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第 19 卷第 4 期             华  北  水  利  水  电  学  院  学  报  ( 社 科 版)              Vol . 19 No.

4
2003 年 11 月         Journal of North China Institute of Water Conservancy and Hydroelectric Power (Social Science)         Nov12003

略论唐宋时期的运河管理
赵  冕
( 长江水利委员会 长江志总编室 ,武汉 430010)

提  要 :  一部大运河的历史文化 ,是与中华民族全部历史文化进程紧密相连的 。唐宋时期 , 大运河是联系国家政


治军事中心与经济中心的纽带 ,直接为“国命所系”,朝廷非常重视大运河的管理 。漕运的有序管理 ,为经
济的繁荣发展提供了前提条件 。
  关键词 :  唐宋 ; 大运河 ; 管理
  中图分类号 :  K207   文献标识码 :  A   文章编号 :  1008 —4444 (2003) 04 —0009 —03

  我国人工大运河以其宏大的规模 、
卓越的技术成就及其 全国的经济重心向南转移 ,但政治军事重心却仍留在北
重大的历史作用而被称为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 。我国的运 方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抵御外族入侵 , 在北方 , 尤其
河历史十分悠久 ,一部大运河的历史是与中华民族全部历史 是西北 ,全国相当数量的兵力都在陕北高原与秦岭山脉之间
文明进步的过程紧密相连的 ,春秋战国是我国运河的发韧时 的渭河盆地 ,军事中心既然在北方 ,中央政府也只好在北方 ,
期 ,唐宋则是我国运河的鼎盛时期 ,元 、
明、清三代继续发展 , 这样 ,就使唐宋时期出现了政治军事中心与经济中心分属南
形成了京杭大运河 。而唐宋也是我国封建社会发展的盛世 , 北两地的新格局 。因此 ,把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紧密地联系
可以说 ,没有大运河 ,就没有唐宋的繁荣 。鉴于此 ,本文专门 起来的任务 ,就历史地落在了大运河的身上 。
探讨关于唐宋时期的运河管理 。
二、
唐时的运输改革
一、
唐宋大统一的新格局 11 裴耀卿的改革
秦和西汉时的经济中心在关中及黄河中下游地区 。司 唐都长安 ,关中地狭 ,所出不足以供京师 ,备水旱 。如遇
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盛赞关中“膏壤沃野千里”。但 征战 ,大量军需更无法补给 , 故常转“天下”之粟 。江南的漕
是 ,自东汉末至隋朝 , 几乎所有的政权更替和由此引起的战 船沿途要经过长江 、
山阳渎 、
汴河和黄河等 , 路途遥远 , 困难
争都是在北方进行的 , 造成北方大片土地荒芜 , 生产力日趋 重重 ,特别是从洛阳到长安的三百里水路 , 要经过三门砥柱
没落 ,大量水利设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与此同时 , 由于 的险滩 ,时常是船翻人亡 ,为此朝廷大伤脑筋 。唐初 ,先后两
北方百姓为逃避战争的威胁而不断南迁 ,南方人口数量以及 次组织人力维持 , 均未收到明显的效果 。为了解决这一矛
生产技术水平都有所提高 ,其土地肥沃 ,资源丰富 ,国家的经 盾 ,朝廷不得不把洛阳定为东都 , 以便必要时上自皇帝下自
济中心开始向南方转移 。汉时还处于地广人稀 , 火耕而水 文武百官都由长安迁到洛阳 , 缓和运输紧张的局面 。据记
耨 ,生产状况低下的江南地区 , 到南朝时已成为“地广人丰 , 载 : 仅因经济上的原因 ,唐高宗曾七次行幸洛阳 ; 武则天执政
民勤本业 , 一岁或稔 , 则数郡忘饥 。渔盐杞梓之利 , 充仞八 的二十余年内 ,除从大足元年至长安三年在长安居住两年以
方 ,丝棉布帛之饶 , 覆盖天下”《
( 宋书・孔季恭传》) 的富庶之 外 ,其余时间都居住在洛阳 ; 唐玄宗五次行幸洛阳 。唐初 ,用
区 。权得舆说 “
: 江东诸州 , 业在田亩 , 每一岁善熟 。则旁资 物有节而瞻 ,漕运量也不大 ,依靠这种办法还可以勉强维持 ,
数道 …所取数资 , 漕挽所出 , 军国大计 , 仰于江淮 。
”李觏在 及至中唐以后 ,漕运需求量逐渐增大 ,据载 : 唐初 ,除漕运晋 、
《李直讲文集》
中云 “
: …当今天下根本 , 在于江淮 , 天下无江 绛之粟外 ,每年运入关中的漕粮约为十至二十万石 , 至盛唐
淮 ,不能足用 , 江淮无天下 , 自可以为国 …”。“当今赋出天 年运漕粮骤增两百五十万石 , 最高时达到四百五十万石 , 达
下 ,江南居十九”, 江南地区在经济上的重要性 , 日益超过北 到了唐代的顶点 ; 中唐以后一般在四十万石左右 。完成如此
方 ,成为全国的经济中心 。 庞大的运输任务 ,漕运改革势在必行 。

  收稿日期 :  2003 —06 —02


  作者简介 :  赵  冕 (1969 —) ,女 ,吉林省吉林市人 ,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志总编室 ,硕士 。
10                    华 北 水 利 水 电 学 院 学 报 ( 社 科 版)                2003 年 11 月

开元二十一年宰相裴耀卿上书朝廷 , 要求整理漕运 , 唐 自扬州由民运至河阴 “


, 斗米费钱二十”, 因改为官运而省其
玄宗采纳了他的意见 ,并任命裴耀卿兼江淮河南转运使 。裴 费 ,上三门 ,则“斗米减钱九十”。因此 , 漕费大为节省 , 运输
耀卿大力改革了漕运 ,工程分为三步 : 首先濒河相次置仓 ,寻 效率也大大提高 。
汉隋漕路沿河仓廪遗迹 ,于河口置虎牢仓 ,巩县置河口仓 ,复 (4) 改进漕运组织 。与转运法相适应 ,以十船为纲 ,每船
置河阴县及河阴仓 、
河西柏崖仓 、
三门东集津仓 、
三门西盐 配备三十人 , 每纲计三百人 , 船配篙工五人 , 每纲计五十人 ,
仓 ,使江船不入河 ,河船不入洛 ,诸仓递相转运 ,水通则漕运 , 并由州县充纲押运 。又从巴 、
蜀、汉调大批麻和竹筱 ,制成结
水浅则储仓以待 ,漕船既不停滞 ,漕粮也无损失 。第二步 ,开 实的绳索 ,配给每船若干 ,用以上三门挽舟 ,并且规定不时换
三门山陆运十八里 ,以避开最险恶的砥柱一段水路 。漕运输 用新的 ,以保证牵绳不被拉断 。
三门之东仓 ,陆运输三门之西仓 , 然后转运到太原仓 。第三 (5) 创立了漕运的奖励制度 。纲船十运安全无失 ,则“授
步 ,自太原仓启运 , 由渭水漕渠运往关中 。裴耀卿的分段运 优劳 ,官其人”《
( 资治通鉴》)。
输法 ,有效地解决了唐长距离漕运之苦 “
, 凡三岁 , 漕七百万 (6) 沿途实行有偿服务 , 国家包运 。“晏始以盐利为佣 ,
石 ,省陆运佣钱三十万缗”, 为唐的经济 繁 荣 作 出 了 贡献 。 自江淮至只渭桥 , 率十万斛佣七千缗 , 补纲吏督之 , 不发丁

( 旧唐书・
裴耀卿传》) 男 ,不劳郡县 , 盖自古未之有也 。
”《( 旧唐书・食货志》) 此外 ,
21 刘晏的改革 还在淮北列置巡奏院 ,挑选能吏主之 ,以传递商业情报 。
自安史之乱 ,唐朝由盛转衰 ,走向了下坡路 ,漕运也每况 (7) 派军队驻扎 。为了保障漕运安全 , 不但在沿河每两
愈下 。安史之乱后 , 一方面 , 由于兵连祸结 , 两京被洗劫一 处驿站设立三百人的护运军队 , 而且还派遣官吏督运 , 士兵
空 ,关里 、
关外一片荒凉 , 农业生产受到严重破坏 , 漕运也受 押船 ,以防止沿途军镇扣留漕粮和盗寇抢掠 。
到了极大的影响 ,漕粮岁减 。另一方面 ,由于洛阳落入安 、
史 以上所述 “凡所制置
, , 皆自晏始”。漕运经过刘晏这一
之手 ,史朝义又兵出宋州 , 河淮漕路阻绝 , 漕船只好绕道长 番整治之后 ,江淮漕粮便源源不断地运往京师 ,而“无斗升沉
江 。汉水这条路线不但路途长 , 运费大 , 而且汉水一带也不 覆者”。过去漕运畅通时 ,漕运的时间也需八九个月 ,此时从
安全 。所以 ,运到的粮食数量有限 ,成本很高 ,根本不能满足 扬州到长安 ,只需四十多天 , 刘晏提出并实行的这一系列漕
要求 。因此 ,朝廷平息了安史之乱 ,收复了洛阳后 ,如何恢复 运方法以及组织的管理措施 ,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漕运制
漕运 ,就成了唐朝政府的当务之急 。刘晏临危受命 , 为了挽 度 ,是唐代又一次成功的漕运改革 , 也是漕运史上的一大创
救唐王朝 ,恢复运河的通航 ,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 。 举 。同时 ,也为中唐的复兴提供了可能 。刘晏因而被称为
(1) 全面疏通古汴水 ,使其能通航 。组织人力 ,疏浚汴水 “唐之萧何”!
河道 ,挖掘淤浅 , 培护河堤 , 修筑围堰 。同时 , 又设置官吏管
理河道 ,禁止引水灌溉 “自是河槽不涸”
, ,漕路大通 。 三、
北宋对汴渠的经营管理
(2) 不惜工本 , 筹备运输工具 , 建场造船 。漕运的船只 , 北宋时 ,朝廷几乎全赖江南租税财赋调运至汴京 , 以维
过去都征自民间 , 规格不一 , 好坏不齐 , 遇到风浪易出事故 。 持其庞大的军政开支和奢侈用度 , 而漕运又以汴河为主 , 正
为了制造坚固耐用 、
适合漕运的船只 , 刘晏在扬州建立了十 如北宋张洎所言 “
: 今天下甲卒数十万众 , 战马数十万匹 , 并
个造船厂 ,雇募能工巧匠 , 按照一定规格 , 制造各种能适应 萃京师 , 悉集其亡国之士民于辇下 , 比汉 、
唐京邑 , 民庶对倍
江、
淮、河、
汴河道不同情况的漕船 。刘晏在办船场时 , 不但 …唯汴水横亘中国 , 首承大河 , 漕引江湖 , 利尽南海 , 半天下
选出十名廉洁精干的官员督办 , 而且为了把船造得坚固耐 之财赋 ,并山泽之百货 , 悉由此路而进”。《
( 宋史・河渠志》)
用 ,还加倍付给雇工费用 ,以调动工人的积极性 ,有人认为国 淳化二年 6 月 , 汴渠在汴京附近的俊仪县决口 , 宋太宗亲自
家经济正在困难 ,用一半的费用即可 ,何必耗资太多 ,刘晏则 督之堵塞 ,并感慨地说 “
: 东京养甲兵数十万 ,居人百万家 ,天
认为“论大计者 , 故不可惜小费”, 造出的船务求经久耐用 。 下转漕 ,仰给此一渠水 , 朕安得不顾 。
”《( 资治通鉴长编》)熙
这样就为漕运提供了可靠的运输手段 ,使得在运输途中很少 宁五年张方平曾对汴渠的作用作了这样的概括 “
: 今日之势 ,
因船只破损而发生事故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 国依兵而立 ,兵以食为命 , 食以漕运为本 。漕运以河渠为主
(3) 改进裴耀卿的分段运输法 。在裴耀卿的分段运输法 …汴河废 , 则大众不可聚 , 汴河之于京师 , 乃是建国之本 , 非
的基础上 ,根据各段河道地形地势的不同特点 ,使“江船不入 可与区区沟洫水利同言也 。
”《( 续资治通鉴长编》) 这些论述
河 ,河船不入渭”,采取江 、
汴、河、
渭分段接运的方法 。为此 , 都明显地反映当时汴渠对北宋王朝的重要性 。
在扬州设立船运码头 , 以为漕粮交收转运总站 , 又在各河段 11 汴渠的经营
岸口 ,如河阴 、
渭等处置仓 , 以为装卸储藏的转运分站 。这 北宋时期 , 汴河的水源主要是引黄济运 “
, 汴水横亘中
样 ,各段的漕船运到接运点即可卸粮返回 , 不必因河水的季 国 ,首承大河”。因黄河水情随季节变化大 , 含沙量大等特
节而停滞久等 。粮食可以入库保管 , 减少了损失 。同时 , 船 征 ,给汴河航运带来一系列问题 ,为解决这些问题 ,宋代的劳
工由于长期固定在一条航道上行船 , 熟悉水情 , 安全也有了 动人民积累了许多有益的经验 。1) 汴口建设 。为适应汴口
保障 。另外 ,为了便于装卸存放 ,防止中途转运损失 ,还把原 易变的特点 ,没有兴建永久性的闸门 ,采用最简单的方法 ,即
来散运的粮米 ,一律改用麻袋或蒲包盛装 。漕粮自润州由民 由人工控制汴口的宽窄以节制流量 。2) 汴河疏浚 。北宋初
陆运至扬州 “斗米费钱十九”
, ,因改用袋装便捷而减钱十五 ; 年 ,汴河的疏浚是“发京畿辅郡三十余县夫 ,岁一浚 ,”后来又
第 19 卷第 4 期 赵  冕 :  略论唐宋时期的运河管理   11

改为三年一浚 ,并且“令京畿民官皆兼沟洫河道 ,以为常职 。


” 派设押送者一员 ,但随后因存在压纲者勾结运卒侵盗船物的
神宗熙宁十年 ,范子渊建议使用浚川杷来疏治河道 , 认为此 现象 ,于是 ,在大中祥符九年 , 主管东南漕运的李溥乃“并三
物“功利灼然”, 但后来因效果不大只得作罢 。3) 狭河工程 。 纲为一 ,以三人共主之 , 使更相伺察”。此后 , 三十船为一纲
采用木桩 、
木板为岸束狭河身 ,加大水流速度 ,使运河利于行 便成为定制了 。
舟 ,同时使泥沙更多地被带走 ,减慢淤积速度 。4) 导洛通汴 。 宋朝 “食以漕运为本”
, ,因此 ,朝廷对纲运有一整套完整
引洛水入汴河 ,力图使汴河避开黄河的影响 , 以节省维持汴 的管理制度 , 甚至连一些很细微的生活琐事都有明确的规
河漕运的消耗 。元丰二年 ,宋神宗任命宋用臣导洛通汴 。四 定 ,仅举三例加以说明 。
月开始动工 ,六月即成 “
, 自任村沙口至河阴县瓦亭子 , 并汜 (1) 改沿涂供食为就食船粮 。起初 , 为保证纲运的粮食
水关北通黄河 , 接运河 , 长五十一里 , 两岸为堤 , 总长一百三 是数入京 ,押纲人员不准食舟中所运 , 由沿途供食 。到开宝
十里 ,引洛水入汴 。
”5) 汴河防汛 。在汴河段设立水尺 , 派人 三年 ,改为可食舟粮 ,以减少滞留时日和其他弊病 ( 如偷盗物
定时看守 ,防汛如同防火 ; 开减水河 , 分洪减水 ; 开坝分洪 。 资上岸等) 。开宝三年秋 ,陈从信言 “
: 从信尝游泗 ,知粮运之
6) 水柜济运 。在水源不足的河段 , 利用天然或人工湖泊 , 贮 患 ,粮以舟人之食 ,日郡县勘给 ,是以凝滞 ,着自发舟 ,计日往
蓄水量 ,以 补 足 运 河 用 水 。7 ) 堤 防 工 程 。坚 筑 堤 防 , 种 植 年并支 ,可以责其程限”。《
( 宋史・陈从信传》) 又见李鹿《师
榆柳 。 友谈记》“
: 国朝法纲船不许滞留一时 …兵稍口食 , 许于所运
21 北宋运输组织 米中记口分引斗备之 。至下卸日 , 扦算逐人之俸粮除之 , 透
宋王朝在运输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 宋太祖赵匡胤即位 以舟以主则漕运甚速”。
后 ,对汴河航运就采取了官办漕运的方式 “诸州岁受税租及
, (2) 专设厨船以保证安全 。王巩《清虚杂著补缺》“
: 诸船
莞榷货利 ,上供物帛 ,悉官给舟车 ,输送京师 。
”太平兴国八年 有厨船 ,今则为押纲厨船关 ,故至置厨船者为全纲 ,诸船不得
为了加强漕运管理 ,选择干练大臣在京分掌水 、
陆发运事 ,并 动火 ,推 厨 船 造 饭 , 以 给 诸 船 , 一 无 火 烛 之 虞 , 二 无 资 来
且具体规定 “
: 凡一纲计其舟车役人之直 , 给付主纲吏雇募 , 之弊”。
舟车开发 , 财货出纳 , 并官报而催督之 。
”雍熙四年为统一领 (3) 押纲人员 。在北宋大规模的常年漕运业中 , 存在着
导 “并水陆路发运一司”
, 。在这期间 ,还在真州 、
扬州 、
楚州 、 一批专门的押纲人员 , 他们的职责和作用 , 就是监督和管理
泗州等设置仓库 , 接纳来自江南 、
两浙 , 京湖等路的漕米 、
钱 本纲的人船物 , 以按时完成运量 , 并负责其安全 , 如其差失 ,
帛、
杂物 、
军器等 ,南来的船只卸货后 “栽盐以归
, ,舟还其郡 , 则为其是问 。同时 , 北宋政府赋予他们管束 、
处罚船夫漕卒
率还其家”。然后再由“汴舟诣转船仓运米输京师”。后因 的权力 。北宋押纲人员的构成相当繁杂 , 前后变化不一 , 但
“发运使权益重”,船主向主管官吏行贿 “得诣富饶郡市贱贸
, 大体上主要由四类组成 : 服衙前役的民户 ; 低级武职将吏 —
贵以趋京师”。江船由入汴河 , 汴河也可出江 , 以“江 、
汴之 军将 、
军大将及使臣 、
殿侍等 ; 离任官以及进纳官 、
辁试不中
舟 ,混转无办 ,挽舟卒有终身不还其家 , 老死河路者 。
”至此 , 者等 ; 应募的土人民户 。对于押纲人员的待遇 , 均有详细的
“漕事大弊”。皇佑年间 , 采纳发运使许元的建议 , 实行“转 明文规定 : 如乡村上户通过一定期限的押纲劳作 , 可以出职
船”
法 ,恢复了江船不入汴 , 汴船不出江的运输制度 , 但这样 补官 , 可以获得坊场酬劳等 ; 使臣 、
军将及应募土人 , 除了领
的结果 “汴船既不至江外
, ,江外船不得至京师 ,失商贩之利 , 取报酬外 ,还通过押纲 ,获得升官的资格 ,而且也可以捎带贩
而汴船工卒讫冬坐食 , 恒苦不足 , 皆盗毁船材 , 易钱自给 , 船 运私货 ,享有一定的免税特权 , 达到品级的官员还可以携带
愈坏 ,而漕额不及”, 形成了漕运量的下降 。为解决这一问 妻子上船等等 。
题 ,治平三年又准“出汴船七十纲”“未几
, ,皆出江复故”。熙 唐宋时期 ,大运河是联系国家政治军事中心与经济中心
宁二年 ,薛向任江淮等路发运使 , 鉴于“漕运吏卒 , 上下共为 的纽带 ,直接为“国命所系”,因此 ,朝廷非常重视大运河的管
侵资贸易 ,甚则托风水沉没以灭迹 。官物 、
引折 ,岁不减二十 理 。政治手段为发展经济提供前提和条件 , 同时 , 经济的繁
万斛”,决定在官运外兼采商运 “幕客舟与官舟分运
, ,互相检 荣发展又为政权的巩固提供了保证 。正是由于重视大运河
察 ,就弊乃去 。
”保证了漕运的正常运行 。 的经营管理 ,使其充分发挥作用 ,才为唐宋时期政治稳定 、

31 纲运管理 济繁荣的局面提供了坚实的保障 。
北宋在漕运中沿袭了唐代的“纲法”,仍以纲作为漕运管
理的基本单位 ,所以漕运又称“纲运”。宋初 ,以十船为一纲 , ( 责任编校 : 宋孝忠)

On the Canal Management in Tang and Song Dynasty


ZHAO Mian
( Editorial Department of the Annals of Changjiang River , Changjiang River Water Resources Committee , Wuhan , 430010 , Hubei , China)

Abstract : The historical culture of a canal is closely connected with the whole process of our Chinese nationalities’historical culture. In
Tang and Song Dynasty , the Grand Canal was a link between the national political and military center and economic center , so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stressed its management. The orderly management of canal transportation provided the prerequisite to the economic prosperity.
Key words : Tang and Song Dynasty ;the Grand Canal ;manag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