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1999 年 9 月 中州学刊 Sep .

1999
第 5 期 ( 总第 113 期) Academic Journal of Zhongzhou N o. 5

文章编号 :1003 - 0751 (1999) 05 - 0134 - 06

西夏史如何走进“大宋史”

王天顺
( 宁夏大学西夏研究所 ,宁夏  银川  750021)

摘  要 :中国 10 - 13 世纪的历史 ,学者们通常把它划作宋 、


辽、夏、
金史分别研究 ,这种分工虽是自
然形成 ,但行久渐生弊窦 : 学者自限封畛过严 ,通识互补不够 。此弊以西夏史研究最甚 。宋史学界
的前辈 、
名家邓广铭等曾提出“大宋史”的思路 ,从整体的角度出发把宋 、
辽、夏、
金史打通研究 , 从
而推进了此段中国史研究的深入与发展 。西夏历史上的许多重要问题分别和宋 、
辽、金史交织在
一起 ,非通识不能措手或深入地研究 。这一时期中国封建社会进一步发展 ,其主要标志是边疆地
区辽 、
夏、金等各少数民族社会先后步入了封建化 。宏观地把握这一历史大势是一个很重大的课
题 ,更需要宋 、
辽、夏、
金史学者通力合作才可完成 。西夏史的研究也可由此纳入中国通史的研究
而得到长足发展 。
关键词 : 大宋史 ; 西夏史 ; 学科封闭 ; 通识
中图分类号 : K061  文献标识码 :A

宋史为主 ,兼治辽 、
金史 ; 对于西夏史 ,一般只

是兼治 ,有时旁顾一下吐蕃 、 回鹘 、
大理 、
西辽
公元 10 世纪到 13 世纪 ( 辽朝初建的 916 等少数民族及其政权的变迁史 ( 这里不包括
年—
——南宋灭亡的 1279 年) 的中国历史出现 民族史学者) 。学术研究的这种分工是自然
了又一轮的“三国局面”: 先是辽 、 夏、 北宋 , 形成的 。辽 、宋、
夏、金政权为几个不同的民
紧接着是夏 、金、南宋的鼎立 。此外 , 还有吐 族所建 ,它们各自统治的地区自然面貌不同 ,
蕃、回鹘 、
大理 、
西辽等不同少数民族的政权 , 经济发展不平衡 , 民族成分 、
文化习俗有差
在鼎足之下 ,随时俯仰 ,依违其间 ,以求自活 。 异 ,它们的国家与社会面临着不同的问题 。
在中国断代史的研究中 , 学者们习惯把这一 总之 ,宋 、
辽、夏、
金各有各的历史特色 , 可以
时期的历史划分为宋 、 辽、
夏、 金史 ,分头操作 构成一个历史单元 。对象本身的差异性是学
进行 。久之 , 形成不同的学者群体 , 各有畛 者研究分工的前提条件 , 特殊的矛盾运动需
域 。其中宋史学者最多 , 西夏史学者最少 。 用特殊的方式去解决 , 一种矛盾运动形式即
有少数渊博的学者并治宋 、 辽、金史 , 或以治 构成一门学科 。从这个意义上说 ,宋 、
辽、夏、

收稿日期 :1999 - 04 - 26
作者简介 : 王天顺 (1962 —) ,男 ,陕西西安人 ,宁夏大学教授 ,从事西夏史与宋史研究 。

134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西夏史如何走进“大宋史”

金史研究的分工是必须的 , 是符合认识规律 铭被公认为当世泰斗 。他是宋 、 辽、


夏、金史
的 。但是 ,笔者感到 ,当前有一部分学者在研 诸多领域研究的开创者 、 奠基人 。六十年代 ,
究实践中 , 分工的限制似乎过于严格了些 。 翦伯赞主编《中国史纲要》, 辽宋金史部分是
学者各做各的学问 ,宋自宋 ,辽自辽 ,夏自夏 , 邓广铭执笔撰写的 ; 八十年代 ,邓广铭还主编
金自金 ,较少考虑相互的贯通 。宋 、辽、夏、
金 了《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辽宋西夏金
共处一个时段 , 地缘上密迩相接 。这一历史 史》。正由于邓广铭能将宋 、 辽、夏、
金史这一
时期的许多问题 ,甚至是主要的问题 ,不贯通 时代的政治 、经济 、文化作为一个统一的整
是不能解决的 。西夏史研究这一方面的缺欠 体 ,从其相互联系 、
相互制约 、相互作用中综
最为明显而严重 , 已经到了学科自我封闭的 观全局 ,把握其发展脉络 ,才以其卓越成就无
地步 。 愧为当代宋史研究的开山祖师 。漆侠教授的
西夏史研究有其特殊性和较多的困难 , 治史领域也是十分宽广的 。时段不限于宋 ,
受到学科历史较短 ,研究队伍人数较少 ,经验 他对于古代史上许多重大问题都发表过独到
不足等客观条件的限制 , 有极少数学者全力 的见解 ; 横段不限于宋 , 他把宋 、
辽、夏、金史
以赴去做西夏文字和西夏文献的整理 、 研究 打通了研究 ,建树超伦 ,卓然成家 。他和乔幼
工作 ,其余大部分学者则各自埋首一隅 ,无暇 梅教授曾合撰《辽夏金经济史》 一书 。笔者特
旁顾 。从主观因素说 ,学者们学识 、 功力与研 别注意该书对于西夏社会形态演进的论述 ,
究对象的艰涩程度不侔 , 方法也需要改进 。 觉得漆 、
乔二先生史料爬梳的功夫 ,史料解析
在学科自我封闭状态之下 ,近十多年来 ,西夏 的水平都有过于专治西夏史的同行 。他们提
史研究成果数量的增加可观 , 而有突破性的 出的“西夏社会长期并存奴隶制与封建制 ,建
进展鲜见 。非如宋 、
辽、 金史研究 , 各自有一 国百年后过渡到以封建制为主”的论点最为
批造诣较高的学术带头人 ,力作 、新人层出不 明快 ,也最具说服力 。在《辽夏金经济史》问
穷 。其中尤以宋史研究成就最大 。宋史学界 世 ( 1994 年 ) 一年后 , 史金波等先生合作的
近十数年来 , 可以说是全方位地推进了前人 《天盛年改旧新定律令》( 以下简称《律令》 )汉
的研究 ,其在经济史 、
制度史 、
文化史诸多领 译本出版 , 笔者用《律令》所载西夏社会经济
域有更深入的开掘与发现 。研究队伍也是相 关系的有关律文与上述观点相印证 , 愈觉其
对强大的 ,有前辈学者以其淹博精识领袖其 论断确当 。漆 、乔二先生操觚之际并未见过
上 ,一批新秀推澜于下 ,后劲很大 ,蓄势很足 。 《律令》
汉译本 , 而结论却符合《律令》所反映
宋史研究的蓬勃发展 , 势必把一个新的 的历史实际 。这就令人不得不信服他们的研
任务 ,一个对研究更高的要求提到日程上来 , 究方法是科学的 。他们对宋 、辽、夏、金史有
这就是需要贯通宋 、辽、 夏、
金史 ,以便开辟更 整体的把握 ,将三国经济史汇于一书 ,相互有
广阔的发展前景 。单科独进会使学科的活力 完整的参照系 。这种方法 , 在学科外部联系
萎钝 ,封闭式的研究更是有悖于学科发展规 上打破了封闭状态 ,在学科内部各种问题 、 因
律的 ,史学前辈早就有见及此 。已故著名历 素的联系上 , 研究的思路是几条线交错或并
史学家 、中国宋史研究会首任会长邓广铭教 行 ,不是单一方向 ,割裂铺叙 。他们研究方法
授曾提出“大宋史”的思路 ,就是说 ,宋史研究 的这些优长正是大多数西夏史学者所欠缺
应包括宋 、辽、
夏、金史在内 。现任宋史研究 的 。在宋史学界 , 还有一些以博通著称的名
会会长漆侠教授继之大力倡导 。他们都能够 家 ,兹不枚举 。
“大宋史”思路的提出 ,正是建
身体力行 ,而非空言号召 。在宋史学界 ,邓广 立在这些前辈师长 、 名家的治史经验基础之
135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中州学刊 1999 年第 5 期

上 ,而又合乎科学认识论的一种学术方法 。 两大支配因素 。这一时期 , 人口流动频繁而


鉴于当今宋 、辽、
夏、金史研究的现状 ,我们后 量大 。辽 、
夏、金都曾在氏族父权制基础上建
学有责任张其说而师其法 , 努力进取 。笔者 立起奴隶主政权 , 对外战争是开辟奴隶来源
从事西夏史研究有年 ,对此心仪已久 ,今姑拟 的主要途径 , 因此掠夺生口成为奴隶主贵族
拙文题目为“西夏史如何走进大宋史”。一是 们发动战争的目的之一 。据漆侠 、 乔幼梅二
略陈自己研思“大宋史”方法的心得 , 庶申对 先生《辽夏金经济史》估计 , 辽南侵俘掠的人
前辈师长的仰止之情 ; 二是反思一下自己数 口约有 50 万 , 绝大多数是汉族 ; 西夏在宋沿
年来西夏史的学习和研究 。如或愚虑有得 , 边地区虏掠去的人口估计也在 20 万上下 ; 金
愿与有识者共勉 ,差谬之处 ,尚祈指教 。 贵族在侵略战争中俘掠生口之多 , 持续时间
之久 ,其贪婪的程度有逾辽 、 夏 。仅是 1126

年第一次侵汴京 “厚载而归
, ,辎重既众 ,驱掠
“大宋史”是指宋 、 辽、夏、 金时期中国历 人口 ,不可胜计”( 李纲《靖康传信录》卷中 ) 。
史的整体性概念而言 。反映这一断代中国历 最后一次 ,俘掠宋宗室男女及平民百姓不下
史的全貌 ,宋 、 辽、夏、 金当然缺一不可 。即如 20 万 。百姓为避兵燹 , 大量南迁 。靖 康 之
当时人口而论 , 北宋人口最多的徽宗朝有户 难 “中原士民
, , 扶携南渡 , 不知其几千万人”
1878 万 ( 袁 《枫 窗 小 牍》卷 上 ) , 人 口 近 1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 86 ) 。这是南宋初
亿 ; 据《辽 史 ・地 理 志》, 辽 南 、西 两 京 辖 户 年 ,南方人口激增的重要原因 。辽时 ,曾有契
398000 《兵卫志》
, 载上京 、 中京 、东京蕃汉丁 丹人移入燕云改事农耕 ; 金太祖 、
太宗朝 , 屡
数 636100 , 人口总计约 500 万以上 ; 西夏人 下诏把女真人迁往新占领区 , 又把汉人迁到
口 ,多数学者研究估计在 240 - 280 万 , 史念 金内地 。这一时期人口的流动和增减直接关
海先生估计在 300 万上下 《 ( 马长寿纪念文集 系到各国经济的发展 , 尤其关系到辽 、 夏、

・我国历史上周边地区人口变迁蠡测》 ) ,金灭 奴隶制的建立和封建生产关系的孕育 。这一
辽、灭北宋后 , 泰和七年人口增至 45816079 问题相当复杂 , 并时各国史事交错 , 必须用

( 金史・食货志》 ) , 而南宋高宗朝“主户亦至 “大宋史”的方法 , 贯通宋 、
辽、夏、
金史的研
一千一百七十万五千六百有奇 。生息之繁 , 究 ,才可望得到解决 。
视宣和以前仅减七百万耳”( 上引袁 书 ) 。 如前所述 “大宋史”
, 是一个断代史的整
这些数字都是不完全 , 不大准确的 。我们可 体概念 ,这一概念在研究过程中的体现 ,并不
以从中看出一个大致的比数 。人口最少的西 是把宋 、辽、
夏、 金几个局部相加起来等于整
夏也有二三百万口 ,辽 、
金则更多 。中国历史 体 。历史整体概念是一种观察历史过程 , 指
这一时期的全貌少了这许多人口活动的情 导具体研究的普遍方法 。研究任何历史问
况 ,当然是极不完整的 。当时生产门类的分 题 ,无论其大 、
小、浅、
深 , 都需要从整体的角
布是 : 畜牧业集中在辽 、
夏境内 , 农业集中在 度 ,对历史进行全面的考察和研究 ,力求把握
北宋境内 。金取代了辽 , 北方畜牧区仍然在 住对象在整体结构中的位置和作用 , 看清楚
金境内 。历史本身就是人类与自然界以及人 事实与事实之间的联系 , 这样才能从广泛的
类社会自身矛盾运动的过程 ,而经济是基础 。 联系中阐明对象的本质 , 揭示出蕴藏在过程
人口与经济是宋 、 辽、夏、金鼎峙的历史过程 里面的规律 。这正是经典作家指示给我们的
中经常起作用的两大因素 ; 也是宋 、
辽、夏、
金 “把历史当做一个十分复杂并充满矛盾但毕
史许多内容相互交叉 、
相互影响 、相互制约的 竟是有规律的统一过程”《
( 列宁选集》
第2卷
136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西夏史如何走进“大宋史”

第 586 页) 来考察和研究的正确途径 。在研 党项各部丧失政治上的统一与号召 , 则民族


究具体问题的时候 , 如果忽视从整体的角度 难免在溃散中消亡 。以上是笔者粗浅的认
考察你的对象所处的时代的全貌的话 , 将有 识 ,未必能起到补苴罅漏的作用 。
可能达不到认识的彼岸 。比如关于西夏王朝 “大宋史”的方法首先要给公元 10 世纪
的历史地位问题 , 不少学者都作过探讨 。笔 至 13 世纪的历史定位 : 宋 、
辽、夏、
金共处于
者从一些论著中得来的印象是 , 论者把西夏 什么样的时代 ? 它的历史发展的走势是什
在经济 、文化乃至军事领域所取得的成就铺 么 ? 它比前一个时代提供了些什么新的成
排一番就算完成了任务 。笔者以为 , 严格说 果 ? 对以后的时代又有什么影响 ? 在这些方
来 ,这样并未达到作者所预期的目标 。如果 面需要有宏观的精确的论断 , 才可以指导具
文章的框架和观点都不变 , 而把引证的史实 体问题的研究 。这些都是关于全局各部分的
替换成别的民族或王朝的史实 , 以此说明别 大节目 ,一代之史的宏纲即在于此 。专家们
一民族或王朝的历史地位 ,方法虽然简易 ,但 见仁见智 , 答案当然不会雷同 。白寿彝先生
文章至多说明了现象的一般 ,而没有说明“这 从中国民族史的角度谈到这个问题 , 笔者受
一个”,以及“这一个”
的普遍意义 。作者至少 到很大启发 。他说 “: 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 ,
忽略了从整体观念上考察这几个问题 : 一是 中国封建社会进入第二个阶段 , 是封建社会
未能考察公元 10 - 13 世纪时期的历史在中 的发展阶段 。 ……其中一个重要的标志 , 是
国历史发展的链条中是一个什么样的环节 , 民族杂居地区进入了封建化 。 ……宋元时
即没有去认识宋 、 辽、 夏、 金在中国历史上的 期 ,封建社会又进一步发展了 。其中 ,也有一
地位 ; 二是未能考察西夏在这个链条中的作 个重要的标志 , 就是广大边疆地区进入封建
用 ; 三是未能认真地考察党项民族的发展道 化。 ”( 白寿彝《历史研究的理论与方法・关于
路的特色 。笔者以为宋 、辽、
夏、金处在中国 中国 民 族 史 上 的 几 个 问 题》, 红 旗 出 版 社
封建社会进一步发展的时期 , 也处在少数民 1983 年 9 月 ) 纵观中国古代历史 , 可以看得
族的民族意识增强 , 在更高的层次上实现着 更清楚 ,自秦汉以来 ,封建制由中原地区逐步
民族融合的过渡时期 ( 过渡到元统一 ) 。辽 、 向周边地区推广 ,到宋元时期 ,辽 、 夏、金社会
夏、金在各自的统治区内发展了社会生产力 , 先后都封建化了 。在这个举国各地走向封建
使契丹 、党项 、
女真族社会步入了封建制 。西 化的过程中 ,宋朝封建经济和文化 ,以及科学
夏在西北边疆地区的封建化进程中作出了贡 技术的高度成就起先导和向外强烈的幅射作
献 。它自身的封建化主要是在封建的政治 、 用 ; 契丹 、
党项 , 女真社会在相继步入封建化
经济 、
文化高度发达的宋王朝的种种封建因 的同时 ,在比前代更为自觉的民族意识支配
素的渗透下 , 促使其社会内部逐渐发育封建 下 ,各自建立了国家 ,在其统治区内完成了多
生产关系而实现的 ; 辽 、
金政权则是在占领封 民族的统一 ,下启元代全国民族大统一之局 。
建制久已发达 、人口相对稠密的地区后 ,不得 诚所谓“天下一致而百虑 ,殊途而同归”。
“一
不适应占领区的生产方式而推行封建制的 。 致”和“ 同归”
就在于举国各地从内地到边疆
因而 ,辽 、
金社会的封建化进程要快 , 程度要 都走向封建化 。我们把握住了这个历史发展
高些 。党项民族在这一时期的中国分区域实 脉络 ,就可以认识宋 、
辽、夏、
金史在这个历史
现多民族统一的历史进程中做出了贡献 , 但 进程的链条中所起的作用 , 有助于在纷繁复
它自身的统一不彻底 。作为一个民族实体 , 杂的历史现象中分清主次 ,抓住要害 ,选择意
其内部各部分结合并不牢固 ,一旦王朝灭亡 , 义深远 、
开掘价值较大的课题进行研究 ,也有
137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中州学刊 1999 年第 5 期

助于我们准确地找到宋 、辽、 夏、
金史相互交 的战争图画 ,宏观地看这些战争的一般性质 ,
叉的重要之点 ,打通了研究 。这样 ,学术研究 它多数情况下表现为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地
的路子不是越走越宽了吗 ? 区和南方先进的农业民族的进攻 。拥有高度
发展的封建经济和文化的宋朝一再丧师 、 失

地 ,终至灭亡 ; 战胜了的辽 、
夏、金乃至蒙古 ,
“大宋史”的方法 , 是从整体的角度 , 对 却在宋朝统治区的封建因素影响之下 , 自身
宋、辽、 夏、
金史进行全面地考察和研究 ,得出 社会也步入了封建化 。这个各民族社会封建
宏观上的结论以指导具体问题的研究的方 化的一致趋向却是以侵略战争开辟道路的 。
法 。可以这样说 “大宋史”
, 首先强调宏观的 战争发动者主观的“恶”在这里起到了历史
整体研究 ,但不排斥微观的具体研究 ,而是要 “杠杆”
的作用 —
——最终结果是整个社会进步
求二者的结合与统一 。经典作家一再强调 , 了 。对于此起彼伏 , 断续进行了三百多年的
研究历史要详细占有材料 ,把握事实的总和 , 战争仅仅作上述的宏观认识是不够的 , 我们
其中已经包含着宏观与微观研究相结合的方 还需要“解释整个图画所由构成的个别部
法论思想 。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 分”,否则 “整个图画对我们也是不清楚的”
, 。
学的发展》中写道 “
: 当我们深思熟虑地考察 这就要从无数次战争中抽取出那些重要的战
自然 、人类历史或我们自身的精神活动时 ,在 争或战争进行的重要阶段 , 抽取出影响战争
我们面前首先呈现的是种种联系和交互作用 进程的那些重要因素加以个案研究 , 也就是
的无限错综的图画 , 其中没有任何东西是不 微观研究 。这样才能清楚地描绘 、正确地说
动和不变的 , ……一切都存在着 ,同时又不存 明这幅战争历史的图画 。鄙意理解恩格斯在
在着 ,因为一切在流动着 ,一切都在经常变化 这里讲述的是历史研究的一般原则 , 无论课
着 ,一切都在不断产生与消灭的过程中 。然 题大小 ,都须贯彻 。例如蒙古对夏战争是一
而无论这种见解怎样正确地抓住了现象的整 个不大不小的论题 ,宏观 、
微观一定要结合得
个图画的一般性质 , 可是要解释整个图画所 好才可以解决问题 。有的学者在研究中以
由构成的个别部分 ,则它实在是不够的 ; 但若 13 世纪初蒙古进行的战争推进了全国统一
我们不知道这些个别部分 , 那么整个图画对 的宏观认识为前提 , 判断蒙古灭夏战争是统
我们也是不清楚的 。为了认识个别部分 ( 详 一战争 ,因而其性质是正义的 。这种论断反
细部分) 起见 ,我们不得不把它们从其自然的 映出论者对蒙古战争的整体把握并不准确 ,
或历史的联系中抽取出来 ,按其本性 ,按其特 也缺乏对灭夏战争全过程的个案分析 , 因而
殊的原因和结果等加以分别的研究 。” 恩格斯 结论是没有说服力的 。蒙古发动的对夏战争
在这里似乎更强调“抽取”
出“个别部分” 加以 如果从 1206 年算起 ,到 1227 年灭夏 ,历时 20
认识 ,对于看清楚“整个画面” 的重要作用 ,这 余年 。其全过程只能看作统一全国战争的前
约略等同于我们所说的“微观” 研究 ; 所谓“宏 奏 ,包括灭夏之后的灭金战争 ,统一的历史进
观”
的研究约略指“整个画面的一般性质”的 步作用并未显示出来 。蒙古贵族发动战争的
认识 。在任何一个课题的研究中二者都是不 目的主要是掠夺财富和扩张疆土 。蒙古统治
能分开的 。譬如宋 、辽、 夏、
金时代 ,各国间频 者在占领区推行落后的奴隶制 , 造成生产力
频发生战争 : 夏和宋 、
辽、金都曾兵戎相见 ,和 破坏 , 经 济 倒 退 。到 窝 阔 台 灭 金 时 ( 1224
宋打了一百多年仗 ; 宋 、
辽、金之间干戈扰攘 年) ,其战争的落后性还大于进步性 。到忽必
也有数十年 。在我们面前呈现的是无限错综 烈灭南宋后 , 才逐步在汉地推行汉法 ( 1260
138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西夏史如何走进“大宋史”

年始) ,调整原来的落后政策 , 使之慢慢适应 部总和 ,从事实的联系去掌握事实 , 那末 , 事


农业发达地区的封建制生产方式 , 此时统一 实不仅是‘胜于雄辩的东西’, 而且是证据确
战争的进步作用才随之显现出来 。事物的性 凿的东西 。 ”《
( 统计学和社会学》《列宁全集》
,
质是在过程中逐步展现的 ,战争也一样 ,其性 23 卷 ,人民出版社 1958 年版) 那么 ,怎样才能
质有一个由落后转化为进步 , 破坏性转化为 选取最重要的事实 , 最重要的联系去考察分
建设性 ,即矛盾的对立统一的转化过程 。这 析呢 ? 愚以为基础和前提是宏观的研究 。
个过程还伴随着统治者外交策略 、 政治设施 宏观与微观的研究在每一课题中 , 都是
等统治方式的调整 , 也是一系列矛盾运动过 一个反复交叉进行的过程 。从一般到个别 ,
程 。论者没有对最主要的事实 ——
—战争过程 再从个别到一般 , 循环往复 , 使事实清楚 , 事
作具体分析 , 也没有联系战争过程中蒙古统 理明澈 。这是唯物论的认识论的一般规律 ,
治者的各项政策 ; 对战争一般性质的整体把 不用申说了 。
握也缺少辩证观点 ( 如说统一战争 ,只谈其进 “大宋史”
方法是符合科学认识论的 。笔
步性 ,不谈其破坏性与侵略者一方的非正义 者希望西夏史同行们能够接受这种方法 , 把
性 ; 只赞扬统一的结局 ,讳饰战争发动者恶的 西夏史研究真正纳入宋时期断代史研究中
动机和野蛮行为等等) ,宏观 、 微观两失之 。 去 ,纳入中国通史和中国民族史研究中去 ,只
当然 ,微观研究并不是随意抽取个别事 有在更广阔的领域里体现出她的价值 , 她才
实加以考察 。列宁指出 “: 在社会现象方面 , 有更广阔的发展前途 。也希望宋 、 辽、
金史学
没有比胡乱抽出一些个别事实和玩弄实例更 者广泛地接受“大宋史”方法 。这样做 , 一定
普遍更站不住脚的方法了 。罗列一般例子是 能够推进 10 - 13 世纪中国史的研究达到新
毫不费劲的 , 但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或者完 的辉煌 !
全起相反作用 ,因为在具体的历史情况下 ,一 责任编辑 : 天  舟
切事情都有它个别的情况 。如果从事实的全

139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