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

信報網站 05/04/2011 10:31 AM

返回前頁 | 列印

2011年4月4日
忽然文化
占飛

看日本災民如何被利用
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是一門藝術,至少是一種專業技能, 是我在電視上看完香
港演藝界為日本賑災的大型籌款show《愛心無國界 311燭光 會》之後,最深刻的感受。

貫 整個三小時節目的主題,不是日本人有多慘,而是香港人有多偉大。節目到尾聲,主持 丹
瑞面不紅、耳不赤地大聲對現場觀 說:「記住今日,記住你們做過 嘢!」盟軍登陸諾曼第大
敗德軍, 轉二次大戰的形勢,英國首相邱吉爾也對參與戰役的士兵說過差不多的話。另一個主
持曾志偉不再 笑,一臉嚴肅地告訴我們 次籌款活動的成功,表現了「香港人的關心與大
愛」。最大的驚喜是發現了在日本發展多年的陳美齡原來是忍辱負重的無間道。

賑災主題曲麻木不仁

日本駐港領使上台致詞,他感謝香港人,說「You're so kind and generous.」(你們非常仁慈及


慷慨)。英文應該幾好的陳美齡竟然翻譯成「香港人太 大!」之後曾志偉也接着說「香港人好
容, 大」。背後的潛台詞是:日本人雖然侵略過中國,佔領過香港三年零八個月,又篡改歷
史死不認錯,又霸佔釣魚台;但以德報怨的香港人一概不計較,反而在他們最水深火熱的時候伸
出援手。

正是《311燭光 會》的真正目的,籌款只是手段而已。它是一個為香港人製造「自我良好感
覺」的大型活動,讓他們的道德優越感可以理直氣壯、肆無忌憚地膨脹起來。從 個角度看,從
來沒有要求過香港演藝界為他們籌款的日本災民是被人利用了。難怪 個賑災騷的主題曲《不要
輸給心痛》竟是如此令人措手不及地麻木不仁:「經過地裂與海湧,世界並沒有不同」, 些話
對着地震海嘯之後家園盡毀、痛失親人的災民,又怎說得出口?

香港的演藝界 籌款騷身經百戰,從未試過像 次那麼自覺,甚至刻意地宣揚施比受有福、施比


受高尚的大香港主義。What's wrong? 大概跟香港人 來 沒有自信有關。

他者與自我糾纏不清

回歸後,中央對香港不斷輸送利益,由自由行開始又推出一連串逐步將香港與大陸一體化的整合
措施,已經令香港的主體性搖搖欲墜。香港人的自我形象和自我意識,長久以來都由大陸和大陸

http://www.hkej.com/template/dnews/jsp/detail_print.jsp?dnews_id=3059&title_id=421479 Page 1 of 2
信報網站 05/04/2011 10:31 AM

人在文化意義上的「他者性」支 着。所謂他者,就是「非我」、「異類」和「阿燦」,是香港
人 視和邊緣化的對象。可是香港人在排斥大陸人的同時也需要他們:人是一種社會關係的動
物,他習慣了從與別人的關係中界定和認識自己;因此一個社會和一個族群,若要更完整和更準
確地認識自己,便需要一個對照或鏡子。大陸人作為香港人心目中的他者,在九七前所提供的正
是 樣的一個參照體系。

問題是回歸後大陸人 個「他者」與香港人的「自我」已經變得 來 糾纏不清、密不可分,而


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渾沌狀態,進一步使香港人的主體性變得模糊。香港人的個體自
我,亦在民族自我的巨大身影下,變得 來 微不足道。大陸人由以前的窮親戚,搖身一變成為
香港人的主人、老細、恩公和米飯班主,香港人自慚形穢之餘,極之需要一個讓他們重新肯定自
我價值的機會。日本是亞洲大國,不管是文化的軟實力還是經濟的硬實力都勝過香港,今日有
難,香港人搶住要做 的恩公,那種滿足感,又豈是筆墨所能形容?

jimfly@hkej.com

■香港的演藝界 籌款騷身經百戰,從未試過像 次那麼自覺,甚至刻意地宣揚施比受有福、施比


受高尚的大香港主義。從來沒有要求過香港演藝界為他們籌款的日本災民是否被人利用了?

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http://www.hkej.com/template/dnews/jsp/detail_print.jsp?dnews_id=3059&title_id=421479 Page 2 of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