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托爾斯泰也折服的人性寓言

除 了 感 恩 的 心 及 坦 率 反 省 自 我 的 心,要
提 升 人 類 心 性,還 必 須 遠 離 其 他 氾 濫 無 度 的
「 欲 望 」。
貪 欲 的 念 頭 著 實 惱 人,根 深 柢 固 存 在 人
的 內 心 深 處,腐 蝕 人 心,是 害 我 們 走 錯 人 生
道 路 的 「 毒 品 」。
釋迦牟尼佛對於這種受到欲望召喚的
人 間 實 相,藉 以 下 這 個 故 事 來 比 喻。故 事 可
能長了點,不過還是想介紹給大家:
某 個 深 秋 的 日 子 裡,在 枯 樹 殘 枝 任 憑 蕭
瑟 秋 風 吹 襲 的 景 色 中,有 位 旅 人 正 在 趕 路 回
家。突然間,他發現腳邊有一堆白白的東
西,定 睛 一 看,竟 然 是 人 骨。這 種 地 方 怎 麼
有人的骨頭?他覺得渾身不對勁又想不
透,可是腳步並沒有停留。再往前走了一
會,看 到 一 隻 老 虎 對 他 咆 哮 著,一 步 步 緊 逼
而來。
旅 人 嚇 得 魂 飛 魄 散 , 心 想 :「 原 來 剛 剛
的 白 骨 就 是 不 知 道 哪 個 可 憐 老 兄,被 這 隻 老
1

虎 給 生 吞 入 腹 的 下 場。」一 邊 想 著,他 一 邊
急 著 掉 頭 沿 著 來 時 路 死 命 狂 奔。然 而,慌 亂
間 竟 走 錯 了 路,一 走 走 到 懸 崖 峭 壁 頂 上。懸
崖 下 是 怒 濤 洶 湧 的 大 海,後 面 則 有 步 步 進 逼
的 惡 虎,正 在 進 退 兩 難 之 際,他 看 見 懸 崖 邊
上長了一顆松樹,於是立刻爬了上去。可

是,老虎也張牙舞爪地開始向上爬。
「看來,我命休矣!」正當他這麼想的
當頭,旅人發現眼前的樹枝垂下來一條藤
蔓,他 立 刻 抓 住 藤 蔓 往 下 溜,可 是 藤 蔓 沒 有
到底,他整個人就這樣懸在半空中。
往上看是一隻猛吞口水等著祭五臟廟
的老虎;往下看,波濤洶湧的大海中則有
紅、黑、藍 三 條 毒 龍,等 著 把 這 個 隨 時 會 掉
2

下來的人類生吞活剝。
接 著,上 頭 又 傳 來 窸 窸 窣 窣 的 聲 音,仔
細 一 看,藤 蔓 的 基 部 正 被 兩 隻 白、黑 老 鼠 交
互地啃咬著。
再這樣下去,藤蔓早晚會被老鼠給咬
斷,旅 人 也 只 有 倒 栽 蔥 似 地 直 接 掉 入 毒 龍 張
開 的 大 口。在 如 此 危 急 的 情 況 下,旅 人 覺 得
應該想個辦法把老
鼠 趕 走,於是 開 始 搖
晃 藤 蔓。一 搖 之 下 ,
有些濕濕軟軟的東
西 掉 落 在 他 的 臉
頰,舔一 口 發 現 是 蜂
蜜。原 來,藤 蔓 根 部 有 個 蜂 巢,所 以 輕 輕 一
搖蜂蜜就會滴落下來。
旅人舔著甘露般的蜂蜜,竟然陶醉起
來,以致忘了自己還身處在岌岌可危的境
地 — 被 老 虎、毒 龍 上 下 夾 擊,而 唯 一 的 生 路
藤 蔓 還 被 老 鼠 啃 咬 著。然 而 他 卻 一 次 又 一 次
去 搖 動 那 條 救 命 之 繩,忘 情 地 沈 醉 在 甘 甜 的
蜂蜜裡。
3

釋 迦 牟 尼 佛 的 這 個 故 事,是 在 向 我 們 開
示 沈 溺 於 欲 望 中 的 人 類 實 相。儘 管 面 臨 九 死
一生的緊要關頭,還非得一嘗甜美甘露不
可,這就是人性的不堪與脆弱之處。
俄 國 文 豪 托 爾 斯 泰 聽 到 這 個 故 事,吃 驚
之 餘 不 禁 讚 佩 道 :「 再 沒 有 任 何 故 事 能 把 人
(的貪欲)表現得如此淋漓盡致。」的確,
能把人生百態及人類的貪婪欲望比喻得如
此貼切,恐怕無出其右者。
在這個故事中,老虎代表死亡和疾病;
松 樹 代 表 世 上 的 地 位、財 產 和 名 譽;白、黑
老 鼠 分 別 代 表 白 晝 與 黑 夜,也 就 是 時 間 的 流
轉。人 即 使 飽 受 威 脅,命 在 旦 夕,還 是 會 抓
住 任 何 一 個 保 命 的 機 會。然 而,能 賴 以 維 繫
一線生機的,卻只有一根藤蔓而已。
藤 蔓 會 隨 著 時 間 而 磨 損,而 我 們 儘 管 一
年 又 一 年 地 愈 來 愈 逼 近 想 逃 離 的 死 亡,卻 又
寧可縮短壽命、危及性命也要去汲取「甘
蜜 」。 人 是 如 此 一 刻 也 不 能 遠 離 欲 望 啊 ! 這
就 是 釋 迦 牟 尼 佛 要 告 訴 我 們 的,毫 無 虛 矯 的
人類實相。
4

排除引人煩憂的三種毒素
蜜應該是指滿足人類欲望的種種快
樂,而 在 下 面 等 著 人 掉 下 來 的 龍,則 是 由 人
的 內 心 所 產 生 的,也 就 是 人 內 心 所 抱 持 的 種
種醜陋想法與欲
望的如實反映。
紅 龍 代 表
「 瞋 」,黑龍 代 表
「 貪 」,藍龍 則 是
忌妒和憎恨結合
而 成 的「痴 」,此
三 者 為 佛 教 所 稱 之 「 三 毒 」, 釋 迦 牟 尼 佛 說
這些就是「摧毀人生」的三種毒素。
貪瞋痴三毒應該可說是所謂的百八煩
惱 中 危 害 人 類 最 深 的 元 兇,也 是 讓 人 類 亟 欲
擺 脫 卻 始 終 逃 離 不 了 的,根 植 在 人 類 心 裡 的
「 毒 素 」。
的 確,人 類 幾 乎 沒 有 一 天 能 擺 脫 三 毒 的
影 響。想 過 比 別 人 更 好 的 生 活,早 一 天 出 人
頭地,這種物欲和名欲充斥在每個人的心
5

中,一 旦 未 能 如 願,態 度 就 轉 為 憤 怒,氣 自
己 為 何 無 法 如 願 以 償,又 反 過 頭 來 忌 妒 願 望
得 以 實 現 的 人。大 多 數 人 都 時 時 刻 刻 受 到 如
此欲望的牽動及擺佈。
即 便 孩 童 和 嬰 兒 也 不 例 外。就 拿 家 中 孫
兒 來 說,當 我 疼 愛 其 中 一 個,另 一 個 馬 上 就
會露出忌妒的表情。即使是兩、三歲的兒
童,也已經開始為人之煩惱所苦。
當 然,欲 望 和 煩 惱 也 是 刺 激 人 類 生 存 的
動 力 來 源,並 不 需 要 全 盤 否 定。只 不 過 其 中
夾帶著劇毒,一不小心就會讓人深陷其中,
痛苦得無法自拔,甚至使人生一敗塗地。
仔 細 想 想,人 類 還 真 是 一 種 無 法 擺 脫 因
果循環的生物,因為讓人賴以維生的動力,
竟 然 也 帶 有 劇 毒,足 以 令 人 身 陷 不 幸,甚 至
一敗塗地。
因 此 , 切 記 要 儘 可 能 「 遠 離 欲 望 」。 就
算 三 毒 無 法 盡 除,也 要 學 著 努 力 去 控 制。至
於 實 行 的 方 法,沒 有 捷 徑,就 是 把 前 文 所 說
的 真 誠、感 恩、反 省 等「 單 純 又 容 易 的 日 常
必 修 功 課 」, 在 每 天 的 生 活 中 腳 踏 實 地 地 去
6

履 行。此 外,更 應 要 求 自 己 養 成 習 慣,以 理
性作為行事的判斷標準。
舉 例 來 說,日 常 生 活 中 總 有 大 大 小 小 的
事 需 要 做 判 斷,在 那 當 下 所 做 的 判 斷,多 半
都 是 出 於 本 能( 也 就 是 欲 望 )的 反 應。因 此,
每 次 在 做 出 回 應 之 前,不 妨 暫 且 保 留 當 下 的
第 一 個 反 應 稍 等 一 下,換 口 氣,然 後 問 自 己:
「這個想法是否摻雜了私欲在內,是不
是帶了私心?」
這是非常
重 要 的 一 點。如
果能在下結論
之 前,多 加 一 道
「 理 性 的 緩
衝 」, 就 能 避 免
帶 有 欲 望 色 彩 的 判 斷,而 做 出 偏 向 理 性 的 判
斷。
要 遠 離 欲 望,我 認 為 至 少 得 在 整 個 思 考
過 程 中 架 設 一 個 理 性 的 線 路,這 是 非 常 重 要
的事。
抑 制 欲 望 — 抑 制 私 心,也 就 等 於 接 近 利
7

他 的 心。把 自 己 的 想 法 擱 一 旁,而 優 先 考 慮
別 人 的 利 益,我 認 為 這 樣 的 心 是 人 類 所 有 美
德中最崇高至善的一種。
把 自 己 放 空 多 為 別 人 著 想;把 自 己 的 事
情擺一邊,竭盡所能為世間、為人類付出。
當心中有了這樣的利他之心就能擺脫欲望
的 束 縛。而 一 旦 有 了 利 他 的 想 法,煩 惱 的 毒
害 將 徹 底 消 除,受 欲 望 矇 蔽 的 心 也 將 重 新 展
現美麗,然後才能刻畫出美麗的願望。

8

Sign up to vote on this title
UsefulNot use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