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东汉草书艺术的演变及其精神内质  

109

东汉草书艺术的演变及其精神内质

○徐  华
( 华侨大学 中文系 , 福建 泉州 362011)

摘  要 : 西汉末至东汉中后期 , 草书体确立 , 并由为交流而书写的实用工具升华为一种以审美为最高目标的艺


术 。这一由实用到审美的演变 , 不仅标志着中国艺术的观念由非自觉到自觉的飞跃 , 而且蕴涵了东汉士人精神
世界中个体生命意识的自觉和艺术精神的萌生 。这一变化 , 与东汉时期社会思潮的兴替变迁密切相关 。
关键词 : 东汉 ; 草书 ; 群体意识 ; 个体意识 ; 艺术精神
中图分类号 : I292. 22   文献标识码 : A   文章编号 : 1006 - 1398 (2002) 04 - 0109 - 08

汉末魏晋 “人的自觉与文的独立”, 应该是一个被条分缕析的提法 , 因为所谓的 “人”, 并非


言普遍的大众 , 而是指那些掌握知识的文人 ; 所谓的 “文”, 也并非单指文学 , 还包含了各门类
的艺术如绘画 、音乐 、书法等在内 。所以 , 考察 “自觉与独立”精神的发生 , 更应该站在整体的
立场 。其中 , 书法作为一种抽象的线条艺术 , 和文学因缘相近 , 故而属于较早发生新变的艺术 。
西汉末年至东汉末年 , 洋洋大观的汉隶中 , 渐渐分化出草书一脉 ; 而新兴草书又很快经历了由竹
简草书到较成熟的草书 , 由实用书体到审美艺术的嬗变 , 其创作者也经历了由下层书吏到文人士
大夫的显著新变 。东汉草书的演变是如何发生的 ? 具有怎样的精神价值 ? 理清其脉络 , 对于汉魏
艺术精神变迁的研讨应是有所裨益的 。

一  草书体演变的历史轨迹
中国书法的众多书体之中 , 草书最具精神表现力 , 其发展的每个阶段几乎都与士人的精神趋
向密切相关 。但草书体的形成尚处在艺术的观念未完全独立和自觉的阶段 , 不仅当时的墨迹法书
没有得到有效的保存 , 而且后人对当时情形的描绘也非常之少 , 有些文献记载也显得含混不清 。
因此 , 在探讨草书演变的精神意义之前 , 有必要先对草书体由形成到发展演变的轨迹作一概略的
勾勒 。
首先 , 关于草书体确立的时间 , 便是一桩千古疑案 , 即便是东汉著名的书论家如许慎 、

收稿日期 : 2002 - 05 - 29
作者简介 : 徐华 (1973 - ) , 女 , 满族 , 黑龙江鸡西人 , 华侨大学中文系讲师 , 历史学博士 , 主要从事先秦两汉
文艺思想史研究 。
  华侨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二 ○○二年第四期
110

壹 、蔡邕等人 , 也已经不能明确地说出草书究竟兴起于何时何地 , 更别说魏晋以后的学者了 。他


们或者笼统地称 “汉兴有草书”, “汉初而有草法 , 不知其谁”。或者指一人为始创者 , 如以西汉
元帝时史游创立草书 , ①或者干脆抱着存而不论 、视而不见的态度 。20 世纪以来 , 随着大量竹木
简帛等汉人墨迹的出土 , 给当代研究者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佐证 。通过对考古所见和
文献资料的相互印证 , 当代文字学家 、书法家都不约而同地指出 : 草书作为一种正式的书体 , 形
成于西汉后期的元帝 、成帝时期 。如裘锡圭先生说 : “草书的形成至迟不会晚于元 、成之际 , 很
[1 ]
可能在宣 、元时代就已经形成了 。
”“草书在东汉时代比较流行 。
” 陆锡兴《论汉代草书》中也
说 : “从居延 、敦煌的汉简看 , 草书以王莽时较多 。海州花果山汉墓十三枚简牍中有两枚纯为草
字 , 体式与章草近 , 此简为哀帝元寿二年之物 , 因此 , 可以推测章草书形成大致在稍早于此时的
元帝 、成帝之间 。
”[2 ]
谢德萍《谈谈草书》中有 : “从出土的木简可以看出 , 草书在西汉之末东汉
之初才比较成熟 。
”[3 ]
这些看法基本都是通过对各个阶段考古发现中字体的分析比较得出的 , 具有
一定的客观性 。
然而 , 草书作为一种新兴的书体 , 并不是一兴起便流行于社会的各阶层 , 而是集中流行在书
写任务相当繁重的下层书吏和民间抄书者的笔下 , 流行在边陲的竹木简牍中间 。因为当时纸还没
有普及 , 书写用具主要是竹木简牍和帛 。丝帛制品虽轻盈但贵重 , 普通人是用不起的 , 只能是王
公贵族的专利 。东汉中期崔瑗在《与葛元甫书》中说 : “今遣送《许子》十卷 , 贫不及素 , 但以
[4 ]
纸耳 。
” 与此相反 , 竹简虽笨重却方便实用 , 是政府机关公文及往来函件的通用工具 。两者相
较 , 帛书更适宜于庄重的一笔一划的书写 , 竹简则可相对随意自由一些 。但就竹简来说 , 亦有所
不同 , 皇帝发布命令和大臣上奏章都必须按照制度的规定 , 以官方通行的字体篆书和隶书来书
写 , ② 在远离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边陲 , 或者是下层书吏中间则不一定要遵守这些规则 。因此 ,
作为非正统 、书写随意的草书 , 它最初的兴起和发展也只能是在地方机构大量的简牍文书中间 。
这一点非但著于考古所见 , 而且和文献记载相吻合 。两汉之际王莽使大司空甄丰校文书之部 , 归
纳字体为六书 , 其中便不包括草书 。东汉中期以前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中原地区 , 许多书家
及书论家如扬雄 、陈遵 、刘睦 、曹喜 、许慎等 , 都以擅长篆书 、隶书而著名 。可见在下层书吏中
间日渐流行的草书 , 并没有真正引起士大夫书家的重视 。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东汉章帝时期 。从草书发展演变的轨迹来看 , 我们可以把西汉末至东
汉早期称为草书兴起的第一阶段 。这一阶段的草书 , 尽管有的已经呈现出 “用笔圆融 , 回环自
然”、
“笔势贯通 , 一气呵成”、
“奔放跌宕 , 线条疾劲”等特征 , 但从其形成的出发点来看 , 仍是
秦汉以来简化笔划 、快速书写以提高效率这一实用观念的延伸 , 仍以实用为主要目的 , 草书体远
未达到艺术的层次 。加之来自社会下层的文吏和民间抄书者 , 一般没有深厚的文字基础 , 对文字
本身的内涵也没有更为深层的理解 。再者 , 由于这一时期草书书写以竹简为载体 , 窄而细的长
条 , 笨重的体积 , 依然难以让书写者的心手任意驰骋 。所有这些因素 , 都阻碍了这一时期草书的
进一步发展 。
虽然如此 , 草书在社会下层的流行 , 作为初始阶段 , 仍具重要意义 : 一是提供了大量的自由
实践 ; 二是为此后草书的进一步普及和升华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
东汉章帝 ( 76 - 88) 后 , 草书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 即士大夫对草书的提升及草书升
华为一种艺术 。齐相杜操曾用草书给章帝上奏章 , 并得到赞扬 , 后来就特批他用草书上奏 。齐萧

① 宋王 云 : 西汉元帝时史游作《急就章》, “解散隶体 , 粗书之”。张怀 《书断》卷上认为 : 史游 “存字之梗概 , 损


隶之规矩 , 纵任奔逸 , 赴俗急就 , 因草创之义 , 谓之 ‘草书’”。案史游其人为汉元帝时一黄门令 , 其生平事迹不详 , 其书法风
格更不见于其他书法文献 。张怀 以其为草书的创始者 , 实本于主观附会
② 《后汉书・光武帝纪》下注引《汉制度》曰 : “帝之下书有四 : 一曰策书 , 二曰制书 , 三曰诏书 , 四曰试敕 。策书者 ,
编简也 , 其制长二尺 , 短者半之 , 篆书 。 ……三公以罪免亦赐策 , 而以隶书 。
”又唐张怀 《书断》称东汉章帝称赏杜操的草
书 , 故而特别批准他以草书上奏章 。说明奏章字体本来是有严格之规定的 。
东汉草书艺术的演变及其精神内质  
111

子良云 : “章草者 , 汉齐相杜操始变稿法 。


”宋羊欣《采古来能书人名》中也说 , 从杜操开始 “始
有草名”。杜操虽为齐相 , 然本来是京兆杜陵 ( 今陕西西安东南 ) 人 , 这里原为西汉京都所在 ,
而且三辅和河西地区在东汉初期以前都是汉简应用最为频繁之地 ① , 杜操自然会受到简牍草书风
格的启发和感染 。杜操之后 , 另一位颇富盛名的大学者崔瑗开始从审美的角度来审视草书体 。崔
瑗师承比他略早的草书名家杜操 , 后世往往以 “崔 、杜”并称 。本传记载崔的著作中有《草书
势》一篇 , 又有《飞龙篇・
篆草势》三卷 。唐李嗣真《书后品》云 : “崔氏小篆 , 爰校李斯 , 点画
皆如铁石 。传之后裔 , 厥功亦茂 。
”从其擅长小篆 , 但又颇喜草书来看 , 说明对草书的接触并未
深入 。但所做《草书势》一篇的确以审美的眼光 , 挖掘出蕴含在草书中的自然之妙与生命之美 ,
在以各种书体为实用工具的当时 , 这种论调无疑令人耳目一新 。
在杜 、崔二人对草书大力提升的基础上 , 进而生成了一个颇富艺术精神的西州草书流派 , 成
员都是来自三辅及其周围地区 , 以专精草书而知名 , 以学习和传播草书为主要目的 , 正如有当代
学者指出 : “在东汉末 , 旧京长安以西地区出现了以张芝为代表的一批草书专家 , 他们执着痴迷
地专攻草书 , 既有领袖人物 , 又有许多追随者和继承者 , 延续了一个多世纪 , 并有着明显的地域
[5 ]
性和一致的艺术追求 , 这是书法史上出现的第一个流派 。
” 其情形正如东汉末赵壹在《非草书》
一文中所描述的 : “余郡士有梁孔达 、姜孟颖者 , 皆当世之彦哲也 。然慕张生之草书 , 过于希颜 、
孔焉 。孔达写书以示孟颖 , 皆口诵其文 , 手楷其篇 , 无怠倦焉 。于是后生之徒 , 竞慕二贤 , 守令
作篇 , 人撰一卷 , 以为秘玩 。
”《非草书》一文虽秉承儒家实用美学观念 , 批判当地流行的草书热
潮 , 但却真实地反映出草书在士大夫中间已经流行的情况 。这一流派的核心人物张芝 、张昶兄
弟 , 被后人尊为 “草圣”和 “亚圣”, 韦诞云 : “芝学杜操 , 转精其巧 , 可谓草圣 , 超前绝后 , 独
步无双 。
”[6 ]
卫恒《四体书势》有 : “文舒草书次伯英 , 又有姜孟颖 、梁孔达 、田彦和及韦仲将之
徒 , 皆伯英弟子 , 有名于世 , 然殊不及文舒也 。
”张氏兄弟对草书的革新 , 吸引了许多当世才俊
前来学习切磋草书技艺 , 仅张怀 《书断》记载的就有罗晖 、赵袭 、姜诩 、梁宣 、韦诞 、田彦
和 、苏班 、朱宽 、张越 、皇甫规及其妻等 , 足见当时盛况 。
西州草书流派不仅人数众多 , 而且多为士大夫 , 书写主体身分的转换 , 对草书品位的提升有
着积极的作用 。作为一种抽象的形式 , 草书艺术的确立无疑有赖于书写主体的素质 。高修养学
识 、高接受能力主体的介入 , 是草书创作与欣赏中审美因素发生自觉的重要前提 。西州草书流派
的成员正是这样一个群体的代表 。他们从本来被排斥在正统书体之外 , 流行于社会下层的实用性
很强的草书中 , 发现了与自己的精神息息相通的因素 , 从而使其发展成为一种超功利的以审美为
目标的精神艺术 。

二  草书演化与书法观念的新变
从汉简草书到 “西州草书流派”, 草书从一种流行于下层民间的实用书体发展成为超功利目
的为士大夫们所喜爱的精神艺术 , 这一转变何以会发生 ? 除去用纸的普及这一重要因素之外 , 东
汉士大夫书法观念的新变 , 构成了草书演变的重要内因 。
东汉士人书法观念的新变 , 一方面表现在对草书提升的过程中 , 书写内容发生了一定的变
化 。草书兴起的第一阶段 , 书写的内容比较单一 。大量发掘的汉简草书 , 多为官方文书 , 包括军
书往来 、历谱术数 、医方和信札等等 , 基本上是当时屯戌北地的军营中应用的工具和政府官员的
往来信函 。虽然草书的书写呈现繁兴的趋势 , 但只为书写而书写 , 写字的人似乎根本就没有闲暇

① 从目前我国众多出土竹简的分布看 , 是有着很强地域性的 , 比如到目前为止 , 大部分已发掘的竹简都是在国家的西北


边陲 , 也就是以汉代凉州为中心的地域之内 , 包括《居延汉简》, 前后几次挖掘出三万余枚 , 数量之大堪称全国之最 。此外还
有《武威汉简》、 《流沙坠简》、
《敦煌汉简》和《甘谷汉简》等 。这一现象至少可以证明 , 西汉末 、东汉初 , 书写这门技术在当
时的西北地区 , 比别的地方更普及 ; 同时 , 草书这种新体 , 也因书写的广泛应用而成为日常通行的字体 。
  华侨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二 ○○二年第四期
112

来认真体会书写会给心灵带来怎样的快乐 。至东汉 , 随着政府对西北控制力的逐渐削弱 , 原来草


书体流行的地区由重要的贸易通道 、战略要地 , 重新变成疏于治理的塞外疆场 , 由于日渐荒凉却
相对自由的环境 , 使得草书书写内容出现变化 , 往来的公文减少了 , 士人之间的私人通信却大大
增加了 , 这些通信不再只讨论实际的事务 , 而是顺手随意书写的短札 , 便笺 , 多为朋友间的心想
言念和内心种种情感的倾诉 。尤以东汉中叶以后这类书写内容成为很多士人书写的主要部分 , 当
时一流大学者张衡 、马融 、崔瑗等人都借私信倾吐内心的情感 。如马融 《与谢伯世书》中说 :
“愦愦愁思 , 犹不解怀 。思在竹间 , 放狗逐麋 。晚秋涉冬 , 大苍出笼 , 黄棘下菟 , 以干葵 。以
[7 ]
送余日 , 兹乐而已 。
” 信中除了谈到自己的愁闷 , 自己的快乐 , 自己内心深处的梦想 , 没有谈到
任何关于国家 、关于政治这些西汉士人常挂在嘴边的正式话题 。再如桓帝时西北名将张奂 , 《全
后汉文》中搜集了他十六篇文字 , 除去两篇《诫子书》, 一篇赋 , 两篇奏章之外 , 其余十一篇均
为朋友之间往来的书信 。或寄托思念 , 或发泄愤懑 , 或表达深情厚谊 。其 《与阴氏书》中说 :
“笃念既密 , 文章灿烂 , 名实相副 , 奉读周旋 , 纸弊墨渝 , 不离于手 。
”《与延笃书》说 : “唯别三
年 , 无一日之忘 ……聋盲日甚 , 气力寝衰 , 神邪当复相见者 , 从此辞矣 。
”《与公超书》说 : “下
笔沧浪 , 泣先言流 。
”《与许季师书》曰 : “不面之阔 , 悠悠旷久 , 饥渴之念 , 岂当有忘 。
”此外还
有《与宋季文书》、
《与孟季卫书》、
《与屯留君书》等等 , 皆为泣血剖心之作 。即使那些失意的士
人也往往以这种方式表达情感 , 陇西人秦嘉与妻子徐淑深情厚意的书信 , 便为典型代表 , “想念
悒悒 , 劳心无已 。当涉远路 , 趋走风尘 , 非志所慕 , 惨惨少乐 。
”也许是迫不得已的远行和毫无
前途的功业最容易引发人心中艰难与愁苦的万端感慨 , 而私信正是倾吐心曲的最佳形式 。
蕴含浓郁情感的信笺 , 同样带给收信一方以文字与内容的双重感动 。和帝时班固收到来自弟
弟班超军中徐斡的书信后说 : “得伯章书 , 藁势殊工 。知识读之 , 莫不叹息 。实亦艺由已立 , 名
自人成 。
”马融《与窦伯向书》曰 : “孟陵奴来赐书 , 见手迹 , 欢喜何量 , 次于面也 。书虽两纸 ,
纸八行 , 行七字 , 七八五十六字 , 百二十言耳 。
”延笃《答张奂书》: “离别三年 , 梦想言念 , 何
日有违 。伯英来 , 惠书盈四纸 , 读之三复 , 喜不可言 。
”士人们通过这些日益频繁往来的带着深
厚情感内容的书信 , 惊喜地发现原来草书是这样一种特殊的文字 , 它除了交流记载等实用功能之
外 , 更有传达精神 、宣泄情感 、愉悦身心的神奇魅力 。当一种文字只为表达心情而写的时候 , 它
会在客观上要求笔划的安排舒卷自如以适应心灵的千变万化 、自在随意以超脱现实中不能摆脱的
束缚 , 西汉以 “正”为最高要求的正统书体显然无法满足这一精神要求 。东汉以来草书书写中抒
情性 、个体精神性 、表现力的增强 , 很显然对草书艺术化的进程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 。
在此基础上 , 视草书为崇高的以美为根本内涵的艺术 , 而非伎艺之细者 , 也体现了东汉士人
书法观念的一大显著变化 。东汉中期 , 崔瑗最先从审美角度对草书进行欣赏 , 他认为草书表现出
与当时的正统书体篆书和隶书很不相同的特征 , 所以应独立加以评析 , 其《草书势》提出 : 草书
字形上的变化 , 打破原来字体一味追求对称平衡 、方正平和的平稳结构 , “方不中矩 , 圆不副规 ,
抑左扬右 , 望之若欹”, 草书丰富多样的变化和内在的趣味性 , 与自然界千变万化的意象和书写
者内心复杂的情感有着深层次的契合 ; 草书是静态形式下动态的生命展现 , “竦企鸟  , 志在飞
移 , 狡兽暴骇 , 将奔未驰”, 字态的变化构成了活生生的自然意象的象征 , 而不再是抽象的表现 ,
不再是静止的事物 , 像将飞未飞的鸟 , 像将奔未奔的兽 , 在一触即发的动感中传达了生命的活
跃 ; 草书似连未连的笔划 , “或黜点染 , 状似连珠 。绝而不离 , 蓄怒怫郁 。放逸生奇 , 或凌遽而
惴  , 若据槁而临危 , 傍点邪附 , 似螳螂而抱枝 。绝笔收势 , 余 虬结 , 若山蜂施毒”, 笔划与
笔划之间连贯的意向 , 一字之间点画的遥相呼应 、自成一体 , 构成了草书趋于放逸的风格 ; 草书
并非偶然产生的信手涂鸦 , 而是有着不可移易的基本语言规则的独立书体 , “就而察之 , 即一画
不可移 。谶微要妙 , 临事从宜”。崔瑗对草书进行评析的角度 , 及对草书基本特征的总结都是源
东汉草书艺术的演变及其精神内质  
113

于对书法是否合乎自然本性 、生命之美的审察 , 而非根据此前道德的 、实用的评价标准 。


东汉后期 , 这种艺术的观念越加明确 。西州草书流派的核心风气便是以一种超功利的精神来
对待草书的 , 他们对草书的迷恋简直到了如痴如狂的程度 , 如赵壹 《非草书》中将其描述为 :
“专用为务 。钻坚仰高 , 忘其疲劳 。夕惕不息 , 仄不暇食 。十日一笔 , 月数丸黑 。领袖如皂 , 唇
齿常黑 。虽处众座 , 不惶谈戏 , 展指画地 , 以草刿壁 。壁穿皮刮 , 指爪摧折 。见  ( 角中之骨 )
出血 , 尤不休辍 。
”甚至把草书看得比国家提倡的学说更加重要 , “慕张生之草书过于希孔 、颜
焉”, 仰慕张芝甚至超过儒家的圣人孔子和颜回 。再如 “草圣”张芝练字时 , “凡家之衣帛 , 必书
而后练之 。临池学书 , 池水尽黑 。下笔必为楷则 , 号 ‘匆匆不暇草’, 寸纸不见遗 , 至今世人尤
[8 ]
宝之 , 韦仲将谓之草圣 。
” “匆匆不暇草”, 后人颇多解说 , 然真正理解其本意的要算钱钟书先
生了 , 他在《管锥编》中详细引证 , 认为这句话 “乃芝自道良工心苦也”。意思是 : 书写草书并
不是单纯求快 , 最重要是要有悠游不迫的心胸 , 闲适的生活 , 从而可以气定神闲 , 一气呵成 。从
张芝常说的这句话中 , 可以看出他对于草书的推崇和草书在其心目中的地位之高 。此外西州草书
流派人数众多 , 相互间频繁的关于草书的交流和学习 , 都表明人们已经自觉意识到草书不再是枯
燥的书写 , 而是一种能带给人精神愉悦的艺术 。
当然新兴艺术观念与汉代流行的实用理念是矛盾的 , 赵壹《非草书》一文便反映出实用书法
观念与新兴的草书艺术精神之间的冲突 。赵壹批评那些狂热学习草书的人不务正业 , 因为草书不
过是 “伎艺之细者耳”, 但他对杜操 、崔瑗 、张芝等擅长草书的书法家却并没有一概否定 , 如其
所说 : “夫杜 、崔 、张子 , 皆有超俗绝世之才 , 博学余暇 , 游手于斯 , 后世慕焉 。
”即承认草书是
士大夫精通经学之余的 “游于艺”, 把草书作为一种精神游戏来看待 , 而没有视其为单纯的书写
技艺 , 这显然和汉代流行的实用文艺观念相背离 , 说明视草书为 “艺术”的观念在当时有相当大
的势力和影响 , 对传统的实用观念构成了强烈的冲击 。

三  草书演变过程中的士人精神
东汉时期草书由实用到审美 、由功利目的到超功利目的的演变 , 归根结蒂是人的精神的变
化 。由草书演变过程中所流露出的东汉士人精神世界的变化 , 最明显表现在两个方面 : 一是个体
生命意识的凸显 ; 一是审美情趣的萌生 。
首先 , 草书的演变建立在东汉中后期士人个体生命意识自觉的基础上 。有学者提出 , 根据中
国书法形体变化的轨迹 , 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 : 即东汉隶书成熟以前 , 书法形体表现以群体意识
为主 ; 东汉以后从魏晋开始 , 书法形体则进入以个体意识为主的阶段 。
[9 ]
根据这一划分 , 东汉时
期处于两大阶段之间 , 其艺术精神的表现相当混杂 , 但草书作为一种新兴书体从众多书体中独立
出来 , 则无疑构成个体意识从群体意识中游离而出的标志 。
汉代流行的正统书体篆书和隶书的美 , 很大程度就在于结构对称平衡 , 字形追求 “平正安
稳”、
“四满方正”, 甚至达到非常严密精确的程度 , 所谓 “隶欲精而密”。尽管这种字形安排传达
出的是气势恢宏 、浑厚典重的景象 , 冠冕堂皇的历史感 , 中规中矩的至善追求 , 与儒家哲学中重
理性 、重秩序 、重实用的理念相一致 。但对于个体艺术家而言 , 方正而略带扁低的隶书和上紧下
松略瘦长的篆书 , 无形中反而会形成一种令人感到拘束的压力和源于时代整体氛围的紧张感 , 并
不能作为创作主体自由展现情感意志和心灵感受的最佳方式 。因此 , 草书在东汉的兴起及进一步
发展 , 正是当时书家的个体生命意识越来越凸显的必然结果 。因为和群体意识强调和谐 、对称 、
秩序 、凝固的精神相比 , 个体意识主要强调大胆表现个人的特性 , 其中包括宣泄个体情感 , 表现
个体生命 , 追求超越自由精神境界等 , 以自由流动 、奔放飘逸为精神追求的草书艺术显然是在这
一要求的呼唤下不断得到提升的 。
  华侨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二 ○○二年第四期
114

从书体特征来看 , 草书笔划的简省在此时已达到了极至 , 所谓 “以简驭繁”, 正如前人所论 ,


简约的线条 , 具有无限的包容性 , 书写主体正可以超越线条本身对思维的束缚和以往追求象形或
抽象似形的观念 , 进入一种 “以形写神”的境地 , 从而使个体精神得以摆脱一切束缚和压抑 , 超
越到一个更为广阔自由的空间中去 。草书艺术将线条的奇妙变化 、结构的无拘无束作为根本艺术
追求 , 象征着内在精神本身的无限丰富与深邃 。正如篆书 、隶书 、楷书的美感源于稳定的空间性
和凝聚力 , 草书的结构则力争打破这种稳定的框架 , 化稳定端正为流动奔放 , 如张怀 《书断》
称草书 “存字之梗概 , 损隶之规矩 , 纵任奔逸 , 赴连急就”。虽然草书最终并未抛弃汉字的框架 ,
但其结构方面的自由灵活无疑最适宜于创作主体率意任性的自由表现 。草书笔势连贯而飞动 , 源
于创作主体对自我有整体的自觉把握 , 并因此而生发出从现实中超越出来 , 获得解放的精神要
求 。正因为艺术家对生命本身有了更深刻理解 , 认识到宇宙的真谛是浑元流通的 “道”, 个体生
命的真谛是神气之合 , 以个体生命中生生不息的神气与宇宙浑元流通的道相合 , 便是草书所应该
表现的真精神 。
其次 , 草书作为一种独立书体的确立和发展 , 还标志着东汉中后期士人中审美意识的萌生 。
所谓审美意识的精神内涵相当丰富 , 此处所指为摆脱实用功利观念的束缚 , 对艺术进行自觉的追
求 , 以审美为目的去创作和欣赏 , 甚至把超功利的富于审美性的艺术作为生命中重要的部分 , 追
求一种艺术化的人生 。
纵观东汉士大夫的人格 , 的确经历了这样一种变化 。西汉元帝 、成帝至东汉 , 是经学极盛的
时代 。士人对于经学抱着一种虔诚的信仰 , 甚至将六经中的字句奉为不可移易的金科玉律 。经学
是生活的全部 , 也是每个个体生命共同的最高精神追求 。士人的一生从学经到通经到解经 , 完全
以儒学经术为生命的价值依托 。从董仲舒治《春秋》, “三年不窥园”开始 , 汉代的端委缙绅便在
非礼勿行 、非礼勿视的教训中 , 实践着社会的功利的生活方式 。然而至两汉之际 , 从 “固守一
经”、严格遵守师法家法的士人中间 , 已经开始逐渐分化出了兼修六经 、诸子 、方术之学的通人 ,
东汉中后期 , 更产生了不少擅长五言诗 、抒情小赋 、郑声 、绘画 、草书等艺术的文人士大夫 。如
张衡擅长小赋与绘画 , 马融好笛 , 崔瑗 、张芝擅长草书 , 蔡邕善鼓琴 , 可见士大夫所心仪者基本
转向了抒情性和审美性 。崔瑗《草书势》一文的出现 , 尤其标志着一种自觉的审美精神的萌生 。
这样一种新型的气质即艺术人格的产生 , 与先秦孔子以音乐艺术提升道德修养 、庄子以绘画艺术
感受体道过程的目的不同 , 而是努力将艺术从实用的樊篱中解放出来 , 真正把艺术看作艺术本
身 , 看作个体生命的一种表现手段和精神寄托 。
草书演变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东汉士大夫个体生命意识的凸显与艺术精神的萌生这一新变 , 并
非孤立和偶然的现象 。应该说 , 在其更深层的思想意识中 , 与东汉社会思潮兴替有着密切的关
联 。一般以为 , 汉代为经学的时代 , 魏晋为玄学的时代 。然而社会的思想潮流从来都是在流动中
寻找最适宜的切合点的 , 并没有一成不变的超稳定形态的存在 。东汉正处于由经学向玄学过渡的
历史阶段 。表面上看 , 东汉经学被奉为权威 , 然而实际上 , 东汉立国后随着经学的地位达到极
盛 , 也不可避免地暴露了自身的种种弊端 , 失去了内在创新的活力 , 日益趋于没落 。特别是经学
本身对个体心灵的深层缺乏相应的关注 , 在转型时代尤其难以得到士人真正的心理共鸣 。以 “克
己复礼”为最高修养的儒士大夫 , 虽德行完善却缺乏对生命个体本真的思考 ; 以干政进取功名为
行为终极目的 , 虽达成了与社会的和谐却缺乏对自我生存价值的体认 ; 以章句五经等经典学术为
思想的全部内容 , 虽学富五车却遗失了内心真实情感的自然流露和灵魂深处的声音 。经学衰落所
带来的直接后果 , 便是学术领域权威思想主体地位的日渐丧失和各种非权威思想的乘机兴起 。
在诸种非权威思想中 , 尤以老庄道家思潮对东汉知识分子个体人格的重塑产生了重要推动作
用 。先秦老庄哲学便以提升个体心灵的办法解决实际的政治问题 , 在蒸蒸日上的西汉帝国 , 呼唤
东汉草书艺术的演变及其精神内质  
115

个性的声音一度消沉微弱 , 然而至西汉末 “老庄”却开始呈现 “复兴”的趋势 , 有学者曾提出 :


“从东汉学者的情况看 , 《庄子》思想对很多人的人生哲学是有很大影响的 , 而且时间越后 , 影响
越大 , 影响的人越多”,[10 ] 这一观点无疑是符合于当时的客观现实 。《汉书・叙传》载班嗣的一段
话 : “若夫严 ( 庄) 子者 , 绝圣弃智 , 修生保真 , 清虚淡泊 , 归之自然 。独师友造化 , 而不为世
俗所役者也 。渔钓于一壑 , 则万物不好其志 ; 枉迟于一丘 , 则天下不易其乐 。
”从他对老庄思想
的阐释上看 , 和当时只把道家思想作为一种延寿长生之术的看法极为不同 , 而是从一种淡泊 、自
然 、超越的态度中看到了人生真正的价值和快乐之所在 。这是自汉初以来 , 士人首次明确地把道
家哲学与个体真实的生命 、与个人的精神意志 、与人生最高的快乐联系在一起 。
将老庄哲学进一步作思辨的延伸 , 并向个体生命落实 , 至东汉更趋普遍 。考班固《汉书》所
列 , 大篇幅的循吏 、酷吏 、儒林 , 却少有关于隐逸者的记载 。而范晔所著《后汉书》中 , 不仅新
增加了《独行列传》、
《方术列传》、
《逸民列传》, 退隐的人数也大大超过了所记载的官吏的人数 。
虽然其动机各异 , 不乏沽名钓誉者 , 然从其主流看 , 当以愤世嫉俗 、洁身自好 、重生轻名 、去危
就安 、待时而出等等想法为多 。两史比较 , 我们可以看出社会普遍心理在两汉之间发生了较大的
变化 。从西汉末年开始 , 更多的士人在老庄思想的影响下 , 开始有意识地把自然本真的个体生命
看作生命的更高境界 。如伶玄自叙 : “学无不通 , 知音 , 善属文 , 简率尚真朴 , 无所矜式 。
”[11 ]

融于饥困之时对朋友说 : “古人有言 : ‘左手据天下之图 , 右手刎其喉 , 愚夫不为 。
’所以然者 ,
生贵于天下也 。今以曲俗咫尺之羞 , 灭无赀之躯 , 殆非老庄所谓也 。
”[12 ]
以及赵壹《非草书》中
称张芝的性格为 “信道抱真 , 乐天知命”, 都明显带有道家哲学的影响 。
所以 , 东汉一代儒家学说表面上仍然是占统治地位的官方哲学 , 然已无可奈何地趋于衰落 ;
道家尤其是老庄的人生哲学虽然很微弱 , 却在士人的潜意识中上升并日益占据重要的地位 , 因为
老庄道家关于个体人生的阐释正好填补了儒学所造成的心灵空虚 。与汉儒的理念不同 , 道家更为
关注个体生命的生存状态 , 重真实自然的情感 , 重自由解放的快乐 。老庄道家哲学的复兴 , 不但
扩展了思想的视野 , 更激活了士人的个体生命意识及艺术的精神 。社会思想的兴替嬗变 , 在人们
的精神中会以各种方式显露出来 , 文学艺术便是其中最敏感的表现 。
在东汉时期 , 作为官方的权威意识形态 , 儒学理念仍然控制着人们的思想 。与其重群体弥
伦 , 重规矩法度的要求相适应 , 篆书 、隶书甚至后期的楷书 、行书无不以正为美 , 以框架为节
制 , 构成了东汉书法占主导地位的风格气质 。然于此主流之外 , 草书的形成与发展 , 其追求自由
灵活 、流动奔逸的艺术要求背后 , 是崇尚道家自然美 、个体意识 、解放与超越的精神支持 。或许
当时的士人书法家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点 , 但却在草书这一发展演变过过程中不自觉地隐约传
达出来 。

参考文献 :

[1 ]  裘锡圭 1 文字学概要 [M] . 北京 : 商务印书馆 , 19981861


[2 ]  陆锡兴 1 汉代简牍草字编 [M] . 上海 : 上海书画出版社 , 1989141
[3 ]  谢德萍 1 谈谈草书 [M] . 河北 : 河北美术出版社 , 19831
[4 ]  严可均 1 全后汉文 : 卷四十五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19581
[5 ]  华人德 1 中国书法史 : 两汉卷 [M] . 南京 : 江苏教育出版社 , 199911861
[6 ]  马宗霍 1 书林藻鉴 : 卷四 1 [M] . 北京 : 文物出版社 , 19841
[7 ]  严可均 1 全后汉文 : 卷十八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19581
[8 ]  陈  寿 1 裴松之注 1 三国志・ 刘劭传注引《文章叙录》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195916211
魏志・
[9 ]  丁梦周 1 论书法线条的品格 [J ] . 中国书法 , 1991 , (4) . 25.
[10 ]  熊铁基 1 秦汉新道家 [M] . 上海 : 上海人民出版社 , 200111831
  华侨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二 ○○二年第四期
116

[11 ]  严可均 1 全汉文卷五十六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19851


[12 ]  范  晔 1 后汉书・
马融列传 [M] . 北京 : 中华书局 , 1965119531

Evolution and Spiritual Essence of the Art of

Cursive Hand during Eastern Han

XU Hua
(Dept . of CH. Language &Literature , Huaqiao Univ. , Quanzhou , Fujian 362011)

Abstract : The style of cursive hand had been established since the end of Western Han to the middle and latter period of Eastern
Han ; and it raised from a practial tool of writing for exchange to an art with aesthetics as highest objective. This evolution from
practical to beauty appreciation not only marked a leap of the sense of Chinese art from unconscious to conscious but also contained
the consciouseness of individual life awareness in the spiritual world of scholars of Eastern Han and the burgeoning of artistic spirit.
This change closely related to the rise and fall and the changes of ideological trend in the society during Eastern Han.
Keywords : Eastern Han ; Cursive hand ; group consciousness ; individual consciousness ; artistic spiril

【责任编辑  金  霞】

・书讯・

儒学现代性探索 , 国际儒学联合会主编 ,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 2002 年 10 月出版


本书是一部儒学研究论文集 , 收录了 15 位中国学者的论文 , 他们从不同角度分别探讨了儒
学的现代性的理论内涵和社会功能 , 论述了儒家学说在现代文明时期所面临的困境及其现代转型
与未来定位 , 以使其能够为建设现代文明服务 , 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

道家美学与西方文化 , 叶维廉编著 , 北京大学出版社 , 2002 年 9 月出版


本书从美学的角度出发 , 探讨了中国道家美学思想对西方文化的影响 ; 通过柏拉图 、亚里士
多德等思想家的思想发展历程 , 试图追求的思想发展方向 , 通过对史迈德等卓越的先锋诗人的创
作发展过程的分析 , 阐明了中国道家美学对世界文化的影响 , 表明道家美学思想早已为世界所认
同 , 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有机组成部分 , 说明真正的文化是世界性的这一道理 。

中国文化基因库 , [ 法 ] 施舟人编著 , 北京大学出版社 , 2002 年 9 月出版


本书是法国汉学家 , 中国道教专家施舟人的论文集 , 作为国外道教研究的重要学者 , 本书无
疑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本书对中国道教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广度和深度 。对道教的文献 、史料 、
人物圣迹 、哲学神学 、神 信仰 、遗址和建筑 、组织结构 、历史和现状等等都有精彩论述 。尤其
是能利用社会学 、文献学 、历史学 、地理学 、宗教学等多种学科的研究方法进行交叉研究 , 取得
令人钦佩的成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