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第 18 卷 第 1 期 天中学刊 Vol.18 No.

1
2003 年 2 月 Journal of Tianzhong Feb.2003

 

 
宋 诗 话 辑 补 
 

岳  珍 
(华中科技大学,湖北 武汉  430074) 
 
中图分类号:I20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5261(2003)01-0055(03)
 
郭绍虞先生《宋诗话辑佚》是辑录宋代失传诗 条,文字与今本不同, “开弓射鸼吺”一条,则为今
话的一部专门著作,所录作品 36 种,宋代诗话总集 本所失收,可供辑补,今钩稽于下。此外,南宋后
以及单行诗话之外的失传作品, 大致已经包括在内。 期魏仲举《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征引“刘
不过就笔者所见,还有若干种宋代已经成书而且曾 贡父云”3 条,其中“此去信悠悠”一条,文字与
经产生过一定影响的诗话著作,还没有进入辑佚者 文谠本有所不同,可供参稽。
的视野,如《笔墨间录》 、《王子思诗话》 、《范元宾 1.卷八《远游联句》 “此去信悠悠”句下,文
诗话》等, 《宋诗话辑佚》就没有收录。即使是《宋 谠本注: “诗话中山先生云:唐时文人,李习之不能
”[2] P8/37B 魏仲举本题下注:
( )
诗话辑佚》已经收录的诗话中,如《王直方诗话》 、 为诗,惟韩集有此两句。
《漫叟诗话》 、《洪驹父诗话》、《蔡宽夫诗话》等, “刘贡父云:唐时文人,李习之不能为诗,联句云
”[3] P8/40A
( )
也还有若干佚文可供辑补。以上诸种诗话中,前两 云,殊无可取。
种笔者已有专文辑考,今汇集以下诸种佚文若干条 2.同上“开弓射鸼吺”句下,文谠本注:“刘
”[2] P8/40A
( )
为一篇,供学界同好参详。 贡父云:鸼吺即驩兜,字未详。
一、中山诗话 二、王直方诗话
《中山诗话》一卷,宋刘邠撰。刘邠(1023— 《王直方诗话》六卷,宋王直方撰。直方
1089),字贡父,号公非,临江新喻人。庆历六年 (1069-1109) ,字立之,号归叟,汴州人。绍圣元
(1046)进士,熙宁初同知太常礼院,以贻书王安 年监怀州酒税,寻易冀州,旋归。其书《郡斋读书
石议新法不便,出知曹州,元祐初召拜中书舍人。 志》著录,已佚,曾慥《类说》节录有 52 条,郭绍
有《公非集》 、《中山诗话》等传世, 《宋史》有传。 虞《宋诗话辑佚》辑录 306 条。
《中山诗话》成书于熙宁、元祐间,有全集本 韩集文谠本征引“王立之诗话”3 条, 《宋诗话
及《百川学海》等多种单行本传世。郭绍虞《宋诗 辑佚》失收,可供辑补,今钩稽于下。
话考》 “疑是书卷帙或有繁简,当时传录已有不同之 1.卷五《病中赠张十八》 “龙文百斛鼎,笔力
本,故李心传《旧闻证误》与何汶《竹庄诗话》所 可独扛”句下,韩集文谠本注: “王立之言:近见东
引,已有在今本《中山诗话》之外,即其在今本诗 坡居士云: ‘凡人作文字,须是笔头挽得数万斤起。 ’
话中者,其文字亦有详略之异”[1](P9)。 余曰: ‘欧公岂不云乎:兴来笔下千钧重。亦扛鼎之
南宋乾道年间问世的蜀刻本文谠注、王俦补注 意也。 ”[2](P5/33B)
《新刊经进详注昌黎先生文》征引“中山” 、“中山 2.卷八《城南联句》题注引《王立之诗话》云:
先生” 、“中山先生诗录”、“中山先生诗话” 、“刘贡 “东野与退之联句诸诗,宏壮博辩,似不出一手。
父”9 条,其中卷八《远游联句》 “此去信悠悠”一 王深甫云: ‘退之容有润色。’或曰: ‘皆退之所作也。

收稿日期:2002-10-29
作者简介:岳珍(1953- ),女,安徽凤台人,华中科技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文学博士。 

・56・ 岳珍:宋诗话辑补 退之为樊宗师作墓志,便作樊宗师,与孟郊联句, 失收,可供辑补,今钩稽于下。 便作孟郊语。”[2](P8/1A) 1.卷九《酬王二十舍人雪中见寄》“为有诗仙 3.卷十《和席八十二韵》“余事作诗人”句下 凤沼来”, “仙”下注:“一作‘从’ 。”句下注:“漫 注引《诗话》: “王立之曰:退之于诗,其实大用功, 叟云:作‘仙’则失诗题‘见寄’之意。”[2](P9/18B) 所以云然。谓不能望李、杜者,非也。”[2](P10/3A) 按:此条内容,又见《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 三、冷斋夜话 十,但《苕溪》引作“苕溪渔隐曰”,与文谠本引作 《冷斋夜话》十卷,僧惠洪撰。惠洪(1071-?) , “漫叟云”不同。考虑到胡仔年辈略晚于漫叟,且 一名德洪,字觉范,筠州人。其书杂记崇宁、大观 此条又接续在所引“漫叟诗话”之下,疑“苕溪渔 间杂事,《四库总目提要》以为“论诗者居十之八, 隐曰”五字为衍文。 论诗之中称引元祐诸人者又十之八,而黄庭坚语尤 五、汉皋诗话 多”。韩集文谠本征引“冷斋夜话”1 条,今本不载, 《汉皋诗话》著录于《遂初堂书目》,而未题撰 可供辑补,今钩稽于下。 人。《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三及《能改斋漫录》 “唤起窗全曙,催归日未西。 1.卷九《赠同游》 卷三引作“汉皋张君诗话”,知其人张姓,名不详。 无心花里鸟,更与尽情啼。”篇末注: “按:东坡《游 汉皋山,在湖北襄阳,其人当为襄阳人。 《能改斋漫 张山人园诗》云: ‘杜鹃催归声更速。 ’知‘催归’ 录》成书于绍兴二十七年(1157) ,《苕溪渔隐丛话》 即杜鹃也。韩诗又云: ‘朝曦入牖来,鸟唤昏不醒。 ’ 后集成书于乾道三年(1167) ,则《汉皋诗话》的流 而东坡亦和子由诗云: ‘中间罹旱暵,欲作唤雨鸠。 ’ 传,不得晚于绍兴二十七年。其书久佚,今传有节 疑‘唤起’亦鸠类。山谷曰: ‘吾为儿时,每读此诗, 录本《说郛》本,郭绍虞《宋诗话辑佚》辑录 15 而不解其义。自谪峡川,吾年五十八矣,时春晚忆 条。韩集文谠本征引“汉皋诗话”1 条, 《宋诗话辑 此诗,方悟之:唤起、催归二鸟名。若虚设,故人 佚》失收,可供辑补,今钩稽于下。 不觉耳。古人于小诗用意精深如此,况其大者乎? 1.卷三《古意》 “开花十丈藕如船”句下注: 催归,子规鸟也。唤起,声如络纬,圆转清亮,偏 “《汉皋诗话》云:人多以此为寓言,世非有十丈花 于春晓,亦谓之春唤。 ’杜鹃一名子规。事见《冷斋 也。而《关令尹喜传》云: ‘真人游时各坐莲花之上, [2] (P9/32A) [2] (P3/14A ) 夜话》 。” 一花辄径十丈。 ’” 按:此条四库全书本《冷斋夜话》失载, 《苕溪 六、蔡宽夫诗话 渔隐丛话》后集卷十引《复斋漫录》 ,录此条后半, 《宋史・艺文志》著录蔡宽夫《诗史》二卷, 亦属之《冷斋夜话》 ,但文字与此颇有出入。 杂记诗人逸事,阮阅《诗总》有征引。又有《蔡宽 四、漫叟诗话 夫诗话》三卷,为考论之作, 《苕溪渔隐丛话》有征 《漫叟诗话》 是宋代流传甚广的一部诗话著作, 引。郭绍虞以为实即一书,见《宋诗话考》 。二者均 《诗话总龟》 、《苕溪渔隐丛话》 、《诗人玉屑》等书 佚,郭绍虞《宋诗话辑佚》辑录 87 条。 均大量征引。但后世无完本传世,且“漫叟”为何 蔡居厚,字宽夫,胶水(今山东平度县)人。 人,宋代史料也没有明确记载。郭绍虞《宋诗话考》 进士登第,历吏部员外郎,大观初拜右正言,官至 曾疑漫叟为李公彦,而未得确证。今按:韩集卷十 户部侍郎。 《宋史》有传。 《次潼关》题下,文谠本引“漫叟诗话”一条, 《苕 韩集文谠本征引“蔡宽夫诗话”7 条,其中 2 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十八亦引作“漫叟诗话” ,同条 条《宋诗话辑佚》失载,可供辑补,今钩稽于下。 内容,南宋绍兴年间成书的祝充《音注韩文公文集》 1.卷四《游青龙寺》 “何人有酒身无事,谁家 引作“李公彦云” [4](P10/5A ),魏仲举本同。可知“漫 多竹门可欵”句下注“蔡宽夫云:此一对尤闲远有 叟”即“李公彦” 。本文的考证,可以助成郭说。 味。”[2](P4/5B) 李公彦,字符德,或作成德、成科,临川人。 2.卷九《方桥》 “方桥如此作”句下注: “音佐, [2] (P9/27B) 元符元年(1100)进士,宣和三年中博学宏词科。 从吴音也,见《蔡宽夫诗话》 。” 历官宗正卿、两浙发运使,入为吏部侍郎,终工部 七、洪驹父诗话 侍郎。有《潜堂诗话》 ,不传,郭绍虞疑即《漫叟诗 《洪驹父诗话》一卷,书成于北宋末年,《通 话》,见《宋诗话考》 ,《宋诗话辑佚》辑录 61 条。 志・艺文略》 、 《遂初堂书目》著录,已佚,郭绍虞 韩集文谠本征引此书 3 条,其中 1 条《宋诗话辑佚》 《宋诗话辑佚》辑录 22 条。 .

音注韩文公集[M]. 新刊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M]. 新刊经进详注昌黎先生文[M]. [2] (P22/15A ) 韵。” 魏本引作“洪驹父诗话” ,与此语意 〔责任编辑 刘清珍〕 . 上海:涵 5.卷二十二《祭河南张署员外文》“怒颊豕 芬楼,1912. 北京:中华书局,1979. 今世韩文本皆作‘怒颏豕豹’ ,非惟无理,兼不协 [5]王伯大. 豞”句下注: “洪驹父云:豞,音许角切,豕声也。 [4]祝充. 登庸’ ,言人事; ‘洪水方割’ ,言地事。三才之道既 [2]文谠. 上海:上海古籍出 备,则继之以舜位终焉。然则自上古有文章便有布 版社,1994.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M]. 岳珍:宋诗话辑补 ・57・ 洪刍,字驹父,南昌人。绍圣元年(1094)进 略同,文字则颇有出入。 士,崇宁间入党籍,靖康中为谏议大夫,坐事配沙 “颖与绛人陈玄弘农陶泓 6.卷三六《毛颖传》 门岛卒。有《老圃集》,今存。 及会稽楮先生友善”句下,魏本补注:“洪驹父云: 韩集文谠本引“洪驹父”、 “诗话洪驹父”6 条, 韩文公传毛颖,以文滑稽。然与颖游者,楮先生、 其中 5 条《宋诗话辑佚》失载。魏仲举本引“洪驹 陈玄、陶泓,功不在颖下,文公不为立传,乃为补 父云”、“洪驹父诗话”共 4 条, 《宋诗话辑佚》失载。 亡云。”[3](P36/4A) 除去重复,可供辑补者 7 条,今钩稽于下。 7.同上《送穷文》“小黠大痴”句下,魏本补 “岁久此地还成家”句下注: 1.卷三《桃源图》 注: “《笔墨间录》曰:予读《抱朴子》云: ‘小黠大 “洪驹父云:先贤亦言,文章须道出胸中事乃为工。 愚’。驹父曰:非也, ‘小黠大痴’,《三国志》自有 [3] (P36/10A) 往时尝看豫章先生写退之《桃源行》:‘初来犹自念 全文。” 乡邑,岁久此地还成家。 ’公曰:此妙句也。盖能道 按:南宋后期王伯大《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 [2] (P3/9A ) 出当时意中事。” 采录此条,“驹父”上多一“洪”字。[5](P36/4B) 2.同上篇末注:“洪驹父云:桃源非神仙,余 八、范元宾诗话 素知状,常为徐俯师川道之。自唐以来诗人皆误以 《范元宾诗话》,卷帙不详,宋元书目未见著录, 桃源为神仙,王摩诘、刘梦得、韩退之诸人皆非是, 后代亦未见流传。除文谠外,其书亦未见他人征引。 惟王荆公得之。比见东山(坡) 《和渊明桃源诗序》 范元宾,生平不详,其书为文谠征引,估计应 ”[2] P3/10B 魏本题下注引“洪 ( ) 论其非神仙,与余意合。 为南宋初年以前蜀中人士。 驹父云” ,与此语意略同,文字则颇有出入。 韩集文谠本引“范元宾诗话” 、“范元宾”2 条, 3.卷七《南溪始泛》题下注: “诗话洪驹父云: 所引均考察本事。当代学术界无人提及此书,文谠 山谷于退之诗少所许可,最爱《南溪始泛》 ,以为有 所引,可供辑补,今钩稽于下。 [2] (P7/24A ) 诗人句律之深意。 ” 1.卷十《镇州初归》篇末注: “《唐语林》云: 4.卷十一《原道》题下注: “诗话洪驹父云: 退之二侍妾名柳枝、绛桃,其使王廷凑《寿阳驿》 古人文章必谨布置,如韩文公《原道》与《书》之 句,盖寄意二姝。逮归而柳枝窜去,故有《镇州 《尧典》盖如此,其他虽谓之变体可也。譬如山林 初归》诗,自是专属意于绛桃矣。一见《范元宾 ”[2] P10/27B ( ) 园圃,自有首尾前后。 《原道》以仁义立意,而道德 诗话》。 从之,故老子舍仁义,则非所谓道德矣,其立仁义 2.卷三十四《李干墓志》篇末注: “范元宾云: 也,岂不既大矣乎?叙异端之汩正道,又历数古之 韩退之作《李干墓志》 ,叙李虚中辈以药败,且戒人 圣人不得不用仁义以治天下如此,佛老舍仁义则不 服金石,复躬自蹈之。按白乐天诗曰: ‘闲日一思旧, 足以治天下如彼,反复皆数叠,而后结之以治天下 旧游如目前。微之炼秋石,未老身磕然;退之服硫黄, 中庸之道,言尧舜夏禹相传之仁义,非吾胸臆之论 一病竟不痊。 ’文公巨儒也,乃败于药耶?”[2](P34/13B) 也。若《尧典》自‘稽古帝尧’至‘格于上下’ ,则   尧之大略也;自‘克明俊德’至‘于变时雍’,言修 参考文献:  身以及天下也; ‘于是命羲和’ ,言天事; ‘若采若时 [1]郭绍虞. 四部丛刊本. 置,讲学之士何可不知也! ”[2](P11/1A) [3]魏仲举. 北京:文禄堂,1914. 宋诗话考[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