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1

・专题研究 : 新世纪的中国历史学・

中国经济史的空间与制度 :
宋元闽南个案的启示
苏 基 朗

  提  要 : 本文从宋元闽南的研究案例出发 , 探讨中国经济史上空间与制度概


念 , 说明两者在表述复杂的长期经济表现时 , 不仅具有相当的解释功能 , 而且可
以带来不少启示 。文章触及宋元闽南经济发展的模式和阶段 , 区域经济地理整合
现象 , 国家政策与权力对经济的作用 , 正规的法律制度以及非正规的文化社会规
范 , 对海外贸易交易成本可能产生的影响 , 以及这些影响对长期经济表现可能构
成的正面作用等 。
  关键词 : 区域经济  制度变迁  宋元闽南  施坚雅  诺思

中国经济史研究在 20 世纪中国史学发展过程中 , 一直占有重要的位置 , 专著力作 , 汗牛充


栋 。其中 , 体制变迁和区域经济发展都是中国历史研究中的重要课题 。本文试图探索研究中国
经济史的两个概念 : 空间与制度 。我希望透过对闽南案例的论述 , 引出一些研究方向的问题 ,
就正于方家学者 , 期收抛砖引玉之效 ①。

一  分析的框架

我对闽南经济发展的这项研究集中在宋元时期 。在这段时期内 , 闽南成功超越了其他海洋


中国的区域而真正脱颖而出 。研究的框架由三个相关主题组合而成 , 即繁荣 、区域及制度 。繁
荣是经济表现成功的象征 ; 经济表现不能离开空间而存在 ; 谈经济表现同样不能脱离了相关的
制度 。所以贯穿这三个主题的就是关乎一个特定时空范围内的经济现象 。
众所周知 , 宋元时代中国经济十分发达 。重要的表现包括农业和手工业生产力的提高 ②; 货
币交易的普及化 ; 广泛出现的城市化现象 ; 人口剧增 ; 地区生产专门化 ; 交通运输的进步 ; 全
国范围的贸易流通 ; 日益复杂的商业手段等 。上述的各种现象 , 不一定与海上贸易有直接关系 ,
但海洋中国的繁荣 , 不特对促进宋元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 并且代表了当时经济发展的

① 本文讨论取材于我的近著 《刺桐梦华录》 ( Billy K. L . So , Prosperity , Region , and Instit utions i n


M ariti me Chi na : T he Sout h Fukien Pattern , 946 —1368 . Cambridge , Mass. : Harvard University Asia
Center , 2000) 。
② 最近对宋代经济发展的质疑 , 参见李伯重《“选精”、 “集粹”与 “宋代江南农业革命” ———对传统经济
史研究方法的检讨》, 《中国社会科学》2000 年第 1 期 。
・3 5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历  史  研  究 2003 年第 1 期  

前缘部分 。
作为宋元海洋中国佼佼者的闽南经济 , 包括泉州 、漳州及兴化军三个州军 。地区的政治经
济核心集中在泉州 。泉州当时在海洋中国的地位 , 相当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及八九十
年代的香港 。不论上海或香港 , 都不是具有普遍性的中国都市典型 , 而是代表某一时代海洋中
国经济发展可能达到的巅峰特例 。以泉州为核心的闽南经济也是一样 。
回到上述的三大主题 。第一个主题 , 宋元闽南经济表现可视为一个演变过程 , 分作四个阶
段 , 各具特征 。在考虑这些特征时 , 也可以进一步探讨中国近代以前的繁荣到底具有什么意义 。
我提出了所谓 “多元繁荣”的理念来说明这过程里最理想的表现 。可想而知 , 这种有关繁荣性
质的讨论 , 无从量化 , 基本上是定性分析而已 , 而且使用的史料不少属印象性描述 。虽然如此 ,
若能结合各种史料而建构出多元的面相 , 配合经济理论的诠释 , 或能作出新的观察和理解 。另
一方面 , 政治因素与经济表现息息相关 , 在讨论经济过程时 , 也必需引入政治层面的因素 。
第二个主题涉及空间理念 。过去 30 年来学界受施坚雅 ( G. William Skinner) 影响不少 。他
指出了空间结构对理解中国的重要性 , 并努力建构一套由中心地理论发展出来而应用于中国的
宏观区域理论 ①。施氏理论目的固然包罗文化社会政治诸层次 , 但框架却建基于市场及城市系统
之上 , 因此对理解宋元闽南地区经济作用甚大 。我利用他的理念考察这个区域经济的空间结构 ,
注意到许多前贤未发之义 。此外 , 我提出 “内部整合区域”的概念 , 用以表述闽南的空间情状 ,
也深受施氏模式的启发 。
最后一个主题涉及经济学的新制度论观点 。在经济学及经济史领域内讨论长期经济表现时 ,
制度的问题已变得越来越受注意 。对宋元闽南经济的分析 , 前贤较少关注体制的解释 , 今日补
上这一论述层面 , 或可开启新的视野 。自科斯 ( Ronald Coase) 以还 , 新制度经济学名家辈出 ,
但最关注历史因素的莫过于 1993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诺思 ( Douglass C. Nort h) ②。他的理论
出发点 , 正是试图建构一套解释处于不同时空的经济体系何以有截然不同的表现 , 所以也可能
较主流经济学理论更适用于与西方社会文化差异颇巨的中国历史情况 。诺思认为 , 制度即游戏
的规则 。此定义甚广 , 由正规法律以至伦理规范 , 皆包含在内 。所有经济行为 , 都不能离开其
特定的制度结构而运作 。而制度与表现的关联 , 则在由制度整体 (instit utional mat rix) 所产生的
交易成本 。他的看法大致上是 , 一个经济若能有意或无意地催生一套更有效率的体制 , 减轻交
易成本 , 则此经济亦能鼓励人才及资源投入具有增长潜力的经济部门 , 从而维持长期的良好表
现 。在试图解释闽南经济史时 , 交易成本分析不单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 , 而且可以从理论上更
紧密地融合经济表现与其他重要的社会生活面相 。

① G. William Skinner , Marketing and Social Structure in Rural China. Journal of Asian S t udies 24∶1 , 1964 ,
pp . 3 —34 ; 24∶ 2 , 1964 , pp . 195 —228 ; 24∶3 , 1965 , pp . 363 —399 ; T he City i n L ate I m perial Chi na .
Stanford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 1977 ; Presidential Speech : The Structure of Chinese History. Journal
of Asian S t udies 44∶ 2 , 1985 , pp . 271 —292. 施氏多年来进行一项庞大项目 , 将 1990 年人口统计的很
多数据输入一套地理信息系统 , 以量化的方法说明各变项间的关系 , 也证实了他的宏观区域理论 。希
望他的成果很快面世 。
② Douglass C. Nort h , Instit ution , Instit utional Change , and Econom ic Perf orm ance . Cambridge : Cam2
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1990 ; Economic Performance Through Time. A merican Econom ic Review 84. 3 ,
1994 , pp . 359 —368 ; Lee J . Alston , Thrà inn Eggertsson , and Douglass C. Nort h ( eds. ) , Em pi rical
S t udies i n Instit utional Change . Cambridge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1996.

・36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中国经济史的空间与制度 : 宋元闽南个案的启示

二  宋元闽南经济发展的四个时期

   ( 一) 第一期 ( 946 —1087) : 起飞

这时期前 30 年 , 闽南尚在地方割据势力留从效与陈洪进的先后控制之下 。他们为了应付庞


大的统治开支 , 推广海外贸易不遗余力 。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成功地发动本地商人参与这种一
向为蕃商垄断的商业活动 。自宋朝统一南方后 , 虽然失去了地方政权的支持 , 但当地舶商仍继
续在海外贸易方面努力 , 和其他海洋中国历史性外贸中心如广州及明州进行相当激烈的商业竞
争 。在此阶段 , 闽南的海上贸易还是以转口为主 , 将南海的珍货香药等转运至华北以及朝 、日
等国牟利 。与此同时 , 闽南商人也由中国其他地方购入纺织品及陶瓷 , 以供出口南洋 、朝 、日
等地 。在他们蒸蒸日上的海外贸易背后 , 却没有相应的入口商品本区销售市场 , 也谈不上什么
主要的本地出口商品 。他们在闽南惟一的经济助力 , 可能就是生产力日渐提升的农业部门而
已 。①

   ( 二) 第二期 ( 1087 —1200) : 整合的多元繁荣

这 120 年的时间 , 可能是闽南经济史的黄金时期 ②。闽商的国内外市场均已大为拓展 , 包括


朝鲜 、日本 、三佛齐 、占城 、大食等主要海外贸易国家 。贸易模式也由转口为主发展成转口兼
出口 。出口商品包括本地农产品及手工业制品 。南宋开始定居本地区及邻近的福州的宗室国戚
为数众多 , 为南海输入的奢侈品提供了重要的销路 。此地区在南宋时兴起的外贸瓷产业 , 足以
见证区域经济的繁荣 。我估计在生产高峰时 , 此产业可能为泉州 7 %以上的人口提供衣食 。其他
生产部门的商品生产现象也十分明显 , 高比例的经济作物如糯米及大麦 , 支持了本地输到海外
的大量商品酒 。连稻米生产也出现区内分工的情况 , 让某些地区得以集中生产外销商品 , 同时
支持高水平的城市人口及其生活 。当然 12 世纪两浙及广东能够长期向福建输出价格廉宜稳定的
食粮 , 也是闽南地区可以长期维持高度商品化经济的一个重要条件 。
在这种较平衡的发展之下 , 闽南越来越多的地区及人口可以从商业繁荣中得到直接或间接
的益处 。在其他海洋中国的港市 , 外贸所得往往为蕃商巨贾所垄断 。海外贸易在闽南构成一种
资源的凝聚力 。商人的来源 , 除了本地人外 , 也有不少落地生根的蕃商 , 他们不久被接纳为闽
南社区的成员之一 ③。

   ( 三) 第三期 ( 1200 —1276) : 不景气与地区经济的政治化

政治因素在五代后期闽南经济刚刚起飞时曾经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归宋之后由于中央上
述的开放政策 , 政治因素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这种情况到了 13 世纪初当地经济出现问题时 ,
才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这条道路的性质 , 我总结为经济上的不景气以及区域经济的政治化 。造
成经济不景气的因素 , 包括若干海外市场的衰落或调整 , 农业商品化走过了头 , 本地区越来越

①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第 2 章 。
② 感谢苏尔梦 ( Claudine Salmon) 提示今日海南岛所见族谱 , 不少提到其祖先 12 世纪由闽南移民至此 。
我没有看到这些材料 , 待考 。不管如何 , 当时泉州与海南贸易往来不少 , 移民不足为怪 。除非这批材
料可以证明他们 12 世纪移民此地 , 是因为闽南出现经济不景气 。
③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第 3 章 。
・3 7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历  史  研  究

受到全国性纸币通货膨胀的冲击等 。这些接踵而来的困难 , 令海外贸易部门的调节更加举步为


艰 。在外贸萎缩而出口锐减的双重打击之下 , 本地区经济难以消解日繁的人口对有限资源的竞
逐 , 也无法生产自足的粮食 。但吊诡的是 , 在作为主要经济部门的海外贸易整体呈现萎缩的时
候 , 田地价格及国内贸易却节节上升 。对于那些尚未破落的舶商而言 , 如何广置田地并且增强
在本区的政治势力以保障自己的不动产财富 , 变得日益重要 。因而 , 争取权力取代了经商致富
而变成了他们的首要之务 。对于当地的精英家族而言 , 12 世纪疏于争取本地政治势力的日子遂
成为过去 , 大家开始结党夺权 , 占地谋职 。这一种新的发展 , 体现在国家权力的本地化 。在南
宋末年 , 泉州实际由两大当地精英管治 , 一位官至知州 ( 田真子 ) ; 一位掌市舶司 ( 蒲寿庚 ) 。
这种发展造成社区严重分化 , 外贸机会由少数人垄断 , 精英集团间矛盾日深 , 后果严重 。最后
在鼎革之际爆发了总清洗 , 以宗室为核心的一批被屠杀过千 , 取而代之的是以蕃商为核心的一
个新精英集团 , 他们聚合当地的汉人士大夫精英 , 形成一个新的权力结构 。①

   ( 四) 第四期 ( 1276 —1368) : 垄断性的海上贸易繁荣

入元以后 , 以外族为核心的本地精英集团继续主导闽南的政治和经济局势 。在垄断状况之


下 , 虽然泉州的繁荣很快超越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广州 , 成为全国不争的第一大港 , 这种经济表
现却谈不上平衡 , 仅为少数人带来巨量财富 。由于经济机会不均 , 加上移民等其他因素 , 泉州
人口下降三分之二 。内部矛盾及精英集团之间的冲突 , 终于引起元末一场十年战火 , 整个地区
及其经济均破坏殆尽 。闽南从此失去当日在海洋中国的领先地位 。②

三  十二世纪闽南地区的经济整合

   ( 一) 区域的内部整合

在 12 世纪的闽南 , 海外贸易的力量把当时相当大的一个地理空间的人力 、生产 、资本以及


商业凝聚起来 。这种内部整合的模式可以从空间上考察得到 。我指出州县治所城市的格局虽在
宋初已经形成 , 但城镇的发展受贸易影响较明显 , 不特出现消费性和生产性的市镇聚落 , 也有
例如沿海的安海一类与海上贸易产生直接关系的远距离商业市镇 。闽南泉 、漳 、兴化三地户口
的分布 , 前者因为全区海上贸易中心 , 户口常占其半 , 明初始减至三成而为漳州所越 。乡村聚
落分布结构亦有所分化 , 大体上与市场关系越密切如晋江和南安等县 , 密度较高 ; 反之则较疏 ,
如莆田县 。泉州城本身的都市型态 , 也说明了虽然城市结构取向仍以中轴的衙门区为重心 , 宋
元泉州城的型态扩展动力 , 却无疑来自南郊的商业中心区 。此外 , 从劳力及生产价值等角度看 ,
外贸瓷产业不特在本地区经济扮演重要角色 , 而且在区内扩散分布甚广 。广东海外贸易同样蓬
勃 , 但同一产业分布模式非常集中 , 与闽南有明显的差异 。这些现象 , 总合起来 , 呈现出闽南
经济发展的一种整合倾向 , 以及由此产生的一个高度内部整合的区域经济 。③

   ( 二) 国家与闽南地区经济

在这个经济整合的过程里 , 国家角色相当重要 。就海外贸易而言 , 宋元两朝的基本政策取

①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第 4 章 。
②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第 5 章 。
③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第 6 —8 章 。
・38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中国经济史的空间与制度 : 宋元闽南个案的启示

向 , 是鼓励更多本土华商积极参与其事 。这总的政策方向 , 一则为民间创造了很大的致富机会 ,


另一方面为中央以致地方的政府 , 开拓了重要的新财政收入来源 。最终这种海外贸易的本土化 ,
制造了一个充满活力生机和多民族多文化的海洋中国社区 。对闽南而言 , 政府政策最重要的体
现是元 二年 ( 1087) 在泉州成立了市舶司 , 从此容许闽商在家乡直接合法地申报出口及入口
清关 。虽然不能说成立市舶司就造成了闽南海外贸易发达的局面 , 它至少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制
度条件 。事实上 , 国家因外贸蓬勃也的确碰上诸如铜钱外流等困难 , 但它同时亦直接或间接地
参与了有关海外贸易的商业活动 , 并从中获得财政上的益处 , 所以 12 世纪在闽南地区国家与舶
商利益之间的冲突并不见得严重 , 而且还不乏互相合作之例 ①。国家对这时期的闽南海上贸易 ,
没有太多的干扰 。即使在蔡京权倾天下之际 , 也不闻他对家乡泉州有何不法骚扰 ②。

四  体制结构与交易成本的分析

商人的牟利动机是闽南经济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在创造繁荣的过程中 , 闽南商人的作为


表现得相当理性 , 虽则这种理性不会脱离所谓 “制约式理性” ( bounded rationality) 的规范 ③。
但是牟利并非闽商所独好 。故此嗜利之心并不足以说明何以闽南商人得以成功 。以下分析一些
诺思式的制度与交易成本问题 , 以为前面经济发展过程提供一种阐释 。

   ( 一) 正规的法律体制

我认为在闽南执行的一些宋元官方法律 , 包括市舶条例 、产权法及契约法 , 可以在理论上


减低海外贸易的交易成本 。市舶条例清楚开列出从事合法海上贸易的规矩 , 让合法舶商知所遵
守 。此法例至少在 12 世纪时曾经执行 。海上贸易涉及大量动产产权 ( 物货以致船舶) 以及相当
复杂的物主身分确认问题 , 当时法律对这些产权并不含糊 , 因而有助于复杂而长期的海上贸易
运作 , 否则交易成本会变得极高 。我考察了三种契约法律与海上贸易 : 第一种是出口货的赊贷
契约 , 法律规定借贷累积利息不得过倍 , 也适用于这里 ; 第二种为预购式生产契约 , 陶瓷及果
品均有 , 也可能先垫付部分以助生产开支之用 ; 第三种属租船契约 , 对高风险的海外贸易非常
重要 , 创造了分散风险经营的可能性 , 让小商人也能组商队航行 , 分享商机 。以上的法律机制 ,
更重要的是执行 。从材料来看 , 地方政府对执行这方面的法律还是相当认真的 , 这与政府财政
收入有直接关系 , 不难理解 。不单有明确的政策宣布 , 鼓励商人将案件送官审理 , 而且连理学
大师朱熹在闽南当官时 , 也鼓励百姓碰上遭人违约受害时应该挺身而出 , 在法庭讨回公道 。这
与一般所谓无讼传统的理解 , 不无差距 。

①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第 3 章 。韩森提到官方记录不少走私的指责 。参看韩森 ( Valerie Hansen) 对拙


作的书评 ( T he Journal of Econom ic History 61. 4 , Dec. 2001 , pp . 1130 —1131) 。若将这些记录的时
代也加以考虑 , 会发现最多出现在北宋前期及南宋后期 , 而不是在 12 世纪 。
② 参看萧婷 ( Angela Schottenhammer) 对拙作的书评 ( B usi ness History Review 76. 1 , Spring 2002 , pp .
220 —223) 。若蔡京曾作任何非法之举 , 必难逃南宋初时人史家的评劾 。
③ 参看韩森的书评 。她认为我的分析属理性选择 ( rational choice) 论 。我这里用的制约式理性来自也获诺
贝尔经济奖的心理学家西门 ( Herbert Simon) , 它与新古典经济学的理性选择相比 , 是对立的两种出发
点 。参考 Herbert Simon , Rationality in Psychology and Economics , in Robin M. Hogart h and Melvin W.
Reder , eds. , R ational Choice Cont rast Bet ween Econom ics and Psychology ( Chicago : Chicago University
Press , 1986) , pp . 25 —40 ; Karen S. Cook and Margaret Levi , eds. , T he L i m its of R ationality ( Chicago :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 1990) 。
・3 9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历  史  研  究

简言之 , 至少在 12 世纪地方政府仍未腐败时 , 闽南的法律体系对海上贸易具有积极意义 。


这并非意味着走私绝迹 , 无人毁约 , 或动产产权明确 , 毫无争议 。以上的讨论旨在说明 , 当时
运作中的法律 , 有助减轻交易成本 , 因而形成一套诱因及机会系统 , 无形中促进了某种比较平
衡的海外贸易型态及其出色表现 。①

   ( 二) 非正规的文化与社会制约

商业行为除受正规法律的规范 , 也为非正规的文化社会变项所制约 。在闽南可以讨论的例


子包括儒家伦理 、宗教信念以及社会关系网络 。关于第一项 , 我特别注意在此地区影响甚深的
儒家和理学的商业伦理问题 。我的论点是理学虽然无意鼓吹利润挂帅 , 但也没有否定营商致富 ,
条件是不违背道德伦理的规范 , 也避免过分剥削他人 。与此最息息相关的伦理便是涉及交易和
产权的诚信问题 。有关的言论可见于朱熹 、真德秀等人的文字 。至 14 世纪中 , 更出现士大夫为
信誉卓著的泉州商人撰写行状 , 并美其名为义士 。可见在此地区儒家主流所倡导的伦理系统 ,
可以巩固商业诚信 , 从而降低交易成本 ②。
就宗教信仰而言 , 我特别注意报应的信念 , 并以为这种信念对商业行为可能产生一定的制
约作用 。类似的例子有三 , 包括袁采世范 、太上感应篇以及合伙契约格式所独见的神明罚则条
款 。若进一步考察与航海密切相关的妈祖及显惠侯信仰的教义 , 也可以梳理出商业伦理制约的
影子 。
最后是社会及血缘的网络 。学界一般认为 , 虽然近世中国宗族的典型早在北宋时已确立 ,
但普遍盛行则在明代 。在闽南地区 , 南宋时已出现相当具组织性的宗族现象如祠堂 、族谱以及
族产等机制 。这些家族血缘性凝聚力相当强固 。族产一般仍以契约形式交由寺庙管理 , 但受到
官府的充分承认 , 成为一种免赋税的私人资产 , 而后代亦不得任意变卖或分家 。这些家族的成
员有长期出仕者 , 有金榜题名者 , 亦有不乏务农经商之徒 。由于舶商申报抽解以致缔订合约时
均需要保人 , 此类社会网络对提供公私信用无疑起积极的作用 , 可以减少对财产担保的依赖 。③

五  地区和国家权力与制度变迁

近年有关诺思理论的探索 , 越来越重视权力的分析 。研究近世海洋中国也不能例外 。但在


闽南的个案所见 , 经济选择及其效果 , 无法完全用权力因素来加以解释 。当代的经济学理念如
理性选择以及制度变迁 , 应用到复杂纷纭的中国历史空间时 , 不能削足适履 , 必须适当地加以
调整 。根据诺思的研究 , 正规制度变迁的原动力 , 常源自有关精英因私利所趋而产生的理性动
机 。这点宋末元初闽南叱咤一时的西域人蒲寿庚是最明显的例子 。但另一方面 , 也不乏以天下
为己任的儒家士大夫如真德秀等 , 本着爱民之心而促进了制度的转变 。这就不是用牟利动机可
以解释的了 。
不管动机如何 , 正规法律毕竟由国家权力所确立并推行 。在闽南的分析中 , 不妨将国家权
力进一步划分为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 。当然 , 对百姓而言 , 两者不易区分 , 都是代表皇朝的国
家权力 。在北宋时期及南宋中叶以前 , 中央控制地方较严密 , 则中央权力与地方权力的取向落

①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第 10 章 。
② 这个例子目的在于说明 , 商人诚信受正统文化所重视和推许 , 而并非证明中国商人如何诚实 。见韩森
前引书评 。
③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第 11 章 。
・40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中国经济史的空间与制度 : 宋元闽南个案的启示

差不甚明显 。当形势开始逆转时 , 国家政策及法律在地方上执行的情况差异加大 , 造成地区制


度实质的不同发展趋势 。所以考察中国的制度变迁 , 更应该注意执行的层面 。
至于非正规的制度变迁就复杂得多 。三种有助减低交易成本的因素 , 即儒家商业伦理 、民
间宗教及宗族组织 , 虽然源远流长 , 但俱是南宋间闽南地区的新兴事物 。从文献所见 , 固难证
明它们与同时兴起的海外贸易有何直接关系 。学界对这方面的讨论 , 主要上溯至明代 。故诺思
以企业家为制度变迁动力的分析 , 在此似乎有点格格不入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所有这些非正规
制度的变迁 , 都是无心插柳的社会发展结果 。即是说它们形成的出发点大多与牟利无关 , 彼此
也不一定有重要的关联 。但是演进的结果 , 却产生了有利于海外贸易的制度条件 。当然 , 同样
的非正规制度 , 也见于闽南以外的地区 , 但那些地区却缺少了海外贸易的诱因和动力 , 因此没
有交易成本可以降低 。至于两浙和广东 , 海上贸易历史虽更悠久 , 但同类的制度现象仍有待明
清时期始普遍展开 , 可不幸地 , 除了晚明一段时期 , 国家对海上贸易的政策已基本上逆转 , 不
再如宋元般积极鼓励本土舶商参与其事 。故此同样的制度 , 亦不会带来相同的交易成本效益 。
明末清初的一段时期则是例外 , 是中国历史上海外贸易最发达的时期之一 。

六  空间里的制度与制度的空间性

最后是空间分析的制度层面以及新制度经济学的空间问题 。上述已说明诺思的新制度经济
学概念对讨论闽南地区经济的帮助 , 它们提供了一套重要的分析框架 , 整合了经济 、政治 、法
律 、意识形态 、社会以至人口的各个领域 , 从而探究长期的经济表现演变 。在区域理论视野里 ,
我们也可以更有效地观察事先清楚界定好的地理空间分析单位 。这种空间进路 , 可以有助于建
构或阐释复杂历史现象 。若将制度观点及空间进路结合 , 是否可以用两者互补不足之处而催生
新的视野 ?
在新制度经济学的讨论里 , 空间概念并不占有重要的位置 。有关的实证研究 , 常专注某一
制度 、产业或机构 , 不然就是讨论以国家为单位的经济体 。前者使我们深入了解微观层次的个
别制度及其经济意义 ; 只有后一类研究 , 才在宏观层次上针对整体制度进行分析 , 并提供对个
别经济体系的理解 。正是在这一层次上 , 理论出现了局限性 。以国家为单位的经济体系 , 规模
大小不一 。比较前近代的法国 、西班牙 、荷兰以及英国 , 分析它们不同发展道路的制度涵义 ,
可以很有启发性 , 原因是它们的地理空间都较小 。诺思在这方面的研究 , 对西方经济史是很重
要的推进 。但假设 12 世纪的中国经济体系 , 亦如那类西方国别经济一般 , 内部大致齐一 , 可以
作为单一的个别经济体来考虑 , 则可能没有像研究西方历史那般具有建设性 。施坚雅等人早已
指出 , 中国地大物博 , 不宜视作没有分化的单一经济整体 。中国的历程也可视为各地区发展历
程的总和 。这些个别地区的发展本来就快慢不一 , 无法同步 , 并且不断互动 。不少制度的因素
都带有空间效应 , 如法律运作的执行性格 , 地方性的法律 , 地方民间宗教及教育机制 , 地方的
社会网络等 。这些变项都有地理空间意义的核心区或实施区 。在此范围内 , 制度对行为的制约
最大 。由此范围外延 , 控制效力渐小 。在宋元的海洋中国 , 广州与泉州的制度整体便有分别 ,
盛衰轨迹亦不一致 。换言之 , 研究幅员辽阔 、各地千差万异的中国经济时 , 新制度经济学需要
更多考虑空间的因素 , 并且发展更有效的地理空间分析单位 。
中心地理论是施坚雅模式的理论基石 , 以此用来说明中国的城市或市场结构 , 创获自然不
少 。但当这套模式被应用到非经济的层面去时 , 有很多争议 。原因之一就是这套框架在建构经
济与非经济元素的理论关联时 , 主要立足于人口的密度 。资源密度虽然对社会各方面影响不少 ,
・4 1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历  史  研  究

却不足说明商业行为的许多选择问题 。解决这类问题的途径是将经济及非经济的因素整合在新
制度经济学的框架内 , 从理论上把它们纳入一个制度整体来加以观察 , 并且从交易成本出发 ,
分析它们在经济表现上所扮演的角色 。这个新架构结合了施氏的市场体系和城市层级 , 也融入
诺氏的制度整体分析 , 或许可以提示一个理解长期区域经济发展模式的研究方向 。

七  跨学科视野与多重标准的一点感想 :
  兼回应克拉克 ( Hugh Clark) 的评论

  上述讨论引申出的一个基本问题 , 即经济史研究的跨学科视野带来的多重标准问题 。简言


之 , 以历史上的经济现象为研究对象时 , 无可避免地需要运用到经济学的概念及其理论与框架 ,
可是这些分析工具大部分是西方近代学术发展的结果 , 其实证基础也主要来自西方的经验 。当
应用在中国国情中时 , 大家都清楚不可以削足适履地硬套 , 必须作出适当的调整 。但怎样才算
是适当 ? 尽管众说纷纭 , 但完全归于主观的见仁见智 , 未免失诸笼统 , 不符合历史学严格学术
训练的要求 。不同学科如实证的历史学与经济学 , 学术的标准绝不相同 , 前一领域常用的一些
举证方法 , 对后者而言会觉得没有足够的阐释力或流于以偏概全 ; 后一领域惯用的推理方法 ,
对前者而言又会感到好像证据不足或见林不见树 。不过 , 既然跨越了学科的藩篱而拓宽了视野 ,
就应该融会相关学科的不同标准 。要达到这目的 , 有两个可能的取径 , 一是要求同时满足全部
学科的标准 , 而不管它们落差有多大 。第二种方向是让读者各取所需 , 即写历史时要满足历史
学的实证标准 , 论经济解释时要合乎经济学的要求 。对我来说 , 第一种方向力有不逮 , 只能战
战兢兢地走第二条路 。但就算在这种自我约束的规范里 , 亦不免遇上读者错置的困境 , 即不懂
历史学的无法欣赏历史的史料论辩 , 缺乏经济学素养的却混淆了史实论述与经济解释 。对笔者
而言 , 这可能是一个两难之局 。但我相信历史学 , 尤其是经济史 , 在最近几十年学术领域统整
过程里 , 必能面对并解决这类难题 , 从而开拓历史学在本领域以外的广阔人文空间 。
克拉克的评论刊登在美国的《哈佛亚洲学刊》上 ①。他的看法有两点和上文的讨论有关 , 值
得作一论辩 , 第一 , 他认为笔者勇于立论 , 但常超过了文献证据所能支持的限度 。他觉得只需
举一个例子便足以概括其余 。第二 , 克拉克认为我在讨论闽南经济的正规及非正规制度因素时 ,
缺乏直接的确凿证据 , 即他所谓 “冒烟的枪” ( smoking gun) , 很多推论因而变成揣测 , 非历史
家所当为 。以下分两点辨析 。
第一点 , 我的立论是否过当 , 由于宋元社会经济史料的局限性 , 是可以讨论的 , 但必须实
事求是地逐项检讨 。学术评论 , 不能笼统地凭空指责 , 必须提出具体的根据 。克拉克为支持他
这一论断 , 举出了一个例子 。我的研究指出 , 不少前贤用赵汝适《诸蕃志》论证番商施那帏为
大食国人一事可商榷 ②, 并据林之奇的《泉州东陂葬蕃商记》, 证此商人实为三佛齐人 ③。克拉

① 见克拉克对拙作的书评 ( 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 t udies 62. 1 , J une 2002 , pp . 188 —194 ) 。评者为
研究 闽 南 历 史 专 家 ( Hugh R. Clark , Com m unity , T rade , and Net w orks : Sout hern Fujian Provi nce
f rom t he T hi rd to t he T hi rteent h Cent ury . Cambridge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1991) 。参考我对是书
的书评 ( 收 Journal of t he Econom ic and Social History of t he O rient 37. 1 , 1994 , pp . 82 —87) 。
② 前贤包括桑原骘藏 、罗香林 、李东华等 。
③ 苏基朗 : 《刺桐梦华录》, 第 53 —54 页 。
・42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中国经济史的空间与制度 : 宋元闽南个案的启示

克不接受我这个看法 ①, 认为赵谓大食国 , 林言三佛齐 , 各执一辞 , 无从取决 。但前贤 ( 包括他


自己) 皆采《诸蕃志》, 我独好林之奇 , 可见是武断 ②。此事其实并不难辨 , 我在书中花了不少
篇幅说明自己的论据 , 可惜评者先入为主 , 视若无睹 , 在书评中只字不提 , 否则连史料考证入
门学生 , 都会一目了然 , 知道赵 、林两份史料的主从轻重 , 是毋庸争议的 。我的论据也只是一
些前贤不注意而克拉克不肯接受的事实 : ( 1) 《诸蕃志》成书在宝庆元年 ( 1225) 。当时作者赵汝
适权泉州市舶 。( 2) 赵汝适对施那帏的记载如下 : “有蕃商曰施那帏 , 大食人也 。跷寓泉南 , 轻
财乐施 , 有西土气习 , 作丛冢于城外之东南隅 , 以掩胡贾之遗骸 。提舶林之奇记其实 。 ”③ ( 3 )
林之奇也曾在泉州提舶 , 时间约在 1155 —1163 年之间 。他撰写的文章《泉州东阪葬蕃商记》,
收入《拙斋文集》④。文中清楚记载此胡商为泉州出生的三佛齐人 , 其捐建蕃冢的本末 , 及墓地
竣工于隆兴元年 ( 1163) 。林之奇为此胡商在泉州修筑蕃冢的目击证人 。作为泉州市舶主管 , 他
甚至必定认识这位蕃商 , 亦相当了解其人其事 。 ( 4 ) 赵汝适成书时代不特晚了 60 多年 , 而且自
己说得清楚 , 他取材自林之奇的文章 , 并且承认林的记载是实录 。( 5) 所以赵书的有关记载是百
分之百的二手材料 , 所根据的原始材料 , 正是林之奇的文章 。克拉克以二手材料挑战其信息来
源的一手材料 , 然后根据这个孤例 , 证成笔者使用史料不够客观 。这是他创新的客观史学方法 ?
至于第二点 , 他举引我的导言如下 : “要寻找实证的或可量化的证据 , 来表述这些历史上的
制度 , 与海上贸易的交易成本出现了量的下降之间 , 有明确的关联 , 将是徒劳无功之事 。故此
本章及上章 ‘即讨论正规及非正规制度的部分’, 毋宁旨在建构一种解释 , 而非记述闽南经济的
具体内容 。
”又引了我的结语 : “我认为理论上这些制度都会有助于降低海外贸易的交易成本 ,
并因而有助于维持该地区世纪长的繁荣 。
”对我来说 , 有关制度的论述 , 基本上属于制度经济学
的解释 , 并非历史考证功夫 , 解释的建构关键 , 则在交易成本变化的可能性 。即在克拉克的引
文内 , 也可以看到这种坦白的自制 。这类讨论涉及历史上的心态 、价值观 、动机 、信仰等因素
对行为的制约作用 , 一般都难有直接证据 。虽然如此 , 没有直接证据但有间接证据时 , 也可以
基于已建立的经济理论作合理的推论 , 这不是任意揣测 。作为经济学的解释 , 是说得过去的 。
我所讨论的各项因素 , 事实上也都有或多或少的间接证据 , 并非无的放矢 。至于我的交易成本
经济学解释是否恰当 , 当然可以辩论和修订 , 我期待着有关的严谨指正 。不过 , 克拉克书评中 ,
竟无只字论及交易成本 , 未知是因为他不能理解我的论旨 , 还是故意不提 ? 至于一位经济史学
者应否从事经济分析 , 见仁见智 , 可以回到前文所谓两难之局 。

〔作者苏基朗 , 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

( 责任编辑 : 仲伟民)

① 他的看法详见 Hugh Clark , Muslims and Hindus in t he Culture and Morp hology of Quanzhou from t he Tent h
to t he Thirteent h Century. Journal of W orl d History 6. 1 ( 1995) , pp . 54 —63 。
② 克拉克书评 , 第 193 —194 页 。
③ 《诸蕃志》卷上《大食国》条 。
④ 《拙斋文集》卷 15 《泉州东陂葬蕃商记》: “泉之征舶通互市于海外者 , 其国以十数 , 三佛齐其一也 。三
佛齐之海贾 , 以富豪宅生于泉者 , 其人以十数 , 施 围 ( 《诸蕃志》作施那帏 ) 其一也 。施 围之在
泉 , 轻财急义 , 有以服其畴者 , 其事以十数 , 族蕃商墓其一也 。蕃商之墓建 , 发于其畴之蒲霞辛 , 而
施 围之力能以成就封殖之 。其地占泉之城东东陂 。 ……经始于绍兴之壬午 ( 1162 ) 而卒成乎隆兴之
癸未 。施 围于是举也 , ……是将大有益乎互市而无一愧乎怀远者也 。余固喜其能然 , 遂为之记 , 以
信其传于海外之岛夷云 。 ”
・4 3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CONTENTS

Research A rticles : Chi nese Historiography i n t he New Cent u ry

Editorπs Note ( 3)

Historical Recognition : Subject Consciousness and Subjective Creativity Yu Pei ( 4)


The subject consciousness and subjective creativity of t he subject of historical recognition have
long been ignored , which is closely related to t he ignorance of t he active , dynamic and creative role in
historical movement of cont radictions played by t he subject of social history. Neit her of t he progress of
historical conceptions , t he develop ment of historiograp hy and t he innovation of historiograp hical t heo2
ries can do wit hout t he upraising enhancement of t he subject consciousness of historical recognition.
The t heory of historical recognition guided by t he Marxist p hilosop hy is a dynamic t heory of reflection.
Historical recognition cannot immutably reproduce or mechanically reconst ruct history. The process of
historical recognition is one in which t he subject of historical recognition makes active“creations”ac2
cording to t he met hodology of historiograp hic t heories. The purpose of t he“creations”is to bring t he
result of subjective knowledge closer to t he objective essence of history and to make it more tally wit h
t he objective law of historical movement of opposites.

Links bet ween Chinese Archaeology and Historical Science Zhu Fenghan ( 13)
This paper focuses on several problems concerning t 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ese historio2
grap hy and archaeology , which are of great interest to intellect ual circles in China and abroad. Modern
archaeology has developed into an inter2disciplinary subject employing multi2disciplinary met hods and
means and penet rated into t he sp here of nat ural sciences , but it s ultimate goal is to st udy t he ancient
human societies. Therefore , in terms of knowledge classification archaeology still falls into t he catego2
ry of historical science in it s broad sense. Through discussions on t he scientific approach to t he history
and cult ure of t he Xia dynasty t his paper argues against mut ual isolation among Chinese protohistory ,
historical archaeology and historiograp hy in a narrow sense , i. e. , historiograp hy based on research of
literat ure and for a scientific link among t he t hree. In addition , t he paper makes a commentary on t he
cause of t he long existing barrier between archaeology and narrow2sense historiograp hy in China and
t he recent t rend of closer communication between t hem. Finally it touches on t he t raining of compound
talent s.

Major Problems to Be Solved in Historiography of Ancient China in the 21st Century


Xie Weiyang ( 23)
Historiograp hy of ancient China has failed to establish a generally acknowledged f ramework of in2
terpretation for a series of key problems and t herefore a breakt hrough is necessary in t he coming cent u2
ry in t his field. Specifically speaking , t he breakt hrough should comprise t he following t hree aspect s :
First , t he rational and scientific basic t heory of ancient historical data st udies ; Second , a mat ure basis
for interpretation ; Third , inter2disciplinary research on a higher plane in accordance wit h t he need of
research project s. The ancient historiograp hy governed by t he new paradigms will be based on a firm
foundation of historical science , scientific and persuasive.

Region and Institution in the Chinese Economic History : Enl ightenment Learned from the Pattern in
South Fujian during the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So Kee2long ( 35)
Starting f rom t he research cases on economic develop ment in Sout h Fujian during t he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t his paper set s out to probe into t he concept s of region and instit ution in t he Chinese e2
conomic history. It proves t he two concept s shed great light on complex economic processes and give
・189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CON TEN TS

us some enlightenment . The paper touches on t he pattern and stages of economic develop ment in
Sout h Fujian during t he Song and Yuan dynasties , t he geograp hical integration of regional economy ,
t he impact of state policies and power on national economy , t he possible influence of official legal sys2
tem and unofficial cult ural and social code on t he t ransaction cost of foreign t rade and t he bearing of
t his influence on long2term economic performance.

Tradition of Historiography and the Research on the Late Ming History Shang Chuan ( 44)
Combined wit h research on t he history of t he late Ming dynasty t his paper reviews t he t hree high
tides of Chinaπs“new historiograp hy ”in t he past hundred years after Liang Qichao issued t he call.
“New ”and“t raditional”are relative concept s in t heir t rue sense , but t he concept of “new historio2
grap hy”now refers mainly to research under t he guidance of historical research t heories int roduced
f rom t he West . The t hree high tides of Chinaπs“new historiograp hy”were all engendered under t he
influence of t he Western t heories. There are experience and lessons to draw f rom t hese tides and two
tendencies deserve our particular attention : dogmatism after t he 1950s and t he Westernization. The
aut hor does not oppose int roduction of new t heories of historiograp hy , but opposes dogmatism. In his
view , new historiograp hy should not be divorced f rom t he Chinese t radition , and historiograp hy in
China during t he new cent ury will remain to be a subject of Chinese learning instead of one of Western
learning.

The Structuring of Local Society and Culture : Dialogue bet ween History and Anthropology on the
Studies of the Pearl River Delta Liu Zhiwei ( 54)
As t he main categories of t he dialogue between socio2economic history and ant hropology , land
reclamation , lineage , popular religions , household regist ration , and et hnicity all display t he dynamic
process of local socio2cult ural st ruct uring. Historiograp hy should not only demonst rate t he active role
of human beings in const ructing t heir local society , but also reflect on how historical narratives were
st ruct ured in t he same process and on how t his st ruct uring enabled and rest rained human actions.

Based on Facts : Enl ightenment f or Building Ne w Models of Chinese Historiography —


——Taking Ea r2
ly I ndust ri alization i n t he Area Sout h of t he Ya ngtze River ( 1550 —1850 ) as an Example
Ma Min ( 65)
In his new book Early I n d ust rializ ation i n t he A rea S out h of t he Y angtze Ri ver 1550 —1850 )
(
Li Bozhong started f rom t he act ual state of affairs of economic develop ment sout h of t he Yangtze dur2
ing t 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to inquire into t he early indust rialization in t hat region and successf ul2
ly put forward his own views on a number of important cont roversial issues such as t he“English mod2
el ,”t he“road in t he area sout h of t he Yangtze River ,”t he“seeds of capitalism ”and“involution ”.
His innovation does not come f rom t he int roduction of new met hodology or pursuit of t he unconven2
tional or unort hodox , but is rooted in his adjust ment to t he angle of looking at t hings , t he renewal of
his t hinking and his re2understanding of t he classic t heories including Marxism. This gives us great en2
lightenment on how we take stock of t he uniqueness of our own historical experience and build new
modes of Chinese historiograp hy.

The Years af ter the Issuance of the Call f or “ Ne w Historiography ” — ——The Chinese Histori2
ographical Circles in 1929 Ge Zhaoguang ( 82)
It was more t han twenty years after Liang Qichao issued t he call for “new historiograp hy ”in
1902 t hat f undamental changes began to take place in historiograp hy in China. This paper focuses on
1929 when many t heories and met hods of historiograp hy were int roduced f rom t he West into China ,
t he interest of historians expanded f rom Han2ruled China to t he borderlands and even t he world and
“new historiograp hy”was becoming a“scientific discipline ”and were being geared to t he West . On
t he ot her hand , behind t hese develop ment s and argument s lay anot her problem : What did“new histo2
・190 ・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