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洛阳师范学院学报 2003 年第 3 期 ・91 ・

隋 唐 军 事 文 书
郭绍林
( 洛阳师范学院 学报编辑部 , 河南 洛阳 471022)

  摘  要 : 隋唐时期重要的军事文书有奏表 、诏书 、檄文 、书信 、牒令 、祭文 、露布 、赠答诗序 、碑文等 ,
各有各的服务对象和结构措辞 。
  关键词 : 隋唐时期 ; 军事 ; 文书
  中图分类号 : K242 文献标识码 : A 文章编号 : 1009 - 4970 (2003) 03 - 0091 - 04

  隋唐时期的军事文书是一个学术界尚未涉足的研 无期 , 帷薄嫔嫱 , 有逾万数 。宝衣玉食 , 穷奢极侈 , 淫


究领域 , 本文对其情况作一番大致的勾勒 。军事文书 声乐饮 , 俾昼作夜 。斩直言之客 , 灭无罪之家 , 剖人之
有多种 , 各有各的服务对象和结构措辞 。 肝 , 分人之血 。欺天造恶 , 祭鬼求恩 , 歌舞衢路 , 酣醉
  其一 , 表 宫阃 。盛粉黛而执干戈 , 曳罗绮而呼警跸 , 跃马振策 ,
表是臣下上奏朝廷的带感情色彩的文书。开皇七 从旦至昏 , 无所经营 , 驰走不息 。负甲持仗 , 随逐徒
年 ( 587) , 光州 ( 治今河南光山县) 刺史高劢给隋文帝 行 , 追而不及 , 即加罪谴 。……介士武夫 , 饥寒力役 ,
奏上取陈五策和请伐陈表 。这份表先讲了一番大道 筋髓罄于土木 , 性命俟于沟渠 。君子潜逃 , 小人得志 ,
理 , 有“夷凶翦暴 , 王者之懋功 ; 取乱侮亡 , 往贤之雅 家家隐杀戮 , 各各任聚敛 。天灾地孽 , 物怪人妖 , 衣冠
诰”等套话 , 并举出历史上的这类事例加以印证 , 接着 钳口 , 道路以目 。”陈朝境内“为鬼为蜮”,“市井不立 ,
列举陈后主的种种罪恶 , 以说明对陈用兵的正义性和 农事废寝”。这些指责照样有夸大不实的成分 。特别是
必要性 , 请求朝廷出兵平陈 。关于陈后主的罪恶 , 表 把陈朝统治区说成是“手掌之地”, 隋朝平定兼并 , 岂
中揭露他“肆其昏虐 , 毒被金陵 。……牝鸡司旦 , 昵近 不埋没了自己的功绩 。诏书为了说明隋朝对陈用兵是
奸回 。尚方役徒 , 积骸千数 。疆埸防守 , 长戍三年 。或 顺乎当地民意 , 还提到陈人“倾心翘足 , 誓告于我 , 日
微行暴露 , 沉湎王侯之宅 ; 或奔驰骏骑 , 颠坠康衢之 月以冀 , 文奏相寻”。为了鼓舞士气 , 加大自己成功的
首 。有功不赏 , 无辜获戮 。烽燧日警 , 未以为虞 。耽淫 筹码 , 诏书说战船由四川沿长江而下 , “便有神龙数
靡  , 不知纪极 。”[1 ] ( 卷55《高劢传》) 隋朝平定江南 , 是完 十 , 腾跃江流 , 引伐罪之师 , 向金陵之路 , 船住则龙
成国家统一大业的正义行为 , 一定要给对方找一些罪 止 , 船行则龙去 , 四日之内 , 三军皆睹”, 表明这是“上
[1 ] ( 卷2《高祖纪下》
)
恶 , 也未尝不可 。但这份表所列陈叔宝的罪恶实在勉 天之灵 , 助戡定之力”。 当然 , 这是吊民
强 ,“牝鸡司旦”不知从何说起 , 其它如徭役 、兵役繁 伐罪 , 不担心人们会把这个说法等同于陈后主的“祭
重 , 赏罚不公 , 隋政权也没有做出表率 。疆埸未虞云 鬼求恩”。
云 , 恰好在提醒对方加强边备 。战争文书中这种强词 其三 , 檄文
夺理的现象一直很普遍 。 李密领导瓦岗军起义 , 被推举为魏公 , 以推翻隋
其二 , 诏书 政权 、建立新朝代为斗争目标 。大业十三年 ( 617) , 记
次年 , 隋文帝颁布了伐陈诏书 。由于是以普天下 室祖君彦作书以檄郡县 。檄文列举隋炀帝十大罪状 :
父母的身份拯救江南民众于水深火热的口气措辞的 , 一是阴谋夺取兄长太子地位 , 杀害父皇 ; 二是乱伦邪
诏书摆出一副悲天悯人 、居高临下的架势 。这份诏书 淫 , 道德败坏 ; 三是沉湎酒色 , 荒怠朝政 ; 四是广造宫
抄写成 30 万纸散发江南 , 以造成对江南朝野的心理 观池台 , 劳民伤财 ; 五是赋税苛重 , 民不聊生 ; 六是巡
冲击 。关于陈后主的罪恶 , 诏书比高劢的表所揭露的 游无度 , 民众疲于供应 , 修造长城 , 积尸蔽野 ; 七是收
内容更加广泛 , 有云 :“威侮五行 ( 仁义礼智信) , 怠弃 复辽东 , 穷兵黩武 , 民众白白送命 ; 八是拒谏饰非 , 杀
三正 ( 关于天地人的道理) 。诛翦骨肉 , 夷灭才良 。据 害贤能 ; 九是亲近小人 , 疏远君子 , 败坏世风 , 贿赂公
手掌之地 , 恣溪壑之险 。劫夺闾阎 , 资产俱竭 , 驱蹙内 行 ; 十是自食其言 , 赏功不果 。檄文认为“有一于此 ,
外 , 劳役弗已 。征责女子 , 擅造宫室 , 日增月益 , 止足 未或不亡”, 而这十条远不是其罪恶的全部 , 总之 ,

收稿日期 : 2002 - 09 - 09
作者简介 : 郭绍林 (1946 - ) , 男 , 河南孟津人 , 洛阳师范学院教授 , 历史学硕士 , 研究隋唐史 。
・92 ・ 洛阳师范学院学报 2003 年第 3 期

“罄南山之竹 , 书罪无穷 ; 决东海之波 , 流恶难尽”。檄 檄文措辞应当注意先声夺人 , 隐秘机密 , 绝不能


文由此对李密举兵讨伐炀帝涂上了一层正义的光彩 , 授敌以计 , 置自己于被动局面 。乾封二年 ( 667) , 辽东
既然是顺天应人 , 当然必定成功 。于是檄文张大自己 道总管记室元万顷在前线作讨伐高丽的檄文 , 其中有
的声势 , 说 : 魏公“六合 ( 东南西北上下) 所以归心 , 三 讥笑高丽“不知守鸭绿之险”的句子 。高丽方面作书奉
灵 ( 天地人) 所以改卜”。其余将领 , 皆是一代骁雄 。百 答 :“谨闻命矣”, 于是派兵固守鸭绿江 , 使得唐军不
万义师 , 气势豪迈 , “呼吸则河 、渭绝流 , 叱咤则嵩 、 得进入其境内 。元万顷当然要受到处分 ,“坐是流于岭
[2 ] ( 卷190中《元万顷传》
)
华自拔 。以此攻城 , 何城不陷 ; 以此击阵 , 何阵不摧 。 外”。
譬犹泻沧海而灌残荧 , 举昆仑而压小卵”。檄文号召各 其四 , 书信
地豪杰加入自己的队伍 , 共同奋斗 , 在新朝代建立后 , 书信内容很广 , 这里略举数端 。
“岂止金章紫绶 , 华盖朱轮 , 富贵以重当年 , 忠贞以传 有联络或利用同盟军的 。李密雄据河洛 , 自以为
奕叶”。檄文对敌人进行分化瓦解 , 表彰隋将裴仁基 姓名和流行的谶谣相符 , 当新朝代的皇帝非我莫属 。
“识机知变”, 投降瓦岗军 ; 指出一些隋将与瓦岗军作 李渊起兵后 , 李密想自为盟主 , 就写信给这位比自己
对 , 或被俘或丧生 ; 敦促其余隋朝官民将吏速快投降 , 大十多岁的同姓氏逐鹿人 , 以兄相称 , “请合从以灭
[2 ] ( 卷53《李密传》
)
否则绝不会有好下场 , 到那时候 ,“尔等噬脐 , 悔将何 隋”,“殪商辛于牧野 , 执子婴于咸阳”。 这
( 卷53《李密传》
)
及”![2 ] 里用了两个典故 。周武王会师孟津 , 率军北上 , 在牧
这篇檄文大气磅礴 , 震撼力强 。但全文长达 2936 野与商军展开决战 。商军“前徒倒戈”, 配合周军作战 。
字 , 不便成诵 ; 采用骈文体裁 , 运用了很多生僻的典 商纣王走投无路 , 自焚身亡 , 商朝灭亡 。秦二世死后 ,
故和古奥的词语 , 难免影响读者的接受和传播 。文中 子婴称秦王 。刘邦进军灞上 ( 今西安市东南) , 子婴颈
几次把李密比作东汉光武帝刘秀 , 十分不类 。李密并 系绳索 , 手捧玉玺 、符节 , 向刘邦投降 , 秦朝灭亡 。李
非出身前代帝室 , 经历也和刘秀不同 , 他想建立新朝 渊正好想利用李密牵制东都隋势力 , 并扼守成皋 ( 在
代 , 同隋朝所替代的北周 、陈朝没有任何关联 , 不像 今河南荥阳市) 险要地势而阻绝江都信使 , 以便自己
刘秀推翻王莽的新朝而承续西汉政权那样 。
“罄竹难 进入关中改朝换代 , 于是授意温大雅代写复函 , 其宗
书”的成语虽由本文“罄南山之竹 , 书罪无穷”简化而 旨是“卑辞推奖 , 以骄其志 , 使其不虞于我”。李渊这
来 , 但并非新创 , 而是模仿《后汉书・隗嚣传》的说法 : 封信仍然打着废昏立明的幌子 , 以隐瞒自己当皇帝的
“楚越之竹 , 不足以书其恶 。”到光宅元年 ( 684) , 骆宾 政治意图 , 来 麻 痹 李 密 , 说 : “殪 商 辛 于 牧 野 ( 杀 炀
王为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起草了檄文 。该文只有 帝) , 所不忍言 ; 执子婴于咸阳 ( 逮捕作为长安留守的
449 字 , 不足祖君彦檄文的 1Π6 ; 虽也用骈体 , 但典故 炀帝孙代王) , 非敢闻命 。”关于李渊和李密的未来地
终究少得多 ; 且有一些通俗优美的警句 , 诸如 : “蛾眉 位 , 信中说 :“天生蒸民 , 必有司牧 , 当今为牧 , 非子
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一 之土未干 , 六尺 而谁 ? 老夫年逾知命 , 愿不及此 。欣戴大弟 , 攀鳞附
之孤 安 在 ”, “试 看 今 日 之 域 中 , 竟 是 谁 家 之 天 翼 。惟弟早膺图 , 以宁兆庶 。宗盟之长 , 属籍见容 ,
[2 ] ( 卷67《李 传附孙敬业传》
)
下”。 因此 , 该文不仅在当时传播 复封于唐 , 斯荣足矣 。”李密上当 , 高兴地说 :“唐公见
( 卷2)
很广 , 而且后代编辑古文选本往往入选 。 推 , 天下不足定也 。”[3 ] 李渊利用李密解除自己的
在祖君彦为李密起草檄文四个月后 , 隋朝军事官 东顾之忧 , 得以顺利地建唐代隋 。
僚唐国公李渊发动太原起兵 , 称大将军 , 由记室参军 有双方临战交涉战和的 。武德四年 ( 621) , 河北夏
温大雅作檄文传谕郡县 , 并作为起兵的誓师词 。李渊 政权窦建德率军南下 , 解救被秦王李世民攻打的洛阳
打着“废昏立明”以维持隋朝体制的幌子 , 因而檄文首 王世充郑政权 。窦建德政权的中书侍郎孔德绍起草
先揭出起兵的宗旨是“废放而安宗社”。檄文指出文帝 《为窦建德遗秦王书》, 说唐据关中 , 郑据河洛 , 夏据
时期国家形势大好 , 然后历数炀帝的种种罪恶 , 指出 河朔 , 应各守其地 , 保持鼎足三分之势 , 要求唐方“反
[4 ] ( 卷134)
因此出现亡国危机 , 表白自己承蒙隋朝的厚恩 , 应当 郑国之侵地 , 守秦川之旧邦”。 李世民方面写了
负起挽救国家的责任 ,“义无坐观缀旒之绝 , 不举勤王 《报窦建德书》, 说 : 河朔素为国家所有 , 窦建德企图
之师 , 苟利社稷 , 专之可也”。檄文确定的起兵目标仅 割据分裂 , 令人遗憾 。王世充“衅毒三川 , 腥闻四国”,
仅是“放后主于江都 , 复先帝之鸿绩”。因为檄文用于 若不被国家消灭 , 他当“并吞东夏”, 窦建德也保不住
誓师 , 所以后面几句是 : “从我同盟 , 无为贰志 , 有渝 河朔地盘 , 岂不要对他“屈膝稽首”。
“世充与足下旧称
此盟 , 神其殛之 !”[3 ] ( 卷2) 对照这两篇檄文 , 由于李密 、 和好 , 中途翻覆”, 甚至勾引突厥侵占河朔 , 充分暴露
李渊身份不同 , 策略不同 , 因而措辞不同 , 但都同样 了他的“外欺内忌 , 唯利是图”的真面目 。王世充眼下
充满着火药味 。 受着唐军的包围和打击 , “粮储罄竭”, “命悬晷刻”,
洛阳师范学院学报 2003 年第 3 期 ・93 ・

( 卷31)
窦建德反倒前来援救 ,“以三军之众 , 仰哺他人 , 千金 “岂不大哀哉”?[5 ]
之资 , 坐求外费 , 理如画饼 , 未见其宜”。
“国家夷凶拨 有时为防止书信被敌人识破 , 须运用暗语 。乾封
乱 , 唯以匡时济俗 , 不欲穷民极武 , 专任甲兵 。故蓄锐 二年 ( 667) 辽东战役中 , 郭待封因粮食军资援救不继 ,
停师 , 冀闻择善 , 可否之事 , 幸速图之 。若不获命 , 终 供应紧缺 , 作书汇报给主帅李 。他担心书信落入高
为怨府 , 雄夫奋其智勇 , 猛士发其馀怒 , 诸军雾合 , 指 丽手中 , 就写成“离合诗”。所谓离合诗 , 是作者把反
[4 ] ( 卷10)
日风驱 , ……燎原覆醢 , 虽悔难追 !” 窦建德置 映信息的关键汉字拆分成多个个体 , 并把相关汉字作
若罔闻 , 李世民率领唐军在荥阳大败其军 , 将其俘虏 。 为拼合新字的因素 , 一并写入诗中 ; 读诗者再将拆分
有分析利害 、敦促敌人投降的 。元和九年 ( 814 ) , 的汉字合而为一 , 并把其余单个汉字组合成新字 , 以
山南东道 ( 驻襄州 , 今湖北襄樊市) 节度使严绶兼充申 体会诗的含义 。因此 , 郭待封的离合诗是字谜诗 , 可
光蔡等州招抚使 , 负责讨伐淮西镇吴元济叛乱 。元稹 以算作当时的密码 。但主帅李 不解诗意 , 大怒 , 说 :
撰写了《代谕淮西书》, 以严绶的名义和口气致吴元济 “军机急切 , 何用诗为 ? 必斩之 !”[2 ] ( 卷190中《元万顷传》) 元
及淮西镇将士官吏 、申光蔡三州百姓 。首先 , 警告吴 万顷为他破译诗意 , 才沟通了上下级之间的联系 。
元济“众不可凭 , 位不可取”。吴元济企图凭借所谓众 其五 , 牒令
人的劝请而袭继节度使职位 , 违抗朝旨 , 必然要遭受 牒令是军队下发命令的文书 , 为防止伪造 , 须加
惩处 。当年剑南西川 ( 驻今四川成都市) 和浙西 ( 驻今 盖公章 , 并由军官签字 。万岁通天元年 ( 696) , 东北契
江苏镇江市) 的叛乱元凶不识时务 , 自以为“朝廷未即 丹发动叛乱 , 攻破营州 ( 治今辽宁朝阳市) , 打败前来
诛擒”, 然而一月光景即被镇压 。那么 , 吴元济“希求 平叛的官军 。契丹缴获官军印鉴 , 伪造牒令 , 逼迫所
非望之志 , 安得复行于今日哉 ?”其次 , 指出吴元济缺 俘获的武周将领张玄遇署名下发几位总管 , 上面说 :
乏足够的财力和兵力同朝廷抗衡 。国家一方 ,“命全军 “官 军 已 破 贼 , 若 至 营 州 , 军 将 皆 斩 , 兵 不 叙
( 卷205)
之将 , 用不竭之资”,“以攻则彼有压卵之危 , 以守则 ”[6 ]
勋。 几位 总 管 接 到 牒 令 , 不 敢 怠 慢 , 昼 夜 兼
我无出疆 之 费”。而 淮 西 一 方 , “百 姓 日 蹙 , 赋 敛 日 行 , 不遑寝食 , 弄得士马疲惫不堪 。契丹在半路埋伏
加”,“壮者劫而为兵 , 老弱妻孥吞声于道路”。
“用三 阻击 , 官军全军覆没 。
州之赋敌天下四海之饶 , 以一旅之师抗天下无穷之 其六 , 祭文
众”, 其下场如何 , 连小孩子和蠢人都能看出来 。再 古人作战前要观察天象 , 占卜祭祀 。唐人李筌兵
次 , 提醒淮西“势不可久”。国家若“图不战之功”, 实 书《太白阴经》提到的军队祭文 , 有《 牙文》、
《 马
行包围封锁方略 , 淮西即“男不得耕 , 女不得织 , 盐茗 文》、
《祭蚩尤文》、
《祭名山 、大川文》、
《祭风伯 、雨师
之路绝 , 仓廪之积空 , 不三数月 , 求诸公于枯鱼之肆 文》、
《祭毗沙门天王文》等等 。这里以早于《太白阴经》
矣”。国家若实行征讨方略 , 淮西“聚而待之则自穷 , 的陈子昂《 牙文》为例 , 以见其格式 、内容 。 牙 , 是
分而应之则不足”, 会很快失败 , 遭受灭族的惩处 。第 祭祀军旗 。祭文开头先交代年月日 , 某将帅“敢以牲牢
四 , 鼓动淮西将士倒戈讨叛 , 警告吴元济“将不可恃”, 告军牙之神”, 再说一番例行的大道理 , 然后交代具体
“兵不可保”。剑南西川 、浙西等藩镇的将士 , 同其叛 的军事任务 :“契丹凶羯 , 敢乱天常 , 乃蜂聚丸山 , 豕
乱元凶并非铁板一块 。一些所谓的“腹心不贰之将”、 食辽塞”,“天厌其凶 , 国用致讨”。后面对军牙之神提
“骨肉不欺之亲”, 被元凶授以“锐健先锋之兵”、
“敢死 出要求 :“惟尔有神 , 尚歼乃丑 , 召太一 , 会雷公 , 翼
酬恩之卒”; 然而在官军压境之际 , 他们一旦明白“逆 白虎 , 乘青龙 , 星流彗扫 , 永清朔裔 。使兵不血刃 , 戎
顺之理殊”,“子孙之祸大”, 便与元凶划清界限 , “倒 夏来同 , 以昭我天子之德 , 允乃神之功 , 岂非正直聪
戈以攻于外”, “纵火以应于内”, 立功受赏 , 荣华富 明哉 ! 无纵大雠 , 以作神羞 。急急如律令 !”[4 ] ( 卷216) 这
贵 。淮西难道没有这种将士 ? 吴元济付出“碎六尺之 里表面上是在祭祀神灵 , 实际上把神灵看作部下 , 由
躯”和“绝公侯之嗣”的代价 , 不过是作为这种将士的 将帅给他们布置任务 , 并昭示士兵 , 有神灵的协助 ,
“求福之费”和“受赏之资”而已 。
“其为人谋也则厚矣 , 必定取胜 。此外 , 军中也为就地埋葬的阵亡将士作祭
自谋何薄哉 !”第五 , 敦促吴元济选择“自新之路”。
“今 文。
天子垂恻隐之诏 , 建招抚之名”, 吴元济应抓住这一有 其七 , 露布
利时机 ,“束身归朝”, 这样便能补救前咎 , 重新做人 , 唐人封演说 : “露布 , 捷书之别名也 。诸军破贼 ,
还能保住一官半职 , 不至于族灭而使吴氏先祖绝奉 则以帛书建诸竿上 , 兵部谓之露布 。……所以名露布
祀 。第六 , 指出吴元济若不悬崖勒马 , 平叛战争必不 者 , 谓不封检而宣布 , 欲四方速知 , 亦谓之露版 。”露
可免 , 其下场可悲 。
“如或违天失时”,“则王师进击于 布的颁布仪式自隋朝平陈时确定为新礼 , 沿用至唐
外 , 义士潜谋于中 , 身首之戮指期 , 肘腋之危坐见”, 代 。其具体做法是 :“集百官及四方客使于朝堂 , 内史
・94 ・ 洛阳师范学院学报 2003 年第 3 期

令称有诏 , 在位者皆拜 , 宣露布讫 , 舞蹈者三 , 又并郡 众议并临场指挥 , 请韩愈任行军司马 , 大将李 负责


县皆同 。”他批评“近代诸露布 , 大抵皆张皇国威 , 广 具体军事行动 。事后韩愈奉诏撰写《平淮西碑》。
《旧唐
[7 ] ( 卷4)
谈帝德 , 动逾数千字 , 其能体要不烦者鲜云”。 书・韩愈传》说 :“其辞多叙裴度事 。时先入蔡州擒吴元
也有措辞得体者 。兴元元年 ( 784) , 李晟从叛军手里收 济 , 李 功第一 , 不平之 。 妻出入禁中 , 因诉碑辞
复京师 , 由掌书记于公异作露布上呈逃亡在外的唐德 不实 , 诏令磨愈文 。宪宗命翰林学士段文昌重撰文勒
宗 , 说 :“臣已肃清宫禁 , 祗谒寝园 , 钟 不移 , 庙貌 石 。”其实碑文并没有突出裴度 , 对于参与军事行动的
[6 ] ( 卷231)
如故 。” 露布没有夸耀自己的战功 , 而是说皇 其余将领 , 仅仅提到被朝廷部署在什么地方 , 但对李
家宫殿太庙安然无恙 , 唐德宗可以回銮京师 , 把唐德 却有特别的着墨 , 说他“得贼将则释不杀 , 用其策 ,
宗感动得流泪不止 。 战比有功”;“用所得贼将 , 自文城因天大雪疾驰百二
露布是常见的军事文书 , 人们受其影响 , 遇到非 十里 , 用夜半到蔡 , 破其门 , 取元济以献 , 尽得其属
[4 ] ( 卷561)
军事行动的大快人心事件 , 也戏作露布以表达感情 。 人”。 李 居然不满意 。段文昌的碑文把李 的
龙朔三年 ( 663) , 劣迹多端的右相李义府被告发下狱 , 军事活动说得具体一些 , 并附加了一些浮辞冗句 , 说 :
由刘祥道负责审讯 , 除名流放 。有人作《河间道行军元 “李 温敏能断 , 静深有谋 。昔赵孟慕成季之勋 , 复能
帅刘祥道破铜山大贼李义府露布》, 张榜公布于街道 。 霸晋 ( 春 秋 晋 国 赵 衰 、赵 盾 父 子 辅 佐 朝 政 使 晋 国 称
刘祥道是司刑太常伯 ( 刑部尚书) , 不是元帅 , 案子是 霸) ; 亚夫绍绛侯之武 , 亦克擒吴 ( 西汉周勃 、周亚夫
在长安处理的 , 当然不用去河间 ( 今河北河间县) , 所 父子平定叛乱安定社稷) 。想其英徽 , 必有以似 ( 李晟
以这样戏称 , 是因为李义府的爵位是河间郡公 。古代 ”[4 ] ( 卷617) 因此 , 段碑篇幅拉长到 2158
李 父子亦然) 。
使用铜钱 , 铜山大贼云云 , 是讽刺李义府聚敛无度 。 字 , 比韩碑多出 693 字 。有的是超度碑 。由于平定淮西
李义府霸占很多人家的奴婢 , 他受制裁后 , 奴婢们乘 叛乱的战争杀伤甚多 , 裴度就把朝廷赏赐的物品用来
机奔散 , 各回其家 , 因而露布说 : “混奴婢而乱放 , 各 重修洛阳福先寺 , 以这种做功德的方式超度亡灵 , 避
[2 ] ( 卷82《李义府传》
)
识家而竞入 。” 免灾殃 。撰写碑文有极高的稿酬 , 叫做润笔 。他准备
其八 , 赠答诗序 请白居易撰写福先寺碑文 , 皇甫 吹嘘自己的文章远
军队出征前 , 同事 、朋友 、亲戚一般要举行饯别 胜白居易 , 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碑文写成之后 , 裴度
宴会 , 作诗赠送出征人 , 诗前有序 , 以交代原委或寄 酬以“宝车名马 , 缯彩器玩 , 约千馀缗”。但皇甫 嫌
托希望 , 序文往往比试歌篇幅长得多 ; 出征人若是文 少 , 大发脾气 , 说 :“其碑约三千字 , 一字三匹绢 , 更
人 , 会作诗酬答 。万岁通天元年 ( 696) , 春官尚书 、梁 减五分钱不得 。”[9 ] ( 卷244《皇甫 》) 裴度只好依数付给他 ,
王武三思在神都洛阳被任命为榆关 ( 今山海关) 道安抚 让这位不曾执干戈冒锋镝的赖皮发了战争的财 。超度
大使 , 领兵赴东北抵抗契丹内犯 , 陈子昂作《送著作佐 碑除了提及相关战争 , 还要讲一些因果报应 、六道轮
郎崔融等从梁王东征》的诗和序 。序文说 :“林胡遗孽 , 回之类的佛教说法 , 以一种含带希望的方式给一次战
渎乱边氓”。 “皇帝哀北鄙之人罹其辛螫”, 派梁王率军 争划上个句号 。
东征 。比部郎中唐奉一 、考功员外郎李迥秀 、著作佐 参考文献 :
郎崔融等 , 一并随同出征 , “参帷幕之宾 , 掌书记之 [ 1 ] 隋书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97.
[ 2 ] 旧唐书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97.
任”。房思玄在洛阳地面任永昌县丞 , 设宴相送 。被送
[3 ] ( 唐 ) 温大雅 . 大唐创业起居注 [ M ] . 上海 : 上海古籍出版社 ,
行者“酒中乐酣 , 拔剑起舞 , 则已气横辽碣 , 志扫獯
1983.
戎”。两个月后 , 陈子昂作为参谋随同建安王武攸宜北 [ 4 ] 全唐文 [ Z] . 上海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0.
上讨伐契丹 , 被饯行时作《东征答朝臣相送》诗 , 表示 [ 5 ] ( 唐) 元稹集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82.
“ 绳当系虏”。他在今北京市 , 作《登蓟城西北楼送崔 [ 6 ] 资治通鉴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97.
著作融入都》诗并序 , 说 : “愤胡孽之侵边 , 从王师之 [ 7 ] ( 唐) 封演 . 封氏闻见记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85.

出征”,“以身许国 , 我则当仁”。 [8 ] ( 卷84) [ 8 ] 全唐诗 [ Z] . 上海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 9 ] 太平广记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81.
其九 , 碑文
[ 责任编校  赵运通 ]
有的是纪功碑。平定淮西叛乱 , 由宰相裴度力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