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

早报副刊 2007-05-07

甘愿
● 吴韦材

对时下华语流行歌曲,我承认自己有点偏见,总觉得听一首跟听一百首感
觉都是一样的。不像以前的时代曲,每首的旋律个性都是独特的。听的人不会
误会《听我细诉》是《相思河畔》,也不会误会《不了情》是《夜来香》 。

  但最近,身边朋友曾多次让我接触《甘愿》这首歌。彭佳慧唱的,其实第
一次听就喜欢了,歌词写得那么贴心,音乐像有个人在身边打着毛衣陪伴,听
着听着,心头热热,眼睛会湿的。

  不知这歌多旧,或多新。这不重要。反而证明它有穿透时间的能力。某些
大家都拥有的情感共鸣,不会在时间里褪色。

  歌词不太准确记得,其中像有——“是甘愿,所以能美满。不甘愿,才会
说伤感。我爱你,心就特别软。平淡也浪漫,无语也温暖。”

  是。确实是那样。

  真正爱一个人,确实就需要这额外的“甘愿”去磨掉你原以为无法磨平的
棱角。

  常常,许多旁人眼睛里无法理喻的情况——为什么你还受得了?为什么你
这么笨?为什么你就不介意这样的委屈?这些问题全是旁观者废话。答案其实
就是因为你甘愿。

  甘愿?没错。情感只要真正来到这一步就没什么再需要去解释了,甘愿,
就是毫无条件。

  有些人嘴里说要爱对方,说得天崩地裂,但其实还是有底线条件的。比如
说,自己付出了多少也就要得回多少的关注。即便不是随传随到,但至少也要
有个基本出席率。人不在现场时,通过人造卫星也好通过各类通讯媒体也好,
要保证能有多少的慰问。只要有情感或情绪向对岸发射,那同时也就要得回多
少的反应。呵呵,一点委屈不得。爱情原来是丝毫不能委屈的,尤其发现自己
是站在“没做错”的一边时,那么对方就一定是站在“做错的”对岸上。这样
的人,当然不是不可能去爱他人,但总带着一个感情账本,这样的爱情去到尽,
即便成功,也不过是个正确的答案而已,既没惊喜,也没涛拍,更没嵌入心肺
的抽痛与愉悦,芸芸俗事,渐成操作,距离筑构一片两人自己的、特殊的、专
属的温馨人世,尚远矣。
  不甘愿,才会去计较,马上掏出账本,把感情的事突然间用理性和逻辑来
计算清楚。不甘愿,才会说伤感,种种的付出马上都变成得不偿失,恨不得面
向群众铺开自己每次每回受到的委屈,非要讨回个公道不可。

一个人不介意,不等于就爱得不深。一个人不计较,不等于就不重视已经
得到的。爱哪有万能按钮?即便有,也会有死机的时候,但只要两个人的心都
特别够软,都愿意接受,一切无需理由就一口吞下去,两个软的心碰在一起又
怎会就伤筋坏骨了呢?

  心甘情愿如此。没事儿,就算别人认为这样有点爱得过分也罢,我还是心
甘情愿的。因为爱确实可以去到不带条件的付出,因为在我的认识里,爱从来
就不是农贸市场上的一个摊子。

  http://blog.sina.com.cn/wuweic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