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第 33 卷第 5 期 浙 江 大 学 学 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Vol . 33 , No.

5
2003 年 9 月 Journal of Zhejiang University (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Sept . 2003 

宋刊本《孙子》十三篇新诂
褚良才
( 浙江大学 军事教研室 , 浙江 杭州 310027)

[ 摘  要 ] 自汉代史学家司马迁《史记》记载孙子其人其书其事至今 , 已有二千五百余年 。此间 , 东


汉末曹操首开注释《孙子》
十三篇之先河 ,其后有唐代的李筌 、
杜佑 、
杜牧 ; 宋代的梅尧臣 、
张预 、
郑友贤 、
施子美 ; 明代的刘寅 、
谈恺 、
归有光 、
赵本学 、
李贽 、
王世贞 、
茅元仪 ; 清代的夏振翼 、
孙星衍 、
邓廷罗 、
魏源
等著名学者为之训释 。至近现代 ,又有几百注家相继涌现 ,方家精注不可谓不夥矣 。然通览细按《孙子》
十三篇之正文并对照诸家之注文 ,颇觉其正文尚多存未被发明确训之处 ,而其注文更有误训 、
疏训 、
漏训
之弊 ,实为待琢之璞与当剔之瑕 ,应还其原貌 、
阐其原义 ,补正历代注家之阙误 。
[ 关键词 ] 孙子兵法 ; 历代旧注 ; 疏理新诂
[ 中图分类号 ] K204   [ 文献标志码 ] A   [ 文章编号 ] 1008 - 942X(2003) 05 - 0100 - 08

西汉司马迁《史记・
孙子吴起列传》记载 “
: 孙子武者 , 齐人也 。以《兵法》见于吴王阖闾 。阖闾
曰‘: 子之十三篇 ,吾尽观之矣 。 ’
”自西汉至今 《孙子》
, 十三篇问世已二千五百余年 。此间 , 虽有曹
操、 李筌 、
杜佑 、杜牧 、
梅尧臣 、张预 、
郑友贤 、 施子美 、
刘寅 、谈恺 、
归有光 、
赵本学 、
李贽 、
茅元仪 、
邓廷
罗、 夏振翼 、孙星衍 、
魏源以及近现代诸家之训释 ,然误训 、 疏训 、漏训之虞仍代有存之 ,实为掩瑜之
瑕 。今欲以新角度 、 新方法 ,对宋本《孙子》 十三篇正文及注文疑难各点予以通本疏理新诂 ,扬先贤
之妙 ,补前哲之阙 ,以冀有补正之功 [1 ] 。不当误阙之处 ,祈方家斧正 。

一 、计 篇

1.“道者 , 令民与上同意也 , 故可以与之死 , 可以与之生 , 而不畏危 。



“而不畏危”,汉简本作“民弗诡也”[ 2 ] (p . 29) 。
《通典》卷一四八作“亻危”。三字声符皆为“危”,
可通借 。“诡” 当为本字 。曹操注云 “ : 危者 ,危疑也 。 ”后世注家又多训为“违”义 ,恐非 。“诡”,当为
“变易”
义。 《汉书・ 叙传下》云“ : 诡矣祸福 ,刑于外戚 。 ”
近人杨树达注云 “
: 谓祸福倚伏 ,变易不常 ,形
见于外戚者为独显也 。颜训诡为违 ,殊失其义 。 ”又 《文选》
: 李善注引《说文》云 “
: 诡 , 变也 。”汉简本
作“民弗诡也”,可知宋本“畏” 字为后人不识“诡” 之古义而衍增的 。宋本《孙子》 全书凡 7 个“危”字 ,
除“而不畏危” 一句之“危”字 ,其余皆作“危险”义 。故训此字为“危疑 、 违背”义 ,皆不合著者遣词用
字之习 。又 : 宋本《孙子》全书亦仅有一个“诡”字 ,即 : 兵者 ,诡道也 。此“诡”字 ,曹操注云 “ : 兵无常
形 ,以诡诈为道 。
”前句为是 ,后句为非 。“诡道”非“诈道”, 当与汉简本“民弗诡也”之“诡”同义 , 为
“变易之道”。如《三国志・ 魏志・ 武帝纪》所云 “: 兵之变化 ,固非一道也 。”诡 ,上古义多训为“殊异”。
裘锡圭先生在《读古书要注意字的古义》 一文中指出 “: 在古代 ,诡有‘不同’、‘殊异’等义 ,本是一个
中性词 。例如《吕氏春秋・ 淫辞》‘: 言行相诡 ,不祥莫大焉 。 ’
‘相诡’就是相异 、 相反的意思 。言行相
[ 收稿日期 ] 2003 - 01 - 22
[ 作者简介 ] 褚良才 (1956 - ) ,男 ,山东潍坊人 ,浙江大学教育学院军事教研室副教授 , 文学博士 , 主要从事语言学 、
军事学 、

煌学研究 。
第5期 褚良才 : 宋刊本《孙子》
十三篇新诂 101

反是坏事 ,但是‘诡’
字本身不包含不好的意思 。”他又说 “ : 汉代王充以‘诡论’ 来赞美孔子异于众人
的论断 ,后人不知其义 ,竟以为王充是骂孔子‘诡辩’。
”[ 3 ] (p . 117) 其言甚是 。军语“诡道”也如此 ,一
直为后世所误解 ,以致于宋人高似孙在《子略》 中诟骂“兵流于毒 ,始于孙武 。

“诡道”
即为“殊异变易
之道”。 《孙子》 下文谓“能而示之不能 ,用而示之不用 ,近而示之远 ,远而示之近”,皆与兵之“常道”
( 孙子谓之为“正” ) 相左 ,是属于“奇”这一军事范畴的 。检《孙子》古今诸多注本释“诡道也”之“诡”
为“欺诈” 义 ,皆因不明其古义而失之 。
2.“法者 , 曲制 、官道 、主用也 。

官道 ,注家所训多异 ,纷纭不清 。究其因乃不解“道” 义。《论语・ 学而》
云“: 道千乘之国 ,敬事而
信 ,节用而爱人 ,使民以时 。 ” 何晏集解引包咸注云 “: 道 ,治也 。
”官道 ,即各级军政长官的治理法则 。
3.“兵众孰强 。 ”
杜牧注云 “: 上下和同勇于战为强 ,卒众车多为强 。 ” 此显系增字臆释 。后世注家亦认为“兵众孰
强” 与下句“士卒孰练” 义复 ,故强解“众”
字 ,将此句义释为“兵器孰强”。恐非 。检汉简本残缺此句 ,
殊惜 。然依古书用辞遣句常例 ,欲释“兵众”为“兵器”,则后不当云“强”,应曰“坚”或“利”,如《孙膑
兵法・客主人分》 云“
: 兵利甲坚者胜乎 。”
“兵强马壮”等语乃后起之语 ,不可置之于先秦 。笔者认为 ,
“兵众孰强” 四字无误 “兵”
, 非指兵器 ,而当与《谋攻篇》中“故兵不顿而利可全”句中的“兵”义同一 ,
为“军队”。而“众”则有“聚合 ,集结”义。《谷梁传・庄公十年》云 “
: [ 公 ] 乃深其怨于齐 , 又退侵宋以
众其敌 。”
又《墨子・尚贤上》云“: 欲众其国之善射御之士者 。
”又《荀子・富国》云 “ : 然后众人徒 , 备官
职 ,渐庆赏 ,严刑罚以戒其心 。 ”
荀子文中“众”、“备”、 “渐”、“严”四字皆为动词 。“众”为“聚集”义 。
《计篇》 云“
: 主孰有道 ? 将孰有能 ? 天地孰得 ? 法令孰行 ?”这是讲的“五事”, 即 : 道 、天、地、
将、法,
是与《谋攻篇》 “伐谋”相应 。下句讲“兵众孰强”, 是与“伐交”相应 。又下句讲“士卒孰练 ? 赏罚孰
明 ?”
是与“伐兵” 相应 ,前后呼应贯通 ,其义讲的是集中兵力和布阵列营的整体性 。又疑“众” 字为本
字“总” 的借字 。《说文》 云“
: 总 ,聚束也 。

《广雅》云 “
: 总 ,结也 。

《淮南子・原道》云 “ : 万物之总 。
”高
诱注 “
: 总 ,众聚也 。”
“兵众孰强” 即哪一方的军队聚合集中更强大 ? 此“总”当亦含指盟交的诸侯之
军 。又检古文献中常见“众” 与“强” 连用例 。如《管子・ 幼官》云“
: 不可量 ,则众强不能图 。 ”
又《荀子・
议兵》 云“: 五甲首而隶五家 ,是最为众强长久 ,多地以正 。 ”可资参考 。
4.“卑而骄之 , 佚而劳之 , 亲而离之 。

检汉简本无此三句 12 字 ,当从 。前五句“利而诱之 ,乱而取之 ,实而备之 ,强而避之 ,怒而挠之”
的句式结构皆为 : 敌军 ( 利 、
乱、 实、
强、怒) + 我军 ( 诱 、
取、备、避、挠) + 之 ( 指代敌军) 。然而 ,后三句
“卑而骄之 ,佚而劳之 ,亲而离之” 的“骄之”“
、劳之”“、离之”,不像前五句一样为动宾结构 ,而是使动
用法 。故疑此三句非孙子原文 ,而当为解释前五句的后人注文 。汉简本正可证此 。笔者认为此三
句当为孙武子后裔或后学在整理家传或世传兵书时窜增入正文所致 。如《孙膑兵法・威王问》云 :
“避而骄之 ,引而劳之 ,攻其无备 ,出其不意 ,必以为久 。”[ 4 ] (p . 28) 句中两句亦为使动用法 ,可资证 。
又“: 卑而骄之”
之“卑” 与“避而骄之” 之“避”,乃同为“帮”纽 ,其韵部为支锡对转 ,为音近字 。又“佚
而劳之” 之“佚”与“引而劳之”之“引”,又同为“喻”纽 ,其韵部为质真对转 ,亦为音近字 。细按文义 ,
孙膑语当长于“卑而骄之 , 佚而劳之”。“卑”与“佚”疑后人因音近而误 , 后又强解之 。又“亲而离
之”,更不类原文 。检《孙膑兵法》 “十阵”“
、十问”各有“规而离之” 一语 ,疑为本句 。“亲”的繁体字为
“亲”,与“规”
字形近 ,易误之 。
“规”,规合 。检《淮南子・主术》云 “
: 若欲规之 , 乃是离之 。
”东汉高诱
注“: 言嗜欲有所规合 。”
聊备资参 。
5.“不可先传也 。

曹操注云 “
: 传犹氵曳也 。兵无常势 , 水无常形 , 临敌变化 , 不可先传也 。
”杜牧 、
梅尧臣 、
王  、

     
102 浙江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 33 卷
第5期 褚良才 : 宋刊本《孙子》
十三篇新诂 103
104 浙江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 33 卷
第5期 褚良才 : 宋刊本《孙子》
十三篇新诂 105
106 浙江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 33 卷
第5期 褚良才 : 宋刊本《孙子》
十三篇新诂 107

十三 、用间篇

25.“必先知其守将 、
左右 、
谒者 、
门者 , 舍人之姓名 。

“姓”
与“名”
合为一词 ,始见于秦汉时 。如《吕氏春秋・顺民》云 “ : 变容貌 、
易姓名 。 ”又《史记・樗
里子甘茂列传》云“: 鲁人有与曾参同姓名者杀人 。 ”
又 : 清顾炎武《日知录・ 氏族》 云“
: 姓氏之称 ,自太
史公始混而为一 。”姓氏混和 ,姓名连称 ,皆秦汉之事 ,故“姓名”一词几无可能出现在春秋末《孙子》
书中 “舍人”
, 后“之姓名”
三字当为后人衍增 。

[ 参  考  文  献 ]

[ 1 ] ( 春秋) 孙武 . 十一家注孙子 [M] . 上海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8.


[ 2 ] ( 春秋) 孙武 . 银雀山汉墓竹简・
孙子兵法 [M] . 北京 : 文物出版社 ,1976.
[ 3 ] 裘锡圭 . 文字学概要 [M] . 北京 : 商务印书馆 ,1988.
[ 4 ] 张震泽 . 孙膑兵法校理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84.
[ 5 ] 褚良才 . 中国古代军语研究导论 [M] . 杭州 : 浙江教育出版社 ,1998.
[ 6 ] 蒋礼鸿 . 敦煌变文字义通释 [M] . 上海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7.
[ 7 ] ( 宋) 阮逸 . 李卫公问对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83.
[ 8 ] 褚良才 . 孙子兵法研究与应用 [M] . 杭州 :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2.
[ 责任编辑  徐枫 ]

Ne w Perspectives in Studying Sunzi’s Art of War

CHU Liang2cai
( Department of Militory Education , Zhejiang University , Hangzhou 310028 , China )

Abstract : The study of Sunzi’s Art of War has been popular throughout the last 2 ,500 years. Beginning with
Cao Cao’Notes , it has been untiringly carried on by many well2known scholars through different dynasties
until our modern age when hundreds of scholars are working enthusiastically in studying it in various
approaches. Notes by 11 Scholars is the oldest and most popular study on the text . Textual errors and
misunderstandings of the original scriptures are nevertheless frequently spotted. This essay presents an in2depth
survey of some different notes over a number of indeterminacies in the original scriptures. The text is carefully
proofread , noted and corrected. Indexing and redactional approaches are applied in the synchronic as well as
diachronic studies of the text . Modern grammatical , lexicological , phonetic and other linguistic theories
together with cultural and historical surveys are attempted toward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Sunzi’s Art of War.
Further studies will have to be continued due to the lack of reliable historical references.
Key words : Sunzi ’s Art of War ; notes ; new approach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