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0

作作作作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1986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作作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作作作作作作作“一体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的悲剧“作作”与喜剧“作
作作”就剧剧 出剧 在一个舞台上了。没有在剧剧 生活中受到干剧 的刺激,《暗恋桃花源》 剧 部
剧 不大可能在那个剧 候出剧 ;舞台上没有干 剧 , 剧 出 剧 就不可能有表演的 剧 力与 剧 力, 剧
剧根本无法往前走。剧里的干 剧 ,各种各 剧 ,有 作作 作作作 的干剧 ,有演 剧 和演 剧 的干 剧 , 剧
有剧 演和演剧 的干剧 、旁剧 者与演剧 的干 剧 ,等等;可就是剧 么多种干 剧 , 剧 么乱,居然
从剧中剧又剧出个秩序来。 “作作”作“ 作作作”剧 出剧 同台演出之剧 ,算得上是那个 剧 代的一个 剧
典剧 刻: 剧剧 前台的服 剧 人 剧 ,算准了剧剧 ,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剧 一剧 刻回到剧剧 ;演
作作作 作 作 作 作 作 作 作 作

剧到剧坐在第一排的剧剧 ,有人当剧 笑得从椅子上翻了下去。 剧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出在当 剧 造成的 “作作”,剧 声川剧 得并不奇怪:剧 是与台湾人潜意 剧 中的愿望
是符合 的。台湾的生活剧 在太乱了,剧 是台湾人共同的剧剧 ;然而身在其中,人 剧 也能保
作作 一种乱中的秩序。剧 种乱,剧剧 成剧剧 中的剧剧 ,就是把完全不搭剧 的剧 西放到一起;
剧些完全不搭剧的剧 西,放到一起后,居然也生剧 出了它的秩序来。剧 出剧 ,剧 合了台

剧剧 生活中的剧 多乱象;它开掘的社会潜意剧 ,剧 合了台湾的政治、社会与文化生 剧 ,甚
至也反映了台北都市的百相。剧 种剧 社会潜意剧 的剧 掘,再往深一步,表 剧 在 剧剧

作作作作

是有意剧 地提剧 一种美学上的追求。
[作作作作 ]

作作作作
  《暗恋桃花源》剧 述了一个奇特的故事: “作作”和“作作作”是 剧 个不相干的 作作 ,他 剧 都与 剧
剧剧定了当晚彩排的和剧 ,双方争剧 不下,剧 也不肯相剧 。由于演出在即,他剧 不得不同
剧 在剧剧 中彩排,遂成就了一出古今悲喜交 剧 的舞台奇 剧 。 “作作”是一出 剧 代悲 剧 。青年男
女江剧柳和云之凡在上海因剧 乱相遇,也因剧 乱离散;其后剧 人不剧 而同逃到台湾,却彼
作作作 作 作 作 作

40 年后才得以相剧 ,剧 以男婚女嫁多年,江 剧 柳以 剧剧 病 剧 。 “作作作”作作

一出古装喜剧 。武陵人剧 夫老陶之妻春花与房剧 袁老板私通,老陶离家出走桃花源;等他
回武陵后,春花已与袁老板成家生子。此剧剧剧 突然停剧 ,一个剧 找男友的剧 女人呼喊着
男友的名字在 剧剧 中跑 剧…《暗恋桃花源》一剧 以奇特的剧剧剧剧 和悲喜交 剧 的 剧 看效果
剧名于世,被称剧【表演工作坊】的 “作 作 作 作 ”作
[作作作作 ]

作作作作

  暗恋桃花源在我一生中,有相当的意剧 。剧 是我在台湾剧 在剧 一个混乱的局面之中,
找到的一个平衡、一个人剧 渴望的秩序。暗恋和桃花源,剧 个完全不搭剧 的故事,被安排
在同一个舞台上,一个是在病房里回剧剧 往情事的暗恋,一个是在桃花盛开的桃花源; 剧
剧 个故事看似天南地北,但却可以从中找到他剧 的共通性。在剧 作剧 ,我剧 用了 剧 多 剧 比 和
不和剧 的人物、事情,来剧 足剧 代人在潜意剧 中的某种欲望,我不敢剧剧 是幽默,但我能
剧 ,暗恋桃花源是你我生活中的一个小玩笑,一个会令人 剧 出会心一笑的小玩笑。
   剧 作的 剧 候,我常会想着很多 剧剧 ,无法找到答案的剧剧 ;其 剧 , 剧 穿了,那就是人
作作作每当我剧在剧本中,剧剧 一个人物 剧,不就是把 剧 多的 剧剧 加在他或 剧 的身上 剧 ?如果
一个角色,缺少了剧 些剧剧 而是一个完美的形像,那剧 个角色只能活在剧 本里;没有人能
   剧 外,我也曾 剧剧剧 去剧 覆一个形像、一个角色,就像是平常剧剧 的政治人物,可以
用丑角的形式来表剧他;又像是女人,也可以用男人的 剧 度来剧剧剧 。其 剧 ,太多的 剧剧
只会困住自己,剧住自己的思剧 ,有人剧 我的 剧剧 常加入很多政治的色彩,剧 人看了之后
不知不 剧 中,有股莫名而来的 剧 力;但是,我 剧剧 ,我想要的就是要 剧 我的 剧剧 以不一 剧
的角度、剧 野和空剧 去看我剧 在剧剧 社会中一些本以 剧 是理所当然的事,其剧 ,他剧 是可
作作作作作作
  一 剧 青年男女 “作作作”和“作 作 作 ”作 因 剧 乱而在上海相遇且相恋,却又因 剧 乱而分开离散;
剧 人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逃到台湾来,各自男婚女嫁,江 剧 柳一直痴心苦恋,直到四十年
后剧 人才再相逢,剧 江剧 柳已似剧 中残剧 ,剧剧 病剧 ,剧 就是《暗恋》剧 出剧 代剧 情悲剧
的大 剧 。而《桃花源》 剧 是在叙述武陵人 “和和”无法生育,而妻子“作作”却又跟
“和和和”私通,老陶无
奈剧心的出走,溯河而上,意外地 剧剧 了桃花林, 剧 入了桃花源中,度 剧 了一段 剧 真 剧 漫
到近乎梦幻的剧光后,他回到武陵, 剧剧 原本如 剧 似漆,男 剧 女 剧 的春花与袁老板已陷入
了 剧剧 的 剧 葛和相互的怨 剧 之中,并没有从此 剧 着想象中幸福美 剧 的快 剧 生活。
   剧剧 出 剧 在同一个 剧剧 中争着排 剧,不 剧地相互干 剧 、打断了 剧 方的演出,却无意巧
妙的剧成了一出完美交剧的舞台 剧 。根据 剧 演 剧 声川表示: 剧 出 剧 的灵感其剧 是出自于台
湾舞台 剧剧剧 的混乱 剧 境,当年 剧 玉慧剧 演所剧 的《剧 微笑》在剧剧剧 彩排,其 剧剧剧剧
工作人 剧 来 剧 ,那么 剧 已是一种家常便 剧 的情况,《 剧 微笑》下午彩排,晚上首演,中 剧
剧 小 剧 却被安插了一 剧剧剧 典礼, 剧剧 管理人根本不管他剧剧 要装台、剧 灯、技剧 排剧 ,
只是一股 剧 儿的将各种活 剧 安排插入,于是当天彩排都 剧 没 剧 束,小学生就已 剧 坐在台下
弓,剧一方面剧琴、剧桌都等着要搬上台,造成混乱无序的情况。没想到 剧 却引 剧 了 剧 声
川剧 演的灵感。于是《暗恋桃花源》 剧 部 剧 思巧妙、安排 剧 密的好 剧 就此孕育而生。
[作作作作 ]

作作作作
  剧剧 《暗恋桃花源》于 1986 年在台湾首次公演,引起 剧 内 剧剧 , 剧剧剧 声川于 1988
年剧“国家文剧剧 ”作1991 年, 剧剧 在美国、香港巡回演出;次年由 剧 声川 剧 自 剧剧 改 剧剧

剧影,影片剧 1992 年第五届 剧 京国 剧剧 影 剧 青年 剧 演 剧剧 ,台湾金 剧剧 最佳男配角和最 佳改 剧剧 本 剧 ,最佳 剧 片和最佳 剧 音入 剧 ,及台湾影剧 人剧 会剧剧 的 1992 年度十大剧剧 作作 3 作作   《暗恋桃花源》及其表演工作坊作品。    剧剧 故事很 剧剧 : “作作” 剧剧和 “作作作”剧剧 都与剧剧剧剧 了当晚在此彩排的合剧 ,遂剧 生 了 剧 舞台的争 剧 。 作作“作作”是一出 剧 代悲 剧 。青年男女江 剧 柳和云之凡在上海因 剧乱相遇,亦因剧 乱离散;后 剧 人不 剧 而同逃到台湾,却彼此不知情,苦恋 40 年后才得一剧 ,剧 已男婚女嫁多年,江 剧 柳剧剧病剧。 作作“作作作”是一出古装喜剧 。武陵人剧 夫老陶,其妻春花与房剧 袁老板私通,老陶离家出走 作 剧溪行,剧剧桃花源;入桃花源后,遇剧 的人 剧 是春花和袁老板,但又似是而非,三人度 剧愉悦的剧光;老陶回武陵后,春花已与袁老板成家生子,但家境破 剧 。   《暗恋桃花源》就成了古今悲喜交 剧 差互的舞台奇 剧 。    剧 声川 剧 : “《暗恋桃花源》的成功,在于它 剧 足了台湾人民潜意剧 的某种愿望:台湾 剧 在太乱了,剧 出剧 便是在混乱与干剧 当中,剧 出一个秩序来。剧 完全不搭剧 的剧 西放到 一起,看久了,也就搭 剧 了。 ”   《暗恋桃花源》被拍成 剧 影以后,影片事 剧 上就成了三种 剧 言的奇妙 剧 体:台 剧(和和)和 作作作作(和和)作作作作作 ( 作作) 剧 言。三种 剧 言的 剧 体丰富了影片的剧 言剧 次感,剧 一点本身就剧 有意 味。剧影不是什么剧合剧剧 ,不剧 ,如果我 剧 要 剧剧 影《暗恋桃花源》 剧 行台剧剧 言、舞 台 剧 言的分析的 剧 ,毫无疑 剧 是在承 剧 二者同属 剧 影 剧 言 “作作”范剧内的前提下的。我剧可 以 剧 ,从 剧 影 剧 言到舞台 剧 言到台 剧剧 言, 剧 于《暗恋桃花源》而言,是向下兼容的。 [作作作作 ] 作作作作    剧剧 是 剧 言的 剧剧 。 剧 句 剧 的含 剧 更多地偏向于 剧 如莎士比剧 的剧剧 ,在莎士比剧 那 里,人物的台 剧 常常是一泻千里,痛快淋漓的。往往是通 剧剧 言造就不朽的人物。 作作1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剧剧 在 剧剧 中的意 剧 主要是通 剧 上下文关系来 剧 得的,而不是依据字典的定 剧 或字面 的意思。今天尤 剧 突出的是, 剧剧 作 剧 一种符号,其能指与所指之 剧 的一种确定性 剧剧 关 系 剧 生了松 剧 甚至 剧 失。于是,以往被某种定 剧 保 剧 起来的概念遭到了迎面 剧 疑。 作作“作作作” 剧开始是老陶在开酒瓶。剧 酒瓶有瓶盖但就是打不开。老陶一 剧剧 着: “ 剧叫什么 家? 剧 个 剧剧 一天了 剧剧 不回来, 剧剧 叫个家 剧 ? ” 剧 完去拿刀, “康里康朗康里康朗 ”作作 不成,“不喝可以了吧!”把酒与刀拍在桌上。“我吃剧! ”拿 剧 坐下, “武陵 剧 个地方,根本 就不是个地方, 剧 山 剧 水, 剧剧 刁民, 剧 不 剧 花 剧 不香呢!我老陶打个 剧 嘛,嘿,那 剧 好 像都串通好了一 剧 儿不上网!老婆 剧 街跑没人管!什么地方! ”吃 剧 ,可 剧剧 像橡皮一 剧 根 .

本吃不 剧 。起身,用刀, “康里康朗康里康朗”,砍不 剧 。 “ 剧 叫什么刀? 剧 叫什么 剧 ? 剧 根 本就不是 剧 !大家都不是 剧 ! ” 在此, 剧 夫老陶的生存状 剧 不是一个没酒没 剧 的 剧剧 ,而是 有酒喝不到、有 剧 吃不 剧 的 剧剧 。他周 剧 的任何一个事物,家,酒,刀, 剧 ,地方,按老 陶的 剧 法,都已 剧 不能再 剧剧 称呼了,甚至包括老婆在内。我剧 看到,剧 些剧 西剧 然剧 是 那个 剧 西,可 剧 老陶来 剧 ,确 剧 已 剧 不再具 剧 那个 剧 西的属性,从而老陶开始剧 疑人剧剧 它 剧 的命名。   如果 剧 上面所 剧剧 只是 剧 具体的 剧 西 --“和”--而言,那么下述例子 剧 直接就是 剧 美学概念 和范畴的 剧 疑: 作作“作作作”作作“和和和” 剧剧布景上的一剧桃剧只剩下一片空白,而舞台上又莫名其妙地多了一 剧 桃 剧剧 ,不禁大 剧 不解。他叫来美工小林。小林 剧 , 剧 叫 “留白 ”作“留白?” 剧 演立刻 剧剧 。 小林 剧 : “ 剧 留白很有意境的啊! ”“作作作” 剧 演的 剧 气表明,他 剧剧 些概念根本抱有一种拒斥 同 剧 甚至有些恐惧的味道。 “留白”和“作作”本来是中国 剧剧剧剧 与美学理 剧 的最高境界,可 剧 演只通 剧剧剧 个概念 剧 行疑 剧 句式的 “作作”,就表 剧 了一种 剧 度。最后,他百思不得其解, 苦 剧 地大声喝 剧 : “ 剧剧 桃 剧剧 什么要逃出来? ” 剧道是剧了 “留白”和“作作” 剧 ?我 剧 也可以 剧 剧 , 剧 是 剧 老陶离家出走之行剧剧 由的剧剧 。剧 演在剧 中安排了老陶因老婆春花与袁老板 有奸情而痛感“夫妻失和,家庭破碎, 剧 世嫉俗,情 剧 失 剧”,因此到上游去了;但 剧 演在 剧 里关于布景的一句 剧 喊似乎是 剧 :我也不知道老陶出走的真正原因。 剧 就 剧剧剧 意剧 上 的所剧“情剧 ” 作“因果关系剧 ” 剧 行了一次破除。 作作2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自索 剧剧剧剧 言 剧 行共 剧 性研究以来, 剧 言与人的关系 剧剧 一直是人文科学的焦点 剧 作作“作作作”一剧 中人物的剧剧 可以剧 集中体剧 了剧 些思考。老陶来到桃花源,剧剧 春花也在 剧 儿。后剧 解剧 ,原来不是春花,是桃花源中的女人。 [作作作作 ] 作作作作   随着《暗恋桃花源》内地版上演, 剧 部曾 剧 在台湾大受 剧 迎的 剧剧 也受到了北京 剧剧 的 剧 捧。《暗恋桃花源》是 剧声川表演工作坊成立之后的第二部舞台 剧 。很快, 剧   他 剧 的 剧剧剧 《那一夜我 剧剧 相声》几乎在一夜之 剧剧 遍台湾之后, 剧 《那一夜》的 CD 与 剧 音 剧 的脱 剧 、正版赶不上盗版的速度后,《暗恋桃花源》又一次突破了 剧剧 的狭窄 空 剧 ,成 剧 当年台北大 剧 都市文化的 剧成部分。   《暗恋桃花源》之所以能 剧 突破 剧剧剧剧 往往囿于小范 剧 、小圈子的障碍,在于它在 精湛的剧剧剧剧之外,剧 恰当地引剧 着最普遍的社会情剧 ,剧 社会情剧 在剧 里找到了剧 放 ———剧剧 “ 剧化 ”的功能就只有在希腊悲 剧 里才能找到呢?关 剧剧 是在 剧 作者怎么理解 剧 个功 能吧。从《那一夜》起, 剧 声川的 剧剧 都是在 “精致剧剧 ” 作“大 剧 文化 ”之 剧剧 找着平衡。 剧剧剧 剧 在剧 二者的平衡之 剧剧 大了它的影剧 面。而那平衡的根底,也剧 就在于剧 社会情剧 的把 .

握,剧更多数人关剧所在的捕捉,以及剧 普通人生活的体察,而后,再凝聚成一种雅俗共 剧的美学。《暗恋桃花源》首演,是在 1986 年。当 剧 的社会气氛十分微妙, 剧 多人都会 暗暗感知一个 剧 化即将到来,却也 剧 然不知 剧 个 剧 化的明确所指。在 剧 二者底下,涌 剧 着 的是台北都市的 剧 繁乱象。《暗恋桃花源》的灵感来自复 剧 的乱象,而它也准确地呼 剧 着 当 剧 的社会氛 剧 。   如今,距离 剧 岸互相 剧 望的日子已 剧剧 去 剧 多年了, 剧 声川的相声 剧 《千禧夜我 剧剧 相声》也在北京、上海演出,甚至 剧 在春 剧 晚会上有 剧 一个 剧 短的版本。一 剧剧剧 声川也 以他的睿智与 剧 厚成 剧 了媒体的 剧 儿 ———如今, 剧 声川只要一到北京或者上海,也一定 是当地媒体文化版或 剧剧 版追逐的 剧 象。 剧 种 剧 象,其 剧 也是和 剧 声川一直 剧剧 的 “精致剧剧 ” 作“大 剧 文化 ”的 剧 合暗合,但,精致 剧剧 与大 剧 文化如何 剧 合?或者, 剧剧 如何面 剧 更 剧 广 剧的大剧?    剧 然, 剧 里的复剧 性一方面来自剧剧剧 种剧剧剧 型本身的局限,但剧 一方面,却也是 来自 剧剧 家的追求。 剧 声川的 剧剧 之所以能 剧 在 剧剧 的小群体与 剧剧 的大群体之 剧 自由流 剧 ,一来自他常 剧 的 “和和”二字:即一个人,一个普通人内心所 剧剧 具 剧 的剧 他人、 剧 社会的 关 剧 ;一来自他本人作 剧剧剧 工作者 剧剧剧 “作作作作” 剧 种功能的体察。当然, 剧 种 剧 度或者 立剧 不是天然生就的,更不是没有 剧 化的。最开始做《那一夜我剧剧 相声》剧 的剧 声川, 一剧 以剧剧剧 是剧剧 ,只不剧 因剧 他剧 的关剧 在无意中触到了那个年代剧剧 多多台湾人共 同的关 剧 ,于是,他 剧 就 “偶然 ”地从 剧剧 走到中心,成 剧 万 剧 瞩目的明星,而相声 剧 以及 由他的学生 剧 翊 剧 等人 剧剧 的 “相声瓦舍”的 剧 多作品,至今也仍然是台湾跑 剧 途的司机 剧 出剧最剧剧的剧音剧。   在从 剧剧 到中心的 剧 程中, 剧 声川看到的是 剧剧 作用于社会的巨大能量,他一直很在 意那个巨大的能量,而 剧 个能量并不是爆 剧 式的,而是由一个个 剧 微的末 剧剧剧 起来的: 在《暗恋桃花源》中, 剧 个末 剧 可能只是江 剧 柳最 剧 吟唱的《追 剧 》,可能只是老陶 剧 回 来的 剧 不像剧 ,拿来的刀不像刀。也因此, 剧 声川的 “和和”,剧 是从个人出 剧 :他在 剧 述生活 在 剧 个社会中的个体,聆听个人的故事,体察个体的微妙感受;通 剧剧 些片段的情 剧 ,展 剧 的却是 剧 代社会的某些症 剧 。看上去,他只是触碰了一些与个人息息相关的 剧 微末 剧 , 而其剧 ,整个社会剧 然剧 根剧剧 ,但那些像原子一剧剧 小的个体,却是它的根本, 剧 一 剧 就能 剧 全身,尽管碰到的只是神 剧 末梢,却会 剧 整个社会神 剧 震 剧 一下。 [作作作作 ] 作作作作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作作“当年参加 剧 作的那一群人,都 剧 得那一次的工作好像一次 剧 孕的心情和喜悦,又像恋 剧作 我剧剧演剧一粒种子,演剧剧 就去全心全意孵蛋了 ” .

作作1983 作 11 作 30 日,年 剧 的 剧剧剧 演 剧 声川在自家客剧 里宣布,剧剧 《暗恋桃花源》 剧 剧 成立。 剧 是 剧 声川 剧 建的表演工作坊的第二出剧 ,而他此前与李立群、李国修合作的表 演工作坊 剧 女作、相声 剧 《那一夜我 剧剧 相声》几乎在一夜之 剧剧 遍台湾, 剧剧 的 剧剧剧 表坊的 剧 展开了个好 剧 。不 剧 有前面的成功 剧 声川更 剧 得 剧剧 ,于是 剧 力和重担全都 剧 在 作“作作”的身上。   最初 剧 作的《暗恋桃花源》, 剧声川便将其框架定在 “ 剧 个 剧剧 争 剧剧剧” 剧剧 一个主 作作作作“作作作”的表演形式上。回 剧 起当初的灵感来源, 剧 声川表示 剧 都源于台湾的混乱 剧 境作   有一次, 剧 声川听李国修 剧 到一次 剧 看 剧 演 剧 玉慧的《 剧 微笑》在 剧剧剧 彩排 剧 的偶 然剧剧:当剧《剧微笑》下午彩排,晚上首演,中 剧剧 个小 剧剧 被安插了一 剧 小学生的 剧 剧 典礼。 剧 的彩排根本 剧 没完,小学生就已 剧 坐在台下了, 剧 一 剧剧 琴、 剧 桌都等着要搬 上台。于是他在舞台上 剧剧 了 剧 多干 剧 ,推剧剧剧 往前走。剧 里的干剧 ,各种各剧 ,有悲 剧 与喜剧 的干剧 ,有演剧 和演剧 的干剧 ,剧 有剧 演和演剧 的干剧 、旁剧 者与演剧 的干剧 , 和和和“作作”作“作作作”剧 出剧 同台演出之剧 ,算得上是那个剧 代的一个剧 典剧 刻:剧剧 前台的服剧 人 剧 算准了 剧剧 ,一而再,再而三地在 剧一 剧刻回到 剧剧 ;演 剧 李立群与 剧 宝明都剧 眼剧 到剧 坐在第一排的剧剧 ,有人当剧 笑得从椅子上翻了下去。   剧 于《暗恋桃花源》的演出在当 剧 造成的 “作作”,剧 声川剧 得并不奇怪:台湾的生活 剧 在太乱了, 剧 是台湾人共同的 剧剧 ;然而身在其中,人 剧也能保持一种乱中的秩序。 作作“正式的排演开始于 1985 作 11 作 30 日。最初是一周三天,到 12 月中旬 剧 得比 剧 密集, 直到次年 3 月的台北首演。当剧”作 作 作 作 作 “ 剧 没有正式的 剧 公室及排 剧剧 ,排 剧 的地点 到剧剧静敏的家、我的家,剧 有剧 陵 (作作)作作作(剧剧剧 )的排 剧 剧剧 等。 “ 剧 到第一次排 剧 的情景, 剧 声川 剧 道。当他提出他希望以 剧 个 剧剧 争 剧 一个舞台 剧 出 剧剧 ,大 剧 立即剧 烈地剧剧 ,是 剧 个什么 剧 的 剧剧 在争 剧剧剧 ?在无数次 剧剧 中,一个以演悲 剧 《暗恋》 剧 主的三流剧剧作 与一个以演三流喜 剧 《桃花源》 剧 主的江湖 剧剧剧 生。而演 剧 也各依特性 剧剧 了角色:以 喜 剧剧剧 的李立群、 剧 宝明及 剧 静敏,即 剧 理成章地成 剧 《桃花源》的演 剧 ,而金士杰、 剧 声川的妻子丁乃竺和金士会及管管 剧 成剧 《暗恋》的演 剧 。   当 剧 已入冬季,位于台北郊区的阳明山上正一天比一天冷, 剧 声川和丁乃竺的家里却 一天比一天 剧剧 。每个傍晚李立群、金士杰、 剧 宝明、 剧 静敏等演 剧 由台北 剧 征至阳明山作 一 剧剧 , 剧 是很有默契地分 剧 淘米、洗菜、做 剧 、烤面包,嘻嘻哈哈 剧 食一 剧 后,各自捧 着心 剧 的 剧 料,十分 剧 适地瞎聊一 剧 。看似无所事事,其 剧 一件开心又 剧剧 的工作 剧 跟着 作作作作作 作作“当年参加 剧 作的那一群人,都 剧 得那一次的工作好像一次 剧 孕的心情和喜悦,又像恋 剧作 我 剧剧 演 剧 一粒种子,演 剧剧 就去全心全意孵蛋了。慢慢地,大家看 剧 自己如果 剧 的是黄 豆,生出来的也剧是黄豆也剧 是剧 豆,甚至是瓜。排 剧 像游 剧 ,演 剧剧 由生而熟成 剧 知己 作 好像一群大人在玩小孩子的游 剧 ,搞童年往事,好玩极了。 ” 剧 声川回 剧 道。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

作作“ 剧 隔 4 年,重演 剧 更 剧 了不少演 剧 ,其中云之凡 剧 成了当 剧 已 剧剧 极一 剧 的影星林青霞 以及演 剧剧 艾。 剧 也是林青霞生平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出演舞台 剧 。 ” 作作“作作”1986 年的首演 剧 得了非常大的成功,并很快成 剧“作 作 ” 剧志性的剧目。于是到了 1991 年, 剧 声川再次重排 剧剧 。 剧 到重演的原因, 剧 声川 剧 是 剧 做好将要拍 剧剧 影的准 剧 作作作1986 年到 1991 年的五年 剧 ,局 剧剧 化很大。内地开放探 剧 之后,《暗》反而可以更 无挂碍地在主 剧 上走得更深。一方面是往个人的心灵世界 剧 展, 剧 一方面走向更宏大的 剧 作 野、更永恒而共通的生命真剧。首演版本的通俗 剧 模式靠着真 剧 事件的情感而成功地 剧剧 剧 在 剧 部通俗 剧剧 合了更大的架 剧 , 剧 射的命 剧 更大,不再局限于 剧 岸的关系。   由于 剧 隔 4 年,重演 剧 更 剧 了不少演 剧 ,其中云之凡 剧 成了当 剧 已 剧剧 极一 剧 的影星 林青霞以及演 剧剧 艾。 剧 也是林青霞生平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出演舞台 剧 。    剧 于第二版演 剧 而言,排《暗》更像拿了一个写好的本子排 剧 ,与即 剧剧 作的关系就 没那么大了。演 剧 拿到 剧 本,面 剧 的是 剧 烈的 剧 一个人 剧 造出来的个性,会揣摩得很辛苦作 而 剧 声川当 剧 要做的就是尽量 剧 他 剧 不管原有的角色,去走出自己的感 剧 。同年 剧剧 巡回 美国和香港演出, 剧剧剧 人世界,而因 剧 影星林青霞参与演出 “作 作 作 ”一角, 剧 那次的演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1991 年的那一次演出,台湾有 剧剧剧 , “《暗恋桃花源》替情感洗一次三温暖”作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作作“‘作作’ 剧剧 后林青霞接到了追求 剧 多 剧 的邢李的祝 剧剧剧 ,他就住在 剧 的 剧 面,并且已 剧 在 剧 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安排了一个 剧 祝酒会。也正是借 剧 次机会,林青霞开始慢慢接受 剧 位深 剧剧 的商人。 ” 作作1992 年, 剧 声川以原班人 剧 的演 剧 ,杜可剧 的剧 影,剧 叔平的美剧 指剧 ,把《暗恋桃 花源》拍成 剧 影,在台湾上映并取得不 剧 的票房后,《暗》又相 剧 在国 剧 影展大放异彩, 拿下 剧 多大 剧 。从那 剧 起,林青霞 剧 演的 “作 作 作 ”也因此深入人心。 作作“云之凡 剧 个角色,是《暗恋桃花源》中最 剧 美的桃花象征;林青霞 剧 是中国影 剧 以玉女 形象屹立不 剧 的一 剧 明星。由林青霞 剧 演云之凡,是 剧 望所剧 ,却也在当初引起了一些争 作作” 剧 声川回 剧 起当初 剧剧 林青霞的原因 剧剧 。   原来,在加盟《暗恋桃花源》之前,林青霞早就有意与 剧 声川合作舞台 剧,并放言 “作 演舞台 剧 , 剧 演必 剧 是 剧 声川 ”。但因 剧 机 剧 未能如愿。 1991 年出演《暗》之前,林青霞 正因拒 剧 出席 “作作作”而受到剧剧及大剧的剧面剧 价,一度情剧 陷入低潮。剧 徐克向剧 声川的大力推荐,林青霞决定 的舞台 剧 演出和 剧 影演出。当 剧剧剧 以及一些舞台 剧 的 剧剧剧 此也抱有某种 剧 疑 剧 度, 剧 剧 林青霞从未出演 剧 舞台 剧 , 剧 疑 剧 无法 剧 任云之凡 剧 个角色。   丁乃竺回 剧 当年的合作 剧 ,常常感 剧 当年的林青霞剧 然是名冠天下,但在 剧剧 中却与 普通演 剧 没有 剧剧 ,完全没有 剧大脾的 剧 象,事后也和 剧 声川、丁乃竺成 剧 密友。《如梦 之梦》在香港上演 剧 ,林青霞和徐克 剧 程赶去 剧 看,享受 剧剧 8 小 剧 的 剧剧剧 光。 作作1992 年底,第五届 剧 京国 剧剧 影 剧 开幕,《暗恋桃花源》在 剧 届 剧 影 剧 上参展并剧 得 青年 剧 演 剧剧 花 剧 ,林青霞 剧 得最佳女主角 剧 。在 剧剧 后回到下榻的酒店,林青霞接到了 .

追求 剧 多 剧 的邢李祝 剧剧剧剧 的 剧剧 ,他就住在 剧 的 剧 面,并且已剧 在剧 完全不知情的情 况下安排了一个 剧 祝酒会。也正是借 剧 次机会,邢李 剧 林青霞欠下了 “一个无法 剧剧 的人 作”,林青霞开始慢慢接受 剧 位深 剧剧 的商人。 作作1993 年,在中央 剧剧 学院、北京 剧 影学院,《暗》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默默地 剧剧 着。 不 剧 ,恰成反 剧 的是,相 剧 于台湾演出的大 剧 氛 剧 ,在北京,却是在小圈子里流 剧 。更多 的默契来自 剧 作者 剧 的一种 剧剧——— 剧剧剧 是一种 剧剧 , 剧剧 影也是一种 剧剧———和 来 剧 可以 剧剧……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作作“采剧中,剧声川似乎剧每一个版本的排 剧剧 程都 剧剧 犹新, 剧 一版也不例外,他 剧 当 剧 的演出在台湾国父剧 念剧剧 行,那是他比 剧 不喜 剧 的 剧剧 , 2500 个位子,太大了,音 剧 也 不是很好……” 作作1999 作 9 月,《暗恋桃花源》在台湾三度复排。在 剧 次的演出中,中生代演 剧开始取代 原 剧 演 剧 ,云之凡由 剧 艾演出,老陶、袁老板由 剧 自 剧 、 剧 翊 剧 演出。 剧 次由 9 作 4 作作作 的全 剧 巡演因 921 大地震而中断, 剧 多巡回 剧 次被迫取消。    剧 到三度重排的感受, 剧 声川 剧 : “我是重新 剧剧 一些当年 剧 作 剧 的精神而感 剧 。我重 新 剧剧 ,《暗恋桃花源》其 剧和《那一夜,我 剧剧 相声》一 剧 ,不需要什么特殊舞台条件作 不需要 剧 大后台支援或技 剧 配合,就可以演出。每一个人,每一件物,在台上必有其功能作 大部分的 剧 景都是演 剧 在 剧剧 面前 剧 的, 剧剧 的安排及 剧 演上一切的舞台 剧 度也都要考 剧 剧 些因素。当年我 剧 巡回美国,除了秋千和桃花 剧剧 美国布景工厂制作之外,全部都是跟 着我 剧 托 剧 行李。我 剧 没有好的 剧剧 ,没有 剧 裕的剧 算去剧 很多后台人剧……作作作作作 也想到台湾 剧剧 的当初以及一路走 剧 来的路。那一切是那么的自然,限制与障碍成 剧 那么 大的激励。”   采 剧 中, 剧 声川似乎 剧 每一个版本的排 剧剧 程都 剧剧 犹新,剧 一版也不例外,他 剧 当 剧 的演出在台湾国父剧 念剧剧 行,那是他比 剧 不喜 剧 的 剧剧 , 2500 个位子,太大了,音剧 也不是很好, 剧 果他 剧 演出 剧 独做了一个 剧剧 , 剧 成 剧 中的病房没有 剧 ,而云之凡是直接 从 剧剧 上的 剧 上来的。当 剧 演 剧剧 的 剧 力也很大, 剧 翊 剧 和 剧 自剧 要接 剧 宝明和李立群, 剧 度是可想而知的。而 剧 艾就没什么 剧剧 ,因 剧 1991 年 剧 已 剧 在巡演中演 剧 云之凡了。 不 剧 大家 剧 是接得很 剧 , 剧剧 也非常喜 剧 。 作作06 作作作作 作作“一些影 剧 和 剧剧 出身的演 剧 反而 剧 舞台有一种 剧剧 的向往, 剧 排演都有很大的激情和投 入, 剧剧 他 剧 得很 剧 足,因 剧 不是每个演 剧 都可以做到 剧 一点。 ”   剧剧 20 年的重演与复排,《暗》今年又迎来了它的 剧 念版演出。并且是台湾和内地同 剧 排演。 剧 然今年台湾版, 剧 声川在形式上又有很大的突破,与台湾的歌仔 剧剧“明剧剧 ” 作作作 舞台上甚至 剧 吊起了 剧剧 。不 剧 内地版由于是第一次推出, 剧 声川 剧 是 剧剧 了恢复 20 作 作 的最初版本。 .

fan-theatre.他来我家吃剧剧 ,一直道歉并解剧剧 什么他那么犹豫,因剧剧 在是剧 力太大, 剧 得 《暗恋桃花源》那么 剧典的一部作品,非常担心会被自己弄 剧 。而他是一个一 剧 子做事都 很干脆的,只有在剧件事上犹豫了很久。 ” 剧 声川 剧 。   此次内地版《暗》由袁泉、黄磊、 剧 娜、何炅、 剧 恩泰等明星演 剧剧剧 主演,从演 剧 名剧曝光开始,媒体剧剧 就开始剧剧剧剧 声川的影 剧 明星牌 剧 生了争 剧 , 剧 此 剧 声川一番 回答倒是很有道理。他剧 ,内地的 剧剧 演 剧剧 在可能反而 剧 影剧剧 的剧 趣比剧 大,剧 舞台 剧 的剧 趣不剧 那么剧 烈。与之相反,一些影剧 和剧剧 出身的演剧 反而剧 舞台有一种剧剧 的 向往, 剧 排演都有很大的激情和投入, 剧剧 他 剧 得很 剧 足,因 剧 不是每个演 剧 都可以做到 剧 一点。 作作“当初我和制作方确定 剧 些演 剧 的 剧 候,也考 剧 到了外界可能的 剧 疑。不 剧 我想等看到 剧 的 剧 候大家就知道了,我不会拿自己的作品开玩笑,特 剧 是像《暗》 剧剧 的 剧 典作品,更 不会随意 剧 待。有些事,不 剧 是不知道的。当年林青霞出演云之凡的 剧 候,大家意 剧也很 大, 剧剧 从来没有演 剧 舞台 剧,怎么上台? 剧 果后来 剧 演得很好。 剧 有李立群、 剧 小燕、 阿雅、卜学亮,都是和我合作 剧的 剧剧 主持人,他 剧 也都在舞台上有很好的表 剧 。 ”作作作 最后 剧 ,他 剧剧 演 剧 的好坏一方面取决于剧 演如何剧剧 他剧 的能量和剧 点,剧 一方面在于 剧剧 要相信, 剧 些在 剧剧 界取得剧 成剧 的剧 人,他 剧 其 剧剧 累了很多能量,只是要找到合 适的方式 剧 放出来而已。   介 剧 内容   暗恋桃花源泛 剧剧 ( www.作作“‘作作’20 年了,剧 想做些不一剧 的剧 西,所以剧 次剧剧 和剧 曲合作,也是因剧 台湾的舞台 剧剧 境足 剧 成熟,所以大家才能 剧 明白在玩什么,放在内地就不一定合适。 剧 外明 剧剧 的 剧剧剧剧 福也非常有意思,他在答 剧 了合作之后,突然 剧 三个月没有任何消息,直到最后 和和 OK.com作 作作作 作 作 作 作 作 作 作 作作作 作 作 作 …………恋人女 作作作…………恋人男 和 作…………暗恋 剧剧剧 演 副剧…………暗恋 演 剧剧 副 剧 演, 女人,三十多 剧 江太太 …………江 剧 柳妻子 和 和…………台北医院 剧 士 作 和………… 剧 代装的, 剧 找 剧 子 剧 的女人 和 和…………和和 和 作…………和 和 和 和和和…………和 和 作 作…………桃花源 剧剧 美工 和 作…………桃花源 剧剧 布景   第一幕 .

  〔黑 剧 。灯光亮起。江 剧 柳和云之凡。江 剧柳 剧 歌,在云之凡后面来回〕云之凡:好 安静的上海呀!从来没有 剧剧剧 么安静的上海。好像整个上海就只剩下我 剧剧 个人了。 剧 才那剧雨下得真舒服,空气里有种剧 不出来的味道。 剧 柳,你看,那水里的灯,好像 ……   江 剧 柳:好像梦中的景象。   云之凡:好像一切都停止了。   江 剧 柳:一切是都停止了。 剧 夜晚停止了,那月亮停止了,那街灯, 剧 个秋千,你和 我,一切都停止了。   云之凡:天气真的 剧 凉了。( 剧 柳将外衣披在云之凡身上) 剧 柳,回昆明以后,会不 会写信 剧 我?   江 剧 柳:我已 剧 写好了一 剧 信 剧 你。   云之凡:真的?   江 剧 柳:而且, 剧 算好了 剧剧 。我直接寄回你昆明老家,一天寄一封,明天你坐船, 十天之后,你到了昆明,一 剧 家 剧 , 剧 好收到我的第一封信。接下来,你每一天都会收到 我的一封信。   云之凡:我才不相信,你 剧 人会想 剧 么多!   江 剧 柳:(从云之凡身上外衣口袋里拿出信)所以, 剧 没有寄。   云之凡:我就知道。   江 剧 柳:(将信交 剧 云之凡) 剧剧 ,你就确定可以收到了。   云之凡:(走 剧 ,江 剧 柳跟随)有 剧 候我在想,你在昆明呆了三年,又是在 剧 大念的 剧,真是不可思剧,我剧同校三年,我怎么会没 剧剧 你呢?或 剧 ,我 剧 曾 剧 在路上擦肩而 剧 ,可是我 剧 居然在昆明不 剧剧 ,跑到上海才 剧剧 。 剧 么大的上海,要碰到 剧 真不容易呢和 如果,我 剧 在上海也不 剧剧 的 剧,那不 剧得会怎么 剧 ,呵。   江 剧 柳:不会,我 剧在上海一定会 剧剧 !   云之凡: 剧 么肯定?   江 剧 柳:当然!我没有 剧 法想象,如果我 剧 在上海不 剧剧 ,那生活会 剧得多么空虚。 好,就算我 剧 在上海不 剧剧 ,我 剧 隔了十年,我 剧 在 …… 剧口也会剧剧;就算我剧 在剧 口也不剧剧 ,那么我 剧 隔了三十,甚至四十年,我 剧 在 ……在海外也会 剧剧 。我 剧 一定会 剧剧 。   云之凡:可是那 剧的 剧,我 剧都老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江 剧 柳:(握云之凡的手)老了,也很美呀!   云之凡:( 剧 人一起看表)晚了,我要回去了。(去手提袋拿 剧 巾,跑 剧 来,指布 景) 剧 柳,你看,那 剧 星星!(将 剧 巾 剧 在 剧 柳脖子上)   江 剧 柳:你 剧 是 ……   云之凡:我今天到南京路,看到 剧 条 剧 巾,就想你 剧 起来一定很好看。   江 剧 柳:你 剧 管 剧 嘛!你看,多好看!等我回到昆明以后, 剧 里天就要 剧 凉了,你要 常常剧剧!我剧帮我剧剧 了剧剧 衣料。 剧 次,是我 剧 家抗 剧 以来第一次大 剧剧 。我重剧 的 .

大哥、大嫂也要回来。 剧 柳,你知不知道,昆明一到 剧 年,每一家 剧 屋子都 剧剧 了松 剧… …那种味道,才真正地叫 剧 年。   江 剧 柳:回家真好哇!   云之凡:你怎么了,又想家了? 剧 有一天你会回到 剧 北去的。 剧北又不是永 剧剧 个 剧 作作   江 剧 柳: 剧 北不是 剧 你想回去就可以坐火 剧 回得去的。   云之凡: 剧 有一天你可以回到 剧北 剧年嘛!(江 剧 柳 剧 感地往一 剧 走,云之凡随后安 慰他)剧争已剧剧去了,剧年 剧,能剧 保得住性命已 剧 不容易了。有些事情不能再想了。   江 剧 柳:有些事情不是你 剧 忘就忘得掉的。   云之凡:可是你一定要忘 剧 呀!你看我 剧 周 剧 的人, 剧 一个不是千 剧 百孔的?   江 剧 柳:(激 剧 )有些画面,有些情景你 剧 一 剧 子也忘不掉的。   云之凡:可是你一定要忘 剧 ,你一定要学着去忘 剧 呀!   江 剧 柳:好,就像 剧 段 剧剧 我 剧剧 个在一起,你 剧 我会忘得掉 剧 ?   云之凡: 剧剧 ,我又不是 剧 你忘掉我剧 之剧 。我是 剧 那些 --不愉快的事: 剧 争,逃 剧作 死亡。你一定要忘剧才能重新开始。剧 柳, 剧 些年我 剧 也辛苦剧 了,一个新的秩序,一个 新的中国就要来了。(看表)我真的要回去了。房 剧 要 剧剧 了。   江 剧 柳:之凡,(挽住之凡)再看一眼。   云之凡:(依偎 剧 柳) 剧 柳,我回昆明以后,你会做些什么?   江剧 柳:等你回来。   云之凡: 剧 有呢?   江剧 柳:等你回来。   云之凡:然后呢?   〔暗恋 剧剧 演上台,副 剧 演随后。 剧 演在 剧 人面前徘徊〕   剧 演:不是 剧 种感 剧 。( 剧剧 人剧剧 )我剧 得当剧 呀,不是剧 个剧 子。   江 剧 柳: 剧 演,你是 剧 我 剧剧 才 剧 里什么 剧 西不 剧剧 ?   剧 演:江 剧 柳,你要了解江 剧 柳的遭遇,看 剧 代背景之 剧 的关系。你更要了解, 剧剧 剧 ,就是整个故事的关 剧 。(拉 剧 云之凡的手)小手 剧 么一握,是最甜蜜,也是最心酸的 作作作   江 剧 柳: 剧 演,你可不可以把 剧剧 得具体一点?   剧 演:(走到前台)从 剧 史的角度来 剧 ,当 剧剧 个大 剧 局里,从你内心深 剧 , 剧剧 有 所感 剧 ,一个巨大的 剧 化即将来 剧 。   云之凡: 剧 演,我 剧 得我 剧剧 才感剧剧 好哇,情 剧 也很剧 呀!剧剧 是四十多年前的事 儿了,我 剧剧 么多人当中,只有你一个人去 剧 上海。我 剧 已 剧 尽量按照你所 剧 的去想象了作 (指点) 剧剧 是外 剧 公 剧 了,那 剧 是黄浦江,那 剧……   剧 演:黄浦江?我看你 剧 看的是淡水河! .

  副 剧 演:老 剧 ,我 剧 得 剧剧……和 演:(走开)没人 剧 你!江 剧 柳,我告 剧 你, 剧剧 剧 你不好好演,到了下 剧剧 ,等你老了, 剧在病床上,你就没有回 剧 了你 剧 不 剧 ?   江 剧 柳:好,那 剧 在怎么 剧 ?   剧 演:重排!   云之凡:从 剧 儿开始?   剧 演:从 剧 年开始。   〔 剧 演、副 剧 演下〕   云之凡: 剧 柳,你知不知道,昆明一到 剧 年,每一家 剧 屋子都 剧剧 了松 剧 ,那种味道 才叫 剧 年。   〔桃花源 剧 人上,在后景〕   江 剧 柳:回家真好。   云之凡:你怎么了,又想家了? 剧 有一天你会回到 剧 北去的, 剧北又不是永 剧 都 剧 个 作作作   江 剧 柳: 剧 北不是 剧 你想回去就可以坐火 剧 回得去的。   云之凡: 剧 有一天你可以回到 剧北 剧年嘛!(江 剧 柳 剧 感地往一 剧 走,云之凡随后安 慰他) 剧 争已 剧剧 去了, 剧 年 剧 ,能 剧 保得住性命已 剧 不容易了。有些事情不能再想了。   江 剧 柳:有些事情不是你 剧 忘就忘得掉的。(袁老板和老陶走近)   云之凡:可是你一定要忘 剧 呀!你看我 剧 周 剧 的人, 剧 一个不是千 剧 百孔的?   剧 演:后 剧 在干什么呢!   江 剧 柳:(激 剧 )有些画面,有些情景你 剧 一 剧 子也忘不掉的。   云之凡:可是你一定要忘 剧 ,你一定要学着去忘 剧 呀!   江 剧 柳:好,就像 剧 段 剧剧 我 剧剧 个在一起,你 剧 我会忘得掉 剧 ?   云之凡: 剧剧 ,我又不是 剧你忘掉我 剧 之 剧 。我是 剧 那些--不愉快的事 ……和和和 板已 剧 到了 剧 人身 剧 ,前景美工小林和布景 剧 子扛一桌子走 剧 ) 剧 争,逃 剧 ,死亡。(袁 作作作 作 作 作 作 作 作 作   〔 剧 演上,副 剧 演随后〕   剧 演:你 剧 在干什么呢?   江 剧 柳、云之凡: 剧 !搞甚么呀!   袁老板:你在跟我 剧剧 ?   剧 演:是呀!   袁老板:我 剧剧 一下你 剧在干什么? 剧 你 剧 把 剧 西搬一搬,我 剧 要排 剧 呀。   剧 演:你排什么 剧 呀? 剧 地是我 剧 租的。   袁老板:不不不不, 剧 怎么可能呢?我 剧 明天要正式公演剧 !外面有一 剧 海 剧 《桃花 源》我相信你 剧 都看到了。   剧 士:桃花源就是你 剧剧 !   剧 演:我不管是不是你 剧 啊, 剧 地是我 剧 租的。 .

  袁老板:我想一定是你 剧 弄 剧 了!真的,真的。大家快一点!我 剧剧剧 来不及了, 剧 上叫 剧 子去。 剧 子!( 剧 江 剧 柳)帮忙一下, 剧 作起来好不好?把 剧 西搬一搬。   江 剧 柳:你 剧 不要开玩笑好不好?我 剧 要排 剧 呀,你 剧 搬什么 剧 西呀?   老 陶:我想我 剧剧 在一定是有什么剧 会了,啊。但是, 剧 是 剧 你 剧剧 开。   剧 演: 剧 ,老弟! 剧 地是我 剧 租的,你不要开玩笑好不好?   老 陶:你看我 剧剧 子像是来玩笑的 剧 ?   春花:(在一 剧剧剧 本)我死我死我死 ……(大声)我死!   江 剧 柳:你 剧 今天真有 剧剧 地 剧 ?   袁老板: 剧 ,当然有哇!   江 剧 柳:奇怪呀! 剧 地是我 剧剧 的!   副 剧 演:是呀,是我 剧 自去 剧 的!   老 陶: 剧 不起, 剧剧 你 剧 是在排什么 剧 ?   云之凡:暗恋!   老 陶:暗恋,暗恋是在 剧 什么 剧 西?   袁老板: 剧 呀!你不要管它 剧 什么 剧 西嘛!   江 剧 柳:是 剧剧 的啊,我 剧 呢后天就要演出,今天非要彩排不可。   老 陶:哦!所以剧你剧搞剧 了!我剧 呢明天就要演出,你看 剧 比 剧剧剧 呢?   袁老板:当然是我 剧比 剧剧剧 了 剧不 剧 !   江 剧 柳:( 剧 副 剧 演)你跟 剧剧 怎么 剧 的手 剧 呀?   剧 演:你 剧剧 也没用! 剧 个 剧剧 很 剧剧剧 !我去 剧 一下 剧剧 管理 剧 不就行了嘛!   袁老板: 剧剧剧 !你去 剧 一 剧 就比 剧 清楚了嘛!   剧 演:( 剧 下 剧 )当然要 剧 ,你等着看就好了!   〔暗恋 剧 下〕   老 陶:我跟你 剧剧 多少次了我不能被干 剧 。   袁老板:好了, 剧剧剧 呀不会有的了!你看, 剧 地是我 剧 的嘛。   老 陶:不会有 剧剧 ,不会有 剧剧 !每次 剧剧 都一大堆!我 剧 才他 剧 的差点去搬那个什 么那个那个那个……   袁老板:秋千呀。   老 陶:啊,秋千。上一次我差点去搬那个什么那个那个那个……   袁老板:方舟啊!   老 陶:啊,方舟。搬得我半死!反正我跟你剧 我不能被干 剧 就 剧 了。   袁老板:好了,好了。没用 剧剧 了! 剧 ,我 剧 从三角关系那 剧 开始好不好? 剧 作快一 点了!〔灯光暗下〕   第二幕   〔灯光亮起。老陶家。一 剧 旧四方桌,三把椅子分 剧剧 在桌后面和桌 剧剧 ,四方桌后 上方 剧 挂着一幅破竹帘子。老陶在使 剧 拔酒瓶盖子,但就是打不开〕老 陶: 剧 是什么酒哇作 .

(到旁 剧 去拿菜刀。 剧 用菜刀弄酒瓶) 剧 叫什么家? 剧 个 剧剧 一天了 剧 没 剧 回来, 剧剧 叫 家 剧 ?(打不开)我不喝可以了吧!(将菜刀与酒瓶放下,拿起 剧 )我吃 剧 !(仿佛感想 剧 多)武陵 剧 个地方呀,根本就不是个地方。 剧 山 剧 水, 剧剧 刁民。 剧 不 剧 ,花 剧 不香呢和 我老陶打个 剧 嘛,呵,那 剧 好像串通好了一 剧 不上网!老婆 剧 街跑没人管!什么地方! (咬剧,但就是咬不剧)剧 ……(把 剧 拍在桌子上,操刀)康里康朗,康里康朗。 剧 叫什 么刀?( 剧 刀) 剧 叫什么 剧 ?(把剧剧 在地上, 剧 在 剧剧剧 上, 剧 第三 剧剧 )大家都不是 剧 !大家都不是 剧 !我 剧 !我 剧 !(突然停下,指着第三 剧剧 )你 剧 怕,你没 剧 ,你冤枉作 (指脚下剧剧剧)你剧剧 个剧 是干什么?(交叉步, 剧 堂腿, 剧剧 地面欲倒立) 剧 死你, 剧 死你!〔春花唱着歌, 剧 着个包袱,高高 剧剧 地从右上。〕   春花:(唱)左分右分我分不开。(将一束花儿插入花瓶)   老 陶:(和)左分右分我分不开。(用 剧 作擦地板状)   老 陶:(起身,与春花 剧剧 位置,拿起桌上的酒瓶) 剧 , 剧 , 剧 个 剧 你 剧 一天 剧剧 儿 去了你?(将酒瓶放在桌上,春花拿起,"作"打开盖子,倒了一杯,盖上盖子,喝酒。老陶 在旁 剧 ,嫉妒而吃 剧 地看着) 剧 个 剧剧 一天 剧剧 儿去了, 剧 你半天你怎么不回 剧 儿啊你?   春花: 剧剧 那么大声干什么,你不会温柔一点?   老 陶:(扭捏作 …… 剧)春花儿   春花:(温柔地)剧……   老 陶: 剧 个 剧剧 一天 剧剧 儿去了?   春花: 剧 啊 ……(拿 剧 ,突然投向老陶 剧 部)在 剧 儿 剧 !   老 陶:(狂剧几脚)康里康朗,康里康朗!   春花:你要的都在 剧 儿了,蛤 剧 ,蛇鞭,海狗鞭!剧 回来是一条一条的, 剧 在都被你 剧 作作作作   老 陶:(坐下)那个蛤 剧 ,蛇鞭,虎鞭,都 剧 了没有?   春花:都 剧 了,把你打的小小的 剧剧 来的 剧 都花光了。   老 陶:没关系, 剧 得。那好了,你把 剧剧 拿到后 剧剧 一 剧 去呀!小火慢 剧 ,咕 剧 咕 剧 咕 剧 咕 剧 ,三碗 剧 成一碗,然后呢你把它 剧 喝了。   春花:我? 剧 不是你要的 剧剧 ?   老 陶:是你有 剧剧剧 是我有 剧剧 ?   春花:生不了孩子当然是你有 剧剧 了!   老 陶:(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有 剧剧 ?开玩笑,我会有 剧剧 ?(双手在面前比划)我 剧 么个人,我 剧 么个 剧 相,我什么地方,我 剧 里(看自己 剧 部)会有 ……作作作   春花:你 剧 个人啊,怎么搞的?整天都 剧 不到一条大 剧 , 剧剧 你 剧 回来了你又不吃。是 你急着要生孩子的,我可一点都不着急。吃不吃随便你!   老 陶:(起身将剧踢到一剧)剧 根本就不是个 剧 !   春花: 剧 呀, 剧 怎么不是 剧 ? 剧剧 很 剧 ,很有效的!袁老板告 剧 我 ……   老 陶:(突然指向春花)袁老板怎么会知道?哦…… .

  春花:(心虚)人家是路 剧 嘛,人家是一片好意 ……   老 陶:(拍桌子,暴躁)鬼 剧 !袁老板怎么会知道我 剧 家不生孩子?袁老板怎么会知 道我 剧 家不生孩子?( 剧 人把 剧剧 在地上)我 剧 !我 剧 !   春花:我 剧 !我 剧 ! ……(春花一脚踏在老陶脚面上,老陶抱脚, 剧 腿跳开)   老 作作作作……(春花 剧 在 剧 ,并使用 剧 堂腿)   老 陶:(突然从左首椅子上了桌子,双手 剧 舞) 剧 开!(跳下)   春花:( 剧 开后,也从左首椅子上桌子) 剧 开!   老 陶: 剧 开!   春花: 剧 开!   〔袁老板抱着一床被子,喜滋滋地从右 剧 上。〕   袁老板:(唱)左分右分我分不开。   春花:(和)左分右分我分不开。   老 陶:剧!袁老 板 !   袁老板:(楞住)老陶,你在家啊!   老 陶:啊!   袁老板:(自言自 剧 )那我今儿可 剧 事儿了。   老 陶:什么?   袁老板:哦,我是 剧 你可好啊?   老 陶:托福,婚姻生活美 剧 !   袁老板:那就好哇!   春花:(在桌子上)袁……(袁老板示意老陶在 剧 )老板。   袁老板: 剧 !花儿 ……(春花示意老陶在 剧 )春花。   春花:(在桌子上温柔地)来,上来玩儿吧。   袁老板:(走到 剧 人中 剧 )我看 剧 是你下来看看我 剧 了什么 剧 西送 剧 你--(看老 作作作作   春花: 剧剧 !好新的一床棉被呀!   老 陶:(在一 剧 走来走去)没听 剧剧 有人送棉被的。   袁老板:你 剧 家的棉被又旧又破不能用了( 剧 嘴后悔)。   春花:就是。   老 陶:哦。 剧 ?我 剧 家的棉被又旧又破,你怎么知道?   袁老板: 剧 ,我是关心你-- 剧 嘛!(打开棉被,走向前台)老陶, 剧 床棉被是我 剧 剧 拖人从 剧 州 剧 回来的,你 剧 来看看呀。   老 陶:(上前,拿了棉被胡乱翻看)什么棉被呀?肚子都吃不 剧 了,要 剧 么花里呼哨 的棉被干什么?你自己看看 剧 !(伸展棉被,春花接了,袁老板在中 剧 )   袁老板:(三人在被子后面,露着 剧 袋。老陶居袁老板右首,春花居袁老板左首。袁 老板右手伸在棉被外,指点棉被)老陶啊, 剧 床棉被的料子有多好我就不 剧 了, 剧剧剧剧 .

手工吧。( 剧剧 ,春花右手摸袁老板右腮) 剧 个手工,手工 ……(袁老板摸春花手,忘 作作   老 作作作作   袁老板:啊,手工,手工,手工, 剧 个手工(春花的右手替袁老板 剧剧 ,又指向棉 被)手工好呀, 剧 人多舒服呀!   老 陶:什么呀?   袁老板:(看老陶,同 剧 春花的手指老陶)什么什么呀?你看我干 剧 ?(春花手指棉 被)看 剧 儿!(老陶看被子。袁老板)啊,你看, 剧 被子上 剧 的是有 剧 有 剧剧 有 剧 爪啊。 (袁老板情不自禁地 剧 吻春花的手)   老 陶:干什么呢?   袁老板:(打哈欠,春花手 剧 袁老板的嘴,又 剧剧 )你 剧 老是 剧 着我看,你看被子嘛和   老 陶:被子睡 剧 用的,不重要。   袁老板:不不不不不(春花 剧 手),睡 剧 才重要呢!(春花伸大拇指)你 剧 看我了, (春花手打老陶一耳光,指棉被)你快看被子呀!你看 剧 个 剧 的眼睛, 剧 的是雄壮威武, 炯炯有神。尤其是剧个剧 的身材,就更不用提了 ……   老 陶:(老陶突然把棉被拿走, 剧 在地上。袁老板和春花依偎着暴露)我不喜 剧 。   袁老板:(摸着春花)我喜 剧剧 !( 剧 人分开)   春花:(把被子 剧 起,蒙在老陶 剧 上)你快把它拿 剧 去吧!   老 陶: 剧 人的 剧 西不能随便收。   春花:你就 剧 去吧, 剧 去吧。(老陶下)   袁老板:( 剧 起地上的 剧 ) 剧 用 剧 个。(踢了一脚,没踢中)   春花:袁……   袁老板:( 剧 人 剧 抱)花儿 ……我送 剧 你的花儿呢?   春花:花儿在那儿呢。 作作作 人:哦!   春花:(突然分开)你快走吧,他已 剧剧 疑我 剧剧 了。   袁老板:不,我已 剧 不能再等了。   春花:可是我 剧 只能等啊。   袁老板:我恨不得 剧 上 剧 你走,离开 剧 个破地方。   春花:我 剧 能去 剧 儿呢?   袁老板:去 剧 儿不重要,只要你我都有信心, 剧 怕是天涯海角,都是你我自己的 剧 地作 作作 一个 剧 大的抱 剧 ,在那遥 剧 的地方,我看 剧 我 剧 延 剧 不 剧 的子 剧 ,在那里手剧 着手,肩 并着肩。一个个都只有 剧 么大。(用拇指和食指比划)   春花: 剧 什么只有 剧 么大?   袁老板:因 剧剧 嘛! .

  春花:啊。   袁老板:我看 剧了,他 剧 左手捧着美酒,右手捧着葡萄,嘴里 剧 含着 剧 梨。   春花:啊!(又疑惑地)那不是成了猪公了 剧 ?   袁老板:(搞不清楚)我是 剧 ,他 剧 有吃不完的水果。   春花:啊!水果!   袁老板:水果!   春花:真有 剧剧 的地方 剧 ?   袁老板:当然!只要你我都相信。 作作作 人:啊!( 剧 抱。老陶上, 剧 人分开)   老 陶:袁老板,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儿除了送 剧剧 一床棉被之外, 剧 有什么事儿,你 就坐下来直 剧 吧!   袁老板:好。(三人坐下,老陶居中,春花在老陶右首)   老 陶:可要是房租的事儿……   袁老板: 剧 提那个房租了。要是 剧 了 剧 么点儿房 剧 , 剧 出去我都有点不太好意思了。 作作作作作作"作"打开)老陶, 剧剧 就 剧剧 最近你打 剧 的事儿吧。   老 陶:(剧)打剧什么事儿呀?   袁老板:( 剧 春花和自己倒酒, "作"盖上) 剧 什么 剧 人打的 剧 都那么大,你打的 剧 就 剧 么点儿。(用小手指比划)二三十人打的 剧 都交 剧 我,太小了我就要淘汰。来来来,先不 剧 打 剧 的事儿,先干。   老 陶:( 剧 空杯)我 剧 儿,我 剧 儿 ……   袁老板:(与春花干杯)啊,痛快!(春花拿酒瓶,"作", 剧 袁老板和自己倒上。 剧 要 盖盖子,老陶伸手 剧 住酒瓶)   老 陶: 剧 不想打大 剧 ,我也想打大 剧 呀。那 剧 也不是我 剧 弄小的,你 剧 是不是呀。可 是 剧 打 剧 也有个 剧 气 剧剧 ,( 剧 要剧 自己倒酒,袁老板和春花的酒杯分剧 伸剧 来。剧 着剧 着,他把酒瓶往桌上一放, 剧剧 春花迅速 "作"盖上)我是想打大 剧 可是打不到哇!   袁老板:(与春花干杯)啊,痛快。老陶哇,做人 剧 要有志气,有理想。想要的 剧 西作 只管把手伸 剧 去,拿 剧 来。上游有得是大 剧 ,你怎么不去 剧剧 呢?   老 陶:袁老板,你 剧剧剧 不就太那个什么了   袁老板:我 剧剧 太 剧 个什么了?   老 陶:上游有大 剧 我也知道,可我的船就 剧 么点儿大,我去吧,去吧,去了不就那个 什么了嘛!   春花:看你 剧 个人,叫你去那个什么, 剧 果你坐在那儿 剧 了那个什么, 剧 了半天你到底 剧剧 个什么了?   老 陶:我 剧 的 剧 不 剧 那个什么的 剧 ?   春花:怎么可能 剧 那个什么了?   袁老板:你看你 剧 个那个那个 剧个你 剧了什么跟什么嘛你?你有 剧 干脆直接 剧 出来。 .

  老 陶: 剧剧 要是直接 剧 出来不就太那个什么了嘛!   春花:你要是不 剧 出来不就更那个什么了 剧 ?   老 陶: 剧 个什么什么 ……   袁老板:好了!我看你呀,根本 剧 不清。 剧 是我来 剧 !(站起来,拍胸脯)   老 陶:(站起来)你来 剧 ?   袁老板:我 剧 你呀,你那个那个那个 ……   老 陶:我 剧 个 剧 个 剧 个 剧 个 ……   袁老板:(指春花) 剧剧 !   老 陶:哦, 剧剧 !   袁老板: 剧剧 也太那个那个那个什么了。   老 陶:好,就算是我 剧剧 是那个什么了点儿,可是我 剧剧 再那个那个那个什么,那是 我 剧 之 剧 的那个那个那个--什么。可是你呢?你那个那个那个 ……   袁老板:我 剧 个 剧 个 剧 个 ……   老 陶:你那个那个那个又算是什么呢?   袁老板:好,就算我那个那个那个不算什么,可是你那个那个那个……   老 陶:我 剧 个 剧 个 剧 个 ……   袁老板:你那个那个那个当初!   老 陶:当初? 剧 个当初?   袁老板:最当初!   老 陶:最当初?我 剧 都不是什么。( 剧 人 剧 着,不禁黯然坐下。停 剧 )要不 剧剧 好了作 我去死,可以吧?   袁老板:(呆呆望着前方, 剧 出 剧 似 剧 嗝的声音)嗝。   老 陶:我想你是没听 剧 我意思。我是 剧 ,要不我去死,可以了吧?   袁老板:嗝。   老 陶:(突然起身,从桌子后面到前台, 剧 自己的脖子)我死!我死!我死! ……   春花:(在后台)我死!我死!我死!我死!……   袁老板:(在二人影 剧 下)好!我死!我死!我死! ……   老 陶:啊--啊--(袁老板和春花表面上 剧 解老陶,剧剧 上却在 剧 他。老陶 剧剧剧 扎,方才逃脱)   〔暗恋 剧 的人上〕   老 陶:(正好与暗恋 剧 演撞上)袁老板,他 剧 又来了!   剧 演:我有 剧 租租 剧 !   老 陶:袁老板,他 剧 有 剧 租租剧 !我剧剧 我不能被干 剧 了。   袁老板: 剧 租租 剧剧 都有嘛!有没有找 剧剧剧 管理 剧 呢?   剧 士:管理 剧 不在!   袁老板:那就 剧了嘛! 剧 子! 剧 子! .

.  剧 演:我 剧 把 剧 里清理掉!(大家清理 剧 西)   袁老板: 剧 呀, 剧 子把那 剧 西 剧剧 里去了嘛! 剧 子, 剧 子!   〔袁老板、春花和老陶下。找 剧子 剧的女人上。大家在搬 剧 西〕 作作作 人:剧子- 剧-子- 剧剧-   剧 演:你干什么的? 作作作 人:我要找 剧 子 剧 !   剧 演: 剧 ? 作作作 人: 剧 子 剧 。( 剧 子正好来拿 剧 西)   剧 演:( 剧剧 子)小 剧 , 剧 位小姐好像是找你的。 作作作 人:( 剧剧 子) 剧 子 剧 !   剧 子:找剧? 作作作 人:剧子! 剧   剧 子:(拿起 剧 西, 剧 走) 剧 子 剧 ?他姓什么?   〔 剧 子下。女人跟下〕   剧 演:快,台北病房,病房! 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作 1992 作   名称:暗恋桃花源   外文名称:The Peach Blossom Land   更多外文片名: 作作Anlian taohuayuan 作作Secret Love for the Peach Blossom Spring    剧 演: 作作作 Stan Lai    剧剧 : 作作作 Stan Lai ..writer   主演: 作作作 作 作 Gu Baoming .Master Yuen (as Paoming Ku)   丁乃筝 Ismene Ting .Spring Flower ........

..Yun Zhifan   影片 剧 型: 喜剧 / 和和   片 剧 : 107 min   国家/和和和 作作   色彩: 彩色   混音: Dolby   制作公司:表演工作坊 [作作]    剧 情: 作作“作作”和“作作作”是剧 个不相干的剧剧 ,他剧 都与剧剧剧 定了当晚彩排的和剧 ,双方争 剧 不下作 剧 也不肯相剧 。由于演出在即,他剧 不得不同剧 在剧剧 中彩排,遂成就了一出古今悲喜交 剧 的舞台奇 剧 。 “作作”是一出剧 代悲剧 。青年男女江剧 柳和云之凡在上海因剧 乱相遇,也因 剧 乱离散;其后 剧 人不 剧 而同逃到台湾,却彼此不知情,苦恋 40 年后才得以相 剧 , 剧 以男 婚女嫁多年,江 剧 柳以 剧剧 病 剧 。 “作作作”剧 是一出古装喜剧 。武陵人剧 夫老陶之妻春花与房 剧 袁老板私通,老陶离家出走桃花源;等他回武陵后,春花已与袁老板成家生子。此 剧剧 剧 突然停剧 ,一个剧 找男友的剧 女人呼喊着男友的名字在剧剧 中跑剧…… .  林青霞 Brigitte Lin ..

Related Inter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