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十竹斋艺谭

东南文化 》#$$% 年第 & 期总第 "’( 期 !"

宋刻本《云仙散录》考略
陆 音
& 南京图书馆历史文献部 江苏南京 !$""$’ (

5678 9:9;< 6:= : 8>?=@ AB >6; CABD EFAGH # 9<7B>;= ;=7>7AB AI J?BK7:B C:BF? :B= <;L7;M;= A>6;<
;=7>7AB8 AI >6; EAAH3
N;@ MA<=8:J?BK7:B C:BF? EFAGH # 9<7B>;= ;=7>7AB CABD O@B:8>@

内容提要 本文考察了《云仙散录 》的宋刻本情况,并对其他版本进行了简要评述。
关键词 《云仙散录》 刻本 宋代
中图分类法 1!.23 !! 文献标识码 4

南京图书馆藏有《 云仙散录 》一卷,为宋开禧 & $!") 年 ( 公文纸所印,尤为可贵。
元年 & $!") 年 ( 刻本,书后有宋朝郭应祥跋一篇, 《云仙散录 》前有作者冯贽天成元年十二月自
“ 郭应祥,字承禧,号遯斋,临江人。登淳熙八年进 “ 纂类之书多矣,
序云: 其间所载世人用于文字者
士,尝官楚越间,有《笑笑词 》一卷 * $ + 。”郭氏在跋中 亦不下数千辈,则今未免为陈言,予事科举盖三十
对此书刻印的基本情况有一番介绍, “右
跋云: 《云 年,蔑然无效,天祐元年退归故里,筑选书堂以居。
仙散录 》,唐天成中金城冯贽取家世所蓄书,搜其 取九世所蓄典籍经、史、子、集二十万八千一百二
异说而编之者也,予来泉江,得本於李茂叔贡士 十卷六千九百余秩,撮其膏髓,别为一书,其门目
家,爱之不能释手,欲镂版以传,而病其多脱误,继 未暇派别也,成于四年之秋,由急于应文房之用乃
得新袁州罗史君家本,滋而是正,遂为全书,罗本 不能详, 《 四部英华 》
又数岁复得终编者, 、《 笔头
分上下卷,李本总为一卷,考之《 中兴馆阁书目 》, 飞》
、《文坛戈戟 》
、《应题录 》皆传记集异之说,若见
李本为是,其先后之次亦有不同者,今悉从李本 于常常之书者,此必略之。庶兵火为煨烬之,后来
云。开禧元祀三月己卯临江郭应祥识。”现存此版 者不至束手,岂小补欤 0 同志者为珍癵之。天成元
本《云仙散录》仅知此一部,可谓海内孤本。此书版 ”
年十二月叙。 从此篇自序看,似为唐人冯贽所作,
框高 !,、宽 $)- . 厘米,半页 , 行,行 $/ 字,镂版 但此人履贯不可考,历代皆疑为子虚乌有之人,陈
宽大,字画端秀,刻印精美,不可多得。纸背面开口 振孙《直斋书录解题 》称“冯贽者,不知何人”,洪迈
处可见“ 嘉泰四年十二月 ”“ 开禧元年六月 ”
、 等字 《容斋随笔 》
、 赵与时《宾退录 》也同样认为。张邦基
样,且有约 . 厘米见方官印数枚,为宋嘉泰四年 《墨庄漫录 》更称作者为王癴, “近时传一书,
云: 曰

收稿日期 !""! # $" # $%

冯 元冬, ” 予闲居扬州。 可见张氏 $$"% 年前后人,而 “ 取九世所蓄典籍经、 贽序云: 史、子、集二十万八 洪迈 & $$"’ ( $")" 年 * 、赵与时 & $$%+ ( $"’$ 年 * 与 千一百二十卷六千九百余秩,撮其膏髓,别为一 之为同时代人,而他们都未提及王癴。而余嘉锡推 书。”然而《 散录 》所引书目,其中绝大部分历代史 测“此书或出于其家, 故张邦基以为即癴所作。”!’# 《 直斋 》 志都不曾记载。 “ 所引书名皆古今所不 说: 《云仙散录 》体例颇似《世说新语》,内容“杂载 闻”《宾退录》 , “冯贽云 也说: ‘庶兵火煨烬之,后来 古今逸事,如所称‘戴逵双柑斗酒往听黄鹂’之类, 不至 束手 ’……今 百书遂无 存者,则 贽可谓 前知 诗家往往习用之。”! . # 书 中“ 印 普 贤 ”一 条 记 载 : 矣0《崇文总目 》成书时,距天祐未甚久,隋、唐以前 “《僧园逸录 》 ‘玄奘以回锋纸印普贤像, 曰: 施于四 书籍存者极多,贽家之书,无一著录。虽有《金銮秘 众,每岁五驮无余。’”此条内容被张秀民先生在其 记》之类一二种,而所编三事,本书反无之。”’.!" 宋刻本《云仙散录 》考略 《龙城录 》 , 乃王性之为之,又作《云仙散录 》 。”但也 可能先有序后有文,年号颠倒,当为伪作。然观宋 “王癴, 仅为一家之言。 字性之,汝阴人,莘子。居剡 开禧刻本及后来诸多刻本,书前冯序实为天成元 中,自称汝阴老民。记问赅洽,尤长宋代故事,尝撰 “ 不知直斋何以误作天复。 年, ”! % # 丁丙则认为可能 七朝国史。绍兴初诏给札奏御,为枢密院编修官, “成字草书与复字相近” ,以至“传写致误” 。由于“书 会秦桧柄国中止,书竟不传。有《雪溪集 》 、《补侍儿 录解题偶误天成为天复, ” 叶氏刻本又承之耳。 !/ # 四 小名录 》 、《 默记 》 、《四六话 》 、《谈苑 》等。” 然张邦 !" # 库馆臣所据叶氏本,因此以为年号颠倒,为后人依 《墨庄漫录》 基之说不知何以为据。 “建炎改 卷二云: 癳所作。由此看来,年号颠倒说当不足为证。". 年号颠倒说。 称冯贽序为天复 三十八朝六百五十一年可贵矣。” “历六百 丁丙云: 元年作。而序文中云天祐元年退归故里,书成于四 数十年古香袭人……郁泰峰藏之,东南兵火居然 年之秋,又数岁始得终篇。天复在天祐前,而又不 脱离,岂不重可宝欤 1 ” “ 郁松年 书中有印章数枚, . 年 * 《 散录 》虽世多伪书说,然此种版本以其刻印 官印册纸印本,并且宋人著作中也不少引用他,最 的质量,年代的久远,且又是宋版书中少之又少的 低限度十三世纪初就已有了这部书,其中记载,不 公文纸印本,因此具有很高的版本价值,书中所附 见得尽是无稽之谈。”! . 体 《 雕版印刷开始于贞观说 》一文中所引用,作为此 例如出一手。此书既然是冯贽取九世所蓄典籍撮 文的一个例证。此后,又被用于他的著作《 中国印 其膏髓,别为一书,应该引文的遣词造句,语气文 刷史 》中, “ 著名的玄奘法师 & 五九六 ( 六六四 云: 笔各不相同,而《散录 》 《宾退录 》 如出一手。 “其 曰: 年 * 于贞观三年 & 六二九年 * 西游印度取经,十九年 造语尽仿《 世说 》,若集诸家之言,岂应一律 1 ” 《直 & 六四五年 * 归国。回国后在京师大慈恩寺翻译, 斋 》 “其记事造语如出一手, 亦说: 正如世俗所行东 ‘ 三更暂眠,五更复起 ’,十分辛勤,忠实流畅地译 坡杜诗注之类。”因此从《 直斋 》开始,历代皆以为 出经论七十五部,共一千余卷。又以回锋纸印施普 伪书。另外,据《 唐书・经籍志 》 “ 开元时, 记载: 甲 贤像,他印施的佛像,自然是在京师刻印的。”因为 乙丙丁四部各为一部,置知书官八人分掌之,凡四 张秀民先生曾用明人邵经邦在《 弘简录 》中所说: 部库书,两京各一本,共一十 二万五千九百六十 “太宗后长孙氏,洛阳人……遂崩。年三十六。上为 卷。” 《 新唐书・艺文志 》 “ 藏书之盛, 也载: 莫盛于 之恸。及宫司上其所撰《女则 》十篇,采古妇人善事 开元,其著录者,五万三千九百一十五卷,而唐学 ……帝览而嘉叹,以后此书足垂后代,令梓行之。” 者自为之书者,又二万八千四百一十九卷。”而冯 这段话作为他的雕版印刷开始于贞观说的例证, 贽自序云取九世所蓄典籍二十万八千一百二十卷 而这个例证曾遭胡适为首的诸家怀疑,认为是“明 六千九百余秩,即使为九世所蓄,在雕版印书尚未 朝人看惯了刻版书,无意中说出梓行的错话。”! + # 普及的唐代,私家藏书的数量远远多于官府,也是 因此,如《散录 》果为唐人所著,当然是雕版印刷开 不可想象的。序文在藏书数量上夸大其词,在年代 始于贞观的有力证据。 “ 但他 即便不是唐人所著, 上亦未必不可作伪,因此此书更为可疑。 有宋开禧元年 & $")+ 年 * 刊,用嘉泰四年 & $").# 清代上海徐渭仁及钱塘藏书家丁丙跋中对此书珍 然而,历代皆以《 散录 》为伪书,理由有三条: 爱有加, “此本用嘉泰四年官册所印, 徐渭仁称: 历 《直斋书录解题 》 $.

) 页。 部《 云仙杂记 》,为明隆庆元年 & $)*$ 年 ( 叶氏菉竹 《云仙散录 》,宋开禧元年刻本。 ! * # 徐渭仁: 堂所刊,为所知最早的十卷本。它和《散录 》内容大 《中国人名大辞典 》,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十三 ! " # ! $% # 臧励和: 体相同,当为一书,只是《 杂记 》分为十卷。校正文 年版,第 *$’、*$" 页。 ."、 梓”,但已多处作过改动,而所改亦未必尽合理。余 《 四 库 全 书 总 目 》,中 华 书 局 $"+) 年 ,第 !.+、 $%.、.# 清・永 瑢等: 嘉锡称“ 要以徐氏影宋本为善 ”! $$ # ,那么宋刻本更 $$’+ 页。 为善中之善。 《 张 秀 民 印 刷 史 论 文 集 》,印 刷 工 业 出 版 社 !)# !+# 张秀民: 二是十卷本《 云仙杂记 》《 四库提要 》 。 提到一 $"’’ 年,第 ..% 年 ( 进士,因此此本当在叶氏之 本改。”而书中却并未改动,况且“胭脂 ”为联绵词, 后。另外清人吴省兰辑《 艺海珠尘 》本《 云仙散录 》 所谓联绵词,指每个字只取其音,不取其义,没有 一卷,也与叶氏十卷为一个体系,只是分卷不同而 “胭 ” 固定的字形, 也可作“燕 ”“烟 ” 、 “臙 ” 、 等,原书 已。两本相校,篇名相同,次序相同,只是叶氏本第 并无误,徐氏此说不确。 “ 柳汁, 札记中还说: 汁误 十卷珠尘本提到中间,第六卷整卷及其它数篇珠 汗,据各本改。”而植物的汁液未必不可称汗,竹有 尘本缺而已。此外还有清光绪四年 & $’*’ 年 ( 啸园 竹汗,柳亦可有柳汗。除札记中所记之外,细校全 刻《云仙杂记》,与叶氏本同,应为翻刻本。 书,还有数十处徐氏本已作改动,如《 鲤鱼吸月 》 《云仙散录 》 总之, 虽各种传体甚多,但南京图 篇,徐氏本把“数千”改作“数十”《玉火筯 》 。 “牛 篇, 馆藏本是现存唯一的宋本,且与他本多有不同,故 符”改作“朱符 ”《二色酒》 。 “李玄 ” 篇, 改作“季玄 ”。 当珍视。 《荻根沙 》 “造笙也 ” 篇, 改作“造笙竾 ”。因未见稽古 堂本,校之以徐氏所说珠尘本及后文所提与稽古 堂本同一体系的叶氏本,影刻本所改字多与此两 《 宋 人 传 记 索 引 》,中 华 书 局 $""’ 年 ,第 !$# !-# 昌彼得等: 本同,由此可推测徐氏本所改字当据稽古堂本及 -%)、-$)% 页。 《 四库提要辨证 》,中华书局 $"+% 年,第 ! .《东南文化 》 #$$" 年第 % 期总第 &’( 期 !" 印”“ 泰峰 ” 、 两枚皆为清代上海人郁松年印,松年 《杂记 》 篇目, 前八卷与《散录 》除互缺数篇外,基本 “字万枝,号泰丰,恩贡生,好读书。购藏数十万卷, 相同。而《 杂记 》九、十两卷《 散录 》完全没有,细校 手自校仇,以元明旧本,世不多见,刊宜稼堂丛书 二本共有之处内容,除各别字句有出入外,基本一 书。 “ 遯翁 ” ”! " # 为徐渭仁印,徐渭仁也是清代上海 致,而篇名却多有所不同,如《散录 》称“括香 ”“三 、 “字文台, 人, 号紫珊,国子生。工画山水花卉及竹, 方镜 ”“ 陈芳国 ” 、 《 杂记 》 , 却称“ 惜春御史 ”“ 六鼻 、 善汉隶,收藏甚富。”! $%“ # 后八千卷楼 ”“ 嘉惠堂丁 、 镜生云烟 ”“ 文星典吏 ” 、 《 散录 》 等等诸如此类。 中 氏藏 ”两枚是钱塘藏书家丁丙印。另有两枚“ 东斋 每条所引书名在前, 《散录 》 如印普贤条, 为“《僧园 书印 ”“慧海楼藏书印 ” 、 则不可考。从印章可见,此 逸 录 》曰 …… ”而《 杂 记 》却 在 每 条 最 后 记“ 出 某 书藏家甚多,被历代藏书家重视。 书”《 四库全书总目 》 。 说“ 惟陈振孙称云仙散录一 《 云仙散录 》几经传抄、 《 中国古籍善本 翻刻, 卷,此乃作云仙杂记十卷,颇为不同。”因四库馆臣 书目 》中载抄本笔者未见,刻本至今已形成了两个 未见宋本,误认为“ 卷数则陈氏误记,书名则后人 体系: 追改也。”其实,十卷本当在一卷本之后,徐乃昌影 一是一卷本《云仙散录 》, “ 后二卷引用 如上文所提宋刻本。 宋刻本跋云: 《 五代史补 》《 北梦琐 、 另有一部为徐乃昌于光绪三十四年 & $"%’ 年 ( 影 言》《 南部新书 》 、 皆唐以后书,似后人所续误并为 宋刻随庵徐氏丛书本。此本刻印精美,堪比宋本。 一耳。”另徐氏跋中所提十卷本,谓《散录 》,为明末 然 观 书 后 札 记 ,书 中 一 些 字 徐 氏 已 作 改 动 ,如 稽古堂丛刻本,北京图书馆所藏,笔者虽未亲见, “秩 ”“汁 ” 、 “烟 ” 、 等字。 “序: 札记中曰: 六千九百余 然对比徐氏序中所说“稽古堂十卷,前八卷次序与 秩,今据各本改袟。”而序中实际作“帙”字。据《汉 此本同。”及校札记中所列篇名,此本虽谓《散录 》, 语大字典 》载:秩,用同“帙 ”。因此此字并无改动的 与叶氏《 杂记 》本实为一个体系。而辑者高承埏为 必要。 “ 刻胭脂木为之, 札记中又曰: 胭误烟,据各 崇祯十三年 & $+.% 页。 $%. # ! ’ # ! $$ # 余喜锡: 珠尘本。因此此本虽徐氏自称“ 景抚宋本鼎新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