豬 吃 餿 , 所 以 不 潔 , 因 此 回 民 絕 口 不 吃 豬 。 其 他 牲 口 如 牛 、

羊 、 雞 等 , 亦 必 須 由 回 民 唸 經 宰 殺 才 可 入 口 , 凡 自 死 的 ( 即 死 因 不 明

的 ) 、 勒 死 的 、 砸 死 的 、 摔 死 的 、 被 其 他 動 物 吃 過 的 、 宰 殺 前 屠 夫 沒 唸

可 蘭 經 祝 福 的 全 部 不 行 。 海 產 方 面 , 沒 有 鱗 的 不 吃 , 離 開 了 水 仍 可 生 存

的 不 吃 。 另 外 , 血 液 不 能 沾 , 酒 亦 不 能 喝 。 烹 調 方 面 , 只 要 不 用 豬 油 煮

食 即 行 。

像 清 真 牛 肉 館 , 一 直 以 來 都 是 主 打 滬 川 菜 ─ ─ 雖 然 我 們 通 常 在 那 吃 牛 肉

餅 和 咖 喱 菜 。 從 表 面 上 看 , 也 看 不 出 他 們 賣 的 菜 跟 在 其 他 上 海 和 四 川 菜

館 吃 到 的 有 明 顯 分 別 , 其 實 內 別 具 乾 坤 … …

牛 肉 餅 $18/2 件

是 生 煎 牛 肉 包 的 變 種 , 麵 粉 皮 包 上 加 入 了 、 蘿 蔔 、 菜 和 調 味 料 的 牛 肉 後

, 放 平 底 鑊 上 煎 至 金 黃 色 。

由 於 牛 肉 拌 好 後 先 放 冰 箱 , 牛 肉 吸 飽 調 味 料 , 煎 時 遇 熱 會 連 肉 汁 盡 數 釋

出 , 所 以 上 碟 時 餅 皮 內 滿 是 肉 汁 。

進 食 時 千 萬 別 大 口 咬 下 , 不 然 準 會 被 肉 汁 燙 傷 。
最 好 先 在 餅 皮 咬 開 小 洞 , 慢 慢 吮 光 肉 汁 才 吃 餅 。

牛 三 $74

三 拼 即 醬 牛 根 、 醬 牛 和 醬 牛 肚 , 屬 滬 菜 , 全 部 都 由 清 真 牛 肉 檔 交 貨 , 再

用 滷 水 煮 熟 。

牛 肚 最 入 味 , 軟 腍 卻 不 失 彈 性 。

牛 切 得 極 薄 , 放 在 燈 下 幾 可 透 光 。 牛 筋 則 呈 琥 珀 色 , 晶 亮 通 透 。

辣 子 羊 片 $47

是 四 川 口 味 。

羊 肉 全 部 由 澳 洲 或 紐 西 蘭 進 口 , 肉 質 比 大 陸 貨 鬆 化 。

羊 柳 切 片 後 加 小 竹 筍 同 炒 , 用 薄 餅 包 吃 最 和 味 。

咖 喱 牛

咖 喱 也 是 這 的 招 牌 菜 , 屬 巴 基 斯 坦 口 味 , 味 道 偏 辣 , 配 方 由 五 十 年 代 沿

用 至 今 。

XO 醬 炒 蝦 球 $80

雖 然 蝦 球 是 急 凍 貨 而 不 是 鮮 蝦 , 但 加 上 自 製 XO 醬 , 香 辣 味 濃 。

砂 鍋 雲 吞 雞 $80

又 是 滬 菜 , 雲 吞 全 是 鮮 蝦 牛 肉 雲 吞 , 比 豬 肉 餡 的 更 鮮 甜 !

加 上 用 上 半 隻 鮮 雞 和 津 白 熬 湯 , 湯 汁 發 白 , 既 濃 且 甜 , 難 怪 成 為 牛 肉 餅

以 外 的 招 牌 菜 。

麻 油 雞 $49

新 鮮 雞 隻 用 麻 油 浸 熟 , 再 淋 上 芝 麻 醬 汁 , 雞 滑 芝 麻 香 , 像 吃 雞 絲 粉 皮 走

粉 皮 。

小 小 店 的 八 個 老 闆

表 面 無 異 , 內 有 乾 坤 。

說 的 又 豈 止 是 食 物 ?

你 看 清 真 牛 肉 館 小 小 一 家 店 , 幾 百 呎 的 鋪 位 , 坐 滿 了 才 四 十 人 , 誰 估 得

到 竟 然 有 八 個 老 闆 !

翻 看 小 店 的 舊 報 道 , 老 闆 一 時 是 崔 先 生 , 一 時 是 麥 先 生 , 一 時 是 馬 先

生 。 細 看 之 下 , 姓 馬 的 , 又 出 現 兩 生 花 , 一 個 胖 一 個 瘦 , 根 本 就 是 兩 個
人 。 我 的 天 啊 , 看 得 記 者 一 頭 霧 水 。 究 竟 甚 麼 葫 蘆 賣 甚 麼 菜 ?

原 來 , 姓 崔 姓 麥 姓 馬 共 四 家 人 ─ ─ 嗯 , 不 , 應 該 是 一 家 人 ─ ─ 停 ! 甚 麼 一

家 人 四 家 人 ? 真 是 愈 搞 愈 糊 塗 。

還 是 從 頭 說 起 吧 。

香 港 的 街 景 , 曾 經 充 滿 大 排 檔 風 光 。 五 十 年 代 紅 磡 黃 埔 船 塢 對 出 的 寶 其

利 街 , 都 是 大 排 檔 。 本 身 是 回 教 徒 的 馬 仁 魁 , 拖 妻 兒 , 在 那 擺 檔 。

他 生 於 河 南 開 封 , 早 在 二 十 年 代 已 隻 身 到 上 海 學 做 包 點 , 後 來 到 了 香

港 , 在 七 號 差 館 的 飯 堂 廚 房 打 工 。 那 時 警 察 多 印 、 巴 籍 人 , 廚 房 有 專 人

負 責 他 們 的 膳 食 , 馬 仁 魁 便 在 那 兒 學 會 做 正 宗 巴 基 斯 坦 咖 喱 。

婚 後 , 他 與 妻 子 楊 愛 群 回 廣 西 開 檔 賣 包 點 、 大 餅 , 後 來 因 為 打 仗 , 輾 轉

去 了 上 海 , 五 十 年 代 重 回 香 港 , 正 式 在 這 片 彈 丸 之 地 落 地 生 根 。 最 先 在

紅 磡 開 大 排 檔 , 賣 上 海 包 點 如 生 煎 牛 肉 包 、 豆 沙 包 、 芝 麻 大 餅 、 酸 辣

湯 、 豆 漿 等 , 也 有 做 咖 喱 。 後 來 搬 了 去 荃 灣 。

「 大 排 檔 時 期 我 們 做 工 人 生 意 , 他 們 愛 吃 豆 漿 、 大 餅 做 早 餐 , 中 午 就 吃

一 碗 麵 一 碟 飯 。 我 朝 朝 四 點 半 就 開 檔 透 火 、 煲 湯 、 煮 咖 喱 , 我 先 生 就 晏

一 點 來 整 包 , 直 幹 至 傍 晚 五 六 點 。 」 楊 愛 群 回 憶 道 。

七 十 年 代 , 大 排 檔 開 始 被 取 締 , 他 們 便 搬 到 回 民 聚 居 的 尖 沙 咀 , 先 在 厚

福 街 開 設 北 方 小 館 「 六 朝 居 」 , 後 到 寶 勒 巷 做 「 清 真 小 館 」 , 一 直 營 業

至 八 十 年 代 初 寶 勒 巷 拆 樓 才 結 業 。

「 尖 沙 咀 拆 樓 無 得 做 , 本 來 諗 住 休 息 一 下 , 但 我 們 做 慣 事 , 沒 工 做 便 覺

悶 , 便 又 開 始 找 鋪 位 重 操 故 業 。 不 過 當 時 尖 沙 咀 的 租 金 已 開 始 貴 , 我 們

又 住 土 瓜 灣 , 所 以 便 去 九 龍 城 搵 鋪 。 」 楊 愛 群 說 。

一 九 八 五 年 , 夫 婦 倆 帶 七 個 兒 女 , 正 式 進 駐 龍 崗 道 一 號 , 一 家 人 齊 心 合

力 做 「 清 真 牛 肉 館 」 。 那 時 , 客 人 已 不 再 追 求 大 大 件 的 飽 肚 食 物 , 牛 肉

包 亦 順 勢 改 成 牛 肉 餅 , 用 不 會 發 起 的 麵 粉 水 皮 代 替 包 皮 。

五 年 後 , 馬 仁 魁 因 病 過 身 , 楊 愛 群 亦 從 此 退 休 , 小 店 便 全 交 兒 女 打 理 。

後 來 各 人 輪 流 移 民 加 拿 大 , 慢 慢 發 展 出 逐 家 逐 戶 回 流 看 鋪 的 管 理 模 式 。

目 前 主 力 那 八 個 老 闆 , 便 是 七 姐 弟 其 中 四 人 和 他 們 的 伴 侶 , 每 家 負 責 三

個 月 。 我 們 在 不 同 時 候 讀 報 見 到 不 同 老 闆 , 便 是 這 個 原 因 。

同 心 做 好 家 庭 生 意

馬 義 蓮 在 一 眾 姐 弟 中 排 行 第 三 , 員 工 、 客 人 都 叫 她 「 三 姐 」 。 紅 磡 時 期

已 跟 父 親 到 檔 口 開 鋪 , 爸 爸 做 師 傅 整 牛 肉 包 、 豆 沙 餅 , 她 就 幫 手 煎 包 、

攪 豆 沙 。
「 我 們 怕 人 家 做 豆 沙 時 混 入 豬 油 , 所 以 要 自 己 做 。 當 時 大 家 姐 已 外 出 打

工 , 主 要 是 二 家 姐 、 我 和 四 妹 幫 父 母 手 。 」

一 直 以 來 , 生 意 都 是 家 庭 式 經 營 , 由 洗 碗 、 搓 麵 粉 到 做 牛 肉 包 、 煮 咖

喱 , 全 部 都 是 一 家 人 自 己 做 。 不 過 , 兒 女 漸 大 , 個 個 心 思 思 往 外 闖 。 馬

義 蓮 也 不 例 外 , 長 大 了 便 不 想 終 日 對 父 母 , 要 外 出 打 工 , 做 過 工 廠 , 又

搞 過 時 裝 店 。 不 過 兜 兜 轉 轉 , 最 終 還 是 回 到 父 母 身 邊 。

「 爸 爸 身 體 唔 好 , 便 回 來 幫 忙 。 」

九 龍 城 的 清 真 牛 肉 館 開 店 不 久 , 之 前 各 散 東 西 的 兒 女 都 回 來 了 , 一 盤 生

意 又 回 復 家 庭 式 經 營 。

他 們 還 愈 做 愈 大 , 曾 經 在 侯 王 道 開 分 店 , 只 不 過 隨 啟 德 機 場 搬 遷 , 生 意

大 不 如 前 才 結 束 。

至 於 龍 崗 道 老 店 , 即 使 後 來 眾 兄 弟 姐 妹 分 別 移 民 , 也 沒 想 過 要 結 束 。 畢

竟 他 們 都 是 回 教 徒 , 深 明 不 吃 豬 的 話 , 外 出 用 膳 選 擇 很 有 限 , 不 點 豬 肉

菜 也 怕 廚 師 下 了 豬 油 。 自 己 到 外 面 食 飯 , 多 只 選 擇 齋 鋪 。 去 外 地 旅 行 更

要 自 備 鹹 菜 麵 食 , 連 煲 都 要 帶 去 。

「 全 港 就 只 有 三 五 家 清 真 餐 廳 , 好 多 回 民 客 怕 我 們 結 業 。 農 曆 年 初 五 見

我 們 未 開 門 , 已 嘈 嘈 閉 , 話 他 們 沒 東 西 吃 。 」

所 以 , 除 了 大 家 姐 跟 夫 家 做 別 的 生 意 , 二 家 姐 和 四 妹 要 留 守 加 拿 大 , 餘

下 四 姐 弟 便 香 港 加 拿 大 兩 邊 走 。

馬 義 蓮 的 丈 夫 崔 觀 輝 ( 就 是 舊 報 章 訪 問 那 位 崔 先 生 ) 說 : 「 移 民 後 , 鋪

頭 才 多 請 員 工 。 現 在 我 們 四 家 人 輪 流 睇 鋪 , 就 像 人 家 合 夥 做 生 意 , 各 自

像 員 工 一 樣 按 月 支 薪 , 只 不 過 大 家 是 親 戚 而 已 。 」

三 姐 在 一 旁 補 充 : 「 其 實 分 三 個 月 一 期 , 只 是 說 誰 主 力 負 責 哪 三 個 月 ,

其 餘 時 間 要 是 人 在 香 港 又 有 空 的 話 , 都 會 落 鋪 頭 幫 手 , 大 家 姐 、 二 家

姐 、 四 妹 亦 一 樣 , 誰 幫 手 都 照 出 糧 , 幫 一 天 便 領 一 天 的 薪 水 。 」 因 為 是

一 家 人 , 有 時 還 有 位 可 走 。 誰 有 要 事 待 辦 , 還 可 請 家 人 頂 替 幾 天 。

不 過 話 雖 如 此 , 可 是 這 「 一 家 人 」 實 在 是 「 四 家 人 」 , 共 同 管 理 一 間

鋪 , 拗 撬 難 免 吧 ?

馬 義 蓮 想 一 想 , 還 是 搖 頭 說 : 「 這 門 生 意 做 了 幾 十 年 , 早 上 軌 道 , 根 本

沒 有 甚 麼 新 鮮 事 , 冇 乜 要 拗 。 」

即 或 有 事 , 小 事 如 加 推 新 菜 、 轉 供 應 商 便 由 當 時 的 話 事 人 主 意 ; 大 事 像

加 薪 、 裝 修 才 一 起 商 量 。

而 且 以 前 父 親 管 教 很 嚴 , 不 讓 兒 女 外 出 結 識 外 教 人 , 幾 姐 弟 由 細 玩 到
大 , 關 係 向 來 融 洽 。 縱 有 爭 執 , 都 是 鬧 完 就 算 。 真 箇 沒 有 共 識 便 由 長 輩

( 在 店 便 以 三 姐 為 大 ) 做 決 定 , 因 為 回 民 尊 重 長 輩 , 母 親 在 說 話 兒 女 不

能 打 斷 !

都 說 回 民 家 庭 觀 念 重 , 不 信 ? 給 你 一 個 小 例 子 : 某 天 記 者 和 攝 影 師 離 開

前 , 三 姐 叫 我 們 打 包 些 食 物 回 家 , 但 我 們 因 為 還 有 別 處 去 而 婉 拒 其 好

意 。 她 聽 罷 一 臉 愕 然 : 「 甚 麼 ? 放 工 後 還 不 回 家 ? 乜 而 家 年 輕 人 咁 唔 黐

家 ? 」

認 真 製 作 無 懼 翻 版

我 們 不 比 馬 家 五 弟 馬 義 鴻 , 他 才 是 黐 家 之 人 。 原 是 土 木 工 程 師 的 他 , 眼

見 父 親 患 了 心 臟 病 , 二 話 不 說 便 回 巢 幫 手 。

「 冇 話 可 惜 唔 可 惜 , 反 正 未 上 學 便 已 落 鋪 。 老 竇 病 了 , 我 作 為 兒 子 , 自

然 返 去 幫 手 。 」

聽 他 說 , 小 時 父 母 不 放 心 留 他 單 獨 在 家 , 便 將 他 抱 到 大 排 檔 坐 玩 。 不 知

是 否 從 小 受 薰 陶 , 他 所 包 的 牛 肉 餅 , 在 家 人 、 員 工 中 稱 皇 稱 霸 。

「 四 家 姐 做 的 才 是 最 好 。 」 他 謙 稱 。

四 姐 馬 義 芳 目 前 在 溫 哥 華 打 理 菜 館 「 馬 家 莊 」 , 她 那 全 家 公 認 做 得 最 好

的 牛 肉 餅 , 我 們 未 能 親 口 嘗 到 。 還 好 只 敢 認 第 二 的 馬 義 鴻 在 , 記 者 立 即

請 他 顯 身 手 。

只 見 他 二 話 不 說 走 進 廚 房 , 一 手 取 出 夥 計 早 調 好 的 粉 糰 , 搓 成 長 條 狀 ,

平 分 六 份 。 然 後 用 不 比 筷 子 大 許 多 的 麵 粉 棍 輾 成 薄 薄 的 圓 皮 , 包 入 牛 肉

餡 , 埋 口 。 再 逐 個 放 到 平 底 鑊 上 壓 平 , 掃 油 , 煎 至 兩 面 金 黃 。 不 出 十 分

鐘 , 六 個 熱 辣 牛 肉 餅 即 可 上 碟 。

記 者 也 不 客 氣 , 率 先 試 吃 一 個 。 只 咬 破 一 個 小 洞 , 肉 汁 便 洶 湧 而 出 。 最

精 彩 還 是 那 餅 皮 , 厚 薄 均 勻 , 連 埋 口 位 也 沒 有 突 然 變 厚 。 神 乎 其 技 , 好

味 好 味 !

「 其 實 那 粉 糰 比 我 自 己 調 搓 的 硬 實 , 包 餅 那 桌 面 又 有 麵 粉 痕 , 平 日 我 真

要 落 場 包 牛 肉 餅 的 話 , 一 定 要 洗 得 乾 乾 淨 淨 才 開 始 。 那 鑊 嘛 , 也 不 夠

熱 , 到 底 不 是 我 自 己 預 熱 控 制 溫 度 … … 」

味 道 老 實 留 住 客 人

說 到 「 心 」 , 問 馬 家 七 弟 馬 義 輝 的 太 太 湯 慧 文 , 隔 壁 的 牛 肉 餅 跟 他 們 的

有 何 不 同 , 她 想 也 不 想 便 答 : 「 我 們 的 餅 個 心 是 白 色 的 , 他 們 那 些 是 黑

色 的 ! 」
事 情 發 生 了 半 年 , 她 始 終 不 屑 對 方 所 為 。

「 真 的 很 離 譜 嘛 , 還 自 稱 是 我 們 分 店 , 連 膠 袋 設 計 都 抄 足 … … 」

湯 慧 文 六 年 前 嫁 入 馬 家 , 本 身 不 是 回 教 徒 的 她 , 拍 拖 時 便 開 始 就 馬 義 輝

的 習 慣 去 改 變 , 婚 後 亦 依 從 家 人 遵 守 生 活 上 的 回 教 規 條 。

「 其 實 也 沒 甚 麼 。 自 己 平 日 已 不 大 吃 肉 , 所 以 不 吃 豬 肉 不 是 問 題 。 衣 著

方 面 , 穿 小 背 心 時 多 披 一 件 外 套 便 行 。 」

生 了 小 孩 後 , 她 辭 去 教 師 一 職 , 專 心 湊 仔 。 輪 到 他 們 家 負 責 看 店 時 , 便

到 鋪 頭 幫 忙 。 為 此 她 更 特 別 多 讀 回 教 的 資 料 , 認 識 他 們 的 習 慣 。

「 有 客 問 到 我 都 要 識 答 。 」

最 先 學 的 , 是 用 阿 拉 伯 語 說 祝 福 話 。

「 有 次 一 個 客 人 進 來 後 便 問 長 問 短 , 又 說 要 見 老 闆 , 我 見 他 拿 餐 牌 遲 遲

不 願 點 菜 , 便 用 阿 拉 伯 話 跟 他 說 : 『 Sa laa mu'a lai kum 。 』 意 即 『 祝 你 平

安 』 , 他 才 放 心 叫 菜 。 」 有 些 生 客 還 會 要 求 檢 查 入 貨 單 驗 明 是 Halal 正 貨

呢 !

「 又 有 一 次 , 一 個 男 人 如 箭 般 衝 上 樓 上 的 辦 公 室 , 我 還 以 為 他 打 劫 , 原

來 他 是 某 伊 斯 蘭 小 學 的 校 長 , 想 借 地 方 和 白 布 祈 禱 。 」

其 實 餐 廳 的 客 人 當 中 , 估 計 只 有 一 成 是 回 民 。

「 他 們 很 低 調 , 不 會 無 端 告 訴 你 自 己 是 回 教 徒 , 始 終 現 時 世 情 敏 感 , 怕

外 人 用 怪 異 的 眼 光 看 自 己 。

「 其 實 本 地 客 最 躁 , 人 多 等 位 等 耐 一 點 便 吵 吵 鬧 鬧 , 試 過 有 人 話 要 『 拖

馬 』 添 ! 」

湯 慧 文 說 , 香 港 的 回 教 徒 其 實 很 簡 單 , 他 們 只 專 心 信 奉 可 蘭 經 , 清 心 寡

慾 。 丈 夫 一 家 做 這 門 生 意 , 亦 只 是 本 「 勤 勤 力 力 , 大 家 有 得 食 」 的 心 態

, 老 老 實 實 做 生 意 , 大 家 同 心 合 力 。

老 實 、 同 心 , 就 是 清 真 牛 肉 館 成 功 之 道 。

還 記 得 介 紹 那 道 XO 醬 炒 蝦 球 時 , 記 者 問 蝦 球 可 是 鮮 貨 , 正 當 她 支 吾 以

對 , 三 姐 便 斬 釘 截 鐵 的 道 : 「 是 急 凍 的 , 我 們 不 說 謊 , 不 會 硬 說 自 己 用

鮮 蝦 。 」

還 有 , 訪 問 楊 愛 群 翌 日 , 湯 慧 文 告 訴 記 者 : 「 昨 天 奶 奶 不 高 興 呢 ! 你 問

她 可 有 每 日 做 五 次 祈 禱 , 她 如 實 說 沒 有 。 回 家 後 一 直 自 責 在 記 者 前 做 不

好 一 個 回 教 徒 的 榜 樣 。 」

作 為 消 費 者 , 求 的 不 過 是 貨 真 價 實 。 清 真 牛 肉 館 這 家 老 字 號 , 店 面 多 年
來 一 直 保 持 最 簡 單 的 裝 修 , 絲 毫 不 見 花 巧 , 格 局 比 不 上 很 多 茶 餐 廳 。 可

是 小 小 店 子 就 是 經 常 人 頭 湧 湧 , 非 教 徒 也 長 期 光 顧 。 為 甚 麼 ? 其 實 只 是

因 為 這 一 家 四 戶 人 一 條 心 , 做 生 意 老 實 又 認 真 , 就 係 咁 簡 單 。

清 真 牛 肉 館

地 址 : 九 龍 城 龍 崗 道 1 號 地 下

電 話 : 2382 2822/2382 8928

清 真 牛 肉

牛 肉 全 部 跟 觀 塘 、 尖 沙 咀 等 三 個 清 真 肉 檔 訂 貨 , 以 確 保 屠 夫 宰 殺 牲 口 時

有 唸 經 。

飲食男女 第 612 期

壹傳媒互動有限公司 atnext.com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URL:http://etw.atne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