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in internet﹕網絡 10 型人格 2007 年 5 月 13 日

廣 告

【明報專訊】曾幾何時,web2.0 的降臨就好像神話一樣:萬眾齊心,共創內容,共造時勢,共享知識──直至愈

來愈多 web2.0 公司的盈利數字冷冰冰地顯露真相,又直至愈來愈多用戶製造內容的版權糾紛爭議鬧上法庭……究

竟我們還要經歷多少次網絡神話的流毒,才可以踏踏實實、認認真真地看清楚我們自己怎樣應用和發展網絡科

技?

在 web2.0 概念中,最重要也最要命的假設是一群發表意欲澎湃、習慣利用資訊科技自製內容的開放和勤奮用

戶。專門探討互聯網對美國民眾影響的調查機構 Pew Internet & American Life Project 最近發表的一

項研究剛好就對此大唱反調。

Pew 的研究計劃名為 A Typology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Users,旨在調

查和分析美國成年人應用資訊和通訊科技的頻率、活動和習性,成功在去年 2 月至 4 月期間以電話訪問了 4,001

名 18 歲以上的受訪者,首先確認了美國成年人的資訊服務和工具十分完備,其中平均 73%擁有手機,68%擁有

面電腦,55%擁有數碼相機,30%擁有手提電腦,73%連接上互聯網,但卻甚少參與新興的 web2.0 網絡發表和交

流活動,也不時常應用流動數位服務。在 Pew 的分析中,受訪者可分成高階、中層和低階三大組,然後再詳細劃

撥為十種代表了不同背景、資源、態度、行為和取向的科技使用者類型,例如只佔最少數但最熱忱、投入於網絡

科技的深層用戶,又如光譜另一端上那些人數比率只佔 15%、對科技生活最冷淡、無可無不可的逃網人士。

由飢不擇食到毫無興趣

Pew 的調查發現,高達 75%的「高階」網絡科技使用者大都認為科技讓他們更掌握自己的生命。這些網絡「精

英」可細分為以下四類型:

雜食者 Omnivores

是資訊社會的狂熱活躍分子,年齡中位數為 28 歲,雖僅佔 8%,卻時刻連接高速的寬頻資訊網絡,習慣飢不擇

食、貪得無厭地玩弄、測試甚至自行研發各種新鮮熱辣的 web2.0 玩意,隨街收發短訊,不時用 iPod 觀看劇集影

片,寫 blog 如同零食小吃,非常熱中於參與不同的網絡平台,充分利用虛擬空間來表達自己。

連線者 Connectors

人數跟雜食者差不多,其中多屬於 30 出頭的女性,佔 7%,甚依賴以手機接收和發放資訊,對操控網絡工具的自

信不太高,可能需要協助,雖然連線者擁有 blog 或網站的比率已經比平均高出一倍。


守舊老兵 Lackluster Veterans

以男性為主,年齡中位數剛好是 40 歲,佔 8%,對手機的要求比較低,但「網齡」卻差不多有 10 歲,經常使用互

聯網,上網硬件配套充足完備,但對新一代以網絡技術來提高個人生產力的潮流不感興趣;對他們來說,上網基

本上只是瀏覽網頁和收發電郵,沒有網絡的日子不會太難過。

強化生產者 Productivity Enhancers

年齡中位數剛巧也是 40 歲,同佔 8%,視資訊科技為個人及專業上強化生產力、改善效率和學習新事物的優越條

件,經常探尋網路,但未必有時間參與新興網絡內容編寫活動;博客世界(Blogosphere)大多仍是這類使用者的

網絡邊陲。

至於對資訊網絡並不完全陌生、但不知怎地總是有點束手無策的「中層」使用者,也可再分為以下兩類:

流動者 Mobile Centrics

年齡約三十多歲,佔 10%,不太活躍於互聯網,上網的頻率比平均低,更遑論參與網絡創作和交流活動;他們酷

愛的是掌上的流動資訊、娛樂和遊戲平台──多功能手機。

感煩厭者

Connected but Hassled

對另一類「中層」使用者來說,資訊科技的特色是煩厭。這 10%的受訪者的年齡中位數為 46 歲,家中大多配備了

不錯的網絡硬件和服務,上網頻率不高也不低,但極少在網絡上發表內容,更常感覺資訊負荷過重;連接上資訊

和通訊網絡沒有為他們帶來太大驚喜,反而更容易讓人生厭。

而在資訊科技如何豐富、改革社會生活的美夢背後,也隱藏了人口比例共佔 49%的「低階」使用者。儘管他們的

資訊和通訊器具比較低檔,日常使用網絡科技的頻繁程度也比較低,但卻未必如想像中那樣害怕應用新型的網絡

工具和發表技術。這組「低階」使用者也可細分為以下四類:

老生之犢 Inexperienced Experimenters

年齡約 50 歲,但網絡經驗平均只有約 5 年,佔總受訪者的 8%,對新一代互動資訊工具和玩意的認識尚淺,但已

經蠢蠢欲動,開始嘗試利用電郵傳送數碼相片,甚至在別人的 blog 或數碼社群的聚集地留下隻言片語。

冷淡者 Indifferents

年齡約 40 多歲,佔 11%,資訊和通訊器材的配備比較簡陋,大體上還算喜歡連接上資訊公路的可能,但就算擁有

手機或連上互聯網,他們只會間斷地使用。
知足者 Light but Satisfied

年齡中位數是 53 歲,佔了 15%,絕大多數擁有功能不多的手機,連上互聯網的比率略低於平均數,上網只是間歇

性的活動,其中 63%知足者認為資訊科技沒帶來分別;相比之下,他們接收資訊的媒體主要是電視。

逃網人士 Off the Network

最年長,年齡約六十多歲,佔了最後的 15%。他們既沒有手機,也不連上互聯網,基本上完全沒有(嘗試)應用資

訊和通訊科技的途徑或傾向,看來比較滿足於如電台和電視等傳統媒體。

精英奴隸福禍難料

我讀了 Pew 的研究報告後,也忍不住參與了其網上評分測試,結果一如所料,被歸類為完全投身 web2.0 的雜食

者,一方面彷彿是網絡熱潮下的最「精英」的一群,另一方面又好像是資訊科技的苦役「奴隸」,實在福禍難

料。

坦白說,我一直都對香港的 web2.0 發展不樂觀:本地的起步比外地遲緩太多,發展保持低速,增長反覆不穩,

也許還未可能發育、膨脹至危險的泡沫爆破狀態,就早已悄悄胎死腹中,香消玉殞。不過,反正外地愈來愈多

web2.0 公司脅持用戶人數、用戶內容及用戶之間的社群關係來作人肉籌碼,每每涉及天文數字般的收購費用,轉

手交易就賺取不完全屬於自己努力的不義之財,也許少一點熱中於參與 web2.0 發表和分享的使用者,並不完全

是一樁壞事。

文﹕鄧肇恒(speechlessness.com)

策劃:鄧肇恒

編輯:陳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