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5

社会科学 2002 年第 4 期                            历史借鉴与研究

宋元以来市井间官名滥称风习探赜

纪德君

  摘要 : 文章认为滥用官名以敬称他人 ,这是宋元以来市井闾巷中普遍流行的一种


社会风习 。这种风习根源于封建社会的官本位思想 ,滋生于唐末 、 五代以来官爵泛滥
的政治现实 ,并随着宋代以降都市经济的繁荣 、 市民阶层的勃兴以及市民鬻技得官或
捐钱买官情况的出现而蔚然成风 。官名滥称 , 形象地反映了新兴市民阶层追求发迹
变泰的梦想及其平视达官贵人的魄力和勇气 。
关键词 : 市井细民 ;  官名滥称 ;  官本位 ;  发迹变泰
  中图分类号 : K8921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25725833 ( 2002) 20420076205

  宋元以来 ,通俗小说 、
戏曲及文人笔记常 其称 。”
此种现象在宋时已屡见不鲜 。宋人方
爱涉笔市井细民的生活领域 , 从中撷取形形 回《续古今考》云 “
: 南渡前 , 开封富人皆称员
色色的街谈巷语 。这些街谈巷语虽属刍荛之 外。”
话本《宋四公大闹禁魂张》 亦云 “
: 这富家
言 ,但颇有可堪玩味之处 。比如称谓 ,即是如 姓张名实 ,家住东京开封府 , 积祖开质库 , 有
此 。本来 ,人与人之间交往 ,由于身份 、
地位 、 名唤做张员外 。 ”而外地富人亦可僭称员外 。
职业等不同 ,彼此之间称谓自亦各异 ,但市井 话本《山亭儿》“ : 这襄阳府城中 ,一个员外 ,姓
细民却常喜僭用一些官名来称呼对方 ; 这在 万 ,人叫做万员外 。 ”至元 、
明时期 , 员外更成
宋时已成风气 , 此后一直相沿不辍 。这种风 为富人的代名词 。李潜夫《灰阑记》第二折 :
习赖以产生的社会根源是什么 ? 它包含着什 “俺们这里有几贯钱的人 , 都称他做员外 , 无
么样的历史文化因素 ? 本文试结合市井细民 过是个土财主 , 没品职的 。 ”《醒世恒言》卷二
习惯僭用的一些官名 ,对此问题略加探讨 。 十“: 原来姓王名宪 ,积祖豪富 , ……人见他有
钱 ,都称做王员外 。 ”
一 财主 、
富人除了可称员外 , 还常被称为
根据戏曲 、
小说及笔记的记录 ,宋元以来 “朝奉”( 即朝奉大夫) “ 、承务”( 承务郎) 或“将
市井细民喜欢僭称的官名不下数十种 , 这里 仕”( 将仕郎) 。
《水浒传》第四十六回云 “ : 庄
且择其滥用者 ,略作疏述 ,以见一斑 。 主太公祝朝奉有三个儿子 。 ”
《警世通言》卷
例如“员外”,本为员外郎之简称 ,其义是 五“: 吕玉也到陈家铺子 , 登堂作揖 。陈朝奉
指正员之外的郎官 , 但市人却常借之敬称无 看座献茶 。 ”
《二刻拍案惊奇》 卷二十八 “: 直隶
品职的财主 。清人翟灏《通俗编・仕进》“ : 所 徽州府有一个富人姓程 。他那边土俗 , 但是
云员外者 , 谓在正员之外 。大率依权纳贿所 有资财的 , 就呼为‘朝奉’, 盖宋时有‘朝奉大
为 ,与今部曹不同 ,故有财势之徒 ,皆得假借 夫’, 就象称呼富人为‘员外’一般 , 总是尊
收稿日期 :2001209226 他。

《古今小说》卷十七 “
: 乃遣人密访之 , 果

— 76 —
邢知县之弟 , 号为四承务者 。 ”《水浒传》第二 戒禅师私红莲记》“ : 这清一遂浼人说议亲事 ,
回“: 这柳世权却和东京城里金梁桥下开药铺 将红莲女嫁与一个做扇子的刘待诏为妻 。 ”
的董将仕是亲戚 。 ” 《花灯轿莲女成佛记》中的张元善“家传做花
而医生或卖药兼治病之人则往往被称为 为生 ,流寓在湖南潭州 , 开个花铺”, 人称“张
“郎中”“、大夫”或“防御 ( 使) ”。洪迈《夷坚支 待诏”。 《史弘肇传》 中的开笛匠阎招亮 ,亦称
甲志・杜郎中驴》“ : 杜泾郎中 , 河中府荥河县 “待诏”。 《水浒传》第四回 “
: 鲁智深便问道 :
上原村人也 。世为医 ,赀业稍给 。 ”白朴《东墙 ‘兀那待诏 ,有好钢铁吗 ?’
”此待诏则指铁匠 。
记》 第四折 :“小子李郎中是也 , 别无买卖营 《醒世恒言》卷十五还称一个木匠为“蒯待
生 ,专靠我这药上盘费 。 ”关汉卿《拜月亭》第 诏”,同书卷二十三又称一位专门替人篦头绞
二折 “: 这大夫好调理 , 的是诊候的强 。 ”洪迈 面的妇人为“待诏”。
《夷坚甲志・徐防御》“ : 适显仁太后患目疾 ,访 至于太保 、仆射 、
司徒 、
观察使这样的显
草泽医 ,遂获展效 ,补官与宅 ,锡赍不胜计 ,称 贵官称 ,当时居然还被用以尊称术士 、 侠盗 、
为徐防御 。”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 卷三还记马 艺人或捕吏等 。《宋史・孙子秀传》记子秀为
行街北有“班防御”药铺 、 大内西右掖门外街 吴县主簿时 ,有妖人称“水仙太保”,被子秀沉
巷有“盖防御” 药铺等 。 于太湖 。《元典章新集》刑部 “: 江淮迤南 , 风
不过 ,当时市井艺人亦可称郎中 、
大夫或 俗酷祀淫祠 , 其庙祝师巫之徒 , 或呼太保 , 或
防御等 。周密《武林旧事》卷六即记有演史艺 呼总管 , 妄自尊大 。
”周密《武林旧事・诸色伎
人李郎中 、 覆射艺人女郎中 、
说药艺人杨郎 艺人》记有“烟火陈太保”, 盖云其技巧神幻 ,
中、徐郎中等 。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则称 似有道术一般 。而《水浒传》中的戴宗 , 也因
一位唱嘌耍令的艺人为“吕大夫”, 一位玩悬 “有道术 ,一日能行八百里 ,人都唤他做‘神行
线傀儡的艺人为“金线卢大夫”,一位“诸史俱 太保’ ”。元无名氏《黄花峪》 第二折 “: 小生刘
通”、学问渊博的讲史艺人为“王六大夫”。 庆甫是也 ,被蔡衙内将我浑家夺将去了 ,上梁
《武林旧事》卷六又记有鼓板艺人段防御 、 唱 山告宋江太保去 。 ”《初刻拍案惊奇》卷 三 :
耍令艺人赵防御 ; 并且还记有讲史艺人“陈进 “[ 程元玉 ] 躬身作揖道 ‘
: 所有财物 ,但凭太保
士”“
、张解元”、
“许贡士”、 “林宣教”、
“徐宣 取去 。只是鞍马衣装 , 须留下做归途盘缠则
教”“
、周八官人”、
“陈三官人”等等 。这些都 个。’”这两处的太保则指侠盗 。甚至就连仆
不过是敬辞 。实际上 , 他们多半“门第卑微 , 役、轿夫也会被人尊称为太保 。 《古今小说》
职位不振”,不可能中过什么“进士”“ 、解元”, 卷三 “
: 官人吃几杯酒 ,睡在楼上 ,二位太保宽
更未曾任过“郎中”之类的官职 。 坐等一等 , 不要催促 。
”而吴自牧《梦粱录・百
不少手工艺人还常被称为“待诏”。待 戏伎艺》则记有杖头傀儡艺人“刘小仆射”;
诏 ,本指有才艺之人待帝王征召 ,即备员待命 《武林旧事》卷六亦载有杖头傀儡艺人“张小
之意 。如汉代征士 ,凡特别优异者 ,即待诏于 仆射”、 水傀儡“刘小仆射”。另据曾忄造《高斋
金马门 。北齐后主置文林馆 , 引文学之士充 漫录》 记载 , 当时贵人仆隶竟以仆射 、
司徒为
之 ,称为待诏 。唐初 ,征选一些才艺之士值翰 卑小 ,宁称保义 ,不称仆射 ,可见仆射之贬值 。
林院 , 以备待诏 。至玄宗时 , 就径称翰林待 至于司徒“卑小”,也因其被滥称之故 。 《宋四
诏 ,掌文词之事 ,成为一种官称 。宋元时市井 公大闹禁魂张》“: 三都捉事马司徒 ,衫褙难为
人则借以尊称手工艺匠 。话本《碾玉观音》: 作主 。
”即称缉捕差吏为司徒 。此外 , 缉捕差
“璩待诏问 ‘: 府干有何见谕 ?’
”此处待诏即指 吏还被称为“观察”( 即观察使 ) 。周密《癸辛
裱褙匠 ; 该小说中的崔宁则为碾玉待诏 。 《五 杂识前集・ 王小官人》载 ,建康缉捕使臣汤某 ,

— 77 —
即被人尊称为“观察”。话本《勘皮靴》“ : [大 眉》 第四折 “ : 梁鸿云 ‘: 夫人请穿上者 。 ’正旦
尹 ] 叫那当日缉捕使臣王观察过来 , 喝退左 云 ‘相公
: , 我不敢穿 。 ’”无名氏《争报恩》楔
右 ,将上项事说了一遍 。 ” 子“: [ 正旦云 : ] 相公 , 稳登前程 , 等雨水晴时
其他如“教授”
被用以尊称私塾先生 “博, 节 ,可来取俺老小每也 。 ”
士” 被用以尊称酒店 、茶馆的侍应人员 “, 官 由以上胪述可见 , 宋元以来市井间官名
人”“、相公”被用以泛称社会上的各色人等 , 滥称的习气是多么风行 ! 明人陆容在《菽容
这在小说 、戏曲中更是屡见不鲜 。略举几例 , 杂记》 卷二中就曾不无慨叹地说 “ : 吏人称外
如话本《西山一窟鬼》 中靠教学童糊口的吴秀 郎者 ,古有 。中郎 、外郎 ,皆台省官 ,故僭拟以
才即被称为教授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 尊人 。医人称郎中 , 镊工称待诏 , 磨工称博
二 :“凡店内卖下酒厨子 , 谓之茶饭量酒博 士 ,师巫称太保 , 茶酒称院使 , 皆然 。此前朝
士。”
话本《山亭儿》“: 家里一个茶博士 ,姓陶 , 俗语相沿之旧习也 。
”但是 , 此种风习为何会
小名叫做铁僧 。”《闹樊楼多情周胜仙》“ : 女 形成并且沿袭下来呢 ? 下面 , 我们想尝试对
孩儿迤逦走到樊楼酒店 , 见酒博士在门前招 此作些考论和解释 。
呼。”
此外 ,尚有“花博士”, 不过却指媒婆 , 非
指卖花的 。无名氏《百花亭》 第一折 “
: 只索央

及你撮合山花博士 , 休使俺没乱煞做了鬼随 宋元以来的市井细民之所以喜欢僭用官
邪。 ”
当时 , 甚至连“磨工”也可称“博士”。刘 名来称呼他人 ,推究其用意 ,自然是为了抬举
君锡《来生债》 第一折 “
: [ 磨博士云 : ] 来也 ,来 别人 ,有意提升别人的身份 、地位 。这样做 ,
也 ,谁唤罗和哩 ?”而“官人” 之称则更为普及 。 或是羡慕别人富有 ,如员外 、朝奉 、
防御 、将仕
翟灏《通俗编・称谓》云 “ : 唐时惟有官者方得 之称 ; 或是尊称对方多才多艺 ,如宣教 、
大夫 、
称官人 ,宋乃不然 ; 若周密《武林旧事》
所载金 教授 、解元 、
贡士 、进士之称 ; 或是取悦于人 ,
四官人以棋著 ,李大官人以书会著 ,陈三官人 好做交易 、买卖 ,如客官 、 官人 、
郎中 、
大夫 、

以演史著 ,乔七官人以说药著 ,邓四官人以唱 士、
待诏之称 ; 或是期待丈夫 、 子女能够为官
赚著 ,戴官人以捕蛇著 ; 吴自牧《梦梁录》又有 作宰 ,如官人 、相公之称 ; 或是畏吏惧盗 ,受制
徐官人幞头铺 、崔官人扇面铺 、 张官人文籍 或有求于人 , 如观察 、太保 、太仆之称 。这些
铺、傅官人刷牙铺 ,当时殆无不官人者矣 。 ”与 各异其趣的称呼 ,一般说来 ,与被称呼者的职
之相类 “, 相公”之称 , 亦很泛滥 。宋人王日韦 业、 身份等 ,或多或少总有某些相似或相近之
《道山清话》即云 “ : 岭南之人见逐客 , 不问官 处 。如酒店 、茶坊的侍应 , 通常见多识广 , 经
高卑 ,皆呼为相公 。 ”
《通俗编・仕进》亦云 “
: 今 验丰富 ,故有“博士” 之称 ; 私塾先生与学官教
凡衣冠中人 , 皆称相公 , 或亦缀以行次 , 曰大 授 ,职业类近 , 故有“教授”之称 ; 而学识渊博
相公 、二相公 。
”戏剧小说中 ,秀才通常也被称 的说话艺人在市民眼里 , 其文化水平就可与
为相公 。贾仲明《玉壶春》第二折 “ : 相公 , 你 “进士”、 “解元”等媲美 , 故自然借之以尊对
不思进取功名 , 只要上花台做子弟 , 有甚好 方 ; 至于随时待人传唤 ,为人提供某项技术服
处 ?”
《二刻拍案惊奇》 卷二十一 “: 店家道 ‘: 原 务的工匠 、 艺人 , 也便有了“待诏”、
“承务”之
来是一位相公 ,一发不难了 。 ’”
至于为何称秀 称 。但是 ,不管怎样 ,这些官称都是虚幻不实
才为相公 ,清王应奎《柳南随笔》卷二解释云 : 的 ,只能给被称呼者以一种假想的 、
替代性的
“古称秀才曰措大 , 谓能措大事也 , 而天下能 满足 ; 而称呼者之所以乐意借虚幻的官名称
措大事者惟相 ,故又呼秀才为相公 。 ”此外 ,妻 呼别人 ,被称呼者又对此感到悦耳 、满足 , 究
子对丈夫有时也敬称相公 。无名氏《举案齐 其原因乃在于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认知

— 78 —
和追求 ,即认为“做官”十分光彩 。这种“官本 弟 ,率夤缘近侍内臣 , 进献珍玩 , 辄得赐太常
位”
思想的产生 , 当然有其深厚的社会根源 。 少卿 、通政 、
寺丞 、
郎署 、中书 、司务 、序班 , 不
因为在封建社会 , 管理国家靠的就是大大小 复由吏部 , 谓之‘传奉官’ ”。可以说 , 宋元以
小的官员 ,只有官才有一定的社会地位 ,官位 来这种官僚政治腐败的状况 , 正是人们官本
遂成为一个人地位高低 、 价值大小的尺度 ; 并 位意识膨胀 ,官名滥称现象赖以产生的温床 。
且官位与权力 、
财富又是紧密相连的 ,财富的 至于官名滥称风习何以主要盛行于宋元
获取往往取决于官位的高低和权力的大小 。 以来的市井闾巷 , 这显然又与当时城市经济
所以 “当官发财
, , 望子 ( 或望夫 ) 成龙”, 遂成 的繁荣和市民阶层的兴起密不可分 。新兴的
为封建时代人们的普遍的价值观念 , 很少有 市民阶层在拥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之后 , 最迫
人能不受此影响 。 切希望的莫过于改变其卑微的政治处境 , 梦
不过 ,问题在于为何宋代以前这种僭用 想能够一朝发迹变泰 , 跻身于官僚阶层 。这
官名以尊人的习气尚未普遍出现 , 而到了宋 一点从市井流行的文艺作品中最能得其消
代以后就蔚然成风了呢 ? 看来 , 这种风习的 息 , 这些作品颇喜爱“ 发迹话 , 令寒门发
出现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 。考察唐末 、 五代 愤”。例如《五代史平话》中的朱温 、 石敬瑭 、
的政治现状 ,可知彼时政局急遽动荡 ,朝政混 刘知远 、 郭威 《郑使节立功神臂弓》
, 中的郑
乱不堪 ,买官鬻爵之风盛行 , 于是官爵泛滥 、 信 《杨温拦路虎传》
, 中的杨温 《临安里钱婆
,
滥称现象亦便随之产生 。洪迈《容斋随笔》 卷 留发迹》 中的钱  《赵伯升茶肆遇仁宗》
, 中的
七《冗滥除官》即云 : 唐末“德宗避难奉天 , 浑 赵旭 ,等等 ,这些人起初都是混迹市井或流浪
浑之童奴曰黄芩 ,力战 ,即封渤海郡王 。至于 江湖 ,但最终都通过各种途径或手段得以发
僖、昭之世 , 遂有‘捉船郭使君’、‘看马李仆 迹变泰 ,做了帝王或高官 ,改变了原本卑微的
射’。周行逢据湖湘 ,境内有‘漫天司空 、 遍地 身份和处境 。说话人在讲述他们的故事时 ,
太保’ 之讥 。李贞茂在凤翔 , 内外持官 者 , 总是充满艳羡之情 , 比如《史弘肇传》中的这
亦呼为司空 、 太保 。韦庄《浣花集》
有《赠仆者 些话语 “
: 这未发迹的好汉姓甚名谁 , 怎地发
杨金》 诗云 ‘
: 半年勤苦葺荒居 ,不独单寒腹亦 迹变泰 ?”
“史弘肇是个发迹变泰的人”“指望
,
虚 。努力且为田舍客 , 他年为尔觅金鱼 。’是 投拜符令公 ,发迹变泰”“则是史弘肇合当出
,
时 ,人奴腰金曳紫者 , 盖不难致也”。及至宋 来 ,发迹变泰”“
, 史弘肇自此发迹 , 做到单 、
代 ,冗滥除官的现象也很普遍 , 特别是徽宗 滑、 宋、
汴四镇令公 ,富贵荣华 ,不可尽述 。
”至
朝 ,据《宋史・职官志序》载 “是时员既滥冗
, , 于市井平民或商贾子弟登第做官的故事 , 也
名且紊杂 ,甚者走马承受 , 升拥使华 , 黄冠道 比比皆是 。《喻世明言》 卷二十八即写商人李
流 ,亦滥朝品”,买官鬻爵之风颇兴 。《宣和遗 秀卿“夫妻相爱 , 连育二子 , 后来读书显达”。
事・后集》即云 “ : 王黼平时公然卖官 , 取赃无 《警世通言》卷五写“买卖中通透” 的吕玉着意
数 ,京师谣言云 ‘ : 三百贯 ,曰通判 ; 五百索 ,直 培养后代读书 ,结果子孙“多有出仕贵显者”。
秘阁 。 ’
盖言其卖官爵之价也 。 ”
元明两代亦承 《醒世恒言》卷三写卖油郎秦重和莘氏“夫妻
此弊 《元史・
, 选举志序》 即谓彼时选官 “捕盗, 偕老 ,生下两个孩儿 , 俱读书成名”。卷二十
者以功叙 ,入粟者以赀进 , 至工匠皆入班资 , 写布商褚卫的义子不仅中了进士 ,而且还“考
而舆隶亦跻流品”。明人郑晓《今言》 卷二载 , 选了庶吉士 , 入在翰林”。凡此 , 不都说明市
成化年间 ,太监张敏之侄张苗“倾资上献”,得 井细民希图向仕途发展的迫切愿望吗 ? 而这
授南京通政使 ,此例一开 ,效者纷纷 “四方白
, 种愿望也正是驱使他们中的富有者捐纳钱粮
丁、
钱虏 、
商贩 、技艺 、
革职之流 , 以及士夫子 买官以及彼此以官名敬称的主要心理动因 。

— 79 —
除此之外 , 根据当时的许多文献资料记 而从官爵僭称所产生的社会效应上讲 ,
载来看 ,宋元以来繁荣的城市经济和崇尚享 这种称呼本身也是对本来带有高贵性的官职
乐的社会风气 , 也的确曾给活跃于市井中的 名称的一种俗化 , 也即使它们在被市井细民
诸色伎艺人员 、 医生 、
工匠等提供了不少跻于 的随意称呼中变得无足轻重了 。试想 , 连江
官吏行列的机会 。他们中的技艺出色者 , 不 湖医生都可称为“郎中”、 “大夫”, 盗贼 、
奴仆
时会被召入宫廷或官府献艺 、 效力 。《梦粱 都可称为“太保”、“仆射”, 如此等等 , 那么这
录》 卷二十《小说讲经史》 即云 “: 讲史书者 ,又 些官称还有何可贵的呢 ? 也许正因此故 , 官
有王六大夫 , 元系御前供话 。 ”《武林旧事》卷 僚士大夫们才会感到其尊严受到了冒犯 。宋
六《诸色伎艺人》 亦载 “
: 小说 : 朱修 ( 德寿宫) , 人彭乘《墨客挥犀》 卷四即云 “: 今之布衣相呼
孙奇 ( 德寿宫) ,任辩 ( 御前) ,施王圭 ( 御前 ) , 叶 尽曰‘阁下’,虽出于浮薄相戏 ,亦是名分大坏
茂 ( 御前) ,方瑞 ( 御前) ,刘和 ( 御前) 。 ”
卷七又 矣。 ”
甚至政府还曾下令禁止市井细民僭用官
云 “淳熙八年正月元日
: , ……上待太子于椤 名。 《明实录》 即载 “
: 洪武二十六年十二月丙
木堂香阁内说话 , 宣押棋待诏并小说人孙奇 戌 ,命礼部申禁 ,军民人等不得用太孙 、 太师 、
等十四人下棋两局 , 各赐银绢 。”而不少女艺 太保 、待诏 、
大官 、郎中等字为名称 。”可是禁
人也被宣至御前供奉 。元杨维桢《东维子文 而不止 ,市井细民们照样我行我素 。这是否
集》 卷六《送朱女子桂英演史序》云 “ : 当思陵 也反映了新兴市民阶层在观念上有意拉近官
上太皇号 ,孝宗上太皇寿 ,一时御前应制多女 僚阶层与市民阶层的社会地位差距 , 追求一
流也 。若棋待召 ( 诏) 为沈姑姑 ; 演史为张氏 、 种政治平等的心理愿望呢 ? 抑或这正体现了
宋氏 、陈氏 ,说经为陆妙慧 、 妙静 ; 小说为史惠 他们平视达官贵人的勇气和魄力吧 。不管实
英 ;队戏为李瑞娘 ; 影戏为王润卿 ; 皆中一时 际情形如何 , 这种普遍发生于市井细民中间
慧黠之选也 。两京游幸聚景 、 王 ( 玉) 津内园 , 的官名僭称现象 , 都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意
各以艺呈 , 天颜喜动 , 则赏赍无算 。 ”他 ( 她 ) 蕴 ,它为今人透视古代市井细民的文化心态
们所以被市井细民尊称为“进士”、 “解元”、 和人生价值追求等提供了一种形象的精神标
“贡士”、
“大夫”等 , 或许正因做过“御前供 本。
应”,受过朝廷或官府的恩赐和封赏 。李心传 主要参考文献 :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零六记载 , 绍兴年 11《历代史料笔记丛刊・唐宋史料笔记 41 种》, 中华书
局 1997 年版 。
间有一位艺人名叫李姻 , 因入宫廷任睿思殿
21《历代史料笔记丛刊・元明史料笔记 41 种》, 中华书
祗候 ,能讴词 , 善小说 , 故受赐为“秉义郎”。
局 1997 年版 。
其《建炎以来朝野杂记》 乙集卷十四亦云 “
: 绍 31 [ 宋 ] 孟元老等 《东京梦华录》
: ( 外四种) , 文化艺术出
兴初 ,有伶人胡永年者积官至武功大夫 。 ”明 版社 1998 年版 。
李日华《紫桃轩又缀》卷一亦载 :“宋王防御 41 [ 元 ] 脱脱等 《宋史》
: ,中华书局 1985 年版 。
51 [ 明 ] 宋濂 《元史》
: ,中华书局 1974 年版 。
者 ,号矮顺子 。 ……盖防御以说书供奉得官 ,
61 程毅中辑注 《
: 宋元小说家话本集》, 齐鲁书社 1999
兼有横赐 。”
有的艺人则因献艺官府而得官 。
年版 。
明陶宗仪《南村辍耕录》 卷二十七载 “
: 胡仲彬 71 王季思主编 《全元戏曲》
: ,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9 年
乃杭城勾栏中演说野史者 , 其妹亦能之 。时 版。
登省官之门 ,因得夤缘注授巡检 。
”显然 ,这种 81[ 明 ] 冯梦龙 《三言》
: ,凌氵蒙初 《二拍》
: , 齐鲁书社 1999
年版 。
因鬻技售艺得官现象的存在 , 也大大地诱发
并助长了市井间官爵滥称的社会习气 。 ( 作者 : 广州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副教授 、
文学博士  广州 510405  责任编辑 : 王恩重)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