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2003 年 3 月       学  术  交  流          Mar.

, 2003
总第 108 期  第 3 期       Academic Exchange        Serial No. 108  No. 3

试论唐宋元小说戏剧中的青楼故事
赖琼玉
( 黑龙江大学 图书馆 ,黑龙江 哈尔滨 150080)

[ 摘  要 ] 唐宋元小说戏剧中的青楼故事是时代造就的产物 。唐传奇中的青楼故事是唐
人冶游体验的产物 ,不过却于浪漫之中反映了唐代的士族门阀政治 。宋代青楼小说说教意味
浓重 ,也透露出市井气息 。元代青楼戏剧是元人的白日梦 ,体现了落泊文人对功名和风月的
幻想 。
[ 关键词 ] 青楼文学 ; 流变 ; 文化特征
[ 中图分类号 ] I207. 41 ; I207. 3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0 - 8284 (2003) 03 - 0139 - 04

  一 、唐代传奇中的青楼故事
陶慕宁先生指出 “ : 囊括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的《全唐诗》中 , 有关妓女的篇章就有两
千余首 《全唐诗》
, 还收录了妓女作者二十一人的诗篇共一百三十六首 。唐人小说取材于
平康北里的亦不下数十篇 , 至于笔记中有关唐代青楼韵事 、 妓女才情的记载更是随处可
[1 ]
见。” 其中 ,浓墨重彩地叙写妓女从良的传奇小说有《李娃传》《 、霍小玉传》《 、杨娼传》、
《欧阳詹》 和《薛宜僚》。据陈寅恪先生考证 《莺莺传》
, 亦当为士子冶游负心之作 [2 ] 。
上述传奇小说极写冶游之趣 ,将士子与妓女的结合升华为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审美
愉悦 。不管其结局如何 ,他们之间的恋情总是那么绚烂多彩 , 哀婉动人 。霍小玉“不邀财
货 ,独慕风流”,为寻求负心情郎 “资用屡空”
, ,以致“潜卖箧中服玩之物”。为“期一相见”,
“遍请亲朋 ,多方招致”而不果 ,以致“冤愤益深 ,委顿床枕”。其情其志 ,遂令“风流之士 ,共
感玉之多情 ; 豪杰之伦 ,皆怒生之薄行”。荥阳生一见李娃 ,遗策失态 ,为求欢爱 “虽百万”
,
而“何惜”! 遂致“资财仆马荡然”,为鸨儿所撵为生父所弃 ,沦而为挽歌郎 ,沦而为乞丐儿 。
李娃为弥补自己之过 ,自赎其身 ,收养情郎 ,劝其苦读求仕 ,遂使情郎“声振礼闱”,官运亨
通 。其行其迹 ,令人击节赞叹 。进士欧阳詹与太原妓笃于情爱 , 闻太原妓相思而亡 , 观其
相思绝笔 “一恸而卒”
, 。妓女段东美情属薛家僚 , 闻其亡 “哀号抚柩
, , 一恸而卒”。这种
“情缘相感” 之事出于娼门 ,确实是“颇为奇事”,这正体现了唐人之放荡不羁情有独钟 。
但是 ,这种超乎现实的浪漫恋情一旦面向现实总是会被现实社会中的士族门阀观念
击得粉碎 。欧阳詹 、 太原妓相思而亡的悲剧根源就在于“中夜欲相从 ,严城限军门 ; 白日欲
同居 ,君畏仁人闻”。李益为了仕途畅达 ,不得不结缘鼎族 ,遂背霍小玉之盟 。但其内心也
不平静也不轻松 。面对霍小玉的病中求见 ,李益“惭耻忍割”“终不肯往”
, ; 面对霍小玉的
惨死 “生为之缟素
, ,旦夕哭泣甚哀”; 后来“谅礼于卢氏”, 却“伤情感物 , 郁郁不乐”, 由此

[ 收稿日期 ]2003 - 01 - 15
[ 作者简介 ] 赖琼玉 (1976 - ) ,女 ,广东普宁人 ,黑龙江大学图书馆助理管员 。
・139 ・
导致婚姻生活的不幸 。张生负心后 ,为了摆脱内心的负罪感 ,大谈什么“大凡天之所命尤
物也 ,不妖其身必妖其人”“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
, , 是用忍情”。其实 , 这只不过是一种心
虚者的自我防卫而已 。荥阳公之所以鞭毙荥阳生 ,就在于荥阳生的所作所为辱没了门第 ;
而他之所以重认死里逃生并浪子回头的儿子 ,之所以喜认使他的儿子堕落又使他的儿子
成名的妓女为儿媳 ,就在于他们最终光宗耀祖 ,不辱门第 。如果说士子们由于忘情风流渊
薮而忘却了门阀观念的话 ,那么 ,妓女们只要想从良 ,其心中就无时无刻不横亘着门阀观
念的阴影 。霍小玉与李益两情相悦 ,但一想到自己是娼家就不免担心将来“女萝无托 、 秋
扇见捐”。她没有太多的奢望 , 只求能够与李益欢爱八载 , 然后让李益结缘鼎族 , 自己则
“舍弃人事 ,剪发披缁”。然而 ,这点愿望也成了梦幻泡影 。

  二 、
宋代传奇中的青楼故事
宋代传奇中的青楼故事少了一份浪漫却多了一份说教 , 艺术价值远不如唐传奇 。但
比较有名的作品却不少 。《谭意歌传》《
、甘棠遗事》《、严蕊》《
、王幼玉记》《
、长安李妹》《
、王
魁传》《
、陈叔文》《
、李云娘》《
、苏小娟》《
、苏小卿》《
、单飞英》 等均是其中的佳构 。
宋代道学之风浸淫日久 ,妓女从良故事便染上了道学的色彩 。 《谭意歌传》《、甘棠遗
事》《
、严蕊》《
、王幼玉记》《、长安李妹》 等着力表现的便是妓女的节义之行 。钟将之传秦少
游所遇之妓便干脆以《义娃传》 名篇 。李妹以得从良人为幸 ,因忤良人旨而暂寄戚里龙州
刺史张侯别第 ,张欲辱之 ,李妹遂自缢以报良人 ———同州节度 。作者赞叹的是李妹之节 。
潭州妓心慕少游 ,以身相许 ,秦少游离去后 ,她便闭门谢客以待秦少游 ; 闻少游客死藤县 ,
她步行数百里前往吊唁 ,临丧拊棺 ,一恸而绝 。作者赞叹的是她的义 。王幼玉 、
谭意歌以
身处娼门为耻 ,渴望的是那良人家的主妇名分 。王幼玉对“涂脂抹粉 、巧言令色以取其财”
的娼妓生涯“愧赧无限”,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留事舅姑 ,主祭祀”“死有埋骨之地”
, ,因此不
满父母姐妹逼其为娼 ,私求良人而不果 ,含恨而终 。谭意歌以其才智自脱其乐籍 , 大胆追
求张茶官 。当张茶官迫于亲命不得不归家时 , 谭意歌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当
张茶官被迫他娶后 ,谭意歌便独自抚养张茶官之子 “治家清肃
, , 异议纤毫不可入”。张茶
官正妻死后 ,了解到谭意歌的节行 ,又羞愧又感动 ,立意要娶谭意歌 ,谭意歌便坚决要求张
茶官用迎良家女的方式把自己明媒正娶 。温婉之所以为士君子所称道 , 乃在于其举动则
有礼度 ,其言语则合诗书 : 虽处娼门却长于《孟子》,著有诗集五百篇及《孟子正文》八卷 ; 其
母为一商人所据 ,日夜沉寝 ,琬所接之士恶之而疏至 , 琬乃令母改过绝商 。俨然一娼门道
学家矣 ! 在宋代传奇中 ,士子与娼妓的感情一如唐人那么哀婉动人 , 但由于礼教的压力 ,
士子们已无唐人那种风流与洒脱 。张茶官接到谭意歌的相思信 ,其“情忄宗久不快 ,亦私以
意书示其所亲 ,有情者莫不嗟叹”,但是 ,张茶官“内逼慈亲之教 ,外为物议之非”,只得听亲
党命而别娶孙殿丞女 。尽管他非常想念谭意歌 ,但也只能“凭高怅望 ,默然自已”。面对知
情者的指责 ,他也只能以“吾家有亲 ,势不得已”相对 。柳富虽“豪俊之士”,心恋王幼玉 ,但
面对幼玉小妹的责难 ,柳富“从是不复往”。分别之日 ,虽海誓山盟 ,但归家后却“以亲老家
又多故 ,不得如约”“但对镜洒涕”
, ,以致令王幼玉相思而亡 。比起唐人来 ,宋人猥琐多了 。
唐人作意好奇 ,虚构意识强 ; 宋人大谈“补史阙”、“助名教”, 其创作追求的是“皆表表
有依据者”,轻虚构而重实录 。这种创作态度使得宋人在大谈道学的同时 , 也把一些市井
气息带进了小说创作之中 。像《王魁传》《 、陈叔文》《
、李云娘》《
、苏小卿》《、苏小娟》《
、单飞
英》
等作品便散发出市井气息 。这些作品的主人公大部分家境贫寒 ,赖妓女之力而得以成
・140 ・
就功名 。比如 ,陈叔文登第后 ,因家贫而无赴任之资 , 妓女崔兰英慷慨解囊 。王魁下第失
意 ,桂英为他备办生活所需 ,又资助他进京赶考 , 得中状元 。这些娼妓都以为自己的付出
能得到士子们的回报 。王魁授徐州佥判 ,桂英喜谓 “
: 徐去此不远 ,当使人迎我矣 。
”没想到
王魁却认为桂英会玷辱自己 , 负心忘义 , 害得桂英自杀身亡 。兰英倒是如愿嫁给了陈叔
文 , 同赴任所 。没想到陈叔文耍弄的是欺骗性的权宜之计 。原来他早有家室 , 任满回京
途中 ,陈叔文感到无法在旧妻和兰英之间摆平 ,又担心出现纠纷狱讼 ,干脆把兰英推入江
中 ,取兰英之财归京 ,开典当铺谋利 。倒是赵不敏不忘旧情 ,但碍于官箴 ,又无力替苏盼奴
脱籍 ,结果双双相思而亡 。双渐和单飞英的可贵之处则在于他们不以苏小卿 、
邢春娘沦落
风尘而抛弃她们 。闾江县令之女苏小卿爱上了县衙小吏之子双渐 , 并暗中以身相许 。可
惜好事多磨 ,双渐衣锦还乡 ,小卿则已沦为扬州娼妓 。双渐不以此为念 , 复与之相爱 。但
是 ,小卿为娼门身份所羁绊 ,无法跟随双渐任满归京 。后来 ,双渐夜泊豫章城 ,发现了已沦
为赵司理之妾的小卿 ,遂作歌而挑之 , 小卿随双渐同奔京师 , 白头偕老 。① 单符郎和邢春
娘自小有婚约 ,后来 ,官运亨通的年青司户单符郎立意娶已经沦落风尘的邢春娘为妻 。单
司户此举得到双方亲党 、
上司 、
同僚的赞赏 ,并极力玉成 。从这些作品看来 ,忘恩负义的士
子考虑的是自己的现实功利而不是什么贞节观念 ,贫贱不移的士子钟情笃义压根就没有
把贞节观念放在心上 。这跟前面提到的宋人传奇迥然有别 ,透露出的是市井气息 。

  三 、
元杂剧中的青楼故事
妓女从良型故事在元杂剧中蔚为大观 ,仅留存下来的作品就有《钱大尹智宠谢天香》、
《杜蕊娘智赏金线池》《
、赵盼儿风月救风尘》《
、诸宫调风月紫云亭》《
、江州司马青衫湿》、
《李亚仙花酒曲江池》《
、陶学士醉写风光好》《
、谢金莲诗酒红梨花》《
、荆楚臣重对玉梳记》、
《李素兰风月玉壶春》《
、郑月莲秋月云窗梦》《
、逞风流王焕百花亭》12 种 。这些故事谱写
的是元代落泊文人对功名和风月的幻想与沉迷 ,是一种地地道道的白日梦 。
杂剧故事揭示了士子们的悲惨境遇以及士子们在这种困境中萌生的对风月的向往和
痴迷 。他们在命运中苦苦挣扎 ,忍把浮名 ,换了浅斟低唱 ,向风尘中觅知己寻安慰 。
“本图
平步上青云 ,直为红颜滞此身”。
“做子弟的声传四海 , 名上青楼 , 比为官还有许多好处 。

柳永 、
赵汝州 、
陶谷 、
李斌这些士子们“平生以花酒为念 ,好上花台做子弟”,甚至把功名也
不放在眼里 。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 ,这些士子们不惜忍气吞声 。韩辅臣自认为是个顶天
立地男子汉 ,但一想到杜蕊娘“好好的依旧要嫁我”,便觉得“受尽这虔婆的气”
也值得 。为
了得遂风月之情 ,士子们压根就不在乎现实的功利和人世的道学风范 。
作为士子们的红颜知己 ,娼妓们的命运也很悲惨 , 她们渴望着能够弃贱从良 , 一跃而
为朝廷命妇 。她们毫无人身自由 ,受尽种种折磨 。面对此种境况 ,她们慨叹着自己的低微
身份 ,渴望着能够除籍不做娼 ,弃贱从良 。可惜的是 , 这种身份使她们的从良之路布满了
荆棘和障碍 。好在元人“自己贪杯惜醉人”,在杂剧中让士子和她们同病相怜 ,给她们安排
了一个非常显赫的结局 : 五花官诰驷马香车 。
士子们在鸨儿商人权要的金钱攻势下一败涂地 , 可是娼妓们为了那五花官诰驷马香
车却能够挽狂澜于既倒 。她们坚信“文官把笔平天下”,不信“秀才无路上云霄”。因此 ,谢

① 本故事宋传奇 、
金院本 、
南戏 、
杂剧 、
散曲均传演过 ,但作品散佚不全 ,武润婷《双渐苏卿故事及其
本事》一文曾对情节进行了勾勒 ,见《南开学报》1984 年第 2 期 。
・141 ・
天香们 、顾玉秀们 、
郑月莲们纷纷解下金钗头面 , 鼓励情郎进京赶考 。面对商人的金钱攻
势 ,她们极力嘲讽商人的村 ,极力夸赞情郎的俏 。面对鸨儿的逼迫 , 她们态度鲜明 “
: 你爱
的是贩江淮茶数船 ,我爱的撼乾坤诗百联 ; 你爱的是茶引三千道 ,我爱的是文章数百篇”。
也许是在她们的鼓舞之下 ,士子们似乎挺起了腰杆 ,画饼充饥 ,向情敌们大谈自己的未来 ;
也许是受了她们的感染 ,士子们真的以为自己很俏 ,自称是“寨儿中风月的元戎将”,向情
敌们夸耀他那无边风月 。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 ,她们为了坚持自己的爱情理想 , 断绝商人的纠缠 , 竟然像个道学
家一样大谈起风月的危害 , 奉劝商人休恋风月 。但是 , 未来的畅想曲总是远水救不了近
火 ,她们为坚持自己的爱情理想 ,不得不面对现实 , 为情人落难为情人受折磨 。郑月娘执
意为情郎守节 ,不愿为老鸨接客 ,结果为老鸨所卖 ,然最终好事多磨 ,夺回了自己的情郎 。
老鸨挑拨郑蕊娘与韩辅臣的关系 ,遂使郑蕊娘怨恨韩辅臣 ,向韩表示 “ : 既你无情啊 , 休想
我指甲儿荡着你皮肉”,可是骨子里却怎么也无法忘怀韩辅臣 ,最终弄明真相嫁给了韩辅
臣 。可见她们为了情郎 ,即使受尽苦楚 ,也是无怨无悔的 。
英雄惜英雄 ,惺惺惜惺惺 。官府要员乃至堂堂天子在杂剧中都成了士子们的护花使
者 。作为落魄士子们的同堂故友 ,政府要员们想方设法让士子们实现他们的功名念 、风月
情 。比如 ,穷儒韩辅臣凭借着石府尹的关系恋上了杜蕊娘 ,落难后又凭借石府尹的力量从
鸨儿手中夺回了心上人 。最耐人寻味的恐怕要数《郑月莲秋月云窗梦》。洛阳府判将女儿
嫁给自己的下属新科进士张俊卿 ,并打算为自己的侄儿李茶商主婚 。没想到新婚宴上侑
酒的娼妓竟然是张俊卿的昔日风尘知己郑月莲 ,也是李茶商意欲凭借权势金钱据为己有
的青楼娼妓郑月莲 。新科进士以实情相告 ,没想到府判居然那么大度 ,委曲自己的女儿侄
儿 ,让郑月莲和张俊卿完婚 。在这幕喜剧中 ,以金钱为支撑的婚姻以权势为支撑的婚姻居
然让位给以风尘知己为基础的婚姻 ,这不能不说是元人的白日梦 。
[ 参  考  文  献 ]
[1 ]  陶慕宁 . 青楼文学与中国文化 [M] . 北京 : 东方出版社 ,1993. 7.
[2 ]  陈寅恪 . 元白诗笺证稿 [M] . 上海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Tentatively on the Brothel Stories in the Novels and


Dramas of the Tang ,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LAI Qiong - yu
( Library of Heilongjiang University , Harbin Heilongjiang 150080 , China)

Abstract :The times created the brothel stories in the novels and dramas of the Tang ,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In the Tang Dynasty , this kind of stories came from the visit prostitutes of literary
men , reflecting the political situations in a romantic narrative ; these stories in the Song Dynasty de2
livered an intense sermon and revealed the life in towns ; while , in the Yuan Dynasty , they mostly
depicted the day2dreams of men of letters , showing their disillusions for honor and romance.
Key words : Brothel Literature , changes , literary features
〔责任编辑 : 曹金钟〕

・1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