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3

Hybrid Child

CAST:
小太郎:福山潤
葉月:鳥海浩輔
黒田:井上和彥
柚子:宮田幸季

瀬穀:諏訪部順一
月島:綠川光

第一話

黑田:既不是機械也不是人偶,而是像一面鏡子。反映主人的愛情而成長。
你是……Hybrid Child……

小太郎:葉月!葉月~

小太郎:我,除了葉月誰都不行!

小太郎:好熱啊~不行了~我集中不了注意力~剛剛才有了工作的意思,這種熱天啊~
(開門聲)
小太郎:啊哇。。。。。葉月。。
(腳步聲)
葉月: 小太郎大人!用天氣來爲你的懶惰找藉口這種行爲已經夠羞恥的了。如果再這樣消
極下去你絕對會失敗!所以從現在開始你要停止腐爛,好好意識到自己作爲和泉家族現任當

家的責任!
小太郎:啊啊。。是了是了!
葉月: 你不用重復是!
小太郎:唉唉,對不起你的主人就是個笨蛋。。。
葉月: 話說回來,如果你真的那麽痛苦,試試一次考試合格如何?那樣我也就不必聽你那麽多
的抱怨。
小太郎:(這傢夥。。)

小太郎:葉月是我八歲的時候在垃圾處理場撿到的。那時候我以爲他只是一個人偶,事實
上,他是個Hybrid Child。在富有歐桑圈中非常有名,是男性理想的化身。根據主人的愛情而
成長,人們可以依自己的喜好去養育中意的Hybrid Child。
我對葉月從來沒有過那些污垢的念頭哦。葉月畢竟是男生- -
養育Hybrid Child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所以當葉月第一次動起來的時候我真的非常高興。

(小太郎:過來過來~
小葉月:小太郎大人,等等,小太郎大人。。。。)

他像一隻小鴨子那樣,無論我到哪里去都跟在我身後。聽我說話。順從,率直。
但是、但是……
葉月:小太郎,這個錯了,還有這個。啊,那個也是。你爲什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首先要認真
看清楚題目……

(小太郎:爲什麽會變成這個樣子||我究竟做錯了什麽啊||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比我還高了。)

小太郎:喂,葉月你穿那種衣服難道不熱嗎?光看到你的樣子我就覺得又熱又悶。。
葉月:我很舒服。與人類不同,我有自動調溫裝置。看(碰小太郎的臉)。
小太郎:好涼。
葉月:一旦氣溫超過25度,我的就會自動調節體溫,哈,人類辦不到呢。
小太郎:。。。。葉月。
葉月:hai?
小太郎:脫!
葉月:啊?啊,小太郎住手||
小太郎:脫~~全部脫掉~~
葉月:住手||真是的||小太郎我沒有準備……||小太郎||
小太郎:感覺真好~~(抱住)
葉月:怎麽了。。。
小太郎:啊啊~我復活了。。爲什麽以前都沒注意到呀~晤~如果早一點覺悟,我就不用年復
一年地忍受夏日的煎熬了~
葉月:笨蛋……爲什麽我非要服侍這麽一個笨蛋不可?
(可笑,我最近頻繁的頭疼,他一定沒發現。)
喂,你該走開啦,已經涼下來了吧。
小太郎:呼嚕呼嚕。。

(葉月:真是的,這個人,十年了什麽都沒變。)
小太郎:晤。。。葉月。。。
(葉月:回想起來,小太郎第一次發現我那天,也和今天一樣是個炎熱的夏日。
在那之前我已經被拋棄兩次了,小太郎是我的第三個主人。
還有三次,這裏的人們都想扔掉我。但每次小太郎總是把我找回來。
他一直,和我在一起……
雖然我的生命是他給的,但我並不打算過度溺愛他。
不,可能我已經太寵他了了……
和泉世家追溯上去有十五代的歷史。但這個家族會因爲有這麽一個當家而消亡吧……
我一定要盡我所能,讓他成爲一個堅強的人。)

小太郎:嗯阿~
葉月:你可以繼續睡。畢竟,這種天氣對你來說還是太悶了。
小太郎:做了很棒的夢~
葉月:怎麽樣的夢?
小太郎:我夢見自己在冰海底~感覺到那些冰摩擦我的皮膚哦~啊哈~~又涼又甜好好舒服~~
咿呀~~
葉月:前言撤回!!立刻起來回去工作!!快點!!#
小太郎:嗯??哇||如果現在不睡覺的話我會死的。。。。
葉月:不要找藉口!#
小太郎:你自己知道嗎,經常這樣動怒不好哦會高血壓的。
葉月:|||||你認爲這是誰的錯啊……
(都是小太郎的錯,最近我都覺得噁心。整天疲勞不堪,呼吸困難,頭暈。)
看這邊!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麻煩的?!究竟要我怎麽說你才會明白……
小太郎:葉月?葉月?!

小太郎:你是。。黒田先生?
黒田:呼。。
小太郎:喂,你幹嗎要反問問你的人?喂喂。。!
黒田:怎麽了?
小太郎:你就是製造Hybrid Child的人吧,請過來看看這個人。他不知爲什麽忽然崩壞了,可
能是哪個地方出了問題。
黒田:你是在哪里得到他的?Hybrid Child不是像你這種小孩能輕易到手的東西。你是從哪
里把他偷到手的?
小太郎:你居然敢這樣說我?!雖然這副模樣,我好歹也是和泉家第十六代當家……
黒田:哦。。所以,是個生活在父母蔭蔽下,被寵壞的富人小孩咯。
小太郎:啊(生氣)
葉月:他沒有偷我。他撿到我的。
小太郎:葉月!我們回家!這開什麽玩笑!
葉月:小太郎,就是這個人。我永遠都不會忘記製造我的人。
黒田:……脫衣服。

黒田:實驗體NO。0001。啊,這就是第一個的Hybrid Child,找不到更舊的了。真厲害啊,老
實說我是第一次見到這麽完整的Hybrid Child。我要解體他。。。
小太郎:解體?別開玩笑了!認真點!我來這裏是爲了修理好葉月,不是。。

黒田:他修不好了。
小太郎:爲什麽?製造他的人應該也能修理他的!
黒田:不可能。
小太郎:爲什麽!!
黒田:聽著,有錢的小鬼。Hybrid Child既不是機械也不是人偶,我不能把他拆開再把零件歸
位元元。(用小刀割葉月的手臂)
小太郎:你在幹什麽?!葉月,沒事吧?
黒田:冷靜點,他不會感到任何疼痛,因爲他不是人類。
小太郎:但是……
黒田:聞下這個。
小太郎:嗚。。(捂鼻)
黒田:這不是部分的問題,他正在。。從裏面腐爛。。。。到全身。。
小太郎:什麽!你在開什麽玩笑?!我一點都不明白你在說什麽!!
黒田:你的頭腦不大好啊。
小太郎:修好他!你要多少錢我都會給你!!
黒田:哦,錢啊。。5百萬。
小太郎:別愚弄我!!那比國家預算還多啊!!!#(注:時代背景不同現代。。)
黒田:哦哦,這些東西你還是知道的啊。既然這樣,你買個新的Hybrid Child如何?最新生産了
3000個Hybrid Child,他們比舊的好操縱多了
小太郎:我不要新的!!!!我只喜歡和葉月在一起。醫好他!對你來說不是很簡單的嗎?
黒田:。。。。現在的孩子真沒禮貌
小太郎:等一下!我會做所有我能做的事情!我,不是葉月就不行!

黒田:。。。。我明白了。你去找月の雫來給我吧。

小太郎:月の雫?

黒田:它可能埋在海邊教堂附近北極星的方向。明白嗎?假如那是你的東西,你就一定能找
到它。否則就永遠也找不到。
如果有那東西,就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小太郎:好的,不過那是什麽?
黒田:你是Hybrid Child的主人,連那是什麽都不知道?
小太郎:哈。。哈哈哈。。。。。月の雫。。我當然知道!

黒田:呵。。
小太郎:好了好了總之我只要找到就行了吧?

(小太郎:月の雫,月の雫,月の雫。也許像它的名字那樣,小小的,白色的,透明的。映著月光,
它正靜靜地等待被發現。
葉月還剩下一個星期的時間,我必須找到它的,去救葉月。假如,假如我可以找到它……

葉月:搞清楚了吧。這只是我生命機能的問題。沒有人能做什麽,停止浪費時做傻事吧。我
要死了,你我都應平靜接受這個事實。
。。。。。。。真有趣,我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麽認真的樣子。
你明白嗎?即使我不能幫你了,你也必須通過考試。錢是你唯一擁有的東西,你可以找好的家
庭教師。。。
小太郎:住口!我聽夠了!啊!(手被傷到了)
葉月:怎麽了?
小太郎:沒事。。
葉月:看,你的手指傷了。因爲你在做你根本不習慣的事。而且你拿鏟子的姿勢是錯誤的。
小太郎:讓我自己一個!
葉月:我不能忍受幹坐在這裏看你了,讓我來幫忙吧。
小太郎:不要,我不需要!
葉月:你一定需要。
小太郎:我說我不需要你的幫忙!!你不要動一個指頭,乖乖坐著就好!!
葉月:。。。。。想救我,卻這麽用力打我。。。
小太郎:如果你覺得無聊就回去,我自願做這件事的。
葉月:。。。。。。。。小太郎
(拉住。。KISS)
小太郎:笨蛋。。。不要愚弄我。。。
葉月:。。。。(微笑)

(葉月:無論何時何地,我們總在一起。我想知道。。。。究竟要過多長時間,你才能遺忘我
的存在?)

黒田:那傻瓜還在繼續挖嗎?
葉月:啊。。是的。他責備我所以我回來了。。。。。月の雫是否真的存在?

黒田:存在。
葉月:這樣啊。
黒田:但我從沒說過找到了月の雫就能治好你。是他自己誤解了。
葉月:那個人是和泉家的繼承人,如果沒有我幫他,他不可能辦得成這件事。
黒田:。。。你說小太郎找到你並帶你回家,那麽說你被拋棄過?
葉月:是的,兩次。。不,五次。
"給Hybrid Child愛,然後他就能按你的願望成長",啊,說的簡單。事實上,養育Hybrid Child非常
困難。
黒田:沒錯。
葉月:養我一定是件很難的事情。兩次,兩次我都被扔到垃圾堆裏去。然後,小太郎發現了
我,帶我回去。
我那時候停止了機能。和泉家的人叫他扔掉"那個髒東西"。他們趁小太郎不在的時候把我
扔掉,那就是其他三次。
葉月:在小太郎眼中,我非常孤獨。
(小太郎:我不要新的!我只高興和葉月在一起,我不會接受其他任何東西!)
葉月:五年。。用了五年我才能起動,然後再用了一年半,才會說話。他真是一個笨蛋。
黒田:不要抱有錯誤的感情。你是人造的,不是人類,不應該對人類抱有戀愛感覺。
葉月:喜歡?愛情?都不是這些一時的感傷。我的身體,我的聲音,我的心。。。都是小太郎
給我的。
我的一切。。。都是小太郎的所有物。。。
(12點鐘聲響起)
黒田:時間到了。
葉月:。。我不害怕死亡。。我只是擔心。。假如我不在了。。那個人是不是能好好照顧
自己。他很遲鈍,記憶力差,沒禮貌,頭腦也不靈光。。。
(但是,他比我以往遇見的人都溫柔。。比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在乎我。。。。)

小太郎:葉月。。。對不起。。我找不到。。。我盡力了還是找不到。。對不起對不
起。。。討厭。。
爲什麽我一直都是這樣?爲什麽。。。我不能爲你做什麽。。。(哭泣)
葉月:ne。。。他是不是個傻瓜?

(翌年夏天,和泉宅第)
女傭人:小太郎大人,有電話找您。
小太郎:誰?
女傭人:他說只要找您。。
小太郎:好的,我過來了。
你好,我是小太郎,請問你是?
黒田:哦,這一年裏變成怎樣了?
小太郎:什麽?黑田?!
黒田:不過,我想人在一年裏不會有多大變化。
小太郎:什麽呀。。你找我什麽事?
黒田:你還記得去年你去海灘挖月の雫的事情嗎?
小太郎:記得又怎麽樣?
黒田:啊,那只騙你的。
小太郎:hai?!
黒田:只是爲了治治沒禮貌的小鬼而已。
小太郎:怎麽回事?!你這個混蛋!這樣玩弄人家的感情?!你有沒有想過我當初的感
受。。。。
黒田:額。。那麽,我已經向你道歉過了。不過這和那是兩回事,賬單來的時候,你可要付清
哦。
小太郎:啊?什麽?你在說什麽?
黒田:真是麻煩死了。總之我已經給你打八折了,就這樣,再見。
小太郎:喂喂。。怎麽回事。。黑田!?

小太郎:什麽跟什麽啊。。我好不容易才忘記了以前的事情。。
(開門聲。。風鈴響起)
小太郎:a。。。。(呆住)
葉月:即使扣除20%,依然要付四百萬哦。人類真是麻煩啊。
小太郎:葉月。。。

葉月:用了五年起動,再用一年半才能說話。
(小時候的小太郎:葉月葉月,過來過來~)
當夏天再次來臨,這些回憶向我奔湧而來。這個人說,除了我誰都不行——

第二話

(柚子:我的主人,瀬谷一大人,經常獨自一人站在花園當中——)

柚子:唔..再努力一點..(擡頭)....

瀬穀:柚子,你在幹什麽?
柚子:一大人~那個,我這個月想長到那麽高,可是不知爲什麽不長了額..
瀬穀:嗯..不是你想長高就能長的.過來,今天有KASUTERA吃哦。
柚子:噢~洋果子~
瀬穀:等下一起吃吧.
柚子:好的~洋果子洋果子~~

瀬穀:柚子,人人都有生長的規律,你不用太過介意.

柚子:是..
(我不是人類,我是人造的Hybrid Child.當接受了主人的愛與關注時,我就會成長.
一大人曾經受雇於某個世家,現在退休了,我不大明白那是什麽意思.他十分好人,聰明,又帥.
這座宅第的人都很喜歡一大人.但是……
我不明白,一大人對我這麽好,爲什麽我不會長大?也許我哪里壞掉了也不一定.又或者,一大
人其實十分的...討厭我?||)(結冰..)
瀬穀:柚子?

柚子:一大人,我的KASUTERA分你一半![註:關於洋果子KASUTERA詳看第三頁介紹]
瀬穀:怎麽了?你不舒服嗎?
柚子:不,我很好.
瀬穀:那麽繼續吃,這個不是你最喜歡的嗎?
柚子:請吃,一大人!
(其他人怎麽討厭我都無所謂,但一大人絕對不要討厭我!雖然我真的真的很想吃,但如果這樣
做能讓一大人高興。。。我會忍耐.)
瀬穀:(摸)有什麽事嗎?
柚子:啊。。心跳。。
瀬穀:說吧,我不會生氣.
柚子:但是...
柚子:嗯..很抱歉,不知道我爲什麽會長不大.我想我哪里壞掉了..或許..是因爲一大人你討厭
我..那樣..
瀬穀:你討厭我嗎,柚子?(拍)

柚子:不不不(拼命搖頭)

瀬穀:那就好,沒什麽好擔心的.因爲我最喜歡柚子了

柚子:..(臉紅)

瀬穀:來,你的份.

柚子:不不..我不能收回自己作爲男人的話..
瀬穀:那麽,我們兩個都分一份給對方吧.
(柚子:"分一份"——一大人的話,非常溫柔)
(柚子:這個月的目標要推遲到下個月了哦.但是今天發生了好事情,所以我明天會長高吧!
不過,離我能和一大人同樣高的日子還很遙遠.
啊,又來了.花園中的燈光.在那裏的不是鬼魂,而是一大人.(偷望)
我曾經想過去叫他,但被一些僕人叫住了,還嚴厲地教育了我.看上去每個人都知道我所不知
道的東西,但是沒人告訴我.
我也不知道一大人的想法.我只是害怕——那些侵蝕了夜的緋紅花朵——還有一大人臉上,
我從沒見過的可怕表情——)
(搬凳子站上去)
我想儘快長大,假如我成爲成熟的男人,就可以支援一大人了.爲什麽他看上去那麽悲傷?我可
以做什麽來幫助他?
我只想知道,一大人看見了什麽..)

(腳步聲,瀬穀喝茶中)

柚子:一大人~!(猛地推開門)請和我親熱吧!

瀬穀:(噴茶)....親熱?什麽?||

柚子:我剛剛去買花的時候發現賣花的姐姐和我一樣是Hybrid Child哦.她是大人又很漂亮,
我告訴她自己想變得和她一樣.
於是她就很好人地告訴了我方法~
柚子:照她的說法,我們只要先#%#$再&%^然後&^*接著!##*……<請自行想像- -+>
瀬穀:啊啊啊啊啊||柚子||停|||那個人是在戲弄你的啦..你爲什麽這麽想長大?

柚子:那個..
瀬穀:是什麽不能告訴我的嗎?
柚子:不是的(我不能告訴他..)那麽,她是在騙我嗎?

瀬穀:那個..不,但是..
柚子:那麽我們來做吧~我是一大人的!我能忍受任何疼痛!
瀬穀:....我的?||

柚子:除此以外..如果你不告訴我的話,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什麽.我覺得,無知是一件非常悲傷
的事情...
瀬穀:.......好的...閉上眼睛

柚子:唔..啊..一大人..

瀬穀:(笑)感覺如何?

柚子:感覺..?好癢..

瀬穀:就這樣?

柚子:?是的.
瀬穀:好了,今天就到此爲止.
(柚子:怎麽了,我說錯了話嗎?我只是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啊,我現在胸口有點痛.
不,不是真的痛,好像在跳動..@_@發燙)
瀬穀:柚子?
柚子:啊啊..唔..哇..對不起!我要去洗臉了!(飛跑)
瀬穀:他是害羞了嗎..?

(柚子:我的心臟猛跳停不下來.被他摸到的地方隱隱作痛.我在做什麽?我想我要瘋掉了.
我的腦海在旋轉,我的身體不受控制,我的心臟猛烈搏動.這種難以抗拒的感覺是什麽?
我可以肯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最喜歡一大人了)

管家:老爺,又來了一封恐嚇信.
瀬穀:.....(你今天就會死,混蛋!)

管家:我們應該怎樣做?當初我以爲搬家就夠了,但現在看來,我們也許通知一下員警爲好.

瀬穀:沒事的.
管家:但是,老爺..如果你發生了什麽意外..
瀬穀:我必須爲過去贖罪.
管家:老爺!
瀬穀:即使我

(柚子:深紅的花朵....那晚,主人又獨自一人站在花叢塚,顯得很憂傷.但是沒人敢接近他,他看
上去似乎遙不可及.像平時一樣,我只能遠遠地望著他.)

瀬穀:柚子!

柚子:一大人...
瀬穀:你長大了?!
柚子:嗯,我想也是,有長高一點吧!那個姐姐說的是真的,讓我們繼續做未完成的事情吧
~%#%^%&^**%<再次省略...>
瀬穀:夠了..不用說了.不過,你現在的衣服不合適了吧.我叫裁縫來幫你做新的如何?
柚子:嗯~不過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散步去裁縫那裏?今天天氣很好.(那樣可能會讓一大人
稍微放鬆一下)
管家:請問需要備車嗎?
瀬穀:不,我要和柚子一起走路去.

瀬穀:見到想要的東西就告訴我,我會買給你.

柚子:好的.
瀬穀:啊,你今天很快樂呢.
柚子:嗯,你也這麽認爲?(一大人看上去好多了,幸好有邀他出來)
瀬穀:我們回家時買些KASUTERA吧.
柚子:啊,真的?~
瀬穀:因爲今天是我們一起的特別日——(定住)

刺客:瀬穀受死!!(拿刀刺過來)

柚子:一大人!

刺客:我要爲我的族人報仇!

柚子:一大人!快逃!一大人——爲什麽——爲什麽你不躲開?一大人——

管家:老爺他沒有生命危險,不過視力很難恢復了.
柚子:怎麽會這樣。。一大人。。
[好長一大段話..不想全譯..好麻煩- -+]
大意:瀬穀以前爲一個顯赫家族服務過,掌握要權.戰爭爆發後徵用了很多人參軍,結果連戰敗
很多人死了,家破人亡.
雖然瀬穀也是迫不得已的,但是他很自責,不斷接濟那些倖存者.可仍有人不肯原諒他,就像這
次的刺客一樣.

(柚子:一大人……他從來不告訴別人他的痛苦,只是一個人,孤獨地坐在緋紅的花叢中自
責……)

瀬穀:不要把我說的好像聖人一樣,我只不過是個不能自決的懦夫而已.

柚子:一大人!
管家:老爺!
瀬穀:不好意思,請你離開一下好嗎?我有話想單獨和柚子說.

柚子:對不起!如果不是我硬要你和我一起出來,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對不起...對不起...

瀬穀:別哭,這不是你的錯.那男人有殺我的權利.
柚子:請別那麽說!一大人沒有錯,一大人絕對不會錯!
瀬穀:柚子..等你冷靜下來,就收拾好行李.我會幫你找個更好的主人.

柚子:額?
瀬穀:你回黑田那裏去.他是我的老朋友,就是他發明瞭Hybrid Child.我肯定他會爲你找到個
更好的主人.
柚子:不要!我不要走!爲什麽你要這樣說?你討厭我了嗎?

瀬穀:不,我沒有討厭你.

柚子:我不想走!我只想留在這裏!
瀬穀:我和你一起很高興,可我沒有東西可以給你,對不起,我只想讓柚子看到美麗的東西..

柚子:我明白了...我明白我爲什麽一直長不大了...
一大人一直一直只給我愛.這樣是不行的。你要給我更多疼痛更多悲傷更多困苦!更多更多..
否則,我永遠都不會長大!
你現在那麽痛苦,我卻連原因都不知道.請你告訴我讓我瞭解.
我想留在這裏幫助你我想傾聽你的煩惱我想鼓勵你!請讓我快點長大!
如果我長大後依然幫不上忙,那麽你可以趕走我無所謂.但是,我真的..真的不想離開你!
瀬穀:柚子,你爲何。。謝謝..

(柚子:Hybrid Child是反映主人的鏡子,不是機械,不是人偶.他們的身體裏,也流著緋紅的血
嗎?)

(櫻花飄落...)

柚子:這讓我很困擾呢,櫻花的顔色比去年淡了.
瀬穀:是這樣嗎?
柚子:恩.我想可能是由於空氣污染.近來工廠多了很多.

瀬穀:但它們的香味和以前一樣.
柚子:櫻花有香味嗎?
瀬穀:香氣不濃,但確實存在.我的鼻子很靈呢.
女傭:老爺,下午茶時間到了.今天有KASUTERA哦.
柚子:點心~
瀬穀:你聽到點心時的樣子就像小孩子一樣.
柚子:什麽呀..我會分我的那份給你.
瀬穀:不需要.
柚子:你要.
瀬穀:那麽,我們都分一半給對方吧.
柚子:hai.一半

(柚子:主人他一直獨自坐在花叢中,但從現在開始,我會和他在一起.)

第三話
月島:夏草的香味,白雲之風,一個人,和一個人,還有一個人。

(腳步聲)
月島:喂!黑田!在嗎?
(被射中)
黑田:啊哈哈哈~~成功成功,射中了,而且正中眉心~~

瀨穀:好厲害好厲害!連位置都絲毫不差~真不愧是做自動人偶的人啊~

月島:黑田你。。。!開什麼玩笑!!(折斷)

黑田:幹嘛啊!那是很重要的零件啊!!

月島:少囉嗦!每次都做這些無聊的東西!!瀨穀!你也不要老是跟著這傢伙瞎起哄啊!

瀨穀:對不起對不起~但是剛才的表演太精彩了嘛~

黑田:喂。。。月島,什麼事啦?

月島:什麼嘛?沒事我就不能來了?

黑田:啊?你是在吃瀨穀的醋嗎?

瀨穀:好了,算了算了,別這樣嘛,我們畢竟是兒時玩伴嘛,三個人要好好相處啊

月島:哼!

瀨穀:看,月島,這裏有你最喜歡吃的小雞餅哦

(背景聲:月島:小雞餅~~

黑田:喂~~那不是我買的嗎?!

月島:誰買的都無所謂了~給我!

黑田:放手!

月島:給我拉!

黑田:放手拉!。。。)

月島:我們都住在附近,雖然彼此身份不同,但卻剛好同年,一個人和一個人還有一個
人,是兒時玩伴。

瀨穀:話說回來,月島大人,你當上了月島家的家老,真是恭喜。

月島:咦?噢。。。

黑田:就是說啊,雖然現在時局不安定,藩也有很多新體制,但沒想到你這種人也能當上
家老啊~是不是該說藩太缺乏人才了呢?

月島:給我切腹吧!!這是家老的命令!!

黑田:哈~聽膩了聽膩了,每次都照你說的做,我又幾個肚子都不夠切啊!(出門)

月島:黑田!!那傢伙怎麼回事啊?!每次都這麼瞧不起人!。。討厭我的話就直接說討
厭啊!!

瀨穀:我想不是那樣的。老實說,我很討厭吃這種小雞餅,黑田也討厭吃甜食。那麼,你
說為什麼這個家裏卻常備有小雞餅呢?

月島:那種事。。。別問我啊!

瀨穀:(笑)

月島:即使我們還有時間為無聊的事情而吵架,其實我們藩,正面臨危急的狀況。幕藩體
制的崩壞,在以天皇為中心的國家,倒幕勢力正在抬頭。

武將A:將軍就這樣躲起來,也太沒用了吧?!

武將B:他似乎打算把江戶城給交出去啊

武將C:說什麼無血開城,只不過是想保住自己家族的姓名而已吧!

武將D:開什麼玩笑!!

武將E:利用完我們藩之後,就乾脆的丟到一邊去了啊?!

月島:為幕府賣命多年的我們藩,從那一天開始沒有了主人,甚至還多了一個“賊軍”的
名號。戰爭近了。

月島:那個。。老實說,我對於自己是否能勝任家老這個位子,到現在還很猶豫。雖然
說,殿下親自指名要我擔任是前所未有的榮幸。可是這麼重要的職位。。我能不能行。。
到底。。。

黑田:應該說,你既然生為月島家的人,不管多笨都能當上家老的拉~

月島:黑田~!

瀨穀:也說得太難聽了。。。

黑田:不管你怎麼想,你都已經是家老了,做好自己的工作吧!戰爭就快到了吧?你不好
好做出指示判斷的話,就算贏定了的戰爭,也贏不了的拉!

月島:那個。。

黑田:感到困擾的,應該是我們武官啊!!

月島:那種事我知道啊!但是。。責任這麼重大。。那個。。

黑田:啊??你到底以為你憑什麼可以住好的吃好的啊?!這是你要負起重責的代價啊!
在人前猶豫不決,又能怎麼樣?!別去想能不能做到,去做!

月島:啊。。。

黑田:這就是你的工作啊!等事情結束之後,不服氣還是哭訴,我都肯聽!切!或者是
說。。。你覺得自己連這點勇氣都沒有?!

月島:ki~你說什麼?!

黑田:你嚇軟了嗎?哈哈哈~~

瀨穀:(怎麼說呢?黑田他啊。。。)

月島:只要我想做,什麼都可以做到的!!

黑田:哦~~能做但不想做就和做不到是一樣拉。

月島:我能!!我絕對能做到!!

瀨穀:(他似乎很清楚該怎麼和月島談話呢。。)

黑田:哎~說得真好呢~好孩子好孩子~~

月島:(打)哼!

瀨穀:不,他果然還是不會說話。。。

月島:一個人和一個人,還有一個人,總是在一起,從那時開始就一直。。。

(黑田製造HC的房間)

月島:這是什麼房間?

瀨穀:全是完全不懂的機器呢。。。

月島:那是。。新的自動人偶?

黑田:這是能互通意志的人偶。

月島:啊?

黑田:一開始只是個普通的人偶,但若充滿愛情的養育他,就會像小孩子一樣長大哦,很
有趣吧?

月島:什麼啊?那種東西可以做出來嗎?。。喂。。

黑田:怎麼了?

月島:怎麼覺得這個人偶的臉。。看起來很像我?

黑田:怎麼可能?我幹嘛要做出長得像你的人偶啊。。?

月島:嗯。。。

黑田:晤。。
瀨穀:恩?真的也,和月島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

黑田:我是想做出一個和月島一模一樣的人偶的話,本人說不定就會改過自新,向我道謝
呢~

月島:你說什麼啊?別開玩笑了!!(打翻東西)

黑田:啊~~你幹什麼!我重要的人偶啊~~

月島:這句話該我說吧!!把別人當成實驗材料是怎麼回事啊?!

黑田:不要無理取鬧啊!

月島:為什麼一直都是我?!你這種人~~還是去死了算了!!!

黑田:別每次看到我就說著“去死去死”什麼的!你啊。。。我要真的死了,你打算怎麼
辦?

月島:說什麼怎麼辦。。放手拉!

黑田:如果是家老大人的命令的話,想我這樣的粗鄙的下人,除了遵命還能怎麼樣。

月島:別說那樣的話。放開。。我的手。。

瀨穀:黑田,太過分我會很為難的。。。

月島:放手!!

黑田:啊啊~~這個人偶好不容易要做好了,又要從頭開始了啊!你也真不知輕重!

月島:我走了。

瀨穀:月島,那個不給他嗎?

黑田:什麼?

月島:我家院子裏的櫻花樹。。昨晚不是有很大的風嗎?早上我看到折斷的花枝,想說至
少可以用來插花。。你。。很喜歡花吧?所以。。。給你。

黑田:。。那可真是。。謝謝了。

(腳步聲)

家臣:啊~~~家老大人~~你到這裏來了~終於找到你了!

月島:怎麼了?

家臣:不好了!官軍似乎已經出動到江戶了!軍分三路,一軍從上總過來,一軍從宇都
宮,一軍應該會從出羽過來。

黑田:什麼?!
家臣:對方將我們視為賊軍,叫喊著“討伐”的口號向著我們來了啊!

月島:怎麼會?!

家臣:總之請您快登城指揮。

月島:我明白了!

黑田:月島。。。

(當當當。。不知啥聲音。。= =)

月島:(心臟跳得好快。。感覺好不舒服。。)
敵軍入侵我們藩的路線只有一條,首先在每個街道設置大隊,之後再聽我指揮。
(這句話,絕對不能說出口)
總指揮官是我月島!
(全藩的人,應該都明白)
津島口第一大隊長——瀨谷!(瀨穀:是!)
白阪口第一大隊長——黑田!(黑田:是!)
(不知從何時起成為賊軍的我們藩,無法預知前方是否有勝利等待,只能。。祈禱)
今夜出發!!大家!全心作戰吧!!

黑田:那麼,記得幫我給櫻花枝換水。你可以隨意進出我家,那樹枝很不錯,可以的話,
我想一直栽下去。

月島:我明白了。

黑田:怎麼了月島?已經開始膽怯了嗎?

(月島出拳,被接住)

黑田:怎麼了?這次不叫我“去死”或者“切腹”了嗎?

月島:你現在死了的話,會給其他人造成困擾的。

黑田:你說的也對呢~再見了。

月島:黑田!那個。。小心一點。。一定要回來。。

(黑田沖上去抱住月島)

月島:啊。。

(kiss)

(推開)

月島:幹嘛?
黑田:(歎氣)不知道。。。我的頭帶和你交換吧。

月島:哎?。。恩。。哦。。。

黑田:你膽子這麼小,就當作護身符吧。當覺得恐懼,或是需要人鼓勵的時候,前端的一
方有塞一張紙條,就把紙條拿出來看吧。

月島:黑田。。。

黑田:前面路還長著呢,振作一點哦,家老大人。再見了。

士兵:隊長——

黑田:馬上就去!

(黑田跑開)

月島:到底塞了什麼?這傢伙。。。(取開看)哎?塞在這裏的呢。。唔。。“笨蛋才會
看”。。(吸氣聲)黑田!!可惡!!絕不原諒那傢伙!!

黑田:喂~你不覺得“家老大人”很笨嗎?

士兵:啊?

瀨穀:黑田。

士兵:哦,瀨谷大人!

瀨穀:(看著黑田笑)

(月島:我們前面並沒有夢想中的勝利在等候。。)

黑田:幹嘛啦,瀨穀。

(月島:只是。。只是。。抱著期待)

瀨穀:你這個人太彆扭了,希望由自己來守護他,為什麼就說不出來呢?

(月島:明年,櫻花開花前,就讓戰爭結束)

黑田:少囉嗦!扁死你哦!

瀨穀:嗯。。呵呵。。哈哈。。。

(月島:我們再一起賞櫻花吧!你知道嗎?櫻花在滿開之前的花蕾之夜最棒,黑暗之中映
照著月光,看起來就像粉紅色的霞霧。那真的真的很美哦。)

第四話
(腳步聲)
黑田:等一下!!為什麼月島非要切腹自殺不可啊?!

家臣:黑田冷靜一點!傷口會裂開啊!!

黑田:別隨便碰我!!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是月島啊?!

月島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家臣:黑田!別太激動!

月島父:我們藩輸了,為了守住殿下的性命,必須有人負起責任才行啊!我們家中年輕一
輩,除了月島都戰死了,還有別的人選嗎??

黑田:。。那我去!!

月島父:向你這種小人物,誰在乎你的死活!。。我也很痛苦啊!月島很偉大,是他自己
提出切腹的要求的。

黑田:。。。那。。是什麼時候?

月島父:明天。

(黑田狂奔)

黑田:哈。。哈。。。咳咳。。。月島。。月島!!!

(回憶)

(少年玩鬧聲)

黑田:那是誰?

少年A:月島。

少年B:家老的繼承人,黑田不認識他嗎?

黑田:沒和他說過話。他總是在一邊看著我們呢。。。要一起玩嗎?

少年A:啊?不要啦!

少年B:我媽媽說過,那傢伙好像身體特別虛弱。

少年C:是真的很弱哦,動不動就發燒。

少年A:而且他是繼承人啊。。。要是有個什麼,我們就慘了。

黑田:什麼就慘了?

少年A:不知道。
少年B:哎。。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少年C:喂!黑田,你在磨蹭什麼啊!我們先走了哦!

(少年笑鬧著走了)

黑田(對月島):過來啊

月島:哎?

黑田:你啊!想和我們玩就要說出來啊!

月島:但是。。他們說我不能像大家一樣到處跑。。

黑田:就是身體弱才需要鍛煉吧?你是男人吧?瀨穀!讓他加入可以吧?

瀨穀:好啊!

黑田:好~那走吧!

月島:啊、啊~~等、等一下拉。。跑得這麼快腳會。。

黑田:啊?沒事的拉~抓緊我的手啊~~~

(成年黑田:月島的手好冷,好白,也好小。。。)
(回憶結束,黑田來到月島家)

月島:
好狼狽的樣子。。你下床不要緊吧?

黑田:我才想問你。。

月島:別這麼大聲!現在是半夜啊。。總之先進屋吧(進屋)傷口怎麼樣?

黑田: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繃帶比較多而已。

月島:瀨穀沒事吧?聽說他傷很重啊。。

黑田:傷勢確實嚴重,但是現在最不好的是精神狀態。那傢伙本來神經就纖細,到底在戰
場上看到了什麼?

月島:這樣啊。。真讓人擔心呢,如果我能去看他就好了。。。

黑田:我聽說了。。你要攬下全部責任?

月島:啊。。嗯,之後就拜託你了。

黑田:什麼拜託我。。。

月島:順利的話,我還想三人一起去賞櫻花的呢。。不過世間之事並非都那麼順利的
呢。。。呵呵。。瀨穀的事,我是真的很擔心的,你要連我的份一起好好照顧他,拜託
了。
黑田:。。。

月島:你這傢伙,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一定都能活下去的,所以我完全不用擔心呢。。。
什麼啊?擺出這麼可怕的表情,你本來就長得夠壞了也

黑田:倒是。。你啊!結果每次都把好處給搶光啊!

月島:嗯?

黑田:將來藩史上一定會記載“月島切腹自殺,因此救了殿下一命”吧?你還真會挑有甜
頭的事做呢!

月島:黑田!你太無禮了!!

黑田:難道不是那樣嗎?

月島:什麼?

黑田:比起死去的人,活著的人要辛苦的多!

月島:你說什麼?

黑田:自己倒是很乾脆的做了了斷,一點也不想想其他人會怎麼樣!

月島:黑田!!

(黑田:不對)

月島:你來就是要說這麼毒的話?!

(黑田:我來不是想說這些。見到你之後,我想說的話。。。)

黑田:哈!因為沒有人敢說這些話,我是代替大家發言!

(黑田:只有一句,我想對你說的話。。。)

月島:你如果只是來說這些,就給我回去!我什麼時候這樣。。

(黑田撲到月島)

月島:黑田。。疼。。怎麼。。喂黑田。。嗯。。

(kiss)

黑田:你。。根本就不懂吧!要死的人,死了之後一切就結束了,埋進土裏就沒事了,只
是這樣而已。困擾的是那些留下來的人。大家必須忙著處理你的後事,就算形式上的儀式
結束了,還會有一個討厭的“回憶”繼續殘留著啊!老實說這種事最麻煩了!!

月島:黑田。。。

黑田:別想輕描淡寫的就死了啊!既然要死的話,就先把我的回憶帶走再死啊!!
月島:(哭泣)這樣的話,那我要給你更多的麻煩!你從以前就一直把我當笨蛋!瀨穀說
的話你都肯聽,我說的話你就完全。。。你這種人。。你這種人。。

黑田:“最討厭了”。。對吧?

月島:不准比我先說!!你每次都,都這麼狡猾。。!

黑田:我才是。。最討厭你了!!

月島:不要吵!我啊。。

黑田:最討厭了,你這種人!。。。月島。。

月島:不要。。黑田。。放手!

黑田:。。。已經夠了。。我和你都。。。別再說話了。。。

(黑田:天亮之後,這樣“日常”的生活,就會消失掉,所以我要將這理所當然的“日
常”,烙印在自己的體內,就像無法消失的燒傷一樣。

早晨來臨之後,我只是,像平常一樣,持續著呼吸。。。我沒有哭。。。

<抽泣>為什麼必須要哭呢?。。)

家臣A:月島的家老聽說已經切腹自殺了,還那麼年輕,這可惜啊。。

家臣B:不過這樣殿下就能保住性命,這也是應該的吧?

家臣A:這樣一來,這個藩也可以安泰一段時間了,仔細想想,這也是他本人的期望吧。

家臣B:
是這樣嗎?不管怎麼說他還是死了啊。。

家臣A:啊!黑田!

(黑田跑開)

家臣B:喂!黑田!!

(瀨穀:那天以後,黑田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然後在某一年。。。)

瀨穀:黑田!總算找到你了。

黑田:是瀨穀啊?你老了呢。。

瀨穀:讓人擔心也該有個限度吧?!多少年了。。這些日子你跑到哪里去了?要玩失蹤也
要先通知一聲吧!

黑田:幹嘛啊你這是?。。擁有一項技藝有多好,我現在算是漸漸瞭解了,修理電器,修
理時鐘,我什麼都可以做哦,而且還很*。。所以即使丟掉刀子,也可以過普通的生活。

瀨穀:你真是的。。

(腳步聲)

瀨穀:啊。。對不起,有客人啊?。。月。。這個孩子。。簡直就是月島。。。啊!黑
田!你。。

黑田:我以前給你看過吧?用人類的愛情來養育,人偶就會像人類一樣成長,現在這個是
試驗品,還蠻順利的吧?

瀨穀:人偶嗎?這個是。。。

黑田:他現在還不會說話。

瀨穀:人偶可以說話嗎?

黑田:我是這樣設計的拉。。通過感覺我的愛。。雖然不知道能感受到多少,但是不實際
試試是不會知道的。如果一切順利,說不定可以賣個高價呢。也送你一個吧?很好玩的哦

瀨穀:黑田。。即使這樣做,月島也回不來了

黑田:——哈哈哈~~你是笨蛋嗎?哈哈哈~~你以為。。我是因為忘不了月島,而作了代替
品嗎?呵呵呵呵。。。放心吧,而且我不是那種內心纖細的人啊

瀨穀:黑田!

黑田:如果做出和那傢伙一樣的人,肯定馬上又會吵架的。

下人:黑田先生,四谷財閥的人打電話找你哦!

黑田:抱歉,很快就有人不知從哪兒聽說人偶的事,想要的人也很多啊,所以,我不會缺
錢,你就放心吧

瀨穀:我會再來

黑田:別管我,還是擔心自己吧,你的臉像死神一樣。(拍HC的頭)你也這麼認為吧?
試作品君?

(黑田:被過去束縛住的人,是瀨穀才對。歲月的流逝是很可怕的。現在的我連月島長什
麼樣子,以前的生活是什麼樣的都無法回想起來。這樣的我,才不會做出他的替代品,傻
裏傻氣的。)

黑田:啊~~今年的櫻花也很美啊~你知道嗎?櫻花在滿開前的花蕾之夜,才是賞花的好時
機哦~看起來就像粉紅色的霞霧。。。喂,不要跑開啊,唉算了,小鬼就是愛玩。。
(HC跑過來)

黑田:嗯?什麼?這枝櫻花要給我嗎?

HC:呃。。呃。。。

黑田:(恩?難道?他學會“語言”了?)

HC:呃。。呃。。啊。。

黑田:很好,慢慢來。。。

HC:田。。。

黑田:對對,慢慢地。。

HC:早上。。看見。。我。。我。。拔。。可以。。回去。。種。。嗯。。你。。
花。。喜歡。。所、以。。
——“給你”

黑田:(哭泣)

(月島:你,喜歡花對吧?所以。。給你。)

黑田:為什麼、為什麼?這就是他第一次說的話嗎?
Hybrid Child是主人的鏡子。你到底映出了什麼樣的我呢?我。。到底給予了你什麼?

(回想少年的笑聲)

黑田:又小、又白、又冷的手,即使不停不停的跑,月島的手還是那麼冰冷。所以我心裏
很著急,想快點溫暖他的手。不讓他跌到,不會放開他的手,跟他一起。。。

——我猜,我會一輩子繼續下去,即使知道這麼做是沒用的,只因為喜歡,不比那多,也
不比那少,我只是真的,打從心底,無藥可救的喜歡他。剩下來的,只有後悔和懷念,還
有現在依舊滿溢出來的戀慕之情。

夏草的香氣,白雲之風,不管過了多少年,只有我一個人。。。

(少年笑聲)

黑田:喂~別跑遠了

月島:嗯,也是啊

成年黑田:那就是,鏡子的另一個意思。

Related Inter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