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7

隋唐长安城市规划中的模数制及其对日本城市的影响

建筑历史

MODULUS IN THE PLANNING OF CHANG'AN AND ITS INFLUENCE
ON HEIJO (NARA), NAGAOKA, AND HEIAN

王才强 /Heng Chye Kiang

摘要:在东亚,
城市建设有着悠久的历史。
在其漫长的发展历 概况 概述[5]
史过程中,
中国城市经历了重大变革和细微的演变,
这些变化 有着300余年辉煌历史的长安始建于582年的隋代, 城墙内齐整的网格平面,
将城市划分为明确的功能
有时是受到客观因素的影响,
但某些时候是由于统治者的意愿 当时隋文帝决定修建新都来为他统一中国的伟业做准备。 区。首先是城市的12 座城门,每面城墙上 3座[6]。网格
或是受到规划者个人智慧的影响。
本文从都城长安的城市布 基址选在渭河以南 10km 处,东有产河和灞河,西有沣 由 14 条纬向(东-西)和 11 条经向(北-南)大街构
置,
推测出隋代城市规划的一个重要原型。
建于新纪元开端的 河,
地势由南到西北坡向渭河,
6条小山脉绵延其中
(附 成,
将城市分成以轴线对称的100多个大小不一的坊里。
长安城,
折衷都城规划的两大传统,
以模数制为基础,
开创了 图 1)
,实际规划皆出自宇文恺之手。 通向城门的三条南北和三条东西大街为主街,
通常称作
一种崭新的城市模式,
并以之来回应新王朝的勃勃雄心,
它的 城市建设始于582年的宫城建设,
隋文帝以他的号 “六街”
,其中以通向城南主要大门——明德门的朱雀大
规划深刻影响了东亚城市的演化,
八世纪日本的平城(奈良), ——“大兴王[2]”来命名这座城市,史称大兴城。长 街最为重要。
长冈和平安,
以及渤海帝国的五都,
皆以其为范本。
[1]
9.712km、宽 8.652km,占地约 84.1km2(32.5 平方英 城北部中心的宫城和皇城,
占全城面积的九分之一。
里)的大兴城,其规模是史无前例的。 宫城面宽 2820.3m,进深 1492.1m,共 4.21km2,内有
Abstract: Urban planning has a long tradition in China. 构建这个史无前例的都城,
体现了隋炀帝欲再次统 许多供皇帝朝政和居住的宫殿;南部有同面宽而进深为
Early Chinese cities could be formally categorised into 一中国的政治宏图,
长安将成为整个中国和君王德政的 220m的皇家广场,
将其与皇城分开;南面的皇城亦同面
three lineages; the most important lineage is  prescribed 象征。正如亚瑟・莱特(Arthur Wright)所言,隋炀帝 宽,进深为1843.6m,共5.2km2,皇城内为帝国行政中
by the classical canon Kaogongji. This model remained 登基的背景使得他制定
“意识形态方面的措施,
反映了 心,有文武群臣衙署,禁军总部等,皇帝在此处的太庙
the most important and influential of the three. Capital 其渴望稳定和过于急切地确立其统治的愿望[3]…”
,着 和太社祭祖祭社[7]。
cities after the Song period conformed to its prescriptions. 意以具有象征性和注重礼仪的活动,
以强化其统治的合 城市其他部分为封闭的108个居住坊和两大市。

Ming and Qing period Beijing, for instance, belonged to 法化。 的大小从 1100X800m 到 580X530 m 不等,大的坊由连
this model. The second of the three lineages was seen 当618年唐太祖夺权而建立唐朝时,
他继续定大兴 接四个坊门的两条大街分隔。
商业交易仅被允许于每日
most commonly in early cities in northern China prior to 城为国都,并将其更名为长安(在以后的论述中,均以 的特定几个小时在城堡似的东、
西二市中进行,
二市对
the 6th century. Yecheng and Northern Wei Luoyang 唐长安来统称隋大兴城和唐长安城)
。此后城市基本没有 称坐落于皇城南端中轴线的两侧,
各占地两坊。
are examples of such cities. The third lineage practically 改、
扩建,
因为它的规模足以满足人口增长和唐朝扩张 城南有两大园囿——乐游园和芙蓉园。
占据城市南角
disappeared after the Warring States Period. 的需要[4]。
除634年在城东北角加建一处宫城大明宫外, 的庞大的芙蓉园,
由花园和湖面组成,
园内驰名的曲江池
The first time the traditions of the first two lineages were 城市保持在隋代所建的城墙范围内。 占地两坊多
(约1.44km2)
,一直延伸到城池以外。
(附图2)
combined, as far as I can ascertain, happened in the
planning of Sui-Tang Chang'an during the late 6th
century. This gave rise to a plan that became a paradigm
after which many East Asian capitals were modelled.
This combination though initiated in the plan of Chang'an
saw its ultimate application in the plans of eighth century
Heijo (Nara), Nagaoka and Heian.
This paper introduces the two traditions involved and
shows the possible plans resulting from permutations of
the two traditions and how one of the permutations
gave rise to the plans for the three capitals of Heijo,
Nagaoka and Heian.

关键词:隋唐长安,模数制,长冈京,平安京,平城京

Key words: Sui-Tang period Chang'an, Modular
planning, Nagaoka, Heian, Heijo

作者简介: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副教授 (博士)
收稿日期:2002-11-11

 建筑历史 /ARCHITECTURAL HISTORY 101

长安的创意 介绍了隋长安建立的背景、 其独特的布局和庞大的 这一经典论述, 描绘了一种正统的、 将宫殿置于城市中 从以上的描述, 可以想像长安史无前例的巨大规模。 尺度以后, 我们需进一步探讨这样的城市是如何产生和 心的都城规划模式, 这种模式强调了君王的中央地位; 和许多其他中国城市相同, 它也是由网状平面构成的, 被 设计的, 了解宇文恺在受命设计这史无前例的巨大城市 而另一种将宫殿及其附属部分置于城市北部的规划模 分为明显的城区或里坊。 现代学者将其概括为以下特点: 时,是如何进行构思的。 式, 对于北方城市的规划有着深远的影响, 例如三国的 14条东西向与11条南北向的街道所形成的棋盘布局, 将 隋文帝打算定都大兴城时, 已准备统一中国。 他所 邺城,北魏的洛阳[9]。我们需要设想的是,宇文恺在 城市划分成轴线对称的平面,理论上的130坊。北部中 需要的是一个能体现其雄心, 并与其所设想的新帝国 研究了隋以前的大都市规划后, 是如何着手创建一个 心的宫城和皇城,占地16 坊,东、西二市各占两坊,城 相称的国都[8]。宇文恺新城市的创意,必须体现新王 前所未有的宏伟城市, 并赋予其满足帝王需要的政治 东南角的曲江池及相临的园林, 至少占地两坊, 剩余的 朝的雄心, 成为其政治象征。 当他在规划长安时, 必定 含义。 以下假设有助于了解此过程:为了寻找一种能满 108坊为居住用途, 两旁植树的宽街将这些坊分隔开来。 已了解隋以前漫长的城市规划传统, 熟稔经典的他, 一 足临将迫近的大一统所需要的模式, 宇文恺必须首先 这样的城市布局在中国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在此之前 定知道《考工记》的有关规定: “匠人营国,方九里, 折衷都城规划的两大传统 ——这一行为本身就是地域 的中国城市从未有过类似的平面或如此广阔的布局。 旁三门,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 前朝后市。” 统一的象征[10 ]。 1 位于渭河流域的长安 2 长安图 102 世界建筑  2003   01 .

我们首先重构《考工记》所记载的布局,以了解第 一种传统。 井田制是最基本的分割土地的方法。 每单元 为八家共有的边长一里的方地, 即均分为九块的九宫方 地,每块方地的边长为100步,中心方地为公井。同理, 我们可以构筑一个边长为9里的正方形, 这个正方形的 结构C 将包括如井田制中所描述 的81个基本单元 (附 图3) , 即这个图形以9个为一组的方式组合起基本单元, 这样一来, 这个图形就有可能产生8或10条经纬向的街 道, 这取觉于是否计算沿边的街道 (通常为靠城墙的街 道) 。为符合《考工记》中记载的九经九纬,这一图形不 基本单元 得不作出如附图4所示的调整(附图4中主城门均布置 在南北和东西主轴线上) 。第一种情况C1,中部经纬双 向各分为两行两列, 靠城边的街道需计数, 以达到九条 结构 C 街道;第二种情况C2,将中间部分为四行四列,靠城边 的街道不计数。 两种情况下, 每边都是与记载相符的三 3 门,历史上有可验证 C1和C2布局的实际例子,其中C2 占多数。   建筑历史 当代乡土/ARCHITECTURAL HISTORY /CONTEMPORARY VERNACULAR 103 .

为了折衷《考工记》 宫殿居中与宫殿居北的两种 阵都基于九宫图,配置转化很灵活[11 ](附图5) 。这 示范了隋代人可以理解的规整图形的布局转换, 产 不同传统,在此推测,宇文恺可能按照C3 图例(附图 种前后灵活变换以及中部的移动, 可见于记载了唐太 生C3配置以折衷都城规划的两大传统后, 下面介绍另三 4)所示,将中心方块连同两侧的方块一起北移。 然 宗和李靖(571-649) [12 ] 的关于曹操战略的论对中: 种假设, 以解释唐长安的首次规划, 并着重剖析平城, 长 而, 有人表示怀疑, 在隋朝是否存在如此的操作方式。 “ 《 曹公新书》曰,' 战骑在前,陷骑居中,游骑居后 冈和平安的规划。 对于现代人来说, 将中间行向北推移, 而保持其他部 '…曹操说,把骑兵部队分作前、中、后三个梯队,没 首先,我认为古代中国“方”或者说“四边直角图 分的完整,是直观而且合乎逻辑的,然而,古代中国 有说到左右两翼, 乃是仅举一种战术而言……当回军 形”的观念包括正方和长方两种。长方被认做“方” ,或 人能否如此推理呢?有关研究显示, 同样的思维方式 转阵时,就以游骑为前阵,战骑为后阵,陷骑则根据 不规则形被视为规整方形的现象, 可在许多城市的实例 在古代兵法实践中普遍存在。 太公阵法和李靖的六花 情况灵活使用。”   [13 ] 中得以证实, 所以, 古代中国和日本城市长方的形状, 与 《考工记》所说“方九里”并不矛盾。 其次,关于九经九纬 (即南北和东西双向各九条街 道)的重要性,及其在都城规划中的不变性。九为数之 极, 代表了君王的尊严和权力,  在强调双向街道的 “九 100步 100步 100步 400步 400步 400步 经九纬” 的过程中变得更加重要。 此设想连同前述城市 不必正方的假设,消弱了“方九里”这一有关城市规模 400步 100步 的概念的重要和必要性。 也就是说, 一个城市的大小, 可 根据预定的人口数目和帝王的野心来调整其地域的范围。 再者,城市规划在根本上是模数制的。 中国古代的 1200步 300步 规划从单体到城市通常采用一种模数或以其简单倍数为 模。 因此猜想在创意长安城新模式时, 也采用了一种模 数或以其简单倍数为模的设计方法。 回到前面提到的中 部被分为四行四列的C3例, 经向被分成四列, 其宽度与 其他六列不同。设“d”为其他六列的宽度模数,中部四 列的宽度则各为 3/4 d。 我们假定规划遵循一种模数或 300步 1200步 5 以其简单倍数为模, 四列的宽度可以扩大至d或缩小至 1/2 d,因此,产生第一种示例 C4,其边长为 10d的方 形;第二种示例 C5,边长为 8d;以及另两种可能的城 市平面: 宽10d 长8d 的C6和宽 8d 长10d 的C7(附 图 4) 。 以上配置中,宫殿区在 C3 中可占 9d2,在 C4 中占 16d2,在 C5 中占 4d2,在 C6 和 C7 中各占 8d2。然而, 若宫城小于正常尺度, 如C7a所示, 其北部会有一行 (或 列) 城市街区[14]。 所有的配置都包括九经九纬的基本结 构,此特征正如前所述,是最为重要的。 唐长安本质上源于C3示例, 是当时两种都城规划传 统的折衷体。 宇文恺设计的都城规模需要大于 “方九里” , 因此我相信, 他采用二里而非一里作为小方块 “d” 的基 本尺度,因此,城市的边长为 18 里[15]。整体而言,长 安的布局和尺度符合 C3 示例, “d”的尺度为二里,即 1064m[16] (正是东西市的大约尺度)。 不吻合的地方, 一 是城市的长度小于18里, 否则就能构成一个正方形, 但 如果设想城市南端以芙蓉园南墙和唐天坛遗址为界, 则 城市的长度确实接近预想的18里, 因而城市的形状在观 念上趋于理想的正方形[17] (附图6) 。 其二是, 唐长安的 12条而非九条的纬向大街, 推测其原因在于, 宇文恺采 用半模(一里)以调整城市街区的长度,而用整模(二 里)来控制其宽度[18],其结果是,城市宽九模(9d) ,而 南北墙之间的长度仅 7.5d。 以上的假设可以解释唐长安的许多特征, 不符之处 可归结于很多原因。 我们推测, 为便于城市管理而调整 模数配置也是原因之一。 若采用C3示例的配置和二里的 模数,城市会庞大得难以管理,即使按实际状况,南端 四行的坊里在整个唐代都人口稀少。 估计宇文恺是受实 际情况制约, 将正方折衷为观念化的方形[19], 设定芙蓉 6 园南墙为正方形的南界;同时为减少城市和里坊的长度, 他不得不将部分坊长定为半模, 以利于管理, 这样一来 就将城市规模缩小了1.5倍模, 或者说是将组成大九宫的 大单元减去半个单元, 以此来消减城市的长度[20] (附图 6) ,两市的长宽却都保留为二里。15年后的605 年,在 设计东都洛阳时, 由于长安的经历, 宇文恺开始采用以 一里为模规划了所有的坊里。 104 世界建筑  2003   01 .

探讨受长安启发而建的日本城市, 如唐长安同时代 的都城平城(710-784) ,长冈(784-794)和平安(建 于794) 的规划 (图7) 。大化(Taika)改新基于中国政权 制度进行改革, 将土地归于中央政府的直接所有的和管 辖下, 日本从七世纪起开始建立长久性的都城。 直到那 时为止, 前帝王死后废弃其都城, 新政府另择址立新都。 持统天皇(Jito)于694年立藤原京(Fujiwara), 是第一例 依据中国规划原则而建立的齐整的网格状城市[21]。 于8 平城 世纪建立的平城, 长冈和平安, 明显受中国相应城市的 影响。7 ̄9世纪间两国文化交流频繁,到804年为止, 有 16个日本使团曾经访问过中国。 使团中有僧侣和其他专 业学者, 将许多知识与经验传回日本[22]。 城市建设是受 中国影响显著的领域之一。 平安还直接参考中国都城的 名称,西(右)半部称长安,东(左)半部称洛阳[23]。 仔细查看三个城市的重构平面, 可知它们与前述的 理论原型及所转化的 C7 和C7a 相符。这就存在两种可 能:一种是,三个城市的规划者都受长安规划(或者某 种程度上说是洛阳规划) 的启发, 如宇文恺一般尝试折 衷两种传统, 采用九经九纬并将宫殿置于城北中心;另 一种可能是, 在8世纪初的中国或其他受其影响的地区 就已经确立了这种理论模式。 以平城为例, 如果忽略东 部的外城, 以及宫城东面的东院部分[24], 可将前述的C7 配置重叠于城市主轮廓之上。 同样的配置可重叠在平城 和长冈的城市平面上(附图7) 。仅有的不同在于,平城 或平安城以北的一行街区只有半模而非全模, 但此半行 的存在意义重大, 只有如此, 才可将第一街作为主大街 来计数,以保证九纬。因此,毫无疑问,为了符合古代 经典的规定, 规划者会采取在宫殿北部增加至少半行的 长冈 手法, 而实际上, 此半行的存在增加了理论的可信度。 因 为城市增加半行的做法, 在实际使用上是可有可无的, 但在保持九纬的存在上却是必不可少的。 [25] 考古得到的数据显示, 平城东西4.3km, 南北4.8km (包括外城和宫殿北部的半行) ;长冈东西4.29km, 南北 5.35km;平安东西 4.46km,南北5.18km[26] (附图7) 。 假设 C7 示例的模数为“d” ,采用宇文恺规划洛阳时的 长 5 3 2 m 的唐里,C7 的尺度为东西 4 . 2 6 k m,南北 5.32km,正好是长冈(4.29 x 5.35 km)的尺度;C7a 的尺 度为东西4.26km,南北4.78km (或5.05km包括 半行) , 与平城 (4.3 x 4.8 km) 的尺度很相近;平安的 九条经向道路总宽度为85丈(251.3m) ,九条纬向道路 总宽度为104丈(307.4m) [27] ,将这九经九纬的总宽度 叠加在 C7a之上,得到的数值是 4.52km和5.09km,这 几乎就是平安的尺度 (4.46 x 5.18 km) (附图8) [28] 。 5 太公和李靖练兵阵的布局[Source: Sawyer, p. 345. 太公阵 法 ( 左 ),   每小阵 (大方中加阴影的小方) 包括每行20人, 五步间距, 每列25 平安   人, 四步间距。 李靖的六花阵(右) , 使用六阵 (阴影部分) , 每部分   5000人, 中部操练] 6 重叠在长安平面上的C3配置, 圆点为唐天坛遗址 7   建筑历史 当代乡土/ARCHITECTURAL HISTORY /CONTEMPORARY VERNACULAR 105 .

8  结论 想, 在隋都建设时, 两种传统的折衷还处在萌芽状态, 年 [本文初稿拟于中国杭州召开的 “第二届中国建筑 本文设想, 宇文恺为迎合帝王对宏伟都城的要求, 创 仅28岁的宇文恺在规划长安时无法全面预测城市规模与 史学国际研讨会” (2001 年8 月18 至21 日)上发表, 造了一种新的城市模式, 此模式运用灵活的模数进行规 模数的关系, 大约23年后他在规划洛阳时, 便逐渐采用 其英文版初稿曾发表于由香港大学城市规划和环境管 划, 以满足王朝象征性的各种要求。 它首先应用于唐长 了一唐里的小模数。从建造洛阳到平城的105年间,宇 理中心举办的题为 “重新创造城市——国际和区域经 安的规划,并很快成为东亚城市的模型,经过100多年 文恺所发展的模式得到进一步的合理化和系统化, 成为 验以及香港的未来”的第20 届年会(2000 年11 月11 来的进一步合理化, 至少有三个日本都城以此为模式, 并 平城、 长冈和平安的规划典范。 以唐长安所代表的新都 日) 。在此感谢日本基金会的研究基金赞助, 得以在京 采用了 532m的唐里,作为城市街区或坊的基本模数。 市模式,经过实践验证,系统化后并加以改进,并在国 都人文研究学院田中淡教授的招待和共同探讨下, 从 本文所阐述的理论配置与平城, 长冈和平安的真实 外的环境中得以运用, 这成为早期城市间相互借鉴的一 事为期三月的研究。 本文的理论构思、 图表和初稿都成 情况非常相符, 唐长安却有些许特殊之处。 我们可以设 个范例。□ 于此阶段。 ] 7  平城,长冈和平安 8 平安 106 世界建筑  2003   01 .

注释 国是否存在此类思维方式 表示怀疑。 感谢他的提醒, 我 0.2956 米。唐里又为 300步,因每步为6 尺,所以一唐 [1]见王仁波, “从考古发现看唐代中日文化交流” 考古 在进一步的研究过程中发现, 最晚在三国时期 (公元前 里为6 x 0.2956 x 300m. 与文化, 1984/3, pp.100-108. 也可参照宿白, “隋唐   220-266) ,在战略和兵阵中存在类似的思维方式。 实际 [17]最近考古发现显示城墙外南, 主南门, 明德门东存 长安城和洛阳城” ,考古, 1978/6, p. 423. 上, 唐太宗和李靖的以下对话值得全文引用, 以体现军 有天坛(环丘)的遗迹。 我认为遗址与理论上的方形的南端 [2]宋敏求(1019-1079) ,长安志,宋元方志丛刊(八 事战略和城市规划的相似性, 思维的流动性以及两者之 应近于重合。  见[清]徐松撰, 李健超增订, 增订唐两京城 册,北京:中华书局,1990)第一册, 卷7, 大兴是杨坚 间的可转换性。 同时注意前段文字提及的井田制, 作为 坊考,三秦出版社,1996, p.47 称帝以前所得封地的名称。 古经《考工记》规定的前导。 [18]另一方面, 也可能是因为坊太大, 无法为坊正有效 [3] Arthur F. Wright,  “581-604时期隋代意识形态的 “唐太宗说: ‘布阵的数目初始为五个, 最后推演为八个, 地管理。 形成” [The Formation of Sui Ideology, 581-604], 中国 不是由于假设物象的缘故, 而是一种古代的传统制度, 你 [19]奇怪的是, 如果将长安志中给出的宫城和皇城, 以 的思想和制度[Chinese Thought and Institutions], 可以详细谈一谈。 ’ 及坊里的长度, 东西街宽相加, 城市总长为 18里130步 John K. Fairbank 编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李靖回答: ‘黄帝实行井田制, 创立丘井之法, 并根据井 (18.4 里) 。比预计的18 里长 2.2%,与城宽 18.37里十 Press, 1957) , pp.71-104; p.80. 田制建立了军事制度。一 ‘井’ 用四条相交的道路分开, 分相近。又见尾注18. [4]此城比现存的明代所建的西安大7.5倍多。 详见“唐 八家环绕,共处一‘井’ ,其形状象个‘井’字,分开则 [20]长安志中记载城市的长度为 15里 175 步(15.58 代长安城考古纪略” ,考古, 1963/11, pp.595-611. 为九个方块。 前后左右中即为五阵, 余下四角为闲地, 这 里) 。如果设想城市由2.5个大单元组成, 即2.5 x 6里, [5] 此简介为下文的探讨作准备。主要包括相关的实 就是所谓阵数开始为五个地由来。 实际比设想的15里长3.8%, 体方面,而不涉及其他重要的社会、政治和实体。有 其后,空出中央阵地,由大将居中指挥,再在四隅环绕 [21]遗憾的是,Fujiwara的平面仍只有猜测,所以不 关此类的介绍可参考拙著的第一章, 贵族和官僚的城 列阵, 这样阵数就演变为八个。 列入讨论范围。 市:中世纪中国都市风景的发展[ C i t i e s   f o r 待到变换队形打击敌人时,则部队频繁机动, 旌旗招 [22]见王仁波, “从考古发现看唐代中日文化交流” , aristocrats and Bureaucrats: development of 展,虽然阵地上纷乱厮杀,但阵法却不错乱;战车驰 1984/3, pp.100-108. medieval Chinese cityscapes]. Singapore 奔,车毂相击,刀光交错,寒光闪闪,阵地浑园而阵 [23]见宿白, “隋唐长安城和洛阳城” ,考古,1978/6, University Press, 1999. 势不散, 这就是所谓地散可以分成八阵, 合就是一个 p. 423. [6]北城墙同样有三门,中门玄武门,穿过宫城通向北 大阵。’”参见 R a l p h   D .   S a w y e r ,   T h e   S e v e n [24]扩建的三列坊里也称外城。 见Tsuboi Kiyotari& 部的皇家公园。 北城墙的其他城门仅在以后才打通。 Military Classics of Ancient China [ 古代中国的 Tanaka Migaku, The Historic City of Nara: an [7]唐长安有两处宫殿区。 坐落于宫城以北的大明宫建 七篇兵法], Westview Press, 1993, pp. 326-8; 特 archaeological approach [ 奈良古城:一种考古方法], 于634年, 最初是太宗为其父退位所建。 它位于龙首原, 别留意pp. 342-5.(白话翻译参照, 陈济康, 吴建华, The Centre for East Asian Cultural Studies/UNESCO, 俯瞰并控制全城。兴庆宫建立于714年,玄宗登基进入 “武经七书” (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92),pp. 1991, pp. 26-31, esp. p. 28. 宫城后, 将以前居住过的城坊改建而成。 数次扩建后的 278 -295.) [25] 此街实际为第一行路 (Ichijo-dori) , 因为计数由北 宫殿区占地一坊多(南北 1250m,东西 1080m) ,最终 [14]在大多情况下,下列平城,长冈和平安的例子, 宫 至南。 成为玄宗的主要宫殿。 殿区的尺度为4d2.平城宫殿区不包括东区 为4d2;至 [26]平安尺度为 1508  丈和 1753 丈.  见高桥康夫 [8] 见Heng Chye Kiang, Cities of Aristocrats and 879 年为止,平安的宫殿也是4d2,当需加强对谷物的 (Takahashi Yasuo) , An Illustrated History of Japanese Bureaucrats, Singapore University Press, 1999, pp. 2-4. 控制,宫殿区向北扩建,增添半行,总面积为5d2. 长 Cities [图示日本城市史]. University of Tokyo Press, 1993, [9]见Nancy Steinhardt, "Why were Chang`an and 冈的实际尺寸至今不明, 最近的城市图象显示宫殿区面 p. 50. 尽管Takahashi Yasuo所作长冈平面与上述引用 Beijing So Different?"[为何长安和北京差别如此之大?], 积为 5 d 2 。参见 M u k o   C i t y   C e n t r e   f o r 的Capital杂志中的不同, 它们的整体比例和南北向、 东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chitectural Historians 45, Archaeological Research, Capital. 1999.3, No. 10, 西向街道数目相同。 只有等待更多的考古发现, 才能对 No 4 (1986): pp. 339-57. p. 134.  感谢京都县考古财产研究中心的 Kawano 长冈进行具体探讨。 [10] 此为立新都而将两种传统之折衷, 又可看作结合二 Kazutaka先生所提供的最新地图, 长冈的挖掘报告, 以 [27] 平安九经九纬的宽度见附图8 所提供的资料. 图出 者,各取精华。 及 上 述引用的Capital杂志。 自Kyoto 1200th Celebration [ 平安1200年纪念], 日 [11]太公居于周代,在大约公元前1045年那场推翻商 [15]考古报告显示城市总宽度为18.37 里(或 18 里 本写真印刷株式会社,1994,p.78. 朝建立周朝的穆邺之战中, 十分活跃。 111 步), 或18里多2% —— 一个可接受的误差范围。 [28]对平城和长冈,模数“d”用来控制城市的尺度。因 [12]李靖原为隋朝军职人员, 后加入唐朝军队, 成为唐 按考古报告, 城市的尺度为长宽各18里111 步与16里 需考虑街道的宽度, 所以坊里的尺度略小于 “d”  。对平 代最杰出的将军和战略家之一。 105步。 不同城市部分的详细尺度参考 “唐代长安城考 安而言,模数“d”用以控制街区(里坊)的尺度。后再加 [13]1999 年11月至 2000年2 月,受日本基金会资助, 古纪略”。 九条街道的总宽度而构成城市轮廓的总长度和宽度。 以 我在京都人文研究所从事长安, 平城, 长冈 和平安规划 [16]唐里有两种尺度,较长(大程)的一种为 532米, 不同的手法使用模数 “d” 是平安与其他城市有略微区别 过程的研究时, 与田中淡探讨过这个问题。 他对古代中 用于建造长安,和日本都城平城,长冈和平安。唐尺为 的原因。   建筑历史 当代乡土/ARCHITECTURAL HISTORY /CONTEMPORARY VERNACULAR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