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人文論辨

humanities

戰爭與自然關係複雜 都會造成社會與經濟狀況的長期不穩定,
進而釀造新的衝突,變成永無止盡的惡性
不過在戰爭中,自然並非永遠是受 循環。
害者。其實戰爭與自然環境的關係共有三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間的戰爭是有名
種:自然可以是衝突的受害者或原因,也 的環境破壞案例。中東從1974年起就是這
可以在戰爭中做為武器,而在極罕見的例 場激烈衝突的戰場,而戰爭獨占了兩國的
子裡,戰爭反倒對自然環境有益。例如南 財政預算與人民的集體共識;環保因此成
北韓間的非軍事區因為禁止任何人員進 為最乏人問津的事情。要控制飲用水源的
入,現在業已變成令人驚艷的野生生物保 「為水而戰」是這次衝突中的一個主要問
護區。 題──自來水設施成了大小戰役中的攻擊
戰爭之後,歸返之前 戰時的環境保護是個複雜艱澀的議 目標。另外像垃圾也是個大麻煩,因為接
題。因為戰爭可分為國際性與非國際性, 二連三的衝突造成兩國垃圾清運陷入停
烽火蹂躪後的全球性環保困局 種類並非定於一宗,在各屬不同法律管轄 擺,以致目前垃圾都用露天焚燒的方式處
自然環境在戰爭中時常淪為無聲的受害者,從而影響許多人的生活。
的情況下,許多爭議由此而生。此外,戰 理,在空氣中產生大量戴奧辛。至於果園
如果戰爭無法從這世界上消失,那麼該如何做,才能有效保護環境,將災害減至最低?
爭又可分為戰前、戰時、戰後三個時期, 等農地更是盡數遭到剷除,創造出新的
撰文│馬莉(Marie Delaplanche) 翻譯│鍾長均
亦各有其特定的問題。 「保護區」,不僅摧毀農民的成果,還讓
攝影 ISAF Photo
戰爭對自然環境有四大衝擊:武裝 田園變成沙漠。
對抗的直接衝擊、生存策略的間接衝擊、
一、戰爭vs.自然環境 法律管轄區域外的間接衝擊,以及難民或 森林也遭烽火波及
流離人口遷徙的衝擊,是以戰爭常會使一
打從人類戰爭史的第一頁起,戰爭 以軍事或其他敵意方式使用改變環境技術 國原有的環保議題更形惡化。例如從2001 大多數人都贊成保護自然環境,因
就對自然環境有負面影響。古代戰士摧 公約》(The Convention on the Prohibi- 年起陷入戰火的阿富汗,由於缺少強而有 為這既能為現今人類所利用,也可替後世
毀堤防和水壩,水淹敵人的領地以獲取 tion of Military or Any Other Hostile Use of 力的全國或地方性主管機關,水荒與沙漠 保留資源。但自然的內在價值究竟為何?
優勢;羅馬人則採用焦土政策,二次世 Environmental Modification Techniques, 化等問題每況愈下。池塘和沼澤紛紛消 這裡蘊含許多人類沒有使用過的寶藏,基
界大戰時俄國人也有樣學樣。 以下簡稱《禁用環境改變技術公約》 失,沙漠取代了良田,別無他法的人民只 於它們的自身價值,應加以保護。戰爭時
但直到美軍於越戰時(1959-75)爆 〔ENMOD〕)。該公約禁止在衝突中將 好靠盜獵雪豹等瀕危物種維生。 期,森林和地方特有物種最容易陷入危險
發在當地森林使用落葉劑的醜聞後, 自然環境當成武器,在1976年12月10日由 ──這些特有種就算在承平時期都已危機
《國際人道法》(International Huma- 聯合國大會通過。另一個則是1949年8月 當戰禍成了水禍 四伏,更無須解釋戰時問題會有多嚴重。
nitarian Law〔IHL〕)才將自然環境納入 12日通過的《日內瓦公約》(the Geneva 譬如斯里蘭卡當地的生物多樣性名列世界
保護範圍。接著,在美國人犯下生態滅 C o n v e n t i o n s)之《第一附加議定書》 水汙染是戰時主要的汙染形式,原 前25大,其23%的物種是當地特有種。然
絕的大罪後不久,通過了兩個在戰時保 (Protocol I Additional to the Geneva 因有二:首先,汙染水源是削弱敵軍戰力 而該國自1983年起便內戰不斷,導致現在
護自然環境的重要條約:一個是《禁止 Conventions),於1977年6月8日通過。 的絕佳戰鬥策略;其次,這將影響當地人 大多數的特有種生物都成了「瀕危物
民,進而衝擊整個國家及政府當局。一般 種」。
作者簡介

而論,喪失環境治理(e n v i r o n m e n t a l 森林的話,因為量多又取用方便,
馬莉 Marie Delaplanche governance)會導致更迅速的環境損害, 不管在何處都很容易成為攻擊的標靶。叛
出身於法國中部的普瓦捷(Poitiers),現住在台灣。之前從沒想過自己會到亞洲,而且愛上這裡
並對一般民眾產生諸多影響,像是疾病、 軍甚或軍隊常在森林藏匿,因而破壞樹木
的生活。在學中文之餘喜歡四處旅行,熱愛自然和攝影。
農地流失以及資源取得困難等。這些問題 與生物多樣性。軍隊甚至會摧毀樹林以防

68 人籟論辨月刊 October 2010 October 2010 Renlai 69


人文論辨
humanities

敵人來襲,而叛軍則利用森林資源籌措資 難民衝擊環境生態
金、整裝備戰。
20世紀初,賴比瑞亞國土的森林覆 戰爭另一重大後遺症與汙染的主要
蓋率達90%,但1989年起內戰爆發,加以 原因則是難民流離。1990年以前,聯合國
金礦與鑽石礦的開採,該國森林大幅消 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United Nations
失,今日覆蓋率僅剩30%。就連此處許多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以下簡
動物,也因盜獵和植被減少淪為瀕危物 稱難民事務公署〔UNHCR〕)等人道組
種,至於珍貴木材的交易更讓情況雪上加 織在規畫難民營時,並未考慮自然環境的
霜。於是整個循環就這樣開始──內戰造 問題。誠然,這些團體應該儘速保護飽受
成自然環境惡化,惡化的環境導致情勢日 威脅的人民,但根據難民事務公署的資料
趨緊張,而緊張的情勢則催生出永無止盡 顯示,全球難民人數超過千萬,且每個難
的內戰。 民會在難民營中住上15年左右;如此一
來,主事者應優先考慮此種情況可能造成
自然是戰場也是武器 的環境衝擊。
例如1994年爆發的盧安達種族衝突
戰爭對自然環境衝擊最駭人之處, 事件,造成世上最大規模的人口流離──
在於這些衝擊可以是蓄意造成的。如前所 約有兩百萬名胡圖族人被安置在坦尚尼亞
述,首開先例的蓄意化學汙染就是美軍在 和剛果民主共和國境內,其中約有72萬人
越戰時使用的落葉劑,也就是所謂的「橘 的難民營設在後者的維龍加國家公園
劑」(Agent Orange)。時至今日,當地 (Virunga National Park),結果造成了
的環境與人民仍無法擺脫這些化學物質的 國家公園內動植物的悲劇。難民大量搜尋
攝影 Hamed Saber
遺毒,像是疾病與與畸形兒等後遺症。 柴薪,為果腹而盜獵,甚至還建造馬路,
這種破壞環境來干擾敵人的軍事戰 使得園內超過300平方公里的區域受到破
略稱為「環境戰」(e n v i r o n m e n t a l 壞。難民營設立後沒幾個月,聯合國教科
warfare),可以細分為不同形式的汙染, 文組織(UNESCO)就將該地列入瀕危
例如「氣象改造能力」(weather modi- 世界遺產名單。 越來越強,每每造成更大規模的人命損失 境損害都可避免。
fication capabilities)、「氣象控制」 在這四年的嚴重破壞後,安置難民 與環境破壞。或許該是提出問題的時候了 《國際人道法》乃由超過30多份的
(w e a t h e r c o n t r o l)或「氣象訂製」 時的環境保護終於成為難民事務公署的優 ──世人真的察覺到戰爭可能造成的所有 國際公約所組成,其中可以找到三個專門
(made-to-order weather)。軍方最常用 先考量。每個難民安置作業均包括三個時 環境損害了嗎?為何《國際人道法》無法 在戰時保護環境的條約:1976年的《禁用
的策略是種雲(cloud seeding),藉此達 期:緊急期(the emergency phase)、照 防止這類損害?最重要的問題或許是:戰 環境改變技術公約》、1977年的《日內瓦
到控制氣象的目的。越戰時,美軍的「卜 護期(the care phase)與穩定期(the 後的環境復原該由誰買單? 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以下簡稱《第一
派計畫」(Project Popeye)就是利用種雲 stabilization phase)。從1998年起,人道 議定書》),以及紅十字國際委員會
延長雨季並水淹胡志明小徑(H o C h i 組織便依各時期分別發展專屬的環境保護 二、以法律遏止戰災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Minh Trail),藉以減緩越南人的抵抗。 方案,因此在緊急期時,儘管國家公園這 Cross〔ICRC〕)在1996年通過的法令。
軍隊使用的其他方法還包括噴灑化學藥 類保護區廣受歡迎且資源充裕,但不將難 如前文所示,戰爭會造成嚴重的環 在這些條約之外,也可以找到一些間接保
劑、利用放射性物質造成汙染、縱火以及 民營設在此地是相當重要的。 境災害。目前已有一些國際環境法的設 護自然環境的習慣原則(customary prin-
引入外來種植物。 2010年的武裝衝突數估計為126到 立,若國家與個人能恪守這些法律,而這 ciples)。
146項,而且武器總是推陳出新,破壞力 些法律也能徹底執行,則大多數戰時的環

70 人籟論辨月刊 October 2010 October 2010 Renlai 71


人文論辨
humanities

是環境的內在價值,而不論其可能的財務 是累積的──這會讓條約的涵蓋範圍擴及 保護,聯合國環境規畫署(United


利益。不過若參戰雙方只有一國簽署公約 更一般的環境損害。不過這樣一來便只有 Nations Environmental Program
時又當如何?在此情況下,雖然《第一議 蓄意損害才算違背條約,而要證明這點並 〔UNEP〕,以下簡稱環境規畫署)提倡
定書》對另一方沒有任何約束力,但國際 不容易。另外,該約與《第一議定書》不 衝突後外交(post-conflict diplomacy)。
法確實會給予未締約國尊重此約的選擇。 同的地方,在於雖然定義了「廣泛」、 這種策略應能促成復原環境的有效行動,
至於《第一議定書》的另一個問 「長期」與「嚴重」等字眼,可是因為各 並實現防治新汙染的最佳環境。
題,在於它只禁止使用對自然環境引起 簽約國都有自己的定義,讓人懷疑這些定 在這種情況下,戰後環境評估就相
「廣泛、長期而嚴重的損害」的作戰方式 義在實行時是否有效。再者,《禁用環境 當重要,因為這能確認環境問題的優先順
或手段。這裡「而」這個字非常重要,因 改變技術公約》並未禁止製造或囤積具有 序,再進一步施行適當的解決方案。環境
為它代表這三個判斷準則必須是累積而非 「氣象改造能力」的武器。 規畫署是最有資格進行這種評估的組織
獨立的,不然對環境的損害就不被視為違 由於這兩大條約都有大漏洞,因此 ──該署已協助許多請求其幫助的國家,
反公約,更何況公約中並未明確定義什麼 一般仍常使用兩個能間接保護自然環境的 例如黎巴嫩、伊拉克與科索沃等。而這評
是「廣泛」或「嚴重」的損害。雖然這類 主要習慣原則:軍事性必要原則(t h e 估的成果,就是提出復原環境最佳方案的
議題看似非常複雜,而且感覺需經司法上 principle of military necessity)與比例原則 環境管理計畫(Environmental Mana-
的討論,但它的確造成實際上的影響。 (the 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 gement Plan)。
在1991年的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期 軍事性必要原則不證自明:衝突中
間,伊拉克將數百萬公升的石油倒入波斯 不必要的損害就是非法。這個原則相當具 戰時破壞誰該負責?
灣。有些國家認為伊拉克違反了《第一議 有保護力,因為它沒有設定任何條件,就
定書》,但另一些國家則認為環境損害的 算是極小的環境損害也適用。至於比例原 發動戰爭所費不貲固然沒錯,但是
「長期」條件未獲證實。當然這一切爭論 則所主張的,則是軍隊製造的損害不得遠 復原國家及其自然環境的成本更為高昂。
不過是紙上談兵,因為伊拉克根本就沒簽 超過其預期的獲利,即使是軍事目標也不 這些財務議題衍生出一個大哉問: 誰來
署這項公約。 得遭受輕率考慮且過分的損害。 負擔復原環境的費用?」長久以來,責任
戰爭與自然環境的關係並非全然負面。南北韓間的非軍事區 歸屬這個難題就一直受到討論,因此戰時
便是在戰爭的緊繃氣氛中,逐漸變身為令人驚艷的野生生物
保護區。(照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攝影 Kok 不要濫用環境 戰後復原困難重重 環境損害的責任如今可歸咎於兩者:參戰
Leng Yeo)
國和執行軍事命令的軍人。
《禁用環境改變技術公約》之所以 因為國際法的效率不如預期,環境 在國家方面,汙染國只有在不同條
禁止破壞環境 重要,是因為這是第一個主張在戰爭中保 損害仍持續發生,戰後復原這些損害便十 件都滿足時才會擔起責任,而且其實目前
護自然環境的國際條約,也仍是唯一禁止 分重要。但不幸的是,許多因素都會造成 尚未有國家這樣做。一般而論,大多數環
《第一議定書》處理國際性戰爭並 將環境當作武器的條約,而且各簽約國也 汙染和損害在戰後持續蔓延。首先,戰後 境公約皆未設定違反公約時的責任承擔機
禁止生態戰(ecological warfare),也就 承諾,不會使用造成「廣泛、長期或嚴重 環境治理上的真空,可以說明為何復原一 制。此外,只有經證實受到環境損害的國
是禁止使用會影響重要自然平衡的武器或 損害」的「氣象改造能力」擊敗敵人。該 國或一區的環境是如此困難,就連難民返 家可以要求汙染國負責。
戰爭方式。這適用於所有型態的武器,甚 約與《第一議定書》完全互補,因而確保 鄉也會讓環境損害雪上加霜。其次,國家 1976年,國際法委員會(I n t e r n a-
至是核武。故《第一議定書》的環境保護 環境非但不受武器威脅(《第一議定 重建促使能源與資源的需求增加,很多時 tional Law Commission〔ILC〕)就已提
範圍相當廣泛,但在非國際性戰爭中則無 書》),也防止環境遭到濫用成為武器 候都會製造新的汙染。另外,軍事廢棄物 議,任何違反環境保護法的行為皆視為
法發揮效用。 (《禁用環境改變技術公約》)。 更是個嚴重的問題,需要去除舊軍事基地 「生態罪」(ecological crime),但許多
本公約無疑扮演環境保護的重要角 《禁用環境改變技術公約》禁止會 製造的汙染,也要檢視未使用武器的設置 國家對委員會的見解提出異議,導致這想
色。雖然大多數國際條約都保障自然環境 造成「廣泛、長期或嚴重損害」的技術, 地點,特別是地雷。 法最後無疾而終。因此要讓一國為破壞環
的人本價值,但《第一議定書》保障的卻 但其中的「或」字表示這些判斷條件無需 為了能更快恢復和平,讓環境重獲 境擔起責任,依舊是困難重重。

72 人籟論辨月刊 October 2010 October 2010 Renlai 73


人文論辨
humanities

至於在軍人與其他人員方面,則隨 都確信自己不會因戰時破壞環境而受罰。
著1998年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恐怖主義和內戰等新興戰爭型態則
Criminal Court〔ICC〕)的成立,有了 帶來新的難題。參與其中的戰士意志堅
長足的進步。這裡可以審判受控嚴重違反 決,而且沒有任何國際法能規範這類衝
國際法的個人,且其權限不以既存的國際 突,種種原因都讓環境遭遇更大危害。
環境公約為依據,而是依照自身規則決定 更令人憂心的是,氣候變遷已促使
個人是否應該受審。不過在這種情況下, 自然環境與戰爭間浮現新的關係──近20
個人只有在牽涉到導致嚴重破壞的國際行 年來,有好些武裝衝突的爆發都是起因自
動時才會被提審,但若國際刑事法院有例 環境議題。加上環境資源日趨珍貴,想掌
外決議,即便當事人不符合上述條件,仍 控資源者便可能訴諸衝突和戰爭。自1990
可開庭審理。 年來,超過17個武裝衝突都和自然資源的
議題有關。
法律效力仍然有限
還有一件事亦帶有幾分不祥的味道
不幸的是,雖然環境國際法不虞匱 ──聯 合 國 預 估 數 年 內 氣 候 變 遷 難 民
乏,但《國際人道法》目前還是無法阻止 (climate refugee)將高達5000萬人,由
環境損害與汙染,得靠眾人恪守這些法 此而生的緊張氣氛還可能引發新的戰爭。
律,自然環境才能獲得更強而有力的保 這不光會對人類造成悲劇性的影響,無疑
護。有時甚至可以悲觀地說,國家與個人 也會損害脆弱的環境。

在許多經歷長期戰爭的地方,即使戰爭結束,都還遺留許多軍事廢棄物,其中又以地雷為主,而未掘出的地雷時常對返鄉的難民造成傷
害。圖為阿富汗軍隊在營內練習使用金屬探測器以尋找地雷,其後方的紅白雙色石頭,則用於畫分安全 非安全的區域。
(照片提供 ISAF Public Affairs)

74 人籟論辨月刊 October 2010 October 2010 Renlai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