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5

江西社会科学

!"# $# %&&’ ・历史・考古・


89:;<=9 +>?9:@ +?9A;?AB

明清时期江南市镇形态演变
——
— 以浙东南为中心

!高 飞
(台州学院人文与社会学院,浙江临海 &/2%%% )

#摘 要 $ 明清时期,江南地区的市镇发展达到高潮,表现在浙东南,一方面,由于军事战略地位的提升,军
镇数大量增加,有的军镇已具备经济职能;另一方面,以市为核心的经济性市镇出现了历史性大发展:地域分
布日趋广泛,商业呈现出繁荣景象,分工逐渐明确,城市的萌芽初具。这是该地生产经营的扩大与乡村阶级分
化加剧的产物。但是,在明清时期,江南的市镇发展不平衡仍然存在,且呈日益加剧之势,如原本处于后发地位
的浙东南,跟苏南、浙北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愈趋扩大。
# 关键词 $ 明清;江南;浙东南;市镇;演变
# 中图分类号 $ 50"34 ! # 文献标识码 $ 6 # 文章编号 $ /%%( ’ !/37 ) "%%& . %3 ’ %%!" ’ %!

明清时期,江南地区的市镇发展达到了高潮。这突出 /"314 & 丈,高 /4 3 丈,阔 "4 " 丈。内分平城、山城、月城、


表现在其落后地区的市镇数量和质量都有长足扩大和提 林志城:山城有 (&2 丈,平城有 3(0 丈,月城有 ( 座城垛
高。这以浙东南地区为最典型。
浙东南包括温州、台州两地。历来是江南的后发地 步。 # & $
区,所谓“古称荒域,僻处海滨 ”。# / $ 市镇发展也不例外。及 军镇的设置,直接催生了人口和经济的集聚。如海门
至明清,浙东南市镇发展进入鼎盛期。综观该时期的市 (今台州市椒江区),随着卫城的建立,海门人口不断增
镇,可以分为二类:一类是因军事防御需要而设立的军 加,城内集市贸易不断兴盛,出现了街巷,并形成一定规
镇。有的军镇由于规模宏大,城市形态初具,故明清方志 模。“明时,以东门至西门一带为盛,东为宝剑街,西为棋
均称为 “城”,而规模较小者为 “堡 ”。另一类是因为该地手 盘街。清季,以南财神庙至小北门关帝庙一带为最盛,南
工业、商业等经济发展而成为“市 ”或 “镇 ”。这两类市镇在 为仓头街,北为仓前街。”#( $ 又据陈懋森民国 《临海县志
明清均有大的发展。 稿》载:“海门关市,原在东门岭外。清顺治十八年 (/11/
一、军镇发展 年)迁界时移城内。”海门的对外贸易亦已有发展。清代,
明清时期,朝廷在浙东南设置了大量卫所,军镇于 临海、天台、仙居 & 县所产竹木、柴炭皆经海门集散,运到
是纷纷涌现。如表 / ) 见下页 . : 福建、宁波各地。而粮食则经此运往宁波经销。王士性 《广
从城墙的建筑看,所城已经具备了城市的规模,相当 志绎》称:“宁波齿繁,常取给于台州,闽福齿繁,常取给于
于一般的县城,甚至比县城更大。如温州磐石寨城,经屡 温州,皆以风飘过海。故台温闭粜,则宁、福两地遂告急
次重建,到明嘉靖年间,周围达 0 里,计 /!!2 丈,高 " 丈, 矣。”/13! 年,清政府设浙海关家子(葭芷,或称葭沚)口,
厚 " 丈。濠河长 /1"3 丈,深 0 尺;有 ( 道门," 道水门,2 征收进出口货税渔米。
个窝铺。 又如松门卫城,以碎石砌成,计 0 里 & 步,周城
#" $
军镇的发展,缘于浙东南地区战略地位的提高。以今

# 收稿日期 $ "%%& ’ %( ’ "%


# 基金项目 $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课题 《江南地区农村城市化历史研究 》) %%*+,--! . 成果之一。
# 作者简介 $ 高飞 ) /01( — . ,男,浙江临海人,台州学院人文与社会学院副院长,社会学系主任,教授。
・!"・
表% 浙东南地区军镇(城、堡)表 巡司,制订加密。至明祖深谙海疆形势,远
谋大略,筑设沿海卫所,置军戍屯,布置联
府别 城堡名 数量 资料来源
络,远近声势相倚,若灼见百余年后倭寇
海门卫城 前所城 健跳所城 之鲸奔豕突而为之设访者。”至嘉靖,倭患
桃渚城 松门卫城 越溪巡司城 甚烈,“故军制当密而政尤当严也”。再至
隘顽城 新河城 长亭巡司城
清季,基于反清势力和三藩之乱的教训,
曼土奥巡司城 铁场巡司城
民国《台州 清廷 “相度要地,既于东岙、六都增列台
镇东堡 第一山堡 映台堡
台州府 #$ 府志》卷五 讯,复于太平设专营,置城守、参将、中军、
社庙堡 余庭堡 镇南堡
十《建置略》 守备等官分防驻守,武备灿然一新”。’ ! (
华光堡 三井堡 将军堡
东狱堡 杏庄堡 跃龙堡 可见,战略地位的上升是浙东南地区
义里堡 镇福堡 镇兴堡 清溪 在明、清时军镇数量及质量大大增加和提
堡 升的重要原因。
二、市镇发展
宁村寨城 磐石寨城 旧后所城
明清时期,原来一直停滞不前的经
旧黄叶寨城 沙园寨城 梅头堡
济性市镇有了大的发展。具体而言:

市的数量剧增,地域分布广泛。据统
沙城 金乡寨城 宋埠城
乾隆《温州 计,与宋时相比,明清时期的经济镇增加
旧蒲门所城 楚门所城 永昌堡
温州府 #$ 府志》卷五 并不多,如温州只增加了一个。但市的数
永嘉堡 县后堡 鹗渚堡
《城池》
寿宁堡 永康堡 福安堡 量却成倍增加,如温州府,明代比宋代多
宁安堡 山黄堡 余洋堡 %! 个 , 清代 则 在 此基 础 上再 增 加了 %#
前仓堡 仙口堡 蔡家山堡 个。这种变化在台州就更大了。清代台州
东魁堡 舶艚堡 龟峰堡 的市有 %!& 个,而宋时则只有 $" 个,前者
温岭市为例,宋政府在台州设台州营,有雄节、威果、崇 比后者多了 )% 个,增加 % 倍多。’ * ( 这说明,市镇的数量已
节、牢城、壮城等指挥,县有弓兵、寨兵等。但由于其主要 经急剧增多了。明清以前,浙东南市镇多分布在交通中心
威胁在北方,因此,浙东南仅为一般海防地区,全台州长 与平原要道上,而到明清以后,山区海角都有市镇分布。
行以上军将只有 #"$ 人,后又减为 %%& 人。温岭所属的黄 山区市诸如大石、石塘岗、黄山头等。海岛如金清、坎门
岩,只在松门一处设管寨。元统一全国后,重视海上贸易, 等。这些市镇离府县城市相对较远,表明它们不是州县城
把台州改为路,黄岩升格为州,设千户,添设诸寨,为巡检 市的附属物,而是相对独立的乡村经济中心和社会中
司,温岭境内开始设有松门、湖雾、温岭、石塘四个巡检 心。这种经济中心和社会中心的大量兴起,在一定程度上
司,“制防视宋加密”。明朝以后,海警频频,特别是倭寇侵 打破了乡村孤立、分散、自给自足的传统格局,使乡村之
扰,浙东南成为重灾区,其战略地位骤然提高,筑城成为 间、城乡之间的经济关系、社会关系日趋密切。
重要的战略防御手段。明初,朱元璋 “命信国公汤和相视 有的市镇颇具规模。据 《台州地区志》统计,明清时
沿海要地设卫所筑城。其军于民间三丁抽一,及配以科犯 期,市政基础设施有一定规模者有 %+ 个市镇 (包括军
之徒。错置巡司,兵取之徭役,岁更。初筑城不无民怨,后 镇),即大田、杜桥、葭芷、大陈、章安、路桥、金清、温峤、泽
倭警,卒恃为固”。从此以后,卫城遍设。在温岭(明清时称 国、新河、松门、石塘、若横、横溪、街头、健跳、亭旁、楚门、
太平县 )境内,就设有松门卫、隘顽守御千户所、楚门守御 坎门等 (楚门、坎门属玉环,玉环现属台州市,故统计在
千户所、新河守御千户所,还有 ! 个巡检司。清兵入关,浙 内。地区志统计时用现地名)。据称:在明中期,台州府太
东南成为满洲政府与反清势力决胜之地。后又有吴三桂 平县的温岭街 (原宋时的峤岭镇 ),“人烟辏集,实一大市
部将曾养性入寇,战略地位再次升级。清廷为了加强防 镇”,松门西郭市 “居民以海为业,渔舶千数。”’ $ (
御,除下迁海令外,还在原有的军镇基础上增设台讯,军 市镇的商业呈现出一定程度的繁荣景象,有的已经
镇数量大为增加。记述此变化的嘉庆 《太平县志》作者这 越出地区性市场的范畴。作为商品的集散地,市镇均保留
样评论浙东南战略地位与军镇变化的关系:“宋季患在西 集市贸易形态。在明中叶,据乾隆《温州府志》载:乐清县
北,东南少事,滨海之地为备未严也。元已有倭患,故增置 新市定农历各旬三、八为市,湖边一、六为市,芙蓉二、节
・!"・
为市,大荆三、六、九为市,白溪十二月二十日至二十九日 镇市所属的乡村地带。但与一般乡村的农民不同,他们开
为市,白石三月初十为市。又如太平县,南监街二、七日为 始摆脱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主要从事海洋捕捞、各种经
市,塘下街一、六日为市,温岭街一、六日为市,泽库街四、 济作物的种植和家庭手工业生产,带有明显商品化和专
九日为市,下村市二、七日为市,夹屿街三、八日为市。 #$ %
业化特点。如太平县境内市镇的有些渔民“用海舶在附近
同时,城乡庙会均在市镇内举行。如温州府瞿溪二月初, 海洋网取黄鱼为鲞,散鬻于各处,颇有羡利;又有以扈箔
上塘二月十三到十五都是远近闻名的庙会。 由于商品 #& %
取者皆杂鱼,厥利次之。”# ’! % 显然具有亦商亦渔的特点。
贸易的频繁,有的市镇商品交易范畴已越出了镇级市场 事实上,许多市镇市场上流通的商品相当部分是这些农
的范畴。如瞿溪、上塘庙会时,远近几个县,甚至十多个县 民或渔民提供的。三是其他人员,包括官僚、地主、士人、
的农民携带农副林牧产品和手工业品来集市交易,买回 医卜、流浪者等。当然,这还不能称作是典型的城市社会
所需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庙会上民间文娱活动、地方 结构,但它又显然不是纯粹乡村型态,而是乡村形态向城
风味饮食小吃丰富多彩,赶集者数万,乃至十万多人。 # ’( %
市形态发展的中间环节,它是城市的雏形。
而太平县的温岭街,其贸易线路为:“南通江下水路入海, 市镇的发展,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
西陆路通乐清、温州,北水路通路桥、官河,东陆路通本 一是生产多种经营的扩大与分工的细化。浙东南多
县、黄岩。”# ’’ % 足见其辐射力已达周边各县。 山靠海,平原河道交错的自然环境决定了物产种类的丰
市镇的分工逐渐明确。在明清时期,已出现了一些具 富,这就为多种经营存在提供了可能性,它促使浙东南的
有专业性倾向的市镇。以太平县为例:下村街:“近南岙、 生产分工越来越细:“或田而稼,或圃而蔬,或水而渔,或
大安诸山谷,有管茅薪樵之利。 ”大闾市:“居民业海贩鲜 山而樵,或畲而种植,或操舟于河,或取灰于海,或为版
于此。”松门西郭市:“业海渔舶所售。”大珠村市:“林氏所 筑,或为佣工,各食其力,而无或惰焉。”# ’+ % 在此基础上,
居,产竹木,县火把取焉,而免其他税,其族世供役。嘉靖 原本作为农民家庭副业的手工业生产也日益走上专业化
诸生林英毓有诗云:‘火把地,在何处;珠溪岭东坑之际。 的道路。如在太平县,“八都长屿石仓山有攻石之工,二十
里人种此不纳税,火把专供往来费’”。消村市:“产杨梅、 二都梅溪有攻木之工”,又有 “竹工、皮工、染工、有缝衣
桃李、菜茹。”泽库街:“北境与黄岩接,四畔皆水,舟楫往 工,有捆屦织席之工。”# ’, % 生产分工的细化促进了商品经
来与此凑泊,宋进士郑瀛诗所云 ‘中流涌出一廛市’也。” 济的发展,也为市镇繁荣奠定基础,如以本地特产为基础
# ’) %
从总体上看,浙东南各地的市镇大致可以分为五类: 的手工业兴盛,就可以促进本地集市的发育,形成各具特
一是农业市镇。这类市镇一般分布于农业经济较为发达 色的专业市镇。
的地区,以附近的粮食生产或经济作物种植业为基础,承 二是乡村阶级的分化和新型雇佣关系的形成。随着
担着农产品流通的职能。这占当时市镇的大部分。二是手 自然经济的逐步动摇,浙东南乡村两大阶级内部的分化
工业市镇。这类市镇是随着乡村手工业的发展而兴起的, 加剧。在商品经济的刺激下,有的地主改变了原来的经营
往往具有鲜明的专业性。如地处瓯江沿岸的永嘉县白沙 方式,采用雇工进行经济作物种植,以谋取更大的经济收
镇,就是瓯江上游山区之间所产木材顺江而下至温州港 益;有的地主移居市镇,为满足其在市镇的生活和享受所
的转运点。由于转运的木材和林业产品繁多,“良种兴贩, 需,开始实行货币地租。如清初浙江文献 《农耕末议》中保
自处 (州)到温,以入于海者众”,# ’* % 很快发展成为颇为兴 存了当时普遍采用的租田契约的格式:“某字圩田几亩几
盛的市镇。又如仙居的皤滩则是浙东南从水路上岸经陆 分几厘,额该租银几两几钱几分几厘,内收棉十分之一。”
路转运至金华、江西的埠头。四是沿海港口市镇。这类市 这是说地主出租桑地,以收银为主,实物仅占 ’ - ’(。与此
镇凭借优良的天然港湾和较为发达的陆上交通与经济腹 相联系,农民也在不断分化,出现了与传统富农和贫农有
地,成为海上贸易的重要口岸。如临海县的章安就是。五 很大区别的 “雇农”(即前文所引之 “佣工 ”)。他们是在商
是军事形态和经济形态兼具的市镇。如前述之海门。 品经济冲击下,遭到破产,不得不以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农
城市的萌芽初具。这不仅表现在里巷的建设上(如海 民。到清代中期,浙东南很多地区已出现完全形态的乡村
门,已如前述 ),还表现在人口构成上。当时浙东南市镇人 雇佣关系。如雍正年间 (’,)* . ’,*! 年),温州府泰顺县
口一般分为三部分:一是工商业者和出卖劳动力为生的 的兰明山兄弟雇工种靛,规模很可观,其中一个雇工结账
贫民。如嘉靖 《太平县志》就把活跃于太平县境内的市镇 时还欠兰氏兄弟工本银 ’* 两。 # ’$ % 两大阶级内部的分化
商贾分为“货食盐者”、“货米谷者 ”、“货海鱼者”、“货海错 与新型雇佣关系的形成促进了市镇的发展。一方面,货币
者”、“屠酤者”等。 # ’" % 二是农 (渔)民,他们大多分布于各 地租的广泛推行使得地主有可能移居市镇,并将一部分
・!"・
货币地租投资于工商业,从而推动了市镇的经济发展;另 和浙北地区,出现了诸如双林、菱湖、南浔、濮院等商业巨
一方面,随着农民的不断破产,乡村雇工队伍不断扩大, 镇,无论从经济规模和形态还是从人口数量与结构,抑或
农业生产已无法容纳越来越多的相对自由的劳动力,而 从镇区布局与管理、文化、居民生活等各方面来看,它们
封建政府又严格限制劳动者进入州县城市,于是市镇便 都与一般城市没有多大区别,实际上是一座座小型城
成为诸多雇工的谋生之地。在此基础上,市镇不断发展, 市。仅以镇区规模和人口论,以嘉兴秀水县的濮院镇为
工商业的发展空间也越来越大。 例:“周十二里,东西三里,南北称是”,在明时,“流徙卜居
三是社会分工的日益扩大。在农业、手工业专业化程 者渐繁,可万余家”,而到了“乾嘉以后,烟火万家。”" &( % 这
度不断提高的基础上,社会分工不断扩大。如太平县各市 样的规模与人口水平,连浙东南的台州府城也自叹不如,
镇就有 “业于工者”,“远而业于商者”,“近而业于贾者。” 更不用说镇了。
此外又有业医、业巫、业星命、业卜筮、业僧道之流”,当然 市的布局散漫无序,专业化程度低,并未越出自给自
还有 “业儒而为士 ”者。 " #$ % 社会分工必然以市镇为依托, 足的藩篱。固然,浙东南市的数量确乎有大幅增长,但大
它的扩大反过来推动市镇的发展。 都布局散漫,多为乡镇聚落,交易内容多是本地物产和日
三、欲振乏力 常用品,以其所有,易其所无。除少数市外,市的专业分工
尽管江南地区的市镇发展水平提高很快,但从总的 也不明确,重复设置较多,辐射力仅及周围几十里乃至几
来看,江南市镇发展仍具有较大的局限性,其最明显表现 里。交易量也少,多为五日一市,六日一市,甚至十日一
就是整个江南区块的不平衡性仍旧十分明显,而且有愈 市。集市的主角是农民,出售自产物品,再就是小商小贩,
演愈烈之势。表现在浙东南,不管是在规模上还是在市镇 缺的是巨商大贾。“负山濒海,既无富商大贾懋迁居积,抗
的经济含量上,仍难以同浙北、苏南地区相匹敌,甚至差 衡上都,则其贸易于市者,不过薪米鱼盐而已。 ”" &* % 正因
距越来越大,以至有的学者在界定明清时期的江南概念 为市的发展处于初级阶段,它也就不可能升格为镇。明清
时干脆把其剔出了江南范围。 "&’ %
其具体表现为: 二代镇的发展停滞不前,恰恰反映出市的发展水平低
军镇的军事性质使其难以转化为城市或商业镇。浙 下。
东南的镇中,绝大多数是军镇,即卫、所、堡之类。其中大 为何如此?这是浙东南的微观环境与国家宏观环境
部分仅仅是军事堡垒,并不具备经济职能,而且往往随军 相互作用的结果。
事形势的需要而时起时废。如楚门,在明时原为所城驻 从微观环境看,其一,浙东南的自然经济比浙北地区
地,仅粮仓就有 #! 间,但随着迁海令下,楚门顿时变成废 更为巩固。直到明清时期,浙东南 “无富商巨贾巧工,民不
墟。有的军镇虽然已具有经济镇的职能,但在近代以前, 越乎以家桑为业。间有为贾者,盐利大,渔次之,已而商次
却难以改变其军事城堡的性质,一当军事政治形势吃紧, 之,工又次之 ”。" &! % 这跟浙东南自然环境有重要关系。明
其经济就会遭受惨重损失。如海门,明清时期的 “海禁”, 代大历史地理学家王士性称:浙东南环山滨海,“舟楫不
海门都属迁界之列,元气大伤。可见,军事性城堡的性质 通,商贾不行,其地止农与渔,眼不习上国之奢华,故其俗
使其经济发展始终处于从属地位。同时,“闭关”政策又使 朴茂近古。其最美者有二:余生五十年,乡村未闻一强盗
海门的军事性质得到强化,使其海上贸易受到极大限制, ……,城市从未见一妇人,即奴隶之妇他往,亦必雇募肩
其出海口的功能得不到充分发挥,再加上海门和太平、黄 舆自蔽耳”,“台、温二郡,以所生之人食所产之地,稻麦菽
岩二县的河道并未开通,因此不能收水陆兼济之功。 “太 粟尚有余饶。”" &) % 在王士性看来,多山滨海的环境,闭塞
平黄岩县河道,旧至海门乃堰岭止,行旅货物,俱登陆达 的交通,相对自足的物产,使浙东南贫富差距不大,商业
海门。乃堰以上,别有河通葭芷,故葭芷商务甲于临海,非 发展不畅,因而也为自给自足的生产方式提供了深厚的
海门所能及也。 ”" &# % 物质基础。它造就了比较闭塞的心态,而这又反过来强化
经济镇增长缓慢,规模较少。从数量上看,在浙东南, 了自然经济。虽然这有环境决定论之嫌,但环境对文化经
温州府的经济镇数量要超过台州府,但到了明中叶,仍只 济的模塑作用,却是无可否认的。
有区区 ## 个,而同时杭州府已经有 (# 个,嘉兴府有 (’ 其二,人地矛盾的相对缓和。北宋以来,苏南、浙北的
个,即使连区域逼仄的湖州府,也有 #) 个。 " && %
值得注意 人地矛盾已十分尖锐。及至南宋以来,这种状况更加严
的是,在明清的 !’’ 余年里,浙东南镇的数量变化并不 重,“以十五州之众,当天下之半,计其地不足以居其半”,
大,其发展水平可想而知。从规模上看,浙东南镇的发展 达到 “无寸土不耕”的程度。 " &+ % 人地关系的紧张,使人们
水平也不可以和苏南、浙北的镇相提并论。在当时的苏南 积极从事经济作物和手工业及商业,从而促进了人口向
・!!・
城镇的集中。而浙东南原来一直地广人稀,两宋时期虽有 可见,如果历史依旧以原有的逻辑演绎下去,浙东南
增长,人地矛盾并未十分尖锐。元、明、清三代,人口又在 的市镇发展将难以后来居上,江南市镇发展也难以走向
不断下降。即使以该时期人口发展达到最高值的元朝看 全面辉煌。
, 如表 # - ,以浙东南如此广阔的地盘,人口远远少于浙
北。这就有利于原有生产方式的巩固,而不利于市镇的发 注:
展。 . ’ / 喻长霖 + 民国 《台州府志 》卷首 《例言 》
+
. # / 乾隆 《温州府志 》卷五 《城池・附录 》
+
表# 元代浙江部分地区人口分布 . $ / 民国 《台州府志 》卷五一 《建置略一 》
+
. ( / 项士元 + 民国 《海门镇志 》卷一,疆域 +
路别 户数 人数 资料来源
. ! / 嘉庆 《太平县志 》卷七 《营制 》
+
杭州路 $"%&!% ’&$()’% . " / . ## / 高飞,陈国灿 + 历史视野中的浙东南乡村城
镇化进程 . 0 / + 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
#%%#+ 第 "% 1 "’、
《元 史 》卷 六 二
"& 页 +
湖州路 #!($(! ’#($)() 《地 理 志 》五。
. ) / . & / . ’’ / 嘉靖 《太平县志 》卷二 《地舆志 》, 下 - ,坊
案:《元史》原缺
市+
湖州路人 数,表
嘉兴路 (#""!" ##(!)(# . * / . ’% / 温州市志 , 中 - + 中华书局,’**&+ 第 ’%!& 、
中所 列 该 路 人
’%!& 页 +
数系 按 当 时 浙
. ’# / 嘉庆 《太平县志 》卷三 《建置志 》,坊市 +
温州路 ’&)(%$ (*)&(& 江行 省 平 均 每
. ’$ / 嘉靖 《温州府志 》卷六 《邑里 》
+
户 ( + &* 人推算
. ’( / . ’! / . ’" / . ’) / . ’* / . #! / 嘉靖 《太平县志 》卷之三
《食货志 》,民业 +
台州路 ’*"(’! ’%%$&$$
. ’& / 《乾隆元年八月四日浙江巡抚稽曾筠题本 》,《乾
隆十九年闰四月二十日刑部尚书阿克敦题本 》+ 引自滕
从宏观环境看,随着封建统治的日趋没落和僵化,统 复等 + 浙江文化史 . 0 / + 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
治者一方面严格限制乡村人口向城镇流动,如 “路引”制 第 $#$ 页 +
度,在另一方面,又实行苛商政策,这使得市镇发展丧失 . #% / 李伯重 + 简论 “江南地区 ”的界定 . 2 / + 中国社

了原动力,它对本处于后发地位的浙东南影响尤大。而对 会经济史研究 + ’**’,(


’)+
. #’ / 民国 《海门镇志 》卷二,街巷 +
浙东南打击最严重的国家政策是禁海令的实行。明清两
. #$ / 《乾隆濮院琐志 》卷一 《疆域 》(抄本 )
+ 《万历秀水
代,浙东南成为战事最频繁的地区,它虽然在一方面导致
县志 》卷一 《舆地志・市镇 》+ 《闻川志稿 》卷一 《地理志・
了军镇的发展,但从根本而言,却对浙东南市镇发展是不
沿革 》
+
利的。首先是它直接摧残了市镇。如倭寇对浙东南几乎每 . #( / 光绪 《太平续志 》卷二 《建置志 》上,坊市 +
一座市镇,都有摧残的记录。其次,它又导致了禁海令的 . #" / 王士性 + 《广志绎 》卷四 《江南诸省 》
+
实行。特别是顺治十八年 (’""’ 年 ),清政府将温、台、宁 . #) / 《冰心别集 》卷二 《民事中 》
+
三府沿海 $% 里范围内的居民内迁,与此同时,又严禁下 . #& / 夏琳 + 《海纪辑要 》
+
海贸易,“片板不许下水,粒货不许越疆”,. #& / 这些政策的 【责任编辑:李 军】
实施,使浙东南沿海市镇如楚门、松门等顿成废墟,同时
又直接扼杀了浙东南最大的商业支柱——
— 海外贸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