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

今日观点 2007-05-07

妈! 我会回 来看你 的
● 高极登

  “妈!我会回来看你的。”女儿要同她的丈夫到国外打拼,临走前抛下这
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老妈子怔忡中回忆起孩提时女儿的音容笑貌……这是
我多年前所写的一则微型小说。

  这年头,环球村时代,很多人离乡背井到海外谋生,很多中国人,说好说
歹,想尽办法,死也要到外国去。所谓的一流人才,漂洋过海,好像到不了外
国,显不出自己的能耐。

  有个东北老头,千劝万劝也劝不住子女,“这里不好吗?你在这里过得好
好的,干吗要到新加坡去?”母亲哭成泪人,孩子说,别担心,现在资讯通信
科技发达,我们可以天天联系,甚至是视像交流,你天天都能见到我,我就像
在你的身边。

  以前搞电脑的时候,认识个上海老头,是搞机械买卖的,谈完正事,我要
走了,他叫我留下来多陪他一阵子,由于大家都是上海人,谈得非常投契,他
说很久没说上海话了。

  我问他,你一生中什么时候最快乐,他说是没钱的时候。那时,打拼了一
天,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家,妻子煮好了饭,一家人在昏黄的灯火下吃饭,好不
温馨。

电邮行文必须谨慎

  如今,陪自己吃苦半生的老伴已先走一步,孩子也不在身边,每天就是靠
电话联系,说来说去也不过是“好吗,要照顾身体”之类的话。日子久了,也
没什么好说的了,电话自然也更少了。

  不少留学国外的新加坡人,学成之后留在当地工作不回来,有对父母怎么
说也劝不回孩子,这里有的是工作在等他,父母的生意等他接手。
  靠资讯科技行吗?谁要对着视屏里的虚拟孩子说话?孩子逼孙子对着摄像
机向祖父问好,对着陌生的老头,孙子一下便跑开了。

  老人家也未必会掌控电子器材。有时候孩子只会写英文,老爷老娘只会看
中文,唉,沟通难。

  一般出国旅行、公干或深造的人可能会有这样的体验,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问候,日子久了真的是没什么话好说,感觉上很不亲切。
  我们不能否定资讯通信的功效,大体而言,它只能起间接的效用。人说见
面三分情,记得多年前还是记者时,打电话采访一起事故,没见过面,对方就
是不肯说,后来,赶去同他见面,对方奇迹般的侃侃而谈,再没顾虑。

  再说电邮,写电邮是一门学问,记得有一回向一个同事讨教,对方回了一
则很不客气的电邮,说我在调侃他。天地良心,我自认语气中肯,根本无意调
侃,因何出现这样的误会?

  意由心生,当你对一个人有成见的时候,你会觉得他的行文语气不友善。
同样的一句话——“你小心一点”,可以有不同的解读,可以是关心,可以是
警惕,更可以是恐吓。

  面对面交谈,语气、肢体动作,都是表达的一部分。由此可见,我们在打
电邮的时候,行文必须非常谨慎。

  在一些非正式的电邮,不妨加上情感符(emoticon),以纾缓语气。在这一方
面,青少年比我们成功多了,和一些小朋友沟通,他们用上了很多情感符表示
喜怒哀乐,而且是动态的,更加上声音,比方叹息、笑声、惊叫声等,使得整
个电邮,有声有色,非常生动。

沟通是一门学问,借助电子器材沟通更是一门新的学问。

老人家最渴望的是孩子留在身边,得以闲话家常。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老
妈子猛然想起,“妈!我会回来看你的”是一句似曾相识的话,因为自己当年
离乡背井,也同妈妈说了同样的话。然而自己只回到老家一次。但是妈妈并不
知道,因为妈妈早已过世。

  ·作者是《联合早报》新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