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韓愈(768~824)

唐代文學家、哲學家。字退之。河南河陽(今孟縣)人,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
因官吏部侍郎,又稱韓吏部。謚號「文」,又稱韓文公。
他三歲而孤,受兄嫂撫育,早年流離困頓,有讀書經世之志。20 歲赴長安考進
士,三試不第。25~35 歲,他先中進士,三試博學鴻詞科不成,赴汴州董晉、 徐
州張建封兩節度使幕府任職。後回京任四門博士。36~49 歲,任監察御史,因
上書論天旱人饑狀,請減免賦稅,貶陽山令。憲宗時北歸,為國子博士,累官至
太子右庶子。但不得志。50~57 歲,先從裴度征吳元濟,後遷刑部侍郎。因諫
迎佛骨,貶潮州刺史。移袁州。不久回朝,歷國子祭酒、兵部侍郎、吏部侍郎、
京 兆尹等職。政治上較有作為。
思想淵源於儒家,但亦有離經叛道之言。他以儒家正統自居,反對佛教的清淨寂
滅、神權迷信,但 又相信天命鬼神;他盛讚孟子辟排楊朱、墨子,認為楊、墨
偏廢正道,卻又主張孔墨相用;他提倡宗孔氏,貴王道,賤霸道;而又推崇管仲、
商鞅的事功。他抨擊二 王集團的改革,但在反對藩鎮割據、宦官專權等主要問
題上,與二王的主張並無二致。這些複雜矛盾的現象,在其作品中都有反映。
唐朝中期,文壇上出現一場聲勢浩大的古文運動,像巨浪一樣摧毀了許多駢文的
沙堡,這個運動的領袖就是韓愈。
在科舉路上,他曾當了三次重考生,在當官的生涯裏,他廉潔、耿直、敢講
真話的優點,而使他數度被貶至鳥不生蛋的地方,有次更險些被皇上殺頭。
雖然他是如此倒楣,但在文學的領域,他卻委實有著重大的貢獻。
現在,就讓我們認識認識這位被蘇軾讚為「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
的名重考生-韓愈。
韓愈,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今河北省昌黎縣),世稱韓昌黎。晚年
任官吏部侍郎,因稱韓吏部。諡號文,故又 稱韓文公,早孤,由嫂鄭氏撫養成
人。七歲讀書,十三歲能文,少年時期就研究古訓,關心政治。二十歲赴長安應
進士試,三試不第;二十五歲考中進士後,又三試 博學鴻詞於禮部都未入選。
唐德宗貞元十一年(西元七九五),韓愈年二十八歲時,曾三上宰相書求仕進,
都未得到答覆,不得不在同年五月離開長安,二十九歲 後,曾先後在汴州董晉,
徐州長建封兩節度使幕府任職;三十五 歲被擢為四門博士,次年任監察御史,
上書論天旱人飢狀,請寬民徭役,除民租賦,指斥朝政,被貶為連州陽山令。憲
宗即位(元和元年,即八0六年)
,獲赦回 京,任國子博士。元和十二年(八一
七),韓愈五十歲,隨宰相裴度征討淮西吳元濟叛軍,任行軍司馬,平亂有功,
被升任為刑部待郎。元和十四年(八一九)
,愈 年五十二歲,憲宗迎佛骨入大內,
愈一生排斥佛老,上表反對迎佛骨,被貶為潮州(今廣東潮安縣)刺吏,後又移

"點解伯夷頌篇文主寫伯夷 唔寫/只提左小小叔齊? .袁州(今江西省宜春縣)。穆宗即位(八二一), 歷任國子祭酒、兵部侍郎、吏 部侍郎、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等職。長慶四年(八二四)敬宗即 位,同年十二月 韓愈在京師因病去世,享年五十七歲。 ------------------------------------------------------------------------------------------------------------伯夷叔齊的故事,孔子、莊子及後來的司馬遷等人都記述過。相傳伯夷、叔齊是 殷商末期孤竹國國君之子,其父臨終前立幼子叔齊為國君,老國君死後,叔齊便 以天倫為重,把王位讓給大哥伯夷。伯夷不肯接受,說這是父命,不能違背,隨 後離鄉遠遊。叔齊不肯自立為君,又把王位讓給二哥,而後外出尋找大哥。 不久伯夷、叔齊二人在易水河畔相遇,伯夷說,世人都傳西伯侯善待老人和賢士, 於是兄弟倆一路西行,終於來到鎬京城外,此時西伯侯剛剛病故,正遇周武王舉 兵滅商,二人“叩馬而諫”,勸阻武王不要出兵。伯夷說“父親死了,你不去厚 葬,反而大動干戈,這是不孝;周本屬於商的臣民,“以臣弑君”為不仁。你這 樣出兵何以讓天下臣服?”武王大怒,吩咐左右拿下,姜太公急忙說,二人乃是 義士,切不可殺之。隨後扶起二人,勸他們離去。 武王發兵滅掉商王朝後,天下歸周,伯夷、叔齊身為商之舊臣,深感恥吃周粟, 隱居首陽山中以采薇為食,並作歌一首:“登彼西山兮,采其薇兮,以暴易暴兮, 不知其非矣……”秋去冬來,最後餓死在首陽山上。 孔子的弟子子貢曾問孔子:“伯夷、叔齊究竟是甚麼樣的人?”孔子說:“他們 是古代的聖賢。” 子貢問:“那樣的聖賢卻被餓死了,難道他們就沒有甚麼怨 言嗎?”孔子說:“他們追求仁德最終得到仁德,他們又有甚麼可抱怨的呢?” 為了道德,為了人格,皇帝可以不當,富貴功名也可以不要。人的道德修養到了 這地步,真正做到“君子坦蕩蕩”,就是中華傳統文化中人格修養的最高境界。 :伯夷、叔齊是商末孤竹君的兒子。墨胎氏。孤竹在今遼寧盧龍東南。孤竹君生 前立次子叔齊為繼承人。孤竹君去世後,叔齊讓位給兄長伯夷。伯夷也不願作國 君而逃避。 後來二人聞昕西伯侯姬昌(周文王)善養老幼,深得人民擁戴而入周投靠。文王 仙逝,武王繼位而擁兵伐紂,他們認為諸侯伐君以為不仁,極力勸諫。武王不聽, 決意滅商。伯夷、叔齊對周武王的行為嗤之以鼻,誓死不作周的臣民,也不吃周 的糧食,隱居在首陽山,采野果為生。於是餓死在首陽山上。 Q.

叔齊同伯夷都有份恥食周栗 兩個人既志向一樣" 答:關鍵在於→歷代作家對人物的評價都帶有濃重的感情色彩和鮮明的傾向性, 都和當時作家所處的時代、思想、經歷等有著密切的關係。 在《伯夷列傳》出自《史記卷六十一„伯夷列傳第一》 ,作者司馬遷 。闡述伯夷 和叔齊,亦冠《史記》列傳之首。在這篇列傳中,作者以“考信於六藝,折衷於 孔子”的史料處理原則,于大量論贊之中,夾敘了伯夷、叔齊的簡短事蹟。作者 極力頌揚他們積仁潔行、清風高節的崇高品格,抒發了作者的諸多感慨。 而毛澤東 在《別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指出,歷史上歌頌這兩個人物,那是頌 錯了,他們不值得歌頌。而作者對篤守遺訓、不能變通的行為加以歌頌,無疑是 有所偏頗的。 那韓愈 之所以寫《伯夷頌》 ,這和韓愈所處時代有很大關係,當時藩鎮割據愈烈, 韓愈堅決反對擁兵自重而遭到嫉恨;另一方面,韓愈大力宣導古文運動而受到衝 擊,受到各方面的壓力,但韓愈並沒有畏懼,退縮,而是充滿了自信,充滿了豪 情,借《伯夷頌》歌頌我行我素,卓而不群的精神。 伯夷事蹟,可否足信。它的意義在於借題發揮,抒發自己胸中塊壘。借為伯夷立 傳之機,對當時好人遭殃,壞人享福的社會,提出了憤怒的質問,對歷代用以麻 醉慰藉人心的所謂“天道”,也提出了強烈的懷疑,這是富有批判性和戰鬥性 的。 同時“奔義”、“讓國”這是司馬遷所讚美的一種美德,這和漢代建國以來統治 集團內部君臣、父子、兄弟之間勾心鬥角,攻伐殘殺不休形成鮮明的對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