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2002 年第 6 期 浙 江 社 会 科 学 2002 年 11 月

No. 6 ,2002 Z HEJ IA NG SO C IAL SC IE NC ES Nov. ,2002

南宋两浙地区城镇居民结构分析
□ 陈国灿

内容提要 南宋时期 ,两浙地区城镇居民的社会结构趋于复杂化和多样化 , 贫富分化和社会等级十分明


显 ,贫富之间的变化相当频繁 ,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此时期城镇发展的特点 。
但在不同层次和类型的城镇 ,其具
体情况又有所差异 。
关键词 南宋 两浙路 城镇 居民结构 社会等级
作者陈国灿 ,1966 年生 ,历史学博士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 金华 32001)

南宋时期的两浙地区 , 包括浙东 、
浙西两路 , 其范围 乡兵 、
弓手等 。
其中府州城市以禁厢军居多 , 他们属于职
相当于今浙江全省和江苏南部 。
这一地区是当时城镇最 业军人 , 一般都携带家属 ; 县级城市大多是乡兵 、
弓手之
为发达的区域之一 ,不仅城镇经济空前繁荣 ,而且城镇居 类 , 他们由本地民户轮流应差 , 应差期间也住在城里 。

民结构也呈现出复杂化和多样化的特点 , 从一个侧面反 部分城市 , 军人及其家属在居民人口中占了相当大的比
映出城镇发展形态的新变化 。
本文试从社会学的角度 ,对 重。
如南宋中期 ,临安城的军人及家属多达 30 多万人 ,苏
此期两浙城镇的居民职业构成和贫富分化与社会等级状 州城有二三万人 ,绍兴城有 1. 5 万人 。④
况作一番考察和分析 。 三是士人 ,以官私学校的教职人员和学生居多 。
其中
县级官学大多有数十人至百余人 , 府州官学一般有数百
一、
州县城市的居民结构
人 ,多的可达上千人 。
如南宋后期 ,庆元府学“春秋鼓箧者
对城市居民结构的分析可从多个角度入手 。
就两浙 率三数千”。⑤民间教育吸引的士人数量更多 。
如温州城内
州县城市而言 ,其居民按职业和社会身份的不同 ,大致可 先后有永嘉书院 、
浮 书院 、
德新塾 、
儒志塾 、
东田塾 、

分为以下几类 : 行塾 、
小南塾 、
城西塾 、
孝廉塾 、
草堂塾 、
南湖塾等众多民
一是官吏 , 其数量多寡往往取决于城市行政级别的 办书院和学校 ; 临安城内外 “乡校
, 、
家塾 、
舍馆 、
书会 , 每
高低 。
行政级别越高 , 所驻政府机构越多 , 官吏队伍也越 一里巷须一二所 , 弦诵之声往往相闻”。⑥此外 , 城市里还
庞大 。
其中 , 县级城市的官吏一般有一二百人 , 州级城市 有其他一些士人 。
如衢州人赵善琏“肄业城内一寺”; 绍兴
一般有三四百人 。
如嘉定十六年 ( 1223) ,台州各县城的官 城内戒珠寺“绍兴中为士子研习之地 , 常十余人”。⑦在部
吏多在 100 人左右 ,最高的黄岩县有 121 人 ; 州城的各级 分城市 ,还出现了士人聚居区 。
如衢州城北隅超化寺附近
官员及属吏有 350 余人 ,是所属各县的 3~ 4 倍 。①至于都 “士大夫多寓居”
, 。⑧
城临安 ,其官吏队伍之庞大远非一般府州城市所能比 。
据 四是商业及相关行业人员 , 在城市人口中占了相当
有的学者估计 ,城内各级文武官员约有 1 万人 ,吏员 7 万 大的比重 。
他们有的是往来于各城市和地区的行商 ,如临
余人 。②同时 ,许多官员往往携带家眷赴任 ,有的还有一定 安城“寄寓人多为江商海贾 , 穹桅巨舶 , 安行于烟涛渺莽
数量婢仆 。
如南宋初寓居临安的郡王韩世忠 “有小妓二
, 之中 ,四方百货 ,不趾而集”。⑨有的是开设各种店铺 、
楼馆
十辈”。
此外 ,城市里还有不少致仕 、
赋闲之类的官员及其 之类的坐商 ,如温州城“廛肆派列”; 地处浙南山区的处州
家属 。
如德州人吴温彦“累为郡守”,南宋初居平江府常熟 城也是“通衢列肆 , 鳞差栉比”。⑩有的是从事批发业务的
县城 ; 北宋末曾任太尉的邢孝阳 ,南渡后闲居临安荐桥门 中间商 ,如临安城所需大米多从苏 、
湖、常、
秀等运至城外

内。 湖州市 、
米市桥等处 ,由米行“接客出粜”,然后“拨米到各
二是军事人员 ,包括驻扎在城市的禁军 、
厢军和部分 铺出粜”。λϖg有的是走街穿巷的流动小商贩 ,如临安城小商
Ξ 本文系作者主持的浙江省社科规划课题“浙江城市化历史与传统模式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

177
陈国灿 : 南宋两浙地区城镇居民结构分析
贩数量众多 ,有“盘街”“
、盘买”、
“车子买”、
“顶盘”、
“提瓶” 孙大成在城郊有园地 30 亩 ,雇人种植蔬果 “不数年
, ,嘉蔬
{

“担架子”、
“挑担”、
“抬盘架”、
“吟叫”等不同称呼 ; 洪迈《 美实 ,收利十倍”。λg游手是对无固定职业的各种人员的统
夷坚志》提到的平江府城“以煮蟹出售自给”的张氏等 , 也 称。
在部分繁华的大中城市 ,这类人的数量相当多 ,如临安
|
属于这一类 。
此外 ,还有从事租赁 、
典质 、
借贷等活动的各 城内“游手数万”。λg娼妓包括官府登记在籍的官妓和流动
色人员 。
如充当高利贷资本代理人的“行钱”, 代税户向官 于酒楼 、
旅舍以及在家招客的“私妓”“
、散娼”
等。在临安等
府交纳赋税以从中牟利的“揽户”
等。 大城市 ,娼妓的数量相当可观 ,一般州县城市也很常见 。

五是手工业人员 ,其数量也相当庞大 。
他们有的是自 “衢州倡女李柔软 ,以慧黠善歌舞为士大夫往来者所称赏”
}
λ
g
产自销的个体工匠 ,如常州无锡的张木匠 “造盆器出贸于
, ; 湖州妓杨音员“绍兴十年以后 ,用色艺敏黠著名”。 此外
街”。
有的开设家庭作坊兼商铺 , 如临安“城内外有专以打 ,在部分两浙城市还有不少赵氏宗亲 。
其中以都城临安人
造金箔及铺翠销金为业者 ,不下数百家”; 常州城内市河沿 数最多 ,其它如绍兴府一度设有宗正司 “以行在未有居第
,
岸 “多冶铁家子”
, 。
有的是由包买商控制的专业匠户 ,如临 ,权分宗子居之”; 湖州城“宋诸王公钟鸣鼎食 ,邸第相望”。

λ
g
安城内有许多受雇于丝绵铺的专业纺织机户 。
有的是官属 温州 、
明州 、
衢州 、
江阴等城也有一定数量的赵氏宗室 。
作坊的工匠 ,如宝庆年间 ( 1225 —1227) 庆元府造船场有工 当然 ,南宋时期两浙城市的具体发展形态不一 ,人口
匠 179 人 ; 南宋后期常州作院工匠“额管八十八人”。
有的 规模也有很大的差距 。
都城临安的人口超过了百万人 ,平
是富裕的手工作坊主 ,如湖州居民“以蚕桑为岁计 ,富室育 江、
绍兴等城市也有数十万人 ,一般府州城市居民则在数
ω υ
蚕有至数百箔 ,兼工机织”。λg 至于县级城市 ,大多在数千户左右 。µg
万至十几万人之间 。
六是雇佣人员 ,以出卖劳动力为生 。
他们或在官府里 与之相联系 ,各城市的居民结构也有所不同 。
大致说来 ,在
打杂 ,或在各种店铺 、
楼肆 、
作坊里帮工 ,或充任豪门大家 、 临安等综合性大城市 ,不同职业的群体都有一定数量 ,其
富商巨贾的仆役 ,或临时受雇作苦力 。
时人吴自牧《梦粱录 中尤以政府人员和工商业人口居多 ; 在苏州之类的经济型

对当时临安城各种雇佣人员有相当具体的描述 ; 洪迈《夷 大都市 ,工商业及相关人员所占比重较大 ; 在一般府州城
坚志》
也记载了不少这方面的事例 ,如处州城叶青“世与大 市 ,商业人员 、
地主 、
农民的数量相对较多 ; 在多数县级城
家掌邸店”,衢州城李五七“为人家掌当门户”,平江城张小 市 ,政府人员是居民的重要组成部分 。
二“为卖油家作仆”
等等 。
二、
市镇的居民结构
七是文化演艺及相关人员 ,主要从事商业性娱乐活动

两浙城市文化娱乐业发达 , 大部分城市都有不同规模的 市镇的广泛兴起是宋代两浙社会变革的一个引人注
娱乐场所 ,聚集了不少从业人员 。
都城临安此类人员之多 目的现象 ,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州县城市一统天下的传
自不必多说 ,就是一般州县城市也为数不少 。
如湖州城有 统城市发展格局 ,推动了区域性城镇体系的形成 。
特别是
瓦子巷 ,庆元城有旧瓦子 、
新瓦子 , 平江府城有勾栏等 。
也 到南宋时期 ,两浙各地的市镇已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 ,部
有部分伎艺人员在酒楼 、
茶肆和街坊等处流动表演 。
如临 分市镇的人口规模甚至超过了某些州县城市 。
如嘉兴府澉
安城有“路歧不入勾栏 ,只在耍闹宽阔之处估场者 ,谓之打 浦镇最盛时其固定居民达 5000 余户 ,庆元府鲒 镇有数
野呵”; 在酒楼“吹箫 、
弹阮 、
息钱 、
锣板 、
歌唱 、
散耍等人 ,谓 千户 ,镇江府江口镇有 1600 户 。µϖg
ξ
λ
g
之赶趁”。洪迈《夷坚志》支乙卷 6《合生诗词》说 “
: 江浙间 与州县城市不同 ,市镇是随着农村经济的高涨和商品
路歧伶女 ,有慧黠知文墨能于席上指物题咏应命辄成者 , 流通的日趋活跃而兴起的 ,属于新型的经济都市形态 。

谓之合生 ; 其滑稽含玩讽 ,谓之乔合生 。
” 此 ,在市镇居民中 ,工商业人员是最主要的社会群体 。
他们
八是宗教人员 ,以僧尼 、
道士之类居多 。
据不完全统计 有的是资本雄厚的巨商豪贾 ,如嘉兴府青龙镇“富商巨贾 、
,到南宋中后期 ,临安城内外有寺院宫观 500 多所 ,平江府 豪宗右姓之所会”; 平江府直塘市米商张五三 “仓廪帑库
,
ω
城有 40 多所 ,绍兴 、
湖州 、
明州 、
昆山等城有近 30 所 ,镇江 所藏钱米万计”。µg有的是一般商人 ,如洪迈《夷坚志》支庚
ψ
、 常州等城有近 20 所 。λg此外 ,
台州等城有 20 多所 ; 嘉兴 、 卷 4 提到的常熟县梅里镇开设药铺的江仲谋等 。
有的是富
还有不少巫卜之人 。
如洪迈《夷坚志》提到的临安城卜者夏 裕的手工作坊主 ,如南宋后期嘉兴府濮院市开设大型丝织
µ
g ξ
巨源 、
孙自虚 ,衢州城卜者刘氏等 。 作坊的濮氏 “机杼之利
, ,日生万金”。有的是从事抵押业
九是其他人员 ,包括地主 、
农民 、
游手 、
娼妓等 。
其中 , 和放贷业的豪户 ,如《夷坚志》
志补卷 7 提到的直塘市兼营
地主一部分由乡村移居 ,称为“遥佃户”; 一部分则是城中 “典质金帛”
的米商张三八 ,衢州峡口市开设“质库”
的祝大
的官吏 、
士人 、
富裕工商业者在乡村购置田产 ,从而兼具地 郎等 。
也有不少充当商品交易掮客的牙商 、
驵侩之类 。
当然
主身份 。
如台州“士子某 ,居城中 , 而田在黄岩”; 平江城北 ,更多的是小商小贩和各色工匠 。
如《夷坚志》丁志卷 9 提
周氏 “本以货麸面为生业
, ,因置买沮洳陂泽 ,围裹成良田 , 到的临安府浙江市卖鱼饭的舒懋等 。
ζ
遂致富赡”。λg农民主要是在城郊从事园艺业和经济作物种 佣工 、
苦力 、
无业游民在市镇居民中占了相当大的比
植业 。
如平江府“城东西卖花者所植弥望”; 镇江府丹徒县 重。
两浙地区人口密集 ,人多地少的矛盾一直十分突出 ,加

178
浙江社会科学 2002 年第 6 期 ・社科规划课题成果选登 ・

上豪族势家大肆兼并土地 ,许多农民纷纷失去土地 , 不少
三、
城镇居民的贫富分化与社会等级
人拥入市镇 ,或充帮工 ,或做苦力 。
如南宋后期 , 常州奔牛
镇和镇江府吕城镇“船脚 、
脚夫平生靠运米以谋食者”“数
, 宋代在户籍上将城镇居民与乡村民户区分开来 ,实行
逾百家”。
有的人无以为业 ,被迫铤而走险 ,进行抢掠偷盗 。 坊郭户制 ,并按财产和经济状况划分为若干等级 ,一般分
如庆元府奉化县鲒 镇 “贫者夺攘斗殴
, , 雄霸一方 , 动辄 为十等 。
台湾学者梁庚尧教授将南宋坊郭十等户分为三个
ψ
致杀伤”。µg 层次 : 县城坊郭第三等以上 、
州城坊郭第四等以上 ,属于资
市镇里也有部分官吏 、
贵族和士人 。
宋政府在市镇大 产丰厚的富家 ; 州县坊郭第七等以下 ,属于贫乏之家 ; 介于
ξ
多设有监镇之类的官员 ,配备相应的吏员 。
部分市镇还有 二者之的属于中产之家 。νg这一分析同样适用于两浙城镇
多个政府机构 ,如嘉兴府澉浦镇除监镇官外 , 又有管理盐 居民的经济状况和社会等级关系 。
场、
酒库 、
市舶场 、
抽解竹木材场 、
铁布军需场的官吏 ; 华 在城镇上等户富户中 ,首先是官宦之家。
他们凭藉政治
亭县青龙镇 “设监镇理财
, , 镇故有治 , 有学 , 有狱 , 有库 , 特权 ,或巧取豪夺 ,或购置田产 ,或兼营工商业 ,由此积聚起
ζ
有仓 , 有茶场 、 水陆巡检司”。µg同时 , 不少市镇以发
酒坊 、 大量财富 。
如南宋初 ,恭国公杨存中承包临安硖石镇 ,湖州
达的工商业和优裕的环境 , 吸引了部分达官贵族前来寓 新市镇、
乌墩镇、
上陌市、
千金市 ,嘉兴府阜林市 、
石门市 、

居。
如湖州乌镇和嘉兴府青镇“夹溪相对 , 民物蕃阜 , 第宅 塘镇、
白牛市等地数十处酒坊 ,资本总额高达 72. 5 万余贯 。
园池盛于他镇 。
宋南渡后 ,士大夫多卜居其地”; 庆元府的 镇江府守将刘宝 “开激赏酒库于市心
, ,置塌房 、
柴场于江口
小溪镇 “绍兴中
, ,北客多乐居之”; 嘉兴府洲钱市“南渡初 (镇) ,分布钱物 ,差人于荆湖、
福建收买南货 ,络绎不绝”;深
{
µ
g
,士大夫来寓者殆二十家”。不过 ,从总体上讲 ,市镇居民 受高宗宠信的御医王继先 “于都城广造第宅
, ,多侵官司地
中这类人员的人数有限 。
此外 ,许多市镇有镇学 、
书院 、
家 分”“又常勒临安府楼店务吏人
, ,令供城内户绝舍宅 ,贱价
ψ
塾等官私学校 ,聚集了部分前来讲学和求学的士人 。
如南 买为房廊”。νg不少奸吏也通过各种手段而致富 。
如洪迈《夷
宋中后期 , 嘉兴府澉浦 、
青龙 、
上海等镇均设有一定规模 坚志》
甲志卷 11 提到的秀州华亭县吏陈某 “为录事
, ,冒贿
的镇学 。 捻恶 ,常带一便袋 ,凡所谋事 ,皆书纳其中”,由是家财颇富 。
地主和农民也是市镇居民的一部分 。
与州县城市一样 , 部分士人、
大商、
富工和地主也属于城镇上等户 。
如“临安人
市镇中也有不少地主寓居 。
如平江府横金市的王珏 ,有“田 王彦太 ,家甚富 ,有华室 ,颐指如意”“
; 温州巨商张愿 ,世为
|
µ ζ
数百亩”;湖州南浔镇的华文胜 ,田地众多 ,家财富足 。这些 g
海贾”。νg这些城镇上等户高宅华舍 ,生活奢侈 。
如南宋初镇
地主往往也参与工商业活动 。
如前文提到的直塘市张五三 江府有个酒务官“夸多斗靡 ,务以豪奢胜人”;常州无锡富家
和峡口市祝大郎都是由地主进而成为富商的 。
较具规模的 戴氏 “于邑中营大第
, ,备极精巧 ,至铸铁为范 ,度椽其中 ,稍
市镇 ,除了工商市区外 ,还包括周边部分乡村 。
如澉浦镇近 不合 ,必易之”; 衢州龙游县巨富虞孟文 ,竟费钱 14 万缗以
}
µ
g
郊有惠商 、
石帆 、
秦山村落 “田肥税重”
, 。市镇农民大多从 买一妾 ; 庆元府小溪镇一个富家造宅 “凡门廊厅级皆如大
,
{
事果蔬 、
园圃等经济种植业 。
如镇江府大港镇孙泳 、
孙沂兄 官舍”。νg不过 ,由于各城镇规模不同 ,工商业发展水平有高
弟“竭力灌园 ,园之果蔬畅茂 ,他植者莫及 ,负贩者争趋之”; 低 ,其上等户的经济状况也存在很大的差异。

温州三港镇周淳中“买废山 ,躬执锄镰 ,烧地种木”。µg 城镇中等户包括一般工商业者和部分士人与胥吏等 ,
此外 ,在部分地理重要的市镇 , 还驻有一定数量的军 其中以中小工商业者为主 。
他们的经营规模不大 ,资产有
队。
如南宋中后期 ,位于长江沿岸的平江府许浦镇所驻水 限 ,其生活在正常情况下较为宽裕 。
吕祖谦曾谈到宋孝宗
军最多时超过万人 ; 嘉兴府澉浦镇常年驻有水军百人 “岁
, 时严州分水县居民的经商情况 ,称该县“其民大抵行贾 ,铢
υ |
易一戍”。νg在一些繁华的市镇 ,商业性娱乐业相当活跃 ,如 裒厘积 ,仅仅自足”。νg洪迈《夷坚志》中也记载了不少这类
乌青镇有南瓦子 、
北瓦子 、
太平楼等多处娱乐场所 ,其中汇 城镇居民的事例 ,如“湖州人陈小八 ,经商贩缣帛致温裕”。
聚了不少演艺人员 。νϖg 包括贫寒士人 、
小商贩 、
工匠 、
雇佣者 、
伎艺之人 、
农民
需要指出的是 ,南宋两浙各地市镇在发展形态上已明 及乞丐无业游民等在内的下层居民 ,在两浙城镇人口中占
显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 ,如环城卫星市镇 、
农业市镇 、
手工 了很大的比重 。
他们家无积蓄 ,收入微薄 ,或者根本没有较
业市镇 、
商品转运市镇 、
沿海港口市镇 、
消费性商业市镇等 稳定的收入 ,常陷于饥寒交迫的境地 ,成为官府赈济的主
ω
。νg因此 ,不同类型的市镇其居民结构的具体状况也是有所 要对象 。
如淳熙十三年 ( 1186) ,孝宗下诏赈济临安“城内外
差异的 。
其中 ,在环城卫星市镇和商品转运市镇 ,商业人员 贫乏老疾之人”,知府韩彦质“措置欲以二十万人为率”。


尤其是行商之类较为集中 ; 在农业市镇 ,农民的数量相对 就是说 , 需要救济的城市贫民达 20 万人 ; 淳熙十六年 (
较多 ; 在手工业市镇 ,手工业人员大量聚集 ; 在港口市镇和 1189) , 知府张匀再次奉诏赈济 , 接受赈济的人口达 26. 8
消费性市镇 ,外来人口的规模较大 ; 在地处军事要地的市 万人 ; 绍熙五年 ( 1194) ,大臣蔡戡称临安城内外需要长期
}
镇 ,军事人员及其家属往往成为居民的主体 。 赈济的贫民有“五万余家 , 约三十万人”, νg约占在籍居民
的近 1/ 3 。
号称繁华的临安城尚且如此 , 其它江南城镇的

179
陈国灿 : 南宋两浙地区城镇居民结构分析
情况可想而知 。
如绍兴元年 ( 1131) , 绍兴府城内乞丐之人 ξ
λ
g《武林旧事》卷 6《瓦子勾栏》《
、酒楼》。
颇多 ,影响到社会秩序的稳定 , 当地官府决定抄札城中乞 ψ
λ
g参见拙著 《宋代江南城市研究》
: ,第 248 页 ,表 5 - 4 ,中华

丐姓名 ,暂时收入济养院赡养 ; 南宋后期 ,庆元府城内外六 书局 2002 年版 。


ζ
λ
g洪迈 《夷坚志》
: 支戊卷 6《天台士子》,三志卷 7《周麸面》。
厢每年需要救济的贫民有近 2 万人 ; 镇江府城居民“无甲
{
λ
g范成大 《吴郡志》
: 卷 29《土物》; 刘宰 《漫塘文集》
: 卷 33《孙
第巨室 、
富商大贾 ,其称上户者 ,不过逐什一之利 , 以肥其
∼ 大成行述》。
家耳”。νg市镇的情况也是如此 ,处于社会下层的所谓“猥琐
|
λ
g陈世崇 《随隐漫录》
: 卷 5。
细民”、
“市井小民”,生活窘困 ,往往“一日失业 , 则一日不
υ
}
λ
g《夷坚志》支甲卷 4《李柔》,支庚卷 10《杨可人》。
食”。οg

λ
g李心传 《
: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 1《大宗正司两外宗
显然 ,在南宋两浙城镇居民中 ,真正富裕的属于少数 , 废置》《两浙金石志》
; 卷 18《元左丞潘元明政绩碑》。
大多数处于基本自足或贫穷状态 。
从这个角度讲 ,所谓城镇 υ
µ
g关于南宋时期两浙州县城市的人口规模 ,可参见拙著 《宋
:
的繁荣实际上只是少数人财富的增长 ,而不是城市居民的 代江南城市研究》,第 111~131 页 ,中华书局 2002 年版 。
普遍富裕 。
同时 ,由于城镇社会的多变性 ,特别是经济领域 ϖ
µ
g常棠《澉水志》卷上 ; 吴潜 《许国公奏议》
: 卷 3《奏禁私置团
的异常活跃性 ,其居民贫富贵贱的划分并不是绝对的 ,而是 场以培植本根消弥盗贼》《至顺镇江志》
; 卷 3《户口》。
处于不断的升降 、
沉浮之中 。
富贵者可能沦为贫穷 ,贫穷者 ω
µ
g杨潜 《
: 绍熙云间志》卷下 ; 洪迈 《
: 夷坚志》志补卷 7《直塘
可能跻身富贵之列 。
洪迈《夷坚志》为我们提供了不少这方 风雹》。
面的具体事例 。
如前文提到的“务以华侈胜人”的镇江府酒 ξ
µ
g《光绪桐乡县志》卷 1《疆域志》。

务官 ,几年以后有人在临安城遇见他 ,已沦为“仅能菜粥度 ψ
µ
g黄震 《
: 黄氏日抄》卷 72《回申再据总所欲监钱状》《
; 宝庆
四明志》卷 14《奉化县志 ・叙县》。
日”
的乞丐 ;衢州人李五七 “居城中
, ,本巨室子弟 ,后生计沦
ζ
µ
g常棠 《澉水志》
: 卷上《廨舍门》《
、坊场门》《正德松江府志》
;
落 ,但为人家管当门户”; 临安吏人腾明之 “坐事失职”
, ,困
卷 9《镇市志》。
穷而卒 “妻后亦流为倡”
, 。
与此相反 ,湖州城南市民许六 ,原
{
µ
g董世宁 《乌青镇志》
: 卷 2《形势志》; 袁桷 《清容居士集》
: 卷
是个小贩 “获利日给
, ,稍有宽余 ,因出子本钱于里闾之急缺
19《鄞县小溪巡检司记》; 徐硕 《至元嘉禾志》
: 卷 3《镇市》。
者 ,取息比他处稍多 ,家业渐进 ,遂有六郎之称”。
这种贫富 |
µ
g洪迈 《夷坚志》
: 支丁卷 3《宝华钟》; 汪日祯 《南浔镇志》
: 卷
之间的频繁转变 ,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两浙城镇社会的急剧 26《碑刻》。
变动 。 }
µ
g常棠 《澉水志》
: 卷上《地理门 ・赋税》。
注释 : ∼
µ
g刘宰 《漫塘文集》
: 卷 31《孙沂墓志铭》; 叶适 《叶适集
: ・水
①陈耆卿 《嘉定赤城志》
: 卷 12《秩官门》,卷 17《吏役门》。 心文集》卷 13《周淳中墓志铭》。
②林正秋 《
: 南宋都城临安》, 西泠印社出版社 1986 年版 , 第 υ
ν
g孙应时 《
: 琴川志》卷 1《营寨》; 常棠 《
: 澉水志》卷上《军寨
185 页 。 门》。
③洪迈 《
: 夷坚志》乙志卷 17《鬼化火光》; 丙志卷 10《常熟圬 ϖ
ν
g《乾隆乌青镇志》卷 4《古迹》引 ( 宋) 沈平《乌青记》。
者》,志补卷 17《王燮荐桥宅》。 ω
ν
g关于南宋两浙地区的市镇类型 ,可参见拙著 《浙江古代城
:
④参见拙著 《宋代江南城市研究》
: ,第 116 、
123 、
125 页 ,中华 镇史研究》,第 215~239 页 ,安徽大学出版社 2000 年版 。
书局 2002 年版 。 ξ
ν
g梁庚尧 《南宋城市的社会结构》
: ,载 ( 台)《大陆杂志》第 81
⑤真德秀 《真文忠公文集》
: 卷 45《朝请郎通判平江府事包君 卷第 4 期 ,1990 年 。
墓志铭》; 梅应发等 《开庆四明续志》
: 卷 1《学校》。 ψ
ν
g《宋会要》食货 ,21 之 2 至 3 ; 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弘治温州府志》卷 2《书院》; 耐得翁 《都城纪胜
: ・三教外 卷 188 ,绍兴三十一年正月壬辰 ; 徐梦莘 《三朝北盟会编》
: 卷 203 ,
地》。 绍兴三十一年八月十一日 。
⑦洪迈 《
: 夷坚志》丁志卷 14《存心斋》; 施宿 《
: 嘉泰吴兴志》 ζ
ν
g洪迈 《夷坚志》
: 支乙卷 1《王彦太家》,支丁卷 3《海山异竹》
卷 7《宫观寺院》。 。
⑧洪迈 《夷坚志》
: 乙志卷 18《超化寺鬼》。 {
ν
g洪迈 《夷坚志》
: 支戊卷 6《太岁堂》, 丁志卷 6《奢侈报》, 甲
⑨吴自牧 《梦粱录》
: 卷 18《恤贫济老》。 志卷 16《戴氏宅》,丙志卷 15《虞孟文妾》,丁志卷 14《明州老翁》。
⑩戴栩 《
: 浣川集》卷 5 《
; 光绪处州府志》卷 26 戴何澹《处州 |
ν
g吕祖谦 《东莱文集》
: 卷 8《分水徐君墓志铭》。
应星楼碑》。 }
ν
g《宋会要》食货 ,68 之 84 、
89 ; 蔡戡 《
: 定斋集》卷 6《乞赈济
ϖ
λ
g吴自牧 《梦粱录》
: 卷 16《米铺》。 札子》。
ω
λ
g洪迈 《
: 夷坚志》支庚卷 9《无锡木匠》《
; 宋会要》刑法 ,2 之 ∼
ν
g《宋会要》食货 ,68 之 138 ; 梅应发 《
: 开庆四明续志》卷 8《
139 ; 朱昱 《重修毗陵志》
: 卷 33《词翰》; 梁庚尧 《南宋城市的社会
: 赈济》; 俞希鲁 《至顺镇江志》
: 卷 2《地理 ・坊巷》。
结构》, 载 ( 台)《大陆杂志》第 81 卷第 4 期 ,1990 年 ; 方万里等 《
: υ
ο
g《宋会要》食货 ,12 之 6 。
宝庆四明志》卷 7《叙兵》; 史能之 《
: 咸淳毗陵志》卷 18《武备》; 谈
钥 《嘉泰吴兴志》
: 卷 20《物产》。 责任编辑 曾 骅

180

Related Inter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