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7

,


賴端 和:

唐代的翰林待詔和司 天臺

關於{李幸革拉}手。{卑失氏基誌}的再考車

{ 唐研 究 〉 第九卷(

2003)

,頁 315 - 342

〈唐研克 }

草九車

2曲3 年, 315-342 頁

唐代的翰林待詔和司夫 妻
一一關於{李素墓誌》和《卑失氏 基誌》的 再考察

賴端和

1980 年 在西安出 土的 《李 買賣摹誌 } 和他夫人的 《 卑失氏基誌} ,為 一個 ìl!i

新景教家族在中 國做官的情況,提供了絕佳的 材料 。 筆者最 近均有機會拜讀北

京大學榮新江教授的大 文 《一個入仕唐朝的 故斯景教家族 )( 1 】 ,頗感興趣和興
奮 。 此文對李景 (744-8 17 )和他兒于李景亮(生於約 792 年後, 活躍於
817-847)的渡斯背景 ,他們入仕唐朝的始末,以及他們的景教信仰,都有 很

精闊的考釋, 但對李 華父于任翰林待詢、翰林待詞的官銜 問題,以 及李景亮後
來在司天塾研任何職, 可惜卻著盤不多。筆 者年來 研究唐代 職官,涉及 正字、

校書郎 、 縣丞、縣樹和翰林待詞等一系 列官職, 深感 {李索墓誌} 和 {卑失氏
基音在} 不但有助於我們瞭解一個法斯家族在 中國的生活 ,而且更有 助於我們考
察唐代的翰林待韶制度以及翰林待認的官銜, 且草此文,就教於榮新証教授及

其他專家 。

一、 串串林待詔制度和官銜

李景任職於唐代司天 聾,歷代 、 德、順、憲四朝,這點榮新江的大文已有
詳細討論,此不贅述 。 但應當注意的是 ,李蒙 在 司天臺任職期間 , 互間時是個
“翰林待翻" 。 據 {李 軍基誌 ) ,當初他的父親在廣州 都督府任 ~U 駕,李家原本

是跟隨他父親在廣州的 。 大曆 (766

竹的中,“ 特舉韶旨,追 赴 閥 廷"“除

翰林待 詞 ,四朝供萃, 五 十餘年 " 。 他夫人的 《卑失氏基誌) ,更明確透露他 以
翰林待認任司天監時的全套官銜 ﹒“ 夫皇 朝接關 府儀周 三司 行司 天 監兼晉州長

. 315 .

蔚研究第九卷 史翰林待詔上拉國問團公會昆 一 千戶李素 " ( 2 ) 。這長串官銜,意味若甚麼?筆 者底下將細考 。 更可留意的是,李家本人在元和十二年 (817) 去世時,皇帝為了感謝他 長期的服務,還特別召他的兒于李景亮為翰林待詔﹒“帝澤不易,恩握彌深, 遂召于景亮,話筒吉微,對揚無咕,擺昇祿秩,以續 關如 ,起復拜翰林待韶襄 州南海縣尉。"換句話說,李景亮也跟他父親一樣,以翰林待詔起家(“襄州南 潭縣尉"是翰林待詔伊j 常所帶的職事官銜,以秩品位,下面再論)。此後,據 我們研知,他直都在任翰林待語 , 並任職於司天臺。最後,他也跟他父親 樣,官至司天監(司天臺的長宮,從三品的高官)。 晚唐大詩人李商隱 (812-858) 在大中元年 (847)任桂管觀察使鄭亞的 幕僚時 , 曾經代鄭亞(漿陽公 )[3) 寫過一篇《為榮陽公賀老人星見表》。文 閱 頭就說,“臣得本道進奏院狀報,司天監李景亮奏八月六日寅時,老人星見 於南極 , 其色黃明潤大者。 "(4) 這是筆者無意中發現的 條極佳史料,過去似未 曾為人注意和引用。事商隱此表的寫作年月很清楚。主中所說的“進奏院" 又是其“本道"即桂管派駐京城的機構。它從京城所發來的“狀"消息當最 及時、準確和可倍(剖,可言置李景亮於大中元年 (847)八月正任司天監。從元 和十二年他初任翰林待詔算起 , 李景亮此時已經在唐宮中服務至少三十年了。 除李商隱此文之外, <南 部新 書》也收 了一條關於李景亮的資料,並且引 了他的 一小段奏土,可以證明李景亮 一直到大中九年還在任司天監 大中九年,日官李景亮奏云 “文星暗,科場當有事。"沈詢為禮郁, 甚懼焉。至是三科盡覆試 ,宏辭趙在等皆落下〔的。 按“日官"指古代掌天文曆算之官 ,典 出{左傳》桓公十七年:“天于有目官, 諸侯有日御。"李景亮任司天監時,應當也跟他父親一樣,還帶有翰林待詔等 官銜,下面將再細論。這樣說來,李章和李景亮便是父于兩代都曾擔任翰林待 詢和司天蓋的工作, 而 且前後時間竟長達2約七八十年,很有漢代司馬談 、司馬 遷父子兩代都為太史寺的遺風,也讓我們想起高宗、玄宗朝印度籍天文學家塵 曇羅、糧曇悉達和雇曇器等人,接連幾代都在唐天文機構擔任要職的摹仿]。 但甚麼是翰林待詔?這是一種怎樣的官職?為甚麼 司 天臺的工作,要由翰 林待詔來擔任?而且,為甚麼翰林待詔除了司天監這職稱外,且還有“兼菁州 . 316 .

可說是個不明確的統稱。 在開元二十六年之前,它可以指翰林雜色待詞,也可以指張說等高官 。 但自從 翰林學士院成立之後,翰林供奉這個稱號在史料中便越來越少見,中晚唐偶爾 出現, 般也多指翰林待詞 。 翰林待語是一種設有品展的差遣職 。 任此官者大多出 身寒徵,設有'!JJ名科 第,鈍以個人才藝如書、畫、琴、 棋、醫、天文 、 五行 、 僧道等入翰林院待 甜 ,以侍候皇上在這些方面的需要 。 他們都以皇帝名義徵召,非經吏部銓選, 可說是皇上的親信近侍。 任符詞數年 之 後,他們 可能取 得各種官銜,包括 散 官、戰事 官 、 動官,甚至爵位 。 翰林待詔當中,有官銜高至從 三 品的司天監和 秘書監,也有很至八、九品的參軍和主簿 。 有些翰林待詔還掛外官職,如“哥 州長史"等等 。 顧炎武的 { 日知錄),對翰林待都有過一段糟閥的考據: 舊書盲翰林院,有告練僧道←視,衛畫藝書藥,各 ll'J 說以靡之 。 駿官 車。陸贊輿吳通古有隙,乃 吉承平時, 工藝畫畫之徒 ,待詔翰林,比無學 士,請罷其宮 。 通吉傳。其見於史者,天寶初嵩山道士吳筠,乾元中古星 317 ..另 一種是書畫工藝 、醫 卡夫士等單藍色人,地位較 低 。 這兩類人當時都注稱“翰林供幸 九 但從開元二十六年(738) 起,為了把 張說、 張九齡等文詞高 官和 書童醫←等雜色供奉區分開來, 翰林 院之南便另外 建了一座學士蹺,尊處像張說、張九船等高官。從此,翰林院便分為兩個部 分 。 一為翰林待韶院 , 一為翰林學士膜。 在待詔院供擎的,稱高翰林待詞。在 學士說 供萃的, 稱為翰林學士 。 至於“翰林 供奉.唐代的翰林符韶租司天畫 畏史 "這纜的戰事官銜? 有甚麼意義。 這些正 是本文既要 討論的 。 唐代大詩人李白,當年到長安大明宮,風光 一 陣,還要高力士為他脫 靴〔的。 當時他任的正是這個翰林待韶 。 筆者已有 一篇三 萬多字的長文 《唐代待 韶考釋)(外 ,專論唐代兩種類 型的待詞(王續等人的門下省待詢和李白、 王叔 文、王任等人的翰林待詔) ,以及翰林待韶的官街 、 社會地位、命道等課題, 此不再論 。 至於翰林院的發展脈絡,翰林待認和翰林學士的分別,翰林供擎 的 指稱意義,近年的專害和論文甚多,所論已詳(J肘,這襄棍簡單交代 。 唐代的翰林院是在吉宗閱元前即位時設立, 但設置年 月史書不載 ,難以考 訂 。 早期的翰林院有兩種人 一種是像張說、張九齡等有 文呆的高官,負責掌 制話,備顧問等,地位崇高.

.府研究第九卷 韓穎劉區,貞元末奕摹王叔文 ,侍 書 王怪, 元和末方士柳站 , 浮屠大遇, 實曆初 善奕王倚,與 唐觀迫士舔準 ,待詔翰林 。 小說主宗時有 翰林 響 圈,毒者 王積薪。又如黎幹雖官至京 ~~尹而 其初 亦以占屋待韶翰林。而貞元二十 一 年二月丙午,罷翰林醫 工相工占星射覆冗食者凶十 二人。 闡宗缸。 實曆二 年,十二月庚申, 省 教坊樂宮,翰林待招投術官,並總監諸色職 掌內 冗 員,共一千二百七十人 。 主宗缸。 此可知翰林不皆文學之士矣 。 趙琇 《 因 話錄} 云,文帝賜翰林學士 章服 , 敏有符詔欲先賜,本司以名土 , 上日, 賜君于小人不同日 , 且待別日。 {雍歸〉 日,班吾丘習,王 以普格五 ,召 待詞,坐世 曳,上當顧醫馬貴門 。金日 暉貝 弟倫,浸入官 , 輛吉安門 饗罵。 師古日 ,貨們之暑,哥拉扭扭 堪, 以供天子 , 百物在驚 。故亦有重工。 1 武帝令 黃門重用告負成王函 ,以蝠置光 。 則是 實門之地 , 凡著給五者, 龍華馬者,能繪 畫者,背得屆主。 級知膺 世豪華,事之士.步迎 ,如見綺、皓 。 以七賀床賜脅,御手調 藥 以飯之"(12) 。 但李白最後又被 皇上 “賜金放選"走的時償還是翰 林待詔一個,沒 有得到 任何戰事官銜 。現 代研究者如傅璇琮,對李白任翰林待詔卻沒有得到 任何 官銜 ( 翰林待詔不算是 職事官銜) , 深感不解 (J訕。 但和李白差不多同時入宮的道士吳筠,任的也是翰 林待詞,幾年後離去時,也同樣設有任何官銜 。 據笨者在 {唐代待認考釋〉 中的考察,以李白 、吳筠等 人馬青壺,一般人初 任翰林待認,很可能都是沒有任何職事官銜的 。基誌中 也有好些案例。他們要 在待韶許多年 後, 續可得到 一 個職事官銜,然後以此職事官銜來秩 品位,昇遷 時此職事官銜也隨之變更 。 例如,翰林待詔中有一位書待認唐玄度,身份地位 不寓,在兩 《唐書} 中 都無傳 。 然而,由於他是個書待詞 , 曾經負責焉不少墓 誌碑石黛蓋或豪額,結果他的名字、 于跡和結銜, 反而保存在出 土石刻 。 從這 些石刻材料,可 以考見他任翰林待認 十多年的官銜變化 ,見表一 318 . !吳學翰林 看,正用此晨g 也【IE3.( 以上 '1、字昂Jl\XE時有) 李白非科第出身,純以詩名為玄宗所知,待詔翰林,前後約三年 。 牽腸冰 為李白詩文集所寫的 《草堂集序 ) ,生動描寫李白剛入 宮峙的 情景 吉宗‘降 .

唐代的 翰林待詔和司天 臺 表 右 創 中所見肩章度的待會E 年代初官銜,提{叫 E哥﹒攤吉主且年代 結 曲 相料tIi盧 4在!i衛揖軍李籤周轉} 禮部特郎翰林學士王 源中撰.“梁王府 司馬面且還可知道他的動官銜“上拉囡" 。 他頓然昇官了,但此時他已經在 翰林度充當了至少十年的待詔 。 又過了約八年 , 在大中二年,唐玄度的名字旦 再吹出現在石碑土, 這回是替一個高官司 徒劉 河的神道碑“模勒並象額" 。 此 時他任翰林待詔應當已有至少十八年了,而 且他的戰 事官銜也改為“越州都督 府司馬"顯然又昇官 了 (16) 。 廚吉度的這個案例,很清楚地額示翰林待認的 整套官銜結構是怎樣的 。其 中最特別的一點,就是翰林待詞竟帶有一個“虛"的職事官銜 。 他顯然並設有 .. . 319 . (第古蟬自 〉 卷十 , (間屆五年 制的 翰林待開車王府司馬唐吉!i: ii頓 車二上 下 C大唐敏安王墓聶銘並 翰株待國朝磁郎守梁王府司馬上控回跑縛 t唐代辜聶彙續續 序) ( 間成五年軒的 魚韓臣 1!IJr!i:學教革觀 1的 棚。頁 4司提劉再神道碑銘》 翰林待間朝輯郎守矗州都督府司馬止住國 f入理重金石欄正 } (大中二年割的 唐元口扭動並華領 書七固, 512 頁 從上表看來,唐 玄度在大和四年到七年 任翰林待 韶,是沒有任何職事官銜 的, 僅有翰林待館 的名號。七年後 ,到了開成二年 ,說們繼見到他有丁 “覆定九經 字體官朝議郎權知河王友"等稱號 。 “覆定九經字體宮"亦非唐代九品 三 十階 內的正式員宮,僅是臨時鏽 派的一個差遣職位。 《舊唐書﹒文宗紀} 間成三年條 下,仍稱唐吉度萬“翰林勒字官,, [ 叫 ,可證這是他在翰林臨的職務。至於“朝 議郎"則為正六品上的文散階,“河王友"則是他 ι 掛職領棒"的 寄祿官 。河 王即李惘 ,憲宗的兒于, 在長廣元年 ( 821) 封王。 到了詞成五年我們且在南通石碑上見到唐玄度新的職事官銜. 事會林待詞曲 (Jll古錄 目 } 卷丸, (大利四年 830) 古擅自E輯 革十一下 4六言權金剛盟} 盟副於上都興倉寺 1 士京個取其本世待祠 《集古蟬日 } 卷丸 , (大利六年國2) J1!宜盟第王羲主哩, 革十二上 4鼻耳劉先生碑】 Jl'J郎神郎揖宿撰 s 右司郎中肺~總.論 4集古揮自 》 書丸, (大利七年由,3) 持繪制唐在監華領 車十二下 {新加丸鍾字撞F于} 暫定石單字體官朝謹館借個河主主章含林待 4金石萃績 〉 壘 (閱且 一 年 的,7) 詞止住圖岫縛:Il\費 臣居室宜興 。丸,葉一六下 E磨Jr!i:十體會} (無年代 ) {單古蟑 日 〉 卷十 , 翰林待醋向王左肩主度書 車三上 f何進?冒體或碑} 車省林草旨兼侍 \11工部侍郎柳主權揖盟'\Sf.

唐研究第九卷 擔當該職事官銜所標示的職務。我們知道,唐玄度直都在長安大明宮中任翰 林待招。這是表一中他八個結銜椎一固定不變的職稱。他不可能又同時在越州 都督府任司馬。此職事官銜是個“虛位"類似“機校" 類的,也很像宋初 官制研謂的“寄祿官" 【 叫。像唐代翰林待韶所帶的這種職事官銜,也正是宋代 “寄棒"制度的淵源。這也意昧著,翰林待韶除了以文散階來秩品位之外,他 們還帶有一職事官以“掛職領棒"。這也可說是唐代職事官“階官化"的另一 種實例。研究唐代官制的現代學者,一般以為這種“階官化"僅見於膚的方鎮 便府中 【 1 肘。其實,它也應用在翰林院等宮內官署。 像唐吉度這種翰林待詔的結銜,有散位,有勳位,又帶個“虛"的職事官 銜者,墓誌中還有不少。且舉數例如下 1 將仕郎守衛州司倉參軍翰林待詔毛伯良書 (!9J 2 承務郎行饒州餘干縣尉翰林待詔都從周撰並書[羽〕 3 朝議郎守梁州都督府長史武陽縣閱國男翰林待詔韓秀寶書 ( 21) 這三個例于也顯示,翰林待詔若服務一段時間以後,有了官銜,則他們的官銜 包含至少兩個部分, 一是散官,如 上引的“將仕郎"、“承務郎 " 和“朝議郎" 等.另一則是戰事官銜,如“衡州司倉參軍" 、 “饒州餘干縣尉"和“梁州都督 府長史"等。第三例的韓秀實,甚至還多了個爵號“武陽縣、開國男"。 再如書待詔劉諷的官銜變化,更可讓我們考察他的昇遷, I 翰林待詔儒林 郎守常州司倉參軍騎都尉劉諷書(大和三年 )l") 2 翰林待訶儒林 郎守作州司戶參軍騎都尉劉諷書(大和九年 ) [ T3) 劉諷從大和三年到大和九年,都在任翰林待招。他結銜上惟一的改變,是他的 職事官銜,從“常州司倉參軍"改為“ lt 州司戶參軍"。常州和 lt 州都在外地, 離長安干里以上。劉諷既然在長安宮中任翰林待詞,當不可能又同時在常州或 作州任判司(唐制 諸曹參軍通稱“判司") ,可 證他的兩個與j 司職都是“虛" 銜,亦可證翰林待詞的昇遷,可以用這種職事銜的官品上昇來表示,不 定用 散官。他的文散官儒林郎和勳官騎都尉,六年之間反而都沒有改變。 又如另一個書待詔毛伯貞 , 1 輛議郎行吉州司功參軍上桂國翰林待認毛伯貞撰並吉(閱成元年 )l叫 2 翰林待認朝請大夫行舒州長史上桂國賜制作魚袋毛伯貞撰並象(大中五 320 .

唐代的翰 林 持認和司去j! 年)(叫 3 翰林侍韶朝請大夫守 襄州長史上 拉國 賜鯨魚袋毛伯 貞 笨蓋(大 中十二 年) (甜 毛伯貞 此例 最值得注意 的是 ,他在翰林院待祠的年歲相 當長, 至少從開 成元年 之到大中十二年都在任翰林待詞,前後長達二十 二年(李索父于不也待韶長達數 十年嗎?),他所掛的 戰事官都是外宮,從 司 功參軍昇到長史 。 他的 上 往 國是 動 官當中最高的一轉 。 再如張宗厚: l 翰林待韶將仕郎前守右威衛長史巨張宗厚舉敕書(成通四年 1863)(幻] 2 翰林待韶將 仕郎守涼王府搞議參軍臣 張宗厚奉蚊香(成通七年) (認} 和毛伯貞不一樣的是 ,張宗 厚似乎設有動官 。 他的結街有“奉教"兩字,是因 為他所寫的那兩通碑,都是公主的基誌。他掛的兩個職事官,都屬京官(其中 “右威衛長史"也出現在李景亮的官銜中)。但這並不表示,翰林待紹祇 能單 掛京宮,或單掛外宮 。 我們也找到先掛外官,後掛京宮的例于,如畫成 1 翰林待甜承奉郎守建州長史畫成書數(成過五年 ) ( 29) 2 翰林待韶承牽郎守般 中省尚藥奉御臣畫成奉教笨蓋 (成通七年) 【刻〕 即先掛夕官“建州長史"兩年後即有昇遷 , 改掛京官“毆中省尚藥學御 " 。 董 成第 二例有“是學教"兩字, 因為他笨蓋的基 誌,乃 { 唐故朗寧公主墓誌銘 ) . . 即文宗第四女的基誌 。 這額示翰林待認和皇室親近的程度 。 悶了約五年, 在成 通十三年的一芳墓誌上,我們旦發現董戚,這回他又昇官了,不但有土控圍的 最高 勳銜, 還有賜紫金 魚、袋,而且他 的文散階也從承學 郎(從八品 上)昇 為朝 散大夫(從五品下) . 翰林詩韶朝散大夫守毆中省尚衣奉御 上 挂閻錫紫金 魚袋 臣畫成奉敕蒙 董臼1) 從唐代官制演變上看,翰林待韶以 職事官作為 他們“寄棒"的方式 ,很有 意義。這可說是唐朝把職事官“階官化"的實例之 。 過去,已 有學 者注 意 到,中晚唐士人在京城外的各 Jj鎮使府任官,都紛紛帶有 一 個京官職事銜,而 把這種現象稱為“戰事官的階官化叫到 。 但此現象其實不僅僅 出 現在方鎮使 府,也出現在翰林院等京城官署 。 上引 的石刻史料倒于 ,全屬 中晚磨時期 ,這 32 1 .

貞元二十 一年 (805 ) 二月 ,“以 將仕郎 前蘇州司功參軍翰林待詔王叔文為起居青人充翰林學士 " (35 ) 。 玉叔文以棋畫藝待 部十人年,長期陪皇太于華爾(即後來的順宗)下棋{划。 結果順宗一上塾, 不到 一 個月 ,他即以“起居會人充翰林學士"昇官特快,寺韓 愈在 {水貞行} 一詩中,賦 了 兩旬, 嘲諷一番 “夜作詔書朝拜官,超資越序 曾無難。 ,, (叫我們 知道,王.廚研究第九書 是因為中晚 庸的 例于最多,但唐前朔的例子也並非沒有,祇是比較少見,如 《集古錄目〉 卷七錄 {禮部尚書徐南美碑 ) .fOC文在陪皇 太于下棋的那 十 多年,一直都在屆大明宮,並沒有離宮, JiJí以他的“蘇州司功參軍"其實也是個虛銜 。 瞭解了翰林待韶的這種官銜,我們回過頭來看法斯人李素父于 以翰林 待韶 任職司 天 蓋時的官銜, 當會有新的領悟 。{李景墓誌》和 {卑失氏基誌),除了 透露一個証克斯家族在中國朝廷任官的史事外 , 還有最珍貴、最重要的 322 . 眩,就 .下 云 , 大理評事陶翰換 。 翰林 待韶 左衛率府 兵曹吾吾軍蔡有鄰 八分 番。 碑以天寶九年 (7到]立 (3訕 。 即藹可考的最早一例 。 此翰林待詔蔡有鄰即帶的戰事銜 “左衛率府兵曹參軍九 應當祇用作他的階官而已 。 此外, 主元 二 年 (761 ) 即立 的 ( WJ 泰芝誌 ) ,由 “朝晶晶郎行衛尉寺丞翰林待詔劉秦 書 ,, (圳 ,劉秦所帶的職事官銜“衛尉寺丞" 也僅是他 的階官 。 由 此可鐘,石刻中的 翰林待招緝銜 , 可以為 我們查考唐代職 事宮的階官化 , 提供許多珍 貴的佐證資料 。《李景墓直在》和{卑失民墓誌 》保 存了唐代兩個天文待招的 名字和官銜, 更是罕見而珍貴 。 二 、李素父子的人仕和官銜 不過 ,以上所引用的 翰林符韶全套結銜, 全都屬於書詩詞的。 由於香待部 的 工作之一 , 是負 責書寫禪石 , JiJí 以他們的結銜繞 i# 以隨著碎石在近代出 土而 流傳下來 。 至於重待詢、醫待韶和其他色藝待詣,他們的錯銜又是怎樣的呢9 據筆者所知, 其他色藝待想的官銜 ,在墓誌 中 偶爾可見,但為數不多 。 至於天 文稽輯的官銜 ,則 僅見於 《李索墓誌》 和 {卑失氏基喜事》 了 。 然而,筆者在 《太平御覽》 發現棋待認 王叔文( 開車貞事件的主角 二王之一) 相當完整的 一 套官銜 。{太平御覽} 引 { 唐書〉 日 .

唐代的翰林待詢和司 天蓋 是它們保存了唐代翰林天文待詔的 全套官銜 。 這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也是極 罕見的 史料 。 正因為罕見,毛背在她那本專吉中,一時不察,以為基誌上所見 的翰林待語,都是書待韶,結果把李素父子錯列入者待招來製表 ,不知道這對 父于原來是管天文的[划。 李蒙在大曆中,“特奉詔旨,追赴 闊 廷 銜是甚麼?可惜他的墓誌未書,我們不得而知。或許他跟李白 樣,初任翰林 待認,可能一時並沒有職事官銜也說不定 。 至於朝廷為何萬里迢迢,把一個波 斯人從廣州召到長安京城任翰林特輯,管天文星曆?榮新江已有一解 “顯然, 李素所學的天文曆算之學,不是中國傳統的 一 套,而是另有新意 ,否則唐中央 朝廷似不會如此遠求賢才。另外個原因,恐怕是說掌司天蓋的印度籍司天監 塵曇讓於大曆十 年(776) 去世,需要新的人才補充其間。 "(39) 這當然都是可 能的事 。 不過,筆者認為, <唐會要》有 條材料,或許更能移解釋為甚麼李 素會被窩里徵召 大曆三年正月二十七日敕 “艱難以來,疇人于弟流散,司天監官員 多闕,其天下諸州官人百姓,有解天文莒象者,各委車道長吏具名 間 奏, 送赴上都。 "1叫 李素被召 , 正是在“大曆中"跟上引此軟的年代完全相告,看來主要原因是 當時安史亂後 , “疇人于弟流散,司天監官員多 闕 " 。而且 ,他極可能是由廣州 嶺南道的 長吏 ( 甚至他自己 的父親廣州都督府另 '1 駕) ,“具名 閏 奏,送赴 上 都" 的 ( 上都詣長安 )。 按李章死於元和十二年 (817) ,享 年七十四,則他當生於 天寶三載 (744) ,大曆中 還非 常年輕,車毫不過二 十剛出頭 。他剛被召回時 ,應 當也祇是以翰林待詔的名義 , 在司天畫從他做層小官做起。這襄可以注意的 是,李素入仕,是接皇上徵召為翰林待詞 ,非經吏部銓選 。 這點也跟李白、吳 筠等人被召為待韶的過程,完全一樣 。 大曆十 一 年,印度籍司天監塵曇言里去世時,李素也 纏不過三十三歲,似乎 太年輕,不足以當上司去眩這種從三品的高官 。 他當上 司 天監,應是後來的 事。至少,我們從其他史料知道,德宗貞元、年 (792) 的司王監都還不是他, 而是徐承樹。 {唐會要》卷四十二 《 日蝕》部分記錄了德宗朝的七次日蝕。且 看其中一吹的記載。 323 ' .

至少,應當是在 792 年以後的事 。 徐承爾也是廚代有名的天文曆算家。 { 資治通 鑑} 建中三 年 (7位 )條 下 載 : “司 天 少監徐承制論 更造 {建中 正 元曆 》。 從之。 "(43J 可知 他 早 在十年前就 當上司天少監(司天聾的第三號人物) , 而且 請更進 “建中正元磨" 。 此曆到宋 們猶存 。《宋史 ﹒ 藝文志 } 即列有“徐承關 { 廚建 中貞元曆 》三卷 "又 列他的 另 一天文著 作“ 《星書要略》 六卷 ,叫“)。 我們不禁要問 務十多年 T 串串宗建 中 三年, 李素不也正在 司天 窒任職嗎?而且 已經服 (從大曆中他被召 回長安 算起 ) ,資歷不可 說不潔 ,但為何造德宗 建 中正元曆的 , 不是他,而是徐承 關?或許李景 那 時的 資膛,還不如徐承制? 更進步考察,聽宗 朝旦頒行新曆。 〈新唐書 ﹒ 天文 志} 說.“憲宗即位, 司天徐 昂 土新曆,名日 {觀象》。 起 元和 三年 用 之 ﹒ "C叫這襄 僅稱徐昂 為 “ 司 天"不知是否脫一 “ 監 " 字。李華 這年六 十四歲 , 亦不知是否 已昇任司天 監。但顯然他並沒有參與徐昂膀上的 〈觀象曆}。 到了長鹿 二 年 ( 82 1 ) ,穆 宗 即位後 ,更把徐 昂的 {觀象曆} 改緒萬 {宣明曆》 來頒行[甜 。 如此看來, 李 素墓誌上昕說“四朝供舉 , 五 十餘年 "的確實官意 , 以丑他對唐代 司天畫 的真 正貢獻 ,或 許應當重新穢討。 順此一提, (李景墓誌》 說他“四朝供奉,五十餘年",您怕祇是一個大略 的說法,並非表示他真的 在司天盔工作 了 五十餘年 , 因為 , 即使他早在大曆二 年那道徵 “解 天 文吉象者"的敕令發出時,就馬上接召回長安,到他 8 1 7 年去 世時,也祇不過是剛好五十年 罷了 。 這五十 年的算法 ,也假 設他一直工作到 去 世 時的高齡七 十四歲為止 , 不 曾 退休 。 李車剛入翰林待紹 , 是否 帶有職事官銜,史料不詳 。 木過 , 在他死後,他 的兒于繼承父業任待詞, 倒是很快就有一 個戰事官銜 324 當 “起復 拜翰林 德韶鑫 州 .唐研究 { 貞元 ]八年 十一 月圭于朔, 第九卷 B 有蝕之, 土不視朝 。 司天 監偉承崗 奏 。 “據 曆數,會蝕八分, 中 退蝕 三分,計滅強半 。 準占, 君盛明則陰匿 而潛退 。 請宣 示騁廷, 鏽諸史般 。 " 詔付昕司 (41)。 唐代的 司天盒祇有一員 [叫 。 貞 元人年 ,李 素續四 十 九歲,還算中年 。 這年的 司天監是徐承繭 ,不是他。他 死時 七十 四歲 , 基 誌 上 的確有 司天 數的職 稱 “公往日歷司 天 監,轉粉、音兩州長史 , 也入丹揮 " 。看來他很可能是在 五 十歲以後,種徐承崩之後,續當上此官的.

325 .唐代的翰林待韶和司 天臺 南禪縣尉" 。“ 襄州南痺縣尉" 8p 他任待詔時的戰事官銜。按李京死於元和十二 年 (8 17 ) ,於元和十四年遷葬, < 李索墓誌》即刻於 819 年。李景亮的這個職 事官銜,見於〈李素墓誌),所以應當是他在 817 到 819 年之間任待詔時所獲 緝的。 如果和上引唐玄度待訝了約七年始有職事官銜相比,李景亮可說很快就 獲授職事官銜。但這也是很可理解的,正如:l!.誌上所說,可視為“帝澤不易, 恩瀝彌課"的結果,是種恩潭,因為他父親曾以翰林待詔在司天臺工作長達 四五十年。榮教授說 , 李景亮“襲先君之藝業,能博學而攻文,身汝之後,此乃繼體"“起 復拜翰林待韶襄州南禪縣尉" ( <李素誌)) ,是諸于中惟 襄州在山南道, 繼承父業的人。 <卑失氏誌》說他任“宣德郎起復守右戚衛長史翰林待詔 賜徘魚、袋"表明他後來回到京城,在右威衛任長史,但不知他以後的情 形如何 ( 47) 。 從這設引文看來,榮教授顯然把李景亮的“襄州南海縣尉"和他後來的“右威 衛長史,\都看成是“真有其事"的實職,即他曾經去襄州擔任過南海縣尉, 後來又回到京城十六衛之一的右威衛任長史。但從我們以上所考的翰林待詔官 銜結構看來,這是不太可能的事,因為第 ,翰林待詔許多照例都帶有 個 “寄祿"的職事官銜,第二,皇上既然召他任翰林待認,又怎麼會同時要他跑 去襄州高潭任縣尉?此“襄州南海縣尉"應當祇是他的寄祿官而已。至於 “右威衛長史"應當跟上引唐玄度的“ì"j王友"和“梁馬府司馬"等官一樣, 也都是寄祿官。否則,李景亮又怎能“襲先君之藝業"?他的“先君"所任的, 不就是翰林待詔和司天登的工作嗎? 再深層考察,我們知道,李景亮的那兩套官銜,都有很明確的年代。他 最訝的“起服拜翰林待詔襄州南海縣尉"見於元和十四年他父親的墓誌上。 至設 置宣告郎起復守右成衛長史翰林待韶賜雄傳、袋"則見於長慶三年他母親 的 《卑失氏基誌》 上 。 但兩者都有“翰林待詔"此銜,可以證明這績是他 一直 都在擔任著 的戰莓,而且可知他至少從 819 年到 823 年都在任翰林待認,己有 大約四年 。 但由 於翰林待韶本身沒有品秩,所以他的昇遷,是以職事官銜“襄 州南津縣尉"昇為“右威衛長史"來表示 。 這跟上引許多翰林書待韶的結街是 一致的 。 .

A 秩品位、昇遷和寄祿罷 7 。 可 惜的是,自居 易 即寫的這篇 軟,設有明確的日期 。 但我們知道,他是在元和 十 五年 十 二月二 十 八日( 也 1 ) 開始以主客郎 中 的身份“知制話,, [剖,到故年長 慶元年 (82 1 ) 十 月十八日 , 他即“轉中 書會人 ,, [甜。所以此教應當作於位 l 年 。 如此看來 ,李 景亮的官職 • 326 .唐研究第九卷 其實,唐代中葉以後這種 用職事官來“寄祿 " 的 tï 式,並不祇跟於翰林待 詔而 已 。據筆 者 的考察 , 學凡 設有品秩的差遣職,都可能用此芳法 。 比如,最 常見的翰林學士,即例必帶 個職事官銜 。 白居易任此職時,即以“左拾遺" 這個職事官銜 , “充翰林 學士,,[叫 。 他 自己 也常 以 此兩官並提 , 如在 《香 山 居 士寫其時並序} 即說﹒ ‘ 元和五年 , 于萬左拾遺、翰林學士 。 ,,[叫正在 { 曲江感 秋二首並序 } 中說﹒“元和 二年、 三年、四年 ,予每載有 { 曲証感秋 〉 詩,凡 三篇,編在第七集卷。 是時于為左拾遺、 翰林學士 。 ,, [叫 唐代的集賢院校理 , 與翰林學士及翰林待詞一樣 , 也是個設有 品秩的差遺 職,所以集賢校理例必帶一職事官銜,尤以帶 縣 尉職最常見。 例如,設文昌 “授登封尉、集賢校理"【" j 。 又如馮宿的弟弟喝定 “權德興掌貢士,躍居上 第, 後於 湖州 佐路平幕 , 得校書郎,尋為那縣尉,充集賢橙禮。 " (52) 再如楊銬, “登第後補集賢控理,藍田 尉 。 ,, [到這樣的例于太多了,不贊引 。 這三個集賢校 理研帶的“登封崗"、 ‘ 那縣尉 " 和“藍田尉"都是寄祿官 。 他們真正的工作 場所,是在長安大明宮中的集賢膜 。 李最亮“起復拜翰林待紹、襄州南捧縣、 尉" 應當也作如是觀。 榮新江說“不知他以後的情形如何" 。 其實,我們對李景亮後來的情況, 倒是略知 一二。自居 易的文集中還保存 了 當年李景亮授另 一宮 的任命敕 翰株待個李景萬授左司禦率府 4歷史,假前待認制 軟 。某官李景亮 。 夫 執藝 事上 者,必揍日時計勞績,而後進爵秩,以 釐服勛 。 況待韶宮間,筋躬晨夜,比於他職,宜有加恩 。 宮坊衛官,以示 優獎 。可 依前件{ 判。 這是他授“左司禦率府長史"的教書 。 “左司禦率府長 史" 是太 于東 宮 中的 一 個職事官,但此教上清楚注明“依前待詔" 。 換句 話說,李景亮 得了“左司 禦 率府長史"這個職事銜,祇是 “ 宣有加恩 " “以示 íl獎 "他的“勞績 " 而已 。 他還是“依前待詔"即繼續擔任翰林待訝 。 這點正可$'明前面所說 ,翰林 符 甜的戰事官銜 .

“上往囡"是最高 一 轉的勳官,“開閻公會巴 一 千 戶"是正二品的爵和食封〔划。這襄最可注意的是,以李素為例,翰林待詔若 327 ' .唐代的翰林符詔和司天蓋 變化司以列如下表二, 表二 E 知的李景貪官衡和年代 官銜 年代 出處 兀和十四年 (819) 翰林待詔農州南海縣尉 {李家基誌} 長慶耳年 (821) 翰林得認李景亮 捏在司輯率府長史,依前 { 自居易士集 } 壘 待韶 五 長鹿二年 (8且) 宜體郎起祖守右威衛畏史翰林待韶閹割卡魚 袋 大中兀年 (847) {卑失氏基龍〉 奪商隱 {聶華陽告 司王監 賈老人星且表 〉 。 見本土注 (4) 。 大中九年 (855) { 南部新書 》 血書 日官(司天監) 上引李商隱的 《為榮陽公賀老人星見表),可證明李景亮在大中元年時為 司天監,但他是在哪一年成為司天盤的?又在哪一年離職?可惜史料淺缺,我 們不得而知,視知道晚至開成年徊,他還不是司天監,因為文宗間成年間有 位司天監叫朱子容,見於{舊唐書﹒天文志}, 開成二年 ﹒三月甲子朔,其夜,當長五丈,岐分兩尾,其一指氏 , 其一掩房,在斗十度。丙寅夜,彗長六丈 , 尾無岐,北指,在亢七度。文 宗召司天監朱于容問星變之由,于容曰 “彗主兵旱,或破四夷,古之占 書也。然天道懸遠 ,唯陸下修政以抗之"“71 可知 837 年的司天監是朱于容。李 景亮任司天監應當至少在朱于容之後,即 837 年之後 。 但他與於最遲在制7 年當上司天監 , 此時距離他剛聞始待詔翰林 那年 (8 17 ) ,已有足足三十 年之久了。 然而,司天監是從三品的高官。這樣的 高 官得花上三十 年鐘能當上 ,亦不出奇 。 此外, 李商隱也沒有告訴我們 , 李景亮任司天監時的全套官銜是甚麼。但 發們推測,他任司天監時,應當也帶翰林待詔 , 更帶另 一 職事官銜,以及散 官、勳官、爵和食封等等,正如他父親李素官至司天監時的官銜樣 開府儀同三司行司天監兼晉州長史翰林待認上桂圓開國公會且 一 干戶 李景的每個官階都很高。以上“開府儀同三司"是從一品的文散官 . “司天監" 和“青州長史"都是職事官.

屆研究第九卷 出任司天籃,貝IJ 司天監本身已經是個很高層的職事官 (從 三 品) ,但他依然照 例另帶一 個戰事 宮,而且是品 階較傲的“哥州長史" (音州屬上州,長史從五 品上) 。 這可能是翰林待詔出任司天監時的特殊情況,也反映翰林待認任職 司 天 蛋是一種特別 安排,因為天 文星磨不但是一種專業,而且還是一種相當“機 密"的 工作 (論見下) 。 翰林待詞是皇帝的親近侍從。由他們來出任司天臺機 密的工作, 正是很巧妙的安排 。 翰林待詞的種類 1~複雄,主要有書待詢、重待詔、棋持認 、 醫待詢 、 琴待 韶、僧道、五行待認 等 等,各以 個 人的本事服侍皇 土 。 他們一般隸屬翰林待詔 臨(翰林學士貝IJ 在 翰林學士院輪宜,和翰林待詞不同) , 但史料上 可以 發現 , 翰林待認 可能幸 皇帝昕召,充當指源的工作。例如 ,水貞事件的主角主叔文 , 任的是棋待韶,但他卻 是 被 派 去 陪皇太于李誦下棋的,而且時間長達十人年之 久 。另一 主角王伍,任的是會待詔,他也是被派去東宮,教李請寫字. 土 〔 指順 宗李誦〕學書於 王伍,頗有組.王 叔文 以暮進﹒ 俱待 詔翰 林,數侍太于基[訓。 難怪二 至可以和李輔建立那麼深厚的友誼和 信任,以致在李誦上畫後迅速奪得 大權。 汶斯人李素 , 專長 王文屋 曆,比書畫琴棋等待韶更專業 , 看來需有專門儀 輝以觀察天文星象 。 所 以他任翰林待詞時,奉皇帝之命,旅駐司天畫 。 也因為 這樣 , 他最後攪得以官至司天蓋的長官司天監 。 但值得注意的是,他任向天監 時,依然還保留翰林待諒的稱號,而且跟許多翰林待韶 一 樣,還兼帶另一個 “虛"的職事官“哥州長史" 。 這可說是天文待詢和其他待詞有些不同的地方 。 還可 一挺的是, 李素和他見于李景亮, 顯然皆非科第出身 [ω 純以本身 專業的天文星曆知識入仕 。 這樣的入仕,不在吏郡的銓選範閩肉 。 最好的辦法 自然是由皇室徵召為翰林待紹,就像李白 、 主叔文、 王任 等人入仕的 11 法 一 樣。印度籍天文學家種曇隸 、 度曇悉達和組曇讀幾代,是否也如此以待訶辦法 入仕,史料闕如,不待而知 。 但李景父于以翰林待詔宮至司天監 , 在唐史上卻 不是唯一的案例。唐代至少還有 一 人,即肅宗朝的韓穎,也像李章父于一樣, 既是翰林符 詞, 又是司天監 。 . 328 ' .

便取代沿用了數 十年的 《大衍曆》。 再鬧不到四個月,在乾元元年十月 一 目的時餒,發們發現 他竟昇宮了,昇為“權知 司 天 監九 從太于宮門郎 ( 從六品下)昇為司天監 (從三晶) ..韓穎可說昇官極快 。 {廚會要》 說: 乾元元年十月一日,權知司天監韓穎奏 “司天 蓋五 官正,既職配 五 芳,上稽五 緯。臣 青青每至正4朔望朝會及諸大禮,並賽本芳事 ,各依本芳 正色,其冠土加一星珠 ,仍永為值式 。 "從之{甜 。 《通典》 亦載此事,但文字略有不同﹒ 乾元元年十月,知司天畫事韓穎奏,“五官正, 學教創置 ,其官職配 五芳,上稽五緯 。臣譜冠上加 一 星珠,在從本芳正色 。 每至 正每朔望朝會 及諾大禮 ,即服 以朝見,仍望永為值式。"奉敕旨宜依[訓。 從他E丹麥的事項看來,韓穎明確地是在行使司天監的職務,代表司天臺條陳他 畫內的事 。 “五官正"是乾元元年剛設的官職,為正五品 官 ,“有春 、 夏 、秋、 . . (六月 ] 丁巴,初行穎磨。 (63) 剛開銷待詞時,韓穎顯然沒有官銜,所以 {新唐書} 、 《 唐會要 》 和 { 資治 通 鑑》 都祇稱他為“ 山 人.即從事占 b 五行職業者[叫 。 他上盲唐僧 一行所創的 《大衍曆)(叫 “或誤.於是肅宗就錯了他“太于宮門郎"的官銜 , 召他“直 司 天蓋" 。 到了乾元元年六月十七日,他所卸的新磨 {至德曆) . 329 ..唐代的翰林待詔租司天蓋 三、 韓穎和司天監 關於韓穎,我們不但可以考他任翰林待詔昇官的 年月 , 還可 以明確知道他 如何軌行司天籃 的職務 。{新唐書﹒磨志} 說 至肅宗時,山 λ 韓穎上吉 〈大街曆》 或訣 。 帝疑之,以穎為太于宮 門 郎,直司天畫 。 又損益其衛,每節增三日,更名 {至德 曆 ) .起 乾元元 年 (758) 用之,吃上元三年 (762 )(叫。 { 廚脅要〉卷四 十二 {曆》條下就 ﹒ 乾元元年六月十七日,頒山人韓穎等所造 新磨 ,每節後2日薔曆 二 日 。{的〕 f資治通鑑} 肅宗乾元元年錄下的記載當即根據以 上兩條 。 山人韓穎改造新膺.

唐研究第九巷 4 、中五官之名叫“]。他此奏的主旨,就是要替五官正這些新官,爭取在他們 的“冠上加一星珠,衣從本芳正色" 。 值得注 意的是, ( 唐會要》 稱他露“權知 司天監", (通典 H~ 稱他為“知司天晝事"兩者會義約略相同:司天監即司 天畫的長宮,但俱帶個“知"字,表示他這時進不是真正的司天毆,“權知" 而已。 但到 了上元 二年,史錯已稱他為司去監,如 {舊唐書﹒天文志} ﹒ 其年建于月癸巳亥時 一 鼓二籌後,月掩品,也其1位, 兼自暈 .•. . 有韓穎 、 I'J短善步星 ,乾元中待詔翰林,穎位司天籃,僵起居舍人, 與輔國瞳甚 。 輔國領中瞥,穎進魯番監, 煙 中 審會人,裴冕引鳳山曖使判 官 , 輔國罷,俱流嶺南,賜死[悶。 {資治通鑑考具} 引用今已失傳的 《代宗實錄) , 對此事 有進一 步的交代 , 華盛書監韓穎、中 書會人劉短善候星磨,乾元 中待詔翰林,頗承恩 顱, 旦與李輔臣晚押 。 時土車主憂山腰,廣詢卅且,穎等不能精慎,妾有否戚, 因是得罪,配流續南,既行,賜死於路[η] 。 據此看來,韓穎和劉短之所以被賜死,主要不是因為他們眼宣官李輔國“暉 甚,而是因為他們在代宗築山毆時,←兆失準,因是得罪而被賜死的 。 天文 待認管天文占←等事,若有占←失誤,可能召來殺身之禍,其實可算是 種 “危險行業" 。 這+人想起懿 宗朝的翰林醫待詔韓宗紹等人,因 治不好同 昌公 主 . 330 • . "(69) 主於韓穎的翰林待詔稱號,見於 《新唐書 ) , “有韓穎、J1J短善步星,乾元中待 詞翰林,穎位司天監 , 坦起盾會人,與輔國鱷甚 。 叫加〕旦見於 {代宗實錄) (據 { 資治通鑑考其} 所引) , “乾元中待詔翰林,頗承恩顱,旦與李輔國呢押。 "(1。 但這時他又“榴知司天監",的確在行使司天監的職務,司知他一邊保留翰林 待詣的稱妞,一遍又在就行司天藍的職務 。 換吉之,他是以翰林待韶的身份出 任司天監的, 和後來的李家一樣 。 李索和李 景亮父于以翰林待部任職司天畫,其芳式應當也像韓穎一樣。不 同的是,韓穎更官至都害監(皇室藏書庫路書省的長官)。而且,天文待詔有 其職業上的“危險" 。 韓穎沒有好的 下場,因其專業而丟 了命 。 {新唐書} 說.畢星 有白 氣從北來賀 昂 。司天監韓穎奏 曰。“按 石廟 古,‘月掩 昂,胡王死' 。 ••.

唐代的翰林待詞和司天 蓋 的病,結果被殺,還連累親族三百餘人川 。 幸好 , 李軍父子入仕唐朝 , 倒沒 有遇到這樣不幸的事。 最後 , 還有兩點可以進步申論。 一 是翰林待詔的服務年月都很長 , 更有 父于相繼為待認的事,如李 景 父子。二是白天臺的工作屬“高度擴密"。這可 能是司天蓋官員常由 皇帝身邊的親信如翰林待詞來出佳的 一 大原因。 四、翰林待詔的 服務年月 前文提過,翰林待認不屬於吏部銓遁的範圈。出任待韶者,幾乎也全都沒 有科第,如李華父子、李白 、主叔文 、王伍等人。他們全都純以個人所專長的 本 事入佐 。 由於不在吏部的銓選範圈,待詔照例是由皇室徵召的 , 而且可以長 期任官,不受 一 般晶宮每任 一 官祇有三、四年,即需“守選"的限制 [75J 。 王 叔文任待詔即長達十八年。上引書待韶唐玄度等人任待語都是十多三十年的。 李輩任待詔達四五十年。他兒子李景亮任待詔也至少有三十年。由於服侍皇室 的年月如此長 , 待韶這種近待,也像宜官一樣,很容易和皇上建立起感情和親 信。李累死後,他的見于馬上就被召為待招,正是這種親密闌係的延續。王叔 文和主任能奪大權 , 更和他們的長期待詔背景有關,可惜今人幾乎毫不注意。 至於翰林待韶于承父業的事,也不祇限於李章家一例。比如,晚唐有個能 棋善琴的“前翰林待詔"主敬傲,即自稱 “某家習正音,奕世傳受 , 自由德 、 順以來 , 待詔金門之下,凡四世矣。,,(叫這比李華兩代相傳更進步。又如威 通五年 〈金氏夫人基銘》載 , 她的詛父是“翰林待詔檢校左散騎常侍內府監內 中尚使"她父親也任待部,全街是“翰林待詔將作監丞充內作判官"可知父 于兩代都待詔翰林 。 更可一提的是 , 她的“親叔"竟也是翰林待詔,職事官銜 為“前昭王傅,,(刑。又如 {翰林待詔陳府君故夫人揚民墓誌銘}.誌主楊氏夫 人(793-867) 的丈夫陳克敬,本身已是翰林待詔,先她而去。她有兒于五 人。長于正殉,也繼承父業,任翰林待詔 “去大中四年六月十五日入院充翰 林待詔"“去戚通八年五月十四日賜排魚袋,依前翰林待詔,,(甜。以上這些, 都是家幾代都任翰林待詔的好例于。至於陳正用,待韶了 十 七年 , 燒得賜 “排魚袋"也很有意義。他母親的墓誌上如此詳細地記載他當初入院任待認 , . . 331 .

商研究第九壘 以及十七年後賜縛魚袋的年月日,但卻完全沒提他是否敏授于那種“虛"的職 事官銜。看來是沒有 。 相比之下,李 白 待想不到 三 年,沒有遭授任何職軍官 銜,也就不足為奇 。 五、司天臺的機密性質 土文說過 , 季 軍父于都是從翰林待詔起家, 而且以翰林待認的身份官至司 天監 。 這是{李景墓誌} 和 {卑失民墓誌》上清楚記載者 的,也是此兩誌 最有 史料價值的 部分 。 畢竟,唐代翰林天 文待詞的資料太少了 。 過去 , 我們抵知道 肅宗朝的韓穎,既是待詞,又是司天監 。 如今多了李索父于 的案例,我們應當 可 以告理地推測,司 天蓋 內恐怕還有不少翰林待認,祇不過他們設有像李索父 于和韓穎那樣,官至司天監,所以換籍籍無名,設有在史料 中 留 下名字 。 榮教授的大文中,引 〈通志 ) ,也提到畫畫斯天文曆算著作 {聿 斯四門 經) , 由 一位 “ 唐待詔陳輔重修"的事 [叫。這位陳輔顯然也跟季索父于 樣,以翰 林待甜的身份任職於司天畫 。 唐司天臺 官員乘多,看來不可 能全 部都由待韶出 任,但其中的主要官員,應當有不少帶有翰林待詞的身份 。 唐代翰林待韶原是 皇帝私人的近臣,而司 天蓋則為行政機構,兩者初 看似不應當有關連 , 但由於 中國歷史上的司天 瓷、太史局或欽天監等天文機構 ,掌管天 主、曆算 、 占 ← 等 重大事項, 向是“皇帝的禁臂" 是皇權統治的 重要 工具〔制 。 天文和 星占她 終息息相關 , 緊繁結合在一起,不像現代天文學已服星古學分離。這導致唐皇 室經常需 選派它所信任的翰林待詔到 司天 臺任職,形成司天畫和 皇 室極密切的 關係 , 有其於一般的行政單位 。 司天益的 工作, 由 翰林待朝這種 皇 室巍信近侍來出任,其實也是很恰 當的 一種安排,因處司天畫還有 一 點有 ~rJ於一般行政機構,即它的工作許多時候屬 高度“機密"性質, 最好當然 自皇室的親近人員加待認等 來充任 。 天文知識、 天文書和天主器物都是“高度敏感"的東西,朝廷亦常有赦令不得“社習天 文 "0 (唐律疏議》即規定。 諸吉象器物,天文 , 間番 ,識書,兵番 ,七曜膺,太 家不得有 , 連者徒二年。 私習天文者亦同(叫 。 . 332 、雷公式,私 .

在天文星占皆覓 皇帝禁嘴 的中古唐代 , 333 ' .. (關)即透露天文等學間, “自有 所司專習.但傳統五經 中所翰 的天文律膺,“蓋舉其大體.唐代的翰林待詞和司玉壺 這類禁寺在唐史 上常出現 , 如 {舊唐書代 宗紀} 大曆二年 天 文著象,職 在於暐人 ,識緯不經, 蠹深Iil:疑眾。蓋 有國之禁, 非 私家所藏 。 .所以“天學是 門設嚴厲禁緝的學間...... (叫似乎不顧讓習天文 生流籠,概是 加校,仍要他們還歸本局 。 由Iil:天學在古代中國是“皇權的來 惠" 和“皇權 的象擻. (叫 不輕易外 傳。 洋州刺史趙匡著名的 ($選議) ,其中一條即建議不考天文律曆﹒ “天文律 磨,自有研司 專習, 且 非 學者卒能尋究 ,並請不間 。惟 五經所論 ,蓋舉其大 體,不可不知。 .....(劇。學生人數真不少。 天文生若犯 丁流 、徒等罪,甚至 連懲罰的方式都另有 一套規定,跟其他人 不同.“天文生等犯流罪 , 並不遠配,各加杖二百 " 。 “犯徒者, 皆不配役 ,準 無兼TjI1J加杖。 … 還依本色者,習天文生還歸本局 。 ..貝 IJ 當時舉人又不可不知 。 在這樣的歷史 背景下 , 司天臺恐怕是唐代辦有宮署當中最機密的機構 。 這 點在 《磨會要} 所收的一道教中,頗有詳緝的說明和透露 : 開成五年十二月教 :“司天蓋古偎災祥,理宜秘密 。 如閏 近日 監司官 吏及所由 等,多與朝 官並棘色人交遊,既乖慎守 , 須明制 約。自今以後, 監司官吏並不得更與朝官及諸色人等 交通往來, 仍委御史臺前察 。 ..其宮象器周、天文 圖書、 七曜曆 、 太 一 雷公式等,私 家不 會輒有。寺後天下諸州府,切宜鱉斷,本處分明務示,嚴加捉揭 。 先藏當 此等害者,放到 十 日內送官,本處長吏集眾焚毀 。 限外隱藏為人既告者 , 先決一百, 留 禁奏閣 。 昕告人有官即與超資 設蜓,無官者給賞錯五百 貨 。 兩京委御史臺處分 。 各州1r面勳臣, 泊百僚庶尹,罔不誠亮 王室, 簡於朕 心,無近檢人,慎乃有位,端本靜末,其誠之截[但) ! 舉報者還可縛 官,或“給賞鐵五百貨" 。 既然唐崑朝禁止私習天 文,我們要問 天學知論又如何傳授 ?朝廷怎麼培養天學人才 ?答案應當是在司天 畫 內師徒相 授。 《磨律就議} 有一線疏解釋說 生,以其說掌 天文 .(關] 此教說“司天臺占候災祥,理宜秘密..(甜 。 “習天文業者,調在大史局天文觀生和天文 “ 太史舟"即 唐初 天文臺的名稱,後 來 改稱司天 J((叫 。 據 {舊唐書 ﹒ 職官 志 ) ,司天皇有 “天主觀生九十人,天文 生五十人, 曆生主十五人.

..唐研究第九卷 翰林待制制度和官銜的若干細節 。 李章和他的兒于李景亮 , 不但曾經在司天蓋 任職了數十年,而且他們都具備翰林符詔的身份 , 是皇室的親近侍從 。 為了瞭 解他們入仕的細節和意義,本文把他們放在唐代的翰林待詔 制度 下來考察 。 這兩通基誌 ,其中最珍貴的 一 點是,它們保存了翰林天文待輯的整套官 銜 。 這是其他史料研無者 。 近世出土的墓誌上,可以找到許多 書待詞 的結銜, 但其他色都待韶的官銜卻很罕見 。 天文待詔則僅見於此兩通基直車 。 本文把李輩 父 于的官銜 ,拿來和其他翰林緝部如書符詞的官銜比 較,發現它們的結構都是 相同的、 一致的,而且都帶有 一 個“虛"的職事官銜。此為唐代職事官“階官 化"的最早跡象之 ,也可說是宋代“寄祿"官的淵源。 唐代翰林待詞的選拔,不屬於吏郡的銓還範圈,而由皇上徵召 。 他們的服 務年限也很長 。 像李景父子,可長達三四十年,設有一般晶官每任一官祇有 三、四年的限制 。 翰林天文待閱當中,甚至有父于相傳的 。李j(父于當是 最佳 的佐證 。 司天畫的工作是“機密"的 。 朝廷亦有敕+禁止司天臺官吏和 “ 朝官並雜 色人"交往 。 在這種訪範背景下,司天畫的官員由皇室親近的翰林待認出任, 也正是最妥當的一種安排 。 這可以充分解釋,為何李華父于既是翰林待諦 , 旦 掛職司天畫,而且兩人最後都官至 向天臺的長官司天監。 連釋 (1)榮新 !I( 個入仕磨韌的控斯景數家的,原載 {伊朗學在中國 前土的第 2 集, 1嘲 竿,海外不昂見到,現收入民著 { 中古中國與外來主明 ) ,北京 三都會店, 20lll 年,臼8-257 頁 , 筆者始有緣續到 。 ( 2)(司長Jt草草》 和 《卑失氏,甚囂》 的蟬文且用紹良 《唐代鑫聶彙騙 ) , 上海 :止海古,畫出矗 祉, 1阻年,甜9-訕。頁,以旦前η:-2073 頁 o J'-見 {金庸主補助第 3 輯,商量 社, 1輛辱 , 179 和 1師頁。但革新 E上引主觀 三藥品版 “周總廚蟬,石本欠佳,錄主有些缺盟,本主據國 服重歸。"因此,學者哥!此爾基諒,皆被扭榮8軒在的最新錄土,且聲響,旦今-"'3 頁 。 下同,不且 也住。 ( 3) 鄭亞生平". (4) (李商聞主論年校註 ) ,劉學蜻、 徐祖誠校控,北京 中 華會舟 , 1002 年 , 1阻頁 。劉、 !k兩民把此土耳於“大中元年人 月厲聶九 月初"。喂果回 { 玉驗生年揖會盡〉 串 三 , 上 海古緒也 336 .tI詳扭曲考訂,且用盟國 《鄭直,績考凶,紋的第 31 輯, 1咽年 .

個文學配角的車風 里 ) ,我 { 膺研究 } 第 7 卷, 笈治1 年, 7 1 一個 頁。探討高力士拳擊李 白 國靴的傳說丑 其文化童聲,很有新奪回 (9) 此文 巴五萬香港中主大學 中 國主化研究筋的年刊 《 中國主化研究所學報》 揖畫刊壺 , 預定 在 2四年鹿曹表lfi:j純白壘。 ( 10 ) 韋剛 {唐代翰林臨 緒仕衛艦甜 ) , ( 江西社會科學 ) 19四年第 1 期 ,以耳聾,j:如 〈唐代 的翰林待認 ) , (揖州師陸學教) 1四5 年第 3 期,最先握丑事會株待閱和翰林學士的 區別 。 毛蕾的專 tH唐代翰林學士》第五萬l ( 附詞,唐代的翰林 曉輿翰林待個 ) ,北 京世 會科學 X ~ 也飯祉 , 蝴年,的←1曲頁,則更深入和金面探討此揖題 。 毛會此﹒也對翰林酷 的前極曹圖脈絡有清噩 論述。 過去中、日 、 輯、草、法學者對車窗林值論述甚多,揖見胡驗等 鴿 {二 十 世紀磨研究 ) ,北 京中國社會科學 出版社, 茲沁1 年, 95 頁的學街史 回顧 固主要. 詳見 《磨六典》 春 一 0 , 陳仲夫校點本,北京 中擊,舟 , 19回年, 3位 頁 . (唐 永且年間事會林學士考船, ( 中國文化研究 ) (北京) 咽1 年秋 之聲 {翰林供斜, 珊1 年第 10 期 。最近的 兩肅論主Ji\, 王車勇、 李昌集 { 唐翰林制洽萃考 ) , . (新屑.唐代的翰林待詞和司 玉壺 組社, 19也3 年, 131 頁 ,向標繫於大中 元年 1 也末,聽月份 。李商曙此文且收在 〈全).黨剛 E唐代的翰林學士 ) , (x史 } 第 33 輯, 1剛 年. 337 ' (主史個觀》 (扭州大學學報} . 趙南樂 〈唐代翰林學士盟與需北司主 導 ) , (盾都學 刊 ) 2001 年第 1 期 @ 近年傅 潑辣開 始單表一系 到輸翰 林學士的 輸土 。先極有 悴臼佳翰林學士帥 , (立學研輸) 2棚年第 2 期 (廚吉肅兩朝 翰林學士考諭) , (士學過產} 祖】0 年揖 4 期, (唐代宗朝翰林學士考講話 ) , ( 中 君拉土里,身體》 第 67 輯, 油1 年.If x ) 卷七七 二 ,北京 中華書館馬影印灣內府原到2字,胸 1 頁 。 (5) 間扭唐代的蠱,學跤,詳見張國開 (JI!代進奏陸考時) , (x 史 } 革的輯, “i塵,應民狀"直種企士的裕式和內容 , 見祖國同 {敦煌唐代"壘,每間脫"辦 ) , 1阻3 年自 主於 (唐代敢抬制度研 究輪車 ) ,畫北文律也版社, 1蟬4 卒,品7一耳6 頁 ,亨|兩件軟鐘聲單 的“宜 多降 臨狀"文書, 考 ,碎碎組而清晰 。 李商聞所見到的其本置起,學區狀,雷和在車生盤廚曹現者相同草E相JI:l 。 (6) (家)鐵 品 {南部童話 .) 血書,貧禱成動哎 , 北京 中萃當局 ,2(四 年。 國於大 中 九年 連續考試風設 的 詳姐背景和討詣,見王勛成 E唐代銓盟與主軒, 北京 中 華﹒用, 甜l 年, 2帥一291 頁。 [7) !I曉 康 {六 朝間廣傳入中土的 印度去 學 ) , (揮學研究} 第 10 卷第 2 期, 1時2 年 s 葛承 雍 E唐代長安 印度人之研究 ) , {唐研究》 單峙 ,酬年, 31←-3 15 頁 。 錢模代的太直令,既管 天主且是史官。 唐代的向天盡早期即稱耳“大史 府兩天監聶‘太史令 .) 卷四七,北京 1 月h草書局校 '的本, 1975 年, 1 2的一 1216 頁。 ( 8) 朱玉麒有一土 U且靴的高力士 . (膺禪宗朝給林學士考齡 ( 和l!í祖德告寫) ,情l(學的童話第 10 期 ,制1 年 .士有 劉健明 《前H替代的艙林說 ) , 〈食貨 ) ( 畫北) j軒的書第 7-8 期合刊, 1 9甜年 .辛德耳 f大胡富商夾或與艙林 臨學士厲 措問 題 ) , (吹西師範大學學布的 1間年第 4 期.

1 61 頁,最先捏 到唐代戰事官 的“階官化他撞來在 〈膺代階官與織學官的情官化 ) , (見 〈 唐代敢治制度研究當集 ) , 1甚北 文捧出版祉, 1酬)中有更深入的討睛。 ( 1 9) 周扭良 、 超越績 〈 唐代草草 lit!11 調集) , 止 海上海古省自般在t , "四年, 800 頁 。 [曲J(唐代,在聶彙 III鐵車 ) ,由9 頁 。 (2 J) (詞,)胡聘主線 { 山 右石割草編} 巷七,太原 'f! 山西人民出版社, 1喝8 年影印清光輯學 1901 年原到本,卸下頁 。 〔 且 J(唐代鑫聶彙繃纜車 ) ,開8 頁 。 [臼]同上,且 1 頁 。 [詞 )同 上 , 927 頁 .t且餌!It) 捌1 年第 10 期,的頁恆。“如呆剛召入,有待考查, 暫不帶官銜,置可理解 ,第 二年噩噩 一 年,還是置有 , 直到第 三 年,拿自鱷舍,也理僅值壘個 ﹒商士 , ( 其宜人李華語 )..屆研究第九卷 笈均1 年軍 5 朔:馬自力 《唐代的翰林待詢 、 給林棋奉、樹林學士 ) , ( >Jt章含) 2002 年第 5 期 。 (1 日 { 自知蟬} 卷二五,畫北文史哲出版社, 1回9 年, 7個 頁。 (I 2) 此序蚊在 {李白 金9但總年詮釋) , :Ji l實主蝠, 成都 巴蜀,祉,或間年, 1目 1 頁 。 (J J) 傅現在諒 {翰林攝制 , (.. ( 25 ) 罔上, 991 頁 。 ( 26) 岡上 ,泌的頁 。 此制中的“傳聞" I嘗嘗是“干警詔"之觀.詩詞是雙重晶 。 但錄者所 !!I (聾 古蟬 目 } 昌清 軍基孫控輯本, 置北會主印.館 1967 年 《石到史料養費,每己 111 ) 本,唔,設和毛曹所引不同 。 此 外 , (賣王耳詰〉 和 〈劉再神直線} 亦且,食者所海桶。主王即書長稽,唐祖宗的第四 子 。此據聶磨 宮廣. " (14) 此表揖毛背 《唐代槍林學士 } , 161 頁的.待輯和 皇室 的觀近,經常在皇室的教命下聾,會碑華額的工作 。 (15) (曹膺,亨} 卷七下,北京中華會用, 1975 年, 571 頁。 ( 1 6) 固且這輩縷的關 4章,磨宮腔的名字也常作“唐元直九劉河神道攤上畫畫缺“廬"字.亦即膺主腥氣瘓 。 ( 17 ) 聞從來初的寄樣官制,見,JU,都 《來胡的需據官丑其用剛 ) , Ji(輯 E東方學報 ) (京郵) 第 48 冊(1'175) ,中譯本且 f 日本學者研究中國 史,當著理白, ) 第 5 冊,北京 中 三學會舟 , 1明年, 392-4叩頁 。 (18) 暱揖剛在 〈唐代官制 ) ,西貴三 聾出版祉, 1 揖7 年, 1曲.君,敕'"賴可知翰林. (27)同上 , 1個4 頁 。 (28) 同上, 1回5 頁 。 [29) 同上, 1的 1 頁。 [到〕同上, l(閉頁 。 338 • .但誰 官銜剎時代來看,應當是“唐元度.

1979 年,間頁 。 〔到 )( 白居品制卷一 一,由 頁。 [51 ) (曹膺的卷-六七, 4且8 頁 。 [52) (曹膺.0 ,很可能引自今已失縛的耳 膺賣蟬草膽固史 。 它清楚告訴書竟們主教宜的做官是“將仕帥" 且會主散 官的最租一階。 直是 其他 史料加沒有 的。 [36) 王叔主前棋待個十八年,接柳 宗元 {唐故吏部特郎 王智先太夫人洞開創民能主 ) , 見 仰宗元集} 壘一三 , jtl< . '1"程當局,閉9 年, 344 頁 白血元中,待甜章章中,以適合對儲后, 凡十有入載 。 " 。7) (韓局黎詩,實年草 捍} 春三 ,錢仲聯集簿,上海 上梅古多讀出版社 咱4 年, 333 頁 " (38) 毛曹 〈唐代翰林學士) , 1 6 1 頁 。 (39) 裝新立 〈 中古中國奧外來文明 ) , 且6 頁。 [40) {屠會里》 疊圓圓 . 4個 頁 .) 巷二二七, 口37 頁 . [44) (5位史》 卷二O六, 5233 和 5271 頁 . !聽著 聶盟友即“年出 flU厚. 933 頁 。 (41 ) 俯會要} 書固 二 .酬 頁。 此條亦且歸宿廚司的卷三六 《主主志} , 131 8 頁但文字 略問。 [42) (舊居 .) 聲四 三 {職官志 ) , 1 師5 頁。 (43) (買治理.唐代的翰林待詢和司天蓋 [31) 向上, 1 091 頁 。 [32) 草樹剛 《唐代階官與職,富的層官化 ) , (唐代政治制度研究為集 ) ,由于一232 頁 。 [33) [宋]歐盼絮 《集 古歸目 》 壘七, [精]軍薑據設輯本,畫北 著寧主印. ) 嘻六人,明←叫1 頁。 [日 )(舊車路 齡 4生一七七 . ( 唐代華圖文帥,第 三章 (輯尉} 有 師專論壇種叫縣尉作 陪官克賣會織的 聲,劑 。 339 • .局 l 蝴年1攝以醋印, 7晶頁, 引 {厲害) ,但 f太平衡覽 } 曲直句引宜,不且對今本新舊 《膺 . “真元層"暉耳 "正元膺, 主觀 。 新曹 《膺,每} 的 4天文志3 和 《 層志》 中 ,攝有“正元磨沒有“貞元磨"此間 。 [45) (新唐會} 卷三0 上 {磨志) , 739 頁。 (46) (貿治適量〉 卷二四 二, 7823 頁 。 [47) 聾嘉軒 ir ( 中古中國與份來文 明 ) , 253 頁 。 [ 48 ) 朱金城 《自居晶年謂) ,土禪上海古結出版社, 1 喝8 年, 41 頁 。 (49) (白居品約卷三六 , 顧學頓枝,的北京 : 中輩,冊.做 1967 年 f石 割史料章含已鏽} 本 ,軍五上 。 [ 34) 周 甜良 {唐代革誌彙編 ) , 上昆 曲1 。 ( 35) (太平衡覽} 卷 三,回都暈刊 三總本, jt Jl<中學.

Chen . D. Unî暉, Birth ol a PoIy回到h r' aTIf! S.叫間, 18/ 19 啊~品。個logiea1 (笈岫笈划 1 ) 仲 1- 此士也細考一行應當生1ft 673 年 .142 頁 , 貨正建《闖世唐代對戶 史封封切的幾個問酌 , ( 中國 史 研究 ) 1阻年第 4 期. sity of Ma1ay a. 中學會馬校,詩本 199 1 年梭,品本, 8田 頁 。 l 閥 年 前6 頁 。 ( 64) 聞於唐代的占卡, 見貫正鹽 {教蟬 古令主會與唐五代占恥研究 ) ,北京學苑 的服吐, 油1 年 . B叫ground 咱 1押的 of the 最 蔽的一衍生平研究見 Jìnhua ( Ph. 340 ' . 司長 過去學界研接壘的 683 年。 (66) ( 膺會要} 卷圓圓, 933 頁 。 (67) (膺 ] 祉佑 {通典} 體五七,王土錦等校點,北京中學會用, 1 揖9 年 . ( 58 ) 闡於食封,見綠踴聲 {唐代的食對制度 ) , ( 唐代社會盟橫掃 問題k 畫北主捧 出版社, 1 哪 年, 1甘. [由]關於一行和他的大冊厲的 計算,詳見 胸貴 京 {正切面,歐是授在唐代子 午緣關 畫中的暉 用 ) , ( Il!*研寬} 第 16 卷 1 期, 1998 年旦且 扣苓?即 50 (!轉去瞄 )的博士前主( 自何間都敏扭 指導)“I晶呵 (曲咎由 AD) 也 岫s We 叫&岫國oW,哨,. Tar有, M個k.Scien個 Y山略 (673 甘7).廚研究第九卷 (54) ( 自居品集} 卷五肘7 頁 。 (55) ( 自 居昂年言!) , 110 頁。 (56 ) 間 上 , 117 頁。 ( 57) (舊唐密} 卷三六 。 1333 頁 . (59) (團宗 實錄} 卷一 , ( Il昌看書主1位 校住 ) ,馬其起 扭哇,上海 :上海古絡也 限祉, 1 抽7 年, 師 頁@ (曲) ( 清 ]像松 {壺科記考 } 壘二七 ,北京 中華會鳥 , 19唱4 年, 1個8 頁,引韓愈 {李繁華 ,在} 。即 {荷蘭少尹季告墓聶) ,把一位學買賣到聶明 盟且 第。但車,曲的 {向南少尹李告墓聶) , (轉 昌司會主集俊挂} 卷六, 367 頁盟 "克和七年二月一 日 , 阿爾少尹奪世卒 ,年五十/丸"。直位李竅 不錯在官臟、去世年月利益芋,啥各責面 ,都阻本主廚竭的司天監孽,實不舍 ,固然另有 其人 。《噩科 記考 〉 卷一三 , 4目 頁,旦弓 1 (JIIj府:7t1l) 和 《 唐會要 ) ,祖有 一 位李景畫中制科 。 蚵晝 { 盾會 要) !/t七六.) 卷二七下, 自5 頁 。 [且 ) ( 來 〕 王海 《賭會要》 嘩四 二, 土海 [由 )(買賣治通盤} 卷二二 0 , 北京 上海古繪出版社 . 1615 頁 。 亦見 ." M官'Ie DiIl6ert8ti俑 , 恥曲Lum帥. 1645 頁,此李 景亮 丹貞元 十年 ( 沛的十 二月中劍,丑 9罵 。 但本主所論的李 景聾, 生等雖不祥 可1ill應當生對貞元人年 ( 7但 )以 哇,因為他主觀李買賣,矗在他元配夫人去世後, “以 直元八年,禮聘學失臣"的,而學l!!真是卑失目的“』蓮子" (俱且 {李買賣墓誌 ) ) ,在神4 年著己 也生,最$也祇有三曲,不可甜制學且第,)ji以 〈府會要} 和 {聾科記考 〉 中的李景亮 , 也是買 有其人。 (61) (新膺.

北京 ( 9 日 研五代史〉 譽五 t.1咕。 頁 。 中誰當局, 1研4 年. ) 卷三六 f天主車 ) , 1336 頁,以且 4 金庸主} 耐 〈盟主措澄 ) , 卷七 , 1個44 頁,都敢此敕,但頤然都睡自 { 唐會要} 。 [田J(苗五代史} 卷-三一.58位頁 , ( 73) (賣治通鑑} 壘二二 二 , 71到頁 。 ( 74) (曹膺.唐代的翰林待詢和 司去畫 (/,管會要} 書三一 , 675 頁 ,主字略同 。 〔曲 J(舊唐會》 疊四 三 18揖頁 。 [的 J(舊唐書} 卷三六, 13自 頁 。 ( 70) (新膺會} 卷二 0入,扭扭頁 。 (7 1) ( 賣?台適值} 卷二二三, 71 30 頁 。 (72) (嬴磨會》 卷二O入 . 北軍 中 碧輝,暫且.舟, 1983 年, 196 頁 a 攔對此條律土的 ,據績 ,見劉俊X (磨律疏攝聾解 ) , 北京中華﹒局, 1996 年, 7,曲宵。 頁 . 9131 頁 .121 6 頁 。 [ 由) (嘗嘗膺.九土, 675 頁。 (75 ) 可盟"制度過去幾乎無人提及 . (83) ( 唐律風講》 壘三 , 75 頁 。 [叫他膺酌卷四 三 , 1由于. 糟陽 : 宜寧教育出版社 , 1彈1 年,位一曲 買 :& 113.1臨 頁, (紙屑. . 王用成 f唐代銓宜興土軒, 1位 137 頁. (93) (也五代 史〉 巷四人 ,面1 頁。 . 1976 年 , 1 729.) 卷固 仁, 1215. 1 54 1 頁 。 1 的 1 頁。 1個5 頁 。 “去大 中四年"和“去成通 八 年" 中的 M 套"字, j庸作“阻"鱗,且會基 育事中很常見 。 (79) 榮新iI ( 'l'古中國與外來土研 ) , 249 頁 a [ 田) iI體原 {天,叫外史} 止海上海人民出版祉, 1999 年,甜甜 頁。 (8 1) (屑律臨講} 串丸 ,劃位 主狡點,北京 中擎.) 卷.) 毒國 三 , 1856 頁 。 (86) (唐律流嵩} 嗶三 , 75 頁 。 [肝) iI !II原 f天學耳原) .著帽tJ'l!聽 {繁觀天 文 側 頭傳啥 ,主 字 略有不同 .!l 304 訕。 頁。在這方面有極詳細清晰的請注 。 (76) (大平廣記} 卷二0三 , 北家 ( 77) (唐代基誌彙綺續集 ) , (78) 向上, 中學習,燭, 1 961 年.耐頁 。 [但) ( 貴治通鑑} 唔二七丸. 341 . (82) (曹磨斟 巷 -一 的宗紹 ) , 285-286 頁 。 此敕旦且於 〈全眉立 } 卷四 -0 , 42034個頁.122 頁 。 [ 曲 J(遍真〉 卷一七, 4:詛 頁 。 [即)(磨會要》 疊回固, 933 頁 o (新膺.

ting with o出er court 0伍cials 血d civ且lians , to prevent the leak of 間nSlb喃自formation. but th叮 also help 田 to understand more fully how the Hanlin Imperial ALt凹d 帥的、呵呵 recnnt,吋, how and why they wo:dc吋 in the Imperial ObservatOly .唐研究如九卷 194J (當五代史}卷 七丸, l (}o+7 頁 ω [目)(資治通盤〉卷三八七 ,的72 頁。 l%J 197J { 貴拍過置〉 垂三 八九,間古 頁。 <曹五代史}卷 二, 1 總4 頁 。 19也 J (金庸土》 卷一 二 固, 1243 頁 。 The H anIin ImperiaI Atlendants and the ImperiaI Observatory in Tang Cbina Lai Swee Fo S阻lDI3可 The 啪ne 叩由Iphs Xi'曲, a扭 扭扭扭ely buried in the tombs of Lì Su and bi" w血, earthed in 19間 m lUl ‘ valuable historical records. Offici也 and minor clerks working 出ere were barr咄台om commum阻. how they 缸q=吋 V 間。世 official 叫凹, and what tho間 tiÙes 眩目n 羽田 paper explores all th田e lssues 四le Imperial Ob盟rvatory w,品 probably the most “ S祖ret" organization in Tang gov- emment. Both later 甜甜 '0 扭曲me its Di recωr 342 ' . Under such Clrcumstan間趴 It was a pe舟~cùy nalural ar祖時e閥混t that Li Su and his 曲n li Jingli血g were recruited 品 H缸ùin lmperial Attendan隘, the empe珊, s closest per且nal aides . Not only do 也叮 reveal hü I a Pe:rsian Nestorian fi帥il,盟rved in 出 eTi缸tg govemment . but were asked to 附,rk in the Imperial Observatol)' Înst曲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