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55

关于唐与突厥在渭水便桥议和罢兵的问题

——读《执失善光墓志铭》

牛  致  功

  内容提要 : 武德九年 ( 公元 626 年 ) 八月 , 唐太宗刚刚取得帝位 , 突厥大军就直逼渭水


便桥 。突厥兵临京师城外 , 无疑对唐是严重的威胁 。据两《唐书》的《突厥传》与《资治通
鉴》的有关部分记载 , 唐太宗面对险情 , 充分显示了智勇兼备的政治家军事家风范 , 轻而易
举地迫使突厥退兵 。其实 , 这只是表面表象 。据《执失善光墓志铭》和《安元寿墓志铭》的
有关内容 , 突厥的执失思力居间发挥了穿针引线的作用 。他既使唐太宗知道了突厥的实际情
况 , 也满足了突厥索取物质财富的要求 , 促使双方议和罢兵 。两种《墓志铭》的有关内容 ,
补充了有关文献记载的不足 , 加深了史学工作者对这一问题的认识 。
关键词 : 《执失善光墓志铭》  渭水便桥  执失思力  《安元寿墓志铭》

武德九年 ( 公元 626 年) 八月九日 , 唐太宗即位 。八月二十日 , 突厥就进攻高陵 ( 今


陕西高陵) 。八月二十八日 , 突厥颉利可汗统帅大军直逼渭水便桥 ( 即西渭桥 , 在今陕西
咸阳东南渭河上) 。突厥兵临京师城外 , 自然非同小可 。据有关文献记载 , 唐太宗面对这
种险情 , 毫无惧色 , 而是与高士廉 、房玄龄等六骑 , 挺身轻出 , “与颉利隔水而语 , 责以
负约 。突厥大惊 , 皆下马罗拜”。最后是 “颉利来请和 , 诏许之”①。这样看来 , 好像唐太
宗轻而易举地便使突厥退兵了 。近读《执失善光墓志铭》② , 受到启发 , 突厥退兵的原因
并不简单 , 很值得深入研究 。本文根据《执失善光墓志铭》的有关内容 , 结合有关文献的
记载 , 对这一问题进行力所能及的探索 。

一 、问题的提出

执失善光是什么人呢 ? 据其《墓志铭》载 , 执失善光字令晖 , 突厥人 。其 “曾祖淹 ,


本蕃颉利发”。按照突厥的官制 : “其大官屈律啜 , 次阿波 , 次颉利发 , 次吐屯 , 次俟斤 ,

① 《资治通鉴》卷一九一 , 武德九年八月 , 中华书局标点本 , 第 6019 页 。


② 张沛 : 《昭陵碑石》, 三秦出版社 1993 年版 。
     
56 中  国  史  研  究 2001 年第 3 期  

并代居其官而无员数 , 父兄死则子弟承袭 。 ”① 由此看来 , 执失淹是突厥的中等官员 。


执失淹对李渊建唐发挥过积极的作用 。据《执失善光墓志铭》载 : 他于 “皇初起太
原 , 领数千骑援接至京 , 以功拜金紫光禄大夫 、上柱国 , 仍降特制 , 以执失永为突厥大
姓 , 新昌县树功政碑 。爰从缔构之初 , 即应义旗之始 。”这就是说 , 执失淹曾率突厥兵数
千骑 , 参加了李渊从太原起兵 , 进军关中 , 夺取长安的战争 。根据有关文献 , 突厥确曾帮
助李渊进军长安 。李渊准备从太原起兵时 , 为了缓和与突厥的矛盾 , 遂 “遣大将军府司马
刘文静聘于始毕 , 引以为援 。始毕遣其特勤康鞘利等献马千匹 , 会于绛郡 , 又遣二千骑助
军 , 从平京城 。及高祖即位 , 前后赏赐 , 不可胜纪”②。这里没有提到执失淹 , 但执失淹
肯定身在其中 。
康鞘利是可汗的特勤 ( 子弟) , 可汗子弟率军出征 , 其属下必然还有其他官员 。执失
淹是中级官吏 , 隶属于可汗子弟是正常现象 。况且 , 突厥援助李渊向长安进军也只有一
次 。大业十三年 ( 公元 617 年) 八月十五日 , 当李渊进兵至龙门 ( 今山西河津) 时 , 康鞘
利率突厥兵赶到 , 与李渊大军会合 。李渊 “喜其兵少而来迟 , 藉之以关陇”, 遂对刘文静
道 : “吾已及河 , 突厥始至 。马多人少 , 甚惬本怀 。”③ 由此看来 , 在此以前根本没有突厥
援助李渊起兵的问题 ; 后来 , 也没有这方面的事实 。另外 , 唐太宗还指责执失思力说 :
”④ 这说明执失淹及其子和孙都是突厥援唐的成员 。
“又义军入京之初 , 尔父子并亲从我 。
执失善光的祖父是执失武 。执失武 , “本蕃颉利发 , 以元勋之子 , 皇授上大将军 、右
卫大将军 、上柱国 、安国公 。
”由此看来 , 从执失淹到执失武 , 他们既是突厥的颉利发 ,
又有唐朝的官爵称号 。这种双重身分 , 正好为唐和突厥都可利用 。正是这种原因 , 执失武
的长子执失思力被派遣入唐就成了值得注意的问题 。
关于执失思力奉命入唐的问题 , 有关文献早有记载 : “癸未 ( 八月二十八日) , 颉利可
汗进至渭水便桥之北 , 遣其腹心执失思力入见 , 以观虚实 。思力盛称 ‘颉利与突利二可汗
将兵百万 , 今至矣 。’上让之曰 : ‘吾与汝可汗面结和亲 , 赠遗金帛 , 前后无算 。汝可汗自
负盟约 , 引兵深入 , 于我无愧 ! 汝虽戎狄 , 亦有人心 , 何得全忘大恩 , 自夸强盛 ! 我今先
斩汝矣 !’思力惧而请命 。萧  、封德彝请礼遣之 。上曰 : ‘我今遣还 , 虏谓我畏之 , 愈肆
凭陵 。 ’乃囚思力于门下省 。 ”⑤ 这就是说 , 执失思力入唐是为了观察长安的虚实 。因为慑
于唐太宗的威力 , 遂 “惧而请命”, 结果被囚于门下省 。
《执失善光墓志铭》有关此事的记载则大不相同 : “于是颉利可汗率百万之众寇至渭
桥 , 蚁结蜂飞 , 云屯雾合 , 祖 ( 执失武) 即遣长子思力入朝献策 。太宗嘉其诚节 , 取其谋
, 遣与李靖计会 , 内外应接 , 因擒颉利可汗 。贼徒尽获 , 太宗与思力歃血而盟曰 : 代代
子孙 , 无相侵扰 。
”非常明显 , 执失思力入唐不是探听虚实 , 而是为唐太宗献策 , 欲擒颉

① 《旧唐书》卷一九四上《突厥上》, 中华书局标点本 , 第 5153 页 。


② 《旧唐书》卷一九四上《突厥上》, 第 5153 页 。
③ 《大唐创业起居注》卷二 ,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3 年版 , 第 30 页 。
④ 《旧唐书》卷一九四上《突厥上》, 第 5157 页 。
⑤ 《资治通鉴》卷一九一 , 武德九年八月 , 第 6019 页 。
关于唐与突厥在渭水便桥议和罢兵的问题 57

利可汗 。结果 , 是太宗与执失思力歃血而盟 , 表示要世世代代 , 互不侵扰 。


对同一件事有两种不同的记载 , 必然使人产生疑问 , 笔者欲对这一问题谈谈自己的意
见。

二 、事实真相

突厥兵临京师城郊 , 没有强攻长安 , 而是派遣执失思力进京观察虚实 。这是值得深思


的 。从当时的实际情况看 , 突厥并没有灭亡唐朝 , 占据中原的意思 。武德三年 ( 公元 620
年) 十一月 , 割据在今陕西北部一带的梁师都 , 为了阻止唐对全国的统一 , 特派其尚书陆
季览去煽动突厥南进说 : “比者中原丧乱 , 分为数国 , 势均力弱 , 故皆北面归附突厥 。今
定杨可汗 ( 刘武周) 既亡 , 天下将悉为唐有 。师都不辞灰灭 , 亦恐次及可汗 , 不若及其未
”① 梁师都劝突厥像鲜卑建魏
定 , 南取中原 , 如魏道武 ( 拓跋 ) 所为 , 师都请为乡导 。
那样 , 进据中原 , 虽然处罗可汗也曾蠢蠢欲动 , 但他很快死去 。从此以后 , 一直到武德九
年 ( 公元 626 年) , 继位的颉利可汗始终没有再提效法北魏占据中原的问题 。由此看来 ,
突厥对唐根本没有攻城掠地 , 取而代之的意图 。所以 , 颉利可汗没有急于攻取长安 , 建国
称帝 。
颉利可汗兵临渭水便桥的目的是什么呢 ? 简单说 , 就是索取物质财富 。这是突厥对唐
的一贯政策 。
当李渊从太原起兵时 , 为了解除后顾之忧 , 就对突厥实行了物质利诱政策 。他向突厥
可汗写信道 : “当今隋国丧乱 , 苍生困穷 , 若不救济 , 总为上天所责 。我今大举义兵 , 欲
宁天下 , 远迎主上 , 还共突厥和亲 , 更似开皇之时 , 岂非好事 。且今日陛下虽失可汗之
意 , 可汗宁忘高祖之恩也 ? 若能从我 , 不侵百姓 , 征伐所得 , 子女玉帛 , 皆可汗有之 。必
以路远 , 不能深入 , 见与和通 , 坐受宝玩 , 不劳兵马 , 亦任可汗 , 一二便宜 , 任量取中 。

信写好后 , 李渊在信封上用了以下对上的 “启”字 , 有人认为突厥 “唯重货财 , 愿加厚
遗”即可 , 不必从文字上对其过于敬重 。李渊表示 : “千金尚欲与之 , 一字何容有吝 。 ”②
这就是说 , 李渊掌握了突厥 “唯重货财”的贪欲 , 愿将战争中所得的 “子女玉帛”, 送给
突厥 , 使其 “坐受宝玩”, 不要干扰其南进关中 , 夺取长安 。事实说明 , 这种政策收到了
预期的效果 。
李渊建唐后 , 这种政策没有大的改变 。武德二年 ( 公元 619 年) 初 , 为了制止突厥进
攻太原 , 高祖派 “右武侯将军高静奉币使于突厥 , 至丰州 ( 今内蒙古五原南) , 闻始毕卒 ,
敕纳于所在之库 。突厥闻之 , 怒 , 欲入寇 , 丰州总管张长逊遣高静以币出塞为朝廷致赙 ,
突厥乃还”③。非常明显 , 突厥的动止 , 决定于唐是否送币 。这年六月 , 突厥遣使来告始

① 《资治通鉴》卷一八八 , 武德三年十一月 , 第 5895 页 。


② 《大唐创业起居注》卷一 , 第 8 —9 页 。
③ 《资治通鉴》卷一八七 , 武德二年二月 , 第 5847 —5848 页 。
     
58 中  国  史  研  究 2001 年第 3 期  

毕可汗之丧 , 高祖又 “遣内史舍人郑德梃吊处罗可汗 , 赙帛三万段”①。到了武德九年


(公元 626 年) , 太宗也承认对突厥 “遗赐玉帛多至不可计”②。这一切说明 , 在突厥和唐
的关系方面 , 突厥是贪得无厌地索要物质财富 , 并没有像鲜卑人建魏那样 , 要称雄中原 。
否则 , 为什么他们不乘李渊南进之机夺取太原 ; 也没有利用刘武周 、梁师都完全依赖突厥
而割据一方的有利条件 , 占领唐的北方领土呢 !
更能说明问题是 , 是《安元寿墓志铭》的一段记载 : “贞观元年 , 突厥颉利可汗拥徒
万众来寇 ( 渭水) 便桥 , 太宗率精兵出讨 。颉利遣使乞降 , 请屏左右 , 太宗独将公 ( 安
元寿) 一人于帐中自卫 。其所亲信 , 多类此也 。 ”③ 首先 , 应当弄清事实 , 颉利可汗率众
兵临渭水便桥不是贞观元年 ( 公元 627 年) , 而是武德九年 ( 公元 626 年 ) 八月李世民刚
即帝位不久 。《通典》卷一九七《突厥上》、两《唐书》的《突厥传》、 《资治通鉴》等文献
的有关部分 , 都是这样记载的 。同时 , 李世民分析突厥敢以大举进兵至渭滨的原因 , 是突
厥 “以我国内有难 ( 指玄武门之变) , 朕新即位 , 谓我不能抗御故也”④ , 更有力地说明此
事是发生在李世民刚即位以后 。
《墓志铭》把此事误记为贞观元年 , 很可能是该《墓志铭》
的撰者误认为李世民即位就是贞观元年了 。
太宗与安元寿在前方的帐中单独接见颉利可汗的 “乞降”使者 , 显然是秘密谈判 。所
谓 “乞降”, 只能是太宗对外的言词 。如果真的是 “乞降”, 太宗应该大肆宣扬自己的威力
和胜利 , 何必掩人耳目 , 秘密谈判呢 ! 唯一的解释 , 只能是唐必须对突厥付出相当的代
价 , 是一种屈辱的条件 , 不便张扬 。
联系与此有关的事件 , 更可以这样理解 。当太宗与高士廉 、房玄龄等六骑亲临渭水之
上时 , 曾 “与颉利隔津而语”, 后来 , “太宗独与颉利临水交言 , 麾诸军却而阵焉”⑤。太
宗为什么 “独与颉利临水交言”? 当然是窃窃私议 , 不愿他人知道 。双方首领在战争前沿
单独会见 , 窃窃私议 , 必然与战争有关 。如果说太宗与颉利窃窃私议的内容是怎样结束渭
水便桥的剑拨弩张局面 , 是最符合实际情况的 。这正像一家住所失火一样 , 主人只能首先
千方百计灭火 , 不能考虑其他 。
如果太宗与颉利单独面议的是如何结束渭水便桥的紧张局面 , 他们也只能是达成原则
协议 , 不可能商定实施原则协议的具体办法 。这就是说 , 实施原则协议的具体办法需要另
外商谈 。在这种情况下 , 双方必然停止军事行动 , 进行谈判 。按照这种逻辑 , “是日 , 颉
利来请和 , 诏许之”⑥ , 无疑就是必然的过程了 。所谓 “请和”, 实际上和《安元寿墓志
铭》所载的 “颉利遣使乞降”是一回事 。因为安元寿是绝对忠于太宗的得力干将 , 死后陪
葬昭陵 。在其《墓志铭》中记载 “颉利遣使乞降”, 自然是对安元寿及其主子的崇敬 。所

① 《资治通鉴》卷一八七 , 武德二年六月 , 第 5858 页 。


② 《新唐书》卷二一五上《突厥上》, 中华书局标点本 , 第 6033 页 。
③ 张沛 : 《昭陵碑石》。
④ 《资治通鉴》卷一九一 , 武德九年八月 , 第 6019 页 。
⑤ 《旧唐书》卷一九四上《突厥上》, 第 5157 页 。
⑥ 《资治通鉴》卷一九一 , 武德九年八月 , 第 6019 页 。
关于唐与突厥在渭水便桥议和罢兵的问题 59

以 , “请和”与 “乞降”是一个问题的两种说法 。
颉利使者 “请屏左右”, 与太宗单独会谈 , 被太宗所接受 , 很可能是太宗与颉利在前
线亲自 “临水交言”所议定的停战步骤 。如果真的是对方 “乞降”或 “请和”, 太宗为什
”① 由此看来 , 原来
么不宣扬自己的胜利呢 ? 再者 , 双方谈判的结果是 “车驾即日还宫 。
谈判的 “帐中”, 是前方的统帅部 , “还宫”是回到宫城 。从前方回到宫城 , 自然是谈判成
功了 , 战争的威胁即将解除 。
八月三十日 , 太宗又到城西 , “斩白马 , 与颉利盟与便桥之上 。突厥引兵退”。战争的
威胁解除了 。
概括以上情况 , 在突厥大军进逼渭水便桥时 , 太宗亲自出马 , 与颉利可汗相会于阵
前 , 双方同意 , 议和罢兵 。然后 , 颉利可汗遗使到唐帐中商谈具体条件 。谈判成功 , 突厥
兵退 , 太宗还宫 。在这个过程中 , 值得深思的问题 , 是太宗究竟答应了突厥什么条件 。这
个问题 , 可以从太宗与萧 的对话中找到答案 。
萧 曾问太宗道 : “突厥未和之时 , 诸将争请战 , 陛下不许 , 臣等亦以为疑 , 既而虏
自退 , 其策安在 ?”太宗答道 : “吾观突厥之众虽多而不整 , 君臣之志唯贿是求 , 当其请和
之时 , 可汗独在水西 , 达官皆来谒我 , 我若醉而缚之 , 因袭击其众 , 势如拉朽 。又命长孙
无忌 、李靖伏兵于幽 ( 豳) 州以待之 , 虏若奔归 , 伏兵邀其前 , 大军蹑其后 , 覆之如反掌
耳 。所以不战者 , 吾即位日浅 , 国家未安 , 百姓未富 , 且当静以抚之 。一与虏战 , 所损甚
多 ; 虏结怨既深 , 惧而修备 , 则吾未可以得志矣 。故卷甲韬戈 , 以金帛 , 彼既得所欲 ,
理当自退 , 志意骄惰 , 不复设备 , 然后养威伺衅 , 一举可灭也 。将欲取之 , 必固与之 , 此
”② 这段记载有四点意思 。其一 , 突厥兵临渭水便桥的目的是 “唯贿是求”; 其
之谓矣 。
二 , 唐已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 其三 , 因太宗刚刚即位 , 地位尚不巩固 , 欲尽量避免战争 ;
其四 , 对突厥送以金帛 , 使其得其所欲 , 然后自动退兵 。既然突厥自动退兵 , 说明太宗完
全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也可以说 , 太宗完全掌握了突厥进逼京师的目的 , 故而采取了有效
措施 , 就是满足突厥索取物质财富的要求 , 解除了京师的战争危机 。简单说 , 太宗与突厥
的议和条件 , 是以物质财富换取颉利可汗的撤军 。

三 、执失思力发挥了什么作用

根据太宗与突厥议和的全部过程 , 来看执失思力入唐的目的就比较容易了 。执失思力


进入长安 , 究竟是有关文献中记载的 “以观虚实”, 还是《执失善光墓志铭》所载的向太
宗 “献策”, 这个本文开始提出的问题 , 与太宗和突厥的议和密切相关 。不解决这一问题 ,
是不能深刻理解太宗怎样促使突厥从渭滨退兵的 。
按照《执失善光墓志铭》所载 , 太宗对执失思力的 “献策”非常满意 。所谓 “太宗嘉

① 《旧唐书》卷一九四上《突厥上》。第 5157 页 。
② 《资治通鉴》卷一九一 , 武德九年八月 , 第 6020 页 。
     
60 中  国  史  研  究 2001 年第 3 期  

其诚节 , 取其谋 ”, 实际上就是太宗赞扬思力的真心诚意 , 采取了他的 “献策”。既然太


宗还 “与思力歃血而盟”, 同时表示 “代代子孙 , 无相侵扰”。这当然是罢兵议和的意思 。
按照以上所述双方议和的过程 , 正是这种罢兵议和意向的具体实施 。由于执失思力 “献
策”有功 , 太宗 “即赐金券 , 因尚九江公主 , 驸马都尉 , 赠武辅国大将军”。从太宗对执
失思力的赞赏 , 充分显示了执失思力进入长安发挥了对唐有利的作用 。
执失思力入唐 , 既然发挥了对唐有利的作用 , 为什么有关文献还记载太宗严厉斥责了
他 , 而且还表示要 “先斩汝矣”! 最后 , 又 “囚思力于门下省”。同时 , 还有 “思力惧而请
命”的情节 。这与唐的国力发展以及高祖 、太宗对突厥态度的转变密切相关 。
早在李渊从太原起兵时 , 为了防止突厥南进 , 解除后顾之忧 , 对突厥实行了以屈求伸
的政策 , 在给突厥可汗的信封上用了 “启”字 。启有以下对上的意思 , 故而太宗对此深感
耻辱 。后来 , 李靖打败了突厥 , 太宗非常高兴地说 : “往者国家草创 , 突厥强梁 , 太上皇
( 李渊) 以百姓之故 , 称臣于颉利 , 朕未尝不痛心疾首 , 志灭匈奴 ( 突厥) , 坐不安席 , 食
”① 不难看出 , 太宗对高祖的以屈求伸政策颇为不满 。按照太宗的心理状态 , 在
不甘味 。
对待突厥的政策方面 , 必然改弦更张 , 不再走其父的老路 。
从客观形势的发展看来 , 唐也必然改变对突厥的政策 。随着唐的建立与统一战争的成
功 , 唐的国力日益强大 , 与突厥力量的对比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昔日李渊从太原起兵时仅
有三万之众 , 不仅对突厥需要以屈求伸 , 而且对瓦岗军的首领李密也是 “卑辞推奖 , 以骄
其志”②。其目的 , 都是为了早日夺取长安 , 取隋而代之 , 成为名正言顺的最高统治者 。
现在不同了 , 夺取政权的任务完成了 。在统一战争中 , 显示出唐的军事力量相当强大 。直
接受突厥扶植的刘武周 , 被唐军打得落花流水 , 土崩瓦解 ; 拥有十万之众的窦建德也全军
覆没 ; 其他各割据努力都望风披靡 , 非败即降 。在这种形势下 , 智勇兼备 , 久经战争锻炼
的唐太宗 , 决不会失去至高无上者的尊严 , 再对突厥卑躬屈膝了 。其实 , 太宗对突厥的政
策是高祖对突厥政策的继续和发展 。
高祖在打败了薛仁果 、刘武周 、王世充 、窦建德以后 , 随着国力的增强 , 对突厥的态
度也就逐步有所改变了 。武德四年 ( 公元 621 年) 四月 , 突厥扣留了唐的使节郑元寿 , 后
来又扣留了李  、长孙顺德 。高祖立即采取报复措施 , 也扣留了突厥的使节 。八月 , 突厥
进攻代州 ( 治所在今山西代县) , 唐军拒城自守 , 坚决抵抗 。武德五年 ( 公元 622 年 ) 八
月 , 高祖接受了封德彝的建议 , 明确了对突厥战而后和的政策 。武德八年 ( 公元 625 年 )
”③ 显
六月 , 高祖更表明态度说 : “突厥贪婪无厌 , 朕将征之 , 自今勿复为书 , 皆用诏敕 。
而易见 , 高祖对突厥逐步放弃了以屈求伸 , 以下对上的政策 , 进而采取以战求和 , 以上对
下的政策了 。这样一来 , 继承高祖帝位的太宗 , 对待突厥的态度只能是更为强硬 , 不可能
再走令人 “痛心疾首”的老路了 。

① 《贞观政要》卷二《任贤》,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年版 , 第 38 页 。


② 《大唐创业起居注》卷二 , 第 25 页 。
③ 《资治通鉴》卷一九一 , 武德八年六月 , 第 5996 页 。
关于唐与突厥在渭水便桥议和罢兵的问题 61

基于以上原因 , 执失思力进入长安后 , 虽然如实向太宗报告了突厥兵临渭水便桥的情


况 , 使其心中有数 , 便于应敌 ; 但太宗还是摆出了大国皇帝的架势 , 在公开场合对其怒加
斥责 。其实 , 这是演戏 。这和颉利可汗一样 , 都是以虚张声势的现象掩盖其不可告人的目
的 。颉利可汗的目的是索取物质财富 , 太宗的目的是迫使突厥退兵 , 巩固其刚取得两个月
的政权 。既然双方都无意真正打仗 , 自然有殊途同归的可能 。于是 , 太宗根据执失思力所
提供的情况 , “挺身轻出 , 军容甚盛”, 单独与颉利可汗交谈 。难怪萧 认为他轻敌 , 为其
”① 这说明太宗与颉
担心 , “叩马回谏”。太宗则胸有成竹地说 : “吾筹之已熟 , 非卿所知 。
利可汗单独于前线交谈 , 是执失思力对双方进行联络的结果 。如果没有人于事前沟通 , 双
方首领直接见面不可能有共同话题 , 更不可能有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因此 , 如果说执失
思力为双方议和罢兵发挥了穿针引线的作用 , 是勿庸置疑的 。
综上所述 , 关于太宗使突厥从渭滨退兵的问题 , 有关文献的记载和《执失善光墓志
铭》的记载大不相同 , 是有其原因的 。有关文献 , 如两《唐书》的《突厥传》、《资治通
鉴》等 , 其史料来源都是 “国史”的唐代官方文书 。据《贞观政要》记载 , 《高祖实录》、
《太宗实录》是由 “国史”删略而成 , 太宗曾亲自过目 ②。房玄龄等人之所以删略 “国史”
而成为《实录》, 主要是为了满足太宗的要求 。因为太宗非常担心史官在写玄武门之变时
可能有损他的形象 。这样一来 , 太宗的亲信房玄龄等人 , 必然在《实录》中大肆赞扬太宗
也就不言而喻了 。根据《实录》而成的有关文献 , 在这个问题上极力叙述太宗的大智大
勇 , 完全是一个强大国家君主的形象 , 也决不是无中生有 。从表面现象看 , 基本属实 , 无
可非议 。但在这些文献中看不到执失思力的作用 , 从而难以理解事实真相 。
《执失善光墓志铭》所载 , 肯定了执失思力的作用 。故而太宗对其 “即赐铁券 , 因尚
九江公主 、驸马都尉 , 赠武辅国大将军”。后来 , 执失思力又多次来往于唐和突厥之间 ,
充当使节 。贞观四年正月 , 他 “护送隋萧后入朝 , 授左领军将军 。
”颉利可汗被唐军打败
”③ 颉利可汗还曾 “遣执失思力入见 , 谢
后 , “太宗令思力谕降浑 、斛萨部落 , 稍亲近 。
”④ 这一切说明 , 执失思力在唐和突厥之间确实发挥了穿针
罪 , 请举国内附 , 身自入朝 。
引线 , 互相沟通的作用 。
《执失善光墓志铭》主要是表彰执失家族有功于唐的事迹 , 其内容涉及执失善光的曾
祖执失淹 , 祖父执失武 , 伯父执失思力 , 父执失莫诃友等四代人 , 时间范围上自大业十三
年 ( 公元 617 年) , 下至开元十年 ( 公元 722 年) , 前后 105 年 。执失家族四代 , 都被唐皇
帝封官加爵 , 足证他们对唐的建立与发展确有贡献 。特别值得注意的 , 是执失善光陪葬昭
陵 。太宗死于贞观二十三年 ( 公元 649 年) , 70 多年后 , 在经历了高宗 、中宗 、睿宗 、武
则天直到玄宗几代皇帝以后 , 陪葬昭陵 , 必然有其原因 。这意味着执失家族与太宗的关系

① 《资治通鉴》卷一九一 , 武德九年八月 , 第 6019 页 。


② 《贞观政要》卷七《文史第二十八》,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年版 。
③ 《新唐书》卷一一 ○《执失思力传》, 第 4116 页 。
④ 《资治通鉴》卷一九三 , 贞观四年二月 , 第 6072 页 。
     
62 中  国  史  研  究 2001 年第 3 期  

最为密切 。其中执失思力的作用最不容忽视 。在突厥兵临渭滨时 , 执失思力所发挥的互相


沟通作用 , 太宗是念念不忘的 。
贞观四年 ( 公元 630 年) 三月 , 颉利可汗与唐作战被俘 , 太宗既批评又称赞说 : “凡
有功于我者 , 必不能忘 , 有恶于我者 , 终亦不记 。论尔之罪状 , 诚为不小 , 但自渭水曾面
”① 所谓 “渭水曾面为盟”, 无疑是执
为盟 , 从此以来 , 未有深犯 , 所以录此 , 不相责耳 。
失思力穿针引线的结果 。既然太宗对 “渭水曾面为盟”的后果非常满足 , 当然意味着执失
思力劳苦功高 。贞观九年 ( 公元 635 年 ) , “将军执失思力败吐谷浑于居茹川”②。后来 ,
薛延陀 “深入至夏州”, 执失思力 “乃整阵击败之 , 追蹑六百里”③。还曾参与平吐谷浑 。
由此可见 , 执失思力对太宗在军事政治上的成功是有重要贡献的 。同时 , 执失思力之弟执
失莫诃友 , 也 “从破辽还 , 拜左威卫大将军 、左羽林军上下 、使持节 、执失等四州诸军
事 、执失州刺史 、上柱国 、歌礼县开国子”④。不难看出 , 在贞观年间 , 执失家族对唐的
贡献颇为显著 。所以 , 在太宗去世后 70 多年 , 执失善光又陪葬昭陵 。
在《执失善光墓志铭》中 , 透露了执失思力对唐的贡献 , 特别是透露了执失思力在唐
与突厥在渭滨罢兵议和事件中的作用 , 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该《墓志铭》主要是赞颂执失
家族有功于唐的事迹 , 而且是放在墓中又不公诸于世 , 故而不提太宗大国君主的英雄气
概 , 并非有意掩盖太宗的功绩 。
总而言之 , 关于太宗与颉利可汗在渭滨罢兵议和的问题 , 有关文献记载了表面现象 ,
《执失善光墓志铭》和《安元寿墓志铭》透露了事实真相 。只有把二者结合起来 , 才能正
确认识这一问题 。

  〔作者牛致功 , 1928 年生 ,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① 《旧唐书》卷一九四上《突厥上》第 5159 页 。
② 《资治通鉴》卷一九四 , 贞观九年五月 , 第 6112 页 。
③ 《新唐书》一一 ○《执失思力传》, 第 4117 页 。
④ 《执失善光墓志铭》, 见张沛《昭陵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