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中图分类号〕 I206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 - 7326 (2003) 03 - 0121 - 04 《学术研究》2003 年第 3 期

论唐五代士子文化心态的嬗变
及其在小说中的体现
程国赋

[ 摘  要 ] 唐五代小说散发着浓郁的主观色彩 , 透过小说文本 , 可以触摸到作家微妙而复杂的创作心理 。有唐一


代 , 士子的文化心态存在着嬗变的轨迹 。从小说作品来看 , 初 、盛唐时期 , 士子表现出乐观 、自信 、自豪的心态 ; 到
了中 、晚唐 , 归隐心态 、怀旧心态 、空幻心态以及避祸心态在小说作品中有充分体现 ; 唐末五代 , 文士希冀侠义之士
扶持正义 、铲除邪恶 , 于是小说中的侠客形象应运而生 。
[ 关键词 ] 唐五代  小说  文化心态  嬗变
[ 作者简介 ] 程国赋 , 暨南大学文学院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教授 , 广东  广州 , 510632 。

・1 2 1 ・
・1 2 2 ・
・1 2 3 ・
心理 , 因而也可以视作唐五代小说作家空幻心态的具体体现之一 。
( 四) 避祸心态 。士子举止轻狂 , 自求瑕玷 , 以求明哲保身 。中 、晚唐小说中有一些关于狂生的
记载 , 如《云溪友议》卷中《澧阳宴》篇云 : “故荆州杜司空 自忠武军节度使出澧阳 , 宏词李宣古
者 ( 原注 : 李生会昌三年王起侍郎下上第) , 数陪游宴 , 每谑戏于其座 , 或以铅粉傅其面 , 或以轻绡
为其衣 。
”诚然 , 像李宣古这类文士举止轻狂 , 在某种程度上是由其性格因素所决定的 , 但我们也不
排除有些士子做出轻狂的举动 , 甚至自求瑕玷 , 是出于明哲保身的目的 。如《刘宾客嘉话录》中有这
样一篇小说 : “大司徒杜公在维扬也 , 尝召宾幕闲语 , 我致政之后 , 必买一小驷八九千者 , 饱食讫而
跨之 , 着一粗布衤阑衫入市看盘铃傀儡足矣 。又曰 : 郭令公位极之际 , 常虑祸及 , 此大臣之危事也 。司
徒深旨不在傀儡 , 盖自污耳 。司徒公后致仕 , 果行前志 , 谏官上疏言王公不合入市 , 公曰 : 吾计中计
者即自污耳 。”《云溪友议》卷中《弘农怒》篇记载 , 东川柳棠 “应进士举 , 才思优赡 , 见者奇之 。
……开成二年上第后 , 归东川历旬 , 但于狭邪旧游之处 , 不谒府主杨尚书汝士 。 ……柳每于东川席上
狂纵日甚 , 干忤杨公”, 杨氏一怒之下 , 写信给柳棠的座主高锴侍郎 , 责备他不该录取柳棠 , 高锴回
信道 : “若 ( 柳) 棠者自求瑕玷 , 难以磨灭 , 其所忤黩尊威 , 亦予谬举之过也 。
”依高锴之见 , 柳棠狂
纵的行为也是 “自求瑕玷”。唐五代进士与妓女交往的现象相当普遍 , 由此产生不少小说篇章 , 笔者
认为 , 有些文士正是出于 “自求瑕玷”的目的才与妓女交往的 。文士为什么要 “自求瑕玷”呢 ? 主要
原因就在于中晚唐之际 , 党争激烈 , 人心不古 , 文士借此以明哲保身 , 远离是非之地 。
三 、唐末五代士子的文化心态
唐末五代文坛上出现了大量的侠义小说 , 较为有名的篇章如《传奇・昆仑奴》、《传奇・聂隐娘》、
《甘泽谣・ 红线》、
《原化记・
崔慎思》等 。晚唐的侠义小说一般以侠士作为整部作品描写的中心 , 与中
唐偶尔涉及侠客形象的作品有所不同 , 对此 , 杨义《中国古典小说史论》一书有着较为透彻的分析 :
“元和以前 , 《柳氏传》、《霍小玉传》等传奇中的侠客只不过是爱情的陪衬 ; 到了元和以后的传奇如
《红线》、
《昆仑奴》、 《聂隐娘》, 即便偶尔写到爱情 , 也不过是侠义故事的陪衬了 。虽然这些传奇故事
把时间推前到元和以前数年或数十年的至德 、大历 、贞元年间 , 但它们所反映的却是作者写作时代的
社会心理 。”④唐末五代出现的侠义小说大多以中唐作为创作背景 , 如《红线》标明 “至德之后”, 《昆
仑奴》标明 “大历中”, 《崔慎思》标明 “贞元中”, 《聂隐娘》标明 “贞元中”、
“元和间”、“开成年”,
实际上这些小说反映的是作者所处的唐末五代的社会景状 。
聂隐娘作为魏博大将聂锋之女 , 为魏帅所用 , “以金帛署为左右吏”。魏帅与陈许节度使刘昌裔不
和 , 派隐娘去杀刘昌裔 , 隐娘被刘昌裔的神算所折服 , 并替刘氏抵挡来自魏博的袭击 ; 红线原是潞州
节度使薛嵩家婢女 , 魏博节度使田承嗣意欲吞并潞州 , 红线为主分忧 , 打击了田承嗣的嚣张气焰 。可
见 , 聂隐娘 、红线两位女侠直接卷入当时藩镇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当中 。另外 , 红绡被 “一品”逼为
姬仆后 , 心情抑郁而愤懑 , 偶尔遇到崔生 , 对他一见钟情 , 在这种情况下 , 昆仑奴磨勒设法救出红绡
妓 , 使红绡 、崔生二人终成眷属 ; 聂隐娘早在随老尼学习剑术之际 , 老尼便告诫她要铲除邪恶 , 扶持
正义 : “某大僚有罪 , 无故害人若干 , 夜可入其室 , 决其首来”; 崔慎思妻子父亲为郡守枉杀 , 她 “入
城求报 , 已数年矣”, 终于报仇雪恨 。在奸臣当道 、朝政紊乱 、战火连绵 、社会动荡的唐末五代 , 人
们希冀昆仑奴 、聂隐娘 、崔慎思妻这样的侠士去主持正义 , 打抱不平 , 铲除世间的邪恶势力 , 从这种
意义上来说 , 唐末五代小说塑造不少侠士形象 , 反映了小说作家乃至广大民众的心理追求 。

①《裴谌》篇 , 《太平广记》卷一七引 , 注出《续玄怪录》, 实为《玄怪录》之误 。


②详见拙作《唐五代小说作家的马嵬情结》, 《古典文学知识》2001 年第 2 期 。
③参见拙著《唐代小说嬗变研究》第二章 , 广东人民出版社 , 1997 年 。
④杨义 : 《中国古典小说史论》, 人民出版社 , 1998 年 , 第 173 页 。
责任编辑 : 王法敏

・1 2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