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2003 年 11 月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Nov.

,2003
第 32 卷 第 6 期 Journal of Shaanxi Normal University ( Social Science) Vo1. 32 No. 6

■唐诗研究

宋之问与骆宾王联句质疑
杨恩成
( 陕西师范大学 文学院 , 陕西 西安 710062)

摘  要 : 从中唐的孟 开始 ,到明代的胡应麟 ,再到清代的陈熙晋 ,宋之问与骆宾王在灵隐寺


月下联句的“文坛佳话”历久不衰 。不论是从宋之问与骆宾王的行年看 , 还是从他们的人生追求
看 ,这一诗坛“佳话”
是不符合实际的人为杜撰 。
关键词 : 宋之问 ; 骆宾王 ; 唐代诗歌 ; 诗歌联句
中图分类号 : I2071209  文献标识码 : A  文章编号 : 1000 - 5293 ( 2003) 06 - 0028 - 04

: 鹫岭郁 山
骆宾王的诗集中有一首《灵隐寺》诗 “ 召 山尧 , 龙宫锁寂寥 。楼观沧海日 , 门听浙江

潮 。桂子月中落 ,天香云外飘 。扪萝登塔远 , 刳木取泉遥 。霜薄花更发 , 冰轻叶未凋 。夙龄尚


遐异 ,搜对涤烦嚣 。待入天台路 ,看余度石桥 。
”而这首诗也见于宋之问的诗集 。
在唐诗中 ,同一首诗互见于不同的作家 ,这是一个比较常见的现象 。但是 , 这首诗究竟是
骆宾王的佳构 ,还是宋之问的杰作 ? 还需仔细斟酌一番 。
中晚唐之交的孟 在《本事诗》
中有一段记载 “
: 当敬业之败 ,与宾王俱逃 ,捕之不获 。 ……
宾王 ……落发 ,游名山 ,至灵隐寺 ……”
并特别注明此事出自赵鲁的《游南岳记》。这是我们现
在所能见到的关于骆 、
宋月下联句的最早记载 ,因为赵鲁的《游南岳记》
已经失传 。
五代时 ,计有功在《唐诗纪事》
中则对此事加以发挥 “
: 宋之问贬黜放还 ,至江南 ,游灵隐寺 。
: 鹫岭郁 山
夜月极明 ,长廊行吟曰 ‘ 召 山尧 ,龙宫锁寂寥 。
’句未属 。有老僧点长明灯 , 问曰 ‘
: 少年夜
久不寐 , 何也 ?’之问曰 ‘
: 适偶欲题此寺 , 而思兴不属 。
’僧请吟上联 , 即曰 ‘
: 何不云“楼观沧海
日 ,门听浙江潮”?’
迟明更访之 ,则不复见矣 。寺僧有知者 ,曰 ‘
: 此骆宾王也’。

由于这则逸事 《灵隐寺》
, 诗就成了骆宾王与宋之问的联句诗 。
关于骆宾王在徐敬业扬州起兵以后的下落 , 笔者曾有专文对此予以辨析[ 1 ] , 认为骆宾王
最后的结局是被杀 ,否定了关于骆宾王兵败后“逃遁”的说法 。关于骆宾王兵败后“逃遁”的说
法 ,最早见于唐中宗时奉命整理骆宾王文集的郗云卿 。他在《骆宾王文集序》中说 “ : 兵事既不
捷 ,因致逃遁 。

《旧唐书》
的作者则认为“敬业败 , ( 宾王) 伏诛 。
”而《新唐书》则沿用了郗云卿的
说法而稍加变化 “
: 敬业败 ,宾王亡命 ,不知所之 。
”因“不知所之”,当然也就没有所谓的骆 、
宋月
下联句的记载 。
明代胡应麟在计有功记载的基础上撰写了《补唐书骆侍御传》。关于骆宾王的下落 ,他说 :

收稿日期 : 2003 - 01 - 12
作者简介 : 杨恩成 ( 1944 —) ,男 ,陕西长安人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

28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敬业 ……军 ……溃 ,党与悉擒 。独宾王变姓名逸去 。削发为浮屠 。居天竺灵隐间十余载 。考
功郎宋之问谪官岭表 ,宿寺中 。赋诗得‘鹫岭’、 ‘龙宫’之句 ,思不属 ,方苦吟 ,一老僧卧禅榻问
故 ,遽续云 ‘
: 楼观沧海日 ,门听浙江潮’。之问大骇 。质明 , 趣访之 , 逝矣 。识者云 ‘
: 此骆宾王
也。以是知敬业之败 ,有司虑明
’ 空 以檄故 ,必蕲得其人 , 因斩貌类者以献云 。 ”[ 2 ] ( P383) 胡氏关于骆
宾王的下落的结论在沿用了前人记载的同时 ,又加入了自己的猜测 : 统军讨伐徐敬业的将帅担
心抓不到骆宾王会招致失职之罪 ,于是 ,找了一个和骆宾王长相差不多的人杀掉后冒充骆宾王
以塞责 。
清代陈熙晋在为骆宾王的诗集作笺注时 ,也撰写了《补唐书骆侍御传》。他不仅沿袭了胡
应麟的观点 ,而且还进行了一番考证 。陈氏对《新唐书》 的“宾王亡命 ,不知所之” 的记载加以阐
发 ,说骆宾王亡命后的“十余载 ,考功郎宋之问游灵隐寺”,接下来就是月下联句的事 。至于宋
之问何时游灵隐寺 ,陈氏进行了一番考证 : 认为“景龙中 , ( 之问) 迁考功员外郎 ,下迁汴州长史 。
未行 ,改越州长史 。

“之问为越州长史 , 在景龙三年 。有《祭禹庙》文可证 。灵隐吟诗 , 当在其
[ 3 ] ( P393)
时。 ”而这一结论的依据 , 是“亦未见其必无亡命为僧之事” 。可见 , 陈氏的这一结论仍
然是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的 。
然而 ,只要我们认真考察一下骆宾王及宋之问的行年 ,就会对上述说法产生质疑 。
首先 ,关于骆宾王死于公元 684 年 10 月 ,宋之问本人已有明确记载 。宋之问有一篇《祭杜
学士审言文》[ 3 ] ( P1087) 。文章开头说 “
: 维大唐景龙二年岁次戊申月日 , 考功员外郎宋之问谨以
清酌之奠敬祭于故修文馆学士杜君之灵 。 ”
“祭文”
在谈及“四杰”
的文学革新功绩和他们的遭遇
时说 “
: 王也才参卿于西陕 , 杨也终远宰于东吴 , 卢则哀其栖山而卧疾 , 骆则不能保族而全躯 。
由运然也 。”
根据这段文字 ,骆宾王不仅死于徐敬业兵败扬州之后 ,而且还株连到自己的家族 。
杜审言卒于唐中宗景龙二年 ( 708) 十月 。祭文即写于当年 。这时 ,上距骆宾王被杀已经 14 年 。
倘若骆宾王在兵败后“逃遁”,那么 ,作为骆宾王故交的宋之问不可能再说骆宾王“不能保族而
全躯”的话 。况且 , 唐中宗登基后对骆宾王不仅崇奖有加 , 并且下诏搜集整理骆宾王的文集 。
这一点 ,宋之问是不会不知道的 。
宋之问一生有两次遭受贬谪 。第一次是在中宗神龙初 。 《旧唐书》本传载 , 宋之问“倾附”
武则天的宠臣张易之 。长安 ( 705) 末 ,张柬之等发动宫廷政变 ,杀张易之等人 ,逼武则天退位 。
中宗复辟 ,宋之问因附张易之而“左迁泷州参军事”。时间不长 ,宋之问从贬地偷偷逃回洛阳 。
因参与告发张仲之 、驸马都尉王同皎谋刺武三思一事 ,有功 “起为鸿胪主簿”
, 。据《旧唐书》卷
7《中宗纪》,神龙二年三月 “庚戌
, ,杀光禄卿 、
驸马都尉王同皎 。
”神龙二年即公元 706 年 。从先
一年遭贬 ,到王同皎被杀 ,宋之问在贬地前后呆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后来 ,宋之问又因为依附
太平公主 ,迁考功员外郎 。景龙三年 ( 709) 冬末 、四年 ( 710 ) 春初 ,又因得罪太平公主而下迁汴
州长史 。未行 ,改越州长史 。景云元年 ( 710 ) 六月二十日 , 李隆基发动宫廷政变 , 拥立其父登
基 ,改元景云 。在处理先朝旧人时 ,宋之问被“流配钦州”[ 4 ] ( P5006) ,这是宋之问第二次遭贬 。不
久 ,赐死于“徙所”。
计有功《唐诗纪事》云“: 之问贬黜放还 ,至江南 , 游灵隐寺 。 ”但是 ,从上述有关宋之问的行
迹、
仕履的史料中 ,看不出宋之问有“贬黜放还 ,至江南” 的经历 。
胡应麟说骆宾王在徐敬业兵败后“变姓名逸去 ,削发为浮屠 ,居天竺灵隐间十余载 。考功
郎宋之问谪官岭表 ,宿寺中 。”从公元 684 年算起 ,所谓“十余载”,应该在 684 年以后的几年 ,即
29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公元 700 年以前 。在这 10 多年间 ,依然是武则天执政 ,宋之问也一直在朝廷任职 ,并没有“谪
官岭表” 的经历 。所谓“岭表”,应当是指宋之问贬官泷州 。但是 ,宋之问贬官泷州是在中宗神
龙元年 ( 705) 春天 。上距 684 年已经 21 年 。无论怎么计算 ,也不是“十余载”。因此 ,胡应麟的
说法事实上是不存在的 。同时 , 宋之问贬官赴泷州也没有行经越地 。查宋之问诗集 , 有一首
《自洪府舟行直书其事》[ 5 ] ( P623) , 诗中说 :“仲春辞国门 , 畏途横万里 。越淮乘楚嶂 , 造江泛吴
汜 。严程无休隙 ,日夜涉风水 。 ”所谓“仲春”,当是中宗神龙元年 ( 705) 的二三月间 。离京之后 ,
寒食节的时候 ,宋之问已经走到黄梅临江驿 ,作《途中寒食题黄梅临江驿寄崔融》 一诗 “
: 马上逢
寒食 ,愁中属暮春 。可怜江浦望 ,不见洛阳人 。北极怀明主 ,南溟作逐臣 。故园肠断处 ,日夜柳
条新 。”
宋之问从“仲春”离京 ,到寒食节时已属“暮春”,这时 ,他已经快到岭南了 。其行经的路
线大致是渡淮 、过楚 、涉吴 ,然后经衡阳 、韶州 ,到达泷州 ,不见有行经越地的行踪 。而且 ,诗中
说“严程无休隙 ,日夜涉风水 。 ”也就是说 ,朝廷对他的行期规定得很严格 ,他不可能绕道越地 ,
去游灵隐寺 ,且月下行吟 , 显得那么悠闲自得 。退一步说 , 宋之问从泷州回洛阳时 , 曾绕道而
行 ,但他是“逃归”,这和正常的“放还” 完全是两回事 。他有一首《渡汉江》 诗 ,写于“逃归”
途中 、
即将到达洛阳时 。这是一首五言绝句 “ : 岭外音书绝 ,经冬复历春 。近乡情更怯 ,不敢问来人 。

按常理 ,久客他乡的人 ,快到家乡时 ,心情应该很高兴 。可是 ,宋之问却不同 ,他越是临近家乡 ,
越是感到胆怯 、恐慌 。因为 ,他要时时提防被人发现 。所以 ,宋之问即便是在“逃归”途中绕道
行经杭州 ,也不至于住宿到文人雅士经常光顾的东南名刹灵隐寺 ,更不可能有月下吟诗的胆量
和雅兴 。
再看《灵隐寺》 诗 。诗中的“桂子月中落 ,天香云外飘”“
、霜薄花更发 ,冰轻叶未凋”,都是写
秋景 。首先 ,这和宋之问“逃归”
洛阳是在冬末春初在节序上不合 。其次 ,诗的结尾说 “ : 待入天
台路 ,看余度石桥 。”
显然说明杭州不是他的目的地 ,他的目的地在天台山一带 。唐代的杭州 、
越州 、台州接界 。宋之问下迁越州长史确实要途经杭州 , 但绝不会到越州南边的台州去 。相
反 ,这两句诗所表明的目的地恰恰和骆宾王于调露二年下除临海丞的目的地是一致的 。临海 ,
唐时属台州 。天台山在台州的北部 ,临海在台州的中部 。由杭州 ,经越州 ,赴临海 ,天台山是必
经之地 ,也是骆宾王赴任临海丞的必经之路 。再说 , 骆宾王“下除临海丞”是在他蒙受冤狱之
后 。这时 ,他已经对仕途的艰危有了切身感受 。所以 ,他在早先写的《畴昔篇》 的结尾说 “
: 谁能
迹依三辅 ,会就商山访四翁 。
”——
—他不想委曲求全地生活在京城 , 他想模仿商山四皓 , 去过
隐居生活 。而《灵隐寺》诗的结尾说 “
: 夙龄尚遐异 ,搜对涤烦嚣 。待入天台路 ,看余度石桥 。 ”

台山的大 、 小台山是以石桥的大小而取名的 ,天台山又和道家有着密切的关系 。诗的结尾所说
的“度石桥” 明显地带有出世 、求仙的味道 。
宋之问的诗集中 ,有一些作品也和道士有关 。但是 , 他虽然和道士有交往 , 但还看不出他
要求仙访道 。在《寄天台司马道士》 中 ,他说 “
: 卧来生白发 , 览镜忽成丝 。远愧餐霞子 , 童颜且
自持 。”虽然自己白发如丝 ,但他仍不想离开官场 ,更不想和司马道士结伴而游 ,辟谷餐霞 。所
以 ,他只是希望司马道士童颜自持 ,好自为之 。他不打算到天台山去 。在《送司马道士游天台》
中 ,他也说 “
: 羽客笙歌此地违 ,离筵数处白云飞 。蓬莱阁下常相忆 ,桐柏山头去不归 。 ”从“常相
忆” 可以看出 ,他只是和道士交交朋友而已 。司马道士远游天台山 ,他只能在长安时时怀念对
方 。宋之问如此迷恋官场 ,他不可能“入天台”、 “度石桥”去寻仙访道 。即使是在贬谪途中 ,宋
之问也没有退隐的想法 。 《度大庾岭》 就说 “
: 魂随南翥鸟 , 泪尽北枝花”“但令归有日
, , 不敢恨
30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长沙 !”
自己虽遭受贬谪 ,但对朝廷依旧忠心耿耿 ,不但不恨 ,而且“不敢”
恨 ! 可以看出 ,宋之问
在遭受执政者的压抑后 ,不仅没有怨言 ,而且还对执政者抱有热切希望 。在这样一种思想支配
下 ,宋之问是不可能产生入天台山求仙的念头的 。
另外 ,仔细考察一下宋之问在越州的作品 ,可以看出宋之问也不会有出世的想法 。宋之问
在越州前后生活了不到两年 。这期间流传下来的作品有《景龙四年春祀海》《 、游法华寺》《、游
云门寺》《、宿云门寺》《 、泛镜湖南溪》《、谒禹庙》《、游禹穴回出若邪》《 、祭禹庙文》等 。在《称心
寺》诗中他说 “ ”[ 5 ] ( P657) 他对于自己的才
: 问予金门客 ,何事沧州畔 ? 谬以三署资 , 来刺百城半 。
华还是很自负的 ,对于下迁越州长史是耿耿于怀的 。按他的说法 ,他是待诏金马门的学士 ,不
应该让他到隐士们向往的“沧州畔” 来任职 。但他在越州并不寂寞 。 《新唐书》 本传说他在越州
“穷历剡溪山 ,置酒赋诗 ,流布京师 。 ”
《游法华寺》说 “: 薄游京都日 , 遥羡稽山名 。分刺江海郡 ,
去曷来征素情 。”[ 5 ] ( P622)《宿云门寺》
说“ ”[ 5 ] ( P263) 可见他在越州的那段
: 庶几踪谢客 ,开山投剡中 。
时间优游闲雅 ,以满足他对自然山水的精神需求 。看不出丝毫的厌世 、 出世的情绪 。这和《灵
隐寺》 诗的“尚遐异”“ 、涤烦嚣”的精神面貌有着明显的不同 。
因此 ,所谓骆 、 宋月下联句的佳话不仅不存在 ,而且《灵隐寺》一诗也应该归属于骆宾王的
名下 。
[ 参  考  文  献 ]
[ 1 ] 杨恩成 . 骆宾王生卒年考辨 [J ] . 人文杂志 ,1981 ( 2) .
[ 2 ] 陈熙晋 . 骆临海集笺注 : 附录 [ M ] . 上海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5.
[ 3 ] 董诰 ,等 . 全唐文 [ M ]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80.
[ 4 ] 刘  ,等 . 旧唐书 [ M ]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75.
[ 5 ] 彭定求 ,等 . 全唐诗 [ M ] . 北京 : 中华书局 ,1980.
[ 责任编辑  杜  敏 ]
An Inquiry into the Historical Tale that Song Zhi wen
and Luo Bin wang Used to Do Linking Verses in the Moonl ight
YAN G En2cheng
( College of Chi nese L anguage and L iterat ure , S haanxi Norm al
U niversity , Xi ’an 710062 , S haanxi)

Abstract : As was recorded by Meng Qi in t he Mid2 Tang Dynasty , Hu Yinglin in t he Ming


Dynasty , and Chen Xijin in t he Qing Dynasty , t he widely2known tale in t he world of literat ure
has been vigorously handed down and down , telling t hat Song Zhiwen and L uo Binwang used to
do linking verses in t he moonlight in t he Lingyin Temple. However , t his much2told tale in t he
circle of generations of poet s might have been an unrealistic man2made story judging not only by
t he life chronicles of Song Zhiwen and L uo Bingwang , and by t heir different pursuit s of life.
Key Words : Song Zhiwen ; L uo Binwang ; poet ry in t he Tang Dynasty ; linking verses

31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