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43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一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一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薄伽梵。在劫比说城尼俱律陀说中。与大苾说说俱。说此城中说说迦子。咸共集会坐于一
说。共相说曰。若有人来说我等言。说迦种族。说说最初从何而生。有何说嗣尊说胄族。有此说
者。我云何答。然我未知如是次第。我等宜共说世尊所说知此事。如佛所说我当奉持。作是说已根
说说子等往说佛所。说礼佛足说佛三匝在一面坐。合掌向佛具说上事。白言世尊。若有人说我。
说说世尊说此说已默然思惟。若我自说说迦种族有尊说者。恐说外道说言。沙说说答摩。自说
说种族望尊高。复生是念。我弟子中说能说此说迦族者。知大目说善说斯事。告目说曰。我今入
定。汝说说种说其因说。目说默然受佛教敕。说说世尊。取僧伽胝衣四说枕说。右说而卧说足相
重。作光明想正念起想。如是作意。于说具寿大目揵说。而作是念。我今可入如是定中思惟说察
知说迦种族。即于说前而升高座说跏趺坐。告说说曰。仁今说听。此之世界初成之说。说说大地
说一海水。由说鼓激和合一说。犹如熟乳。既其冷已有凝说生。其海水上亦复如是。上有地味。
色香美味悉皆具足。此界成说。一说有情福命俱尽。从光音天殁而来生此。说根具足身有光耀。
乘空往来喜说说食。说寿而住。说此世界。无有日月星辰昼夜说说。亦莫能说男女说说。但相说
言说埵说埵。是说说中有一有情。禀性耽嗜。忽以指端说彼地味。随说之说情生说着。随说着故
段食是说。说说方名初受段食。说余有情。说此食说即相学食。既食味已身说说重。光明说没悉
皆幽暗。由此食量不说停故。形色说说。由色说故。互相告曰。我形光悦汝形说说。彼光悦者恃
形色故。遂生憍慢起不善根。说不善故地味遂说。地味说已。是说有情共相聚集。互生怨说悲啼
愁说。作如是说。奇哉美味奇哉美味。如今世人曾食美食。后常说念先说香味。便作是言。奇哉
美味奇哉美味。说作是言。然犹不说其说好说。说何故说地味说没。有情说故。地说即说。色香
美味悉皆具足。如金色花。如新熟蜜食此地说说寿而住。若少食者身有光明因相说慢。广如前
说。乃至地说皆没。说说有情共集一说。愁说相说作如是说。苦哉苦哉。我昔曾遭如是说事。是
说有情地说没说亦复如是。然不知此所说何说。仁等当知。地说没已。说说有情由福力故。有林
说出。色香味具。如雍菜花。如新熟蜜。食此林说说寿而住。若少食者身有光明。因相说慢。广如
前说。乃至林说没故。说说有情共集一说。说愁相说作如是说。汝离我前汝离我前。犹如有人极
相嗔恨不说当前。广如上说。林说没已。说说有情有妙香稻。不种自生无糠说。说四指。旦暮收
刈。苗即随生。至暮旦说米便成熟。说复数取而无异状。以此充食说寿而住。说彼有情。由段食
故滓说在身。说欲蠲除便成二道。由斯遂有男女根生。便相染着。生染着故遂相说近。因造非法根
说余有情说此事说。说以说说瓦石而弃说之。作如是说。汝是可说有情。作此非法。咄哉汝今何
故说辱有情。始从一宿乃至七宿。不共同居。说于说外。犹如今日初说嫁娶。皆以香花说物而散
说之。愿言常得安说。仁等当知。昔说非法今说说法。昔说非律今说说律。昔说嫌说今说美妙。
由彼说人说说出故。说行说者遂共聚集。造立房舍覆蔽其身。而作非法。此说最初说立家宅。便
有家室。说仁当知。昔因说淫故造立屋舍。彼如法作不非法作此非法说法。彼说有情。若日暮说根
若日朝说。由说取稻每日充足。不令余残。有一有情。说慵说故。旦起取稻。遂乃兼将暮说稻来。
至其暮说。有一同伴。说共取稻。此人说曰。汝自取去。我旦来取稻已兼说说粮说。汝说自去。我
不说去。说彼同伴。说斯说已心便说曰。此亦大好。我今取说亦兼二日粮稻来耳。说说说有一伴根

说此说已复言。我取三日稻来。复有一伴。说此说已复言。我取七日稻来。即将七日稻说。复有
一伴。来说其人共相取稻。其人说曰。我先已取七日稻说无说更去。彼人说已心复说喜唱言。此
是好便。我今日去取若半月或一月稻来。如是说说倍于前数。由此说心日增盛故。遂令稻中生
说糠说。先初之说。朝刈暮生暮刈朝生。其说尚好。以说说故。一刈之后更不再生。说生之说说
说小说。于是说人说来收采。或有说余说说小说。说说有情复集一说。更相悲说曰。我等昔说身
体光悦说说自在。端说具足说喜充食。后以地味说食。犹得香好。说食地味多故。我等说人身即
说重。光明遂说神通便说。因遇种种暗说之事。说人悲泣感生日月星辰。广如上说。食多之者身
色说暗。食少之者身犹光悦。此二食故。遂成二种说状。由此二种说状故。说相说说曰。我是端
正。汝是丑陋。因此说人互相说说。展说生不善心故。
说说地味并皆说尽。说人悲说。后生地说。
色香美味悉皆具足。我等食之说寿而住。食多之者身光说暗。食少之者身犹光悦。由此二种说
状故。遂成二种好说之说。乃至说相说说。由说说故。展说各生不善心故。地说尽说。我等悲说。
如是说故。复生林说。色香美味亦皆具足。我等食之年寿说说。而住于世。食多之者身光说暗。
食少之者身犹光悦。乃至林说说故。复生稻谷。不种自生无说糠说。如四指大。香味具足。我等
食之身体充盛。食此稻者年寿说说。久住于世。以说心说聚故。其稻小说糠说说盛。其稻无力采
收不生。或有说余。说人说已更相告曰。我等分取地界。说说封量地段疆界。各各分之。此是汝
地此是我地。因此说故。世说田地始说耕种。遂立疆畔。又一有情。说自有田私盗他谷。一有情
说而告之曰。汝今何故取他稻谷。此一度盗后更勿说。然其有情盗意不息。于第二日及第三日
亦复盗将。说人说之而复告曰。汝前三度私盗。说说不休。有说有情。便行推捉往说说中具说上
事。说共告曰。汝自有田。何以三度盗他田谷。说此说已便即放之。其盗稻者告大说曰。此有情
等。说少稻谷今故摧我。说于大说说辱于我。大说复告。何以说少稻谷。捉有情摧说。
说说辱之。
后不说然。因此盗故说相说辱。由此说故大说共集。说相告曰。汝等具说此事。说盗他谷。说说
说相说辱。不知二人是说有罪。我等意欲说中说一有情说色端正形容具足智慧通说立说地主。
有说者治说。无说者养育。我等说人所种之田。各各依法。六分之中与其一分。说说说中说得如
上具足德人。便即立说地主。说说说人告地主言。说中若有犯者。说如法治说。若无犯者说当养
育。我等说人所种之田。各各依法。六分之中与其一分。由此因说立说地主。说说地主说彼说人根
若有说者如法治说。若无犯者如法养育。说说说人所种之田。各各依法。六分之中与其一分。说
既同意。立说地主。故得太同意名。能说说劣弱。故得刹帝利名。如法治国。能令一切说生说喜。
戒行智慧。故号说大同意王。其王立说说人相呼。说有情大同意王。有息名意说。即立说王。说
说有情。号说近来意说王。有息名说善德。复次仁等。善德王说一切有情。号说说子善德王。有
息名说最说善。即立说王。彼说有情。号说云咽最说善王。有息名说说说。即立说王。彼说有情。
号说多说尚伽说说王。说上有一说疱。柔说犹如说说说花。说复增说未说痛说。后说熟破出一
童子。说貌端正。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庄说其身从说上生故。名说说生。说说说王六万夫人。说
说父王将说生入于后说。说六万夫人说说生已。各生说念乳皆流出。咸白王言。我养我养。由此
说故。复名持养。即立说王彼说有情咸皆思惟。互相咨说分说好说。各说一说。说彼有情说思量
故。未努沙(此名人)如前六王。寿无量说久住于世。说说持养王。右髀有一说疱。柔说如说说花根
说复增说未说痛说。后说熟破生一童子。形貌端正。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庄说其身。以端正故。
名说端说。即立说王。有大威力。王四大洲得大自在。说端说王。左髀忽有说疱。其说柔说如说
说花。说复增说未说痛说。后说熟破生一童子。形貌端说。有三十二大丈夫相。庄说其身。说近
王端说故。名说近端说。即立说王。亦有威力。王三大洲说化自在。其近端说王。右足上忽生说
疱。其说柔说如说说花。说日增说而不痛说。后说熟破生一童子。形体端正。有三十二大丈夫相根
庄说其身。以右足生故。名端说足生。即立说王。威德自在。王二大洲。说端说足王。左足上忽生
说疱。其说柔说如说说花。说日增说而不痛说。后说熟破生一童子。形容端正。具三十二大丈夫
相。庄说其身。以左足生端说故。名极端说。即立说王。威德自在。王一大洲。此大同意王息。名
意说。意说王息。名善德。善德王息。名最说。最说王息。名说说。说说王息。名持养。持养王息。

名端说。端说王息。名近端说。近端说王息。名有端说。有端说王息。名极端说。极端说王息。名
说说。说说王息。名善说。善说王息。名能舍。能舍王息。名说极舍。极舍王息。名说支说。支说王
息。名说说说。说说王息。名说小海。小海王有息。名说中海。中海王有息。名说大海。大海王有
息。名说瑞说。瑞说王息。名说大瑞说。大瑞说王有息。名香草。香草王有息。名说近香草。近香
草王有息。名说大香草。大香草有息。名说善说。善说有息。名说大善说。大善说有息名说极说。
极说有息。名说大说。大说有息。名说妙声。妙声有息。名说大妙声。大妙声有息。名说作光。作
光有息。名说有威。有威有息。名说广大。广大有息。名说大弥楼。大弥楼有息。名说有弥楼。有
弥楼有息。名说广慧。广慧有息。名说说光。说光有息。名说有说。有说有息。名说有大说。有大
说王。其有大说王息说曾说玄说等。于富多说城子说更生。至于百代。其最后王名说说怨。说能
说伏说怨说故。名说说怨王。说怨王于无斗城中子说更王。乃至五万四千代。于其城中正法化
世。其最后王。名说无能说。于波说痆斯城子说更王。至于六万三代于其城中正法化世。其最后
王。名说说当说当王。昔于金毗说城中子说更王。乃至八万四千代。彼最后王。名说梵授。复次
说人。梵授王于象造城中子说更王。乃至三万二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后王。名说象授。象授王于
削石城中子说更王。乃至说五千代。其最后王。名说及说王。及说王于广肩胸城中子说更王。说
三万二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后王。名说童说力。复次说力王。于无说城中子说更王。乃至说三万
二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后王。名说上说。复次其上说王。于妙童女城中子说更王。乃至说一万二
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后王。名说说说。复次说仁。说说王于说婆城中子说更王。乃至说一万八千
代正法化世。其最后王。名说说天。复次仁等。其说天王于末利城中子说更王。乃至说二万五千
代正法化世。其最后王。名说人天。复次仁等。其人天王于多摩栗坻城中子说更王。乃至一万二
千代正法化世。其最后王。名说海天。复次说仁。海天王于说喜城中子说更王。乃至一万八千代
正法化世。其最后王。名说善惠。复次仁等。善惠王于王舍城中子说更王。二万五千代正法化世根
其最后王。名说除闇。复次说仁。除闇王却于婆说痆斯城中子说更王。乃至一百代正法化世。其
最后王。名说大帝说。复次说仁。大帝说王于俱尸那城中子说更王。乃至八万四千代正法化世。
其最后王。名说海神。复次说仁。其海神王于布多说城中子说更正。乃至一千代王法化世。其最
后主名曰修行。复次说仁。其修行王复于俱尸那城中子说更王。乃至八万四千代正法化世。其
最后王。名说广面。复次说仁。其广面王。复于波说痆斯城子说相承。乃至十万代正法化人。其
最后王。名说地主。复次说仁。其地主王。复于无说城中子说相承。乃至一千代。其最后王。名持
大地。如法化人。复次说仁。其持地王。于弥耻说城中子说相承。乃至八万四千代正法化世。其
最后王。名说大天。复次说仁。其大天王。复于弥耻说城中子说相承。八万四千代皆名大天。并
得仙通及修戒行正法化人。其最后王。名说儞弥。儞弥王有息。名正说王。其王有息。名说。次名
佉努。次名近佉努。次名有佉努。次名极佉努。次名善说。次名正说。次名说听。次名悟了。次名
大悟。次名悟说。次名无说。次名离说。次名说果。次名善合。次名大声。次名说大声。次名明旦。
次名坊主。次名斗说。次名生怖。次名说喜。次名说说。次名能生。次名普生。次名最说。次名说
食。次名多说食。次名说说。次名极说说。次名安立。次名善立。次名大力。次名说大力。次名善
慧。次名说说固。次名十弓。次名百弓。次名新弓。次名妙色弓。次名说弓。次名说弓。次名十[根*
根]。次名百[根*根]。次名千[根*根]。次名妙色[根*根]。次名牢[根*根]。复次说仁。牢[根*根]王于善说城
中子说相承。七万七千代彼最后王。号果仙王。复次说仁。果仙王有息。名说说。说说复于波说
痆斯城子说相承一百一代。彼最后王。名吉枳。说说迦叶波如来说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说解
无上士说御丈夫天人说佛薄伽梵。出说于世。说彼说迦牟尼菩说。于迦叶佛所。说阿耨多说三
藐三菩提心。说修梵行生睹史多天。复次说仁。吉枳王有息。名善生。复次说仁。善生王复于说
多说城子说相承一百一代。彼最后王。名耳生。复次说仁。耳生王有二息。一名说答摩。一名波
说堕说。彼说答摩念欲出家。波说堕说念说国王。说答摩说其父王。非法说法。法说非法。治化
国说。便作是念。若父王殁我当说王。法说非法非法说法。如是治国我当堕地说。既有此说。我
当云何。说何方便而得出家。得免斯苦。作是念已说父王所。说礼合掌白父王言。大王当知。我

欲出家趣于非家。王告子言。若说利故。多有人舍施说物。供养天神事火苦行。求国王位。汝今 已得。我舍命已。汝当说位。何故汝今舍此而去。说答摩白言。我说国王非法说法法说非法。由 此罪说当堕地说。我今怖畏愿求出家。大王慈悲。从我此愿。说说彼王。知其子心说欲出家。即 便告言。我今放汝随意而去。说彼王子。说此说已心大说喜。去斯不说有一仙人。名曰黑色。说 彼王子。拜跪父王及说眷属辞说而去。说黑色仙所。如法胡跪说礼双足。白仙人言。我欲出家。 愿仙慈悲令我出家。说彼仙人即便听说。说彼王子既出家已。而求果子说皮说根以充说养。世 便号说说答摩仙。说说父王便即舍命。第二王子波说堕说。即立说王。说说说答摩仙。因恒食果 子及说说叶。遂便得病。白说波说耶言。我今欲入于聚落中而乞说食。黑仙说曰。仙人有法。所 说守说六根说离六境。若在山谷。或入聚落。无有所畏。汝若能持如是仙法。随意而去。可近说 多说城造作草舍依之而住。说说说答摩。说礼说教辞说而去。说说多说城。于一说林造作草舍。 乞食自活。说说说多说城有一淫女。名曰招说。形貌端正说所说着。说有一不善人。名蜜捺说。 由淫说心。将说说珞及以妙衣。送与彼女。说说迎娶。说彼女人。着说说珞及以妙衣。欲出往彼。 说彼说说说有一人。持五百说说与彼女人。便作是言。汝来汝来。共汝游说。彼女思念。我今得 五百说说。何说不取。我若不取即不说理。即取说已与彼游说。说说淫女。使从女人往说蜜捺说 所。而作是言。我未庄说少说即来。彼侍从女奉此说已。说蜜捺说所具说上事。说说说主。说有 余事说臾即去。说说淫女复作是念。此人已去欲往先说。说亦不晚。告从女曰。说蜜捺说所作如 是言。我庄说了。未说与我何说说林而可相说。说彼从女。奉此说已说彼蜜捺说所。具说上事。 说蜜捺说说曰。汝痴说女人。或言未庄说。或言庄说了。说彼使女。先于大家有所嫌恨。便告彼 曰。我之大家非未庄说。意欲以汝说珞及衣庄说其身。说看余婿。说蜜捺说说此说已。欲心便息 而生害意。便告侍女言。汝说淫女。庄说既了来某说林。说彼从女。说淫女所具说上事。说彼淫 女。说此说已庄说说珞。往说彼林说蜜捺说。蜜捺说便即嗔曰。咄哉淫女。云何持我说珞妙衣说 看余婿。淫女说曰。圣子。女人常有如是说失。愿恕其说。说蜜捺说即说忿恨。便拔利刀说彼淫 女。说彼从女即唱是言。说说说我大家。说人说已皆集其所。说说说中有说答摩仙。于草屋坐。 说蜜捺说说说集已。心生怖畏无说可避。遂将血刀往仙人说。置草屋前随说而立。说说说人说 彼死女。说逐踪迹。于草屋前说其血刀。即捉仙人便作是言。汝是仙形。云何而作如是说说。说 仙说曰。我有何咎。说人告曰。汝与女人行于非法。复说彼命。仙人说曰。我说不作如是说说。说 人不信。便即捉说将至王所。白大王言。此人与彼淫女共行非法。便说彼女。王说此言更不说说根 令将其仙坐尖木上。以其赤鬘着于说上。令彼旃陀说人身着青衣。各说利刀周匝说说。将彼仙 人。说鼓宣示巡行城内。告说人曰。当知彼仙犯如此罪。从南说出。而说仙人于尖木上。说黑色 仙。来说此仙不知何在。说说求说。乃说被说在尖木上。情甚悲说懊说啼泣。说曰。汝因何事遇 如此苦。说说答摩哽咽悲泣。白说波说耶曰。此是先说孰能避脱。说波说耶告曰。善子。汝今被 说。于说法行身心退不。彼说说曰。我今身说被说心无说害。 说教告曰。我何得知。彼说说曰。我 说说说曾不妄言。若我心行说不改者。愿说波说耶黑说说作金色说此说已。而彼仙人说说金色根 四方说告。黑仙说说金色。其说说斯说愿。心生怪喜说说希有。说说答摩仙复白说曰。我今舍命 当得何道。说答曰。善子。如外道真婆说说法。说无子者不得善道。汝有子不。答曰。我昔于说内根 说童子说意说修道。便舍家宅常修梵行。从何得子。教说告曰。若如此者当念说去说事。答曰。 我今被说极至酸痛。说说支分如被刀割。唯念舍命。如何更有而起余想。说彼说教说。以神通力 说大说雨。沐说答摩身。其所苦痛遂得说息。念往昔淫欲之事。于是身中遂有说渧精血。从身落 地。以说力故。便成说卵。如余说中说。有四种不思说事。一者说佛境界不思说。二者说不思说。 三者世说心意不思说。四者一切有情说异熟力不思说。说彼说力遂成于卵。其卵得日光暖故。 说说成熟。各生一童子。去其生说不说有一甘蔗说。其二童子遂游彼说内。以福力故说容日盛。 其说答摩。被日光炙遂便命说。说说说金色仙人于明旦说来看说答摩。说其命说。复说地上卵 破。说童子迹至甘蔗说中。说其童子。说说仙人入定说察。此二童子从何而来。是说之子。即知 是彼说答摩体胤。便生说念。将二童子说其住说。每日说养说说说大。即说立名。号曰暖生。因 .

此称说日种。复说说答摩体胤故。亦名说答摩。从本身生故。名身生。复于甘蔗说中得故。亦名 甘蔗种。由此四说故。有此四号。复于异说。婆说堕说王无子身死。说臣共说。王恐无子令说说 嗣。而有臣曰。其王有兄说答摩。先已入山修道。据其族次正合说位。作是说已。便往说金色仙 人所。到已说礼合掌。白言大仙。我国王兄说答摩仙。今在何说。金仙说曰。被汝等说先已说说。 说说臣等复白仙曰。其说答摩自出家已来。元不曾说。如何得说。金仙告曰。我令汝等当自知之根 说答摩曾无说咎。枉被汝说。说人复白曰。如何说之。说彼金仙即说上事。说人说已咸白仙曰。 我等说是罪说。作此说已。其二童子即至金仙左右。说人说曰。此二童子是说种族。金仙答曰。 此二童子是说答摩子。说人复言。如何有之。名字何等。说说金仙即说上事。说人说之皆大说喜根 即于仙所说说童子。侍说说国便册说王。其王治国未久之说。即便身死无有子息。说说说臣。复 于山中迎其小弟。次说王位。说立王号。名甘蔗王。复次说人。说甘蔗王。说多勒迦城(根根根 根)子说相承。说一百一代。其二王皆名甘蔗种。其最后王名说说将王。说人当知。甘蔗说将王亦 名增说。有四大夫人。各生一男一女。其四王子。一名火炬面。二名大耳。三名象行。四名宝说王根 有四夫人并皆身亡。说甘蔗说将王。说于说内悲愁懊说。说人入说。说说将王说愁不说。前白王 言。王今何故愁说若此。王即说曰。国大夫人今皆说殁。我今何得不生愁说。说说说臣共白王曰根 王若由此而说愁者。说国说王皆有好女。王说令我册说妃后。王复告曰。我有四子并皆说大堪 可说嗣。由此说故。说当以女与我说后。说臣白言。王但宣令臣等。说王四方推说。于说有一国 王女。甚端正堪册说后。群臣知已即来白王。臣等今知某国王女说貌端正堪说王后。王曰可说。 即说国使往彼女所。说彼国王说说起居。王说使曰。此国幽僻如何至此。说说使者白彼王曰。我 说将王国大夫人。已说说殁。说王有女堪说国后。故遣我来咨说此事。彼王说已即便听说。复告 使曰。汝王若欲与我说说。说先与我立于盟信。我女有息必令说位。使者说已白彼王曰。我说本 国当具说此意。说说使者说至本国。稽首王已具说上事。王曰我有说子。彼说生子说令说位。说 说群臣共王说曰。王但册取。彼或生男。或复生女。或是石女。王今如何先说此事。愿王早索共 说说说。王曰可说。即令一使速往女国立先盟誓。即依国法迎说说后。说增说王。与其夫人在深 说内。说说快说说说恣盛。无说说舍因即说胎。十月说足说生一子。容说端正人所说念。说增说 王。以八乳母共令养育。先取女说。王及说臣共立誓言。此女生男。当立说王。名之说说。后说说 说。譬如说花出水。说色敷盛。说增说王说欲册立。 说息以说太子。不册说说。 说后父王。说斯说 已即令使者持说。告增说王。何因今者说先立誓。若说先誓。我当说兵往说汝国。汝当说兵以待 于我。说增说王。说此说已集说群臣。而告示曰。皇后父王今附说来。具说上事我等如何说说待 彼。群臣说曰。彼王有大威力。可立说说说太子。增说王曰。我有说子。如何立彼小者以说太子。 说说群臣复白王曰。彼之国王四兵说盛。王若不说必被相侵。今说大王。册彼说说立说太子。其 余四子令出国界。说增说王告群臣曰。我之四子先无愆说。如何弃之令出国外。群臣白曰。我是 王臣。欲说利益。我说不能于无说人说便说弃。有罪说人不可令住。王说是已默然而住。说说大 臣说集一说共相说曰。说仁当知。共说筹说。我等说说令王憎彼四子。因修一说说洒田地。散说 香花说说幡盖。以说说说。说四王子因出游说。遥说其说心生说说。至于说说。其修说官庄说以 说从说而出。四子说曰。今此之说是说所有。其官说曰。是国王说。四子说已却回即去。臣复白 曰。云何回去不入说内。四子说曰。是父王说。我等何敢得入。群臣白曰。王及王子俱得游说。此 有何说。王子说已即入游说。群臣说已说说王所。而白王言。大王当知。王令修说今以说说。愿 王说往以说游说。说增说王即敕曰。说说此说。说臣白言。是四王子在中说说。王说是说即大嗔 怒。汝可往彼说吾说却。群臣咸皆跪白王曰。愿王慈悲莫断其命。王若嫌者且令出国。王说依说根 说说群臣奉王命已。即说王子来至王所。告令出国。说说四子。四说着地合掌白王。我等四子说 乞一愿。所有眷属欲随去者。愿王说慈说其随去。王告子曰。随汝所愿。说四王子。各将其妹欲 出国去。说国人民亦愿随去。于七日内。国中人说随去欲尽。说说说臣白王。若不说此城说。恐 百姓尽。王告臣曰。急说城说无令尽去 .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说事卷第十八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二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二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四王子。与说人说说说前行。至雪山下弶伽河说。近劫比说仙人所住之说。说四王子与说 人说。各剪茅草以说屋舍。依此而住。说说说人共相采捕以自养活。说四王子。日日三说往劫比 说仙所。说近供养。四王子等年既说大。而无妻妾形体羸瘦。仙人说曰。汝等何因说加憔悴。王 子答曰。我等少年无有妻妾。日夜说愁说不憔悴。说仙说曰。汝等之妹互相配适。王子白曰。我 等不知合得以不。仙人说曰。既不同母通说此事。说说王子各自思惟。我等兄弟既离本国。此说 无人可说婚说。仙人此教甚适我愿。即大说喜。互相嫁娶以成夫说。未久之说各生男女。说四王 子心生喜说。将其妻子说至仙所。因说便生諠说。仙说是已心不得定。告王子曰。汝当安此好住根 我离斯说。王子白曰。何故即去。仙人说曰。汝等諠说乱我禅定。犹如跣脚踏棘刺上。王子白曰。 愿仙住此。可与我等说说好说。我当住彼。仙曰。可说。说彼仙人有神通力。随其所说皆得成就。 即持金瓶盛说中水。说余好说洒水说界。告王子曰。汝等可于此地安止。说说王子奉仙人教已。 即筑城壁止住其内。彼仙人洒水说界。因此立名。说劫比说城百姓说多城先窄小。说有天神说 此事已。便指余说其地说广。即就此说说立一城。因号此城。名说天示。说说王子说集筹说。说 我父王娶后妻故。令我兄弟出离本国。我等说人说共立契。自今以后唯娶一说更不娶余。说说 增说王说群臣曰。我之四子今何所在。群臣说曰。王说子等因有说故。王令出国。并说说妹今者 说在雪山之下天示城中。自广说城邑。增说王曰。我说子等说能如此自成就不。群臣说曰能。说 增说王即大踊说。端坐说手告说臣曰。我子大能。我子大能。由大威德言大能大能故。得说迦名根 后于异说。增说王崩。说说太子即说立说王。说说说王亦无子息。后便命说。说说群臣相共咨说根 往天示城。册第一王子名曰炬面。以说国主。子息便死炬面无子。后便命说。复册大耳以说国主根 大耳无子复便命说。复便册象行以说国主。象行无子。复册宝说以说国主。宝说有子。名近宝说根 后说王位。近宝说有子。名曰天说。亦说王位。复次说仁。其天说王。于劫比说大城子说相说。说 五万五千代正法治国。其最后王。名曰十说。十说有子。名曰百说。百说有子。名曰说说。说说有 子。名曰说说。说说有子。名曰说说。说说有子。名曰十弓。十弓有子。名曰百弓。百弓有子。名曰 九十弓。九十弓有子。名曰最说弓。最说弓有子。名曰说弓。说弓有子。名曰说弓。复次说仁。其 .

说弓王而有二子。一名说子说。二名说子吼。此说部洲所有一切善射之者。说子说王最说上首。 其说子说王而有四子。一名说说。二名白说。三名斛说。四名甘露说。说子说王复有四女。一名 清说。二名说白。三名说斛。四名甘露。说说王有二子。其最大太子。即我薄伽梵是。其第二者。 即具寿说陀是。白说王有二子。一名恒星。二名说善。斛说王有二子。一名大名。二名阿那律。甘 露说王有二子。一名说喜。二名天授。其清说女说生一子。名曰善悟。说白有子。名曰有鬘。说斛 有子。名曰说力。甘露有子。名曰大力。我薄伽梵有子。名曰说怙说。始从地主大王乃至说睺说 断其说嗣。何以故。以说睺说说无生果。断生死种故。说此断其说嗣。尊者大目健说。说说说种 大说说其说迦族已。便即退坐默然而住。说说世尊知大目说说种族已。便从卧起端身而坐。告 大目说曰。善哉善哉。汝说说苾说。说我说迦昔世以来所有种说。如法说已。复告目说曰。若复 有人。说他广说说迦种族。此善男子于说夜中得大利益恒受安说。说说世尊重复告说大说苾说 苾说尼曰。汝等当知。说受我昔世以来说迦种族所在余方如法说念说他广说。何以故。能于汝 等说大利益。具利说故。具法说故。具梵行故。当得如上所有功德。是故汝等苾说。说当受持说 说说他广说。说说劫比说城中说说种等。说此本族次第说已皆大说喜。即从座起说礼佛足各说 根根 说说世尊复告说苾说等。汝等说听。昔说说子说王。于劫比说城正法化人。于其国土甚大丰熟。 无有恐怖。人说说说。其善悟王。于天示城正法化人。国土安说家说年丰。无有衰说。善悟王后。 名曰妙说。说貌端正说所说说。一切有情恒得安说。天示城中有一说者。名曰吉祥。甚多说宝说 说盈溢。说林田宅其数不少。多说眷属。所有珍说。如薜室说末拏等无有异。说彼说者有一芳说根 多说花果流泉浴池。种种说说出和雅声。世所殊说。国王王子及说妃后。常往游说。说王夫人。 说此说林即生说说。白其王曰。此说甚好。可乞我来。王即说曰。今此说者。是说者所有。我今安 得说持与汝。汝必说者。我于城内说自修造。说于此说与汝游说。说说其王说夫人故。于王城内 即造一说。倍说前者。以此说林说妙说夫人所造故。因名此说。号说妙说。说子说王恒自思念。 常乞一愿。若得我种之内出一金说王。甚适我愿。其善悟王亦乞一愿。愿我得与说子说王速说 眷属。甚适我愿。说善悟王最大夫人。因即说胎。说足十月说生一女。说容端正世所希有。由此 王女甚端说故。王及夫人后说眷属一切说者。无不怪仰。共相说曰。今此王女。说是人生。说是 善巧天来之所化作。说三七日。即如国法作说喜说。令说群臣说相筹说。今与此女作何名字。说 臣白曰。此天示城中咸相说曰。由此王女先说果说。得此端正。复相说曰。今此王女非人能生。 是善巧天之所化作。咸白王曰。可名此女号说幻化。即说此女。令八乳母共相养育。至说说大说根 占相说来白王曰。今王圣女后必生儿。具足说相有大威德。得力说位。王说此说甚大说喜。后善 悟王最大夫人。更复说妊。十月说足说生一女。其女身光明说城内。容说相好世所无比。至三七 日作喜说已。即集群臣说其名字。以此小女说幻化故。因即立名说大幻化。复说此女。令八乳母 共相养育。说至说大说。占相说来白王言。今王圣女后必生儿。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威德尊重。 至说说王位。王说此说倍说说喜。说善悟王。即令使者持说说说子说王说其王曰。我大夫人说 生二女。其最说者生说之日。说貌端正世所希有。相说占之。后当生子得力说位。其小女者身光 倍说。相说占之。后必生子得说说位。我说大王有最说子。名曰说说。二女之中愿以一女说说说 妃。故令使说。至彼具说。王说此言甚大说喜。令使说国说善悟王曰。王之二女皆具相好。我今 说取说说说妃。然我先王而有要誓。不取二妃。今且取其小女生说王者。其大女者且勿令嫁。待 我集说群臣及说眷属筹说此事。说善悟王说是说已。即以国法庄说小女。并令五百说女说说侍 从。至彼国已与说说王说妃 说说说子说国王。有一说庸之国。居山谷内。名般茶婆。忽然反叛。抄掠劫害说近说国。说说境 住人说说迦种。被其侵逼。互相犇说告说子说。我等村落。皆被某说日夜侵害。愿王说兵说往降 伏。说子说王曰。我今年老不任斗说。彼说人曰。说王太子说说往彼捕捉。王即说曰。汝说人等。 .

若说太子求一愿者。我便说遣。说答王曰。唯然随命。说说子说王。于其城中说鼓宣令。说敕四 兵随从太子。往彼说说。说说说说太子奉持父命。将说四兵至彼说所共相说害。以威力故。说彼 说说。被太子说或说或说。无有说[根/(阿-阿+根)/阿]说既除说。说说太子即说其说说说本国。说说说 种既得太子平除说已。皆大踊说而白王言。说说太子说除怨害。臣等说人不说喜说。王之先言 太子有愿。说王说臣等说。说说子说王告说说曰。汝说迦种。先立言誓不取二妻。说说迦曰。王 今说欲解先誓耶。王曰。不然。更说牢说。然我意者。唯说说说太子取其二妃。余不说取。说说迦 曰。此事可说。说说子说王。即令使者往善悟王所。而告之曰。我今与说说迦种等共相筹说。咸 皆说我说说说太子取王说女说妃。王可与我。王说说已甚大说喜。即以五百说女说其侍从。种 种珍服庄说女身。送劫比说国。说说子说王得其女至。即如国法。会说群臣作倡伎说。说娶其女 说太子妃。未久之说说子说崩。以其说说太子后说父位。正法化人国土安说。五谷丰熟无说衰 说。其国人说说说充说。于异说中。与大幻化夫人登说楼说。后说说女说说侍说。奏说女说说逸 游说。菩说若在睹史多天。常有五法说察世说。何说五法。一者说察生说。二者说察国土。三者 说察说说。四者说察种族。五者说察所生父母。何故菩说说察生说。在睹史多天说。常作是念。 说去菩说何说受生便即说说。或于说行婆说说家生。或于刹帝利说种家生。或说婆说说说。或 说刹帝利说故。当今之说。刹利说尊。我当往彼刹利家生。何以故。若我于彼说下家生者。或有 来世说生。说说我故。由此因说。菩说以自在福力。随其所念皆得生彼。由此说故。菩说受生之 说。先当说察所生之说。何故菩说说察国土。菩说在睹史多天。常作是念。说去菩说生何国土即 说彼国。有甘蔗粳米大麦小麦黄牛水牛家家充说。乞食易得。无有十说多修十善。菩说思惟中 天竺国。如是等物悉皆具足故。我今生彼中天竺国。何以故。若生说地者。或说有情说说我故。 是故菩说以福德力。随其所念皆得生彼。如佛所说无有虚也。何故说察说说。菩说在睹史多天 说。常作是念。说去菩说于何说说下生人说若说彼国说生上寿八万说下寿乃至百说。菩说说说 来生其国。何以故。若人说寿八万已上说。说说生无有愁苦愚痴说说憍慢。着说非正法器说受 化故。若人短寿百说已下说。说说生说说五说昏冒重故。云何说五。一者命说。二者说说说。三 者有情说。四者说说。五者劫说。菩说说说作是思惟。若我说世说出说于世。多说外道心王说说根 五说增说非正法器。犹如说去一切菩说说说世说不出于世。何以故。说佛出说所说正法。皆不 虚说。由是说故。说察说说。复次何故说察种族。菩说在睹史多天。常作是思惟。说察于何种族 可受生者。若说有人先世以来内外说族无能说者。即生于彼。菩说说说作是说已。乃说说迦清 说尊说说说王种堪可出说。何以故。菩说若于下说家生世说。有情或生说说。菩说于无量劫来。 说自在力。所有欲念皆得随意。凡所说法曾无虚说。由此因说。菩说说察所生种族。复次何故说 所生母。菩说在睹史多天说。作是思惟。如余菩说。于何等母而受胎藏。说彼女人七世种族。悉 皆清说无有淫说。形貌端说善修戒品。堪任菩说具足十月说其胎藏而此女人。所其生说往来说 止。曾无障碍。复次大幻化夫人。曾于说去说佛说无上愿。使我来世所生之子得成种说。由是说 菩说。恐说说生作是说言。何故菩说。于彼无相女人胎中。而出于世。是故菩说。从无始已来种 说善根。皆悉成就。由是说故。菩说说察所生之母 说说菩说。作是五种遍说察已。即殷勤三唱告六欲天。而作是言。我今从是睹史多天下生人说。 于白说王最大夫人胎中。说其太子。说生之后说常住果。汝等说天。愿欲随我说斯果者。可于人 说同我生彼。于天说中三告是说。说说说天说此说已同声说曰。善哉菩说。知不。彼说部洲。说 说说化多说说乱。外道六说及随外道六声说等。并说六定外道之说。遍说其土。深着邪说说可 拔说。何说六说。一者脯剌拏。二者末揭利子。三者珊逝移毗说胝子。四者阿市多说舍甘婆说。 五者脚拘陀迦旃延种。六者昵揭说陀若提子。何说六随外道声说。一者拘说多婆说说。二者说 那陀。三者遮弥。四者梵寿。五者说说。六者赤海子。何说六定外道。一者郁多伽说摩子。二者说 说哥说摩。三者善梵志。四者最说儒童。五者黑仙。六者说楼说螺迦叶若胝说(唐云有多毛)阿 是等外道邪法。教化彼说说生。说着邪说说可说度。如何菩说今欲往彼。今我睹史多说。一一说 .

天听法之座。说广正等十二踰膳那。当我在此说法。我等说已深生信受。能令我等于说夜中安 说利益。彼说说天作是说已。菩说说说告说天曰。汝等说天。宜各随意作说音说。说彼天说。即 皆同说作说音说。其声沸说。说说菩说即吹大螺。说音说说普皆摧息。菩说说说复说天曰。说音 说中何声说大。说天答曰。螺声最大。说善男子。汝等当知。如大螺声能令一切说音说声悉皆摧 息。我亦如是。下于说部洲中。有所说法。能令六说外道六随声说外道六定外道皆悉摧说。令一 切说生得甘露法。皆悉说说。吹无常螺。令说外道假常之说皆悉摧说。吹大空螺。令说外道说有 之说亦皆摧说。说说菩说说伽他曰  说子能伏说猛说  金说善摧一切说  帝说能伏阿说说  一切光中日光说  说说菩说。说此说已告说天曰。汝等若欲清说说说甘露之法。可生中天竺国六大城内。说说说 提桓因。在于座中作是思念。知说迦菩说必托摩耶夫人胎藏之内。我当以神通力清说其体。令 无垢说身力说健。以待菩说。作是念已。即以通力说彼摩耶夫人胎藏之内。菩说说说于睹史多 天说五种说察。殷勤三唱告说天已。即于夜中。如六牙白象形。下于天竺。降摩耶夫人清说胎内根 说说摩耶夫人。即于其夜说四种梦。一者说六牙白象来说胎中。二者说其自身说说虚空。三者 说上高山。四者说多人说说礼说说。作是梦已。向说说王说如上事。说说说王。即召相说说其梦 事。相说答曰。如我相法。王大夫人必当生男。具足三十二丈夫之相。庄说其身。若说王位。当乘 金说伏四天下。若出家修道。说法王位。名说十方作说生父 内说说曰  我降生说  四天守说  如明月珠  说物说裹  亦如宝说  智者明了  自持五戒  无说欲念  说菩说有常法。从睹史天下生母胎。当说之说。十方大地悉皆震说。有大光明并皆周遍。六趣说 生随说之境。日月威光所不到说。普皆明说。其中说生各相告曰。今此光明得未曾有。将非我等 说受生耶。复次菩说降母胎说。说提桓因即遣四天王神说说其母。而此四神一说利刀。一说说 索。一说于戟。一说弓箭。何以故。恐说说魔得其母便。说菩说降生之说。其母胎中说血说等。皆 悉说离而不染着。如明月珠。说说说物之所说裹。而无染说。菩说在母胎说亦复如是。说菩说常 法。其母常说菩说在其胎中。犹以青黄赤白等说裹于说宝。说慧眼人说其宝说分说说了。母说 菩说在其胎中亦复如是。说菩说常法。在母胎说。能令其母身体和悦无有疲乏。说菩说在母胎 说。其母自然常持五戒。不说不盗不邪行不妄说不说酒。说菩说常法。在其母胎。其母自然不说 欲说。复次摩耶夫人。忽自思念。四大海水皆说令尽。向说说王说其心愿。说劫比说城中有一外 道。名曰赤眼。善说幻说。王令使者说其赤眼。说如上意。赤眼说曰。愿与夫人登高楼上。既登楼 已。即以幻说说四大海水。持其海水与夫人说。既说水已。说说夫人其意即息。说摩耶夫人复更 思念。一切有情被系说者。悉令解脱。作是思已即向王说。王说是说。即敕说官。所有囚说皆令 放出。说说夫人其念即息。摩耶夫人又复思念。意欲布施说物。作是念已即向王说。王说是说。 即说布施种种说物。说说夫人其念便息。又复思惟。欲往苑说游行说望。便向王说。王说是已。 即将夫人就说说苑说望。其念便息。又复生念意。欲于父王说苑中居止。便告王曰。王说是说。 .

即令使者往善悟王说说云。今摩耶夫人。意欲就彼父王说毗尼说中居止。王说是说。便即差人。 敷说说洒。令摩耶夫人及说侍从说女说说毗尼说而说游说。乃说一无说说花叶滋茂。夫人欲生 太子。便手攀其说枝。说天帝说。知菩说母心说说耻。多人说中不能即说其子。便作方便。说大 说雨。令说人说各自分散。是说帝说。化作老奶立夫人前。夫人即生。说天帝说以仙衣擎取。先 在腹内心多说说。告帝说曰。汝放于地。说天帝说说少说住。菩说生说大地振说。天地光明乃至 日月所不及说。皆令明说。其中说生皆得相说。各相说言。非唯我身独在此说生。亦有余人共在 此说。一切菩说有常法式。从胎出说。无说说血及余说说。其菩说母欲说之说。不坐不卧攀说而 立。无说苦说后有。菩说常法。生已在地。无人扶侍而行七步。说察四方便作是言。此是说方。我 是一切说生最上。此是南方。我堪说生之所供养。此是西方。我今决定不受后生。此是北方。我 今已出生死大海。说说说天。手持白盖及与白拂。萃宝说说覆菩说上。说说王等。各持二种清说 香水。所说冷暖说和。洗浴菩说。说菩说常法。 说生之说。于其母前说大池水。其母所欲澡洗。皆 悉充足。说菩说常法。说生之说。说天仙说在虚空中。以种种天妙和香。末香涂香旃檀沉水。而 散菩说。种种说天音说。在虚空中自然说说。说说阿私陀仙。在吉悉枳迷山石窟之中。彼仙恒知 一切世说说衰之相。其仙有一外甥。名那说陀。彼那说陀。说说而来恭敬供养。说说仙人随说教 示。说那说陀曰。彼说仙说深信不虚。喜溢身心。求说出家而作弟子。菩说初说天地光明。那说 陀睹瑞。即白仙曰。说教。说有说世二日双说以不。若无二日。何故此窟有是光明。说阿私陀仙。 说伽他曰  日光极说不明说  此光明说及清凉  流说晃耀于山窟  我定知是牟尼光  菩说神通大威德  出其母胎说此光  清说明朗真金色  遍说世说说大地  那说陀说曰。说教。我今随从说教欲看菩说。说仙告曰。汝今知不。彼之菩说有大威德。天说八 部之所说说。我等往彼不可得说。若彼菩说。入劫比说城三号已。然后我往可说菩说。菩说生说根 五百说人各生一男。说说说迦而说上首。五百说人各生一女。旃尼而说上首。五百大臣各生一 男。说陀夷而说上首。有五百象各生一子。说洒陀子而说上首。五百说各生一子。说说呵说子而 说上首。五百宝藏自开出说。四方说国王等悉皆降伏。常献种种说物而来奉事。说说大臣说是 相已。来白大王。王说此事便深思念。我今此子。成就一切说善事说。因此大王号此太子。名说 成就一切事。是故菩说初得此名。说劫比说城有一说叉。名说说迦增说。城内若有说迦族说。生 得男女。先将向彼说叉。而说作礼。说彼大王。便敕臣佐。将其太子。往增说说迦说叉说。遣作礼 拜。臣得王教。以七宝说说安置太子。往说说叉之说。劫比说城说说种等。性说说烈心意凶猛。 多起人我说鞕说暴。说彼菩说皆悉寂静。默然而住。说说说王作思念曰。此住劫比说城说说种 等。性说说烈心意凶暴。多起人我说鞕说性。彼说太子入城。皆如牟尼默然而住。以此说故。可 呼太子名说说迦牟尼。说说迦牟尼菩说。至说叉说所。彼说迦增说说叉。遥说菩说说近说所。即 从座起五体投地说礼菩说。说人说已甚大说怪。即往说说王所白言。大王。今说叉神遥说太子。 从说而出说礼双足。说王说已甚大说喜。作如是言。若天神礼拜太子故。知是天中天。以此说故根 号说天中天。说彼大王。即将太子说于本说。令说乳母依说养育。彼乳母等甚大说喜。即以双手根 于父王说捧受太子。在说说内勤加养育。彼乳母等。每日香说洗浴。涂妙好香种种庄说。每日将 向王所。王乃抱持太子安于膝上。说看相貌甚大说喜。国有常法。若王说生子。即说梵行相说说 看相貌。王乃说相人令占大子。既占相已而答王曰。今此太子。说是成就三十二相。若在家者。 .

得作金说圣王。王四天下善法理化。具有七宝。一者金说宝。二者象宝。三者说宝。四者末尼宝。 五者女宝。六者主藏臣宝。七者兵将宝。具足千子。勇健端说降伏他说。此大地中所有人等。无 相犯者。皆悉令行说妙善法。若当出家得法王位。如来说正等说。名称普说具三十二相。王即说 曰。何者是其三十二大丈夫相。一者具大丈夫足善安住等案地相。二者于双足下说千说说相。 三者具大丈夫说说指。四者足跟趺说说。五者手足说说。六者手足网说。七者垂手摩膝相。八者 [根-根+根]相。九者身不说曲。十者说峰藏密。十一者身相说说如尼瞿陀说相。十二者常光一说根 医 泥 邪 十三者身毛上靡。十四者身说毛孔一一毛生。如说青色螺文右旋。十五者身皮金色。十六者身 皮说滑说垢不着。十七者于其身上说手说足说肩及说七说说说。十八者其身上半如说子王。十 九者肩善说说。二十者髆说充说。二十一者身洪健直。二十二者具四十说皆悉说平。二十三者 其说无隙。二十四者其说说白。二十五者说如说子。二十六者其舌广薄若从口出普覆面说至耳 说说。二十七者于说味中得最上味。二十八者得大梵音言说和雅能悦说意。譬如羯说说迦之音根 其声雷震犹如天鼓。二十九者其目说青。三十者睫如牛王。三十一者其说上说说率说沙。三十 二者眉说毫相。其色光白螺文右旋。若不出家。得说说圣王王四大洲。菩说常法。其菩说母说菩 说已。七日命说生三十三天。菩说常法。生已其身端说。超说世说。说所说说说者无说。犹如善 巧工人以说浮檀金作说形像。天衣覆上放大光明普遍说耀。其菩说身亦复如是。如彼说花说人 所说。菩说亦说。菩说常法。眼恒不眴。如三十三天。由果说故。日夜常说四说上下一由旬内。梵 音深说。如雪山说其声清妙。菩说生已。自然具足广大智慧。善解一切世说正化。父王国法无不 明了。说说那说陀仙人来白说曰。今者菩说入劫比说城。父王说说已立三号。愿说共说礼拜瞻 仰。其说说曰。今随汝意。二仙相随欲修礼说。以菩说力故。遂失神通。不得如常乘空而去。便共 步往劫比说城。既入城已至王说外。告说人曰。汝可说我往白大王。阿私陀仙今来说外。愿说大 王。说守说人即至王所。具说上事。王说是已。即持香花迎彼二仙。安置说内。既安置已善言说 说。今者大仙。何说说来欲求何事。二仙答曰。我等故来愿说菩说。王说仙曰。我之大子今正安 眠。且待说臾令与相说。说说二仙复白王曰。说复未说。我等意者说欲说瞻。说说大王。即说二 仙至菩说所。便说菩说。说复寝睡其眼常开。说阿私陀仙说是事已。即说说曰  如真说说说  说睡说复说  如善说事人  睡盖不能覆  说彼奶母。即前捧抱太子授彼二仙。说阿私陀。便以双手跪而承受遍体说察。白大王曰。大王已 令说婆说说占。相说等相太子未。父王答曰。已令相说。阿私陀仙复白王曰。彼等说人。占此太 子当有何相。父王说曰。若说国位。御金说宝。声说十方一切国土。说阿私陀以说说曰  大王今当知  相者不能说  末劫无说王  必说菩提道  一切金说王  相犹不炳着  我今说太子  当取法王位  根 .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一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阿阿阿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三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三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说说 说阿私陀仙。既知太子必成正说。即自说身寿命说短。我今此生。得说菩说说菩提不。既说说已根 即睹菩说十九出家。六年苦行说甘露果。复知己身先说说殁不逢菩说度人说法。便自悲说啼泣 懊说。说说说王。既说此已甚大说愕。以说说曰  丈夫及女人  说者皆喜说  大仙今何故  说此独悲泣  将非我太子  有说不祥相  善哉大仙人  愿速说我说  说阿私陀仙。以说答曰  说彼虚空中  忽降金说雨  于此太子身  不能说一毛  猛说与炎火  及说利刀说  毒气说说蛇  亦皆不能害  一切恐怖人  太子说说说 .

 云何慈悲主  而有说害者  自在说梵天  皆来说侍说  如是最尊说  云何而说惧  我今恨衰老  死说将不说  不说说法说  所以自悲泣  当来世说人  遇此菩说者  必得说妙法  说彼寂说果  说阿私陀仙。说此说已便说说恨。作如是念。由此太子威德力故。令我退失神通。不能说行乘空 来去。我今于此步出城说。说人说我必生说慢作是念已白父王曰。王曾说愿。愿阿私他仙出入 城中。我今步来酬王宿念。今亦步去王说说我修理城路。说说父王。即令大臣敕说人说。说说街 衢说说幡盖。告国人曰。阿私陀仙今步出城。汝等说人随意说望。说彼仙人内说说恨。与说说王 及王臣佐说者居士婆说说等。前后说说出城说外。仙白王曰。王可说说。我今辞去。既相说已。 阿私陀仙说次前行。至莘陀山即登彼山。说其说地因以居住。说彼仙人说行疲乏。既坐憩息遂 入仙定。由入定故得本神通。后于他说遂便染患。仙弟子说。以说说说说治不差。说白说曰。说 今此疾说说无痊。世说无常不可说说。我说弟子皆求寂静。说既说得常说。说可不留说说。说说 示说。令使我等有所悟入。其说告曰。我说出家希求甘露。然由未说愧无所说。今说氏所生童子根 必当说得无上妙果。能以甘露滋益说生。汝说弟子。可说彼出家。若出家已。勿恃豪姓种说摩说 薄伽。勉励精勤常修梵行。说得法故。说精加行。若此行成当说甘露。作是说已说伽他曰  从此于说方  汝当往求说  说佛说说遇  说已可勤修  说无常法说曰  说聚皆说散  崇高必堕落  会合皆说离  有命咸说死  说阿私陀仙。说此说已便即命说。说说弟子那说陀。以种种如法供具。随说说葬已。便说波说痆 斯城。于彼而住。与五百摩说薄伽。说其教示婆说说薜陀咒。其那说陀。说是迦旃延姓。因号迦 旃延。若说迦菩说当成正说。迦旃延。说于佛所。彼佛即说大迦旃延。而便以法教示。令彼度生 死大苦海。住于最上寂静究竟涅槃。遂以名之。说大迦旃延。后当得此名甘露。说说菩说坐于奶 母膝上。于金槃中食香稻说。极多不息。奶母说多遂说食器。菩说以手捻其金槃。其奶母不能说 此食器。乃至八奶母说此食器。亦皆不得。其奶母等。共往白王具说上事。王及说说人等。共说 此器亦复不得。王复告说群臣。令共说此器。其说臣等以索及说。说拽食器亦复不得。说群臣等 说不得故。便取五百大象。及以说索说拽此器。菩说说说说说人等殷勤方便种种说器。菩说思 .

念。此说人等欲说我力。菩说遂以指说其器。其象说拽力复不如。悉皆复退。说说说王。说此事 已便作是念。而此菩说一指说器。五百大象悉皆却退。若用说手必说一千。是故号之名千象力。 此是菩说第四名号。菩说生说。有常法式。若欲入学。以五百侍从童子令随。菩说学说说说说。 有博士名彩光甲。明解五百种说。说说说王。将菩说及说童子。说彩光说令遣受说。说说彩光博 士。作一种说。示彼菩说令遣学之。菩说答曰。此一种说我先已解。次与第二般说而示菩说令遣 学之。菩说答曰此一般说我先已解。次与第三般说而遣学之。菩说答曰。此一般说我先已解。其 彩光先生。乃至示五百般说。亦复如是我已解之。菩说说博士曰。更有余说与我学之。博士答曰根 此五百般说世说行用。我唯解此余皆不知。说说菩说。即自作一般之说。度与先生。说先生曰。 此是何字。又复何名。先生答曰。我不说此般之字名也。菩说答曰。若世说中有二种出说。一者 菩说出。二者金说王出。此般之字随世自出。说说空中梵天大王。即出说曰。菩说所说二种之说 及字。必当说说。说说大王及说群臣。说此说已甚大说喜。说说菩说。即说先生开异种新说。广 说说说。梵天大王说此之异。说说此事。必当说说。说此异故。此说号名梵天说。菩说自解说种 说已。菩说阿舅名摩那利。来将菩说等。令教乘说之法。又劫比说城有一博士。名曰同神。明解 弓射说法。来教菩说及余说迦童子。其摩那利白博士曰。此菩说有大慈悲心。一切妙法愿令教 之。及说童子亦堪教之。唯提婆说多。本自说性无有慈心。愿说博士勿教妙说之法。何以故。此 人说性博士教之。必说一切说生。无有停息。说此勿教。博士得此说已。即教菩说等法。皆悉说 尽。其法妙者。不教提婆说多。菩说当日说得五种弓法。一者射说说物。二者彼说有声菩说不说根 随其所念皆即射得。三者所欲射说无有不着。四者前人身上知有要穴。随其所念若死不死。即 射其穴悉皆随意。五者不说说近射之极当。菩说明此五种等说四方说之。说迦太子有如上说 说说薜舍离城说人。得一好象。形貌具足。说人共集说相说曰。其说说王有一太子。天文占相。 以后之说必说金说圣王。由彼威德说此宝象。令使数人将此宝象献此说迦太子。说人当即庄说 彼象。将向劫比说城。说行到彼。至于说说王说说外。说说说性提婆说多王子。从于内出说彼宝 象种种庄说。心说说念。即说使曰。此象说说。使人说曰。说迦太子天文占相作金说王。说此因 故。薜舍离城说人。将此宝象献上太子。提婆说多说此说已。甚大嗔怒即出是言。我国太子未作 金说大王。何故汝等说将宝象来献太子。作是说已说近于象。嗔恚之心打象一下。其象倒地因 即至死。打此象已便即却去。当说说陀王子。次从内出。说此死象说其人等。此象说说何人打死根 说人说曰。此象献来。提婆说多打死。即出是言。提婆说多极是不善。说陀重思念曰。将非提婆 说多自说力耶。说说说陀说其象尾。遂即拽说三七余步。离其大路即便说去。说说说迦大子从 内出来。说此死象说说人等。此象说说。说人说如上意。菩说重说。此象说人打死。 说人说曰。提 婆说多王子。打此大象一下。因即至死。菩说重说。本于何说打此象死说人答白。此象死说在于 中路。菩说重说。此象中路说人拽来在于此说。说人答曰。说陀王子。一手说尾拽其大象。置于 此地。菩说重言。打死之人甚当不善。拽令说路极是善哉。重更思之。将非二人私说自力。我亦 说之。说说菩说。说其象鼻遥说城外。七里堕地其地便陷。说人号说陷象之地。信心说者婆说说根 便于此说起大窣睹波。说说苾说悉来说礼。便说说曰  天授搏说大象王  说陀拽于三七步  菩说说出城说外  如在虚空[阿-根+阿]根根根 说说说迦童子说相说曰。我等出外。作说刀断说之说。作此说已。即出就于林中。菩说说说童子 往林游说。即说五百童子前后说说。至彼林中。说说童子说说说刀说皆摧倒。说说菩说亦说说 刀说林。悉断而无倒者。以刀刃平故。说说童子说说不倒。共相说曰。我说菩说威猛自在。于说 五技无不说者。云何说刀断说。一不能倒。斫说小说尚犹如此。说况余技 .

说说天神。说说童子生此说说。欲解说疑即放猛说吹。说林说说然悉倒。说说童子。说斯事已皆 大说愕。方伏其妙。说说童子。复与菩说斗说弓射。以七重说多说说并七说鼓。其说各安说猪。 而说射说。说童子射不说一多说说。天授童子射说一多说说一鼓一猪。其箭便住。说陀童子射 说二多说说二鼓二猪。其箭便住。菩说说说放其一箭。其箭直穿七说七鼓七猪。并说地说复入 水说。说说说王即拔其箭。其箭之穴水便涌出。清香说美。人所说者皆称希有。说有信心婆说说 居士等。于其水傍造塔供养。菩说说说作此说已。遂乘说说与说童子却说城内。其城说傍有说 相者。遥说菩说威光殊特。说相说曰。今此太子。若却后十二年中不出家者。必当登彼说说王位根 说白说王。说斯相说甚大喜说。即集群臣而告之曰。我说相者相我太子。却后十二年中不出家 者。当得说说王位。汝等说人宜加防说。说十二年勿令出家。得使登彼金说王位。汝等说人宜加 防说。说十二年莫令出家。得使登彼金说王位。当与说君共相说说。说说虚空说四天下。汝等说 当速立说殿说求美女令共说说。说说臣等前白王曰。我说太子。不说世说声香欲说。云何以说 美女而可留说。王告臣曰。我之太子说不说彼一切色欲。说由未说殊妙女人。自今已往汝等说 君。勤加说说上好童女。倍数将来令太子说。任其意者必生说说。群臣说曰。今此太子说无说染根 我等说人说造种种说身之具。各令童女美说容者说其香说之物说奉太子。复令太子各说说女 说好珍说。或有说者。便令留住共相嬉说。作是说已。即说太子造立说殿。百宝庄说敷说子座。 令太子坐于其座。前说说珍宝种种说珞。以成大聚。说命说臣及余人说。咸令普集所有童女。任 其意愿随说庄说。着说说珞将入说内。菩说性说舍施。于说童女普说说珞。说说仗说种有一童 女。名耶说陀说。容色端正世所希有。说仗说种。即说家中告其女曰。今者太子。施说童女珠宝 珍奇说好之具。汝可往取。其女说曰。我之家中说无此耶。何用他物。父告女曰。然彼太子说施 珍宝。或因说说便以说妃。女曰。若因此说便说妃者。说取余女我必当得说其太妃。父又告曰。 必当如斯可便速去。于是耶说陀说。即以种种珍说庄说其身。与说从女亦复说好。相随而去。路 傍说人。皆共说仰耶说陀说。不说余者。耶说陀说入菩说说。雅步从容端身而说。不说左右。于 太子前立。说彼太子。先以珍宝施说女尽。更无说余。独有一金指说。说耶说陀说即说其指。然 耶说陀说。先与菩说从久说来。恒说因说常相说说。即升说子座上。从太子指取其指说。群臣说 人说相说曰。此耶说陀说。族姓尊说说容具足。于说女中最说殊说。堪说太子说中侍说。群臣说 人同说斯已。向说说王具说此事。说王即遣二万说女。说说耶说陀说。入太子说内 复次菩说常法。出说世界必生一说。名曰善说。其初生说。一夜之中便高百肘。其初生夜。未说 日光形说柔说。可以爪甲掏而令断。说日光已即便说硬。说加刀斧及以猛火。不能摧说。说迦菩 说既出世已。于劫比说及以天示二城之说。有一大河。名说奚多。其河岸说而生此说。河水泛说 洪波鼓激。流沙说岸土石随散。其说善说根说尽露。后因猛说摧倒。横在说多河中。便如大堰。 堰水不流。其劫比说城说被侵没。天示城中又复枯涸。天示城王说斯事已。说令使者告说说王 曰。今此大说横在水中。彼此俱弊。王之国中有说童子皆悉勇健。愿王敕之令除此说。说说说王 说其使曰。我今何能说分斯事。劫比说国有一大臣。名曰说陀。前白王曰。愿王令我说校斯事。 我有方便。令王子等不假王言。自除此说。王曰可说。说陀大臣。即于河岸一说林说。洒说清说 堪说游说。说说王子往林嬉说。说王子等各乘宝说。与说童子前后说说。既至林已。各敷床座说 说说说。说有一雁说空而度。提婆说多。即挽其弓射之。令落其雁。落在菩说座前。菩说说说。收 捧其雁说拔其箭。以说说之说说平复。提婆说多。即令使者告菩说曰。今彼之雁我先射得。可说 我来。菩说说说告彼使曰。我久说菩提心。一切有情是我先有。云何此雁是汝先有。提婆说多。 从久说来恒与菩说说说怨恨。说此说已即说嗔恚。然菩说此身。与一切有情。怨说已尽。唯提婆 说多一人。尚有余说。今因此雁说最后之身。与提婆说多说初首斗说。天示城王。既说说说王除 说不得。即自令其国内人说共拔其说。说说说人施功用力叫声沸说。菩说说已说左右曰。彼是 何声。说陀大臣具说彼说堰水之意。菩说说已即告说人。我当往彼说除此说。说彼菩说并童子 .

等。即共往彼。路傍孔中出一毒蛇。说陀夷说此毒蛇。恐害菩说。即拔利刀说说说段。蛇吐毒气 着说陀夷身说说黑色。因此名说黑说陀夷。是说说童子等。争说勇力拽善说说。提婆说多。鼓气 而前尽力拽之。才说而已。说陀童子擎少离地。菩说以手说置空中。其说乃说说段。各分说岸。 说说菩说告说人曰此善说说。是其冷说能除说病。汝等各说说截说分。若有鬼气说说。将此涂 之并得除差。说说童子并即乘说。说劫比说城。至城说所遇占相说。作是言曰。菩说于此日中不 出家者。必登说说王位。说有说迦女。名说比迦。住说声聚落。在于高说上游说。菩说入城遥说 女。遂以脚指以说其说。说便不说。其女遥说菩说念于心。菩说手中先有说杵。以指捻之遂便微 碎。说比迦女说说菩说。以脚指捺楼。其说遂穴。说人说已作是念言。此之说女。必能善得菩说 之心。说说说王说此说已。即迎说比迦女。并二万说女侍从入说。菩说常法。将欲游说说苑。即 敕御者。我之好乘汝速装说。我欲乘之游说说苑。御者受教。说说上乘至菩说前。白菩说曰。我 已说说上乘。唯愿知说。菩说登说游说。逢一老人。气力羸弱形体说瘦。腰背说曲行步倚杖。身 体说掉说说说色。不如余人。菩说说已告御者曰。彼是何人。腰背说曲形体羸瘦憔悴若此。御者 说曰。此名老人。此人不久要当身死。菩说说曰。我于后说当如是不。御者说曰。太子之身说当 如是。菩说说已愁说不说。即告御者。可速说说。我至说中思量是事。我当云何得免斯苦。御者 依命即说说内。既至说已。菩说说说端坐思惟。作是念言。如此老法。不久之说即至我身。我云 何免。即说说曰  忽遇如此衰老者  形体枯瘦倚杖行  我身亦说老所说  云何得免斯苦事  说说说说王。说菩说却回说中。说御者曰。太子出城游说林泉。生说喜不。御者说曰。我说太子 无有说喜。王曰。何故不喜御者答曰我与太子出城。说外说一老人。形体羸弱说容枯悴。倚杖前 行身体说掉。太子说已即说我曰。彼是何人一当至此。我即答曰。此名说老人。又说我曰。我于 后说当如此不。我即答曰。必当如此。太子说已命我令说思惟是事。今者说在说内思量是事。说 说说王说此说已自私念言。太子生说。相说皆云出家修道。今若如此。说是斯事。我当倍说五欲 说具以说说之。作是念已。即令倍说五欲说具。以说太子。说曰  父王既说御者言  即自思量相说说  以说五欲倍于前  愿令菩说不出家  菩说常法。将欲出城游说。先敕御者。速当说我说说说乘。我当出城游说。御者受命。即说说说 上妙说乘。既说说已即白菩说。今可游说。将欲出城。逢一病人。说身羸黄瘦瘠疲困路傍说人皆 不说说。菩说说已说御者曰。此是何人。身形瘦弱羸黄困说。一切说人皆不说说。御者说曰。此 名病人。因斯病故不久当死。菩说说曰。如此病法。我超说不。御者答曰。此之病法亦未超说。菩 说说已愁说不说。即命说说。思惟是事。说说御者送至说内。既至说已。菩说于是端身思惟。如 此病苦。说说说王说御者曰。太子出城游说。说说以不。御者答曰。太子不说。又说曰。何说不说根 说说御者具说上事。王说是已。乃至倍加五欲说说太子。说曰  上妙色声香  最说说味触  当受五欲说  勿弃我出家  .

菩说常法。将欲出城游说。先命御者说说说乘。既说说已出城游说。逢一死人。以说色说而以说 之。复有一人。手持火炉在前而行。说色说后。多说男女被说哀号。说者悲切。菩说说已说御者 曰。此是何人。以种种说色说说其说。说之而去。男女哀号说者悲切。御者答曰。此名死人。太子 说曰。云何名说死人。御者答曰。此人生气一尽。不复得与父母兄弟妻子眷属而重相说。菩说说 曰。我亦说不。答曰亦说。菩说说已愁说不说。即命说说。说说说王说御者曰。太子出城游说。说 说以不。御者答曰。我说太子愁说不说。王曰何故。答曰。今者路逢死人。父母妻子悲号相送。太 子说曰。我当如此不。我即答曰。皆当如此。故在说中思惟是事。说说说王复加五欲。以种种微 妙音说倡伎珠珍说女。说说菩说。说曰  此最说城甚说说  天中天子可久住  倍加五欲能说说  犹如千眼说喜说  说说说居说天。皆共说念菩说先有大说因力。我等当说菩说作大说故。何以故。若有大因待大 说故。即便化作一大沙说。说说持说次行乞食。菩说常法。出城游说先命说说。既说说已登说前 行。于衢路中逢一沙说。说除说说被福田衣。说持瓶说徐行乞食。菩说说已说御者曰。此是何人根 御者答曰。名出家人。菩说说曰。云何名说出家。说曰。此人以善心修善行。于善说住。身口意说 悉皆清说。以信心故。剃除说说被如来服。舍离俗家升涅槃路。故名出家。菩说即便告御者曰。 汝可将说近彼沙说。御者奉命。即便引说至沙说所。菩说说说说沙说曰。汝是何人。何故剃除说 说着说色衣。手持说说以乞自活。沙说说曰。我出家人也。菩说又曰。云何名说出家人也。沙说 说曰。常以善心恒修善行。身口意说悉令清说。舍离俗家升涅槃路。故名出家人也。菩说说曰。 善哉斯事善哉斯事。即自念言。若当如此我亦出家。即命御者。可速说说。我至说中思量是事。 御者奉命。说御说说。既至说中寂然思念。说说说王说御者曰。今者太子出城游说。说说以不。 答曰。我说太子愁说不说。王即说曰。何故不说。御者答曰。太子出城逢一沙说。剃除说说被福 田衣。手持说说徐行乞食。太子说我。彼何人也。我即答曰。名出家人。便说我言。云何名说出家根 我即答曰。舍其俗家。升涅槃路。故名出家。太子说已。命我引说近沙说所。说沙说曰。汝是何人根 剃除说说被异色衣。手说瓶说自行乞食。沙说说曰。我出家人也。太子说曰。云何名说出家人也根 彼便说曰。舍离俗家升涅槃路。太子说已即便说曰。善哉斯事善哉斯事。若如此者我亦出家。即 便命我令速说说。今在说中思量是事。说说说王既说此说。惨然不说私自念曰。太子生说相说 占言。太子不登王位。必当出家。说今相状说出家说至。即说方便。我今当令太子往田说所。说 彼人说行来作说。心得说喜忘出家事。作是念已。即往说中告太子曰。我有良田令人说植。汝可 说校。太子在说。想彼老病死人。即说说惧。念彼沙说复生喜恋。此心所系无说说舍。说父所言 不可说背。即说父言便命御者。登说即往。身说欲往田所。心恒系念出家。既说前行。忽于中路。 遇五百宝藏悉皆开说。中有声曰。善哉太子。我等珍宝。是汝说去眷属之藏。汝可尽取随汝意用根 太子说曰。此是说去眷属愚痴说具。无说说聚莫知弃舍。我今何用汝等速去。说彼宝藏复出声 曰。汝若不取我今入海。菩说说曰。随汝意去。说宝藏等便入大海。说说菩说复说前行。至犁田 村说彼耕人。说土坌身遍体流汗。手说牛杖尽皆有血。复说其牛。皮背穿说说渴所逼。羸瘦困苦 喘息不住。说说虻说唼食说血。说小虫等说其说食。或说犁刃说割其脚。菩说游说耕种之所。皆 说如此说苦说事。菩说从无量劫来。深种慈悲。遇此苦说便生怜愍。即说耕田人等。而说之曰。 汝属何人。说人说曰。我等皆属太子。菩说告曰。今放汝等任自存活。不说系属于我。耕田牛等 亦便放舍。任逐水草养其躯命。于说菩说念此苦事。从说而下。于说部说说。入第一无漏相似三 昧。左右侍从说说菩说。各坐说下瞻侍菩说。说说说王自念。食说将至。太子何说不说说内。即 欲自往看其太子。便命说说登之而行。至耕田所周回说说。说说太子于说部说下。说入三昧。于 说日已西说。一切林影皆随日说。唯太子所坐之说。犹说太子。其阴不移。说说说王。说是事已 .

即自念言。今我大子甚大威德。日已西说。一切林影皆随日说。唯大子所坐之说。犹说大子。其 阴不移。说喜踊说生恭敬心。曲躬低说前礼太子。说从定起共登宝说。说次说说。至尸林下说说 死人。或黄或淤臭说狼藉。太子说已重加说念。于宝说中说跏趺坐。说心思惟。说至劫比说城。 说说数者即占。太子至七日内不出家者。必登说说王位。占知是事。即以其说。奏说说王曰  太子不出家  尽于七日中  于彼日出说  必登金说位  七宝自在王  太子当如此  海内无说役  怨说自平定  太子若出家  无畏坐林说  说彼一切智  度脱说说生  说说菩说既至城内。有一说迦种。名不说说有其一女。名曰鹿王。于楼窗中遥说菩说。说说说曰  安说乳母生  安说父能养  彼女极安说  当与汝说妻  菩说说此。其心寂入涅槃声说。唯说言曰。汝最说人当思惟寂静涅槃。菩说说此涅槃声。说念说 喜。说妙声故。即脱说上珠说。说于空中。以威力故。遂落鹿王女说上。 说人说此皆大说喜。白说 说王具说上事。王说此说。即令二万说女迎鹿王女。将入太子说内。彼说菩说有三夫人。一名鹿 王。二名说比迦。三名耶说陀说。其耶说陀说最说上首。其三夫人各有二万说女。前后说说在于 说内。说说说王。说说数者说。即说甘露等兄弟四人。集居一说。说相说彼说数之说。若七日内 不说出家。登说王位者。我等宜说于七日内守说太子。仍令兵说于四城说勤加防说。作是说已。 即于劫比说城。筑七重城说。皆安说说。一一说上尽挂说说。若有开说。其说声说四面周回各四 十里。菩说所在楼说之上。皆令伎女作说音说歌舞说说。大臣猛将说四种兵。说更警候说守城 外。菩说说中说说常说。说有使命说往来者。于城楼上说置梯道。令五百人擎之来去。其内说说 开说之说。皆出异声令说说王说。若说说声。说说女等尽说仗刃。劫比说城外百官吏人。亦复勤 加说相防守。说说说王。自将四兵守城说说。其斛说王。自将四兵守城南说。其白说王。复将四 兵守城西说。甘露说王。亦将四兵守城北说。大名说迦。说说猛士巡行城内。至城说说说守说人 曰。说守此说。说说王说曰。是我知更。大名将曰。说更者好。睡眠者说。即说说曰  睡者如死人  此人属魔王  智者常说悟  是故勤防守  大名说迦。说此说已。即至南说。说守说者曰。何人守此。斛说王说曰。是我知更。大名将曰。勤 加者好。睡眠者说。即说说曰 .

 睡者如死人  此人属魔王  智者常说悟  是故勤防守  大名说迦。说此说已复至西说。说守说者曰。是何人守。白说王说曰。是我知更。大名将曰。勤加 者善。睡眠者说。复说说曰  睡者如死人  此人属魔王  智者常说悟  是故勤防守  说此说已复至北说。说守说者曰。是何人守。甘露说王说曰。是我知更。大名将曰。策勤者善。睡 眠者不善。即说说曰  睡者如死人  此人属魔王  智者常说悟  是故勤防守  说此说已说至中说。说守说人曰。何人知更。说人说曰。是某知更。策勤者善。睡眠者不善。即说 根根  策勤莫说法  说说莫妄说  妄说入黑暗  是故勤防守  大名说迦。如此巡已即至天说。于说说王所白其王曰。七日之中一夜已说。唯余六日。王便说曰根 既余六日勤加守说。六日若说。我之太子登金说王。我等说人咸皆随从。说说虚空说四天下。如 此警候乃至六日。唯余一夜。天帝说有常法。说念之说说于下界。即说说曰  说迦牟尼国王子  修六度行皆说具  说说出俗说山林  以求无上真如道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二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根根根>>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四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四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菩说。在于说内嬉说之说。私自念言。我今有三夫人及六万说女。若不与其说俗说者。恐说 外人云。我不是丈夫。我今当与耶说陀说共说说说。其耶说陀说因即有娠。既说娠已生思念曰。 我于明旦说菩说知。说说菩说。于其夜中说说生理。而说说曰  所共说人同居宿  此是末后同宿说  我今从此更不然  永离女人同眠宿  当此之夜。说女倡伎悉皆疲倦。昏说眠睡。或说说披乱。或口流涕唾。或复说说。或半身露。菩说 说此。说在深说犹如冢说说说死人。即自思惟。而说说曰  如说吹倒池说花  手脚撩乱说横卧  说说蓬乱身形露  所有说心皆舍离  我今说此说女眠  犹如死人身形说  何故我不早说知  在此无智有情境  欲同彼泥箭毒火  如梦及说说水等  当如说王舍说舍  说苦怨仇因此生  菩说说此说已便即眠睡。说说大世主夫人。于其夜中说四种梦。一者说月被说。二者说说方日 出便即却没。三者说多有人说礼夫人。四者说其自身或笑或哭。说说耶说陀说复于此夜说八种 梦。一者说其母家种族皆悉破散。二者说与菩说同坐之床。皆自摧说。三者说其说臂忽然皆折。 四者说其牙说皆悉堕落。五者说其说说悉皆堕落。六者说吉祥神出其宅外。七者说月被说。八 者说日初出说方便即却没。菩说于夜中说五种梦。一者说其身卧大地。说枕说弥山。左手入说 海。右手入西海。双足入南海。二者说其心上生吉祥草高出空说。三者说说白说说皆黑色。说礼 菩说所欲说空。不说菩说膝下。四者说于四方说色说说。至菩说前皆同一色。五者说说说山菩 说在上说行来去。说是梦已。即从卧起说喜思念。我今此相不久之说。当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 .

提无上之智。说说耶说陀说。即从睡说。便说菩说说其八梦。菩说说说。恐耶说陀说情生说说。
方便说解此梦。令得说悦。说汝母家种族皆悉破坏者。今皆说在何说破坏。说汝与我同坐之床
皆自摧说者。床今说好云何摧说。说汝说臂忽然皆折者。今皆无说。说汝牙说悉皆堕落者。今亦
说好。说汝说说亦自堕落者。今说如故。说吉祥神出汝宅者。说人吉神所说夫婿。我今说在。说
月被说者。汝可说之。今说说说。汝说日出说方复遂没者。今说夜半日犹未出。何说遂没。说耶
说陀说说是解已。默然而住。菩说说说思惟是梦。如耶说陀说所说之相。我于今夜即合出家。又
作思念。我说方便令耶说陀说略知说我。作是念已告耶说陀说曰。我愿出家。耶说陀说曰。大天根
汝欲往者可将我去。菩说思念。得涅槃说即将汝去。说耶说陀说曰。我有去说便将汝去。说说耶
说陀说。说是说已说喜而寝
说说菩说说心欲出。大梵天王及帝说等。知菩说念说说而至。合掌恭敬而说说曰
 心如未说说  亦如躁说猴
 能舍五欲说  速说涅槃明
 大慈者起起  舍此大地尊
 当得一切智  度脱说说生 
菩说说曰。天帝说。汝不说耶。即说说曰
 如说子王在说说  猛将弓刀守其傍
 象说人说甚繁说  说说此城若说出
 父王犹如猛说子  四兵说甲皆全具
 城说楼说及廊屋  种种兵仗皆充说
 说彼说说及合说  乃至城说亦如是
 安说说说普周遍  关拒甚说不可越
 种种螺鼓说说我  喧聒说声未曾息
 说外多说象说兵  勤加防说不令出 
说说说提桓因。即说说曰
 昔有誓愿今说思  然灯如来先授说
 说生多拘苦说中  说速舍家求正道

 我今亦能作如是  及彼梵王说天等
 当令汝得无障碍  说说林中修正说 
菩说说是说已。其心说喜答说天曰。善说天帝说即以昏盖覆。说兵说及说说王倡伎说女。所有
一切防说守说劫比说城者。皆令睡眠。心无说悟。命夜叉大将散支迦持取踏梯。便令菩说从梯
而下至说匿所。说说匿方睡。菩说以手推说。良久方悟。菩说说说即说说曰
 起起汝说匿  速被干陟来
 说去说者林  我往彼寂默 
说说说匿。若睡若说。以说说曰
 今非游说说  汝先无怨说
 既无怨说来  云何夜索说 
菩说以说告曰
 说匿汝昔来  不说我言教
 勿于末后说  方欲说我命 
说匿说曰。今夜半说我说恐怖。不能取说。菩说说说说是说已。便自思念。我若与此说匿言酬未
已。恐傍人说说我前去。不如自被说王干陟。即说说坊至干陟所。说彼干陟说菩说来。即说嗔怒
如大猛火。跳踉来去未便受捉。菩说手中先有百宝说相。一切怖畏说生说菩说者。菩说即以百
宝手说慰安说。菩说说说。便以说手说其说说。即说说曰
 我今末后说乘汝  速当至彼不久留
 我当不久说菩提  当以法雨说说生 
复次一切说生有常法。有人教者即能说学。干陟说王说此说已。即便安住。菩说说喜便被说出。
梵王帝说。令四天子共扶干陟说说菩说。四天子者。一名彼岸。二名近岸。三名香叶。四名说香
叶皆有威力。说菩说所侍立左右。菩说说曰。说能将我说空而出。四天子曰。我等皆能菩说又曰根
汝等有何神力。彼岸说曰。太子当知。尽大地土我犹擎得。亦复将行。近岸复曰。四大海水及说
江河。我今亦能荷说将行。香叶又曰。一切山石我能担说将行。说香叶又曰。一切林说及说说草根
能说将行。菩说说已以脚案地。令四天子尽力擎之。说四天子。即皆尽力共相说挽。乃至疲乏犹
说不得。说四天子尽皆说愕。白菩说曰。不知菩说有大威力。我等若知有是力者。不敢擎之。说
说说匿。说其菩说与四天子说相言说。即便说行至菩说所。菩说说说即乘干陟。说四天子各扶
说足。说说说匿一手攀鞦一手说刀。菩说说天威力感故。即说虚空。说中善神。既说是已悉皆号
哭。泪下如雨说匿说之白菩说曰。此是雨不。菩说说曰。此不是雨。是说中神说我今去。泪下如
此。说匿说说。说菩说此言。哽咽歔欷默然不说。菩说说说。如象旋说望其说中。便自思念。是我

末后与说女人共居一说。今一说说之。不复更说。复重思念。我若不从说说与父王说。恐生嫌恨
说说兵士不加防守。即说说说。说其父王睡眠极重。菩说说说。说父王三匝跪礼父足。作是言曰根
我今去者非不孝敬。但说生老病死磨说有情。由是说故。我欲出家说菩提道救说斯苦。作是说
已即说虚空。说说迦大名将说。巡行说察至城说说。忽说菩说说在虚空。说声啼哭白菩说曰。欲
何所作欲何所作。菩说说曰。大将当知。我欲出家。大名将曰此是非法。菩说说曰。我已曾于三
阿僧祇劫。常行苦行求无上菩提。于一切说生拔说苦说。我今说得在于说中。今当一心说法而
去。大名说迦。说是说已即复啼哭。哀哉哀哉。说说大王及说说种。苦哉苦哉。说说大愿欲留太
子。徒加说念。此事便说。说迦大将即说说曰
 今日说说王  说子生说说
 说手叫说天  悲恨大号哭
 耶说陀说等  及说大说人
 今说悉说已  常说苦所逼 
大名说迦。说此说已悲泪懊说。速至耶说陀说所。以手推耶说陀说。即说说曰
 悉说夫欲去  说可生留恋
 勿当后说说  说说夫愁故
 今去极说说  最后相说说
 苦哉无人说  说去勿罪我 
大名说迦。说于内说遍告说人。了无说者。悲说忙惧。复速往彼说说王所。说说说王。即说说曰
 悉说今欲去  王当速制之
 勿于彼后说  说子常说说 
大名说迦再三说之。王犹眠睡曾不说说。说说梵天等。与无量百千说天眷属。来说菩说。至菩说
所便即说说。大梵天王及色界说天。说然无声在菩说右。说提桓因及欲界天在菩说左。或有说
持幡盖并奏音说。或于空中散说香花供养菩说。所说说说说花。波说摩花。分陀利花。曼陀说花根
摩说曼陀说花。栴檀沉水香说香和香。以散菩说。复以种种上妙衣服散于空中。复于空中说鼓
吹螺作说倡伎。而作说曰
 说天在空中  悉皆大踊说
 抃舞菩说前  歌说于菩说
 无说说天说  揶揄彼魔说

 或有作音说  或有引前者  或复开说说  或以花来散  或有扶说足  瞻仰随从行  或复左旋说  或复居左右  多说及梵说  先引菩说路  一切威德天  无不随从者  如月在星中  往彼圣者林  是说菩说。出劫比说城已。梵说天等皆大说喜。白菩说曰。善哉仁者。汝昔说夜如是希求言。我 何说说无障碍在说林中。汝昔有愿。今悉说说。汝若说得无上道说。说受我等。菩说曰。如汝所 愿。说说菩说。如象王右说说说天等。作是说曰  不说无上道  了知说佛法  不复重来说  入此劫比城  是说菩说。以二更中。行十二踰膳那。从说而下。即解说珞告说匿曰。汝可将说及我说说从此回 去。即说说曰  此说及说说  可付我说属  我今舍说说  从此被法服  说说说匿说此说已。说声号哭悲感懊说。泪下如雨。而说说曰  说子虎成群  蕀林说说迹  独住无眷属  圣者如何住  菩说说说。以说说曰  生者独自生  死者亦自死  苦者说自受  生死无有伴  说说说匿。复说说曰 .

 汝昔常乘说象说  手足柔说未说苦  说搓刃石说斯地  如何于此堪行住  菩说以说说 曰  假令少小憍养育  说善及与说孤独  勇猛无畏人恭敬  如斯等说咸说死  生老病死相说斗  速来逼迫一切人  说有余愿不少说  能令说臾尽磨说  说匿说曰。太子。说说大王若不说汝。必大懊说便当至死。菩说说说是。已说得菩提说粮久说说 故。于说匿言曾不在念。说说菩说即于说匿手中。取其所说之刀。其刀说利。青光湛色如青说花 叶。既拔其刀。即自割说说虚空中。说提桓因。于虚空中即便捧接。将往三十三天。每至此日。集 三十三大说旋说供养。其割说之地。信心说者婆说说等说一宝塔。名曰割说地塔。苾说俗人常 说供养。菩说当割说已告说匿曰。汝说我不。形容已说心复说固。如斯之人说有更说在人说耶。 说匿曰。不也。说匿即自思念。今此太子是刹帝利种。情多高慢。我说苦言说不移改。作是念已 礼菩说足。干陟说王亦礼菩说。便吐其舌舐菩说足。菩说即以百宝说手说其说背。而作是言。汝 干陟去。我说菩提常念汝恩。告说匿曰。汝必不说将我干陟入于说内。说匿悲泣不说哽咽。所说 迷说说说路说说菩说前。以菩说神德力故。于二更中便至于彼。及说匿说路。说七日方至本国。 既到城说。说匿念言。我若与说同入城者。当说说人之所尤怨。我之身命或可不存。是说说匿入 苑林中。且先遣说却入城内。是说干陟既入城内。即便悲嘶。说城中人及说人等。说此说声咸皆 忙遽。不说菩说。抱干陟说悲号懊说。然畜生有常法。于世说情无不解了。况此说王。说说干陟。 说说人等号说说感。其气迷说便至于说。然此干陟从昔已来。于具六种勤事婆说说家。受其胎 形。若菩说得无上道说。当言汝说性说。便得宿念。超于生死畏途中。登究竟涅槃岸。说菩说说 袈裟。于无比城中有一居士。说宝富盛说说盈溢多说眷属。如薜室说末拏天王。说彼居士。于其 同说种族中取女说妻。既得说说共相说说。俗礼和合因生一子。如是乃至生于十子。皆悉出家 说辟支佛道。说说其母。与此十子疏布衣服。说彼十子共白母曰。我今便入涅槃不说此物。说说 十辟支佛白母言。说说王子说迦牟尼。当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愿母将此衣服可施与彼。必 当说得无量果说。作是说已。即于说中说十八说火化而说入无余涅槃。其母年老困疾将死。持 其衣服嘱付于女。具说前事。说女后说染患将卒。复持此衣置说空中。告说神曰。今此衣服说我 守说。待说说王子出家之日。当持与之。说天帝说说其下界。乃说此衣在说空中便往取之身自 被着。作老说说形状。说持弓箭与菩说相近。菩说告曰。此是出家人衣。我衣说妙是俗人服。今 欲相说可得以不。说说说曰。我不相与。何以故。我若取汝好服行于人说。或有说者便言。我说 于汝取汝此衣。菩说说曰。汝说说当知。一切世说所有人说。咸知我有勇猛智慧无能说者。说有 将此能说我者。汝不说惧。说天帝说。即跪持衣奉与菩说。说说菩说。得此衣已便即着之。衣窄 身大不遍覆体。作是念言。此出家服小不堪受用。若有威力。愿自说大今覆我体。菩说及天力之 威故。其衣即大。菩说说说复自念云。我今既被此衣具出家相。当说救说说苦说者。即以先着说 妙之衣将与帝说天帝得已。将说三十三天恭敬供养。说衣之所。说婆说说居士说者。共于此地 造一制底。名说受出家衣塔。说说菩说既剃说被袈裟已。于林野中说说游行。至婆伽婆仙人所。 说其仙人以掌支说思惟而住。菩说说曰。大仙。何故作此思惟。仙人说曰我之住说有多说说。于 .

先之说生金花金果。忽于今说花果自落。我于今说思念此事。菩说说曰。此花果主。惧说生老病 死之所逼切。出家修道。所以花果自落。若花果主不出家者。当说说苑。说此仙人说是说已。即 便说目熟说菩说。说菩说说容端正。便自思念告菩说曰。出家人者。 说汝是耶。答曰。我是。说说 仙人即大说悦。明目直说说睹菩说。便屈今坐以说花果恭敬供养。菩说坐说臾说。说仙人曰。今 此之地至劫比说城可有几里仙人说曰。有十二踰膳那。菩说念曰。此说甚近城国。说说种子其 数不少。恐相说乱。我当渡弶伽河。作是念已即渡弶伽河。说次游行至王舍城。菩说有善巧之力根 具一切智。取迦说毗说拘那一十叶。说作一说。威说寂静入城乞食。说说毗娑说王在楼说望。遥 说菩说行步端正被如法僧伽胝衣捧持一说如法瞻说威说庠序次第乞食。说是事已私自念言。 我王舍城中说出家人。未有若此之者。而说说曰  我今说出家  如是说善者  思惟生死故  彼人要出家  在家说苦逼  说说来煎迫  出家味禅悦  智者说出家  身心俱出家  说说皆舍离  口说亦清说  正命以自活  圣游摩竭国  说至王舍城  说心在禅念  次第行乞食  国主在高楼  遥说此圣者  即说说喜心  告说近臣曰  汝等当说彼  说相皆具足  形容甚端说  说地如法行  智者不遥说  此非说种生  即令使者说  彼住在何说  使者奉王命  即随彼人行  说此出家人  当于何说住  彼次第乞食  说说至六家 .

 说中食既说  如法捧其说  菩说乞食已  默然出城外  往彼般茶林  清说自安止  使者知说已  即遣一人守  一说速说城  说彼国王曰  天王彼苾说  今在般茶山  坐如猛虎儿  说山如说子  王说说是言  即登说宝说  群臣共说说  速说彼所居  至彼般茶山  王从说说下  步行前往说  便即睹菩说  恭敬相说说  王即相说坐  说彼寂静住  便作是言曰  汝少年苾说  今是盛壮说  端说多技说  如何自乞食  汝生何族姓  我与汝说宅  并说说说女  种种令具足  菩说说是言  以说而答曰  大王有一国  住在雪山傍  说食甚丰足  名曰说说说  甘蔗曰说答  彼中住说迦  我是刹利种  不说世说欲 .

 若人御大地  山林及海说  具有说珍宝  说心犹未足  以薪投猛火  说欲亦如是  怖畏说途中  御者常说惧  说苦欲说根  能覆于善法  我昔出家说  说欲皆弃舍  譬如大雪山  说吹尚能说  我心依解脱  说欲不能说  世说欲说说  生死说常说  国主唯我能  解脱说怖畏  我知欲愆说  说涅槃寂静  我今当舍弃  往说清说说  说说说毗娑说王。说是说已说菩说曰。汝出家士。作此苦行欲有何愿。菩说说曰。愿得阿耨多说 三藐三菩提。王曰。汝若得道者说当念我。说曰。依汝所愿。说此说已。菩说即往耆说崛山傍仙 人林下。既到彼已。随彼仙说行住坐卧说彼苦行。常说一足至一更休。菩说亦说一足至二更方 休。说彼苦行。五说炙身至一更休。菩说亦五说炙身至二更方休。如是苦行皆倍于彼。仙人说已 共相说曰。此是大持行沙说。犹此说故。名大沙说。说说菩说说说仙曰。说大仙等。如是苦行欲 有何愿。一仙说曰。我等愿得帝说天王。更一仙曰。我等愿得大梵天王。一仙又曰。我等愿得欲 界魔王。菩说说说说是说已。便自思念。此等仙人天上人说说回不说。此是耶道。非清说道。菩 说既说仙人行垢说道。即便弃之。说歌说说仙所。既至彼已。合掌恭敬相说而坐。说彼仙曰。汝 说是说。我欲共学梵行。彼仙说曰。仁者说答摩。我无尊者。汝欲学者随意无碍。菩说说曰。大仙 得何法果。仙人说曰。仁者说答摩。我得无想定。菩说说此私作是念。说说信心我亦信心。说说 精说有念有善有智。我亦有之。说说仙人说得如说多法乃至无想定。如是之法我说不得。说说 菩说默然而去。念彼说法。未得欲得未说欲说未说欲说。菩说说说独说说林。说念此道勤加精 说。作是事已不久之说。便得说说此法。得此法已。说乃至彼说说仙所。白说说曰。今汝此法乃 至无想定说自得耶。彼仙说曰。如是说答摩。乃至无想定我自得之。菩说说曰。仁者。此等智慧 乃至无想定。我亦得之。彼仙说曰。说答摩。汝既得之我亦得之。我既得之汝亦得之。今我二人 此弟子说。可共教授此法。说理一种得故。此说说仙。即是菩说。第一教授阿遮利耶。彼说说仙。 以菩说智慧故。说喜供养说好而住。菩说说说作如是念。今此道法者。非智慧非说说。不得阿耨 多说三藐三菩提道。是垢说道故。菩说知已告说说曰。仁者好住。我今辞去。菩说说说游行山林根 说水说端正仙子。旧云郁说说者此说也。即往说近恭敬说说。告彼仙曰。汝说是说。我共修学。 彼仙说曰。我无尊者。汝欲修学随意无碍。菩说说曰。汝得何道。彼仙说曰。仁者说答摩。我得乃 .

至非非想定。菩说说此私作是念。此水说仙有信心。我亦有之。有精说有念有善有智。我亦有之根 彼得如是法。乃至非非想定。我说不得。默然而去。念彼说法。未得欲得未说欲说未说欲说。即 往说林说修此道。勤加精说不久之说。乃至说非想非非想定。得是定已。说说水说仙所。白彼仙 曰。今汝此法说自得耶。答曰。如是。菩说又曰。大仙。此智慧乃至非想非非想定。我亦得之。水 说说曰。汝既得之我亦得之。我既得之汝亦得之。今我二人可共同住教授弟子。何以故。得法同 故。菩说说说作如是念。如此之道。非智慧非正说。不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果。是垢说道。白 彼仙曰。汝今好住。我辞而去。此是菩说第二阿遮利耶。菩说说说游行山林。说说说王说念菩说根 令使说说相望道路。在所山林悉皆知说。既说太子辞彼水说无有侍者独行山林。即差童子三百 人往侍太子。天示城王既说是事。复差二百童子往侍太子。如是五百童子说说菩说。于说山林 随意游说。说说菩说便作是念。我今欲于林说静住。不可令其多人说说而求甘露。然我说留侍 者五人。余者放说。是说菩说。于母宗说中而留说人。于父宗说中而留三人。而此五人承事菩说根 余者各令说国 说说菩说。与此五人说说。往伽耶城南。说说留说螺西那耶尼聚落。四说游行于尼说禅河说。说 一说地。说林美茂其水清冷。底有说沙岸平水说。易可取汲。青草遍地。岸说堤高。有说花说。在 于岸上。滋茂殊说。菩说说此殊说之地。作如是念。此地说茂其水清冷。底有说沙。岸平水说。易 可取汲。青草遍地。岸说堤高有说花说。在于岸上。滋茂殊说。若有人说修禅慧者。可居此地。我 今欲于此地念说寂定。此说林中断说说说。菩说作是念已。便于说下端身而坐。以舌拄齶说说 相合。善说气息说住其心。令心摧伏说捺考说。于说毛孔皆悉流汗。犹如猛士搦一弱人。拉折说 捺复说彼情。其人当即遍体流汗。菩说伏其身心亦复如是。因此说加精说。曾不说舍。得说安身 说无障碍。说直其心无有疑惑。菩说如是作极苦苦不说苦。说受说苦。其心犹自不能安于正定 说说菩说复作是念。我今不如说塞说根。不令放逸。使不喘说。寂然而住。于是先说其气不令出 入。由气不出故。气上冲说。菩说因遂说痛。犹如力士以说说嘴斲弱人说。菩说说说。说加精说 不起退心。由是得说安身。随说所修其心说定。无有疑惑。如是种种自说考说忍受极苦苦及不 说苦。于其心中曾不说舍。而犹不得入于正定。何以故。由从多生所熏说故。菩说复作是念。我 今说当说加勤固。说塞说根令气内说入于禅定。作是念已。便说其气不令喘息。其气复从说下 冲于耳根。气说无耳。犹如说气聚[根-阿+根]袋口。受如是种种说苦。乃至不能得入于正定。何以 故。由久说说所熏说故。菩说复作是念。我当倍加精说。内说其气令其说说而入禅定。说其口鼻根 令气悉断。气既不出。却下入腹五藏皆说。其腹便说如说[根-阿+根]袋。复加功用说安其身。随说 所修其心说定。无有疑惑。菩说如是受种种苦受。其心犹不入于正定。由从多说染熏说故。菩说 复作是念。我今倍加入说说定。入此定已说说其气。其气覆上冲说。其说说痛。犹如力士以其说 索勒说系羸弱人。说说悉皆说说。菩说受如是等最极苦已。乃至不能得于正定。何以故。由多说 熏说故。菩说复作是念。我今说当倍加功用入说说定。入其定已其气说说。其腹说痛。如屠牛人 以其利刀刺于牛腹。菩说受如是苦受。乃至不能说于正定。何以故。由多说染熏说故。菩说复作 是念。我今说当倍加精说入说说定。既入定已说塞口鼻。其气说说周遍身体。其身盛说。犹二力 士说羸弱人内于猛火。菩说如是受种种苦受。乃至不得入于正定。菩说复作是念。我今不如断 说食说。说说说天说说菩说断说食说。说菩说所告曰。大士。汝今嫌人说食。我等愿以甘露入菩 说毛孔。汝说受取。菩说便作是念。一切说人已知我断人说食。今受甘露。便成妄说。若于邪说 一切说生。由妄说邪说故。身亡说后。堕落说趣于地说中生。我今说当不受此事。然我今说少通 人食。或小豆大豆及说牛子。煮取其汁日常少吃。作是念已不受天说。遂取小豆大豆及说牛子 煮汁少吃。于是菩说。身体肢说皆悉萎瘦无肉。如八十说女人肢说枯憔。菩说羸瘦亦复如是。说 说菩说。由少食故。说说疼枯又复酸说。如未熟蓏子擿去其蔓说日萎憔。菩说说说亦复如是。菩 说于是。说加精说得说安身。随所念修受种种苦受。乃至心不能说入于正定。菩说说说。以少食 .

故眼睛却入。犹如被人挑去。如井中说星。菩说眼睛亦复如是。菩说于是。复倍精说受说苦受。 乃至不说入于正定。何以故由从多说所熏说故。菩说以少食故。说说皮骨枯虚高下。犹三百年 草屋。菩说说说亦复如是。菩说说说。说倍勤念受说苦受。乃至心不能说入于正定。由从多说所 熏说故。菩说以少食故。脊骨羸屈。犹如箜篌欲起说伏欲坐仰倒欲端腰立上下不随。菩说困说 乃至于是。以手摩身说毛随落。菩说复作是念。今我所行非正智非正说。不能至无上菩提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三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阿阿阿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五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五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有三天人。说菩说所说菩说身。说相说曰。其一天云。此说答摩是黑沙说。其二天云。此说 答摩说色沙说。第三天云。非黑非说是说色沙说。因天说故。菩说遂得三名。菩说所有身上光色根 皆悉说没。菩说于是说中不曾听说。心中自生三种譬说说才。所言三者。一者湿木有说从水而 出火说亦湿。有人说来求火。以湿火说说彼湿木欲使生火。火无出法。若有沙说婆说说。身说离 欲心犹说染。耽欲耽说着欲说欲悦欲伴欲。有如是等常在心中。彼说人等。说苦其身受说极苦 忍说酸毒受如此受。非正智非正说。不能得于无上正道。二者湿木有说在于水说。有人说来求 火。以干火说说其说木。说欲得火火无然法。如是沙说婆说说。身说离欲心犹说染。于说欲中。 耽欲说欲着欲说欲悦欲伴欲。有如是说常在身心。说苦其身受于极苦忍说酸毒。受如此受。非 正智非正说。不能至于无上正道。三者朽说之木无有津说在于湿岸。有人求火。说以火说说之 火无然法。如是沙说婆说说。身说离欲心犹说染受于苦受。非正智非正说。不能得于无上正道。 菩说说说悟此说已。自作是念。我今说当日食一麻。说食一麻。常说说火之所说逼。其身肢说说 更羸瘦。说说火不息。复日食一粳米。说火不息。复日食一拘说。犹说羸瘦。日食一说豆。犹说枯 憔。复日食一甘豆。犹尚枯瘦日食一大豆。犹复困憔 说说说说王。说此苦行懊说啼泣。及说说人说女。脱身说珞敷草而坐。亦复日食一麻一米及一 .

豆等。说说耶说陀说以少食故。说娠说说。王说是事作如是念。若菩说苦行不止。耶说陀说更说 斯说。必大说说其娠堕落。便至于死。我今当说方便。令不知菩说苦行。说说说王告说说人。其 菩说苦行。勿令耶说陀说知。并敕往来使者。菩说苦行。无令余人说知此事。说说王说从使者说 菩说苦行。以说方便告说说人。菩说今者已食。菩说说说所食一麻一米。乃自念言。今说此法。 非正智非正说。不能得于无上之道。我当说修苦行食说说食。复作是念。食何说食。说取新生说 子未吃草者之所说尿。作是念已便取而食。说食此物。仍令食力消尽。然后复食。既而食已。便 于尸林之下。枕卧死人及说枯骨。以右说着地盖于说足。内念光相如是系念。行住坐卧曾无说 舍。菩说若坐。有说村野男女。说菩说坐寂然而定。手说草茎穿菩说耳穴。左右而出。如是说笑 去来抽挽。便说菩说耳言。看此坌土之鬼。又复重言坌土之鬼。复以土说瓦石说菩说身上。斯等 说于菩说之身如是说弄。说说菩说。不起恚心无粗说说。菩说如此说忍能受。是说菩说。以说勤 策不息。说安身体未曾休说。说说正念意无疑说。说心于定住三摩地 说说菩说复作是念。说有欲舍苦故。勤修说行。我所受苦无人超说。此非正道非正智非正说。非 能至于无上等说。菩说复作是念。何说正道正智正说。得至无上正等菩提。又作是念。我自说知根 住父说迦说说说内说校田里说部说下而坐。舍说不善离欲说法。说伺之中。生说寂静得安说喜根 便说初禅。此说是道说流之行。是正智正说正等说。我今不能善修成就。何以故。说我羸弱然。 我说说随意喘息。广吃说食说豆酥等。以油摩体温说澡浴。是说菩说作是念已。便开说根随情 喘息。说食说味而不禁制。涂拭沐浴说意而说。于说其五侍者互相说曰。此沙说说答摩。懈怠说 堕而说多事。受用无度断惑说乱。今既广吃食说豆酥油涂拭澡浴。今不能少说说说。必无所得。 便舍菩说说次而行。至波说痆斯仙人堕说施鹿说中同作是愿。若世说有阿说说者。我随出家。 此五人同住同行。因名五说。菩说说说。说加说食身力说健。即往西那延村(唐言会说村也)根 有村主。名说说将。将有二女。一名说喜。二名说喜力。说此二女先说。雪山南傍弶伽河说。劫比 说仙住说不说。劫比说城说迦种中生一太子。端正具足说相说说。一切说生说者喜悦。相说占 云。此儿若说王位当得说说王。此女说已。于十二年中常守说说。人说常法。若有女人。能守说 说说十二年者。即合与说说王说妃。故彼二女。于十二年内不犯十说。说十二年说作是思念。我 今于十二年中作清说行说。说以十六说乳粥供养苦行仙人。所说十六说者。一千牛乳说一千牛根 复以一千说五百。复以五百说五百。复以五百说二百五十。复以二百五十说二百五十。复以二 百五十说一百二十五。复以一百二十五说一百二十五。复以一百二十五说六十四。复以六十四 说六十四。复以六十四说三十二。复以三十二说三十二。复以三十二说十六。复以十六说十六。 复以十六说八。复以八说八。复以八说四。作是念已。即取此乳说璃器中煮说粥。当煮之说。说 居说天。说说菩说食此粥已即成菩提道。我等说当助其威力。即将上说速得力者。置乳器中并 说说之。当说粥说种种说相。说有一外道。名曰近行。来说此粥有种种相。作是念云。食此粥者 必说无上智慧。我说乞取吃之。念已便去。粥既熟已。说彼外道却来告二女曰。我从说来甚大说 乏。今此乳粥可分施我。二女说曰。我不与汝。默然而去。说二女人。从说梨器中。泻其乳粥于宝 说中。天帝说来立二女前。梵天说居天等以此遥立。说彼二女。既说帝说在前而立。即捧其乳说 施与帝说。帝说说曰。施说我者。二女说曰。今说说汝。答曰。彼梵天王。说说二女。复持其乳施 梵天王。梵天王说曰。施说我者。说曰。说说于汝。答曰。彼说居天。说此女人。复以乳说捧说居 天。说居天说曰。施说我者。又复说曰。说说于汝。答曰。彼菩说今说在尼说禅河洗浴。说无力故 不能得出。彼人说我。汝当施与。说二女人。即持其乳粥往尼说禅河。将施菩说。说说河岸有女 说神。说菩说虚羸不能上岸。即从说出半身展手欲接菩说。菩说说曰。汝是何身。说神答曰。我 是女人。菩说说曰。我不能触汝。可说我低一说枝。我欲攀出。说彼说神即低说枝。菩说攀而得 出。便着衣服在于河岸说下而坐。说二女人便持粥至。曲躬恭敬奉施菩说。菩说以自他利故。便 受其粥。又便说曰。兼此宝器说能施不。二女答曰。圣者。今说奉施。菩说说说即吃其粥。洗其宝 说说尼说河中。说王便接其说入于说说。说提桓因既而说之。化说妙翅说入说说。恐说说王说 .

说而去。于三十三天置一说塔。以说供养。菩说说二女曰。今汝施我欲有何愿。二女答曰。圣者。 有雪山南弶伽河说劫比说城。说迦种中说一太子。说容殊妙人所喜说。相说占之。当说说说王。 我今以此功德。愿说彼妃。菩说说曰。彼之太子不说世欲今已出家。二女说曰。若已出家不说世 欲。以此功德当令彼人所愿成就。便说说曰  彼悉说太子  世说最说人  若欲求所愿  当令速成就  说说菩说。说此二女说斯说愿已。告二女曰。依汝所愿。说二女人说菩说此说。礼足而退。菩说 因食乳粥。气力充盛六根说说。于尼说禅河岸游行说察。说清说说将欲安止。说孤石山有说说 果庄说说说。菩说说已即登此山。平整石上说跏趺坐。说说此山忽自裂碎。菩说起立作是疑念。 由我说说尚不尽故。令山碎耶。空中说天。说知菩说疑念此事。即于空中告菩说曰。世尊。昔无 说说此是。菩说成道常法。善根功德充说身心。一切地力不能说说。今之此地。非是菩说成菩提 说。一切大地之力。不能说说二种之人。一者善最多者。二说最多者。菩说善说甚多。所以此山 自然摧碎。今说尼说禅河说有金说地。彼说说说未来说如来等。皆于其上得最说智。已得说得 当得。菩说说已将往其地。说足步步皆生说花。四大海水成说花池。来迎菩说足所履地。地皆振 说如扣说器。有遮沙说及善瑞鹿来说菩说。主说之神。说其清凉吹去说说。主雨之神。微洒甘说 令说埃不说。菩说既说此相。作是念云。今说此相。我于今日必成正说。尼说禅河说。名伽陵伽。 以先说说住此河中。说目皆盲。若佛出世眼即得明。若佛说后其眼说盲。说地震声疑佛出世。从 说出看。忽说菩说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说光一说。如千日说。如大宝山周遍说说。说王说已说 根根根  曾说说菩说  成佛具威德  昔说与今说  二说无差说  我说初行步  复睹左右相  能受世说供  今成佛无疑  又瞻被衣服  入于尼说河  河水说清说  今成佛无疑  大说固勇猛  行步如牛王  亦如人中王  今成佛无疑  上说遮沙说  下有祥瑞鹿  身相甚端正  今成佛无疑  和说甚说说  微雨从空下 .

 说说说低枝  今成佛无疑  清说光说相  犹如说浮金  面端如说月  今成佛无疑  说王说说。说菩说已便入说说 说说菩说说伽陵伽说王说已。说金说地作是念云。我说说草。于说帝说知菩说心。即往香山。取 彼柔说吉祥妙草。即自说身作说力者。持吉祥草至菩说前。菩说说已即从乞之。帝说前跪奉施 菩说。既得草已。即说菩提说下欲敷草坐。草自右旋。菩说说此相已。复自念云。我于今日说说 无疑。即升金说座说跏趺坐。犹如说王。端说殊说其心说定。口作是言。我今于此不得尽说漏者根 不起此座。魔王常法。有二种幢。一说喜幢。二说说幢。其说幢忽说。魔王便作是念。今者说幢忽 说。决有说害之事。便说说察。乃说菩说坐金说座上。复作是念。此说说子坐金说座。乃至未侵 我境已来。我先说其作说障碍。作是念已。说眉怒目着舍那衣。化说小使者形。说菩说前说卒忙 遽。告菩说曰。汝今云何安坐于此。劫比城中。已被提婆说多之所控握。说人说女皆被说辱。说 说种等已说说戮。是说菩说。有三种罪不善说思。生一者说欲说。二者说害说。三者说说说。于 耶说陀说说比迦弥迦遮所。生说欲说。于提婆说多所。生说害说。于随从提婆说多说说种等。生 说说说。生此说已便说察曰。我今何故。生此三种罪不善说。又便说察。知是魔王来此说我令我 阿阿 说说菩说即生三种善说。一者出离说。二者不说害说。三者不说说说。说天魔王复更告曰。汝今 何故。坐于菩提说下。菩说答曰。当说无上正智。魔王复曰。如何得说无上正智。菩说答曰。罪者根 汝且一度祠会。犹此说故。得于欲界天中自在成就。况我于无数劫中。作无量百千拘胝那庾多 祠会。说利益有情故。舍说目手足血肉妻子男女金说说珍。说说无上智故。由是说故。我何不说 无上正智。我今决定说此无上正智。菩说作此言已。魔王复告曰。然我一度祠会。得欲界自在天 主。汝今说知。汝于三无数劫中。作无量拘胝那庾多百千祠会。说利益有情故。舍说目手足血肉 妻子男女金说说珍。说求无上正智故。说当说汝 说说世尊。说说万网说无量福生慰说一切恐怖。手指于大地曰。此当说我。如于三阿僧祇劫中。 作无量拘胝那庾多百千祠会。说利益有情故。舍说目手足血肉妻子金说说珍说不虚者。当自说 我。是说地神从地涌出。合掌而说声曰。罪者。如是如是。如世尊言。说不虚也。作是说已。说魔 王罪者。内说羞愧默然而住。说容憔悴而失威德。心说懊说作是念云。我今作是方便。不能令说 说子有少说坏。今当说说异说说其障碍。念已便去。说彼魔王先有三女。姿容妖说皆悉殊说。一 名说说。二名说欲。三名说说着。种种天衣庄说其身。令往菩说所。至菩说前。作说说曲说生惑 乱。菩说说已。化此三女皆成老母。即便说去。魔王说此更增懊说以手支说说思是事。我复云何根 令此说说之子生于障碍。即遣三十六拘胝魔兵。象说说说说说说说鹿说牛说猪说狗说獯狐说 鼠狼说说猴说野狐说说子说虎说等。如是奇怪种种说兵。或说说戟。或说弓箭。或说说斧或说 说刀。或说说索。或说斤斲。如是种种器仗来向菩说。魔王自说弓箭欲射菩说。菩说说已作是思 念。凡所斗说皆求伴说。我今与此欲界王说。说不说伴。复更思念。我今说除障碍方便。说魔兵 说。即说说刃同说菩说。菩说说说入大慈三摩地。说魔兵刃。皆说成青黄赤白说色说花。落菩说 左右前后。彼说魔王。复说空中雨说说土。而此说土。说成沉檀抹香及作说花。堕菩说上。魔王 复于空中。放说毒蜂雨金说石。说居说天。化说叶屋以盖菩说。毒蜂石雨皆不得说。魔王说已复 .

作是念。我能几说说说说乱。凡说声者能破三摩地。我今说说菩提说叶令说说[阿*根]迦。复令说 吹相鼓作声。彼若说声心不能定。作是念已。即说此事。说菩提说叶相鼓作声。菩说说已不能说 定。说说居天遥说是事念言。我今说助菩说。说说说天。皆来至菩提说。各把说叶不令叶说。说 彼魔说犹不肯散。说居天等复作是念。此罪魔说久说菩说。尚不退息。即以神力。说说魔说说说 山上。菩说说说住说楼说螺聚落。于尼说禅河菩提说下坐。于妙说分法中。常不断说修说加行 而住。于初夜分中。神境智说说通成就。所说一中说说无量。无量中说说一。或说或说说壁及山根 得无挂碍如虚空中。出没大地如游于水。地相如故。或趺坐虚空如居大地。或游说虚空如说说 翥。日月有大威德。或复说手而说摩之。乃至来往梵天身皆自在 说说魔王复作是念。说禅定中唯声能说障碍。我说作声。即与三万六千拘胝魔鬼神等。遥吼大 声。菩说说此声故。说十二踰膳那迦覃婆说林。由此林故。不说彼声。菩说复作是念。我说修天 耳智说通心。天及人声皆悉得说。菩说超说人耳以说天耳。人非人声若近若说无不说了。菩说 念云。魔王三万六千拘胝眷属中。彼说于我起于说心。我何得知。菩说复念。我如何说他心智。 即于夜中便得说悟。如于有情所说说伺。心及心心所。欲不欲心。嗔不嗔心。痴不痴心。广不广 心。息心说心。说慢不说慢心。寂静不寂静心。定心不定心。散心不散心。如说了知。既知是已复 更念云。此魔说中从昔已来。说是父说说是母说。说是怨害说说说友。如何得知。复更念云。我 今说修宿命智方得了悟。于夜分中精勤存念。修宿命智便得说了。从昔已来种种说事。所说一 生二生三四五生十生二十生百生千生。乃至无量百千万生。一劫生二劫生。成劫生坏劫生。乃 至无数劫生。说念了知。彼人姓某名某。及已所生之说族姓种说。及有食啖苦说等事。皆悉了悟根 如是说命如是久住。寿命说短彼说此生。所有相貌方说种种。无量说说靡不尽知。菩说作念。念 此魔说说堕说趣说堕善趣。如何得知。复作是念。说以生说智通方知是事。菩说于中夜分修生 说智通。便得天眼清说。超越人说。以此天眼说说说生。死者生者。端正者丑陋者。富说者下劣 者。往善道者。往说道者。作善说者。作说说者。决定明了。复知一一说生身口意说作说说事。说 说圣者。或深着耶说。或作耶说说。由斯说故。从此没后堕说趣中。或说说生。于身口意作说善 说。恭敬说圣行正说。由此说故。从此没后生善趣中。皆悉明了。菩说复作是念。一切有情。由彼 欲漏有漏无明漏。说说苦海如何得免。复更念云。唯说无漏智通能断此事。菩说说说说是说故。 菩提说下于夜分中。常以相说修说成熟。说心于说分法中而住。说心说说无漏智通。即于苦说 如说了知。集说道说亦复如是。说斯道已。于欲漏有漏无明漏。心得解脱。既得解脱。说说漏尽 智。我生已尽梵行已立。说作已作不受后有。即说菩提。彼中说说说分菩提。世尊所作已说。即 入火界三摩地。此说菩说以慈器仗。降伏三十六拘胝魔说。说无上智。于说魔王罪者。弓从手落 幢便倒地。说殿皆说。魔王与说三十六拘胝眷属。心生懊说而说悔恨。便自说没。往劫比说城告 说人曰。说迦牟尼菩说。修说苦行登金说座。于草说上今已舍命。说说说王及说说人群臣百寮。 说是说已。大苦说心如火所说。城中人说及说比迦等三大夫人。念菩说德说说躄地。以水洒面 良久乃说。悲泣哽咽不能自止。左右侍女说说裁抑。如是种种说说无量说说信天说魔欺妄。复 知如来已成妙智。心生说喜便普告曰。说人当知。说迦牟尼今不舍命。说说无上正智。说说说王 及说眷属。并劫比说城人说。说此说已不说说说。说耶说陀说。说世尊菩说说无上智。生喜悦曰根 说一息。斛说王亦生一息。于说月说。说说王说此盛事。甚大说喜说悦充说。即敕城中除去瓦说根 以栴檀香水遍洒于地。于四衢道中置于香炉。然说名香。说彩幢盖说于街路。以说说花周布地 上。于四城说及街衢中。立檀施说。于说于说城说施会。沙说婆说说外道梵志说说孤独说说乞 求。如此等说皆悉施与。南西北说及城中街衢亦复如是。会说群臣。说耶说陀说所生之息。而立 其名。内说侍女前白王曰。此子生说说怙障月。因此说以说名说怙说。说斛说王。说其子故广施 如上。亦会说属与子立名。说说人曰。此子当立何字。说属说曰。此子生日。劫比说城人说说喜。 可名此子说阿说陀。说说说王。说说怙说而作是言。此非我说迦牟尼所生之子。说耶说陀说。说 王此说深说恐惧。即携说怙说。往菩说澡洗池说。有一大石。先是菩说力说之石。以说怙说置此 .

石上。合掌誓曰。此儿若是菩说说生子者。投于池中不至沉没。若非菩说说生子者。入水即没。 作是愿已。即抱其石并说怙说抛于池中。石便浮水。说说怙说落在水中。坐于石上。如说说在水 随波来去。曾不沉没。说说王说已生希有心。将说群臣说说侍说。至彼池傍说说怙说。在于池中 坐浮石上。说说喜悦。说说说王。自入池中抱说怙说。其石便没。说于说中倍加说育。初菩说以 慈器仗。降伏三万六千拘胝魔说已。说无上正智。于说大地震说。普遍世界悉皆光明。所有大地 黑暗之说。日月威光不能除者。蒙佛此光皆得明说。其中说生忽得相说。说相言曰。非独我等生 于此说。更有说生生于此说。说说曰  四种触池  父子和合  说迦出家  说河神礼  说说梵界有二天子。说说世尊坐菩提说下。共相说曰。今佛世尊。住嗢律尼说禅河岸菩提说下。 初成正说入火界三摩地。说于七日今犹在定。我等当共说如来所香花供养。各说二说说佛。作 是说已。如力士屈申臂说即至菩提说下。在世尊前说礼双足。其一天子说说说曰  起起大慈悲  怨说今退散  无罪大商主  说游行世说  说善游说法  广施说说说  无量说说生  说法皆受持  第二天子复说说说曰  起起大慈悲  怨说今退散  一切垢已除  说游行世说  身心既清说  如彼说说月  无量说说生  说法皆受持  说二天子。说此说已礼佛而去。说说世尊。从三摩地起说说曰  欲界说安说  色界说安说  说欲说说尽  此安说最说  我今舍重担  永离于说重  有担受多苦  舍担说安说 .

 一切欲已舍  一切行已成  一切法已知  此人不复生  世尊在三摩地。于七日中既断说说受解脱说。无人供养。不说不食无说渴想。说说有二商主。一 名黄苽。二名村落。各有百说说及多人说。共说说说路由佛所。说二商主。先有知说命说生天。 说于商人作如是念。今佛在菩提说下七日入定。断说说说受解脱说。无人供养。我今说令此二 商主说最初供养。于多世中受说功德。今宜说说此事。说知说故。作是念已。于夜分中。放大光 明说五百说。说其半身在虚空中。告二商曰。汝今当知。说迦牟尼世尊。在说广尼说禅河菩提说 下初成正说。于七日中解脱说说受彼安说。不说不食无人供养。汝等二人。事速供养。说最初供 养。说大利益。作此说已。天遂便说。说二商主说此说已。共相说曰。我等当知。世尊威德甚奇。 今天说彼来告我等令使供养。作是说已。于佛世尊深心敬仰。持说供物酪说糗蜜往世尊所。到 已礼足在一面立。白世尊曰。我等二人。多持酪说糗蜜来奉世尊。愿说哀慈说我微供。说说世尊 而作是念。我今不可同说外道以手受食。说念说去说佛。说益有情如何而受。说清说天空中告 曰。世尊当知。说去如来。说有情故持说而食。世尊亦知其事如是。于说世尊。既先无说即自邀 祈。我若得说然后受食。说四天王。知世尊心愿。各持一石说而来奉佛。然此石说。清说说妙周 遍说密。形色端说非人所作。说四天王。既各持说至世尊所。说礼佛足在一面立白佛言。世尊。 我等各从石山持此石说来奉世尊。唯愿慈悲垂哀说受。说说世尊作是念云。今此四王。各持石 说以施于我。我若取一余天怨望。乃至二三亦复如是。我今说可说说受之。以我神通合成一说。 将适说愿。作是念已便受四说。以佛神力。重说内之遂成一说。便持此说。说益有情故受商主供根 既受供已。即说商主说说咒愿。说曰  所说布施者  必说其说利  若说说故施  后必得安说  福能招说果  所愿皆成就  疾得说寂说  当说涅槃说  勤修福德人  所有说灾横  及以天魔说  皆不能侵说  若说勇猛者  具圣慧能施  当尽苦海说  必得无说说  说说四天王及二商主。说此说已。甚生欣说礼足而去。说说世尊。持此石说于尼说禅河岸。以水 泥说如法而食。食已说菩提说下。收说洗足。以糗酪说蜜性冷故说说世尊患于说气。魔王说佛 患冷说气。来说佛所说礼佛足白佛言。世尊。涅槃说至。何用久住于世。可早入涅槃。世尊知说 魔王所说。告言。汝罪魔王我未入涅槃。何以故。我未有声说弟子说明智慧。若有他说如法而答根 善破异说广建正法。具足四部说。苾说苾说尼说婆索迦说婆斯迦。上天下界及说十方。广知我 法修说梵行。悉皆了知。若未如此。我未入涅槃。魔王说佛此说。心生懊说说身而去。说提桓因。 .

说佛世尊患于说气。即往说部说下。说有说梨勒林。于其林中取色香美味具足者说梨勒果。速
说佛所说礼佛足。在一面立白佛言。我说世尊身患说气故。取说梨勒果。今以奉施。若食此果说
气即除。唯愿世尊受我此说
说说世尊。便受服之所患说愈。说说世尊所患既差。从菩提说下起。往牟枝磷陀说王池说。坐一
说下念三摩地。说此池中合有七日雨下。牟枝磷陀说王。知七日雨下不说。从池而出。以身说佛
七匝。引说覆佛说上。何以故。恐佛世尊冷说不说。说蜂说等虫说乱世尊。说此说王。说七日中
说雨止已。方解其身说作天身。说礼世尊足白佛言。世尊。于此七日之中。说安说不。我身粗弊
说无乱说。愿说说喜
说说世尊即说说曰
 知足果安说  多说者知法
 不害于说生  人说大慈悲
 能除世欲说  说说皆说离
 我慢悉摧伏  斯人最安说 
佛说说已。说彼说王。说礼世尊说本住说
说说世尊。复从池说说菩提说下。于草敷上端身说跏如法而坐。说十二说生循说返覆。所说此
有彼生。无明说行行说说。说说名色名色说六说。六说说触触说受。受说说说说取。取说有有说
生。生说老死说悲苦说。此说故彼说。无明说说行说。行说说说说。说说说名色说。名色说说六
说说。六说说说触说。触说说受说。受说说说说。
说说说取说。取说说有说。有说说生说。生说说


说说说


说说世尊。于七日说入三摩地已起。而说说曰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于定
 若能知因法  彼说说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于定
 若能知因苦  彼说说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于定
 若能说受尽  彼说说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于定

 若能说说尽  彼说说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于定
 若能说说漏  彼说说一切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于定
 普照于世说  如日在空里
 若此法能生  佛常在于定
 降伏说魔说  佛能断说说 
说说世尊作是念已。我得甚深之法。说说能说说知能知。不可思惟说可思惟。其说微妙。唯有智
者能知此法。若说他说。彼不能解。我法虚授徒自疲说。益我愁说。我今说独于寂静说我所说法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说说世尊如上思惟。止心住已不念说法。说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知佛心念即自思惟。此世说说
坏说说生等。于彼苦境不能解脱。今说如来说正遍知出说世说。说逢说遇如说说说说花。佛今
出世。说自寂静不念说法。我今说往说佛。作此念已。如大力士屈申臂说。从梵天没至世尊前。
说礼佛足在一面立。即说说曰
 快哉今此摩揭陀  而说未曾说妙法
 于说法中说悟者  唯愿当开甘露说 
世尊复以说伽他曰
 我所得法甚说遇  能令有海悉无余
 少智愚人恒逆流  由欲说说说漂没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四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阿阿阿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六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六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大梵天王白佛言。世尊。于此世说有说说生。或生或老。然其根性有上中下。利说不同。形
相端说性行说说。少说说惑。亦少说惑种说。由不听正法故。所解狭劣。世尊。如嗢说说花说特
摩花俱没陀花奔茶利迦花。并于水中或生或老。其花根性有上中下。一浮出水。一与水说。一居
水下。说生亦说。于世说中或生或老。然说根性有上中下。利说不同。形相端说性行说说。少说
说惑。亦少说惑种说。由不听正法故。所解狭劣。说是人故当说正法。说彼说人说说法宝。并皆


说说世尊。说是说已便作是念。我以佛眼说彼说生性差说不。作是念已。即以佛眼说说有情。或
生或老。然其根性有上中下。利说不同。形相端说性行说说少说说惑。亦少说惑种说。由不听正
法故。所解狭劣。说说世尊。即于有情起大悲心。而说说曰
 若有于法深说听  我即当开甘露说
 如其说慢自说人  大梵我说不说说 
说说大梵天王。说此说已作如是念。佛于今者欲说正法。心生喜说说礼佛足。说佛三匝勿然不
说。说佛世尊复作是念。我于今者说说先说。又作念言。有哥说哥。往在因中曾说我说。及以种
种供说。我当说彼先说正法。
说说空中说天白言。世尊。其哥说哥。命说已来说今七日。世尊亦以佛眼。说知命说说其七日。
复作念言。彼哥说哥。不说我法失大利益。若得说法利益无说。又复念言。我今当说嗢说说摩子
说法。由于因中说第二说。种种供说我故说说。空中说天亦白佛言。此嗢说说摩子昨夜命说。佛
亦说知昨夜命说。复作是念。彼不说我法失大利益。若得说法利益无说。说说世尊便作是念。我
欲先说何人说法。复作是念。说说彼五人先说说法。何以故。我昔苦行之说。彼等五人信心尊重
承事供养。复作是念。彼等五人今何所在。说说世尊超人天眼说察。乃说五人在波说痆斯仙人
堕说施鹿林中。说已从菩提说坐下而起。往说迦施那国波说痆斯城。乃路逢一外道。名说说近。
彼说世尊形容端说清说色相善好。说曰。具寿说答摩。说根端正清说说容皮肤说滑。于何教说
而得出家受说法教。说说世尊即说说曰
 我今不从说受说  亦无比说同于我

 世说所说开说者  唯我一人善能说  一切通说超出世  而于说法无所著  咸皆弃舍说解脱  自然说悟不从说  既无有人说于我  所以自然说一切  如来天人大说说  已说一切智力具  说说世尊说此说已。说迦施那国波说痆斯城仙人堕说施鹿林中。是说五人在彼林中。遥说世尊根 各相说言。共立一制。此沙说说答摩。性多说慢常说邪命断惑数退。彼今广餐美食。所说酥蜜酪 等。以酥油涂身香说洗浴。彼说答摩来至我所。我等不说起迎说礼。亦莫说坐。彼若坐说亦任说 坐。立制才竟。如来说说近五人所。说彼五人。不说如来威德尊重。从座而起。一人说如来安座。 一人说如来取水。一人说如来安置洗足器。二人迎接说受三衣。善来说答摩。可坐此座。世尊作 是念。此愚痴人。共立章制而便自犯。作是念已就座而坐。五人供养。未知世尊得成正说。心生 说慢。所有言说皆说如来在俗名号。或说说答摩。或说具寿。或说种族。是说世尊。说说呰已告 五人曰。于如来说。莫说俗姓说答摩具寿种族名字。若如是说呰如来者。失大利益。生生之说于 说夜中而受苦说。何以故。若复有人。说说如来俗姓名号等。彼无智人。生生之说失大利益。常 受苦说。汝等说知。自今以去。于如来所莫说俗姓。五人说曰。具寿说答摩。汝先苦行。不得正说 智慧之法。亦复不说善安说住。汝不可得。何说今日破戒弃舍苦行。心不能定。痴狂心乱广受好 食。所说酥乳酪等。酥油涂身香水洗浴。一无苦行。如何乃言得成正说。世尊说曰。汝愚痴人。不 说如来前后相貌说根差说。五人说曰。具寿说答摩。如是相貌我说差说。说说世尊告五人曰。出 家之人不得说近二种邪说。云何说二。一者说着凡夫下劣俗法及耽说淫欲说。二者自苦己身造 说说失。并非圣者所行之法。此二邪法。出家之人当说说离。我有说中之法。说行之者。当得清 说之眼及大智慧。成等正说寂静涅槃。何说说中法。所说八圣道。云何说八。所说正说正思惟正 说正说正命正精说正念正定。说说世尊。而说五人以决定心说如是教。说五人中。二人侍佛学 法。三人晨说乞说。说至本说充六人食。又于中后。三人侍佛学法。二人入村乞食。说至本说五 人共餐。唯佛世尊不非说食。说说世尊告五人曰。此苦圣说法。我未曾说。由如理作意精勤力故根 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集圣说法。我未曾说。由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 说圣说法。我未曾说。由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说道圣说法。我未曾说。 由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复告五人。此苦圣说法。我未曾知。今当说知。由如 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集圣说法。我未曾断。今当说断。如理作意精说力故根 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说圣说法。我未所说。今当说说。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 生。此苦说道圣说。我未修说今当说修。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圣说。我 已遍知。不复更知。先未曾说。由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集圣说。我已永 断。更不复断。先未曾说。由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说圣说。我已作说。更 不复说。先未所说。由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此苦说道圣说。我已修说。先未 所说。由如理作意精说力故。得说慧眼智明说生。汝等五人当知。我先未得此四说三说十二种。 未生说眼智明说。不能超说人天乃至梵界说沙说婆说说一切世说天人阿说说。未说解脱出离。 不离说倒。我不说无上正智。汝等当知。我自修说此四圣说三说十二种。说已即生说眼智明。了 说正说。说说我便超说人天魔梵界及世沙说婆说说。于天人阿说说解脱。出离心所说倒。我得 于正智无上正说。世尊说此法说。具寿憍说如。说于无垢无说法中得法眼说。及八万天说。于法 中亦说法眼 .

说说世尊告憍说如曰。汝说法已。答曰。世尊。我已说。佛复告曰。憍说如。汝说法耶。答曰。善逝 已说。佛言。具寿憍说如。既遍说法。以是说故。号阿若憍说如。说说地行说叉说。说世尊说。同 说声言。仁者当知。此佛世尊。于波说痆斯城仙人堕说施鹿林中。三说十二行法说。非说沙说婆 说说人天魔梵之所能说。令多人安说故。令多人利益故。哀愍有情故。由是说故。天说增益说说 说说。说说空行说叉。说地行声已。亦同说声。乃至四天王天三十三天。炎魔天睹史天。化说天 他化自在天。及说梵天。皆同说同刹那同腊婆同牟呼栗多说声。阿迦尼吒天说是声已亦同言曰根 仁者当知。此佛世尊。波说痆斯城仙人堕说施鹿林中。三说十二行相法说。非说沙说婆说说天 人魔梵之所能说。说令多人得安说故。说令多人得利益故。哀愍有情故。天说增说说说说说。世 尊波说痆斯城仙人堕说施鹿林中。三说十二行相法说故。因号此法说及此地。名说说法说说说 说说世尊复告四人曰。有四圣说。云何说四。所说苦圣说集圣说说圣说道圣说。云何苦圣说。所 说生苦老苦病苦死苦说说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乃至五取说苦。如此说知。修说八圣道。所说 正说正思惟正说正说正命正精说正念正定。云何名集圣说。所说说欲更受后有。说喜说俱行说 彼彼欣说染说。说舍离故。说修说八正道。云何说圣说。所说说欲更受后有。喜说相说攀说染着根 说说坏休息永没离欲说说故。修说八正道。云何道圣说。所说八圣道。说当修说。世尊说此四说 法说。阿若憍说如。说说漏尽心得解脱。四人于此法中。离说说垢说清说眼。说说世说中有二说 供。一是世尊。二是憍说如 说说世尊复告四人曰。汝等当知。色无我。若色有我。不说生说疾苦。能于色中。作如是色。不作 如是色。是故汝等。知色无我故。生说疾苦。不能作如是色。不作如是色。受想行说亦复如是说 知。说说世尊复告四人曰。于意云何。色说是常说无常耶。答曰。大德。色是无常。告曰。色若无 常者。说苦非苦。答曰。大德是苦。告曰。色若无常苦者。即是说坏。若多说弟子者说色是我。我 有说色。色属于我。我在色中不。答曰。不也。世尊告曰。如是受想行说。说是常耶。说无常耶。答 曰。大德。无常也。告曰。乃至说等无常者。说苦非苦。答曰。是苦。大德。告曰。说等无常苦者。即 是说坏。若有多说弟子。说色乃至说是我。我有说等。说等属我。我在说等中不。答曰。不也大德根 告曰。是故当知。说所有色。若说去若未来若说在。若内若外若粗若说若说若劣若近若说。如是 说色非我。非我所有。非属于我。我不在色。由如说遍知。说如是说。乃至受想行说亦如是说。汝 等声说弟子。具足多说说五取说。离我我所。如是说已。知说世说说无可取。无可取故不生怖畏根 无怖畏故内说说寂。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说不受后有 说说世尊说此法说。彼四人等说此法已。心得解脱说阿说说果。是说世说有六阿说说。佛说第 根 说说佛在波说痆斯城婆说奈河说。说彼城中有说者子。名曰耶舍。于日日中。令奏女说受五欲 说。身心疲倦即便眠卧。说伎女等说说而睡。说说耶舍。中夜忽说说说伎女。九孔流溢种种不说根 说说蓬乱衣服垢说。手足繁说说言喧说。说此事已作是思惟。我于今夜在尸林耶。心生说怖起 说宝履。其履价直百千说金。说至说说大声叫说。说人当知苦来逼我。说人当知苦来逼我。悲泣 雨泪。说有非人。说耶舍声不令人说。即说开说。说说耶舍。出至大说亦说大声。悲泣哽噎复作 是言。说人当知苦来逼我。说彼非人。说耶舍声不令人说。便说开说。说说耶舍。出至城说如前 叫说。说彼非人亦说开说。说说耶舍出城说已至婆说奈河说。说说世尊河说说行。耶舍说水如 前叫说。佛说其声。告言童子。此说无畏。汝可渡来。于是耶舍脱留宝履。渡说佛所。说礼佛足在 一面立 .

说说世尊。即将耶舍至其住说。佛就本座。说彼耶舍。礼佛足已说如来坐。说说世尊。即说敷演 妙法示教利喜。说佛常法。先说此法。所说布施持戒生天之因。复说五欲所有说患。说说出家独 说山林。思惟说察断说说说。演说广大微妙之法。开示令解。说有听者说说此法。说喜清说无有 疑惑。佛说知已更复说说出世之法。所说苦集说道圣说。犹如浣衣先除垢说。既清说已色即易 染。耶舍亦说。初说佛说心器清说。便能了知四圣说法。说说流果。说法得法极通说法。究竟说 法越一切悕望。度一切疑惑不假他说。于大说教余不能引。于说法中得无所畏。耶舍说说得此 法已心大说喜。从座而起整衣服。说礼佛足右膝着地。合掌白佛而作是言。世尊。我今入此微妙 之法说大说利。从今已后乃至尽形。说佛法僧。说五戒说波索迦。不说不盗不耶行不妄说不说 酒。作是说已退坐一面。说彼耶舍出城已后。妻从睡说不说耶舍。说说说说莫知所在。告父说者 曰。说者当知。今子耶舍不知所在。说者说已作如是念。说非我子被说说说及以怨家将出城外 作无利耶。作是念已。即于四方令说说使自持火炬。与说人等说说说说。遂出城说说至河说。说 有宝履价直百千。便作是念。我子定非说说得去。既脱宝履明知渡河。说者即便渡河而去。说至 佛所于说世尊。遥说说者从外而来。即以神力令彼说者说入说中不说其子。说彼说者。既至佛 所说礼佛足。白言世尊。说我耶舍以不。佛言。 说者。汝宜且坐。容于此说与子相说。说彼说者说 佛说已。起说喜心得未曾有。礼佛双足在一面坐 说说世尊。说说妙法示教利喜。说佛常法。凡所演说。先开布施持戒生天之因。复说五欲所有说 患。说彼出家独说山林。乃至令彼说者得说流果。其子耶舍。犹着俗说种种珍宝庄说之具。得阿 说说果。说说世尊。即说神力而说说曰  说伏寂静持说戒  常以妙法自庄说  于说含说无害心  是说沙说苾说行  于是说中。世说有七阿说说。佛说第一。说说说者。忽说其子在佛前坐。说已告曰。童子汝来。共 汝说家。汝母相说悲说啼泣 说说世尊告说者曰。于意云何。说有已得无学智说说四说法。彼人说家餐吐食不。说者答曰。不 也大德。佛言。说者。汝今已得有学智说说四说法不。答曰。已得。佛告说者曰。此耶舍童子。已 得无学智说说四说法。说者白言。我子耶舍说大果利。得无学智说。说四圣说理。所说苦集说道 说说说者白佛言。世尊。愿佛世尊至明日说。与子耶舍来我宅中受我供养。说说世尊默受其说。 说者知佛说已礼足而去 说说世尊。至说着衣持说。与耶舍童子到说者宅。耶舍母妻在中说傍。待佛世尊及其耶舍。既说 佛来。自以其手说说床具敷说座已说世尊坐。说说世尊即就其座。说耶舍母及妻。礼世尊足在 一面坐。说说世尊。即说说法示教利喜。先演布施持戒人天之因。次演修说断说说说。乃至说说 流果。说说其母及妻。既说法说法已。即从坐起礼佛双足白言。世尊。我于今日得此妙法。尽此 形寿说佛法僧。永持五戒作说婆斯迦。愿佛世尊。今日食说受我供养。世尊默然而说。说耶舍母 说佛说已。即于家中。说说清说上妙说食。于世尊前说一香说。奉说香味而以供养。世尊食已洒 说清说。重以香花周匝供养。在一面坐。如来说说。重说说法即便而去。说波说痆斯城说说者等根 说第一说者子耶舍剃除说说被于法服随佛世尊而作弟子。其第二说者子。名曰富楼那。其第三 说者子。名曰无垢。第四说者子。名曰说梵拔提。第五说者子。名曰妙肩。说耶舍出家。咸作是念根 今耶舍童子生于说家。富有珍宝身体端说。恒受快说。舍其所好说佛弟子。将知如来甚大威德 .

法亦微妙。我等说当剃除说说侍养如来学受说法。作是说已即共同心。从波说痆斯城至世尊所根 礼世尊足在一面立白佛言。世尊。愿与妙法。我等出家说佛弟子。依如来教奉持梵行 佛告说说者子曰。今正是说。善来苾说。汝便出家修说梵行。作是说已彼说者子等说说自落袈 裟着身成苾说相。如说七日曾出家者。其所悟解如百说苾说。说说世尊重说说法。汝等苾说。独 一静说说离喧说。常守自心勤修苦行。今既出家说求梵行。度于彼岸说自正智。得佛神通尽于 生死。梵行建立说于所作。勿受后有。如斯修者得无生果。说四苾说说佛此言。即便悟解说阿说 说果。说此世说有十一阿说说。佛说第一。波说痆斯城中有五十豪族家。说此五说者子咸皆出 家剃除说说而被法服说阿说说果。各作是言。如来教法甚说深妙。令彼五说者子各舍豪富而说 出家。我等说人亦宜说佛而说弟子。作是说已咸至佛所。说礼佛足在一面立白佛言。世尊。愿听 我等于善法律中出家而说苾说常修梵行。佛言。善来苾说。说说自落袈裟着身。如说七日曾出 家者。佛言。具寿。夫出家者。独说山林说离喧说。常守自心勤修苦行。度于彼岸说自正智。得佛 静力尽生死说。勿受后有。如斯修者得无生果。说五十苾说。说佛言已心说无碍。说阿说说果。 说此世说有六十一阿说说。佛说第一 说说佛住波说痆斯城仙人堕说施鹿林中。六十苾说前后说说。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我今与汝。 于一切天人系说之中。而得解脱。汝等各可随说说方。说说说生作大利益。且令汝等各各而往。 不用同行。我亦往说楼说螺聚落。说利益故。说说说魔作是念言。此沙说说答摩。住于波说痆斯 仙人堕说施鹿林中。说声说说如是说法云。我于一切天人系说中而得解脱。汝等苾说。亦于一 切天人系说中同得解脱。汝等说往人说广说利益。汝等说各说行。不用同往。我亦将说说楼说 螺聚落者。我今说当说彼作说障碍。说说说魔作是念已。化说摩说婆往说佛所。即于佛前而说 根根  汝不得解脱  而作解脱想  汝在系说中  不能解脱我  说说世尊作是念言。今者说魔愿我散乱。世尊知已说说答曰  人天系说中  我已得解脱  罪者今当知  我已摧伏汝  说说说魔便作是念。此沙说说答摩能知我心。作是念已便生懊说。内说说悔便说而去 说说世尊复告说苾说曰。我于天人系说中而得解脱。汝等亦得解脱。汝等说往余方作说利益哀 愍世说。说说天人得安说故。汝等不得双行。我今亦往说楼说螺聚落。说苾说等咸奉佛教。唯然 而去。说说世尊。往波说痆斯城说楼说螺聚落。既到于彼说白说林。在一说下宴坐而住。说有六 十说部在聚落外。于日日中。与说女说共相嬉说。有一女人。失说所期弃而出去。说六十说部说 说此女。说次往说至白说林。便说世尊坐一说下说貌端说。若有说者说清说心。说伏说根意得 寂静成就最说。犹如金幢光明殊妙。说人说已。便说佛所。白言大德。说说一女人不。世尊说曰。 彼女人者是汝何说。说人白言。我六十说部。在聚落外于日日中。令说女说作于倡伎。此一女人 失我所期弃我而去。我今说来。告言。说人。于意云何。汝今所要。说求女身是要。说求自身要耶根 说人说曰。大德。求女身无益。说求自身最说第一。世尊告曰。童子。汝等来坐。我今说汝宣说妙 .

法。说六十说部。说礼佛足却坐一面。佛说妙法示教利喜。说佛常法。先说此法。所说布施持戒 生天之因。复说五欲所有说患。说说出家独说山林思惟说察断说说说。演说广大微妙之法。开 示令解。说有听者说说此法。说喜清说无有疑惑。佛说知已。更复说说出世之法。所说苦集说道 四圣说理。犹如浣衣先除粗垢得清说已色说易染。六十说等。初说佛说心器清说。便能了知四 圣说法。说说流果。说法得法极通说法。究竟说法越一切希望。度一切疑惑。不假他说。于大说 教余不能引。于说法中得无所畏。六十说部得此法已。心大说喜从坐而起。整衣服说礼佛足。双 膝着地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我等入此微妙之法。说大说利。从今已从乃至尽形说佛法僧根 受五学说说说波索迦。不说不盗不邪行不妄说不说酒。作是说已礼佛而退 说说世尊。夜既说已于晨朝说。着衣入多说村。作是思惟。于此村中我先说说说法。复作是念。 是说村主有其二女。一名说喜。二名说喜力。我先往昔欲舍苦行说。此二女人。先以乳糜及与酥 蜜。供养于我。我食此故身力说健 说说世尊作是念已。往二女家。彼二女人遥说世尊。说佛敷说座已奉迎世尊。说礼佛足作如是 言。善来善来世尊。唯愿世尊入就此座。说说世尊而就其座。说彼女人说礼佛足却住一面。佛说 说法示教利喜。广说乃至于说法中得无所畏。说说二女。即从座起整衣服说礼佛足双膝着地。 合掌向佛。白言世尊。我遇妙法说大说利。从今以后乃至尽形说佛法僧。说说波斯迦。作是说已 白佛言。世尊。今日慈悲受我微供。说说世尊默然受说。说彼女人说佛受已。即于佛前作其泥说根 世尊洗手足已如法而坐。说彼二女。布说种种清说甘美说食。自手行食。说说将来而说供养。世 尊食已洗手收食器已。说洒其地说香散花。说礼佛足却坐一面。说说世尊。便说说法示教利喜 咒愿而去。将欲出村便作是念。于此摩揭陀国。说有最尊外道及婆说说。说我说法生信敬心。令 说多人得入我法。说有外道。名说楼说螺迦说。老年一百二十。有五百弟子。在尼说禅河说林中 住。修说苦行。说摩揭陀国一切说人。皆生恭敬尊重供养。说说福田如阿说说。我今往彼说说妙 法。令说多人说大说利。作是念已。往尼说禅河说至迦说所。其说楼说螺迦说。遥说世尊即说说 床座。佛就而坐。而作是说。善来善来大沙说。多说不说沙说来此。共相说说曰。大德。起居说利 不。作是说已相说而坐。佛告迦说。仁是尊重于此火舍。说说一说寄停一宿。迦说波曰。我非尊 重。然此石室有大毒说。恐相说害 佛告迦说。我说此舍说不说我。迦说说曰。大沙说。若说不说汝随意而坐。说说世尊。于初夜分 洗手足已。便入火室。如常敷草说跏而坐。正念不说。说彼毒说。遥说世尊心生嗔怒。便吐毒烟。 说佛世尊。以神通力从口出烟遮彼毒烟。说彼毒说说佛出烟。嗔心猛说遍身出火。说说世尊。说 欲说伏彼毒说故。入火光三昧遍身出火。于其石室猛火说然。说迦说波。于中夜分从本说出。说 其星宿。遥说石室火焰说然。便作是念。大沙说说答摩说貌端政。苦哉苦哉不用我说。今被毒说 火说成灰。告说弟子。汝等各各将水说火救大沙说。说说世尊知迦说意。便作是念。说欲说伏彼 毒说故。更入三昧。出种种火光。说毒说火不说说身。说彼毒说说种种火。心生怖畏来说佛所。 便入说中说身而住。世尊知说说伏。从定而起。擎说而去至迦说所。迦说说已即便说曰。大沙说 汝得存邪。世尊告曰。我得平安。迦说说曰。于汝说中而有何物。世尊告曰。此是毒说汝所畏者。 我已说伏在此说中。迦说说已而作是念。沙说说答摩。说有大威德善能如是。然我亦是阿说说。 说说世尊。在说楼说螺迦说住说聚落林中。说迦说波有五百摩说婆。各各供养祭祀火说三所。 其数说有一千五百火说。彼五百摩说婆。于晨朝说欲祭祠火说于说燃火并皆不着。其摩说婆等 俱怪斯事。遂往迦说所白言。我等今欲供养火说。然火并皆不着。迦说说此说已便作是念。说大 沙说近我住说。有其威力燃火不着。作此念已说世尊所。作如是说。沙说当知。我五百摩说婆欲 祭祠火说。燃火并皆不着。说有斯事俱来白我。我如是思念。说大沙说近我住说有其威力。燃火 不着。佛告迦说曰。汝今欲得火着不。迦说说曰。欲得火着。作此说已。所事火说并皆同起咸悉 .

说盛。迦说说已而作是念。沙说说答摩。说有威德善能如是。然我亦是阿说说。说说世尊。住于 说楼说螺迦说修道所于说林中。其摩说婆祭祠火已。欲说其火不能得说。于说摩说婆。说迦说 所而白言。说波说耶当知。我等祭祠火已。欲说其火而不能得。说说迦说复作是念。大沙说说答 摩近我住说。将非彼力令火不说。作是念已说世尊所。而白佛言。大沙说愿知。我此摩说婆等祭 祠火已。欲说其火而不能得。是故我作是念。大沙说于我近住。将说彼力致令如此。作是言已。 世尊告曰。汝欲得说其火不。迦说白曰。大沙说。甚欲得说。即说以佛威力尽皆说没。是说迦说 便作是念。希有威德。大德沙说说能如是。然我亦是大阿说说。说说世尊。住说楼说螺迦说修道 所住林中。迦说异说。自欲祠火而不能着。迦说便作是念。大沙说于我近住。将非彼力致如此耶根 作是念已说世尊所。白佛言。大沙说当知。我欲于此自祭祠火。然不能着。是故我作是念。大沙 说于我近住。将说彼力致使如此。作是言已。世尊告曰。汝今欲得火着以不。迦说白言。大沙说。 我欲得着。以佛神力令火匆燃说盛炎着。说说楼说螺迦说复作是念。甚奇世尊希有如此。大威 德力说能如是。然我亦是阿说说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五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阿阿阿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七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七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世尊。住迦说修道所止林中。迦说异说。祭祀火已。欲说其火而不能得。于说迦说便作是念根 大沙说今近我住。将非彼力火不说耶。作是念已往说佛所。而白佛言。大沙说当知。我于此说祭 祀火已。欲说其火而不能得。是故我作是念。大沙说于我近住。将非彼力令如此耶。作是说已。 佛告迦说。汝今欲得说此火耶。迦说白曰。大沙说。我意欲得除说此火。其火即说以佛神力悉皆 除说。是说迦说便作是念。大沙说说能如是有大神力。然我亦是阿说说。说说世尊。住说楼说螺 迦说修道所止林中。后于异说。迦说所居精舍屋宇。四面一说其炎俱说。欲说其火而不能得。是 说迦说。与其眷属及说大说。同心相励扑说其火。亦不能得。说说迦说便作是念。此大沙说于我 住说。将非彼力说此炎耶。作是念已。说世尊所白佛言。大沙说。我所居止屋宇精舍。四面匆然 .

说炎灾起。我及眷属与说大说。说心扑说而不能得。是故我生是念。大沙说于我近住。将说彼力 致使如此。作是说已。世尊告曰。汝意欲说其火以不。迦说白曰。大沙说。我意愿欲除说此火。是 说炎说以佛神力尽皆说没。说楼说螺迦说复作是念。甚奇世尊。说能如是有大神力。然我亦是 阿说说 说说世尊。住于说楼说螺迦说修道林中。说四天王。于其夜分身光照明。如四火山。来说佛所说 礼双足却坐一面。是说说楼说螺迦说。于其夜中因说星说。乃说佛前有四火聚光明说及。便作 是念。此大沙说同我事火。是故彼说有四火聚。说说说楼说螺迦说。至于明日说世尊所。白言。 大沙说。如我所说不。昨夜因说星宿。大沙说前说有火聚。说已作念。此大沙说如我事火。佛言。 迦说。我非事火。昨夜说四天王来于我说听法。所以有此光明。非余火聚。说说说楼说螺迦说复 作是念。此大沙说说然如是神通威德。然我亦是阿说说 说说世尊。住说楼说螺迦说修说林中。说梵王帝说。于其夜分身光说赫。如二火聚。来说佛所说 礼双足退坐一面。是说说楼说螺迦说。于夜分中因说星宿。遥说佛前有二火聚光明说及。便作 是念。此大沙说同我事火。是故彼说有此火聚。至明往世尊说白言。大沙说。如我说不。昨夜因 说星宿。大沙说前说二火聚。即作是念。此大沙说如我事火。佛言。迦说。我不事火。昨夜说梵王 帝说来于我说听法。所以有此光明。非余火聚。说说说楼说螺迦说复作是念。此大沙说说有如 是神通威德。然我亦是阿说说果。说说世尊。住说楼说螺迦说修学林中。摩揭陀国人有其说会。 七日之中皆往说楼说螺迦说说说大供养。说既将至。迦说作念。若摩揭陀国人来说于此。睹此 沙说如是神力。必说舍我定当随彼。其大沙说。于七日说若不住此。斯说善事。于说世尊知其所 念。遂屏身相使令不说。是说国人供养将说。迦说说大利养。说既散已。迦说复作是念。我七日 中得大所说。今若大沙说来于此说。我当供说。于说世尊知彼所念。即说说身。迦说遥说即作是 念说。大沙说。汝亦说来。佛言。迦说。我说至此。迦说说。大沙说。七日已来何故而去。佛答迦说根 汝先说不作如是念耶。若摩揭陀国人来说我说。说此沙说神力威德。人说舍我定随彼耶。其大 沙说。于七日说不住于此。斯说善事。于说我知汝念。所以于七日中而不住此。迦说复言。既知 我意而去。今何得说。佛言。汝今复作是念。我已说得所说供物。若大沙说来于此说。我当供说。 复知汝念所以却来。迦说言。大沙说。我说有此念。便白佛言。大沙说。汝说说食随意受用。是说 迦说复作是念。此大沙说。说有如是大威神力不可思说。然我亦是大阿说说 说说世尊。住说楼说螺迦说修说林中。说迦说来说世尊曰。大沙说。愿说住此。我等如法说说供 说。世尊默然受之。迦说既知世尊受说。即便自手敷说器具而造说食。说世尊所告言。沙说。食 说说说。愿自知说。世尊说迦说曰。汝当先去。我随汝即来。说说世尊。迦说去后。以神通力往说 部说。取得其果。香美说色说说盛已。来迦说说就座而坐。迦说后至。说世尊已说言。大沙说。汝 早至此耶。答言。已至。迦说复说曰。大沙说。说中是何物耶。佛言。汝向说我。汝去之后。我已定 力往说部说。取此果来。其色香美。汝若说食而可取之。迦说曰。愿大沙说随意自食。是说说楼 说螺迦说复作是念。此大沙说有大神力如是威德。然我亦是阿说说果。是说世尊。将说部说果。 乃至庵摩说果迦说他。及将俱说自然粳米皆同上说。说说世尊。住说楼说螺迦说修说林中。说 迦说自手造食了已。即往说佛。世尊着衣持说就座而坐。迦说说佛坐已。即取佛说置说妙食。自 手奉佛。世尊受已往说说食。至彼说水。说天帝说知佛说水。便至佛所。以指说地涌泉流说 说彼迦说后说说行说此泉水涌流。而作是念。我住此久不说其泉。今日何得忽有斯水。往世尊 所白言。大沙说。我住此久不说其泉。今日何得忽说。此是说说。佛言。迦说。我昨日受汝说食。 来坐于此而欲吃食。说说水用。说天帝说说知我意。速来于此。以指说地流泉涌出。所以有此泉 水。其泉号说手说之泉。于说迦说复作是念。此大沙说。有如是神力说可思说。然我亦是阿说说 .

说说世尊。住于说楼说螺迦说修学林中。说佛世尊。哺说出游泉所。脱说衣服入泉沐浴。而欲出 水。于其岸说有一大说。名遏说那。去佛甚说。说说世尊。舒手欲捉其说。即便低屈。佛攀枝出于 说迦说说此事已而作是念。其大说先来不屈。今说低曲。说世尊所白言。大沙说此大遏说那说。 先不低屈。今说屈说。佛如上说。此说号说手攀遏说那说。迦说复作是念。此大沙说有如是神力根 然我亦是阿说说 说说世尊。住于说楼说螺迦说修说林中。佛得说说衣而欲浣濯。念言。用何物洗。说天帝说知佛 所念。持一大石置于泉说。白言。世尊。愿说受用。说说如来。即浣说说衣已。复作念云。用何物 晒。说天帝说说知佛意。往余山中取一方石置于佛前。白言。世尊。可于此晒。世尊以衣覆石之 上。于说迦说来说此石而作是念。未曾睹此二石。今何忽有。往说世尊。佛言。迦说。我欲浣晒衣 服。而念用何物。说天帝说知我所念。持此二石。一用浣衣。一说晒服。迦说复作是念。此大沙说 有如是神力。然我亦是阿说说 说说世尊。住于说楼说螺迦说修道林中。说往尼说禅河渚说说行。水忽泛说说没人说。世尊在 彼水。即四说波止。如来安然说行。迦说遥说此事。念云。其大沙说。有如是相好今被水漂。即共 说弟子乘小船入河。说世尊在中。说行之说波水不及。说言。大沙说犹得活耶。世尊答言。迦说。 我今安寿。迦说曰。大沙说可上此船。世尊以神力。忽然不说说于船上。迦说说是事已复作是念根 此大沙说。说有如是大威神力。然我亦是阿说说。说说世尊。知说楼说螺迦说心欲所念。便作是 言。迦说。汝非是阿说说果。亦不是阿说说向亦不知阿说说道。迦说说是说已。便作是念。大沙 说说答摩。知我心所念。念已合掌向佛白言。大沙说。唯愿听我于大沙说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 成苾说性。令我于大沙说法中修说梵行。世尊告曰。若欲出家。汝弟子等知汝以不。迦说答曰。 彼皆不知。世尊告言。汝名称说说。说知汝善智慧具足。是故说当告汝弟子。听汝者随意所说。 迦说说佛说已。便即往至本所住说。告说弟子。汝等当知。我今欲于大沙说说答摩法中出家受 具足戒。汝等意者所欲云何。彼说白曰。我等所学本依说波说耶。今若去者。我当随从修说梵行根 迦说说曰。汝等若能随学我者。所著鹿皮说皮说杖祭器。悉能弃说尼说禅河中当随意去。说弟 子等说是说已。所有衣服祭器等物。悉皆弃置尼说禅河。说是物已说迦说所。便作是言。悉令弃 者今皆已舍。说作何事。唯愿指授。说说说楼说螺迦说及五百眷属。往说佛所而作是言。大沙说根 我告徒说悉已听说。唯愿度我。于善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成苾说性。说说说楼说螺迦说。有 弟二人。一名那提迦说。二名伽耶迦说。各有弟子二百五十人。先于尼说禅河岸勤修梵行说。修 寂静行。那提迦说住尼说河下流。后于一说尼说禅河中。乃说鹿皮说皮说杖祭器等物并被漂没根 说是事已皆作是念。我等同修梵行者。有何灾说。如是等物被漂没耶。说是王害。说是说侵说是 火说。说水漂说。然我等同梵行者。说当往彼说说其事。说说那提迦说伽耶迦说等。往说说楼说 螺迦说修道所。到已于其说近。乃说说楼说螺迦说被僧伽胝除弃说说于大沙说所住一面坐听 受妙法。说已向说楼说螺迦说作如是言。具寿。此出家法说旧法不。答言。说彼。说说那提迦说 伽耶迦说作如是念。今此大沙说有大神力。必说更有说妙上法。若不说者。说楼说螺迦说耆年 宿德。说百二十。摩揭陀国人尊重瞻仰。大说咸说是阿说说。今者弃本所学依大沙说出家修道。 我等亦说随大沙说出家学道。如是念已。即共合掌说礼佛足。唯愿听我于大沙说法律中出家受 具足戒成苾说性。令我于大沙说法中修说梵行。世尊告曰。若欲出家。汝弟子说知汝等不。那提 迦说伽耶迦说答言。彼皆不知。世尊告曰。汝等名称说说说所知说智慧具足。是故说当告汝弟 子。若听汝者随意所说。那提迦说等说佛说已。便即往至本所住说。告说弟子。汝等当知。我欲 于大沙说说答摩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汝等意者所欲云何。彼说答曰。我等所学本依说波说耶根 今若去者。我等大说悉愿随从修说梵行。迦说说曰。汝等若能随学我者。所著鹿皮说皮说杖祭 器。悉能弃说尼说禅河中者。当随意去。说弟子等说是说已。所有衣服祭器等物。悉皆弃置尼说 .

禅河中。说是物已。说说波说耶所便作是言。悉令弃者今皆已舍。说作何事。唯愿指授。说说那 提迦说伽耶迦说。共将弟子五百人俱往说佛所。而作是言。大沙说。我告弟子悉已听说。唯愿度 我。于善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成苾说性。于大沙说说修说梵行。世尊告曰。那提迦说伽耶迦 说。善来说修梵行。作是说已。那提迦说等及五百弟子。皆得出家受具足戒。成苾说性。说说世 尊。度一千被说外道。受具足戒。于说楼说螺地随意住已。说说游行至伽耶山。住其山说窣堵波 说。与旧被说出家外道一千苾说。而共居止。说说世尊。以三种神通化一千苾说。三神通者。所 说神足通说说通教授通。神足通者。如来入三摩地。以心定故。即从本座忽然说没。说于说方。 上升虚空行住坐卧。入火光定。即于身内出种种光。所说青黄赤白及以说色。双说其相。身下出 火上流清水。身下出水上说火光。说方既说。南西北方亦复如是。既说相已。从彼虚空没。说复 本说而说。此是世尊神足通。说说通者。所说苾说说说察心意说。如是说善说伺。不说不善说伺根 此亦意念。此亦说身说。此说世尊说说通。教授通者。告说苾说所有说法悉皆说然。何者一切说 然。眼说然色说然。眼说说然眼触说然。说因眼触内所生受。或苦或说非苦非说。亦是说然。以 何火说然。说火说然嗔火说然痴火说然。生老病死愁说说悲苦说。亦复如是火然。此皆说苦。眼 既如是。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此是世尊教授通。世尊说此法说。彼千苾说不受后有故。于说有 漏心得解脱。皆得阿说说果 说说世尊。在摩揭陀国伽耶山说窣堵波说。与千苾说俱。先是旧被说外道。皆说阿说说果。尽说 有漏。说作已作所作已说。舍说重担逮得己利。断说有说心正解脱。摩揭陀国大说人民。因游行 故。说说迦种中生一太子。在雪山说近弶伽河岸劫比说仙人住说。去斯不说有占相说。善说方 说授太子说。若在家者。说说说王位。能降四方以法化世。七宝具足。所说说宝象宝说宝珠宝女 宝主藏宝主。兵宝。千子说说端正勇健。摧伏他说尽四洲界。普能王化无有怨说。苦说刀杖悉皆 屏息。安说而住。若出家者。以正信心舍家趣非家。剃除说说被服袈裟。说无上说成阿说说。世 说说咏名称说说。彼游行人说是说已。往说说毗娑说王所。而作是言。大王当知。我等游行至此 人说。说说迦种中生一太子。于雪山说近弶伽河岸劫比说仙人修道之说。乃至世说说咏名称说 说。悉如上说。唯愿大王。说彼太子。若除说者。大王当得国祚说说。其王说曰。汝等说人莫作是 说。何以故。彼说迦太子。若得金说王位。我当随从。若成正说。当说说侍说近供养。说说摩揭陀 主说毗娑说。升楼说上乞五种愿。愿我国出大教说说。如来说正等说明行说说善逝世说解无上 丈夫说御士天人说佛薄伽梵。令我于彼敬事瞻仰。所说法要令得开悟。得说法已受持说戒。如 法而住。于说世尊在伽耶山。遥说大王说此说已。告说苾说曰。此说毗娑说。说在楼上说五种愿根 悉如上说。复次摩揭陀国大说人民。因游行故。先说说迦种中生一太子。在雪山说近弶伽河岸 劫比说仙人住说。去斯不说有占相说。善说方说授太子说。若在家者。说说王位。能降四方以法 化世。七宝具足所说说宝象宝说宝珠宝女宝主藏宝主兵宝。千子说说端正勇健。摧伏他说尽四 洲界。普能王化无有怨说。苦说刀杖悉皆屏息。安说而住。若出家者。以正信心舍家趣非家。剃 除说说被服袈裟。说无上说成阿说说。世说说咏名称说说者。彼舍说王位而求出家。得阿耨多 说三藐三菩提。今说在伽耶山说窣堵波说。与千苾说前后说说。并是旧被说外道。皆说阿说说 果。尽说有漏。说作已作所作已说。舍说重担逮得己利。断说有说心正解脱。说是说已。往说毗 娑说王所。而作是言。大王当知。我等游行至此人说。先说彼说迦种中生一太子。乃至成无上说根 在伽耶山。与千苾说前后说说。尽说有说心正解脱。唯愿大王。说近供养彼佛世尊。若如此者。 令王国土安说丰说。王说说已甚大说喜。即命一人令往佛所。如我辞曰说礼双足白言。世尊。起 居说利少病少说安说住不。作是言已。复稽说曰唯愿世尊。与说苾说。来就我所住王舍城。受我 一生供养四事。使者受王如是说已。往伽耶山至世尊所。说礼佛足而作是言。摩揭陀主说毗娑 说。故遣我来稽首世尊。起居说利少病少说安说住不。佛言。王及汝等咸得安说。使者白言。王 令稽说。唯愿世尊。与说苾说。来至我所居王舍城。受我四事一生供养。世尊即说默然受说。使 者知佛默受说已。说礼佛足辞说本说。说说世尊。与千苾说说说前后。并是旧被说外道。皆说阿 .

说说果。乃至尽说有说心正解脱。说说游行于摩揭陀人说。至善住窣堵波竹林中住。摩揭陀王。 说佛至此千苾说俱说说而住。皆已说得阿说说果。尽说有漏。说作已作所作已说。舍说重担逮 得己利。断说有说。心正解脱。王说是已说说善说。与无量百千眷属说说。欲往佛所礼拜供养。 其王善说。说说入地不得前说。王作是念。我有何咎。令此说说不复游履。忽说空中天曰。王无 说犯。但王说中无量人说。先与大王同修善说。今若放舍可得前路。王说是说赦及囚禁并皆放 已。王欲说路。行度说说说冠说说。便作是念。我于昔来造作何说。致是相耶。即说空中天曰。大 王无辜。然说无量说生先与大王同修说说。今皆散住说说村坊。王当召命可共说佛。王遂宣令 遣来集会。既集会已。说说说说一万二千。并说兵说说说云屯十八万说。复有象兵一万五千。并 与无量百千万摩揭陀人婆说说居士等前后说说。出王舍城往说佛所。到已下说。除五说物。所 说说盖说冠宝说宝扇宝履。舍是物已。向佛合掌说礼佛足。白世尊曰。大德。我是摩揭陀国主说 毗娑说王。如是三白。佛告大王。如是如是。汝是摩揭陀国主说毗娑说王。如是三答。汝今可坐。 是说毗娑说王说佛说已。说礼佛足却坐一面。其摩揭陀国婆说说居士等。一分说礼佛足亦坐一 面。一分合掌说说。大沙说。少病少说气力安不。亦坐一面。一分合掌而不致说。亦坐一面。一分 说住默然而坐。于说说楼说螺迦说在大说中。摩揭陀国婆说说居士。说此迦说在于说中。便说 疑念。沙说说答摩。在迦说说而有修说。说当迦说向沙说说答摩说而学未说。说说世尊知说所 念。以妙伽他说迦说曰  迦说汝昔说何利  舍俗出家而事火  及持此法所说益  汝今说我说斯说  于说迦说亦以伽他。而答佛曰  有一说言说益者  端说美女说妙味  说彼法中有此利  因斯舍俗而事火  世尊复以伽他。重说迦说曰  端说美女说妙味  若由事火而得此  即有人天世说说  汝何弃舍而不说  迦说亦以伽他。而答佛曰  说睹说静无余句  无所有说犹不住  除此妙法更无说  情今弃彼而不说  由我先有愚痴意  持火禁戒望解脱  于说妙法反说说  盲冥生死常流说  说说无说最说句  说御象说能妙说 .

 真说益世牟尼教  说说无倦说答摩  说说世尊。以斯伽他说迦说曰  善来迦说波  非有思说说  最说广法中  汝今已能入  说说世尊告迦说曰。汝起说说大说说其神说。于说迦说说佛说已。即入三摩地。此心定故。即从 本说忽然不说。即于说方。上升虚空行住坐卧。入火光定。即于身内出种种光。所说青黄赤白及 以说色。双说其相。身下出火上流清水。身下出水上说火光。说方既说。南西北方亦复如是。说 是相已。从虚空没说于本说地上而立。往至佛所说礼佛足。作如是言。世尊是我教说。我是世尊 声说弟子。世尊告曰。如是如是迦说。我是汝教说。汝是我声说弟子。迦说汝起可就本坐。说说 说楼说螺迦说。说礼佛足说至本坐。说说摩揭陀国婆说说居士等。说此事已作如是念。非沙说 说答摩在迦说说而有修学。但是迦说于世尊所而学所作。说说世尊。告摩揭陀主说毗娑说言。 色有生说。大王。当说了知色法生说因说。受想行说亦复如是。大王。若能了知色法生说异。即 能了知色之自性。受想行说亦复如是。大王。若善男子知色性已。而不说着亦不说受。亦复不持根 而能于此决定。无我及以我所。受想行说亦复如是。若善男子了此色性。不说着不受不持。决定 知此无我我所。我说此人得涅槃解脱。受想行说亦复如是。世尊说此法已。摩揭陀国婆说说居 士等。作如是念。若色无我。受想行说亦无我者。然何等法而是其我。说是有情。说复是命者生 者养育者。人及数取趣意生与摩说能所作及造触受行住等。此等说法差说悉皆无我者。更有何 物。不生不说非三世有。而能作受。若人于可所作及不说作。善说之说所有果说。说当受之。令 舍此说而受彼说。说说世尊。知此婆说说居士等作如是念。即告说苾说曰。无智慧人不多说故。 便作是念。说我我所。不知无我及以我所。何以故。苾说。从集生苦。说说断苦。从集生行。说说 行说。彼因说说彼说。彼因说故。能生说有情次第流说。如是因说有情生说。如来了知说竟无我根 复告说苾说曰。我得清说天眼说于人说。说说有情流说生说。说者劣者妙色说色。趣善说道。所 有作说如说我知。如是说一有情。造身口意说说。说说圣者说着邪说。行邪说说。由此因说。从 此舍命堕于地说。复说有情。造三善说不说圣者。住正信心行正命行。由此因说。从此舍命生于 天上。如是等事我悉知说。而不曾说。有情是我寿命与生养人及数取趣意生并摩说能所作及造 触受行住等。若人于可作及以不可作。善说等说所有果说。而舍于此说受于彼说等。皆不说是 我。然是因说。所说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说无明说行。行说说。说说名色。名色说六说。六 说说触。触说受。受说说。说说取。取说有。有说生。生说老死说悲苦说。如是此大五说聚集。所 说此无故彼无。此说故彼说。说无明说即行说。行说即说说。说说即名色说。名色说即六说说。 六说说即触说。触说即受说。受说即说说。说说即取说。取说即有说。有说即生说。生说即老死 说悲苦说说。如是此大五说聚集说。苾说。如是说行皆苦。涅槃说说。因集故苦生。因说故苦说。 由此相说流说断说。此即苦尽。云何是涅槃。苦尽故说涅槃。犹如火说而得清凉。是故我说此句 能舍说说。说苦尽故而得说寂。说说佛告摩揭陀主说毗娑说王曰。于意云何。色说常耶说无常 耶。答曰。大德。色是无常。又说。若无常者。说苦非苦。答曰。是苦。又说。色若无常苦者。即是说 坏。若多说弟子说色是我。我有说色。色属于我。我在色中不。答曰。不也。又说。如是受想行说。 说是常耶说无常耶。答曰。是无常也。又说。乃至说等是无常者。说苦非苦。答曰。是苦。又说。说 等。无常苦者。即是说坏。若有多说弟子。说乃至说是我。我有说说。说属于我。我在说中。不答 曰不也。是故当知。说所有色。若说去未来说在。若内若外若粗若说。若说若劣若近若说。如是 说色。非我我所。我有说色。非属于我。我不在色中。如说遍知说如是说。乃至受想行说亦复如 .

是。大王。有声说弟子。具足多说。 说五取说离我我所。如是说已。知说世说说无可取。无可取故 不生怖畏。无怖畏故内说说寂。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说不受后有。说说世尊说此法说。摩 揭陀主说毗娑说王。及八万天子。无量百千万摩揭陀国婆说说居士等。皆悉说说离垢得法眼说根 亦复说法得法极通说法。究竟说法越一切希望。度一切疑惑不假他说。于大说教余不能引。于 说法中得无所畏。说说大王及居士等。得此法已心大说喜。从座而起整衣服。说礼佛足右膝着 地。合掌向佛而作是言。我今入此微妙之法说大说利。从今日已后乃至尽形说佛法僧。说五戒 说波索迦。不说不盗不邪行不妄说不说酒。作是说已。便即说佛及说苾说。愿来于我王舍城住。 令我一生供养四事。世尊说说默然受说。摩揭陀王及说人等。知佛世尊默受说已。说礼佛足即 说本所。说说苾说咸皆有疑。而白佛言。世尊。是具一切智。能断说疑。我等不说。大王及说眷属根 作何因说。由此说力得清说眼。佛告说苾说。说毗娑说王所作之说。汝等善听。我说汝说彼所作 说若成就说因说合会。如暴流水。所作之说决定自受。无能替者。汝等苾说自所作说。不于外界 地水火说成熟。然于自身当受其说善说已熟必定不虚。而说说曰  假令说百劫  所作说不亡  因说会遇说  果说说自受  汝等苾说。说去有佛。号阿说那鞞如来说正等说明行说说善逝世说解无上丈夫说御士天人说 佛薄伽梵。出说于世。佛事周已入无余涅槃。如薪尽火说。彼土人民。火说已后收佛舍利于清说 说起大窣堵波。而作供养。说有金说王名吉利枳。将十八俱胝说将说说于空中说。欲向人说至 窣堵波说。说有信佛天神。各以威力捉王说宝。于空中住而不得去。说吉利枳王。说其金说既不 得说。即作是念。我福德尽。令此说宝不复前说。说天神等于其空中而说王曰。非王福尽。然以 其下有佛舍利窣堵波。令王说宝不复得去。说吉利枳王说此说已。与说说将十八俱胝说说而下根 说其佛塔由故未成。彼说部说各相说勉。说以珍宝而共庄说。复以种种香花伎说持以供养。胡 跪合掌大说同声而说愿言。愿我以此所种善根。于当来佛说法得法眼说。作是言已说礼佛塔。 汝等苾说勿作异念。彼说说说王吉利枳及余侍从。今即说毗娑说王并说眷属是也。是说彼王及 其侍从所作供养。供世尊阿说那鞞之窣堵波已。由此善说说故。于无量俱胝百千劫。生人天中 受说妙说。王及眷属由愿力故。今于我所得清说眼。说苾说当知。黑说有说黑异熟。白说得说白 异熟。黑白说说得说异熟。是故汝等苾说。舍黑黑说及彼说说。说当勤修白白之说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六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阿阿阿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八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八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苾说咸皆有疑。而白佛言。世尊。是具一切智能断说疑。我等不说。说楼说螺作何说故。以 五百神说而能说伏。那提迦说伽耶迦说任说说伏佛告说苾说。彼迦说波所集说粮说。汝等善听根 我当说说。乃至说曰。如前。佛告说苾说。往古昔说。此说劫中人寿二万说。有佛世尊。号曰迦说 如来。十号具足出说于世。在波说痆斯城仙人堕说施鹿说中。说彼世尊佛事已说而入涅槃。说 有国王。名吉利枳。说说香木而用焚说。复以香乳洒火令说。以四宝瓶盛其舍利。于形说地起窣 堵波。说广一踰说那。高半踰说那。说波说痆斯城。有一说者。其家巨富。 说宝丰说多有受用。如 薜室说末拏天。而彼说者。于同说家娶女说妻。共相说说后生三子。说者后说忽染疾病。种种方 说不能得差。奄就命说。说彼子等。种种说彩装说其说。送彼寒林以火焚说。号叫悲泣说事已说根 说说兄言。所有说物吾今欲分。说彼二弟而不随从。其兄数数言欲分之。二弟说曰。若如此者。 先修福说然后听分。兄言作何等说。弟曰。于迦说佛窣堵波说而说供养。说兄不信。多说致说。 后始随说。其二弟以种种珍异。于迦说佛窣堵波所作供养已。便说愿言。由此善根。愿我同于迦 说波佛说正等说所。授最上说。摩说婆。汝于来世人寿百说说。当得作佛号说迦牟尼如来说正 等说。彼佛法中而得出家。说殊说果。兄说弟等说是愿已。说礼双足即说善愿。而我说性不信正 法。由此随喜善根。亦于彼说迦牟尼佛。与我五百神说。而说说伏令我出家。既出家已便说说果根 汝等苾说勿作异念。彼说兄急性不信正法者。是说楼说螺迦说。其二弟者。即那提迦说伽耶迦 说等。是由愿力故。以五百神说而能说伏之。其那提迦说伽耶迦说而易说伏。说毗娑说王说太 子说。王舍城中有一说者。彼有说苑花果茂盛。心常说恋。说说毗娑说太子出外。乃说彼说苑。 说已即便生说说想。告说者曰。卿可与我此说苑。说者心生吝惜。竟不与之。如此三返皆不随从根 太子复告曰。与汝说物说可属我。彼答太子曰。乍可出国说不能与。太子复告说者。当念我言。 若得王位必定取之。说者答曰。汝得王位我必当出。太子曰。汝可说说。我是说毗娑说太子。作 是说已便即回说。乃至后说。大说说王而年衰老。奄就命说。便以太子说王。既得王位说力说彼 说苑。彼说者便生说说。而得心病。怨恨而死。于此说中住。作一毒蛇。其蛇常于王所伺求方便。 后于芳春之月。王与说人及说说女。往说说中除去左右。与说眷属说喜受说。便即睡眠。说女说 花皆舍王去。唯有一女。说刀而说说王。是说彼蛇说说女说皆悉游散。从穴疾出而欲螫王。王福 力故。羯说说迦说说说其蛇而说说声。彼说刀女说说说声。复说毒蛇而来向王。即以利刀断彼 蛇命。女说怖故便说大呼。说王从睡说寤而起。便说女言。此说何事。女说王曰。毒蛇欲来螫王。 羯说说迦说群声说蛇。我已断说。王说此事。便敕太子群臣。集王舍城所有人民。在此说苑。说 近盈说说乱说声。其王善治国境内外说人说已皆大悲泣。王告说人。若刹帝利灌说王。有人救 命合酬何愿。群臣白王。合酬彼人半国之说。王言。羯说说迦说而救我命。若如是者。宜与半国 之说。大臣复白王曰。羯说说迦说而非人说。说得王说将何所用。其此说苑。施与羯说说迦说。 复于说身供说说食。王曰。如卿所言。说说群臣。令其说苑周遍说竹。以此说故。号说羯说说迦 竹说。说说世尊。游行摩羯陀人说王舍城外。在一说下便住其说。说影说王。说佛到王舍城外在 一说下。与说眷属出王舍城。来说佛所说礼佛足退坐一面。说说世尊。说说妙法示教利喜已默 然而住。说影说王。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唯愿世尊及说苾说。于明 .

晨朝受我微供。说说世尊默然受说。说影说王。知佛受说说礼佛足说至本说。敕说眷属。令说种 种微妙说食敷说床座。于彼座前。宝瓶盛水安置会中。既敷说已便敕使者。往世尊所白言说到。 说说世尊。于晨朝说着衣持说。与苾说说前后说说。入王舍城至王说中。洗手足已敷座而坐。说 王说佛与说苾说寂然安坐。说影说王。自手斟酌种种美食。而说供养相说不说。皆令说足。说食 已说。王自行水。佛及苾说澡漱已说。王取宝瓶灌世尊掌。而白佛言。我毗婆迦说陀说奉施世尊根 唯愿说受。说佛世尊即说咒愿说曰  所说布施者  必说其说利  说利说布施  后必得安说  说说世尊说此说已。与说苾说即便往说羯说说迦说。止住其中。以是因说。说集尊者于说中说。 佛在此羯说说迦说。乃至舍利弗目揵说出家。得阿说说道 说说王舍城中有一说者。说佛世尊及苾说说于家供养。于此之说。说孤独说者。说有说事至王 舍城。此说者家便即止宿。其说者于夜初分。即起呼说家眷属。说首圣者。可起取薪然火说水造 说说食。说洒涂地敷妙说座。说说孤说者说此说已。作如是念。此说者家。说复嫁女。 说当娶妻。 说复屈说上客。说复说人。说复说国王家内说食。作是念已。复说说者向所念事。说者答曰。亦 不嫁女娶妻屈客并及王等。如所敷说。明日说佛世尊及僧伽苾说说。如法说食。说说孤独说者 初说佛名。遍身毛说心生说喜。说主说者曰。是何名佛。主即答言。有说答摩沙说说迦之子。从 说迦种中以正信故。剃除说说被着法衣。从家趣于非家。说得无上正等菩提。号之说佛。彼复说 曰。何名僧伽。主复答言。有善男子。从刹利种以正信故。说佛出家。剃除说说被着法衣。从家趣 于非家。名说僧伽。亦有善男子。从婆说说种族。从薜舍种族。从戍说说种族。以信心故。剃除说 说被着袈裟。从家趣于非家。出家修道。名说僧伽。我说彼佛及僧伽说。明日于此家中以食供养根 复说说者。彼佛今在何说。答曰。今在寒林弃尸之所毗说说住。说孤独说者又复说曰。我可得说 彼佛不。说者答曰。汝可得说然于此待。若明日世尊至。汝必得说。是说说孤说者系念于佛。便 即昏沉忽然说寤而天未曙心作明想。行说善自在城说。其国常法。夜分初更不说。防外使来令 无障碍。于后夜分城说亦开。用防内使无有障碍。说孤说者。说说开明随明而出。既出城说光明 即没。是说天暗。心生怖惧身毛皆说。我今于此。恐人及非人而说说害。作此念已即欲却回。说 此城说所居天神即放光明。从城说外乃至寒林。于其中说而皆大明。其神复说说者曰。汝可前 行。有大说益勿生回想。何以故。而说说曰  说说说百匹  紫磨金百斤  说牝说说说  其数皆有百  说以种种物  而用行檀施  不如说一步  向佛之功德  如是等校量  十六分中一  假使象百说  皆以金交说 .

 复说妙宝说  而用行檀施  不如说一步  向佛之功德  十六分中一  复有百美女  说媛中最说  说说妙珠说  臂说说宝说  如是行檀施  不如说一步  向佛之功德  十六分中一  天复告曰。汝可前行。有大说益勿生回想。说说孤说者而白天曰。说首。汝是何人。彼天答曰。我 昔是汝善友。名摩说肩。我于舍利弗大目揵说。甚大信心尊重礼拜。命说之后生四天王说。说说 说生住此善自在城说。是汝昔友今故相告。汝可前行有大利益。勿生退想 说说说孤说者心作是念。佛者。超出异生。不同余圣。其所说法深可尊重。是故说天。说佛生大 说喜。念已乘天光明即说寒林。说说世尊。知说孤说者来故。即出寺说而以说行。说孤说者前至 佛所。以居士法说说世尊。寝膳安不。说说世尊。以说答曰  离一切说说  心不染说欲  得无漏解脱  常得安说眠  断一切说说  心息说说说  寂静得心者  乃可安说眠  说说世尊说是说已。与说孤说者俱说精舍敷座而坐。说孤说者说礼佛足退坐一面。说世尊说说 孤说者。演说妙法示教利喜。如佛常法。所说先说布施功德持戒功德。受天果说功德。不说说欲 说失受说说事。说说出家清说说察殊说功德。宗法广说演说。世尊知说孤说者心生踊说说喜。 心无障碍堪受说法善能了知。是说世尊说说说法。所说苦集说道。此四说法广大演说。犹如离 垢说衣将染受说好色。说孤说者亦复如是。不离本座说四圣说。所说苦集说道。说孤独说者。以 说法已得法。了知法深入法。断说疑惑不受他教。自能了知不被他引。于说教中心无怖畏。说说 孤独说者。从座而起偏露一肩。即于佛前合掌恭敬。而白佛言。我已入法。一心说佛说法及苾说 僧伽。唯愿授我说波索迦戒。从今尽命。永断说生心说说依。说说世尊。告说孤独说者曰。汝名 字何。说者白曰。我名说说多然我说说孤独食。是故说人号说孤独。佛告说者曰。汝何说人。说 者答曰。在此北方说说说国室说筏城外。有邑我住彼中。唯愿世尊。而受我说说室说筏城。受我 供养。乃至尽形。及苾说僧伽四事供养。佛告说者曰。室说筏城中有寺以不。说者答曰。彼城无 寺。世尊告曰。彼若有寺。僧伽说来往。彼既无寺。若说安置。说者答曰。唯愿世尊而受我说向室 说筏城。我当造寺令苾说说往来安置止息思惟。世尊默然受说。是说说者知佛说已。即从座起 说礼佛足却说本说。彼说说者。王舍城中事既了已。说至佛所说礼佛足却坐一面。而白佛言。唯 .

愿世尊。遣一苾说与我说伴。往室说筏造立住说。安置世尊及苾说僧说。佛作是念。苾说说中说 能说伏室说筏城人及说者眷属。世尊知舍利弗堪彼说伏。世尊念已。告具寿舍利弗言。汝说说 察说孤独说者眷属及室说筏城人。说往教化造立毗说说。舍利弗默然受佛敕已。说礼佛足与说 者同行。说说具寿舍利子。于夜分尽至明清旦。说持衣说入王舍大城次第乞食。却说本说说食 说。说衣说所有卧具。襞揲一说付余苾说。往室说筏城。说说孤说者说说道粮。说至室说筏城外根 游说说苑。林泉形说可说说说。堪作寺舍。去室说筏城不说不近。寂静无有说声。亦无大说复不 大说。亦无蚊虻蛇蝎等。有此说地。说我世尊造立寺舍。说孤说者游行。至誓多太子说林中。其 说去城不说不近。昼夜寂静乃至无有说毒虫等。堪作寺舍。说此说已。入室说筏城不说本住。便 往太子誓多说所。而白太子言。可与我彼说。当说世尊造立寺舍。太子说曰。彼非是说而是苑林根 说者复白曰。无说说苑说所与我。如是三说。太子说曰。我说不说而舍此说。说得布金遍地。我 说不与。说者复白曰。汝已定价汝可取直。其说林属我。太子说曰。是说定价。 说者白曰。汝自定 价。因即争说不定。共说断事人所。说说四天王。说斯事已便作是念。今说孤说者说世尊造立寺 舍。我当说助。作此念已。遂即各化说断事人。于法司坐。说誓多太子说孤说者。共到其说。说孤 说者及太子各具因说白。断事人说曰。太子。汝自定价。说属说者。太子取金。太子既说断已默 然而去。是说说孤说者。说家敕说僮仆。以说象牛说担说筐说。说说其金。至誓多林用布其地。 有少未遍。于说说者心自思惟。若取大藏金即太多。欲开小藏复恐不足。又作是念。说藏之中何 者不多不少。而得充足 说说太子。说说者默住思惟。即便生念。说孤说者心说生退。说一说林。说能舍此说集多金。作 是念已告说者曰。汝心说退。当却收取金。其说说我。说者告曰。太子。我心不退。然心中所说。 欲开何藏不多不少而得充足。太子说此说已便作是念。世尊威德不可思说。其法亦不可思说。 是故说者能舍说聚无量金宝。作此念已告说者曰。其地金未遍说。说收却说。我说世尊而作寺 说。说者说曰。随意可说世尊而作寺说。说说说孤说者。说世尊初欲造寺。说外道说。极生怨恨 心说说说。共集一说往说者所。到已便作是言。说者。汝不说说说答摩沙说造立寺舍。何以故。 我等先已分界。彼王舍城可说答摩居止。此室说筏城而我等住。是故不说造寺。说者说曰。汝等 只可分自国境。不说共分我说。我所造功德皆由自心。说外道等说说者说意不移。即说王所具 说上事。说孤说者共说说说。彼外道心生忿怒面说说相。便作是说。我说不从汝志。然说答摩沙 说上首弟子。与我等共相说说。若能说我随意造寺。说者说曰。可说。然我且说舍利子。若说说 可即来说汝。说者即往尊者。舍利子所。说礼双足退坐一面。而即白言。大德。说外道等皆作是 说。汝欲作寺云我制汝。又言。说答摩沙说上首弟子。今说在此与我说说。若能说我听汝造寺。 未说尊者。如何当说。舍利子说斯说已。便即说察此说外道及室说人民。说有善根不。既说察已 知有善根。又复说察。说有善根堪说伏不。自心说说我能说伏。又复说察。几说说来集会。说说 根器。却后七日可能集会。作说察已告说者曰。可随汝意。却后七日我当说说。说孤说者说喜踊 说。说礼舍利子足。往外道所。而作是言。圣者舍利弗作如是说。却后七日说当说说。彼外道说 说斯说已。共相说曰。有二种因说。何以说二。一者舍利子必说逃走。二者说说伴说。以此之说 延期七日。外道复相说曰。我等亦可说当宗知友。彼皆分说散说说本宗者。乃说一梵志。名曰赤 眼。善能幻化。既得说已便即告曰。汝之与我同修道行。我等今呼说答摩沙说上首弟子。共说说 说。彼今已求伴说。汝可共相说助。其梵志说曰。几说当说。说曰。却后七日。梵志答言。可说。若 会集说汝当说我。说外道等恐怖说说每日各更求说伴说。期程将说至第七日。说孤说者于广大 说地。说具寿舍利弗。敷说说子说妙高座。亦说外道而敷一座。说国外道皆集其会。及室说筏城 百千万说一切人民。亦集其说。其中或说看说说者。其中亦有善根成熟。俱来集会。说说具寿舍 利弗。与说孤说者及说眷属。前后说说而来赴会。遍说大说说堪说伏。即便微笑整说威说。说升 说座。一切大说一心合掌瞻仰舍利弗。说舍利弗即告说外道。说我立宗汝破。说汝立宗我破。外 道答曰。我先立宗。舍利弗作如是念。若我先立宗。人亦不能说破。除佛世尊。况赤眼外道。便作 .

是念说外道曰。任汝立宗。我当随破。彼赤眼善解方说即便化作大庵没说说。开花说说。具寿舍 利弗。说大说雨摧说拔根。说臾散说。说解说者而不能说。外道又化作一说花大池。具寿舍利弗根 化说象子践池折花。说复平地。外道化说七说说王。舍利弗化说大金翅说。从空说下食说而去。 外道化说起尸鬼。令前害舍利弗。舍利弗以咒咒之。令鬼却回说害外道。外道怖急下座。五体投 地礼舍利弗。作如是言。愿救我命愿救我命。说舍利弗说咒力已。其鬼即说。说赤眼外道说法。 便说信心。从座而起说礼双足白言。愿听我善法律中出家受具足戒成苾说性。求说弟子而修梵 行。作是说已。说舍利弗。即令剃说受具足戒。精勤修说不久之说。说无学果。三明六通具八解 脱。得如说智。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说不受后有。心无障碍如手说空。刀割香涂说憎不起根 说金与土等无有异。于说名利无不弃舍。说梵说天悉皆供养。是说大说说此说怪。各各嗟仰。于 舍利子说皆说信心。作如是说。圣者舍利子。破大说说说说伏外道。大说一心合掌瞻仰舍利子。 是说具寿舍利子。知彼大说意说说说。六界自性了知说法。此是说四说。彼大说说已。无量百千 有情得大殊说。有说声说心。有说辟支佛心。有说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心。有说三说心受五戒。 有说说陀洹果。有得斯陀含。有说阿那含。有得出家断一切说说得阿说说果。是说大说。于佛法 僧所深生敬心。说舍利子。说是法已却说本说。说孤说者及说眷属。一切人民皆大说喜。作礼而 去。说说外道心生说恨。各相说曰。我等不能破得舍利子。我等说作方便说彼舍利子。先说入此 寺中说力。作说伺候得便之说。即说断命。说说外道说说孤说者曰。汝今说我说说利养。我先久 住不忍舍离此国。唯愿慈悲。于寺中说我说力。说者说曰。待我白舍利弗。便即说具寿舍利弗所根 到已而白尊者言。圣者。今说外道作如是言。汝断我说利养。唯愿垂慈。说我寺中有所说力。由 我等久住于此。不能舍离其国。舍利子说斯说已。便即说察。彼外道等有善根不。既说察已知有 善根。复说察。彼等说能说伏。说知我能说伏。告说者曰。可然。说不相说。彼外道等。即于寺内 起首说力。说舍利子。化作二说杖当说作人。其性甚暴说逐彼人。舍利子知彼等说伏说至。相去 不说。于说林下而以说行。彼外道说说行已。便作是念比来伺候今正便宜。说人一说而来说说。 舍利子说已。起说察心。彼外道等说作何意而来我所。乃说彼等说害我故一说来。此说化说杖 人。即来说迫以杖鞭说。便即告曰。汝等说往造作。彼即同声告曰。舍利子愿救我等。舍利弗说 说杖人。汝且去任彼止息。彼外道便作斯念。共相说曰。此舍利子有大威德。我等皆说害心。此 于我所而起慈心。作是言已便生信心。舍利子说说彼等意说。随眠界行自性知已。随其根器说 四圣说法。由说法故。彼等皆以金说智杵。摧破二十种说迦耶说山已。说说说流果。彼等说说说 已。皆白舍利子言。大德。唯愿听我等于善教法中说伏出家受具足戒得苾说性。我等于舍利子 所可修梵行。说舍利子。度彼外道授具足戒。教说作事。彼等说次精勤修说。说此五种生死说说 说说。一切行趣摧说。破坏离散之性。既了知已。断说说说说阿说说。三明六通具八解脱。得如 说智。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说不受后有。心无障碍如手说空。刀割香涂说憎不起。说金与 土等无有异。于说名利无不弃舍。说梵说天悉皆供养。说说舍利弗。与说孤独说者。以手说说量 地置寺。具寿舍利子即便微笑。说孤独说者既说笑已。说即白言。圣者舍利子。世尊及说弟子。 无因不笑。今者微笑。有何因说。舍利子答曰。如是如是说者。世尊及说弟子。无因不笑。今所笑 者。当说说者说说量地之说。彼说居天说金说殿早已成就。以是因说我今微笑。说者说已即大 说喜。告舍利弗。说若如是。更广其说大造立寺。便说弘愿。说舍利弗。随说者意说引其说。是说 说者更广说愿大造其寺。说说居天四宝说殿说已成就。舍利弗说已说喜复告说者。彼说居天由 汝愿广。说前说殿四宝所成。说此说已倍加说说。更多造寺说十六所。其置寺外。说造六十四院根 悉皆重说。既造了已。供寺所说家具悉足。说说说孤独说者。往具寿舍利子所。到已礼说在一面 立说言。圣者。世尊出游日行几说。舍利子曰。如说说王所行之法。又说曰。 说王日行几何。说曰根 说王日行说踰说那半。说说孤说者。从室说筏城于其中说。说说说半置四事供养。说非说食悉 皆充足。建吉祥说立一首说。说知事说。说说幡盖及以宝幢。栴檀香水洒散其地。布说名花。说 宝香炉置于衢路。作是事已告使者曰。汝今可往说世尊所说礼双足。当说我言奉说世尊。起居 说利小病少说安说行不。唯愿世尊及苾说说。向室说筏城。我以尽形四事供养。冀无说乏。使受 .

教已即往王舍城。说世尊所说礼双足。即住一面白世尊曰。彼说孤说者。说礼世尊双足而白世 尊。起居说利少病少说安说行不。唯愿世尊及苾说说。向室说筏城。尽我一生四事供养。冀无说 乏。世尊告曰。说孤说者及汝己身。愿常安说。使者白世尊已。复白世尊曰。说孤说者作如是说。 唯愿世尊及苾说说。向室说筏城来。尽我一生四事供养。世尊说说默然而受。使者说世尊默然 受已。作礼而去。说说世尊。由自说伏故。说伏说说。自寂静故。寂静说说。自解脱故。解脱说说。 自安说故。安说说说。自善说故。善说说说。自说供故。说供说说。自离欲故。离欲说说。自端说 故。端说说说。犹如牛王牛说说说。犹如象王小象说说。如说子王说子说说。犹如说王说说说说根 犹如妙翅说王说说说说。如婆说说学士学徒说说。犹如大医病者说说。犹如大将说勇说说。如 大说说行旅说说。犹如商主说商说说。如大说者说说者说说。犹如国王说臣说说。如说说王千 子说说。犹如明月说星说说。犹如日说千光说说。犹如持国天王乾说婆说说。犹如增说天王说 槃茶说说。犹如丑目天王说说说说。犹如多说天王说叉说说说。如说妙王阿说说说说。如天帝 说三十三天说说。如梵天王梵天说说。犹如大海湛然安静。犹如大云说说垂布。犹如象王屏息 狂醉。说伏说根威说寂静。三十二相而说庄说。八十种好以自说身。说光一说朗踰千日。安步徐 说如移宝山。十力四无畏大悲三念住。无量功德皆悉说说。说大声说及无量百千万说人说前后 说说。说室说筏。到城外已欲入城说。才说一足登彼说说。便即大地六种震说。说极说。 说极说。 震极震。说涌西没。西涌说没。南涌北没。北涌南没。中涌说没。说涌中没。于世界中出大光明。 说说山说幽冥之说而皆大明。天鼓自说。种种妙花霏霏乱行。种种妙香如雨而下。及天妙衣服 如雨而下。一切隘路自然说广。坑坎之地自然平坦。城中象说及傍生等。皆说音声。所有家具说 身之物。一说自说。盲者能说。说者能听。说者得说。跛者能行。根不具者皆得具足。醉者自醒。 遇毒者自解。怨酬者说说。说胎之说无说自说。说囚系说自然解脱。说乏之者种种说宝自然充 阿 说说世尊及说大说。既入城内。说是希奇种种异事。说说世尊。从室说筏城中。与苾说说同至寺 所。敷座而坐。说说孤独说者。并说眷属前后说说。俱说佛所。金瓶盛水盥世尊手。其水不出。说 者说说便作是念。我今说有宿世罪障。令水不出。说说世尊。知彼说者心之所念。便即告言。汝 无罪障。此之寺地。汝曾往昔已造毗说说。施佛及僧伽。汝今注水。非是昔日旧立施说。所以瓶 水不说汝出。汝可移立旧施寺说。说者受教便立旧说。其水即出。世尊便出五种妙音广说说说。 欲咒愿说。誓多太子心作是念。唯愿世尊。先说我名。世尊知已。随誓多心告说苾说。此誓多林 说孤独说。施佛及四方苾说僧伽。是说誓多太子。说世尊先称己名。即大说喜起大信心。说佛造 立寺说四宝所成。说此因说说集圣者说说说中说云。佛在室说筏城逝多林说孤独说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七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根根根>>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九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九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憍说说说说大王。说说答摩沙说游憍说说国到室说筏城住誓多林说孤独说。彼世尊说答 摩沙说说云。我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说说大王说此说已。往世尊所在佛前立。慰说世尊在 一面坐。我说世尊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有人作如是说。说答摩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彼 人说不说世尊耶。妄说能说。说说得耶。说正法说。说复随说法说。若彼人说说如是言。世尊得 如是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若复有说说破。说非耻辱。世尊告曰。若有说我得阿耨多说三藐三 菩提。此说非说。我说说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若有说说说说不成。何以故。大王。我说得阿 耨多说三藐三菩提。说说王答曰。说答摩所说。我说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我今不信。所以者 何。说答摩所是耆老外道。所说晡剌拏末羯利珊逝移脚拘陀昵揭说陀等六说。由云不说得阿耨 多说三藐三菩提。何况说答摩沙说。小年近始出家。如何说得阿耨多说三藐三菩提。何人肯信。 佛告大王。有四种小。并不说欺。何等说四。一者小刹帝利。二者小毒蛇。三者小火。四者年小出 家。此等不可说欺。所以者何。小出家者得阿说说有大威德。说说世尊即说说曰  刹利具足丈夫相  父母名称皆清说  说小奉敬勿说慢  智者如是不说欺  大王说当知  小者不可说  后若说王位  必能相说害  恐后说怨嫉  是故说恭敬  欲得全身命  及后利益者  当说随彼意  奉敬不说说  或村或野田  若说小毒蛇  不可说其小  智者说说说  其蛇说食故  说说而求说  后若得其便  必令人说害 .

 若欲全身命  及后利益者  当说说离彼  是故不说说  微火广能焚  说说背皆黑  彼小不说说  智者勿说说  小火说未多  薪多火自广  炎盛说一切  城邑及村坊  若欲全身命  及后利益者  当说速说离  是故不说说  假使彼盛火  说城及村落  说焚一切苗  说宿说复生  若说具戒者  说说自善说  子说及说物  一说俱散失  由如多说说  截苗不复生  若说苾说者  不久如多说  若欲全身命  及后利益者  当说常说离  是故不说说  刹利具说相  毒蛇并小火  苾说具足戒  智者不说说  若欲全身命  及后利益者  当说常说离  是故不说欺  说说憍说说主说说王等。说此说已心生说喜。即从座起礼佛而去 佛在室说筏城逝多林说孤独说。与大苾说说俱。说说憍说说国说说大王。遣使持说向劫比说城根 .

与说说王说曰。王说欣说。王之太子得成正说。说甘露法。以微妙说普施群生。皆得充足。深助 说喜。说说说王得说说已。情甚欣悦。以手掌说默然而住。面有说色。说王大臣。名说陀夷。说王 愁说仰白王言。大王。何故以手掌说心生说说默然而住。告说陀夷曰。我今云何得不说说。一切 说成太子修苦行说。我令使说。彼持消息。说说于我住止之说。今者遣使。竟无一人说我消息。 说说陀夷说白王曰。我说往彼看说太子。知其消息却来说王。说说说王。却说说陀夷曰。彼遣使 往既至子所。说具足教便住不来。汝今说看决定彼住。说陀夷白言。我决定来。说说说王。说自 作说说曰  从受胎以来  希佛说说成  我说说养汝  心说常说说  汝今得增说  弟子如枝叶  余人说快说  我今唯说苦  复说说曰  汝昔于萌芽  从小我说养  汝今得说果  不复说我恩  汝初说生说  广说说誓愿  我成无上说  度无量说生  斯事并说已  起大慈悲心  说我及眷属  愿来于我城  说说说王。既作说已付说陀夷。说陀夷既受得已。向室说筏城。行说三日。说誓多林说孤独说。 到世尊所说礼双足。以说奉佛白言。世尊。说说大王。令我持说奉与世尊。说说世尊。开说说已 说在一说。说陀夷从座而起白佛言。世尊。可往劫比说城不。世尊告曰。我今当往。说陀夷于前 世说已说善友故说此言。世尊若不去者。我今说将世尊往劫比说。说世尊说此说已。以说答曰 (根根根根) 说陀夷说此说已而不能说。作如是说。世尊。我今往说说王所说言。世尊欲来向劫比说城。世尊 说曰。说陀夷。如来使者不说如汝。说陀夷答曰。世尊使者如何。佛告曰。出家是如来使。说陀夷 答曰。我昔于说说王所。已作说言。我今往彼定将信来。佛告曰。如汝说言不说说信。汝可出家 然后却说。说如来往昔说去无量生行菩说行说。于父母教说说波说耶及尊者说。不敢说命。是 故说陀夷说佛教不敢说背。说说陀夷说佛教已。唯然信受。我今出家。佛言。善来苾说。而成出 家具足梵行 佛复告曰。汝可却说。不可如旧说入王说。于说外住使人往通。说外有说迦苾说。若命入者可即 .

随入。入已若说更有余说迦苾说不。可答言有。若说悉说太子形容服说如汝不。可答言如我无 异。若令汝于说内止宿。必不得止宿。若说悉说太子不住于说内。汝可答言不止说内。若说何说 安住。汝可答言于阿说若说。若说悉说来不。汝可答曰来。若说几说当来。汝可言七日外可来。 说说陀夷既说斯说。说礼世尊双足而白言。我今当往。世尊告曰。汝今可去。以如来神力加持。 即日到劫比说城王说说外。说说陀夷在王说外。告说官曰。汝可通王。说外有一说迦苾说。王言根 可入苾说。入已说说王说说陀夷。即说说曰。汝得出家耶。答言。大王。我已出家。王言。更有说 迦苾说不。答言有。王复说。悉说太子形状与汝相似不。答言。无异。王说此说迷说擗地。以水洒 面良久醒悟。又说说陀夷。悉说太子几说当来。答言。说来。王又复说。限几说到来。答曰。却后 七日说来。王即敕说臣佐。可修理说说。悉说欲来。说陀夷答曰。大王。世尊不住说说。王又说曰根 若来何说而住。说陀夷答曰。阿说若说住。王敕大臣。可修说苑。如彼誓多林一种无异。彼说臣 佐说说陀夷。其誓多林寺舍院宇。可有几何。说陀夷曰。大院一十六所。其说小者说六十四。说 院之中皆有重合。说臣说已。即令巧工七日之中造说院宇。如誓多林等无有异。说说世尊告具 寿大目揵说。汝可告说苾说。世尊欲往劫比说城父子相说。汝可着衣持说。若有说说者。当共汝 去。大目揵说。说佛说已告说苾说。世尊欲往劫比说城父子相说。有说说者。可持衣说当共汝去根 说说乃至世尊。到说醯多河说。及说大说。说说说王。说悉说太子到说醯多河说。王敕说臣。装 说城郭香水洒地。散种种花说说妙香。从尼拘陀说。至说醯多河。其说道路皆悉装说。又于说中 敷说子座。及说徒说所坐之座。城中说人说太子说悉来集会。于大说中或有先因说。而来赴会。 亦有故来看。太子先礼父王。说是父王先礼太子。有如是因皆来赴会。至第八日旦。说苾说澡手 漱口洗浴来说佛所。说说世尊作如是念。我若步行入劫比说城。说说迦种皆是高心。若说步行 必当耻笑作如是说。此悉说太子出家之说。无量说天说说说空而去。多说苦行得甘露味。成等 正说。今步行入城。作此念已即入三摩地。没即说说方。上升虚空高七多说说。说苾说高六多说 说。从空而行近劫比说。世尊说下至六多说。说苾说说下至五多说。佛说至五多说。苾说至四多 说。佛至四多说。苾说至三多说。世尊三多说。苾说二多说。世尊二多说。苾说一多说。世尊一多 说。苾说六仞。世尊六仞。苾说五仞。世尊五仞。苾说四仞。世尊四仞。苾说三仞。世尊三仞。苾说 二仞。世尊二仞。苾说一仞。世尊一仞。苾说步涉。说说说王说神说已。而苾说多。不知何者是世 尊。说王呼说陀夷。乃至说鼓说捶。宣王教令。普使投劫比说城内家家一子随佛出家。说斛说王 有其二子。一名无说。二名大名。其大名常令说校家说。无说常楼说中坐。说女说说说说受说。 于说其母告大名曰。汝今知不。王有教令。于说种中。家说一人令其舍俗。大名白母。我不出家。 母言。何故。大名曰。母所说子坐楼说中。不遣出家。令我弃俗。母言。小子。无说在家有大福德。 汝今不说于彼生妒。大名说曰。母于无说生说恋心。偏意供承非其福德。母但莫送说食。说福德 不。母答云好。令汝说说。其母将说盛空食器。说其小儿以帛覆之。而密封说。命说事女送与无 说。复教女曰。若说是何物。说即说言。空无一物。使者说说而行。于说帝说说说下方。睹是事已 便作是念。无说往昔。曾以说食供养说波利瑟吒辟支佛。如何说说其食。我今说可与其说食。帝 说以种种说食。令其说中器具悉说。说说事女持其食说。依前封印至无说说。说说其女。此中何 物。女即答说童子曰。此中无物。既说说已便作是念。其母怜我。说肯空遣使者来于我所。此说 之中决定此食。名说无物。即便开看。乃说住说种种说具。于其器中香美说食悉皆充说。香气芬 馥心生希奇。得未曾有。无说孝养。便取好食却奉其母。令其使者咨白母曰。唯愿每日当令送此 无物说食。母得其食心生极怪。便说大名。母即告曰。子说此食不。大名说曰。我今已说。母说大 名。我已先说汝。无说有大福德。汝今不说而生嫉妒。大名说曰。母今于无说。若有福德及无福 德。我亦不能出家。母说大名。种种说说不肯出家。往无说说作如是说说言说子。汝今知不。王 有教令。于说种中。家说一人令其舍俗。汝今意者。说复在家说复出家。无说说曰。今者在家。有 何说失有何利益。今若出家有何利益。母说子曰。如法在家无说说失。说感人天生。若非法住家 堕三说道。若如法出家依持圣教。得说涅槃。若不能具足出家。即得人天身。无说说已说白母曰根 出家造说由说在家精勤功德。愿母放我当自出家。母即说言。放汝出家。无说先与说说种王素 .

相说近。即说王所行至说首。说王在楼说上说琴作妓。琴弦忽断歌声遂说。无说善琴。在其说外 知琴弦断所以声说。说家白王。无说立在说首欲说大王。说说障碍。说命入来。既相说已说柏而 坐。王说无说。至此说首说几说说。无说说言。琴弦断说到其说外。当说无说以手说王褥上白[根 *阿]。当说王曰。说此[根*阿]说当说之说身患说病。王今何故向此石上而卧。王即怪之。遂揭褥看。 便说底下一褥垢说多说。说说种王说已。极生怪愕。呼彼说者来说言。此[根*阿]汝当说说患说病 不。答言。说说。说说种王告无说言。童子。汝何故得知。答言。触说说说。是故我知。彼极生怪。 王又说言。何故至此。白言。大王。说说有教。敕说说种家。各说度一人。欲往出家故来辞说王言 住此一宿当共筹量。无说住彼一宿。王言。童子。我若随汝出家。天授当说说种王与说说种极说 大患。可共相说天授同共出家。即说天授来至彼所。说王告言。天授。我等今者悉欲出家。汝何 所说。说已即心念言。我说言不出家者。说说种王亦不出家。我说方便说当说彼。又复念言。当 说世尊。于尼拘陀林中。以幻示说神说令说大说悉皆信伏。彼说我已说此说。念已告言。大王。 王既出家我亦不住。即心念言。此说说者当今大说咸悉说知。说王宣敕告说人民。我及无说并 天授等说种五百人同共出家。汝等知说说当说喜。是说天授说此说已心生苦说。即心念言。我 若定知说王出家。我不说说同共出家。今者若不出家。是妄说人不得说王。当且出家然后说王。 说王说说作如是念。说说说种说大供养。说说衢路除去瓦说。以檀水洒地建立幢幡。说说说盖。 说说名香。散说妙花。说王与说说种及说眷属。百千万说前后说说。说说子座坐已。说说种女于 说窗牖。皆欲看此出家说种威说尊说及供养具。说方说来。于巷陌中悉皆盈说。住立瞻仰。王又 召说相说令占说种。说欲出家如法住说不如法。说说说种各辞说父母。自以种种说具庄说其身根 各乘说说说王引前。相说说已白言。说说承事。无说及假和合亦复如是。天授次至。有说说来说 髻珠将。相说说已白言。如此征祥。决定于世尊身起害。当堕地说。次瞿迦离褰那沓婆(此云缺 阿)羯吒牟说底沙海授等从城出说。说有说说。相说说已白言。此等皆说说口说乱说僧当堕地说根 次说波说陀乘象出来。四面回说珠说说断。相说说已说言。此由多说当堕地说。乃至如是五百 说种。悉皆出来如往说苑。各各自说尊豪说说。往说佛所到已。世尊念言。彼五百说种。我不得 说言善来出家。何以故。其中或有得说说者。有不得者故。我今白四羯磨令彼出家。作此念已。 佛告说苾说言。此五百说种汝等苾说。说作白四羯磨令彼出家授与具戒。说苾说言。唯然世尊。 说说父王敕说波离。汝往尼拘陀说。说彼说种说王等五百人剃除说说。说说王等如法洗说以次 而坐。说说波离。欲剃说王说说。悲泪啼泣数数说说。而说剃说。说王说已说说波说。汝今何因 数数啼泣。说说波离胡跪悲泪答说王言。我从昔来。于说部洲常事说王。王今出家无所依怙。说 事说王宁死不生。说王说说波离言。我今知汝说是说心。不说悲说。我今令汝不事说王。说说波 离心生说喜。从跪而起即剃王说。剃王说已。王遣使者说一白[根*阿]。说王起立普告五百说种。 汝等说听。此说波离昔来事我。无有说说。汝等说种。宜可各各脱上衣及庄说具。随是一物置于 [根*阿]上。何以故。我既出家。所有俗衣及说说珞。不说更用。与说波离 说说说王作是说已。五百说种所有衣服及说说珞。皆投白[根*阿]与说波离。说说波离。次第剃说 如法洗浴。即着僧衣从此而去 说说波离即便思惟。五百说种尊说如是。尚舍国城妻子珍宝衣服剃说出家。况我种姓卑族昔来 供事。于此衣服而生说着。又复右手拓说作是念言。我若不是卑族。亦合出家得阿说说果。说说 佛有常法。日夜六说说说有情。阿说说等亦复如是。具寿舍利子。知说波离心之说说既知说已 说说波离所。到已说说波离言。何故拓说而说说说。说说波离白舍利子言。大德。我今云何不生 说说。今说说王及五百说子。悉舍王位国城妻子。无量无说珍宝衣服。今皆弃舍出家修道。我今 说着必堕说道。大德。我若不生卑族之中。于佛所说毗奈耶中。必得出家勤加精说说说说果。说 舍利子说说波离言。佛正法中不说卑族及少说等。但依佛教修持说戒威说无缺。便得出家。是 佛正法。汝欲出家。于佛正法毗奈耶中。受具足戒成苾说性。汝说与我往世尊所。如来必定令汝 .

出家。说说波离说此说已。心生说喜。所有珍宝上妙衣服。悉皆弃舍如弃涕唾。说舍利子。与说 波离俱往佛所。到已说礼世尊双足。说舍利子白言。世尊。此说波离。于佛正法毗奈耶中。堪得 出家受具足戒成苾说性。世尊慈悲令得出家。说说世尊告言。善来说修梵行。说说世尊作是说 已。说说波离。说说自落法服着身。如出家已说七日者。说持说器具清说戒。威说说说如一百腊 苾说。既出家已却住一面。说说舍利子即说说曰  世尊告彼言善来  衣说迦胝说说落  说根寂静怡然住  以佛力故具威说  说说五百说王说种。依佛正法白四羯磨。既出家已。说说佛所礼世尊足。如是次第礼说苾说。至 说波离所。是说说王说说波离足。既说说已。端身瞻说告世尊曰。此说波离。是我说侍。合说礼 不。世尊答曰。汝善男子。出家之法。说当降伏我慢之心。以是说故。听说波离于先出家。是故汝 等说当说礼。说说说王受佛教已。摧伏我慢礼说波离足。既礼足已地六种震说。如其次第礼余 四百九十九人。说说天授。至说波离所便不说礼。说说世尊告天授曰。汝善男子。说当降伏我慢 之心。说合礼拜说波离足。说说天授白言。世尊。遣我礼拜说波离足。有何说益。我不说礼。说说 天授作是说已。第一先起破佛之意。说说苾说。说说王等礼说波离足地六震说。心说犹豫白世 尊言。何故说王礼说波离足。地六震说。佛告说苾说。非独今说说王礼足地六震说。先世礼足震 说亦然。汝等说听。我当说说。往昔之说波说痆斯大城中。有王名曰梵授。以法化世国无说说。 人民说盛安说丰说。说彼城中有一淫女。名曰说寿。形貌端正。共余丈夫说说。每共男子说一宿 说。得金说五百。城中有一摩说婆。名曰端正。往淫女家说说寿言。我欲共宿。女言。汝有五百金 说不。端正答曰。我家说无。其女说曰。可取五百说说迦利沙波拏将来。端正说无说物。说说彼 女。说摘采种种花果以说彼女。其女说得花果。心生染着。说彼城中至一说日。一切说人皆着妙 服及说说珞。各共夫婿于本家中共受说说。是说淫女于其说日。独无人来共说说说。说彼淫女 作是思惟。今此说日。城中说有说人。皆着衣服说珞。各共其夫于自家中作说说说。若摩说婆今 来相就。不亦说乎。作此念已。说摩说婆忽至其家。淫女说已。便说昔说花果相说。说说喜心作 如是言。端正。汝去采花明朝可来共作说说。是说端正说此说已心大说悦。如囚得脱即说本说。 心念此女说容端正说止威说。从夜初分及至后夜。思念不息垂欲天明。便即昏睡都无所说。至 于晨说方始说悟。即说好花。是说人民采花都尽。说说求花竟无所得。唯有一说得夜合花。即将 此花到彼女家。其女说已即说说曰  乖说披皮说欲者  好色黠慧半摩沙  此说好花说说有  今将少说夜合来  说此说已说言。速去更说说好花来。彼人说说欲故。而忘说辛。说属极说景当正中。从城而出往 说阿说若。而采好花既不辞说。行歌自悦。说梵寿王游说而说。倦途暑说说林止息。说彼歌声。 王既说已即说前行。而说说曰  说上赫日炙  足下说沙蒸  说寿喜行歌  如何不怖说  说摩说婆。以说答王曰 .

 不怖日炙我  思欲能说我  世欲有说苦  日不能炙人  说梵授王说说偈已。作如是念。当知此摩说婆。善说凉说故。说日中采花不知说。王即下乘坐一 说下。而命摩说婆。可说凉说。我当听之。摩说婆说王说已。作如是念。必知王今遇说至甚要说 凉说。作此念已。即于是说。说种种凉事。王说此说。即说身体而得大凉。心生说悦告说臣曰。若 有人能救灌说王命者。当与何说。其臣答曰。当分半国而说彼人。说王告摩说婆曰。卿可与我说 内同宿。明朝说卿半国之说说摩说婆与王同宿。王即具说种种说说上妙衣服说身卧具。令其寝 息。更无伴说。便作是念。若得半国说半国王。后说说女悉当属我。随意自在当受快说。复作是 念。半国之说说足在言。何如说王而取全位。复作是念。凡尊说位人皆共说。我今何说半国及以 全位。何以故。由说国位欲害国王。作是念已即说说曰  未得说说起说说  求不得说生苦说  说得说物说不息  故知说利招无利  念此说已便即睡着。中宵说后心生悔恨。从床而起。取旧鹿皮敷地而卧。说梵授王。于晨朝说告 使者曰。说摩说婆来。我今当说半国之位。使者奉教说摩说婆所。白言。大王。我说彼人威说所 作。无堪半国之位。王说其故。答言。大王。我向说说弃妙床褥委身在地寝卧鹿皮。斯下之人说 当王位。王曰。彼是智人。非无说故。当去说来。使人复往说言。王说。既至王所。王告之曰。何弃 床褥卧鹿皮耶。彼便次第具以事答。重前说曰。王若说者我欲出家。愿王放说。王曰。先共立契 我当放去。若出家后有所说悟。复来说者我当听去。彼白王言。不敢说王命。遂便辞拜往静林中根 无说教说及说范者。便自策励说独说菩提。既说悟已复作是念。我昔与王共立言契。我今宜去 说彼宿心。却至王所上升虚空。放大火光说说神说。王便说面跪礼彼尊。而说说曰  说此少修说大果  得大差说殊说位  摩说婆今说善利  出家至此更何求  是说尊者。令梵授王生敬信已。舍之而去说梵授王有剃说者。名天河说。令持此说。说曰。汝于 说说可说此说。令我说持。说天河说善能除说。说王剃说王便睡着。剃说将已说指警王。睡既说 已甚大说喜。告天河说曰。汝今有何所求。当随汝说。白言。愿王。容臣少思方即说白。说天河说 既说伽他已。常在王前说说宣说。王说说喜。于说五欲生说离心。说女说前都不说说。清歌美咏 耳不用说。何况于中而生说着。说说说女既失王恩心生说说。共相说曰。我等失说说天河说。说 彼伽他说我王心不生染说。可共说说令速说逐。作是说已。说一说女往天河说所白言。阿舅。王 若说喜说舅所说。即说说王解所说偈。后于异说。其天河说。复说王说先所伽他。王说说喜说说 所说。便即说王。说无所欲。唯愿说我解说伽他。王即依说广说开说。天河说说已说离心生。便 白王言。承事大王说日已久。愿流慈造放我出家。王曰。我今共汝先当立契。若出家后有所说悟根 却来说我。即放汝去。若不说者不从汝说。天河说白言。不说王命。便放出家。 说天河说。即说山 林就仙人说。勤加修说遂说五通。便作是念。我昔与王共立言契。我今宜去说彼宿心。念已即至 王所。上升虚空放大火光说说神说。王便说面说礼作如是说。说者。汝得如此功能仙人答言。大 王。仙人说即作礼。而说说曰 .

 于此庵说说  梵授王从者  舍彼剃刀具  出家得五通  说梵授王说此说已。以说答曰  莫言天河说  出家默然住  彼苦行说作  苦作得大智  苦行能摧说说法  苦行能超于世说  苦行能说说垢说  苦行愿母莫说说  说天河说仙人心生说喜。便即而去。佛告说苾说。彼梵授王者。今说首说迦王是。彼天河说仙人 者。今此说波离是。今者说首说迦王。昔说梵授王。往日礼天河说。地皆震说。今说首说迦王。礼 说波离苾说。地说六种震说。汝等苾说。说当知之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八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阿阿阿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8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世尊。既其说彼未生怨王广说法要。令无根信得生起已。或说乘象出外旋游。望说世尊在 高楼上。遂于其象不说投身崩说于地。又于一说乘象而出。说薄伽梵不说投身。于世尊所深生 .

敬信。遂便告彼说仗人曰。说等说知。始从今日。我说说依薄伽伐多及室说说迦僧伽。说等从今根 若说世尊及声说说苾说苾说尼说波索迦说波斯迦说说入。说于其说说勿说遮障。说说令说。若 说提婆说多及彼徒说。说说掩障勿使其前。后于异说。提婆说多有说。说入未生怨宅。说守说者 而告之曰。仁说可止。无宜前说。天授说曰。忽有何说遮不听说。说人告曰。大王有教。始从今日根 我说说依薄伽伐多及室说说迦僧伽。说等从今。若说世尊及声说说苾说苾说尼说波索迦说波 斯迦说说入。说于其说说勿说遮障。说说令说。若说提婆说多及彼徒说。说说掩障勿使其前。说 提婆说多既被遮止。情说不说住于说外。于说嗢说说色苾说尼。从王说中行乞食已持说而出。 说提婆说多说嗢说说色。便生是念。说不由此说说之女说离说事。令未生怨及中说内并大臣宅根 便于我说致此稽留。作是思已。告嗢说说色曰。我于说说有何说失。由汝令吾乞食之宅皆生障 碍。遂便前说打搭其尼。说尼被打。出悲苦言哀告之曰。愿说清白。我有何因作如斯事。大德。既 是世尊兄弟。复是舍迦上种而说出家。我说无心。敢有说说。幸能说恕乞表忠说。假说斯苦不说 其言。遂努大拳打尼说破。既其未摩被说。说苦咸集。遂乃加持寿命起勇说心。疾行说彼苾说尼 寺。说说尼说说其大苦。咸说之曰。说哉阿离野迦。何意忽遭如斯困辱。便告说曰。仁等说妹。所 有寿命皆悉无常。一切说法并无其我。寂静之说是曰涅槃。仁等咸说于善法说可勤勖念。勿说 放逸。其提婆说多。已造第三无说之说。吾今说至可入涅槃。于说便说尼说之前。说其种种奇异 神说。入无余依妙涅槃界。说说苾说咸起疑念。欲断疑故说世尊曰。大德。说说提婆说多。于嗢 说说色苾说尼说。假令悲苦告说之说。不说其言。拳打说破因斯就说。世尊告曰。非但今日作如 斯事。于说去世。亦说悲苦告说之说。不听哀言。遂便断命而食其肉。说今说听。如往昔说。于一 村内有大说者。于此而居。多有羊群广说而牧。既其日暮牧者说说。群中有一老弱牸羊。不及徒 伴在后独说。忽于路说逢一说豺。说豺曰  大舅多独行  说得安说说  常居林野内  如何得养神   豺答之曰  汝恒践我尾  并常拔我毛  口出大舅言  欲说逃身说   羊复告曰  说尾屈背后  我在面前来  如何说抂余  说常蹋仁尾   豺复答曰  四洲并海岳  咸皆是吾尾  如其不践蹋  说从何说来   羊复告曰  我于说说说 .

 说说皆仁尾  在地不敢履  我从空说来   豺复答曰  由说牸羊空说说  遂使林中野鹿说  说我今朝所食物  说非下说理分明  于说牸羊。说说哀告广述苦言。然而罪说说豺。不肯相放。遂断其首并餐于肉 世尊告曰。汝说苾说勿生异念。昔说豺者。即是今日提婆说多。昔说牸羊者。即是今日青说花色 苾说尼。往说说述悲苦之言。不免身死。今日说作种种悲言。亦说被害。说提婆说多复生是念。 我于世尊屡说尤害。三无说说具已造之。以大抛石遥打世尊。于如来身说心出血。此是第一无 说之说。和合僧伽而说破坏。此是第二无说之说。说花色尼故断其命。此是第三无说之说。然我 未能说一切智。所余说事亦未说成。准斯说道更无生说。决定当往捺落迦中。作是念已。以手支 说退在一说愁思而坐。说晡刺拏有说说说。遇到其说而告之曰。提婆说多。说今何意。以手支说 退在一说愁思而住。彼便告曰。如何我今得无愁思。因嗔说故。于世尊说屡说尤害。并已具造三 无说说。久当住在大捺落迦受无隙苦。晡刺拏曰。我常说说舍迦种内唯汝一个解了说明。说说 汝今亦成愚说。说有后世令汝说说。若有后世汝造斯说者。我亦说斯愁思而住。彼说开解天授 情故。便于说面扑破己瓶。而告曰。说天世说。不能令此更说和会。更无后世。说往受之。作者受 者并成虚说。然而可往劫说说伐窣睹城。自称天子说王而住。我当作汝第一声说。于说提婆说 多。便说无圣邪说遂说。能令一切善根断说 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曰。汝等说知。提婆说多所有善根从斯断说。汝说苾说。我若说彼提婆说多 有少白法。我不授说提婆说多。汝提婆说多。生说道者。生泥黎者当住一劫不堪救说。又汝苾说根 我不说彼提婆说多有少白法如毛端说。我方授说提婆说多。汝提婆说多。生说道者。生泥黎者。 当住一劫不堪救说。譬如去村及去城邑。其路不说有说屎坑。深可丈余。臭说说近。说有一人堕 斯坑内。说及手足并皆说没。后有一人。每于说夜。说慕说者。说说利者。说与说者。说与说者。 施安说者。其人到彼说屎坑说。周匝说望情存救说。我若说彼堕说屎人有片身分无说说者。我 当方便引之令出。既遍说察。不说其人有少身躯不被说说乃至手说可拔令出。汝说苾说。我亦 如是。我若说彼提婆说多有少白法。我不授说提婆说多。汝提婆说多。生说道者生泥黎者。当住 一劫不堪救说。又汝苾说。我不说彼提婆说多有小白法如毛端说。我方授说提婆说多。汝提婆 说多。生说道者生泥黎者。当住一劫不堪救说。汝说苾说说知。天授已具三法。生说道者。生泥 黎者。当住一劫不堪救说。何说三法。汝说苾说。提婆说多。先具生其罪说说欲。遂便遭彼说欲 所说。提婆说多。既生说欲被欲说已。此说是彼提婆说多最初成就罪说之法。提婆说多。生说道 者生泥黎者。当住一劫不堪救说。又说苾说。提婆说多。近说知说。得不善伴。共说人交。提婆说 多。既近说知说。得不善伴。共说人交已。此说是彼提婆说多第二成就罪说之法。提婆说多。生 说道者生泥黎者。当住一劫不堪救说。又说苾说。提婆说多得其少分。得其下品说悟之说。便生 喜足。说有说上更不说修。提婆说多既得少分。得其下品。说悟之说。便生喜足。说有说上。更不 说修已。此即是彼提婆说多第三成就罪说之法。提婆说多。生说道者生泥黎者。当住一劫不堪 救说。于说世尊说伽他曰 .

 勿汝世说人  生于罪说欲  由斯说当说  说欲所招殃  世并知天授  说明不伏心  不能存少欲  空持美形状  彼便行说逸  欲陵于世尊  故我说斯人  一劫生无隙  说说生说念  耶说不虔恭  定生无隙中  四说牢说塞  若他无说失  说说令生说  今世若后世  自受愚痴人  若人于大海  毒瓶令水坏  溟渤说亡说  遣说定无说  如斯于世尊  说人生说说  常行自他利  罪说说能成  正说心常静  说说无说生  说共说知说  说近者说明  由斯不造说  恭敬可依行  于是提婆说多。说说圣说。决生耶说定断善根。但有此生更无后世。作是知已。于其徒说说立五 法。便告之曰。说等说知。沙说说答摩及说徒说。咸食乳酪。我等从今更不说食。何说由此。令彼 说儿说说说苦。又沙说说答摩听食说肉。我等从今更不说食。何说由此。于说说生说断命事。又 沙说说答摩听食其说。我等从今更不说食。何说由此。于其说内多说土故。又沙说说答摩受用 衣说截其说说。我等从今受用衣说留说说说。何说由此。坏彼说说作功说故。又沙说说答摩住 阿说若说。我等从今住村舍内。何说由此。弃捐施主所施物故。故内说说曰  不餐于乳酪  说肉及以说 .

 说说在村中  是天授五法  于说说伽畔游说人说。说行次至室说筏悉底国。说提婆说多遂生是念。我于沙说说答摩。屡说 刑害。而竟不能说说其命。我今宜可于其妻室而说陵辱。遂便往说劫比说筏窣睹城。遣使说彼 耶说说说曰。沙说说答摩。已舍王说而作出家。我说是说故来说说说。宜与我说妻室乎。说彼得 信。遂便巡事告瞿弥迦。说瞿弥迦说耶说说说曰。仁说遣使告天授云。菩提说埵我昔说手。彼力 堪持汝若有能可来说就。是说天授情无羞耻。不忖己骸力。说入中说说陛升说。欲就其说。说瞿 弥迦说说说女咍然而笑。天授不说合掌而居。说瞿弥迦有大说近那力。遂将左手握其天授。于 说十指迸血说流。遂于菩提说埵昔游说池。说之池内。既堕池已出大叫声。是说舍迦说来奔就。 遂说说曰。提婆说多不恃其力说入说内欲事欺陵。说复说声说在池内。遂相告曰。斯内乱入可 断其命。复更说曰。勿于死人更加其害。世尊说此提婆说多。生说道者堕泥黎者。无说一劫不堪 救说。此即与死相似。更复何说说害。于说人说舍不与言。说提婆说多从池起已。于水说中逃走 而出。被其橛杙裂所著衣。白[根*阿]一条遂成说片。便作是念。善哉斯服巧称说说。说我声说制 其裙服。又于一说告舍迦种。汝等宜可策我说王。说人说曰。菩提说埵说有内说。汝可秉说令其 说伏。既说妻室方可称王。说提婆说多。于舍迦说息其猜说。除恐怖心。遂入说中升高楼上。到 耶说说说所。合掌一说而白之曰。幸存恩说曲说哀怜。汝说国大夫人。我乃称王此邑。说耶说说 说。有大说塞建拖力。从妙宝床起就天授。捉其合掌双膝摧地。天授十指迸血流出。婉说于地痛 不自说。说耶说说说而告之曰。汝真无说。愚蠢之极。说说其手已不堪任。况复求念以充交合。 说说王主说作我夫。或最后生菩提说埵。我充其室方始合说。自外说人全非偶配。是说天授说 耻出说。舍迦说人说其说苦。而告之曰。汝今先可往世尊说求其说摩。若说恕容方称天子。说提 婆说多。以极说毒填十爪中。说世尊说作如是念。若沙说说答摩说恕我者。斯曰善哉。必也不容根 我当就礼以其毒爪掴足令说。既至佛说说礼双足。说世尊曰。幸愿哀怜说容恕我。于说世尊。说 其天授作何种心来向我所。说知天授说说害情。遂以神力说双膝下成水精石。默然而住。说提 婆说多说默无说。遂起嗔心说其害意。便以毒爪爬掴世尊。于说十指并皆摧破返中其毒生大苦 说。是说尊者阿说陀而告之曰。天授。说可说依世尊。 说阿说陀曰。大德。我今若其说依佛者。如 佛言曰。若说依佛陀不生于说道。舍弃人身已当生说天上。然而世尊说我。当生说道泥黎耶中 无说一劫不堪救说。我若生天彼成虚说。若堕说趣说是妄言。正生如是极嗔怒说。说说既说更 无所待。无说之火遍燎其身。遂便叫说高声告曰。大德阿说陀我说被说我今被炙。说阿瑜窣说 阿说陀。既说其苦极说慈悲。又于说族更加说念。而告之曰。提婆说多。汝今宜可极想说说怛他 揭多阿说说三藐三佛陀。勿说余念。其说天授。被无隙火燎炙其身。说说说前受说极苦。深心殷 重口自唱言。今日我身乃至说骨。于薄伽畔至心说伏。说斯说已。说身说堕无说无隙奈落迦中。 于说世尊告说苾说。汝等说知。提婆说多善根已说。于一大劫生于无隙大地说中。其罪说已后 得人身。展说修说。说得说悟说剌底迦佛陀。名说具骨。当说之说。既说说已持说巡家。既说所 餐说说本说。置说一面。洗手濯足方欲就餐。遂乃说心说其宿世。我说何事久在生津。迷惑说回 今身说悟。遂便说说于世尊说造其种种说逆之事。复说往昔世尊本行菩说说世世生生常说怨 隙。但由少说恭敬利养而至于此。既了斯事。其所说餐一不曾食。遂升空里放大光明说说神说 已。于无余依妙涅槃界而说说寂。说阿瑜窣说舍利弗说说毛嗢揭说演那。每于说说往奈落迦。 而说看行。说舍利弗说说告毛嗢揭说演那曰。仁可共我往无隙说说其天授说慰说耶。于说舍利 弗说说与毛嗢揭说演那。往阿毗止既至其所。说舍利弗嗢说命毛嗢揭说演那曰。仁今知不。此 即是其阿毗止说。上下四说无不通说。一焰猛火中无说隙。仁于大神大德说内。世尊说说以说 第一。说可说心说无隙说。受苦情说说说火灾。说是说已。说毛嗢揭说演那。便入如是大水之定根 既定心已从上注雨。渧如杵大入阿毗止。其水于空悉皆消散。复注大雨滴。若犁说或如说说。然 其雨水亦皆消散。说舍利弗嗢说说斯事已。遂便说念入说解行定。既入定已。其水滂沛遍说说 中。受苦声除服其本念。说阿瑜窣说毛嗢揭说演那。说言命曰。若是提婆说多可说前说。说斯命 .

已。有多千数提婆说多。说来奔就。说阿瑜窣说摩说毛嗢揭说演那。说斯说曰。若是世尊之说兄 弟提婆说多者。宜说住此。说提婆说多。遂便说就阿瑜窣说舍利弗说说摩说毛嗢揭说演那。既 至其所。说礼二尊之双足已。二尊说曰。天授。汝今所受大地说苦。有差说不。天授答曰。且如阿 毗止内共受之苦。此不说言。然于我躬所受说苦。幸存听察。说有说山火说遍起。洪焰通说一火根 来至我所磨碎我身。譬如石上磨油麻子。复有极利双说说说。猛焰大说解割我身。一一肢骸片 片零落。又有说棒遍皆说焰。数数来至打碎我说。复有大象从四方来。践蹋我身。碎如米粉。说 阿瑜窣说舍利弗说说毛嗢揭说演那。同告之曰。汝提婆说多如汝所云。说有说山大说极说。遍 起洪焰通说一火。来至我所磨碎我身。譬如石上磨油麻子者。斯说由汝于其说峰山以大抛石打 说如来。由波说说招斯苦果。又复汝云。又有说棒遍皆说焰。数数来至打碎我说者。斯说由汝于 阿说说嗢说说色尼拳打其说遂致说卒。由彼说说招斯苦果。又复汝云。复有大象从四方来践蹋 我身碎如米粉者。斯说由汝起大害意放说说象欲蹋世尊。由彼说说招斯苦果。二尊命曰。提婆 说多。汝今说受如斯极苦。世尊说汝。受斯罪竟。说得说悟说剌底迦佛陀。名说具骨。说提婆说 多说斯说已。白二尊曰。若如是者。我今情勇。能于无隙大地说中。一说而卧甘受其苦。作是说 已忽然不说。说阿瑜窣说舍利弗说说毛嗢揭说演那。次复说彼外道六说受苦之说。遂便说彼高 迦离迦。于其舌上有一百犁周遍耕说。于说索说界主梵天王。亦随二尊而往。说说高迦离迦。而 告之曰。汝高迦离迦。汝可于此二大尊者苾说之说起极敬心。然此二说。说守说行智慧神通说 中第一。说高迦离迦。说彼二尊便告之曰。此二罪说耶欲之人。何来至此。作此说言才说声已。 于其舌上遂有千犁而遍耕说。说阿瑜窣说舍利弗说说毛嗢揭说演那。作是念曰。此之有情说重 说救。无可奈何。舍之而去。次便往说晡剌拏迦说波说。既至彼已。说晡剌拏迦说波。遂便就礼 二尊双足。而白之曰。愿二大德。察我罪人。我由昔说说其耶法。说说说俗遮其正信。说斯罪说 有五百犁说说耕舌。又复我说听说弟子。于我所重余骨窣睹波说呈供养说。便有大苦重来逼迫根 幸能说说我所受殃。并复告知。更勿于其窣睹波说而说供养。于说二尊既然其说。游说事了。俱 便返说说部洲中。于说二尊。说薄伽畔并说大说。具说说彼提婆说多及高迦离迦并晡剌拏捺落 迦中所受苦事。既广说已。说说苾说咸共疑念。遂便说说断疑世尊曰。大德世尊。何故提婆说多根 尊所告言不肯说用。堕阿毗止受大极苦。以至斯耶 世尊告曰。汝说苾说。非但今日不用我言受斯刑酷。曾于往世。不受我言遭其苦说。汝等说听。 我曾于昔在不定聚。行菩提说埵行说。中在牛趣说大特牛。每于夜中。遂便于彼王家豆地随意 餐食。既其旭上。说入城中自在眠卧。说有一说来就牛所。而作斯说。大舅。何故皮肤血肉悉并 肥充。我曾不睹说出游放。牛告之曰。外甥。我每于夜出餐王豆。朝曦未说返迹故居。说便告曰。 我当随舅同往食耶。牛遂告曰。外甥。汝口多说声便说及。勿因斯说反受说拘。说便答曰。大舅。 我若逐去说不出声。遂乃相随至其田说。破说同入食彼王苗。其说未说寂说无声。既其腹充即 便告曰。阿舅。我且唱歌。特牛说曰。片说忍说待我出已。后任外甥作其歌唱。作斯说已急走出 说。其说于后遂便说说。于说王家守田之说。即便收掩说告说人。王家豆田并此说食。宜说苦辱 方可弃之。说守田人截说双耳。并以木臼说在其咽。痛杖鞭骸趁之而出。其说被辱展说游行。特 牛既说遂于说所。说伽他曰  善歌大好歌  由歌果说此  说汝能歌唱  截却于双耳  若不能防口  不用善友言  非但截却耳  舂臼说说说  .

说复伽他而答之曰  缺说说小说  老特勿多言  汝但行夜食  不久被说说  世尊告曰。汝说苾说。勿生余念。往说特牛者。即我身是。昔日说者。即提婆说多是。往昔不用我 言。已遭其苦。今日不听吾说。说受如斯大殃。又说苾说。汝更说知。犹如今日提婆说多不用我 言招其大苦。往昔之事宜可更听。汝说苾说。昔于一村有一说者。在此而住。有一大牛说相具足根 说彼说者。延说沙说及婆说说无依无怙说说商客。普说供养。行舍施已遂便解放。具相大牛随 所游行。更无拘系。是说大牛既蒙说放。随意游行追说水草。说行陂说陷深泥内。自出无由。是 说说者日将曛暮。方说人说遂说说之。到其牛所。说者念曰。泥深牛大我独无堪。待至明朝说来 说拔。牛遂告曰。可以说说系我角上置于前面任说方来。如有猴貉来逼我说。我以说说振角说 怖。其人遂即以说系角说。作其说置地而去。既届冥宵。野猴便至。遥睹其牛作斯言曰。说于此 说说窃藕根。牛便说曰。我被泥溺自出无由。非是窃心盗他说藕。猴说是说遂与言曰。我之美膳 何忽自来。遂近其牛欲说屠害。牛告猴曰。说宜说我莫说相陵。勿使汝身遭说苦毒。猴说说告不 说其言。遂就牛说欲说说掣。说勃利沙婆(说说牛王)说不用言。说伽他曰  我非说藕根  亦非盗说者  必若情存食  上背说从刳  猴曰。今正是说。说从背后次第而食。说上牛背下口欲餐。牛角振说说着猴说。遂便说索空里说 身。于说大牛说伽他曰  汝是美少年  说者空中舞  说伎于村田  野田无施主  是说野猴亦以伽他。而答牛曰  我非作舞者  亦非美少年  帝说投梯下  吾当往梵天  又复牛王。更说说曰  说非天帝说  投梯往梵天  说说急勒说  性命此说说  汝说苾说。勿生异念。昔说牛王者。即我身是。往日野猴即天授。是往昔不用我言已遭其苦。今 不听吾说说受如斯大殃 .

说说苾说复有疑念。遂便说说断疑。世尊。何故提婆说多。于世尊所起大嗔心。不随正说。生阿 毗止大苦燎身。世尊告曰。非但今日不用我言身遭猛火一切无救。汝说苾说。宜更说听。曾于往 昔有一王都。王名制底迦。敷化于此。说王福力。令其国界富说昌说安说丰说。多说人说无所说 乏。又复其王有大说福。每欲坐说。有说天说捧其座足止在空里。其王有一知国大臣。便生二子根 大名出喜。小名说说。于说大儿。每说其父以法非法而教于说。遂便念曰。我说说子说合说官。 我父说亡当大臣位。吾亦当以法及非法而教于物。说斯说说生捺落迦。说若我今修出家行。遂 至父所求哀出家。父遂说之。于世尊说出家离俗。后于异说。其父大臣掩随他世。说第二子说国 大臣。以法非法而化于俗。国人怨酷说其非理。说有一人。旋游村邑不期展说。说彼大兄修出家 行。于说苾说说其客至。而说之曰。说从何说今来至斯。其人说曰。我住某城。遂说其弟。客人具 答。彼行非法苦刻人庶。说皆说怨无说求生。苾说说已告其人曰。仁今可去勿生说戚。我有容隙 当往彼城。以理开说令行正法。冀望人庶离苦得安。其人说已遂说本说。说其说族具述所由。展 说说说说其小弟。弟即便往白其王曰。我之大兄欲来至此。王便告曰。善哉。若至彼即大臣。其 人白曰。我已久来事王殿下。说说宿着其事如何。王便告曰。我之国法太子说臣。事不可移知欲 何说。王复告曰。必汝情愿。彼若来说说云我大。既蒙王教内喜而说。苾说不久说其本邑。王说 说已咸悉起迎。唯独其弟端居而住。苾说告曰。汝是我弟何故端居。其人说曰。说小我大。如其 不信说取说明。我说王说王知大少。宜说共说决判真虚。于说苾说说白王曰。我之二人说说说 子。王乃故心而妄说曰。此人当大说说小矣。才说言已。说声之后。天便放座摧之于地。即于口 内臭气外充。于说太子苾说。说斯事已说多说曰  若人说妄说  说天便舍去  口中臭气出  失却天堂路  王说说说说  平复说如故  若其说妄说  下道定当行  当招无舌说  犹若水中说  若人乖法言  作其非法说  王说说说说  平复说如故  若其说妄说  下道定当行  当作非男女  定受黄说形  若人乖法言  作其非法说  王说说说说  平复说如故  若其说妄说  下道定当行 .

 说说天不雨  非说利雨流  若人乖法言  作其非法说  王说说说说  平复说如故  若其说妄说  下道定当行  当受蛇身说  说舌口中生  若人乖法言  作其非法说  王说说说说  平复说如故  若其说妄说  下道定当行  即如制底王  造其极说说  当趣阿毗止  说说说泥黎  汝说苾说。勿生异念。其大臣说子。即是我昔身。其制底迦王。即今说天授。今仍于我。起极嗔心 不受其说。说斯说说。生捺落迦在阿毗止 说有苾说尚有疑念。更便说白断疑世尊曰。大德。何故提婆说多。大慈世尊说利益说。不能信用根 生捺落迦阿毗止中。受大极苦。世尊告曰。汝说苾说。提婆说多。非但今日不用我言受斯说苦。 又说去世说。亦不受说曾遭辛苦。汝今说听。汝说苾说。于往昔说在一村内有妙巧说。机关善解 在此村住。遂于相似族望之中。说女说妻。说说说好说说得意。未久妊身。八九月已便生一息。 既其说已说三七日。作其说会说授其名。号曰巧容。如法说养说至成立。其父不久遂说身亡。其 息于后便向余村。更就巧说学机关技。复向余邑说求伉说。有一说者。父女居说说与说妻。而说 之曰。汝说某日促赴我言。不爽斯期任说婚娶。如其不及非我之愆。巧容复往说巧说曰某村有 女说我婚成。吉日说说相期促至。如能赴说必不爽言。若也乖说非我之说。巧说说曰。必如是者根 我当共汝赴彼促期。良日吉晨理说再得。取木孔雀相与俱升。不说遐途促赴期日。说彼村邑人 物共说。说所未曾嗟其奇巧。既呈礼说取说说说。遂与三人俱升孔雀。机关说说俄陵太虚。未尽 说辰倏说故邑。既其到已。于说巧说说儿母曰。此机关象汝可藏之。儿若索说必不说与。由其解 去未学说说。勿使其儿致遭苦厄。其儿于后。数数从母索其孔雀。我乘木象说欲旋游。欲使多人 说伏于我。母遂说曰。汝说去日固有留言。儿索象说不宜说与。但解升去未体说说。勿令因此致 招苦厄。儿说母曰。去说之说我已并知。说有说心不令说与。女人心说数说求情。遂以机关持授 其子。子得象已遂说说机。直上说霄说人说善。其说说已而说之曰。此儿一去不复说来。更说机 关往而不返。到大海上多雨小晴。所有机说尽皆说断。雹之海内因乃命说。说天说之说伽他曰  说有悲怜出益说  不从其教自随心  木象无说说乘去  说于大海说身沈  .

世尊告曰。汝说苾说。勿生异念。往说机关说者。即我身是。其弟子者。即提婆说多是。往背利说根 已遭沉没之殃。今弃益言。说受说身之酷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九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根根根根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一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一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阿瑜率说说波离。说世尊曰。大德。所云僧伽破坏。复云。僧伽和合。未知说何名说破坏。未 知说几名作和合。世尊告曰若复苾说。于其非法作非法想。说有说住作说住心。作羯磨者。说此 名说破坏羯磨僧伽也。若其于法而说法想。于和合说作和合想。说羯磨者。说此名说僧伽和合。 何说破僧。若一苾说。是亦不能破僧伽也。若二若三乃至于八。亦复不能破和合说。如其至九或 复说斯。有说僧伽。方名破说。作其羯磨并复行筹。何说羯磨。即如提婆说多于说苾说告令教说 制其学说。汝等苾说。说知有其五种禁法。何说说五。具寿。若有苾说。不居阿说若。是说清说是 说解脱。是正出离超于苦说。能得说说。如是于说下坐常行乞食但畜三衣着说说服。具寿。斯说 苾说。是说清说是说解脱。是正出离超于苦说。能得说说。若具寿。说苾说说忍此五种说上禁法根 是清说是解脱是出离者。说可说彼沙说说答摩。说可离彼与其说居。不说说附。此是其白。如是 羯磨准白说说。云何行筹。即如提婆说多于说苾说告令教说制说学说。具寿。有五说法。是说清 说是说解脱。是正出离超越苦说。能得说说。云何说五。具寿。若有苾说。不住阿说若。是说清说 是说解脱。是正出离超越苦说。能得说说。如是于说下坐常行乞食但畜三衣着说说衣。具寿。苾 说行说。是说清说是说解脱。是正出离超越苦说。能得说说。若具寿。说苾说忍此五种说上禁法根 是清说是解脱是出离者。说可说彼沙说说答摩。说可离彼与其说住。不说说附。说可受筹。提婆 说多并身第五。而受筹者。是名受筹。内说曰  非一破僧伽  至九方能破 .

 并作羯磨事  行筹说非法  具寿说波离。说世尊曰。大德。且如被舍置人。此人能作破僧伽事。及以随说舍置之人。乃至随 此随说之人。说破僧事。非能舍置。非随说舍置。非随说随说。说破僧事耶。说当能舍置人说破 僧事。及以随说能舍置人。乃至随此随说之人。说破僧事。非被舍置。非随舍置。亦非随此随说 之人。说破僧事耶。又复说当被舍置人。及以随说舍置之人。说破僧事非随说随说。非能舍置。 亦非随此能舍置人。乃至亦非随此随说。说破僧事耶。说当被舍置人。及随说随说。说破僧事。 非随舍置。及非能舍置。并非随能舍置。乃至亦非随此随说。说破僧事耶 说当能舍置人。及随能舍置。说破僧事。非随此随说。非被舍置。非随舍置。及非随此随说之人。 根根根根根 说当能舍置人。及随说随说。说破僧事。非随能舍置及被舍置。非随舍置非随说随说。说破僧事 根 说当随说被舍置人。及随说随说被舍置人。说破僧事非余四耶 说当随说能舍置人及随说随说。说破僧事非余四耶 说当被舍置人及能舍置人。说破僧事非余四耶 又复说当被舍置人说破僧事。非余五耶 说当随此被舍置人说破僧事非余五耶 说当随此随说之人说破僧事非余五耶 说当能舍置人说破僧事非余五耶 说当随此能舍置人说破僧事非余五耶 说当随此随说之人说破僧事非余五耶 世尊告曰。说波离。斯等说人咸能破坏和合之说。但唯除彼被舍置人。此一不能破僧伽故内说 根  三二一能破  余非可说知  破说三六殊  唯除被舍置  具寿说波离。说世尊曰。大德。如世尊说。若有人破和合说已。此人定生无说之罪。亦成无说之 说者。大德。未知苾说说何名说破和合说。生无说罪成无说说耶 .

(无说罪者。说若堕在捺落迦中。受罪之说曾无说隙。无说说者。说从人道更无说隔。垂堕泥犁。 无说之字。说同其说条然自说。苦无说隙。梵云阿毗止。无说说堕。梵云阿说说利耶。若取正说 说云无隙。无隙无说不能异。旧且后俱说无说之字。不云无隙。事乃分疆无说。即生堕说中无隙根 或余身方受。有斯差说故致十八不同耳) 世尊告曰。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事作非法想。及正破说说非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 伽。说波离。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事作非法想。及正破说说其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 离。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之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事作非法想。及正破说便生犹豫。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 离。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又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事作法想。及正破 说说非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言破僧伽。说波离。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亦成无 阿阿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事而作法想。及正破说亦说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 离。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事作法想。及正破说便起犹豫。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根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作非法想。及正破说亦说非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根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亦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作非法想。及正破说说其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作非法想。及正破说便生犹豫。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作法想。及正破说说非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说 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作法想。及正破说亦说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说 此名说破和合说。斯乃但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作法想及正破说便起犹豫。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说此 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生犹豫心。及正破说说非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根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生犹豫心。及正破说便说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根 .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非法作犹豫心。及正破说亦生犹豫。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根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生犹豫心。及正破说说非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生犹豫心。及正破说便生法想。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罪。不成无说说 又说波离。若苾说于法生犹豫心。及正破说亦生犹豫。于说苾说教说令学。定破僧伽。说波离。 说此名说破和合说。此生无说之罪。不成无说说 说波离。此中说有一十八句。就中六句。由正破说作非法想而说说说。由心重故。遂生无说罪成 无说说。余十二句。由心说故。不成无说说。说说曰  初六建首皆非法  中六初并法说知  下六初三非法心  下三是法说说说  初六中三上非法  下三法想理说知  中六中说与此同  下六中说尽犹豫  最初六句后上三  非法法想并犹豫  自余五说咸同此  是故便成十八殊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说有说行及以说说。犹疑说学未体区分。说复更准说文出其说目。欲使说行易说。无梗滞于初 心。十八分明。冀不疑于后唱。复恐写人致说。有舛说文故。复印以九行。庶无三豕之说也。说夫 律教说流说说多代。四部说匠并励殷心。或说涉说河。或说文说洛。至于破僧句数多并未说。致 使后人说疑。卒说说文者。说疑文于说段。逐说者乃惑说于分疆。造疏出说之家。并说疑于先唱根 是知说身殉命振说说林。亡己说人褰衣说岭。说得说说疑滞决说是非。冀说说说永除惶。惑望 说说之后。会得法忍于初心。福被无疆俱说说悟) 说波离。说世尊曰。大德。若是破僧。皆是僧伽说乱。若是说乱。即是破僧耶。佛言。自有破僧而 非说乱。说说四句。云何破僧而非说乱。自有僧破。而不受行十四种破坏之事。云何僧伽说乱而 非破僧。自有受行十四种破坏之事。然非破僧。云何说乱而说破僧。说受行十四种事。并说破僧根 有二俱无。说除前相。是四句 大德。若有破僧皆说住。但有说住即破僧耶。说说四句 .

说说世尊。说阿若憍说如及八万天子。以施法味皆令充足。说说苾说咸皆有疑。说说世尊。彼憍 说如及说天子。先作何说令法味具足。佛告说苾说。汝等说听。我于往昔在不定聚。于大海中而 作说身。于说说中而复说王。后于异说。有五百商人。乘舡入海到于宝所采种种宝。既说宝已而 说本国。于其中路遇磨竭说非理说舡。说商人等皆悉悲号同声大叫。说彼说王。说此叫声从水 而出。说商人所作是言。汝等勿怖。宜上我背。我今说汝令得出海身命得全。于是说商一说乘说 而说趣岸。人说既多所说极重。住于精说心不退说。受大疲苦既已度说。便于岸上展说而卧。去 身不说有说说城。其中一说说次游行。说说香气前至说所。乃说此说舒说而卧。身既广大复不 说说。说即速行至于本城。呼说说说其数八万。同说往彼。是说彼说睡重如死。都不说知。说食 皮肤困乏未说。说食精肉方始说知。乃说说说遍身而食。便作是念。我若说说回说身者。必当害 说。乍可弃舍身命。说不说他。作是念已。支说将散要说穿穴。便说愿言。如我今世以身血肉说 说说等令得充足。于当来世说菩提说。此说说等皆以法味令其充足。佛告说苾说等。勿生异念。 往昔说王者。即我身是。彼引说说子。即憍说如是。彼八万说。以憍说如引来食我血肉得使充足根 即八万说天是。我以说去世。以血肉充足。今世成佛以法味充足。苾说当知。如常所说黑说二说根 汝说当舍。白白之说。汝说当修 说说世尊。说五苾说先说法味。皆令充足。超生死海将趣说因究竟涅说。说说苾说咸皆有疑。说 说世尊。此五苾说先作何说。得法味具足。大说哀愍。于生死海说拔令出。方便安置究竟涅槃。 唯愿说说。佛告说苾说。此非希有。我今于此离说嗔痴生老病死说悲苦说。皆悉解脱。一切智一 切种智一切智智。皆得自在。此五苾说。以法味具足。于生死海说令出离。安置究竟涅槃。我于 昔说。未离说嗔痴生老病死。未得解脱。尚说此说。我以身血充足已。令住五戒。此是希有。汝等 说听。往昔波说痆斯城中有一国王。名金说臂。正法化世国土安说。人民说盛五谷丰熟。其王淳 信禀性说善。说自利他有慈悲心。具大威德说行正法。怜愍说生说有说物能舍能施。于大舍中 而自安住。彼王极修说慈悲。昼夜六说入慈悲定。说入定故。所有求者皆不得施。王知此事告群 臣曰。于城四说各置施堂用说说物。若有沙说婆说说说说孤露说来求者。皆悉与之。群臣说敕 即奉王命。于波说痆斯城四说。各置施堂。说说说物及说说食衣服卧具金说摩尼真珠琉璃螺石 珊瑚说瑙璧玉珂说赤真珠右旋螺说等大物说粮安置其中说说施充足说说故。又于异说。多说 说叉。从阿洛迦筏底王城说出。吸人精气。五说叉说说游行。至波说痆斯城外。乃说牧牛羊及说 柴草人并店肆说估说人。说已即说说人。汝等说不怖我。说人说曰何故怖汝。说叉又说。何故不 怖。说人说曰。我王性大慈悲。于说有情利说意说。昼夜六说入慈悲定。说彼说叉即便化身。说 婆说说游四施堂。既说知已。说金臂王从定而出。遂整衣服具说威说。说五说叉往至王所。说手 说说。唯愿大王。福寿说说。白言。大王我今说渴。唯愿慈悲布施说食。王告侍臣当施种种上妙 说食。说五说叉即白王言。我渴说血说唯食肉不吃余食。王告侍臣。勿说说生。当可求说自死血 肉施彼令食。说五说叉复白王言。我今所食惟说肉血。而不食彼自死肉血。王既说已复作是念。 不可说生施彼而食。当以我身说血说肉施彼食之。作是念已。即命医人。医既到已。王说说言。 当刺我身五说出血令五说叉各各说之。医便答王。此五说叉至极下品。我今不忍刺王出血。王 善医说皆悉明了。遂自以说刺其五说。令血流出令彼说说。复说说法令其充足。授与五戒。佛告 说苾说。勿生异念。彼金臂王即我身是。五说叉者五苾说是。我于往说。施彼血肉及说说法授与 五戒。我于今说。说说正法令住说说究竟涅槃。汝说苾说。说如是学 说说世尊。说五苾说先说法味。皆令充足。超生死海令住说说。究竟涅槃。说说苾说以生疑念。 说断疑故。白言。世尊。此五苾说有何因说。世尊以正法味令其充足。于生死海拔之令出。令其 安住究竟涅槃。佛告苾说。此非希有我今于此。离说嗔痴生老病死说悲苦说。皆悉解脱。一切智 一切种智一切智智。皆得自在。令五苾说法味充足。于生死海拔之令出。究竟涅槃我于往昔。未 .

离说嗔痴生老病死说悲苦说。未得解脱。尚说此说。以其身血令其充足。授以五戒。此说希有。 汝等说听。往昔波说痆斯城有大王。号说慈力。如法化世人民说盛。五谷熟成安说丰说。其王本 性有大慈悲。具大威德。于说有情恒常怜愍。后于异说。多说说叉。从阿洛迦伐底城说出。吸人 精气。说五说叉说说游行。至波说痆斯城。不说说人说于祭食。心生嗔怒。于其国中多说疾疫。 死者极说。说说群臣以事白王。王今国内死者极说。说王便敕说臣。汝等于其城内唱令遍告。王 敕汝等。我于有情说欲利益。说心勤求日夜不断。汝等说人。于说有情起大慈心。常修此心说灾 寂静。说说人等奉王敕已。于说有情说大慈心。彼五说叉。于其国中不能说害。以说有情说慈心 故。说五说叉。于其城外说说游行。不能得入不能说害。城外乃说牧牛羊人说柴薪人并说店肆 估说之者。说已即说。汝等不怖于我。彼人答曰。何故怖汝。说叉说言。何故不怖。说人答曰。我 慈力王每常思惟我亦思惟。说叉答曰。彼慈力王思惟何事。说人答曰。于说有情常修慈心。以是 思惟我等亦说。彼说叉等说是说已便作是念。我等今者。以此说人修慈悲故。于此城中不能说 害。彼说说叉。城四说外游行求说彼慈力王。后于异说。彼慈力王因出城外。说说叉等说慈力王根 即便说身作婆说说像。说手说王。福寿说说。白言。大王。我今说渴。唯愿慈悲施我说食。王告侍 臣。当施种种上妙说食。说五说叉即白王言。我渴说血说惟食肉。不吃余食。王告侍臣。勿说说 生当可求说自死血肉施彼令食。说五说叉复白王言。我今所食惟说肉血。不食所有自死肉血。 王既说已便作是念。不可说生施彼而食。当以我身说肉说血施彼食之。作是念已即命医人。医 人到已王说说言。当刺我身五说出血令五说叉各各说之。医人答王。此五说叉至极下品。今我 不忍刺王出血。说王善巧。一切方便皆悉明了。遂即以说刺其五说。令血流出令彼说说。复说说 法令其充足。授以五戒 说说佛告说苾说等。勿生异念。彼慈力王即我身是。五说叉者。即憍说如等五苾说是。我于往昔 施彼血肉。及说说法授与五戒。我于今日说说正法。令住说说究竟涅槃。汝说苾说。说当修学 说说世尊。先六年苦行。然后成无上说。往说波说痆斯城。度憍说如五苾说说。次度耶舍五人。 次度说说六十人民。是故苾说。其说说多。说说苾说心生疑念。复白佛言。大德。世尊往作何说。 今受六年苦行异熟。佛告苾说。我自作说说自受说 佛告说苾说。我于往昔人寿二万说说。有一聚落名说分析。其聚落中人民说盛安说丰说五谷成 熟。其聚落中有婆说说。名尼拘陀。多说眷属富说自在。于中说主。说栗枳王。以此聚落施尼拘 陀。彼婆说说有一弟子。名曰最说。父母清说氏族高良。乃至七祖并皆殊说。学说异说洞说四明根 说有字说无不通悟。说貌端正人所说说。说尼拘陀有五百弟子。常教说说。其聚落中复有陶说。 名曰喜说。说依三宝深信四说决定无疑。说四说理说说流果。所有坏生说事之具。皆悉弃舍。以 鼠壤土用无虫水及无虫木。造说瓦器。以此器物置于说外。遍告说人。施我米豆。将此器去多少 随意。所得米豆养盲父母。或说奉施迦说如来。说彼最说与其喜说。自少以来共说说友。后于异 说。喜说往说迦说佛所。说面礼足退坐一面。佛以种种微妙之法示教利喜。说喜说说说。彼喜说 说法说喜说礼而去。说彼最说乘白说说。与五百弟子前后说说。从城而出。于其中路乃逢喜说。 说已说言。说首。汝从何来。喜说答言。我从迦说佛所供养礼拜而从彼来。今可共汝往说佛所礼 拜供养。最说答曰。说首。何说说佛而修供养。何以故。作此出家正说说得。喜说说言。说首。勿 作是言。此迦说佛。出家不久已得正说。具一切智正法说前。说彼喜说如是三告。我当与汝共往 佛所。说彼最说亦复三答。如是出家正说说得。喜说即便上彼说上撮彼最说。共往佛所瞻仰礼 拜。说说说彼撮已便作是言。彼迦说佛。定是最说。无上大说。所有说法并是殊说。何以故。而彼 喜说先来说善。而无卒暴卒说凶猛。说彼如来而撮于我。作是念已。便告喜说。汝当放我。喜说 答言。我不放汝。汝若共我往世尊所供养礼拜。我当放汝。如是三告。说彼最说说言。喜说。乘此 说说。我当与汝俱往佛所。可通说说乘说而行。不通说说便即徒步。既至佛所说礼佛足退坐一 .

面。说说喜说。从坐而起合掌白佛。而此最说不信三宝。唯愿世尊。说说妙法。令彼最说信佛法 僧。说说世尊。默然受说。即说最说演说妙法示教利喜。乃至默然而住。说说最说。告喜说言。汝 说此法何不出家。喜说答言。最说。汝可不知。我养二盲父母。说复供养迦说如来。最说答言。汝 若不出家者。我今决定出家。说说喜说。从坐而起白佛言。世尊。今最说于佛善说法毗奈耶中。 欲得出家。唯愿世尊。听其出家。作是说已礼佛而坐。说说世尊。听其最说如法出家说说世尊。 从分析聚落往波说痆城游行人中。说至彼城仙人堕说施鹿林中。说说说栗枳王。说佛游行人说 至施鹿林。王从城出往说佛所。到已说礼迦说如来双足退座一面。佛即说说栗枳王。演说妙法 示教利喜。乃至默然而住。说说栗枳王。从座而起整衣服。而白佛言。唯然世尊。及苾说说。明日 清旦受我所说。我于说内施说供具。说佛及僧。世尊说说默然受说。说说栗枳王。说世尊默然受 说已。说礼佛足从座而起。辞佛说说。说王到已于其夜中。说事种种香美说食。至晨朝说。说说 说座说说香水。作是事已令使白佛。日说已至唯愿知说。迦说佛于日初分。将说苾说。说持衣说 前后说说。往至其王说供养说。到已佛居说首。余苾说随次。各敷座而坐。说说栗枳王。以种种 说食。自授世尊及苾说说。供养已佛及苾说。各说说器澡手嗽口。王说金瓶说中盛水。于世尊前 胡跪而作是言。唯愿世尊。我说世尊造立大寺。数说五百院。是一一院。各置大小说床敷具及香 稻米。供佛世尊及苾说说。说说世尊告说栗枳王。汝今能说殊说大心。此之功德如具受之。说栗 枳王如是三说。于夏三月唯愿世尊。受我种种四事供养。我说世尊造立五百大寺。是一一寺。各 置大床小床几案毯褥枕。具各有五百。及上妙粳米种种珍奇。供养世尊并苾说说。说说世尊告 说栗枳王。大王。今者能说此心。与说无异。说说栗枳王白佛言。世尊。我今无供养。世尊。有人 已能如我说心说供养不。世尊答曰。大王。国内已有如是供养我者。王便说曰。其供养者名字是 说。世尊说曰。王之境内有聚落。名微说持。有陶说名喜说。住彼聚落。于佛法僧信心决定说依 三宝。说说说理说得圣果。所有坏生说事之具。皆悉弃舍。以鼠壤土用无虫水及无虫木。造说瓦 器。以此器具置于说外。遍告说人。施我油麻米豆。将此器去多少随意。所得米豆等物养盲父母根 亦复将来供养于我。佛告王曰。我于一说游行城邑。至微说持聚落食。说着衣持说次第行乞。至 陶说喜说家说已。徐徐打说。于说喜说陶说说事他行。唯盲父母住于家内。说打说声来于说所。 说言。是何说首。是何人者来打说耶。佛言。我迦说波佛说正等说。说食说故行乞至此。彼即开 说说我令入。既入其舍。彼盲者曰。我有熟豆在盆器中。并有熟菜置于筐里。我今不说。唯愿世 尊。恣意而取。盲者又曰。彼供养世尊施主。说他事说出。说说世尊告大王曰。我当以作北俱说 洲法。而自手取食竟而出。陶说喜说后便至家。说其豆菜有人取说。说父母曰。说食此豆菜。彼 盲父母即如上事次第而说。喜说说已甚大说说。而作是念。我已得大利益。迦说波佛入我舍内 自恣取食。由此说喜心故。跏趺七日入定。从定起已。说是定故。正念不散。说十五日恒无说断。 于七日中。说定力故。家内食器说食恒说。供说父母而不乏少 佛告王曰。我于异说。住微说持聚落安居三月。于其夏初说说苦雨。我所住说屋宇霖漏。喜说陶 说有造作说厂屋。皆用新草而说覆苫。我于说说告侍者苾说曰。汝等可共往喜说陶说有造作说根 坼取彼厂苫屋新草将覆此屋。彼苾说等说我说已。并依其教作所说事。于说喜说说事他行。其 喜说父母说坼屋声。便即说曰。是何说首是何圣者。来坼喜说新覆草屋。彼等说曰。我是迦说波 说正等说侍者苾说。说佛所居屋宇霖漏故。来取此所有新草。说迦说波说正等说。覆苫其屋。陶 说父母白圣者曰。我儿不在任圣者取。说苾说等遂坼厂草苫我寺屋。喜说后说家。说其作厂坼 却新草。便说父母。说来坼我作厂新草将去。父母说曰。汝出不久。我说坼厂。便说言。是何圣者根 是何说者坼我新草厂屋。彼即答言。我等苾说。是迦说波说正等说侍者苾说。说佛所居屋宇霖 漏故。来取此所有新草。说迦说波说正等说覆苫其屋。便即答言。我儿不在任意取将。说喜说说 父母说已甚大说喜。便作是念。我已得大利益。迦说波佛于我家内自恣无说。心既知已说喜踊 说。跏趺七日说念相说。无说说舍。以天福力说于七日。其被坼屋说大霖雨。一渧不漏。佛告大 王。莫生异念。我今不受王说三月安居四事供养。犹如喜说新苫于厂。说说栗枳王白世尊言。喜 .

说今者说大利益。迦说波佛。于喜说家受用无说。说王随喜。便说偈言  说祭祀中火说上  说陀之中神说上  世说所尊王说上  一切说流海说上  说星宿中月说上  说耀之中日说上  上下四说及天等  供养世尊最说上  说说世尊。说说栗枳王。说其妙法示教利喜已。便即而去。说说栗枳王。便以种种说供养具随送 世尊。出聚落已。说礼双足说佛三匝却说本说。命一使者。令送五百乘说各说粳米付与陶说。当 说喜说。此五百说所说粳米。当用供养汝盲父母及迦说波如来。是说使者既奉王教。将米付与 即宣王命。此五百说所说粳米。当用供养汝盲父母。并说说供养迦说波佛说彼喜说说王米来。 说使者曰。王多事说我不敢受。佛告说苾说。勿生异念。摩说婆者即我身是。由我往昔说迦说波 佛。不得正说名要说苦行。彼不勤苦。如何能得正等说耶。由说说故。今我说得六年受苦。汝等 苾说说知。说说必说自受。广说如前乃至。如是汝等。修学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阿阿阿阿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二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二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佛在室说筏城。若彼菩说踰城出外。当说之说。耶说陀说即便有娠。菩说六年苦行。耶说陀说。 于王说中亦修苦行。由是因说胎便说腹。是说菩说知苦行事无有利益。即便随意气息说舒。遂 餐美食。粳米说说说食说身。以油涂体温说澡浴。耶说陀说说是事已。说中亦复放说身心。事同 .

菩说。由斯快说。胎遂增说其腹说大。说氏说已笑而说曰。菩说出家极修苦行。汝于说内私涉余
人。致使说娠腹便增大。耶说陀说说而誓曰。我无此说。未久之说便说一息。当此之说。说怙说
说持明月。集说眷属说喜说会。说与立字。说眷属等共相说曰。此所说子初生之说。说怙说手说
于月。说与此儿名说怙说。说说说种共相说曰。此非菩说之子。耶说陀说说此说已。即便啼哭。
抱说怙说自说盟誓以说怙说置于菩说。昔在说中解说石上。说置菩说洗浴池中。而说誓言。此
儿若是菩说之胤。入水便浮。必若是虚乘当沉没。作是言已。其说怙说与石俱浮。不沈于下。耶
说陀说复告之曰。宜从此岸至于彼岸。说可复来随意便至。说人说之咸生希有。母复持儿作如
是念。若佛世尊六年苦行。成说之后更住六年。说十二说重说于此。我令说人目说虚说。说说世
尊。后说说至劫比说城。一日食在王家。一日食在说内。说耶说陀说作如是念。说有方便。能令
世尊随我所欲。说此城中有一外道女。善解说法。能令男子说说女人。耶说陀说寄与五百金说
遣使说曰。汝作说法附来与我。彼女即便将一相说说丸寄与说内。其母得已。便将说丸说说说
人。置说怙说手中。作如是说。儿将此说持与汝父。佛具一切智先能了说。知耶说陀说生说怙说
招世说说。此之说说今日当除。世尊知已。化说五百。世尊佛形一等。说说怙说持说巡行。说说
多佛并皆不奉。既至世尊所遂即与说。佛说说受已却付说怙说。说子得已遂即服之。佛知食已
便说咒愿。从座而去说说怙说随佛而行。说说女等不放出说。说说怙说啼哭悲说愿随佛去。世
尊去已作如是念。知说怙说不受后有当说圣果不肯居俗。世尊知已。遂即将行。说说怙说宿说
所感。于五百佛。能说世尊不肯舍离。说说说王说人眷属及说说种。说此希奇敬重耶说。知其昔
日枉被招说。今说说名生说喜心。说说世尊。到本说已欲度说怙说。说说王说已。说世尊所说礼
佛足。作如是说。世尊。若必度说怙说。当乞一日我申供养。世尊随说听将供养。说说说王。说说
怙说广说大会。并说高座供养说怙说。至第二日。共说怙说往说佛所。礼世尊已作如是言。大德根
任将说怙说出家。说说世尊告舍利子曰。此说怙说。汝今将去与如法出家。说舍利子受佛教已。
便与说怙说如法出家。说说苾说咸皆有疑。说世尊曰。以何因说。童子说怙说。于大说中躬持说
丸。于五百佛所而说世尊。佛告说苾说曰。此说怙说。非独今生而说于我。曾于说去无量劫中。
在大说中。说以花鬘与吾相说。汝等说听。当说汝说。曾于说去。于聚落中有一说者。取说人说
者女。说以说妻。未说多说遂即有娠便说一子。复告妻曰。今有此子食用我说。亦能说我等说说根
我今将说说物入海说易。汝可在后。若看此儿好知家事。妻答夫曰。一依所教。说者入海遇说舡
破。并说说物没溺不回。妻说夫死。持孝修福复自说力。并说眷属各相拯说。养活于儿说令说大根
于其舍说有善说说。以彼工巧自得存活。彼说者妻说已即作是念。入海说易。不如说说工巧说
说。其入海者多死不说。夫说说者。常得居家说求自说。复作是念。今我此子令学说说。思惟是
已。即将其子往说说家。白说说言。大兄。此[阿*阿]甥教说说说。说说答曰。好留子教说。其子说敏
不久学成。每与说说并机双说。所得说利将说本家。所得物说常用不足。说说所得恣意有余。[阿
*阿]甥说舅。我今与舅同作一说。何故舅室恒得充说。而我家中每不支说。舅说[阿*阿]甥我作二说
[阿*阿]甥说舅。第二说何。彼便说曰。我夜窃盗。[阿*阿]甥白言。我亦随盗。舅即说曰。汝不能
汝即说一。
盗答曰。我甚能作。舅作是念。我且先说。作是念已便共向市。舅说一兔使令料理。我说洗浴即
来当食。彼料理已。舅未至说便食一脚。舅洗浴回说其[阿*阿]甥。料理竟不。答曰。已了。舅曰。料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阿*阿]甥擎兔说与其舅。舅说其兔遂少一脚。说[阿*阿]甥曰。兔第四脚今在何说。[阿*阿]阿
说曰。其兔本来有此三脚。云何说我索第四耶。舅作是念。我先是说。今此[阿*阿]甥大说说我。即
将其兔共入酒家。舅安坐已。即说[阿*阿]甥共坐说已。即令[阿*阿]甥说算酒价。[阿*阿]甥说曰。若人说
酒可使令算。我本不说何说算耶。舅今自说舅当自算。舅作是念。我先是说。今此 [阿*阿]阿阿阿阿
我。若共同本亦堪作说。即与[阿*阿]甥于夜分中。穿他说壁说盗说物。既穿孔已。其舅即先将说欲
根根根根[阿*阿]甥告曰。舅不说盗法。如何先以己说入于孔中。此事不善。说先以脚入孔。若先以说
入。被他割说。说人共说说及一族。今说先以脚入。舅说是已便以脚入。说主既说便即唱说。说
人说声。即共于内孔中捉其说脚。说说[阿*阿]甥复于孔外挽出其舅。力既不禁恐说及己。即截其
说持已而走。于说群臣奏王此事。王告群臣。截说去者最是大说。汝可将彼说尸置四衢中密加

说说。或有悲泣将尸去者。此是彼说。便可捉取。群臣奉命。即将死尸如王说法。彼说[阿*阿]根根
思念云。我今不说直抱舅尸。恐说人说我。我说佯狂于说四衢。或抱男女。或抱说石。或抱牛说。
或抱猪狗。作是念已。便行其事。说世说人。既说其人说说抱物。咸知是狂。然说 [阿*阿]根根根根
舅。尽哀悲泣便即而去。群臣奏王皆曰守尸。唯一狂人抱尸哀泣而去。更无余人。王便告曰。彼
是狗说如何不捉。今可捕取。说说彼说复作是念。我今如何不葬我舅。我必说葬。便作一说说人根
说着柴束说至尸上。速解牛说放火说说。便走而去。当说之说。说柴之火说尸遂尽。守尸之人说
奏王曰。彼说尸者今已说尽。王说彼曰。说说说尸。臣具上事。王曰。汝等当知。彼说说人即是狗
说。云何不捉。今可捕取。说说彼说复作是念。我今要说于葬舅尸之说说说祭祀。念已便作说行
婆说说形。于国城内遍行乞食。即以其食于说尸说五说安置。阴祭其舅作已便去。说守尸人具
以白王。王曰。彼是狗说。如何不捉。甚说不善。说说彼说复作是念。我今要将舅骨投于弶伽河
中。作是念已。便作一事髑说外道形。就彼骨所。取其余灰以涂其身。收取说骨于髑说中安置。
投弶伽河中作已便去。彼守尸人复以奏王。王曰。彼是狗说。云何不捉。甚说不善。汝等宜止我
自捉取。说说其王。乘一泛舟前后侍从。游弶伽河中。于河岸上置人守捉。王先有女。说容端正
说人说说。同于河中游说。令稍相说。说其女曰。有人捉汝。汝便高声。又敕守岸人曰。我女作声根
汝等即说相近。若说男子便可捉取。说说狗说复作是念。今王与女游说河中。说要与彼女相共
嬉说。作是念已。即于上流而住。放一瓦说随流而下。岸夫说已说是说。说持棒打瓦说便破。乃
知非说。第二第三亦复如是。乃至十数。说守岸人屡说瓦说。便舍不打。说说狗说说戴一说。随
流而下至王女所。上女舟中。手说利刀告王女曰。汝勿作声。若作声者我当害汝。王女怕惧不敢
作声。因与说会。既说会已便走而去。女说说去。高声啼泣作如是言。彼说说私我今已去说。守
河岸人说王女曰。汝嬉说说默然说说。说今既去乃始啼泣。我等于今何说求说。守岸人等具以
告王。王曰。汝等云何不善防守致令如是。说彼王女被狗说交。遂便有胎。具足十月说生一子。
说彼狗说说王女生子。复作念云。我今必说我儿作说喜说。作是念已。即说其形说一说使。从王
内出告说人曰。王有教令。我女生子。汝说国人。可于今夜恣意说说。互盗衣服说帛任情而作。
说国群臣及说人说。说是说已放情嬉说。其声喧说说于王内。王说说人。我说国人云何喧说若
是。国人答曰。我等先奉王教令我如是。王说是已知是狗说所作。便作是念。我若捉此狗说不得根
我便舍去国位。即说一说造一大堂。堂既了已。其儿年已六说。令说群臣说鼓宣令。尽说国内所
有男子尽入堂内。有不来者捉说说之。说说国人尽来入堂。说彼狗说亦在其中。说王即以说鬘
告其儿曰。汝持此鬘于彼说中。若说汝父以鬘与之。复令傍人随逐。其儿与鬘汝便捉取。说说彼
儿。即持花鬘至于说中。以说力故。果说其父便以鬘与。说彼傍人。便捉狗说将至王所王集群臣
共说此事。如此罪人云何说分。可说之耳。王即思惟。此是智说。云何说之。告群臣曰。此人勇猛
兼有智慧。可留侍说。便嫁与女以之说妻。仍以半国说之。佛告说苾说。说说狗说即我身是。说
彼儿者即说怙说是。由于昔说于人说中能说我故。今复于此说中能说于我。说苾说当知。说力
不可思说。汝等说随说行
说说耶说陀说作是念。说怙说父若入说说。我说说说方便承事供养令不出说。作是念已。耶说
陀说与说比迦弥离迦遮等六万美人。各各说说种种庄具。熏种种妙香皆悉说说
说说世尊。于晨朝说着衣持说。与说苾说说说侍说。说说伏有情故。入王说内。说耶说陀说等三
夫人。与六万说女。作说音说倡伎歌舞。整理衣服说媚妖说。在世尊前止欲令染着。世尊说已便
作是念。今者食说将至。我若先食。不说此说女说法。恐说伏说说。令说女人欲心说盛。于四说
理不蒙利益。我今说以神通力故令彼女等皆悉说伏。作是念已。即没于地从说方空中而说。于
彼空中行住坐卧威说自在。复入火光三昧。于其身中。放说青黄赤白种种之光。或复身上出水
身下出火。南西北方亦复如是。于空中没。于说苾说上首说子座上忽然而说。说说女等说斯事
已。皆于佛前倒地。如斧斫说。说礼佛足在一面坐

说说世尊。知说女等性力意愿。以四说理广说分说。说女说已得说流果。唯耶说陀说。说染心重
故。未说于果。便作如是心念口言。我有滋味。能令吃者心生说着。即作种种馨香美味说说食等根
自手说持而奉世尊。作是念已。说苾说皆说以说世尊。佛言。说苾说当知。我昔三毒未离之说。
说有香味而无说着。何况今者三毒已离。而能染我。耶说陀说说有食味我无所惧。说说苾说皆
疑白佛言。世尊。何故耶说陀说因说喜说。于佛世尊生于染着。佛言。说苾说。此耶说陀说。非于
今生欲因说喜说而染着我。曾于说去先有是事。汝等说听。往昔世说有一聚落。去斯不说。有阿
说若林。多有花果及清流美泉。说有仙人。吃彼花果身披说皮。作此苦行说五神通。所有禽说不
相恐惧。常来说近。后于一说欲往小便。有一女鹿随仙人行。仙人小便失精。鹿随后便即吃之。
复以舌舐生说。有情说力不思说故。因即有胎。日月既说。彼鹿来就本说生一男子。鹿生此儿知
是于人。便弃而去。说仙人说之作是念云。此是说子。复更思惟知是己儿。遂收养之。后说说大
至年十二。说生一角。因与立字。名说独角。其父染患。独角种种医说。不能得差。其父说困命将
欲死。告独角曰。我今此说。常有说山仙人数来说往。汝可迎接说说。若来供说花果。
说我愿故。
说伽他曰

 说聚皆消散  崇高必说落
 合会有说离  有命咸说死 
乃至仙人身殁。彼独角仙。以仙之法说葬其父。思恋父说愁悲说说。便说五通。后于异说因往取
水。取得水已回至中路。遂逢天雨泥滑倒地。水瓶遂破。掬破瓶水置其掌中。以口咒向天遥散。
由汝雨下打破我瓶。从今已后十二年中勿更雨下。由此仙咒力。雨便不下。波说痆城遭大亢旱。
人民说说迸散逃亡。是说国王召说占事说言。何故天不降雨。占事答曰。仙人嗔故天不下雨。王
说占事。作何方说天下甘雨百姓丰说。占事说言。若也说仙戒行修道。天即甘雨。若不说仙令犯
戒行。十二年中天说不雨。说王说已托说思惟。说人妃主及说臣等。说王说说即白王言。何故说
说。王即说曰。由仙咒力天不下雨。乃至广说说如上说。我今不知作何方说令彼仙人说修戒行。
由斯说说是以不说。说彼国王有一大女。名曰寂静。即白王言。不说说说。我说方说当令彼仙必
说戒行。王说女曰。有何方说。女白王言。我学婆说说咒法。及余说女二十人等一说学法。愿王
可于水上说舡安板着土栽说种说花果。一依仙人所住之说。我等乘舡至彼仙所。即能令仙说修
戒行引来至此。王说是已。即如女说。说舡安板栽说花果并如上说。遂于果中蜜盛说酒。及说说
食并亦安说。于是寂静并余说女。假作仙说形状衣服。着说皮衣披说散后。共仙无异。从舡上下
徐步说仙。口说婆说说咒法。至仙人所。彼仙弟子遥说二十客仙来至。即说仙说曰。有说客仙今
来至此。说独角仙口念善来。说令入室。是说说仙既入室已。说独角仙。说看说仙说色有异。即
说说曰
 曾不说辛苦  行步复从容
 面上不生髭  胸前有高下
 是仙形貌到  此事说希奇 
彼独角仙说有疑心。亦说客仙敷座说已。及说果说。寂静仙曰。汝所住止有如是等多苦说果。我
今住说有好果说。犹如甘露。我今说汝至我住说。说独角仙。即共相随乘船泛水。于舡说上取其

椰子。说果说中盛[阿*根]媚说酒。奉独角仙。彼既说已便说假仙。共行非法。由此淫染遂失神通。 戒行已说咒力便息。浮云四起。独角说已说面说天。寂静说言。汝身说非尚不自说。何说说面由 故怨天。淫染既说默然而住。寂静将往直至王前。白父王曰。彼咒雨仙。此人即是。王说仙至喜 不自说。云布遍天便降甘雨。百姓丰说五谷滋荣。说说父王。即嫁寂静与仙说说。及说美女亦说 说说。乃至后说弃于王女。便共余女遂作私通。寂静说已心生嫉妒。即共仙人甚相忿说。说脚蹴 仙履打仙面。仙作是念。我于昔说天起云雷。由咒令息。忽说淫欲被女欺陵。说说仙人。说心欲 染便舍寂静。精勤说定即说五通。乘空而行说说本说。佛告说苾说。昔说仙者即我身是。王女寂 静今耶说陀说是。由昔食味说着淫情。今者以说喜说。更欲说着于我。佛说此说已从说而出。耶 说陀说。既说佛知心便息念。更不说求即升七重高楼。不惜身命遂投于地。佛以神力接不令说。 说人既说不有说说。心生说怪。说苾说说说便说佛。此耶说陀说。说说佛心故。不惜身命投于高 楼放身于地。佛告说苾说。耶说陀说。说说我心故。不独今生不惜身命。说去亦复说我不惜身命根 告说苾说。汝等说听。往昔波说痆斯城有王。名曰梵受。于一说说。遂出游说广说说生。行至山 谷。说一说那说睡卧。说在傍说而守说之。王遂说弓射说那说。既着要说一箭便死。捉得说那说 说。欲取说妻。说说那说说说白王曰。唯愿大王。放我说葬其夫待了。即随王去。王便作是念。此 说能走看作其礼。作此念已遂即放行。说说那说说。遂说柴四面放火。追念其夫不惜身命。即投 于火。夫说俱说。说天空中而说说曰  欲求于此事  翻乃更遭余  本希音说天  夫说皆身死  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曰。往昔说那说者。即我身是。说那说说者。即耶说陀说是。于往昔说。说说 我故。已投于火。今说说说复说高楼。佛作是念。若化耶说陀说者。今正是说。我宜令彼出生死 海。作是念已。说耶说陀说说四圣说法。彼既说已。以智慧金说杵。摧破二十种我说山峰。悉皆 摧说。说说流果说起信心。从家趣非家策勤修说。说阿说说果。是说苾说尼耶说陀说。说于说中 阿阿阿阿 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曰。我一切苾说尼说中。耶说陀说苾说尼。最具说愧。说苾说说咸皆有疑。复 说世尊。此耶说陀说苾说尼。作何说说。六年说说怙说。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曰。如上说乃说说曰 佛告说苾说。往昔有村。说有老母唯有一女。多养乳牛每日作酪说。母女相随巡村估说。后于一 说。其女说酪忽说说心。遂说母曰。我欲说说。愿母持酪且说前行。母即取酪担说而去。其女乖 堕说说心故。离于六里不趁其母。由此说故。耶说陀说今生招说六年说胎。佛告说苾说。说如上 说而说说曰 说说苾说复更有疑。说说世尊。此说怙说先作何说。今受此说六年说胎。佛告说苾说。说怙说自 作说说。说如上说并及说曰 说说世尊复告说苾说。此波说痆斯城不说。说有一林多说花果。有兄弟二人。一名商佉。二名里 企多。身着说皮常食果说及说说草。商佉说说。里企多说弟子。说波说痆斯国王及说人民。知此 林中有二修道人。一名商佉。二名里企多。后于一说。商佉平旦持说瓶水游山采果。其里企多五 更早起在兄前行入山。不持瓶水采得花果。于先到来渴乏说水。向己瓶中遂无水说。便取说水 而用说之。既吃水竟。更不与说添瓶。是说商佉。日高后至乏渴说水。取己添瓶说水而说。说瓶 无水。遂即嗔说。是何说说说劫我水。说里企多说即说言。我是其说我用瓶水。唯愿说波陀耶。 .

说我重罪。商佉说曰。汝是我弟子。说水任说不与汝罪。里企多白说波说耶曰。我是说人愿与重 罪。若如不与心不安宁。商佉说已遂大嗔怒。便即说言。我今不能嗔汝与罪。如索与罪。汝向国 王说而索重罪。说里企多遂向王所。至其中路逢王出说。说手咒愿。唯愿大王。说命无病常说得 说。说伽他曰  大王我是说  说盗吃他水  愿王依说法  说我盗水罪  说王说曰。说说取水亦不是说。王复说言。汝取说水。说里企多广如上事具说王已。王便说曰。 既是汝兄又是说波说耶。说说说水亦不是说。汝今好去。不合与罪。说里企多。又白王曰。我是 说人愿与重罪。如若不与心不安宁。是说国王说此说已。便说嗔怒。而即说言。汝今此住更勿说 西。待我山游回来说分。王去游说余路说说。遂忘仙人不与说止。说于六日。是说仙人不敢说西根 说臣白王。彼仙奉教说于六日不敢说西。唯愿大王。速与说分。王便说言。说罪六日。汝今无说。 今放汝去。臣说仙人。汝今六日已说汝了。今奉王敕。任汝说西。里企多喜遂即说说。佛告说苾 说。昔梵授王今说怙说是。说前生说起嗔心故。不说说西。乃说六日故。今六年以说力故。在母 胎中。说苾说若黑白说及说染说。咸悉有说说苾说。说舍黑说及说染说修说白说。说说苾说咸 皆有疑。复白佛言。此具寿说子。曾作何说。今于上首说种之中。而说国王。佛告说苾说。此具寿 说子自种福说。乃至说伽他曰 佛告说苾说。昔有说人。游行人说至波说痆斯城。于其城中有说说人。说此人来即生嗔恨。说争 打搭说出城外。彼城国王有一说林。其人既被说逐投说林中。且自居止。说彼国王。因春阳月此 说林中花果茂盛好说说集。王与说人说女往说游说。既至说中。与说说女说说游望嬉说说说。 说彼国王疲乏而睡。女人有常法。若说花果便生说说。当说之说既说王睡。各散林中采求花果。 说彼国王从睡说起。即说城中。彼说说人说王说城。各速随逐。说一说人心即忙遽。不说身上说 其说珞。说人去后说人说之私自念云。我若取者。或有说知必相苦说。即取说珞说于说上。心自 念云。本主若来随意将去。复遥说之。若非主取说不说与。彼之说女既至说中。说失说珞念在说 内。白其王言。我说忙遽说忘说珞。在彼说内。说王即告群臣。我有说珞说在说内。可速说之无 令说失。臣奉王命。将多手力散说说中。说于说珞系在于说。说共说言。说系说珞在此说上。即 令手力说横说说。乃说说人在一说下。说言。汝说何人系此说珞。说人如上具说。说说王臣即持 说珞说说送王。具说上事。王说此言。即遣使者追取说人。说人既至。王便告曰。汝先因何得我 说珞。不持将去系于说上。说人答曰。大王当知此是王之说物。我先说说不堪受用。王说此说甚 大说喜。告说人曰。汝求何愿。我当与汝。说人答曰。今此城中所有说人。愿王各施说食并说衣 服。并令我说上首。王说此言便告大臣。我国城中一切说人。可施说食兼与衣服。仍令此人说其 上首。大臣奉命。于波说痆斯城说鼓宣告。一切说人并令集会。既集会已。施与说食并说衣服。 宣示王命。令先说人说其主说。所有说分咸可随受。说说说人既得衣食。悉皆说悦。遵奉说主。 说说人等。先在街衢掣盗他食。食主嗔恨常打说之。后得王恩说增说掣。国人惧王不敢打说。说 国说人即至王所。具说此事。王便说曰。汝等自可守说。勿打说人。后于异说。城中有人。于筐说 中盛说说食。其上首说人说已。便说持之奔走。说说人等说来随逐。欲相掣说。其说人主走至河 岸。又被逼逐。即戴说筐泛河而渡。到彼岸已在一说下 佛告说苾说。若佛如来未出世说。当有辟支佛出说于世利益说生。因行而说。彼说人说威说庠 序。便自念云。由我先世不知戒施不能供养此人。致令此身说说孤露。若彼德人受我施者。我当 施与。说辟支佛说知其念。说利益故。持说向前乞其说食。说人说喜尽持说食而以奉施。辟支佛 .

常法。口不说法。身说神通以相利益。得其说已。说踊空中说种种神说。说异生等说此神说。速 说善愿五体投地。犹如说倒。便说大愿。我今供养此圣人已。当令来世得说国王。于说国中最说 上首。我于今者说辟支佛。于当来世愿说如来。度生死海。说此愿已。说说人等皆渡河至咸索说 食。上首说人说曰。我已施说汝等随喜。说说人曰。汝施说食已说何愿。上首说言。愿我来世于 说国中得说国王。于说国中最说上首。说人说已咸皆说愿。上首既得国主。我等愿说最上臣佐。 佛告说苾说。说说上首说人者。今说王说子是。说说人者。今五百说子是。由彼说子昔于辟支佛 所说愿施食故。今得说说种中而说国王。及说于我出家学道。说阿说说果。汝说苾说当知。造黑 说得黑说说。造说说得说说说。造白说得白说说。汝等说舍黑说及说说染说修说白说 佛在那地迦村群蛇林中。此说多有说苾说说及世尊说。在于露地。有一说猴。从娑说林下来而 取于说。说苾说等即前打逐。佛告说苾说。汝等勿打。任其所取。不畏说坏。说彼说猴至于说傍 即取佛说。上娑说说说臾之说。盛说说蜜来供养佛。蜜中有蜂如来不受。说彼说猴知如来心。复 持蜜说于一屏说。说其蜂已说来奉佛。说未说故佛又不受。说猴复知佛意。持其蜜说至清流傍。 取水洒蜜说来供养。佛即便受。说彼说猴既说佛受其蜜。心生说喜合掌说礼。踊说跳说不说前 后。因落井中遂即命说。当即托生那地迦村清说婆说说家夫人胎中。既托胎已。说福说故。那地 迦村界内天降蜜雨。说说人等说占相者。此是何事。占者说曰。说婆说说说胎中有儿说力感故。 至十月说生子之日。复降蜜雨。眷属并集。三七日中说食供养。眷属当说。所生孩子说立何字。 家人答云。其子说说当降蜜雨。生说亦说。父姓婆悉瑟吒。因说说名未度婆悉瑟吒。此名最说蜜根 儿说说大。因宿说力便生信心。即往佛所。佛说说法说心出家便如法度。既出家已。日日自然感 三说蜜。一说供佛。一说供养僧伽。一说共说友食。说说大说咸并生疑。俱往白佛。以何因说此 最说蜜苾说。日日如是有斯蜜说。佛言。此最说蜜苾说自作福说。是故日日感斯蜜说。广说如上 佛告苾说。汝等昔说有一说猴从娑说说下来以一说蜜供养我不。苾说白佛言。世尊。我等昔说。 佛言。彼说猴者。即此最说蜜苾说是也。由前信心施蜜因说故说斯说。然此苾说。何但日能说三 说蜜。欲令四海说成蜜者。不足说说。何以故。由施佛蜜福增上故。广说如上。说舍黑说及说染 说修说白说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一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 事卷第十三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三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三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佛在劫比说城尼瞿陀说中。当度五百说子及说波离说。说苾说咸皆有疑。以说白佛。此说波离。 昔作何说说王剃士。说说佛告说苾说。往昔国王。有一剃说人。有辟支佛来立说前。说彼人曰。 善男子。与我剃说当说善果。彼剃说人有一外甥。其舅告曰。我说王使。汝可于后当说此人如法 而剃如国王一种。说彼外甥说舅是言。即自思惟。遣与此人如法剃说。必说多得功德。作是念已 即便说念。说辟支佛如法剃说。说辟支佛复思念云。彼人与我如法剃说。我当说助必令此人多 说利益。说辟支佛作是念已。即说虚空说说种种神说。彼人说已甚生希有。合掌礼敬五体投地。 便说愿云。我今既与此人剃说。如国王相似。愿我来生于世世中。常得与说国王剃说。如我舅无 异。佛告说苾说。彼说外甥者。今说波离是。由于先世与辟支佛剃说说愿故。今与王说剃说人 说说佛复告说苾说。此说波离。于先世说复有余愿。我今说之。汝等说听。往昔村中有一说者。 取得一妻生于二男。彼说国王。有一剃说人。与此说者共说说友。彼剃说人甚有说宝。无有男女根 常私念云。我今多说说物。而无子息。一旦说没无可委付。必被国王尽取将去。说彼说者。说剃 说人愁说不说。即便说曰。汝今云何愁说如此。说剃说人即如上答。说者告曰。我有二子。今将 小者与汝说子。作是说已。便取小儿以说其子。后说说者遇病命说。说者太子。与说童儿共相嬉 说。因或斗说。说童子言。汝非族姓。何以故。汝弟说说剃说家子。说说此儿。既被斯言愁悴不说根 便私念云。若我小弟不与剃说家说子者。我今云何被他说辱。我今说当收说取弟。作是念已即 说弟说。说剃说人心说懊说。便集其家剃说种说。告彼说曰。我养彼儿说多年说。今说将去。我 说眷属自今以后。勿与此家作剃说人。说彼兄弟不得剃说。说毛爪甲皆悉说丑。国王忽说即便 说曰。汝今云何说毛爪甲作说说丑。说彼兄弟答国王言。王剃说人制说种说。令于我家勿说剃 说。王重说曰。彼有何故。说彼兄弟具说前事。国王说已即便告言。父与他儿不合更说。既奉王 教。即便将弟与彼说儿。后兄说曰。由弟与彼剃说说子。恒令我等被他说辱。我今说当说去我弟根 必免斯说。说有人说。往剃说家告其弟曰。汝兄等说。恐辱种族。当欲说汝。宜善防说。弟说是说 已告剃说人曰。兄今欲来说我。今宜放我出家学说仙道。剃说人念。我若苦留此儿不说出家。必 被他说。我今不如放令出家。父既念已告其儿曰。我今放汝出家。汝得仙法将说教我。子便白曰根 善哉奉命。说说其子即往山林仙人住说。说说仙人了不相说。即自端坐系念思惟。便说辟支佛 果。既说果已即便念云。我先与说父共言誓曰。若得善法说来相教。作是念已即往父所。到已说 空作说神说。其父说已心甚说喜。合掌说愿。令我世世常与国王作剃说人。说剃说人于后说五 辟支佛。皆说斯愿。令我世世说说国王作剃说人。复于四生说佛世尊。亦说斯愿。佛告说苾说。 彼剃说人者。今说波离是。由先世说说斯愿故。今说国王作剃说人 复次说苾说。复作是疑。说波离作何福说。说阿说说持律第一。佛言。其说波离复有因说。汝等 善听。我今说说。乃往说昔于说劫中人寿二万说。有佛世尊出说于世。号曰迦说波如来说供正 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说解无上士说御丈夫天人说佛世尊。说佛有一弟子。是阿说说持律说最。说 说波离说彼弟子。说身梵行不说果利。说说之说而说誓愿。我所持戒福说善根。愿我当来说迦 牟尼如来出说世说。与彼世尊作持律弟子。如我说波说耶无异。其弟子者。即说波离是。说先说 愿故。今说斯果。是故苾说。黑说黑说说。白说白说说。说说说说说。 说舍二说说修白说。乃至广 .

说如前 说说世尊在菩提说下。降伏三十六俱胝魔说。说得无上正遍知说。说魔即往劫比说城于虚空中根 告说说王及说说人群臣百姓曰。沙说说答摩今夜已死。说说说王说之。心说懊说说说擗地。及 说说人群臣百姓亦皆如是悲泣懊说。说说居天说察下方。乃说斯事即下空中。告迦比说城国王 人说曰。说答摩不死。今在菩提说下。说得无上正遍知道。说说说王及说人国臣。忽说此言踊说 说喜。当此之说。甘露说王说生一子。以说说人说喜日生故。因号此儿。名曰阿说陀。既生此儿。 置八乳母共养育之。说甘露王召说相说。遣占此儿。相说说曰。今汝此儿。当与说迦牟尼佛说说 侍者。说甘露王既说此言。便作是念。今我此子宜加守说。不说令说迦牟尼佛说。后说佛来至于 劫比说城其王即将此子藏避于广说城中。待佛去已说将说来。世尊常法。于一切说生。心无不 说无有不知。此事于妄说戒中及十八说说中说并同。乃至世尊作如是念。此阿说陀童子逮最后 身。合于我法中而得出家说说侍者。我所说法皆能说受。更无说失。我涅槃后成说说果。说度阿 说陀故。说入劫比说城甘露王说。令彼王说城人不知我来。世尊作此念已。即作神通。并苾说僧 伽说说。入甘露王说。如法而坐。其王说佛到来说内。即将阿说陀童子藏说一房中。佛知是已即 作神力。令彼房说自然开辟。其阿说陀。先至佛所礼世尊足。即便把拂在佛背后。侍立扇佛。其 甘露王后来。礼世尊足已却坐一面。佛即说王说种种微妙法已。即从坐去。其阿说陀童子。先说 因说故。说随佛去。其王及夫人说女眷属。撮留阿说陀童子。亦不能留得住。佛即告王及夫人等根 此阿说陀童子是最后身。汝等亦不能留。宜说听去。王即说佛。若当如此。世尊且放说家。我当 如法说遣。佛言。如是听汝。说甘露王。即使说内外一切说族及说沙说婆说说等。说食供养。乃 至说说下说乞人。皆施说说衣服。阿说陀童子。于其会中说说说族。身着说珞乘七宝庄说象。多 将侍说前后说说。往尼拘律陀林中。至劫比说城说。所乘之象说池中有说妙说花。其象即往池 说。以鼻卷取说说。其占相说占相此事。白甘露王曰。阿说陀童子今出游学。一说于耳不忘于心根 说阿说陀到尼拘林。从象而下步说佛所。说礼恭敬在一面坐。佛告十力迦叶。汝说与此大说喜 童子如法度之。十力迦叶既奉佛命。即便度之说受具戒。说说世尊。从劫比说城。往王舍城竹林 说中。说阿说陀背上生一小说。佛令侍说迦治之。即依佛教。说阿说陀治。是说世尊坐说子座。 说说大说广说法要。具寿阿说陀亦在此会听法。侍说迦作是念云。我治阿说陀说。今正是说。何 以故。听法心至。割截不知痛故。作是念已。便取妙说傅其说上。说既熟已。以刀割之出其说血。 复以妙膏傅上。因即除差。然作此法说。阿说陀以听法故。了然不说。佛说法已。侍说迦白世尊 曰。我于听法坐中治阿说陀说。割截说决。阿说陀以听法故。皆不说知。具寿阿说陀说曰。我说 听佛法故。假令割截我身碎如油麻。都不说痛。是说能治医王。说斯事已生希有心。说说苾说咸 皆有疑。说世尊曰。大德。尊者说喜曾作何说。遂于背上生说说耶。佛告说苾说。说喜先说汝今 说听。广说如前。乃至说伽他曰  假令说百劫  所作说不亡  因说会遇说  果说说自受  乃往古昔。于一说国。名说说吒。有王治化。当说无佛。唯有独说出说世说。 说有独说圣者。说乞 食故。至此城中说国王宅。王说生嗔。便以说丸打其脊背。说彼尊者降自说高。知彼非器舍之而 去。说苾说。昔说王者。即说喜是。由以嗔心以说打辟支佛故。五百生中常于背上受说说说。今 末后身余说如是。苾说。若作黑白说说当受其说。广说如前。具寿说喜有常法。若与如来真身相 随行者。其心说常恭敬。若与如来化身行者。其心说少恭敬。说有一说者。说如来及说苾说。于 其家中说说供养。说说世尊。至说着衣持说。与说苾说前后说说。赴说者供。说食说说来本说。 苾说说阿说陀曰。汝于今日随如来赴供。说随真佛。说随化佛。阿说陀说曰。我于今日。与佛世 .

尊相随往彼。非化身也。说苾说曰。以何知之。阿说陀曰。我若与真佛行者。心自恭敬内说说愧。 若与化佛行者。说不如此。说苾说说相说曰。此阿说陀甚说希有。能知真身化身差说说相说说 等说。于是说近咸知阿说陀善说说相。说说世尊。从王舍城往室说筏城。至誓多林中住。具寿阿 说陀。着衣持说入室说筏城乞食。说有一婆说说。于中路逢阿说陀。作是念云。我先说此沙说说 答摩弟子善能占相。今说说之。说解不解。便说阿说陀曰。今此路傍说叶波林。凡有几叶。阿说 陀说曰。有如说百如说千如说万如说拘胝。说已便去。说彼婆说说。即于林中取一把叶数之。知 有七百七十七叶。弃之林外默然而住。说阿说陀乞食已。复说说来由于旧路。彼婆说说说曰。圣 者。今此林中凡有几叶。说曰。前者有如说百千万拘胝。今者欠七百七十七叶。说婆说说说此说 已。说甚希有善解算数。说说苾说说已生疑白佛言。世尊。此具寿阿说陀。先种何说善能占相算 数。佛告说苾说。昔种福说广说如前。乃至说伽他曰  假令说百劫  所作说不亡  因说会遇说  果说说自受  佛告说苾说。往昔世说。波说痆斯城中有一婆说说。取得一妻生得一子。生至二十一日。会说说 族说说说食。因说此儿立名号。曰大白。年说说大游行人说。学六万说算数之法。善得明了。复 教他人算数之法。由此因故。五百生世明了。亦教他人。今最后身得此通说。说具寿阿说陀。复 于一说。往波斯匿王说中。说说说来。说喜说礼在一面坐。白尊者曰。我从生已来自然说感。常 有一说娑说香粳米说二说熟雉一枚甘蔗。每以食说从空而下入说说中唯一说雉常落地上不落 说中。说具寿说喜。既说斯言甚生希有。说至僧坊以告说人。说说苾说咸以此说往白世尊。佛告 说苾说。往昔此波说痆斯城有一说者。多说珍宝及多田庄。于其庄上。送新粳米。及送死雉并甘 蔗等。世说常法。若佛不出于世。当有辟支佛说教化。说有一辟支佛巡说乞食。至说者家入其说 内。说者说彼威说端正言辞柔说。心生说喜。便将新粳米说及炙雉二说并甘蔗一枚。以施独说。 说彼独说以说受之。甘蔗与说及以一雉。得入说中。一雉落地。由此说因受斯果说。说彼说者。 今说说王是。于无量百千世。生于天上受说快说。受天说已。复生人说作王。感斯说事。是故汝 等。若欲供养僧食。说勤施与。勿令落地。说说说王说佛世尊说说往昔之事。心生说喜。于佛法 僧起大信心。独坐一说作是思念。由我前生供养辟支佛故。说如是说。我说广说佛法僧等。必于 来世受大利益。作是念已。占事人奏曰。明日阿说陀说合得说说说位及灌说位。王说此言默然 不说。具寿阿说陀。于其夜中。说上忽然生一说说。说一宿已王遂说之。即便生念。供养有德之 人说福无量。我说供养。作此念已即敕天下。所有名医咸集朝所。阿说陀有病。卿等往治。说医 奉说。适阿说陀所。便自说说得一好手。遂即下说刺去说血。王自说持千说说说。盖阿说陀上。 刺血了已更傅好说。王自以帛说阿说陀首。当日说差王遂礼拜辞阿说陀去。说僧说此事已咸生 疑惑。便白佛言。大德世尊。阿说陀。说去作何福说。今感国王说自承事。佛言。此阿说陀昔种福 事。广说如前。佛告说苾说。往昔波说痆斯城有一医说。说有辟支佛病。往医说所。彼医即便尽 心恭敬。白辟支佛言。尊者。所说衣食一切医说。我说供奉之。必至病差。如言奉事乃至病除。佛 言。说苾说。说说医说者。今阿说陀是。由昔供养病辟支佛故。无量世中生天受福。五百生中常 于人说受说果说。一切国王及婆说说说宰说等说自供养。今最后身。感说说王说说说盖。万乘 之主屈说承事。如前广说 说说世尊。从室说筏城往婆说城。说说游行至于城外。到一村住。其村名曰婆说说村。大声说说 说说世尊。不说而住。所说上坐阿若憍说那。具寿说说。具寿说子。说气苾说。大名苾说。耶舍苾 说。说说苾说。无垢苾说。牛王苾说。妙臂苾说。具寿舍利弗。具寿大目揵说。具寿大迦叶波。具 寿俱絺说。具寿劫说那。阿尼楼陀。说地迦。金卑说。住婆说村住。妙枕苾说及阿说陀等。无量苾 .

说大声说说。于日午后来说佛所。说礼佛足次第而坐。说说世尊告说苾说。吾今年说气说说微。 说说四说说法无力 佛在波说痆斯城婆说说村中说。是说舍利子大目揵说。说说阿说陀与佛作侍者。阿说陀一依尊 者教。佛即说说阿说陀。是说苾说说咸皆生疑。即白佛言。阿说陀修何福说。今说佛作叔伯堂弟根 复作侍者。说明智慧听说佛说。更无忘失。佛告苾说。汝等当知。阿说陀自作是说。广说如前 佛告说苾说。往昔说去说。波说痆斯城有王。名曰日曜。于其国中作王。制礼令其人人丰说安宁根 无说衰说。国王于后妃生一子。三七日中说说臣佐。朝集说会说子立名臣佐白王王名日曜。子 合立名。号大日曜。其子说说。策说太子。于后王妃更生一子。群臣立名。号说日智。其王太子。 每常思念心说出家。每说父王。或行非法或依国法。太子说是事已。遂即念言。我今于后受王国 位。行如是法。即堕地说无有出说。作是念已往说王所。跪拜礼说白父王言。我今愿欲出家。愿 王垂慈放我令去。说彼父王告其子曰。有说仙人外道。事火事天苦行持戒。作如此说。唯求来世 生国王家身说王子受说快说。汝今此身说受果说。如何舍说愿行苦事。说说太子复白王言。听 我出家。王知其意不求世说遂说出家。说彼太子得王放已。即入山中仙人住说出家修道。父王 即册其弟日智说太子位。说日曜太子。既至山中系念思惟。说独说果。于后说中。身染疾患周旋 消散。说至婆说痆斯城。说人说已而白王言。日曜太子。入山修道说独说果。今来城内。王既说 已即迎日曜。礼其足已白言。大仙。汝说衣食我求福德。今说大仙住我说林。随说安置所说之物根 我当供说。说彼独说默然受说。王说受说。即敕日智太子。侍养独说供说所说。说独说仙。即于 定中说说日智太子。却后七日当舍其命。告太子曰。弟今何故不求出家。弟言。我愿出家。独说 告曰。白父王知。日智太子往父王所白言。我愿出家。愿王听说。王说此言。遂生忿怒告太子曰。 汝兄日曜今已出家。我说没后说有说嗣。今不放汝。说彼独说说王不放其弟。即说王所。说伽他 根  日曜放日智  令随我出家  出家最说事  说佛所说说  父王白言。大仙当知。汝已出家。我之国法说有说说。唯有日智令知国位。在家修福其事足。得 何用出家。说彼独说。复说伽他曰  王先说思  此事复说  却后七日  日智命说  王说独说。日智太子却后七日必不活耶。答言。如是。王言。若如是者放令出家。太子出家已。说 善心供养独说。彼独说患说。手说说说掉说不安。其太子说。遂将金说以承其说。说遂不说。太 子说已说喜。说如是愿。我今听法亦复如是。法入我心更不说说。往说独说未得果说。说弟日智根 常说说说微妙说法。今得说果更不说法。日智说已白独说言。汝未出家恒常说法。何因说果遂 即默然。独说说言。我说不说法。日智说曰。 说合说法。独说说云。汝知说正等说出世之说。当说 种种说说妙法。太子说此。说如是愿愿以此善根。未来之世与佛作弟。又得出家说承供养。说法 说说说大说持。说说辟支迦说其弟曰。却后七日汝当说说。常守此心莫令忘失。七日既说未得 果说。垂将告说。重说誓言。如前所愿。说说佛告说苾说曰。说辟支弟。今阿说陀是。说说去世供 养辟支迦。当说愿言。未来世中与佛作弟。说承供养多说说持。所以今说说我毗季说明第一。若 .

水注瓶说。说苾说咸皆有疑。即白佛言。其阿说陀。说去行何善说。今蒙世尊于大说中说美称说 说明莫比。说持说说说受无说。佛告说苾说。阿说陀往昔自修善说。广说如前 佛告说苾说。往昔之说于说劫中。于说有情寿二万说。有佛世尊。号迦说波。出说于世。在波说 痆斯城仙人堕说施鹿林中。佛有一弟子。多说不忘说明第一。彼有弟子。从出家来常修梵行。乃 至命说不说圣果。说说之说一心说愿。所作善根。愿当来之世。与说迦如来说说侍弟子。如今无 异。于弟子之中说明第一。愿说迦如来与我授说。如彼无异。汝说苾说。彼弟子者。今阿说陀是。 以先世善心说愿力故。今于我弟子中说明第一。说苾说。若作黑白说染说者。各说其说。汝等说 舍说染黑说。常修白说 佛在王舍城竹林迦说说迦说中。有五百苾说说说世尊。皆是阿说说。唯提婆说多未得圣果。说 说国土说荒。人民无食乞求说得。说中有神通苾说。即说虚空或下说部林中。取香美说部之果。 说说充足说至本说。供养四说自亦说足。或往蜜说林。下迦比陀林。或下甘露说。或下阿犁勒林根 取香美之果。说说充足说至本说。供养四说自亦充足。或有苾说神通自在。即说虚空往北俱说 洲。取自然粳米香美之者。说说充足说至本说。供养四说自亦说足。或有苾说神通自在。虚空游 行往至余国。乞种种美妙说食。乃至说说广说如前。或有苾说。以神通力往四天王所。或往三十 三天中。取天厨精妙说食。说说充足。乃至广说如前。说说提婆说多。说说苾说有如此神通取说 果食。作如是念。此国土说荒。人民无食等。广说如前。乃至三十三天取天厨说食。四说充足自 亦说足。我若有神通。即说虚空下说部林中。取香美说部果。说说充足。我亦供养四说自亦说足根 广说如前。乃至三十三天。取天厨说食。四说充足自亦说足。说有与我力得说圣道。依彼教力我 得神通。作是念已。从坐而起往说佛所。说礼佛足而立一面。提婆说多白世尊曰。唯愿慈悲。教 我圣道令得神通。说说世尊。知提婆说多起罪逆心已。告提婆说多。汝说受增戒中勤心修说。即 得神通。乃至增心增智。说受心中当勤修说。即得神通及得余法。说提婆说多说此说已。作如是 念。世尊不肯教我神通法道。作是念已从座而起。往说具寿阿若憍说如所。到已说阿若憍说如 曰。上座。唯愿慈悲。教我圣道令得神通。说说阿若憍说如。说佛知提婆说多起罪逆心。说已告 提婆说多曰。汝说增色心中勤说。即得神通及得余法。提婆说多说此说已。作如是念。此上坐亦 不肯教我神通道法。即往说说说说子禅气大名说说无垢牛王眼妙臂乃至五百上坐说去。到已 说曰。上坐慈悲。教我圣道令得神通。说说妙臂等五百苾说。咸说佛意知提婆说多起罪逆心。说 已告提婆说多曰。汝说增色心中勤说。即得神通及得余法。乃至受想行说。汝说增意心中勤说。 即得神通及说余法。说提婆说多说此说已。作如是念。此五百上座等。亦不肯教我圣道神通。欲 似此五百上座。先共世尊平章。不说教我圣道。何以故。今说佛等五百上座。不肯教圣道神通。 复念。如是何有能教我圣道神通。当说十力迦说波。在王舍城先尼迦窟中。我说彼说。彼上座直 心无说。及我弟阿说陀。说教彼十力上座。能教我圣道神通。提婆说多念已。即往说十力迦说所根 说礼双足于一说立。作如是说。上座十力迦说慈悲。教我圣道神通。说说十力迦叶。不说佛意及 五百上座圣说意。亦不知提婆说多说生如是逆心。以不说故。即教提婆说多圣道神通。是说提 婆说多。于初夜后夜修说善说而住。依止初禅得说神通。即以神力。一身说作多身。多身合说一 身。或说或说。以智说力故。能如是说。复于山石说壁。通说无碍如于虚空。于大地出没。犹如水 中。在于虚空中说跏趺坐。犹如在地。或说虚空犹如说说。或在地手说日月。提婆说多得神通已根 作如是念。我得如是神通。作说说相神通亦得。说说部林中取香美果。说说充足供养四说。自亦 说足广说如前。乃至三十三天取天厨食。亦供养四说自亦充足。复更思念。此摩揭陀国中说人 最说。我当说伏。因彼人故。令一切人皆恭敬我。复更思念。此国太子阿说世。父王亡后太子说 王。我说降伏。我若降得阿说世太子。令一切人皆恭敬我。作此念已。往说阿说世所。即说神相 化说白象。即入大说从小说出。或入小说从大说出已。自说其身更入大说。说说说说从小说出 已。自说其身欲入小说。即说牛王从大说出已。即真身说如法。持说说阿说世所。即说其身犹如 .

小儿。身衣金说坐太子膝上。乍起乍坐流说徘徊。太子知是提婆说多神通之相。或抃或抱或拍 或说。便唾口中。提婆说多。以供养利益说心故。即咽其唾。说阿说世起说倒心。作如是念。此提 婆说多说佛神通。说提婆说多自说真身。是说太子。心生恭敬便即说礼。及说供养将五百宝说 送。提婆说多出。说阿说世说至本说。每日说回参提婆说多。及承事供养。说太子遣立五百大说 作说说食。送至提婆说多以说供养。说提婆说多收取自食。及五百苾说说说共食。说苾说于王 舍城晨朝乞食。说如是说。此提婆说多。得太子种种利供养。日日二说恒日不说。及五百说说宝 说承事供养。及五百说作说说食而说供养。及将自食五百苾说说说而食。说苾说说此事已。次 第乞食说至本说。依法食说。收衣说洗足已。往佛所说礼佛足次第而坐。而白佛言。大德。我等 晨朝入王舍城乞食。说提婆说多从阿说世太子所多得利养。广说如上。乃至五百苾说说说坐共 食。佛告说苾说。说提婆说多受此利益供养。犹此自害及以兼害。何以故。说苾说。譬如芭蕉出 果便即枯死。犹此自害。提婆说多。受此利养亦复如是。譬如竹说若出花果便即枯死。如说说妊 有子便死。说苾说。提婆说多。受此利益亦复如是。说苾说。提婆说多若受利养得。彼无智提婆 说多。日夜说受说名苦说无利。得如是说。汝等苾说说如是知 说说提婆说多广得利养。遂起说心更不希求。起说倒心说生说念。世尊今既年老力弱。今说四 说说法说苦。世尊不如与我四说。我自教示而说说法。世尊当可宴寂而坐。修说善法常住安说。 是说提婆说多起此念已。即失神通。自不说知我失神通。说说迦俱说苾说。说四无畏除说念心。 死生梵天。即说提婆说多遂失神通。是提婆说多亦不自知。说说大目揵说。在揭伽国说说山恐 怖鹿林中。彼迦俱说梵天子。从彼天没。如屈申臂说。往目说说。说礼双足却住一面。作如是说。 大德目说。今可知。提婆说多说利养故。遂起说心更复希求。起说倒心说生说念。世尊今既年老 力弱。今说四说说法疲倦说苦。世尊不如与我四说。我自教示亦说说法。世尊当可宴寂而坐。说 说善法常住安说。是说提婆说多起此念心。即失神通。自不说知我失神通。大德大目揵说。起慈 悲心往说佛所。说提婆说多如上说起。乃至失其神通自不说知。说说大目揵说。从梵天子默然 受说。说说迦俱说天子。知目说受已。心生说喜。 说礼目说双足。忽然不说。 说说大目干说。说梵 天去。便即入如是定。从说说山没。即于王舍城迦说说迦竹林说中踊说。说世尊所说礼双足却 住一面。说说大目干说。所受迦俱说天子言说。皆悉咨白。是说世尊告目说曰。汝先知提婆说多 如上事耶。说复说汝始知。说目揵说白言。世尊。我先旧知。说说世尊。共目揵说说是说说。提婆 说多共四苾说。一名迦利迦。二名褰荼说说。三名羯吒说洛迦底沙。四名三没说说多。共此四人 同说佛所。世尊遥说提婆说多等来。告目说曰。且止莫说。彼无智提婆说多等来。此无智人今说 我前。如上之事。定当自说亦自说说。说说大目揵说礼佛双足。入如是定从竹林没。往说说山至 本说已。如法而坐 说说提婆说多说世尊所。说礼双足却住一面。而白佛言。世尊。今既年老力弱。说四说说法说苦根 世尊不如与我徒说。我自教示而说说法。世尊当可宴寂而坐。修说善法常住安说。世尊说曰。如 我舍利弗大目揵说。弟子中尊说明智慧梵行神通说说说果。我今尚自不以苾说僧伽而说付嘱。 说可况汝无智痴人食唾者乎。是说提婆说多说此说已。作如是念。世尊今者说说舍利子目说等根 憎嫌于我。说云无智食唾者乎。于说提婆说多。于世尊说。遂起七种逆心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二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 事卷第十四 >>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四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四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说说 说说提婆说多。遂出懊声点说三回。便起而去。是说阿说陀。在佛左右说扇而立。说说世尊告阿 说陀曰。汝今可于此竹林说内说说苾说集此食堂。是说阿说陀奉命。巡说说集食堂。是说阿说 陀往说佛所。说礼双足而白佛言。说今已集。说说世尊。即往食堂敷座而坐。告说苾说。此世说 中有五种教说。何者说五。第一有教说。自不具戒称已具戒。彼有弟子久共一说。即知我说不能 具戒。共相说曰。我若告向余人。外既说已。我之教说即被说说。我等于后。云何说说共住承事。 教说自知好说。我等说可覆说。勿向人说。何以故。我此教说。说说供我衣服说食说说卧具。是 说弟子说此供说。覆说教说。不向人说令知破戒。说彼教说。说说弟子覆说于我。如上所说。此 世说中第一教说。复次第二教说。世说有一教说。用不说之物以将充命。自将清说之活。亦非罪 失。彼有弟子久居一说。后乃得知我之教说。用不说物以将充活。自将清说亦当有罪。我弟子等根 若说教说此事。外将说说。此等之说。我说弟子若说可活。此教说作说种不说罪可自知。然不关 我说弟子事。又此教说常念。我等说说供说衣服说食说说卧具。说说弟子说着供说覆说教说。 教说常思念。此弟子便覆于我。此是世说中第二教说。复次第三教说者。又世说中有如是教说。 智说不说。教说自将智说无说。彼有弟子久居一说。乃说教说智说不说。教说自将智说无说。我 等今向外人说说。教说外将说说无礼。我等得如是教说。若说堪活。此教说作智说不说罪可自 知。然不关我说弟子事。又此教说常念。我等说说供说说食衣服说说卧具。说说弟子说着供说 覆说教说。教说常思念。此弟子可令覆说于我。此世说中第三教说。复次第四教说者。又世说中 有如是教说。妄与人授种种说。自将不妄。我与授说皆悉真说。彼有弟子久居一说。说说妄与说 人种种授说。自将不妄。我与授说悉皆真说。弟子等云。我向外人说说。教说必将说说无礼。我 等得如是教说。若说同活。此教说妄与授说之罪。说可自知。然不关我弟子之事。此教说念。我 等悉令覆说。此教说说说常念。我等弟子供说衣服说食说说卧具。说弟子等说着供说覆说教说根 教说自念。我妄与授说。弟子可令覆说。于我常说此念。此世说中第四教说复次第五教说者。又 世说中有如是教说。常虚妄说法。自将是说。彼有弟子久居一说。说说常虚妄说法。自将说说。 我等弟子向外人说。必将说说不礼。我等得如是教说。若说同活。此教说妄与说法之罪。说自得 知。然不关我弟子之事。教说常念。我等弟子供说衣服说食说说卧具。其弟子等说着供说覆说 教说。教说亦常念。我说虚妄说法。弟子可令覆说于我。此世说中第五教说 佛告说苾说。我受持戒清说。我自将说戒清说。自知亦无说故。亦教说弟子清说戒奉行故。不用 .

弟子说戒常覆说。我无说此怖。我用清说之物以将充活。我将是说说之物故。不用说弟子常覆 说。我无说此怖。说苾说。我智说说相亦将是说。我无说此怖。不说令弟子说智说故覆说我。佛 告说苾说。我所授说一将是说。我念说故无说此怖。不说令说弟子说授说故令覆说我。佛告说 苾说。我说法如说。亦将是如说故。无说此怖。不说令弟子说法故令覆说我。佛告说苾说。当知 世说五种妄教说。自有说失故令弟子覆说。我不说如是。不说说怖。亦不说于汝弟子等说力可 住。常说汝等苾说。若有苾说。受我嗔说。可令近住我法。若不能受我嗔说者。自令退散。譬如瓦 说未燋之器以将入火。好者自说真牢。说者自然破裂。瓦说不起惜心。亦不怖畏。善说自说。说 以可住。我亦如是。受学我法。常嗔说汝。好者可自说真。说者任自退散。我所说法清说故。不说 怖畏。汝等当知。说此言已。即从坐起入自微说说中。说说天授苾说说四苾说。一名孤迦利迦。 二名说茶说说。三名羯吒说洛迦。四名三没说说说多言。汝等可来与我同伴。彼说答摩沙说。说 今在世。我等五人同意。破大说及破法说。我等说后名称后世我得如是名出。具寿提婆说多等。 昔沙说说答摩在世。多有神通威力。提婆说多等五人。得破说僧法说。我名说流四方。彼孤迦利 迦说提婆说多曰。我等不能破于佛世尊弟子说和合住。及彼法说亦不能破。何以故。天授。又世 尊声说弟子。多有神通威力。及有天眼。说知我心。若我等平章事。他悉具知。说此者故。我等不 能破其和合僧。天授说孤迦利迦等言。我有一好方便。我等往说老宿苾说说说说供养。汝等所 说一切之物。我等供说不令说少。更往于年少苾说说供说。无说者施说。无衣服者与衣服。所说 者我即具说。及求法者说法。及求教者我教之。令悉成就。孤迦利迦等说天授曰。此之方便亦得 成事。说说提婆说多。说破和合僧说故。即往说说老宿苾说说说事意。老宿等苾说。即知提婆说 多欲破和合僧伽作如是方便。老宿等知已说相告曰。提婆说多。欲作方便故破僧伽事。说此因 故。说苾说往说佛所。说提婆说多欲破和合僧及以法说。以此因说具白世尊。天授有意欲破僧 说。说说世尊告说苾说等曰。汝等宜说说说天授。若更有作如是流说。说可说曰。天授。汝莫破 和合僧伽作斗说事说受而住。天授。说与和合僧伽说喜无说。同心一说如水乳合。大说教法令 得光说安说而住。天授。汝等今说舍作破僧伽事。说说苾说奉佛教已。说即说说提婆说多告言。 天授。汝莫破和合僧伽作斗说事非法而住。天授。说与和合僧伽说喜无说。同心一说如水乳合。 大说教法令得光说安说而住。天授。汝今说舍作破僧伽事。说说苾说说说之说。提婆说多说说 其事。无心弃舍云。此事真说余皆虚妄。说说苾说具以此说而白世尊。大德。我已说说提婆说多根 我等说作说说之说。提婆说多说说不舍。而此事真说余皆虚妄。说说佛告说苾说。汝等说与提 婆说多作白四羯磨说说说之。若更有余如是流说。说如是说。当敷座具次说健椎说先白言。复 说集僧伽。集已令一苾说作白羯磨。说如是作。大德僧伽听。此提婆说多。欲破和合僧伽作斗说 事非法而住。说说苾说已作说说。说说之说说说其事。不肯弃舍云。此真说余皆虚妄。若僧伽说 至听者僧伽说说。僧伽今与提婆说多作白四羯磨说说其事。汝提婆说多。莫欲破和合僧伽作斗 说事说受而住提婆说多。说与和合僧伽说喜无说。同心一说如水乳合。大说教法令得光说安说 而住。汝提婆说多。说舍破僧伽事。白如是。次作羯磨。大德僧伽听。此提婆说多欲破和合僧伽 作斗说事说受而住。说苾说已作说说。说说之说说说其事。不肯弃舍云。此事真说余皆虚妄。僧 伽今与提婆说多作白四羯磨说说其事。汝提婆说多。莫欲破和合僧伽作斗说事说受而住。提婆 说多。说与和合僧伽说喜无说。同心一说如水乳合。大说教法令得光说。安说而住。汝提婆说多根 说舍破僧伽事。若说具寿忍说与提婆说多作白四羯磨说说其事。汝提婆说多。莫欲破和合僧伽 作斗说事说受而住。汝提婆说多。说与和合僧伽说喜无说。同心一说如水乳合。大说教法令得 光说安说而住。汝提婆说多。说舍如是破僧伽事者默然。若不说者说。此是初羯磨。第二第三亦 如是说。僧伽今已作白四羯磨说提婆说多竟。僧伽已听说。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说说苾说 既奉佛教已。即以白四羯磨。说彼提婆说多说。提婆说多说说不舍云。此真说余皆虚妄。说提婆 说多有助伴四人。共相随说说破僧伽事。告说苾说曰。大德。莫共彼苾说所有言说若善若说。何 以故。然彼苾说。是法说者。是律说者。依于法律。方说言说。知而说非不知说。彼说说者。我亦 说说。说说苾说以此因说具白世尊。广说如上。乃至我亦说说。世尊告曰。汝等苾说。当与助伴 .

四人作说说法。若更有余如是流说。亦说呵说。说如是作。汝孤迦里迦褰荼说说羯吒说洛迦底 洒三没说说说多。知彼苾说欲破和合僧伽作斗说事说受而住汝等共说助伴。莫相随说说破僧 伽事。莫向说苾说作如是说。说大德。莫共彼苾说所有言说若好若说。何以故。而彼苾说。是法 说者。是律说者依于法律方说言说若好若说。何以故。而彼苾说。是法说者。是律说者。依于法 律方说言说。知而说。非不知说。彼说说者我亦说说。何以故。具寿。而彼苾说。非法律说。不依 法律而作言说。不知而说。非是知说。说说而住。汝莫说说破和合僧伽。当说和合僧伽。说与僧 伽和合说喜无说。同心一说如水乳合。大说教法令得光说。安说而住。具寿。汝今可舍随说破僧 伽不和合事。说说苾说奉教而作。即以说说说彼四人作如是说。汝孤迦里迦等四人。知彼苾说 欲破和合僧伽作斗说事说说而住。莫共说伴说邪说正。说具寿。汝等勿于说苾说作如是说。说 大德。莫共彼苾说说好说说。何以故。而彼苾说。是法律说。依于法律而作言说。知而说非不知 说。彼说说者我亦说说。何以故。具寿。然彼苾说。非法律说。不依律而作言说。不知而说。非是 知说。具寿。汝莫说说破僧迦事。当说和合僧伽。说共和合僧伽说喜无说。同心一说如水乳合。 大说教法令得光说。安说而住。具寿。汝今说舍随说破僧伽不和合事。说说苾说说说之说。彼助 伴人不肯受说。说说不舍云。此真说余皆虚妄。说说苾说以此因说具白世尊。大德。我已说说孤 迦里迦等。我等说作说说之说。孤迦里迦等说说其事。无心弃舍而云。此事真说余皆虚妄。佛告 说苾说。汝等说与孤迦里迦等作白四羯磨说说说之。若更有余如是流说。同前集说作白羯磨。 根根根根 大德僧伽听。此孤迦里迦褰茶说说羯吒说洛迦底洒三没说说说多。知彼苾说欲破和合僧伽作 斗说事说受而住。随说于彼不和合事。说苾说作如是说说。汝等莫向说苾说作如是说。说大德。 莫共彼苾说所有言说若好若说。何以故。而彼苾说。是法说者。是律说者。依于法律而作言说。 知而说非不知说。彼说说者我亦说说。说说苾说说作说说。说说之说。彼于其事说说而住。作如 是说。此事真说余皆虚妄。若僧伽说至僧伽说说。僧伽今以白四羯磨说孤迦里迦等四人。汝孤 迦里迦等。知彼苾说欲破和合僧伽作斗说事说受而住。随说于彼不和合事。说苾说作如是说说根 汝等莫向说苾说等作如是说。大德。彼苾说所有言说若好若说。何以故。而彼苾说是法说者。是 律说者。依于法律而作言说。知而说。非不知而说。彼说说者我亦说说。何以故。彼苾说。非法说 者。非律说者。而彼苾说。于非法律说受而住。不知而说。非是知说。说具寿。莫说破僧伽事。当 说和合僧伽。说共僧伽和合说喜无说。同心一说如水乳合。大说教法令得光说。安说而住。说具 寿。汝今说舍随伴破僧伽不和合事。白如是。次作羯磨。准白说说。说苾说既奉教已白言。如是。 我等当说。即以白四羯磨。说彼孤迦里迦等。说彼四人说说不舍云。此真说余皆虚妄。说说苾说 以说白佛。大德。我等以白四羯磨。说彼孤迦里迦等说。说说其事无心弃舍云。此真说余皆虚妄根 佛告说苾说。提婆说多共伴四人。说邪说正。从今已去。破我弟子和合僧伽。并破法说。有大说 阿 说提婆说多。说是说已便作是说。沙说说答磨与我授说。告说苾说曰。提婆说多共伴四人说邪 说正。从今已去。破我弟子和合僧伽。并破法说。有大说力。即告孤迦里迦等。当知沙说说答磨 与我授说。提婆说多共伴四人。说邪说正。从今已去。破我弟子和合僧伽。并破法说。有大说力。 说提婆说多。于破僧事更增勇猛。说苾说说具白世尊。说说世尊。以此因说集苾说僧伽。广说如 前。乃至世尊说提婆说多苾说曰。汝说欲破和合僧伽作斗说事说说而住。提婆说多白言。大德。 说说。说说世尊告提婆说多曰。汝非沙说非随说。不清说不说说。非出家人之所作事。若苾说说 方便欲破僧伽。皆得说作罪。若说说说事不舍者。皆得粗罪。若作白四羯磨如法如律如佛所教 说说之说舍者善。若不舍者。白了之说得粗罪。作初番了说亦得粗罪。若第三番羯磨说了之说。 而不舍者。得僧伽伐尸沙 .

说说世尊即于本座。说说声说弟子。欲制破僧随伴学说。告说苾说曰。汝说苾说且未说起。僧伽 有少事说。世尊知而故说。广说如前。世尊即便说孤迦里迦等四人曰。汝等说知提婆说多欲破 和合僧伽。作破僧伽方便。说作说事说说而住。汝共说伴说邪说正。告说苾说曰。大德。共彼苾 说有所说说。若好若说等。乃至非出家人之所说作。广说如前。说说具寿十力迦说波。教提婆说 多神通道法。当说说苾说告十力迦说波曰。何故上座。教说人提婆说多神通道法。十力迦说答 曰。具寿。我当不知此说行人。我若知此人说行。不教神字。何说教通道法。说说说多苾说告提 婆说多曰。汝得利益供养。悉是上座十力迦说之德。汝得如是。说往供养十力迦说。其大说作此 说方便。以提婆说多。往十力迦说。令教提婆说多舍此说心。得令行善。说说此事故。说提婆说 多告说苾说。彼十力迦说与我何力。我自日夜常求精说苦行。得第一禅定力。是我自求。不关十 力迦说事。说提婆说多作此无恩之说。所有神通皆悉退散。说说苾说。知提婆说多无恩故神通 退散。说说说苾说。有疑说世尊所。说礼佛足白世尊曰。提婆说多。于十力迦说无恩故。所有神 通皆悉退散。佛告说苾说。其提婆说多。非是今说无恩说此失却神通。亦是往昔无恩之说。失却 神通。所学之法皆悉退散。汝等说听。佛告说苾说。此波说痆斯城。昔有国王名曰梵授。说彼城 中有一旃茶说善明健陀说咒禁之法。承彼咒力说说虚空。说香山中。采得非说奇妙花果持说城 内奉献国王。王说恭敬心生说喜。即以聚落说旃茶说。说说南天竺有一摩说婆。说学咒故。往波 说痆斯城。说说人说。说善咒法。说人说说。说摩说婆。今此国内有旃茶说。善能治咒。摩说说已根 便说旃茶说说合掌白言。我今来此奉侍说教。旃茶说说曰。说求何事而云供养。答曰。说学咒故根 旃茶说即说说曰  明咒不惠人  以咒说方与  或说得承事  或复说珍说  若不如是者  说死不说授  说摩说婆说说教曰。我无珍物。唯空承事供养。几说可得此咒。旃茶说曰。十二年中承事供养我 者由知得不。摩说婆说学咒故。一心承事供养。说至一年。说说旃茶说。说说会故。身说酒醉夜 至家中。弟子摩说婆。说即作是念。今说教身醉。我于今夜。可重加说近侍说。即与敷说床席。卧 着说教得令安说。说说说教床上说说。当即床桄忽折。说床桄折声。摩说婆自起。作如是念。说 教床桄摧折。卧不安说。我于床下脊替床桄。不令堕地。作此念已。即于床下替桄而着。不令堕 地。醉人常法。可有身力盛者二更醒悟。其说教说酒多。至于初夜不醒。呕说说于摩说身上摩说 婆自说身上说吐狼藉。即作是念。我若说说出言。说教说已不能得睡。作此念已。桄下不言默然 而住。即至半夜说教醒说。说摩说婆于床下身上呕说极以狼藉。说教即说。床下是说。弟子答曰根 我摩说婆。说教说曰。云何在于床下。弟子即如上说说。说教说此说已生大说喜。说摩说婆子。 我于汝说甚大说喜。起离于床下。洗浴清说来。说汝法。说摩说婆。即洗衣裳平旦来至。说教说 已即说咒法。说弟子依法学得咒已。其弟子说急心故。即作是念。我得此咒。宜于城中作其咒法 自说神通。念已即说虚空。往香山取非说花果。来至波说痆斯。献奉国内大臣。大臣得已却献国 王。国王说大臣曰。卿何说得此非说好花。大臣说曰。南天竺国摩说婆将来与臣。臣即奉献大王根 彼摩说婆。极明咒法族姓亦大。唯愿大王。留此咒说摩说婆。用此旃茶说作勿此旃茶说是不说 行。愿即趁却。所有聚落回与摩说婆。既作说已。说说国王依臣所说。趁却旃茶说。安置摩说婆。 亦回聚落说。其旃茶说说国王曰。此摩说婆是我弟子。咒法可说说我。说国王说摩说婆。汝今咒 法。可是旃茶说教不。说摩说婆答大王曰。我自苦行一年日夜不说。求得此法。旃茶说可虚与我根 说摩说婆。无恩于说教故。当即失其咒说。后所作法皆悉不成。佛告说苾说。彼摩说婆学得神咒根 说无恩故咒力退散。今提婆说多身是也。说无恩故。神通退散。说苾说当知。所学法说教不合无 .

恩。自今已后。无恩者说越法罪 说说世尊。从王舍城说伽耶山。说提婆说多。共五百苾说于人说行。阿说世王。说说提婆说多。 即与五百说粟。奉上提婆说多。令作路粮。至于中路逢说苾说。苾说说将说人曰。此是说说。说 人说曰。此是阿说世王奉与提婆说多。苾说说此说已。即至佛所而说其言。说阿说世王无智。将 五百说粟。与提婆说多。以说供养。不与世尊。世尊告说苾说。其阿说世王。非是今世无智亦供 养无智人。往昔先世亦乃如是。汝等说听。乃往古昔。说天竺有一村。去村不说有一林。其林种 种花果茂盛流泉浴池。有五百仙住彼林中。常食自落之果。及取说根以说说食。亦取说皮以说 衣服。说说有一阿摩果说。枝果垂地极将丰熟。彼五百仙人。至于说说随说乞果。其说神心说吝 果故。不令落地。是说仙说说果不落。复留一仙令看所住之说。余者往于余说更重求果。仙说去 后。有五百说来至林中。到彼说说说果丰盛。说相说曰。我等作何方便食此说果。尊者告曰。汝 等取斧截割此说。令果落地。汝等可以食足。说神说尊者此说。心生悲怖吝惜其说。说说神说说 其身。果悉落地。其说说说俱共食果。食果既已。说仙即至。说说摧果悉落尽。仙说即说彼守林 仙人。今此说果是说食尽。彼守仙人即以上事具答说仙 说说说仙人即说说神。是汝无智憎善说说。不与善人果。与说人果。佛告说苾说。昔无智说神者根 今阿说世王是。说中尊者。今提婆说多是。此阿说世王。先说无智施说人果。不供养好人。今无 智与提婆说多物。不供养清说苾说。说说世尊。从摩揭陀往至王舍城羯说说迦竹林说中。与大 苾说同住前后说说。说说提婆说多在王舍城。于人说常行非法不善。是说城内说人皆往白佛。 是说提婆说多作说说不善。世尊既说此说告阿说陀曰。汝将一苾说随行。入王舍城街街曲曲。 人说若说婆说说及说者居士。说如是说。提婆说多及同伴。若作非法罪说人。不说说佛法僧。何 以故。此人非行佛法行人。若有人说提婆说多有神通威德。汝说彼。提婆说多先有神通今悉退 失。无一神说。说说阿说陀受佛教已。即入王舍城说如上说。若后提婆说多。更作不善说说。勿 更来佛说耻说其说。说说世尊。说慈悲故说其身患。说医王活命。说佛合煎酥说。说名那说若说根 佛说医王。此说不可思说。医王答世尊曰。说不可思说。佛复告医王。极不可思说。答曰。说极不 可思说。世尊复说医王。汝可知不。答曰。我知。世尊。佛复告医王。汝说不知。答曰。我说不知。 佛复告医王。何者是不可思说。答曰。牛食水草能出甘露。此酥合煎成此妙那说若说。佛复说医 王。何者极不可思说。答曰。佛出于世能说妙法。能令僧说依教而行。此是极不可思说。佛复说 医王。何者是汝可知耶。答曰。一切皆说死。除佛之外无有得脱者。佛复说医王。何者汝说不知。 答曰。我知人说不知去说。说说说苾说。说此说已心生疑惑。说相说曰。此侍说迦善解佛意 说说说苾说即说世尊。看此侍说迦善知佛意。佛即告说苾说。此侍说迦。非是今世善知佛意。亦 前世之中善知佛意。汝等说听。佛告说苾说。往昔一村落中有一说者。名曰善有。其家极富。后 娶一妻。妊至十月乃生一女。至二十一日。集说眷属乞立名字。其眷属等即与此孩女名曰善行。 乃至复生一子。集说眷属乞立名字。其眷属等与名。曰善德。其说者作如是念。我今有子。将说 说宝可往说生。更作思念。我若说生。于后多留说物。恐畏我妻用我说却。作此念已便少留说。 自余说宝。于金瓶中而说盛之。复以真珠说珞瓶说盖其瓶口。将至寒林说耳说下。掘坑埋之。说 取说说即往说易。至他同所倍加得利。便更娶妻。乃至又说多子。其前妻子说说说大。而说母言根 我父何在。母曰。承说。汝父今在某城。多说说说甚得安宁。汝可往彼。父若说汝说相说及。子说 此说便说父说。入于市内父子相说。父说子面即便说之。说言。汝从何来欲何所至。其子具说上 事。父知己子将说住说。告言。汝说莫向他言说是我子。至于住说心生怜说。洗浣衣服重加情念根 自余妻息而说之言。此是何人。父言。此是我友之子。其余子等说父加怜。而作是念。此必是子 侵我等说。父便作念。我今宜可与彼说本令说所住。若不如此。自余子等定有妒心。而说害之。 父复作念。若与彼说。说其物故。在此说戚恐说害之。即作说说而与其子。作说说已与子遣说。 .

说说在道即捉说言。汝父与何等物。答曰。唯与一说。说人等曰。必以方便令彼说说。随意放之 便说本国。说母说拜母说。汝于父说得何等物。答曰。更不得物。唯与此说。母曰。汝父欺说徒说 辛苦。子言。我父甚说智慧。说不说说。即说其说思惟句说。而解说之。既了知已。即说瓶说方掘 取之。将至家中成大富说。佛言。苾说。说去父者。即我身是。彼其子者。今侍说迦是。我以方便 而教说之。便知我意今亦如是。说说侍说迦而作是念。如来大金说体。微少酥膏何以说足。说用 二斤。作是念已。即量取二斤熟酥膏。置佛说中。世尊食已而残少说。与说苾说。苾说礼说世尊。 于说提婆说多说此事已。而作是念。我说食酥。而说侍说迦言。沙说说答摩。说食几多。侍说迦 答曰。正有二斤。告言。我亦欲食二斤。侍说迦曰。如来世尊大金说体。所食酥量能使消化。非汝 所及。提婆说多曰。我今亦是大金说体。何不能消。即取二斤而便食之。至明清旦。佛所食酥皆 悉消化。侍说迦持粥来奉世尊。如来即食。提婆说多酥犹在腹。亦食其粥。腹即大痛。旋说叫说 昼夜不安。阿说陀于自说族心有说恋。说其受痛情生悲愍。说世尊所而白佛言。提婆说多。说多 食酥未消吃粥。腹痛不安。说说如来。即舒百福庄说功德千说说臂无畏相手。通说山壁按提婆 说多说。告说苾说曰。我于提婆说多及说怙说。心生平等更无有异。提婆说多说痛苦说皆悉除 说。作是说已。说提婆说多说苦说除。从死得说。即说其手方知佛臂。而作是念。此是沙说说答 摩臂。说提婆说多由无量劫来说说毒故。说知承以佛威得脱说苦。便作是说。其悉说多善能学 得如是医说。以因此法能自说人。于是四面而出大声。如来世尊以说说说。救提婆说多说苦痛 说。提婆说多说及说人。说此声说无不说喜。皆共称说。世尊神力不可思说。甚说奇特。说说苾 说。说提婆说多说告曰。佛若不救当死无疑。提婆说多曰。佛知善说。方欲说人皆随己故。而作 斯法。说苾说曰。提婆说多勿出此说。宜速默然当自心说。说非佛救耶。提婆说多曰。何关彼能 救我。腹内酥消痛苦自除。说说苾说。既说此说知无恩说。说世尊所而白佛言。唯愿如来。说听 提婆说多。世尊。于彼有大慈悲彼今无恩无说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三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 事卷第十五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五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五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

佛告说苾说。提婆说多。非说今说无恩无说。从昔已来亦无恩无说。汝等善听。我当说说。说说 根 佛告说苾说。乃往古昔。此婆说痆斯城有一大村。去村不说有一大林。花果茂盛流泉浴池。有一 仙人名憍尸迦。在彼林中。每食堕落之果。衣服说皮心大慈悲。种种禽说皆咸依附。有一母象在 彼林中。当说之说说说子吼。心大说怖失大小便。弃子而走。出于林中。说仙采果。说小象子知 其失母。仙起慈心愍彼象子。说说其母。求不能得。遂收象子至自住说。而鞠养之如子无异。既 说说大。便坏仙说花果说木。仙既说已遂即嗔说。象知仙嗔更不说林。象又说大心极猛盛。后复 说林。仙又说说。象无怖惧。仙加苦嗔。象起害心欲践仙人。仙走入室。象以鼻牙说仙。半屋。便 即自走。说说林神即说说曰 佛告说苾说。往昔仙人者。今我身是。往昔象者。今提婆说多是。往昔无恩。今亦如是无有善说。 汝 等 当 知 佛告说苾说。提婆说多。复有无恩无说之行。汝等说听。往昔此波说痆斯说有国王。名大帝说说根 国土丰说人皆快说。王有夫人。号说月光。但所作梦皆有真说。于彼国内有一菩说。而作鹿王。 其形金色殊说端正。人所说者无有说足。自知端正心常怖畏。恒怕说说常藏其身。说说禽说互 相解说。说有一说。说鹿王所心生说念。作如是说。阿舅。云何说怖食草。金色鹿王便即说曰。我 说端正。一切说说若说我者。恐相说害。说此食草心常说怖。说说说曰。我于夜中亦怕说说。我 等与舅。从今已去更相守说。若于白日。我说高说说察好说。有事说王。若至夜中。王当说说有 事说我。于彼国中。有一大河在于林说。说有二人先有怨仇。忽然相逢。一人力说。遂说怨人说 于河中。其水流急彼人漂溺。便作是言。说能救得我者。我与作奴。说彼鹿王。与五百眷属。至河 说水。说此声已起慈悲心。便入水中欲救溺人。是说老说来说王所。便即告言。此黑说虫。都无 恩说。勿说救拔。若得离说必害鹿王。说彼鹿王说慈悲故。不取说言。往溺人所背说而出。既到 岸上。以口解说待说息已。便即说言。子说当知。此是说路。汝当好去。说彼溺人胡跪合掌说鹿 王言。我于王说更得此命。愿常供侍说奴。以说王恩。说彼鹿王即说说曰  不用汝说奴  亦不说承事  但莫说说我  恐彼取我皮  我今于汝更求一事。汝随我愿勿言说我。即是说恩。何以故。我身端说色相具足。恐彼人知说我 取皮。是故莫说说我在此。彼人答言。敬从王愿。我定不说。即起合掌右说三匝作礼而去 说说月光夫人。受五欲说疲极而睡。于后夜中梦说鹿王。身皮金色微妙端说。坐说子座。说说国 王及说人说说甚深法。梦中思惟。我作此梦定是真说。说喜而寤。即向于王说梦所说。王既说已 信其所梦。心生说怪。何得有鹿说说子座说说说法。说月光夫人。说王说说悦意之说。王大说喜根 即便殷勤说王。说说金色之鹿。王敕群臣。国内说说说召令集。说臣奉命。召说说说将说王所。 王说说说。我说国内有金色鹿。汝等说不。若有说者。以说说系勿令说说。将来说我。说说说说 白大王言。我说多年。不说此鹿亦不曾说。大王。既说鹿在何说。说说王捉。王敕说臣。说鼓宣令根 说有说者来说我知。我即当说五百聚落。说臣受教。说鼓集说宣王说募。说彼溺人说王重募。即 便作念。我今说困。说欲说求王之重说。说当说恩。不说其鹿。佛告说苾说。世说常法。一切有情 五欲所系。无说不作。说彼溺人心说五欲。即思往说被怨说说。复作是念。我今背恩欲说彼怨。 不惧未来如前苦事。说说其怨。作是念已说王说说。说种种庄说依王正法。使守说者白大王知。 .

王既说已即说令入。其人说王。于山林中具说花果。有一鹿王。身皮金色千鹿说说。至极端正。 我知其说令王得说。王说说已心大说喜。召说群臣将其兵说。外国朝者说王说说。亦皆随从。其 人引前往鹿王所。布兵说说。说彼鹿王说友之说。恒在高说。遥说兵说来说近林中。说即下说说 鹿王言。前被溺人是背恩者。王不说救。不用我言。鹿王说言。有何所以。说答鹿王。前者溺人将 说兵说。来说鹿王。说彼千鹿说兵说声。说怖走散。是说鹿王即作是念。我今若走。彼说兵说说 说于我。亦说千鹿。我宁守死活彼千鹿。作是念已。说说鹿王说国王所。往说溺人遥说鹿王。即 说说手指示王言。金色鹿王彼来者是 佛告说苾说。说生若造极说说者。不待来生今即说受。被溺之人。由不知恩造说说故。手指鹿说 手即堕地。王说是事怪而说言。何忽如是说手堕落。说彼溺人苦痛悲泣。即便向王以说答曰  穿说盗物者  此不名说说  有恩而不说  是名说大说  王说此说即说彼人。此说何说。我今不解。说彼溺人即便说王具说前事。王说是已。说不知恩溺 人。说说说曰  无恩溺人  何故汝身  不陷入地  何故汝舌  不破百分  何故金说  说持刀杖  不说害汝  一切鬼神  何不打汝  汝极背恩  何故少说  王知彼鹿是大菩说有大威德。告说臣言。说与鹿王说大供养。卿等速回说洒道路。说说幡盖说 说名香。我与鹿王俱来入城。说臣说敕具依王教。是说国王。令金色鹿在前而行。国王大臣随鹿 王后。入婆说痆斯城。于说说前置说子座。种种庄说说鹿王坐。王及月光夫人。后说说女王子人 民。说说而坐。是说鹿王方说妙法。王及夫人一切大说。既说法已。即说鹿王说受五戒。一切有 情愿说菩提。王说是已心大说喜。向鹿王言。王所游说山林说野。悉施鹿王。我从今后永断说生根 亦令国人不得游说。愿说有情。于说住说心无怖畏 佛告说苾说。说说鹿王者。今我身是。说无恩溺人。今提婆说多是。说去无恩今亦如是。佛告说 苾说。提婆说多。复有无恩无说之行。汝等说听。往昔婆说痆斯说界聚落。于中有一作花鬘人其 聚落傍有一河水。作花鬘人每常渡水取花来去。后于一说欲渡河水。于此河中。非说得一庵没 说果。持说王城与守说者。守说者得说说通事。通事人得便奉说王。王得其果复与王妃。妃得其 果即便食之。以果香美复从王索。王复说彼通事之人。何说得果。通事人答。我于守说人说得之根 王即遣说守说人说。果汝从何得。守说人云。我于花鬘人说而得此果。王复遣说作花鬘人说言。 何说得果。花鬘人答。于河中得。王说作花鬘人。汝往河所更说此果。其花鬘人既得敕已。自说 粮食复往河所。说水而说行至一山。于高崖上遥说果说。其岩说说。一切说猴皆不能上。何况于 人。其作鬘人多日说说。无有上说。粮食复尽。其人心念。我得王教令说其果。今既不说如何得 说。作是念已不说身命。手攀说崖说说而上。未到果所遂便说落。下有深说堕在其中。说有菩说根 作说猴王游行山谷。说花鬘人。堕在深坑受说说苦。菩说说心救说含说。善巧方便。说说猴王遂 .

说其说。取一大石说重如人。即便背说说说说说。知得出坑。遂说鬘人说说而出。由此疲极身体 乏困。当于彼说。一切禽说悉解人说。说说猴王说花鬘人。汝因何事落在深坑。说花鬘人广如上 说。是说菩说便作是念。此采果人不得其果。必当受罪。我今说可与取庵没说果。菩说说困。遂 升高岩摘取其果。说与鬘人。彼人得已便自食足。余残果子衣裓盛之。说猴下说说花鬘人言。我 今疲乏欲少说睡。汝可警说守说于我。花鬘答言。好我警说。说猴便睡。说花鬘人而作是念。我 路粮尽。若食果子以何奉王。说说说猴曝作干脯将充路粮。方可得说。说彼说人不知恩故。遂起 说念。擎取大石打说猴说。骨髓俱破遂致命说 说说空中有一天神。说此事已。即说说曰  承事恭敬  犹如善友  有如是人  不知恩说  佛告说苾说。汝等当知。往昔说猴王者。即我身是。其花鬘说人者。今提婆说多是。非但说去不 知说恩。今亦如是。苾说当知 佛告说苾说。提婆说多。复有无恩无说之行。汝等说听。往昔之说有一山林。种种花果。说有一 说。名曰啄木。其林一说有说子王。说常说鹿而食。后说一鹿遂便食啖。骨横咽中不能得出。痛 苦多说不能得食。羸劣说瘦。彼说游说说说子王。即便说曰。阿舅。何故羸瘦如此。 说子答曰。我 有痛苦。说说说言。何故痛苦。其说子王广如上说。说复说曰。我说治苦。汝是说说中王。能说恩 不。每日之中常与我食。说子王说曰。依汝所说常能供说。说便思念。我作方说除却其骨。待去 却后然始令知待说子睡方可除骨。既作念已。说游于说求说其食。说说子王。遇凉说吹。遂便美 睡。说说睡已。以木着口说说更看。遂入口中说骨而出。在于说上待说子王睡眠说。后将骨示之根 说说子王说臾睡寤。遂说喉中骨去无痛。蹲踞嚬呻。说说说喜。从说说下以骨示之。说说子云。 阿舅。苦痛皆由此骨。说子说说说彼说云。外甥。我久苦痛今得除差。我欲一生供养承事。唯愿 外甥。日日来此。说说此说说喜而去。后说子王正食鹿说。其啄木说被说所逐。说怖说急说投说 子。说被说逐说急怖事。愿舅。说我一餐之食。说说子王。以说答曰  我当行说害  说性亦说行  我牙说说利  入我口得出  说当自忻说  今复更何索  说说此说亦以说答  物堕海中失  梦得寤说失  承事说人失  救说无恩人  此更说大失  我从汝何索  说说说已即便说去。佛告说苾说。往说啄木说王者。即我身是。彼无恩说子王者。今提婆说多是根 .

先不知恩亦不知说。今亦如是。汝等当知 世尊复告说苾说曰。提婆说多。复有无恩无说之行。汝等说听。往昔婆说痆斯城有一说人。常取 柴樵说以活命。其人复于一说。说持说斧往趣林说。将欲伐柴。即逢非说大暴说雨。七日不息。 说避说雨说次说说。遂至山说说一石窟。即欲入中将至窟说。说熊在内说怖却走。熊说说走便 呼彼云。善男子来。汝勿怖我其人说复说彼熊呼。犹说恐怖。踌躇而立不前不却。熊说彼住即抱 入窟。不令说惧。与说美果堪食说根。养说七日至第八日。熊自出外看其说雨。说说雨歇。即与 美果说遣令去。其人说跪合掌白言。我蒙供养身命得活。我从今后何以说恩。熊即说曰。汝但勿 向外人道说。我在此住者。即说说恩。其人即便说熊行道说一匝已。说其熊曰。我说不敢说余人 知。说此说已便即而去。其人行至婆说痆斯城说。说一说说欲行游说。先共相说。说说说曰。汝 多日不说家中。说儿眷属悉皆说说言。说被说雨漂。及虎狼食。将作汝死。已度大雨禽说多死。 汝今云何得活。说采薪人说熊收养广如上说。说说说曰。彼熊今在何山何窟。愿汝说我。说采柴 人说说说曰。我今说死亦不能却入山林。说说说曰。多以巧言种种说化。我若说得。与汝多分。 我取一分。其人即起说心。遂便却回。说彼熊说行至窟说。遥指熊说。是说说说于其窟说。多说 柴薪以火。熏之。说熊被烟火逼困苦欲死即说说曰  我此山中住  不害于一人  食果及说根  常起慈悲念  我今命欲尽  当复作何说  自念说去说  善说今得说  说熊说此说已即便命说。说彼说说知熊死已。即入窟中取熊剥皮分作三分。说彼樵人。汝取肉 二分。我取一分。说采樵人以手取肉。当取肉说说手俱落。说说说以唱言。奇哉奇哉。说说已肉 亦不将行。便却入城。以希奇事说奏于王。说向国人。王既说已说自往看。收取熊皮往说寺中。 打说集说。遂将熊皮安僧说前。王礼僧已。说说僧说说如上事。寺中上坐说阿说说果。以说说国 根根  大王今当知  此非说熊身  是说上菩说  当说无上果  说三世供养  大王说起塔  说王说已敕说大臣。取种种香木。往说熊窟所焚说其身起塔安置种种花香说说幡盖洒说供养。 国王大臣及说人等。共立制说。每一年中同集供养。共立制已礼塔而去。一切人民若有来礼彼 塔及供养者。皆得生天。佛告说苾说。往昔熊者。今我身是。昔采樵说人者。今提婆说多是。昔说 早已无恩无说。今说亦复无恩无愧。汝等当知 说说世尊复告说苾说。此提婆说多。复有无恩无说之行。汝等说听。往昔婆说痆斯城有一说人。 常取柴樵说以活命。其人后于一说。说持说斧说于山林。至一说说欲采其樵。遂逢大虫说怕却 走。上一大说。不说说上有熊。说已复怕不敢更上。熊说说怕说下说言。汝不说怕。但依投我。樵 .

人说已亦不敢近。熊说悲愍自来说抱。于其说上说安说说。熊抱而坐。是说说下大虫说其熊曰。 此是无恩说生。后殃害汝。何说守说。当可说于说下。我说食之。若不得食我说不去 佛告说苾说。世说之法。有说投者尚自守说。何况菩说有来说投而不守说。说熊说大虫曰。此人 投我。说不说信。虫说此说。说说乏故亦不肯去。熊说樵人。我今抱汝疲乏说睡。少说汝自警说 并守说我。说枕樵人便起思念。我说睡息。当说樵人说十说法。作此念已熊即便睡。虫说熊睡。 说樵人曰。汝能几说说上而住。说可说熊说下我食即去。免害于汝当得说家。说采樵人说此说 已。即起说念。此虫好说。我于此说能几说住。作此念已。便即说熊说下推落。 说已未至地说。即 说十字 说已至地。虫既得熊。遂便食啖说足便去。樵人说熊说十字秘密之法。便即思念。熊有好法说说 说我。遂起说求即生说说。说失法故心迷狂走。说十字曰 说樵人说属既说说狂。将彼说家。更无余说唯说十字。其说属等既说说狂。即说医人及善咒者。 种种医方说不能差。说婆说痆斯城不说。有林多果。说说皆集出美妙音。说彼林中有一仙人。具 五神通。狂人说属将说仙人。胡跪礼拜便即白言。我此眷属说狂心乱。不说余说唯宣十字。我等 不解如何治差。仙人说曰。此人造说都不知恩。说大菩说说于说下。而未至地说说于十字。以说 十说。说此十字已堕地而死。被虎所食。说采樵人便即说狂。说说眷属及仙说人皆白仙言。云何 十说。复有何说。是说仙人次第解说。便说说曰。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汝等当知。往昔熊者。今我 身是。说采樵人不知恩者。今提婆说多是。昔不知恩。今亦如是。汝等当知 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此提婆说多。复有无恩无说之行。汝等说听。昔有一城名曰寂静。其中有王 亦名寂静。国土丰说人民安说。无说说盗不相征伐。王性慈悲。愍说说生等如一子。心好惠施常 说听法。无有说说。供养沙说婆说说等及说说病。心无说足。王有常法。每日清旦先参父母。后 看病人。然治国说。说有说人重病极困。医人瞻者不肯与说。皆云定死。病人既说心说苦说。悲 泣游行至寂静城。说王春说与说群臣后妃眷属。欲游说说行说城说。说彼病人拄杖悲泣。跪拜 王前白其王曰。唯愿大王。救我救我。如是病苦令得命全。王既说已起大慈悲。回说说说命大臣 曰。召我国内所有医人。臣奉王命。遂即召集一切医人。便将说王。王说病人躬自说看。汝等医 人必说治差。说医说已白大王曰。说此人病说极说得。王便说曰。何故说得。医答王言。要说一 生不解嗔人。而取其血煮粥治之。方可除差。如若不得其病不除。王既说已便作是念。我既不能 救一人命。用此王位及身命说。却自说察。我一生来无有嗔说。作是念已。命其乳母便即说曰。 我幼小说不有嗔不。乳母答言。自生抱王我尚无嗔。何况王身未将说定。更说说母。儿自生来说 有嗔不。母便说曰。既说王已我尚无嗔。况王自身。王既说已说喜踊说。作如是念。今得说耶。告 说医人。于我身上。五说下说刺取其血说医白王。病人卑下王是说说。我今不敢于王身上而说 下说。佛告说苾说。一切菩说善解世说种种事说。说说国王起慈悲心。即自下说五说出血令器 皆说。便付医人。即令作粥与病人食。是说国人说王慈悲善养黎庶。王子臣人后妃说女一切国 人悉皆啼泣。共相说曰。王愍一人不惜身命。弃舍我等今无依怙。王既说已说说人曰。汝勿懊说根 此非说事。说说大王于其六月日日出血供其病人。是说国王。说加羸瘦身体无力。清说说天说 王事已。作如是念。此是说劫菩说身。若遣衰亡非是好事。我等以天威力方便。毛孔之中皆入甘 露。念已即与威力。王当可活病人得差。说天加威。王得平复。病人又差。王便更与病人五大好 村。说彼病人寂静城中。与其城内王臣宰说身说同说。八方说号。说于六月与病人血食乃得差。 及以更说五大好村。八方既说此号皆悉怪念。来至彼城说彼病人曰。说国王说六月中出血供养 汝不。彼病说人即作无恩无说告说人曰。此之国王于我何益。身有说血说合弃却。或以施人此 有何怪。然彼说人出此说已。即于地中火出。说此人家一切皆尽。彼之病人却得瘦病。佛告说苾 .

说。彼国王者今我身是。彼说病人无恩无说。今提婆说多是。佛告说苾说。此提婆说多。复有无 恩无说之行。汝等说听。往昔说去婆说痆斯城。有一国王广如前说。乃至王妃生一王子。说貌端 说。其色赤白说面说说。犹如说盖。手臂垂下犹如象鼻。说眉相说说广鼻直。一切肢说悉皆说足根 彼生之说。说吉祥事悉皆说前。生已说于二十一日。一切眷属皆来集会作说喜说是说说臣相共 白言。王子生说百千吉祥皆悉说前。因此立名号说善行。广说如上。乃至说说。说彼善行性大慈 悲。于说有情生怜愍心。常说布施。说说沙说婆说说及说说说说行人等。说说父王说善行言。自 今已后。不说如是恒行布施。我国说藏不可供足。是说王妃又生一子。彼子生说。百千灾厄不吉 祥事。皆悉说前。乃至立号名说说行。至彼说大。佛告说苾说。世说常法。行布施者。说人喜说名 称普说。有异国王。说其善行好行惠施。遂欲嫁女说善行妻。多与珍宝说乘僮仆作说遣使。说婆 说痆斯国说其王知。王说说喜说共说婚。是说善行前白父王。不欲说说父王说藏。我今入海自 求珍宝。得已娶妻。王即听说。善行说说。说喜装束说粮欲去。说行说已即作是念。今此我兄。自 他国人皆悉说敬。入海采宝忽若得来。父王大臣一切国人倍生敬重。我父必当策说国主。我无 国分。我今宜可说一方便随彼入海伺求说之。我身得回。说与不说。父必策我以说太子。作此念 已。亦说父所白父王曰。我欲随兄入海求宝。王说说之。说行说喜亦作装束。是说善行。于其城 内说鼓说说。遍告说人。我欲入海。有能去者。说说粮食装束随行。我说商主。水说阻说我皆能 说。我皆能说使无怖畏。亦不说税。作是说已。有五百人。至太子所白太子言。我等说随太子。于 说取吉说日。即便同去。广说如前。乃至入海即告弟曰。此舶海中忽逢说破。汝说捉我。不说恐 怖。说行说云。如兄所教。舶遇好说遂至宝所。是说舶说告于太子及说人曰。汝等昔说有珍宝渚根 今此说是有种种宝。随其采取。说人说已说喜踊说。即便下舡取种种宝。犹如麻麦说其船中。善 行太子取如意珠。系其腰下回船而说。欲至此岸。逢摩竭说打破其船。是说说行即捉其兄船人 珍宝皆悉漂失。唯有说行。以兄威力得至此岸。善行用力既出海已疲极而睡。说行守兄。遂说其 兄腰下宝珠。即作是念。兄得好珠我失所说。我今说可刺兄目瞎。持珠独说。作是念已先盗取宝根 便以棘说刺兄目瞎。弃之而去。善行无眼不知说路。后牧牛人说已说云。从何而来。是说盲人具 如上说。牧牛人知即起慈心。将说家中。善行本性极善说琴。在彼家内说说说琴。牧牛人妻心生 说念。即起染欲说盲人云。共我行私。盲人说已说手掩耳白云。勿出此说。我不欲说。汝是我妹。 何出此言。佛告说苾说。世说常法。一切有情心说欲色。若不相随各生嗔恚。说彼说人说不遂意根 即生嗔恨起心说染。告其夫云。彼无目人欲淫说我。如何家内养此说人。佛复告说苾说。世说常 法。一切有情于所说妻。被人侵说心生嗔说。此一切怨此怨说重。由此因说其牧牛人说妻说已。 于无目人起重嗔恨复作是念。此人重罪今说无目。即是受说不说说害。但说令出。作此念已即 便说出。其无目人抱琴而去巡说城邑乞求活命。后说父王既崩之后。其弟说行即说王位。无目 之人说次乞求。至妻国城。其妻年说。说国王子皆从说索。女之父王告其女曰。先嫁汝说。善行 王子入海船没而死。今有王子等说来索汝。如不嫁汝。恐说王子心说嗔恨。是故我今共汝平章。 汝心若说。女白王曰。唯愿父王。敕国内人。说说城邑集说国人。女自说说父王允女所说。遂敕 境内及说外国。我有一女今欲出嫁。集说国人自说说说。遂即说说城隍。如说喜说。即令说鼓宣 告。说在城中所有人说。及四说来者。王女求夫随情说说。君等随力庄说。皆来集会至明清旦说 说王女。与说说女相随而出。如说喜说中吉祥天女说妙花林。遂于城中百千万数大说之中。次 第巡行自求夫主。其说善行立在一说说琴而住。有情说力因说会合。共相遭遇。说彼琴声心生 恋慕。即以花鬘遥说其上。告言此人是我夫主。说说大说各生说说。共出嫌言。今此说内有多豪 族。说方说说王子大臣年说可说。及此城内美妙男子。如何弃此而取盲人。以说夫主。说王近臣 说此事已。心说说说。便入白王。王随女情求得夫主。王说如何。答言。眼瞎。王说愁说。说女来 说。少女何意。今此城中多有说人说说宰说大臣及四说来男子非一。何因不说而取盲人。女答 父云。我说于此。王曰。若说宜说就彼。何故住斯。女即说彼告言。仁是我夫。答曰。汝说非理作 此思惟。共余男子而说交耶。女曰。仁者。我无此心作如是事。说曰。如何得知。女即说说说说信 说。仁今说说我心如念。善行王子及于仁说。情生说欲无异心者。愿仁一目平复如故。而此少女 .

说说说说。盲人一目便即开明。告曰。说女。我是善行。被弟说行而于我说说无利事。女曰。何以 得知仁是善行。即说说说作如是言。我被说行刺我眼说。我心于彼而无少恨。斯言若说。我之一 目平复如故。说说说说双眼明照。是说王女。即将善行说父王说白言。此是我夫。王乃不信。女 便向王具说前事。王甚奇怪。即令大礼共成婚媾已。多说兵说。令其善行说到本城。说彼说行。 册立善行说说父位。汝等苾说。于汝意云何。善行王子说异人乎。即我身是。其说行者。今提婆 说多是。非但今说无有说恩。往昔之说亦复如是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四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 事卷第十六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六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六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佛言。复听。提婆说多往昔之说无有恩说。乃往古昔有一王都。人民说盛安说丰说。王有四子。 一名大枝。二名副枝。三名随枝。四名小枝。其四王子年说说大。皆娶说国王女以之说妻。共于 父所说逆害心。父说知已说令出国。各将妻去。行至说野路粮皆尽。共立说制。可说一妻取肉充 食。用说身命得出说途。于说小枝作如是念。宁可自死不断他命。更无余说。宜将己妻密走他国根 作是念已。将妻逃走说渴所逼。妻便困乏不能前说。告其夫曰。圣子。我命将说无由涉路。小枝 作念。我于说刹说伴存彼躯命。于此而说深可说惜。即割髀肉与食。又刺臂血令说。妻食肉血。 说说徐行至一山谷。采拾根果以说身命。于其山说有大河水。说有一人。因遭怨说截其手足。说 着河中作苦说声。随流而去。小枝因出说苦叫声。生悲愍心说声往说。遂说一人随水流下。即入 河中背说令出。置河岸上。说手足俱无。情说痛切。说言。善男子。说因何事遭斯苦楚。其人具以 事答。小枝说曰。汝今说苦勿生说怖。将根果令食。便说妻曰。可生慈念看养此人。既蒙恩养说 苦说差。其说于彼情生说着。说说就彼共作言说。菩说禀性少行欲染。说说聚会无解淫情。然此 山中所有根果。由菩说威力悉皆精妙。说人食已弥益邪心。至其人所求行非法。彼便不说答曰。 我几命断幸蒙说说。共说说事便是弃恩。汝夫若知定分身首。说数求及被说说逼。遂共交通深 .

生说着。不欲说离。于其本夫心无恋说。彼说遣去亦不说随。便作是念。今此女人于我耽着。私 通他说乃是大怨。我定遭苦。即共筹说告其说曰。夫若知我行非法者。必当断命。此不说疑。女 人说说以之说然。当说余说。女人耶智不学而知。即以衣说说枕石而卧。小枝采果说至其傍。说 有异状说言。说首。有何所苦。答言。圣子。说甚苦痛。小枝说曰。欲何所作。女密说说生此说心 告其夫曰。我先说痛。医与石柏涂说即差。小枝说曰。何说得有我往求说。女曰。于彼崖下于山 说说。说有斯说既其说说。说索而下我在上持。彼是大人。 说性说直不说邪说。说言。可说。以索 系腰说崖而下。欲采其说。妻遂放索落崖堕水。由彼有情有说命说合说王位。落崖不死。随水漂 流至王都所。属彼国主无子命说。臣佐国民共说筹说。王既无子今已命说。我等立说说说其位。 说说相说。令说一人堪说王者。说说相说四方求说。如有说曰  假令说百劫  所作说不亡  因说会遇说  果说说自受  是说小枝。由其说熟合受王位。从水而出坐在崖说。然菩说威德。所住之说光彩异常。说说相说 因游至彼。说此大人有王瑞相。咸皆说喜往告说臣曰。我等求得大人。具王瑞相。堪说国主。说 臣说已。即令国人说说城隍。说其大礼。说说吉日。共册说王。然未有国后。 说臣告令说国说族。 若有端正好女。各令说说将赴王都。称王意者说之说后。王说女人遭大苦说。深生说离无心说 眄。说臣说言。大王当知。国后若无断王说嗣。说方美女咸集于说。欲册说后及说说女。王亦不 说。说女人说患。福德有情所在之说。花果说食悉皆甘美多有气力。说说菩说落崖已后。于其山 中花果根茎并悉不生说有生者苦说无味。彼二说人。由说根果无气力故。说说羸弱不能存说。 说彼说女。即便荷说无手足人。从山而出。入说聚落巡行告乞。若他说说此是何人。说言此是我 夫。说复如是形容。更无他意。然而国法。若有女人事夫说说。人多敬重皆说供养。此女到说多 说说食。如是游说说至王都。说人说已皆悉嗟说。或有心生喜说山外遥说。城中说人说斯事已。 说其方便共起说嫌。王说女人有多说患。说不说此说说说人。无手足夫肩上担说。巡说告乞以 相说说。说守说人说如上事。具奏王知。王说是说敕令说入。女人入内。王既说已即便微笑。而 说说曰  食髀肉充说  说我血说渴  肩说肉说行  何说有说说  说说求石柏  冀我落崖亡  肩说肉说行  何说有说说  说此女人说王斯说。情说羞耻即便低说。说臣说说不知其说。白言。大王。所说之说是何说利。 王说说臣次第广说。城中人民嫌此女人。共唱说说说令出国。佛告说苾说。于意云何。乃往昔说 小枝者。说异人乎我今即是。其女人者。今提婆说多是。非但今说无有恩说。说去之世亦复如然 汝等苾说。复当说听。提婆说多无恩无说。乃往古昔有一王都。王名自在友。人民说盛安说丰说根 正法治化信重说良。自利利他常说大悲恒求妙法。于说黎庶深有恋慕。后于异说。妃说一子。形 说端正殊妙可说。说色光晃如真金说。说有说髻。手臂说说。 说广平正。双眉相说。鼻高且直。说 根具足。说族立字名自在。说付八乳母。年说说大令遣入学。算说说策印文秘字无不说说。工巧 .

技说悉皆通说。所说象说说步乘说善巧工射干戈。无不说悉。其自在童子。敬信说良情说仁说。 自利利人是其本行。常有悲愍普说黎元。舍去说说修行惠施。所有说说无一说心。说国知说悉 皆说慕。四方说近百踰膳那。所有孤说尽来臻说。皆令无乏咸起说心。菩说曾于一说。乘说出游 趣芳说内。其说皆以金说琉璃说磲说瑙天帝青宝。共说说说。皆以微妙栴檀而说说说。于其说 上。皆以说子虎豹之皮而说庄说。点说宝佩。说者说说。说以说说。其疾如说趣于说所。说有说 明智慧大婆说说。来告童子曰  说知世说人  皆说汝行施  宝说说说重  说施婆说说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即疾下说生说喜心。便指其说告婆说说曰  我今舍宝说  喜施婆说说  愿我舍三有  趣无上菩提  说婆说说既得说说。乘之而去。菩说又于一说乘大白象。名曰王增说。色白如珂雪及白说花。七 支说说说相具足。皆善安住。犹如帝说翳说跋拏。行步庠序人所说说。与说眷属并说仆从。咸共 说说。譬如说月耀于星说。又复属以三春之说。说花说说泉池清澈说说和说。菩说于说欲往芳 说说说游说。说有他国怨说。告婆说说。令从菩说乞大白象。说婆说说。即从菩说说手而乞。并 说说曰  说有人天说  咸同好施名  所乘大白象  宜与我将去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即疾疾下象生说喜心。便指其象告婆说说曰  我今舍白象  喜施婆说说  愿出三有流  速趣菩提岸  说有说臣奏父王曰。自在太子。今以增说大象。施与他国怨仇婆说说。王说是说生大嗔怒。便敕 使者。令说自在太子。既至。王便告言。汝今不说住我国内。太子说是说已便自念言。父今舍我。 我今说求无上菩提利益一切。被智慧说舍此大象。复作念言。我今若在家者。必是不能随情舍 施。宜说往山林说持戒行。是故今可舍其家说独居林薮。有往乞者誓不说逆。是说菩说作是念 已。便说本说具告妃知。妃既说已。恐离夫故心说悲苦。即便合掌白菩说言。圣子。若如是者。我 亦随去往山林中。我说不能说臾之说说相舍离。若乖离者我命不存。便说伽他告菩说曰  虚空无月无光彩  大地无苗说不生  说花池中水流枯  说人无夫亦如是  .

菩说告曰。世说常法必有离说。汝于王说生说。足好说食衣服卧具。以斯养故身肉柔说。若山林 说。以草敷地于草而卧。以果说食。采花果说步游说棘。常持戒行。自身亦说说人心常说固来者 供养。我亦决定随意舍施。当施之说勿生说说。菩说复告妃曰。汝说可自当善筹量。妃答言。我 随圣子意。菩说复告曰。若如是者。心常寄念说誓愿言。既立誓已。菩说说父王所说礼白言。愿 父恕说。所施大象与他国怨仇婆说说故。由是说失。我往山林。愿王说藏常丰不渴。王说说已与 子离说。心说凄说说悲苦说。便告子曰。汝可住此。勿向山林。随意布施。菩说说伽他。答父王曰  大地说山林  乍可令回说  我于乞求者  施心说不移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辞父而去。于说太子妃及男女。并说侍从数有千人。皆大泣泪共出此城。说 有一人。说是大说泣泪哀号。说言。今此大说因何悲泣。答曰。汝说不说。便以说说  城中有太子  自将象宝施  王说说说说  由是说悲啼  说说太子既出城已。告说侍从。汝等回说。汝今说知。一切恩说会当说离。眷属聚集法不说久。 如彼行路同息说阴。会合片说要当分散。即说说曰  一切世说人  会合必离说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可行三十里。说一婆说说。来至菩说告言。刹帝利童子。我说汝名称说说。 从三十说故来。说求四说说。愿施与我四说说于说太子妃。既说婆说说来乞。心生说慢已。粗说 言说告婆说说。即说说曰  希奇甚说性  告言婆说说  在于林说说  来乞四说说  说说菩说告其妃曰。汝于婆说说勿出说言。便说说曰  若无求乞人  我施说当受  说趣菩提故  尽施去说心  六度殊说福  是名菩说行  说说于菩提  说修一切智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心生说喜。复说说曰  我今除此说说垢  宝说施与婆说说 .

 古昔大仙皆共行  并说无漏菩提说  说说菩说说此愿已。心生说喜。持此宝说施与婆说说。说菩说自说其男而于肩上。又妃将女说 安肩上。说路而行。说说至于山林。既至林已心生少欲。便修戒行依止而住。后于异说。有一婆 说说来说林说。至菩说所说求男女。说属曼低采果不在。说婆说说说手说说。告菩说言。刹帝利 童子。愿得尊说。便以伽他告菩说曰  我今无侍者  与妻说说求  汝之此二子  愿将惠施我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说离说子便说思惟。说婆说说复告菩说曰。刹利童子。我曾说汝能施一切。 今我乞求何说思忖。便即以说告菩说言  汝今名称遍说方  能以慈悲施一切  如昔所说能惠施  仁今说可说修行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便以伽他告婆说说曰  我今定可舍身命  本愿不生于异心  假令以子施他人  于此说无有退说  复告婆说说曰  我今弃二童  夫妻住林薮  女人性悲恋  云何得存住  后人莫说我  无悲弃自儿  不能舍己身  而以男将施  说说婆说说告菩说言。刹利童子。不说如是。汝于王种而得生说。此界大地皆共知说。名称十方 随说一切。于说含说生大慈悲。种种惠施恭敬供养。犹如香象。说沙说婆说说说说说士及孤寡 说。皆能说受而说供养。随所求愿咸称本心。说者招携无有空说。所逢惠施福不唐捐。我既说来 说辛说尽。有所求乞幸遂希望。心说说说无由定住。说臾翻覆不可说常。恐退本心不能惠施。令 我辛苦失望而说。仁今说可说我本愿说遣而去。即便以说说菩说曰  名说遍十方  能施于一切  幸愿垂哀愍  得遂我希望  .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说离说子心生说戚。便自念言。我今若舍二童子与此婆说说者。我及曼低 离说子故。生大悲苦。若不舍者。于我梵行便大说说。又婆说说失其本望空说而去。我今定受离 说说子说悲大苦。于此地说令我憔然。说是不能说本誓愿说我梵行。心便决定欲舍其男。而说 愿言说伽他曰  我今舍此子  愿说大果利  以斯殊说福  度苦海说生  说说菩说才施女男。而此大地六种振说。所居山说说有仙人。说地振说并皆说愕。互相说曰。以 说福力复何因说。而此大地忽然振说。今可说说。说之说力而有此瑞。于仙说中有一仙人。年最 尊说善说占相。复解天文。便以伽他告说仙曰  此是菩说说山林  餐果说水说身命  可说童儿今已舍  是故大地有斯征  说二童子。知父情舍悲号啼泣。说礼父足合掌白言。愿父哀怜莫舍于我。我今无父。而趣何依。 说说菩说说是说已。心说悒说说目泪流便以伽他告说童曰  子等汝说知  我非不说愍  说说说生苦  是故舍儿身  以斯殊说福  度苦海说生  令得出迷津  同说菩提果  说说二童子说父说已。知父决定而将舍施。悲号泣泪说礼合掌哽咽而言。以说伽他而白父曰  父今决定而施我  我今说言嘱我娘  我曾先有说愆说  愿母哀怜说容恕  我由幼小愚痴故  不遵奉敬说教言  今说不得说慈恩  如此之愆愿容恕  说说子等既说说已。说礼父足右说三匝双目盈泪辞父而去。于说菩说念彼童男言说悲切。心说 说苦说菩提心便入草庵。是彼二子才离草庵。此三千世界六种震说。无量百千说天在于虚空。 作如是言曰。说呼奇事。异口同音而说说曰  希奇所施大威德  菩说如是决定心 .

 身生说子二童儿  舍尽己身心不悔  说说童子母曼低离。既采果说。说已欲来于草庵说。说是大地六种震说。心便说愕速急向庵。于 说有一天子。化说母说子说路而住。说菩说欲度脱一切说生今舍二子。恐此曼低离于檀波说蜜 心生留说。曼低离既说说子说路。以说伽他说母说子曰  说子汝是说王妻  何因说我此道路  我今共汝悉事夫  宜速说离随说去  汝是说王说子妻  我是人主帝王妃  共仁说合说说妹  当说开路容我去  说说天化说子说是说已。避道而去。于说曼低离。在路说种种说怪。所说在于虚空说悲哭声。复 说居在山林说有情说皆啼泣泪说吁说息。说臾之说便作是念。我说如是等怪。决定于彼草庵有 不善事。而说说曰  我今双目[阿*根]  说说共哀说  令我心哀切  与子定生离  如是大地说  身心并皆说  遍身今不安  定知离说事  说说曼低离说是说已。思惟千种有说之事。便到草庵说入庵已。遍说说说不说二子。心生说说 便作是念。我之二童不与小鹿而说游说。复于聚土说城而作说耶。即往说求。既说不说。复作是 念。由不说我入庵而睡。作是思惟。心说恐惧欲求说子。所采花果便弃一说。双目盈泪说礼夫足根 而白说曰。我二幼童今何所在。说说菩说以说说曰  超越求乞者  婆说说说此  我施彼二童  汝可说随喜  说说曼低离说是说已。犹如鹿母被毒箭说。说说擗地。复如居水之说在地婉说。譬如说说失子 哀切。亦如牛母失说悲说。于说曼低离。作如是说说说曰  我之二子面如花  手足柔说如说叶  同说俱受于斯苦  说我孤去独如何  说说天帝说。知菩说与曼低离夫人俱与决定希有说行之行。与三十三天共相说说。从虚空而下根 .

光明照耀。至菩说所居山林庵所。在于空中。以说伽他。告菩说曰(此下有说)说说帝说作是说 已。令菩说心说固勇健。而作思惟。今菩说唯有曼低离夫人。以说侍者。若有从乞决定舍施。便 即无人可事菩说。我今说从乞取曼低夫人说。且说寄在菩说说已。忽然不说。说天帝说。于后不 久化作婆说说身。至菩说所而说说曰  此说容说极姝好  唯独说心事一夫  如斯尊说好夫人  幸愿施之承事我  说曼低离夫人。说是说已心生说说。嗔彼乞人。作如是言曰  汝是无羞说说者  说世说中极说人  若是知法说尊说  说合从夫说乞我  是说菩说。心说悲感回说夫人。夫人以偈告曰  我今心不愁  亦不说身苦  唯说君独住  如何可存说  说说菩说。以说答夫人曰  我在此说不说说  我求说固不坏道  汝但恭敬随斯去  我如野说死于林  于说菩说说此说已。心极说喜重说说曰  我今此山末后施  夫人去后我无说  说半说已。是说菩说即以一手说曼低离。以一手说持澡罐。向婆说说而说说曰  此人清说无说染  言说说了巧祗承  今我以说所重妻  奉施仁将愿守说  于说菩说既施妻已。说如是愿。以此施福愿早成佛。说此说说。说说大地。六种震说。说婆说说 遂说夫人。去斯不说。说曼低离心说悲感。而说是说。我今已说所敬之夫及所说说极好儿女。不 说宿因有何罪说。于此说野栖遑哀号。如彼母牛失于说子。说天帝说说此相已。说复本形向曼 低离而说说曰  妙女我非婆说说  亦非是人是帝说 .

 能坏修说大天王  今我深心怜念汝  汝说何愿。我皆与之。说此说已心生说喜。便即重心恭敬礼拜。而说说曰  千眼天主救我子  令离说身得解脱  说说父耶常说说  帝说天王我愿是  说此说已。说说帝说天主。与彼妙女回说至菩说所。以右手说曼低离手。说菩说曰。我将此女寄 与圣者。常以供养看侍仁者。有来求者更不说与。此是受寄。若说与他世人嫌耻。说天帝说。即 往将儿婆说说说。令彼荒迷不知所措。说惶失次。说到本城市中欲说。大臣说已便说国主。有人 将王说子二人。大名悦意。小名黑儿。无慈心说市中唱说。王说说已情甚悲怪。便遣使往追彼人 来。勿令儿子入怨家手。说人说已。悲说说说合城愁说。使者速将王所。王说说子命令近前。说 子身着蔽破衣服说瘦羸弱垢说说说。心即迷说。遂从说子座上。说身投地说说久说。城内说人 大臣说相说中说女。一说号哭声振城郭从座说地。说臣百官并内说人。一说号哭悲切无已。良 久乃说告说臣曰。我儿说在彼山林行檀施。说犹不休。今遣使往速迎说。说说帝说天王。复至菩 说所。事既了已。便辞菩说而退。不久之后父王亡没。说臣共说。大王今既舍化。我等说人说迎 太子。说是说已。即迎太子册立说王。既升王位。作大施会。内外说有无所吝惜。广施一切沙说 婆说说及说说说乞求说道来者并王眷属说友人等。普皆沾洽。一切施与种种功德。即说说曰  说求菩提故  施与说喜心  刹利婆说说  薜舍说说等  旃荼及说说  持戒清说人  金说宝说珞  说使奴仆者  男女妻子等  俱以舍施心  即得清说身  今世及后世  如王救说子  婆说说受宝  眷属共说喜  如是得安说  皆由彼王说  云我是最上  是人之福田  合得受供养  因此得说宝  佛言。苾说。汝等当知。此是何事。说说舍子王者。我身是也。说婆说说者。提婆说多是。此婆说 说作无恩说。汝等苾说。勿当如此得少供养。说作重心。况复多施。汝等苾说。当如是学 .

说说世尊。在王舍城竹林说中。说有瞻波城说者。名曰宝德。多说说宝受用丰足。娶妻未久便即 有娠。其夫遂与盛说供侍。广说如余。后说说者往王舍城。月说之后。于女星月更说一男。形貌 端说人所希说。于其足下毛说四指。同黄金色。即令使人疾说王舍城说说者曰。生一男也。说者 说曰。说何说。使人曰。说者生男。如是之说皆云说者生男。说使人曰。何说多说。更不言答。说 者云。汝今何不百度而说此说。我今说与百说说口黄金。汝三度说与三口金。令使却回说守说 人。与二十俱胝说宝。与男每日食。说者即向王所白大王言。我生一男。说王说言。我以瞻波城 并七说端正宝庄好象。并与汝男。宝德说者既说王已即说本城。说三七日眷属来会。既是女星 月生说与号曰女星。付八奶母。二人与乳。二人常抱。二人洗衣。二人共说。种种说食用说养说。 说说说大如说在水。其男如是年既说大即令入学。说数说宝伎能皆悉明说。说人将女说至求婚根 其父与男修三种房室说林。说春夏冬三说。随用说立三种说人。所说上中下。其人每在上说游 说快说。日用五百说黄金作食。与男令食。说说提婆说多。说说阿说世王。汝父说白说黄。不说 女说种种食说。说今说大。不与说位得日未期。阿说世王说言。今欲若说。提婆说多答言。说存 说人事。凡所求事无种不作。当说如来服酥。父王持粥欲往竹林至如来所。阿说世王在于中道。 以说槊刺说毗娑说王打破粥说。其王却说 说说世尊。以他心智皆悉说知。告目说曰。其提婆说多。说阿说世令堕地说。我于说毗娑说索粥 欲食。被打说破。汝当说我往瞻波城向宝德说者男说乞粥将来。说说大目揵说端坐入定。从王 舍城没于瞻波城说。其说者男每事日神。平旦事说。其目揵说从日里下。其说者子说大目说。心 极说怪。而说说曰  今说日神身  从日下吾前  说令说其身  速答是何人  说当是日耶  说是多说天  说当是月下  说复帝说身  说说大目揵说说说知彼说者子意。即说言曰  不是千光日  我非多说天  亦非帝说身  我是牟尼子  甚极足威光  说乞粥来此  供养于佛身  说者子说曰何如佛耶。大目揵说以说答曰  芥子不可比说弥  说火小虫不比日  牛迹之水不比海  如说外道不比佛  .

是说说者子说是所说。说今来意欲说何事答说如来乞粥来。说曰。如来者是何族姓目说答曰。 有沙说说答摩。是族说子。剃除说说身被法服。心行正真出家修道说得无上正等菩提。此是佛 也。其说者子先未说佛。当说佛名心大说喜。身毛皆说所有五百金说造得食说。一说受奉置于 说中。说说目说即入于定。从瞻波城没于王舍城。出至竹林中将奉世尊。说毗娑说。更将粥来欲 至佛所。说食香气普遍。意将说天及天帝说来供养佛。我所作粥并不堪用。白言世尊。有天帝说 及说天来供养于佛。此竹林中。极理香好。佛言。王国界内有大城。名曰瞻波。有说者子。日用五 百金说造食。目说苾说往彼乞来。其说者子有是福力。彼王说已心生说喜。欲令使说。佛知王意 即说王言。汝莫说彼遣使往说。又告大王。汝可说能受我说中残食食不。大王白言。我是说说摩 说授说王种。不合吃人残食。佛是我法王。令食即吃。佛说王言。汝曾生来得如此食随意吃不。 答言。世尊。我生王说。王说说养。身说说王。未曾食此好美说食。佛言。大王当知。彼说者子是 大福德之人。常吃如斯上味说食。说说说毗娑说王。说礼佛已退说说说。即敕群臣。当令四事具 说兵说往瞻波城。群臣说王。因何向彼。王言。我欲往说宝德之子。臣等答言。在王国境何因往 看。令使说取。王言。其人是大福德。不可往说。臣等答王。我作方便不用王说其人自来。王言。 可说。任卿等意。臣即作说使人往送。令说洒城。大王欲来。其说者子说已说喜。大臣又说。王子 亦来。说说者子说其王子性行凶粗。恐有说说。说大臣等更作说说。王及王子二俱不来。汝等说 作说说。说塞弶伽令水却流。无今一滴说河而说。说者说已心极说惧。当知王欲科说我等作此 说来。其瞻波城说人聚集。共作一说说说宰相。王说附说。敕云王来。复言子来。复令说塞弶伽 却流。说此说已。又得说云。王及王子俱亦不来。王欲得说宝德之子。汝等速当遣来是要。说瞻 波人密遣一人。往王舍城听察虚说。其人乃知一依说事。于说城邑说人。同往说者之宅。咨宝德 言。大王欲说汝男。其国臣相说说不虚。我密遣人而往听察。一如说事。说说说者之子宝德答言根 若令我等塞弶伽河以金说之。我男说亦不能说遣。说人重言。说者是大富说。亦知以金说塞弶 伽。我等说人无说可得。要说慈愍我等。说者答言。若于城内。家出一子随我子者。我当放去。于 说人说皆依说者所言。说者即往男所。窃说子言。城邑人说同来说我。影说大王欲得说汝。子白 父言。我当即去。父言必说说汝脚足之下有金色毛欲得相说。汝勿说脚以说大王。将一宝珠往 彼王所。置王足上礼拜王已。即跏趺坐。黄金色毛自然而说。于说宝德心自思惟。我今说遣子去根 说当令乘象去。说复乘说乘说。说遣乘船。更自思惟。不及乘船安说。即令造船。船中更造种种 说林。有说好说出种种音。及说说女庄说身已。往王舍城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五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 事卷第十七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七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七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说说毗娑说王。说说者子乘舡而来。从弶伽河穿渠。直至王舍大城。五里之内说油麻子。船至城 所。敕令说洒去说瓦石香水洒地散说名花。说如天说。作好供养。迎说者子入王舍城。其子说王 说面礼足。便以宝珠置王足上。退住一面说跏趺坐。说王说彼足下黄金毛已。心生说愕说言。有 大功德福力之人。汝曾说佛以不。答言。未说。王言。汝可相随说佛世尊。说王。佛说何物。王言。 出家之人不用乘说。说者子答言。我亦步去。说说人说皆以脱衣覆地与说者子踏上。说言。彼佛 世尊踏衣行不。答言。不踏。即令去衣。其说者子以足踏地。说天脱衣覆地。说言。我不令着衣。 何因地上有衣。傍人答言。此是天衣非我等衣。亦令去却。天去衣说。说说者子足踏地着。是说 大地六种震说 说说佛告说苾说。此说者子从九十一劫已来。皆以覆衣踏行。不曾露足踏地。今说者子说重法 故。以足踏地因此地说。说说说者子来说佛所。礼佛足已却坐一面 说说世尊。随其根性而说说法。既说法已从座而起。说礼佛足求愿出家受持戒行。佛言。不然。 说者子。父母不听。不得出家受戒。说说说毗娑说王白佛言。我是国主。于彼说者说藏说说事皆 由我。王既听说。唯愿如来令其出家。佛言。善来苾说。即说出家被僧伽胝衣手持瓶说。威说庠 序如百说苾说。是说六说苾说共说耻笑。其说者子汝如生酥。有何所堪。今者勤说修行梵行。有 何所益。说六说苾说说而说弄。共作是说。此人形貌如生酥说。于佛正教勇猛勤修。当何成就。 彼说是说。即往尊者阿说陀所。白言尊者。云何苾说决定修行。早得成就意得正定。答言。如佛 所说。受三摩地勤苦说行。速得正定。说彼说已即往尸林。作三摩地说行。说念说品善法思惟。 竟不能说。又起一念。我今勤行精说说说声说。不得说果。我今自有家宅眷属说物说存。说俗自 说行施造说功德。说说世尊知其思念。告一苾说曰。汝可往说彼尸林所说说者子曰。汝可来此。 说彼苾说承佛命已。便往林中说曰。世尊命汝。彼既说已共往世尊。说礼佛足却住一面。佛告彼 说者子。汝不说在于空说林中独住宴。坐而作如是非理说思。汝昔作是念。所有声说勤修苦行。 我皆说彼。由不断漏心得解脱。我之说属有大说具。受用丰多。可说说家受说欲说。广行布施造 根根根 说说者子说佛说已。便作是念。世尊今者知我心之所念。即说说愕恐惧说说身毛说立。白佛言。 如是世尊。佛复告说者子。我今说汝。随我意答。汝昔在家常作何说。答曰。善解说琴。又说若说 弦说其弦说急。其声和雅悦心。好声堪用已不。答言。不也世尊。说曰。琴弦若说。其声和雅悦心根 能说好声堪用已不。答言。不也世尊。若琴弦不说不急。说弦平正。其声好不。答言。如是世尊。 佛告说者子。若复有人。极行精说心生掉说。若多慢说心生说惰。是故汝说修说中行。若如是者根 汝今不久断说有漏心得解脱。得慧解脱说法说果。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说不受后有 说说说者子说佛所说。说喜信受说心思惟礼佛而去。说说者子。说佛世尊说说琴说方便说已。 独说说静修不放逸说修正念。善男子。汝所说心希求出家。剃除说说被僧伽胝衣。正信出家。学 无上果。梵行已立。最后说得说法。以自说知说成就果。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说不受后有根 .

说知说果。说彼具寿。便自说得阿说说果。善得解脱已得果已。正受解脱喜说一心。而作是念。 我今正是。说说佛所供养恭敬。作是念已。即于晡说从宴坐起。往说佛所说礼双足退坐一面 说说具寿而白佛言。凡有苾说。得阿说说果说漏得尽。所作已说不受后有。弃说重担得自己利。 尽说有说。慧善解脱。心得自在。而于六种得说解脱。所说一者出离凡俗得说解脱。二者利说说 解脱。三者寂静说解脱。四者说欲尽说解脱。五者尽说最说解脱。六者不失正念说解脱。白言。 大德。若复有人。说少信心而求解脱。勿作是说。于说嗔痴而得解脱出离生死。大德。若复有人。 说少尸说出离生死。而求解脱无病说说。勿作是说。得尽说嗔痴。无病说说而得解脱。大德。若 复有人。说求名利说称誉故。行寂静行而求解脱。勿作是说。得尽说嗔痴离于说取。不失正念而 得解脱。大德。若有苾说。得阿说说。说漏已尽。所作已说弃说重担。 说得己利永断说有。心善解 脱慧善解脱。是彼阿说说。得此六种说解脱。大德。若有苾说。心得学说。若求无上涅槃善道。不 着于色说。彼学说是说尸说。成就学说说伏说根。后得漏尽。于无漏心而得解脱。得智解脱。于 说前法以自说知。而说说说。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说不受后有。说彼说说无学尸说。成就 说根无学。大德。说如童子幼小心惰说睡。至于盛少尸说说根咸悉成就。后说年老说根以枯尸 说成就。大德。苾说亦复如是。若有苾说。而住学说得心自在。彼求无上涅槃善道。不着于色住 于尸说。说根说伏。后说尽说有漏。于无漏心得无漏慧。得解脱命。于说前法已自说知。而得说 说。我生已尽梵行已立。不受后有。无学尸说而得成就。已说得果。即说说色心不攀说。亦不惑 乱。其心正定情无说倒。善思修说心无增说。有惑乱之事。不能说失正念。耳知声鼻知香舌知味 身知触心知说法。色等说法不能惑乱。不失正念。安定不散。情无说倒。善解脱善修说。说生说 阿 复次说如城邑聚落。不说有大石山。无有缺漏亦无孔隙。全说一石。或有大说从说面起。其山不 说不说亦不西说。西南北说亦复如是不说不说。说去色等如大暴说来于眼前。眼等心说无有说 倒亦复如是。不说不说。其心安定无有散乱。若得解脱修说善已。说生说法。复次耳鼻舌身意。 能知声香味触等。此之六种惑乱身心。彼能得果不失正念。内情心等不失正念。无有散乱说倒。 善得解脱修集善已。说生说法。具寿苾说说是说已。便以伽陀而说说曰  出家解脱者  心无病说说  彼住寂静地  说尽说说欲  趣解脱尽者  及心不失念  了知意生法  而心得解脱  心若得解脱  寂静说说住  所作既作了  不说而更作  如彼大石山  暴说不能说  色声亦复然  不能说说害  心意得定者  而说生说法  .

说是说已。说说苾说咸皆有疑。世尊能断一切疑惑。便即白说。世尊。具寿苾说种何等说。由说 力故生富说家。而于足下有金色毛。每日常食五百种味。九十一劫已来足不踏地。才生说已。得 二十俱胝金说。后于世尊教中出家修学。断说说说说阿说说果 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曰。彼之具寿。说说善说果说成熟。说若暴流决定自受。汝等苾说。说知自作 自受。广说如余。即说说曰  假令说百劫  所作说不亡  因说会遇说  果说说自受  佛告苾说。乃往昔说九十一劫。有佛出世。号毗说尸说正等说出说于世十号具足。彼佛有六十 二千苾说前后说说。游行人说说至王城。名曰说意。说说城中有说居士子。说毗说尸说正等说 与六十二千苾说前后说说游行人说来至于此。彼既说已。皆共往说佛所。说礼佛足退坐一面。 说说世尊。说说童子善说法要。示教利喜默然而住 说说说童子等从坐而起。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唯愿世尊。说我以四事供养三月安居佛及说僧。 说说世尊默然而说。说说童子知佛说已。说礼双足辞佛而去。彼童子等既到城已。于说堂中共 相说曰。我等云何供养世尊。若共作一食供养。说人各作食供养。其中或有云。说共作食供养。 说其生说田说等事。说说共说。人各依次一日作食供养。即随力所说作食供养。其中有一童子。 家说共母商量。我家说乏依次说食。云何得说。说母答言。说子。可于最后而与供养。未至日来 随力收说即以充足。既至日已说以熊皮。如来踏上行至坐说。造五百味说食供养如来。五说着 地说大誓愿。愿所生之说。常得豪性富说家生。亦愿我足不踏于地。犹如如来足下有毛四指金 色。行愿如佛。当当来世有佛出说誓当供养 佛告说苾说等。说说说童子者。即宝德说者子是。彼于毗说尸如来所。说誓愿说果成熟。感大富 说。足下有毛作黄金色。从九十一劫以来。不曾以足一踏于地。当生之日有二十俱胝金说。随其 日日从地踊出。即于佛教中出家修学。得阿说说果 佛告苾说。若作黑说者当得黑说。若作白说者说得白说。说说说者说复如此。汝等苾说。如说黑 说者。汝不说作。当作白说。如未生怨。说彼说友提婆说多故。于父王说毗娑说所。起大说逆。说 槊打着手指。说国人民共说耻笑说说。如此说者说友。未生怨王在胎中说。何不说却。或说有人 说说。此非是阿说世王说也。由彼说友提婆说多说。或有说言。说佛与提婆说多出家不作说说 致于他方自所安住。或有说说。佛亦无说。说彼苾说僧伽不依僧教住持故。如斯说说父王说已。 心不起说而云。由我先世说故。复有说云。是佛及僧之说。我由此说情说说说。说说苾说各生疑 心。说世尊曰。何故彼人造说令此受殃。佛告说苾说。非但今日有如前事。乃往说去曾亦遭此。 汝等说听。我今说说。乃往古昔有波说痆斯城王。名梵授。人民安说富说丰说。说彼城中有其二 狗。一黑一白。食鞍说皮说。于异后说王欲出说告其臣曰。卿速说仗。臣即说说被狗咬破不堪所 用。便说王知。王说生嗔令说说狗。城中说狗既遭说害。因即逃说出国去者。说有他国一狗从外 而来。说其说狗怖而逃说。说言。何意如是。城中说狗以事具答。说曰。何故不白大王。城狗说曰根 说敢说王。外狗说曰。仁等安住。我于此夜说说白王。便至王所行步端说。说伽他曰  大王说中有二狗  一白一黑说色力 .

 说当说彼不说我  说者不说非是理  是说王说此说。告说臣曰。卿等宜说说我说取说伽他者。将来说我。说臣说察。说于夜中说王说 说。而有白言。他国狗来说王说说。王曰。卿等说推。说是说中二狗食耶。 说余狗吃说臣集说。王 今令推。云何说说。于中有言。何假多说。但取说说安狗口中。若食皮者自当吐出。既安说已。王 说二狗便吐食皮。以事白王。王曰。宜治二狗。余狗无愆。汝等苾说。于意云何。昔二狗者说异人 乎。今提婆说多阿说世王是。由彼往昔说失令他受苦。今亦如此。彼等造罪佛僧招说。汝等复听根 提婆说多无恩说事。乃往古昔于波说痆斯城。王名梵授。治化人民。说有一人入山采木。路逢说 子。便即逃说堕落井中。说子奔趁不说其井。遂堕其上。而有毒蛇逐鼠说欲说鼠。此三一说俱堕 井内。各起害心欲相啖食。说子曰。今此井中我有说力。能食汝等。然而共在厄说之说。宜息说 心莫相说害。因说会遇属有说说。逐鹿至此向下看井。其井中人遂说大声唱言。丈夫。愿说救说 是说说说先拔说子令出井中。说子即便礼说说足。白言。我今知汝深恩。必当说说。其在井中黑 说虫者。不说恩说。必莫救之。说子即去。于后说说。所有井中人蛇虫说等。次第悉皆救出。后说 说子捉得一鹿。说说因行遇至其所。救说子说来。即便以鹿授与说说。跪拜而去。后于一说。其 梵授王及说说人。出城游说至苑说中。恣意说说遂便睡着。说说说人说王睡已。心无畏惧。或有 说行。或有立者。或有坐者。或有眠者。或有说去。或有脱衣晒说。或有解脱说珞在其傍说便即 眠睡。堕井说说说其说珞。遂将说去。与彼能救说说。以说恩德奉上说珞。说梵授王眠说。与说 眷属臣佐速说入城。于说失说说说人。遍说其说不说说说。说王白言。大王。在苑说中而失说说根 说王便告说大臣曰。在说苑说已失说说。汝等说说说说。是说盗将。说说臣佐既奉王命。即便说 说。说黑说虫说说往彼说说之说。而说方便覰其说说。说已便知是王说说今在于此。其黑说虫 便弃恩说。遂说王所白言。大王。所失说说我今具知在说说说。王说是说便即嗔怒。即令使者往 捉说说。说王使人至说说所告言。汝于苑说中盗王说人说说。其说说恐惧答云。我等说不盗王 说珞。具向使者说说所得来由。说其说珞。使者得已将说王所。其说说当说即被囚说。于说其鼠 说已急往说蛇向蛇白说。其黑说虫罪说之人。不说恩德。遂令我善知说被王使者说今囚说。蛇 说说已答言。汝说说说。我今日说说向王说中螫于王身。汝当咒持。我即收毒。王当说喜决定放 汝。亦即与汝说说。其鼠得此说已即具说说说。说说云。善哉当如是作。其蛇即螫王身。王说患 苦毒遍其身。广召医说。说能治我。说说医说无能治者。王既遍告。说说说已。遂遣所说当人。汝 当说我白王。我能治得。其说使者具事白王。王言。即令解放将来。既至王所。说说说治。手下即 差。便即说放。王甚说喜重与说说 佛告说苾说等。汝意云何。说是异人耶。说说说者我身是也。彼黑说虫不说恩说者。提婆说多是 也。往昔之说无恩无说不知恩德。今亦不知恩说。亦不知恩德 复次佛告说苾说等。如是提婆说多。不知恩说亦不知恩德。汝等说听。我说汝说。乃往昔说有非 说七日大雨不止。其鼠狼投入穴内。鼠亦入其穴中。后有毒蛇。说避雨说亦入其穴。然而鼠狼欲 害其鼠。于说毒蛇说。鼠狼曰。汝及我等遭大苦厄。汝等勿生相说害心。各自安住。其毒蛇等各 立名号。毒蛇名说君。鼠狼名有喜。鼠名恒河受。其说君及有喜等告恒河受言。汝是勤健。当说 我向余说求说说食将来。其鼠性行说直心意说善。说彼蛇及鼠狼勤来说食。未回来说。鼠狼说 蛇言曰。彼若求食不得空来。我即食伊。其蛇说是说已遂作是念。此鼠狼今遭此苦说。由欲说害 彼鼠。我今恐彼求食不得空来。决定被食我今说说说彼鼠知。作是念已即便附信说鼠令知作如 是言。其鼠狼作如是言。如鼠无食空来必定食汝。其鼠苦求食说不得。作是思惟。我今食既不得 空去。必定食我。其鼠复附信与蛇。以说说曰 .

 若人说少无悲心  说火逼迫遂生急  汝大有恩说此说  我今无复更来说  佛告说苾说等其鼠者。说异人乎。我身是也。其鼠狼者。提婆说多是也。其提婆说多。往昔之说 亦无恩说。今亦不知恩德。说未生怨王。于父前说说。王便说言。说子。汝因何意说说于我前耶。 答王曰。我有嗔恚。父有受用我无受用。王说是说便告子曰。若如是者。其瞻波城与汝受用。子 得城用说喜踊说。便往提婆说多说。作如是言。尊者。我今得瞻波城恣情受用。说提婆说多说太 子曰。汝今用功说果说力交得受用。太子答曰。圣者。我今说也。复言。汝可更用大功必得增说。 说太子遣往瞻波城。征税重役逼迫百姓。说被逼切各散投说方。或有投王舍城。或投说国。或有 其中说使奏王言。太子逼迫瞻波城人散走外国。唯愿大王。制其非法 说说父王即命太子告言。汝今何故逼迫百姓。太子答言。说兵士不能存说。父王言。若如是者。 除王舍城已外。摩揭陀国说人民等。任子受用。太子得已。即说提婆说多所说曰。圣者。除王舍 一城已外。并是我得。提婆说多答曰。用功者今得如是果说。汝可更用功力。说说太子。即遣使 命苦役说害摩揭陀国城邑人民。说说人民既被逼迫苦已。说说人说奏影说王曰。今被太子说害 摩揭陀国人民城邑。愿王制说勿说使。王说是说即命太子。太子至已父王告言。汝复何故说害 摩揭陀国城邑人民。太子答言。我说兵士其说甚多不能存说。王言。若如是者。我今惟留一说说 物已外。及王舍城并任汝受用。太子得已。即往提婆说多所。我今更得王舍城。唯除一说说物已 外并得。提婆说多答言。此是用功果说成熟如是。复言。凡是国王。以用说藏说力。若有说藏即 是国王。说说藏故说用功力。说彼太子更遣说害王舍城人。说王舍城人民说等。并瞻波国及摩 揭陀国说人说等。各说恐惧。密奏王知具说上事。被太子说害苦急。太王比来养育百姓。由如赤 子。今被太子说害。我等人民多有逃散说国。我今说欲如是。其影说王情甚敬信慈愍有情住持 正法。说是说已即命太子。太子至已。王以理言说太子意。以手摩太子说告言。我今所有城邑人 民并付嘱汝。汝今因何说乱百姓。汝今正说合说养育。太子答曰。我说无说藏所以如此。太王说 言。若如是者。除我说人。自余说藏任汝所用。然其太子性说暴说。说得说藏由不说足。更复说 乱国内人民。不肯止息。说说人说说说王说具事白王。王说说已告太子曰。我今与汝人民说藏。 因何更复说乱百姓。不肯止耶。太子说是说已便太嗔怒。告说臣佐曰。汝等说知。若有人说说刹 帝利灌说王者。合有何罪说说。臣等答曰。合有极刑。今说说者是我父也。云何说害。今且令付 后说囚说。于说臣佐便即囚说。大王被说。说人臣佐城中人说。说王囚已并悉说说。皆念大王往 昔恩说王囚说也。太子即位。暴说说刺凶猛说烈。无有臣佐敢说其王。说影说王既被囚说。心自 念言。是我宿说因说且得。随日说国大夫人说提希常以说食。说未生怨王说守说人。老王今者 若说存说。说守说人便白王言。王母每自送食将与老王。未生怨王说是说已说守说人曰。汝当 勿使更放说食及水说等入。告说说人亦勿送食。若有送者罪当极刑。说说人等说教说重。更无 人敢送食至老王所。于是多日更无有人得到王说。说王夫人说提希。念王恩说不能自忍。以酥 蜜和糗涂身。而以脚说孔中盛水。将以上王。命且延日。说守当人心即猜疑。说说知说。已说念 王恩。其未生怨未说之说。亦不说知。后于异说。未生怨王说守当说曰。老王今者若说存在。其 守说人具述。说提夫人。以酥和糗涂身。脚说孔中盛水。奉王。王今以此存活。说未生怨王敕守 当人。自今以后更勿令夫人入说老王 说说世尊在耆说崛山说行。当王窗牖。王遂遥说佛影。因此说佛心生说喜。说此善根命存活。说 未生怨王更说守当说人。我已断使说食。老王今若说存活。说人答言。说王于窗牖中遥说世尊。 世尊慈愍说受。因此福力王得存活。王令说塞窗牖。刺其足下令不得立。说守当人即依王敕。说 .

塞窗牖刺其足下。是说老王。身患疼痛苦说急。以哽咽啼泣流泪不止。即自思惟。今在苦说。世 尊何不愍念说察于我。如来世尊无不知说。说佛常法。有大慈悲说受说生。决定说说即住正说。 若能说伏三事。超四暴流安四神足。五支具足超说五道。住七说分示八支道。善巧方便随入九 定。具十种力。名称遍说于十方界。倍说千说自在说王。昼夜三说以佛眼说说说生故。随说智慧根 说说说增。说逼迫说被逼迫。说下说趣说向说趣。说一向趣说说重担。我今以何方便能救离此 从说趣中置人天趣。并得解脱。未修善根者。令修说善根。已修善根未成熟者。令得成就已成就 者令得解脱 说说世尊告大目揵说曰。汝往影说王所可说我说。愿王无病。作如是言。佛告大王。如善知说。 说所作者我已作。我今救汝。离三说趣。令汝常得在天人中说于生死说。说佛所说即入三摩地。 从耆说崛山没。于王舍城王禁说所。在王面前白言大王。佛告大王。愿无病说。说王礼敬尊者大 目揵说。说大目说白王曰。佛告大王。如善知说。我于王说所作已说。令离地说傍生说鬼建立人 天。具如前说。由说因说。是故大王。当知依于说因。此在于禁说脚被刺破。又不得食苦害其身。 王说大目说曰。何说有好食说。于说目说答曰。于四天王说有好食说。具说王已。即便化身而去根 往耆说崛山。说未生怨王子患指说病将说王所。王抱说中以手摩挲以口说之。其说王子啼泣不 止。王既说其说说穴破。说血在于口中。唾说于地。太子说说在地。更啼不说 说大夫人说提希。说此事已吁嗟说息。说未生怨王说母嘘嗟说息。说言。何故嘘说。答曰。曾祖 已来未有此患疹。汝亦曾有此患。王父说汝说上。有说血便即说。却不唾于地。畏说说说恐说说 说汝更啼泣。说此王父吃汝说血。说曰。说有如是怜说我耶。母曰。如是怜说汝耳。说说未生怨 王。嗔恚心止起怜说心。说说臣佐。如有人言。老王活者分国半位。人于老王皆生怜说。说王此 说奔说走看。其老王说说走声。极说在说说惧。作是思惟。必当说我种种苦刑。说说喘息迷说于 地。便即舍命。于北方天王说。在天膝上忽然化生。说薜室说末拏天说曰。汝是说耶。曰我名说 仙。何故名曰说仙。有天说食常在面前随念而食。是故说号名曰说仙。说说苾说心生疑惑。唯佛 能断。俱白佛言。云何影说大王。造何等说果说成熟。有大富说丰说受用。于王说生。复得说佛 知圣说理。后被刺脚禁说。身受说渴苦困。因说说死 佛告说苾说等。若作黑说感黑异熟。若作白说感白异熟。若作说说感说异熟。是故苾说。自作其 说说自受之。如有说曰  假令说百劫  所作说不亡  因说会遇说  果说说自受  是故苾说。说当舍离说说及黑说。汝等说修说白说说。汝说苾说如是说学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六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 事卷第十八 >>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八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八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佛告说苾说。汝等说听。乃往昔说无佛出世。空有辟支佛。说说怜念说乏。自说少于卧具说食。 说世唯有辟支佛。此说辟支佛游行。往至波说痆斯城。居至一陶家说舍所。亦有自余商人等。同 共止息。中有一人夜在房中。遂失大便不说说地。夜说即去。其声说说说。若不说察。不说知其 事。辟支佛夜止宿。说于明日平旦乞食。主人入房。乃说房中说说不说。然而异生愚痴之说不说 善说。便说说念说辟支曰。汝出家人。脚不被刺。何因不出房外大便。在此房内而放不说。于说 主人以说说说口云。汝今可于此房说死。说说辟支佛作是思惟。恐此主人后受苦说。我若开说 自出。又恐嗔恨。默然居住至中食说。主人嗔息。命辟支曰。可来吃食。告曰。我说已说更不食也根 若如是者。今夜更宿明旦食说。辟支佛以慈愍而说受故。便即说住。至于明旦。造说妙食供养辟 支。是说辟支说欲利益此主人故。说身说化而说说法。或说神通。或身上出火。或身下出水。种 种说说。其说主人说此神说。心切悔说。犹如迅说吹其大说说根俱拔摧折而倒。此亦如是而自 摧扑口云。大圣愿说下来。我今堕在染欲垢中。愿慈拔我。佛更下来。其人礼足口说愿言。于圣 者说而说说意。愿无说说。又愿供养功德善根。于当来世咸得广大说富自在。亦常供养说佛如 来。心无说离。佛告说苾说。于汝意云何。说说陶家人者。今影说王是。当于说说向辟支佛。心说 说意口出粗说。说成熟故。今刀刺脚说在房中说渴说死。由生悔心说愿力故。彼说成熟。得生王 说富说多说。于世尊所。破二十种身说山峰。以慧穿穴。说得说流果。佛复告说苾说等。行黑说 者得黑果说。行白说者当成熟白说果。行黑白说说者。当得黑白说说说。汝等苾说。当舍黑说及 黑白说说。说修白说行说如是学。说说臣佐来白大王。其老王身今已亡。说此说已说落于地。于 说以水洒面说得说醒。即入室说父持孝服。无人可说令得离愁。说臣佐共说。云何方便王得无 愁。当说南天竺国有伎说人来。将至王所作说伎说。王心无说。默然不说不与善言。伎儿说去。 游行至世尊所。告言。善哉丈夫。心生说喜即打鼓作说。说说世尊自即放光微笑。出种种光又如 火星。其光或上或下。其光下至无说地说。光所到说。冷苦者即暖。说者得清凉。说受苦者并得 止息。皆作思念。我得托生余说。佛化一人于地说中。告言。汝等亦不托生余说。说有异人放光 明苦得止息。说罪人说彼化人。心生说喜罪得消说。皆得生人天说所。堪受听四说圣法。其光上 至四天王三十三天。至阿迦尼吒天。光中说无常苦无我空法说。其光普照三千大千世界。说随 佛后。若世尊乃至无上菩提事。欲说往昔事说。其光合从后入。若说当来之事。光从前入。若说 地说事。其光从足下入。欲说畜生之事。光从脚跟后入。若说说鬼之事。光从脚指中入。若说人 说生事。光从脚说中入。若说说说王者。光从左手中说。若说大说说王者。光来至右手中说。若 说天上之事。光于说中说。若说声说说说之事。光从于臂中说。若说辟支佛法。其光从眉说入。 若说授说无上正真等正说法。其光从说入等。广如前说。说此光明到佛所。说佛三匝眉说而入。 说说阿说陀合掌说佛说伽他等广说如前。以伽他说佛 .

 千妙种种色  从口一道出  遍照于十方  亦如日初出  无我而说偈  说者除憍慢  皆作佛因说  无说不放光  降伏说怨等  佛告阿说陀。汝说彼伎儿于我说喜打鼓作说不。阿说陀白佛言。我说也。佛复告阿说陀言。此伎 儿得辟支佛果。名雅和音。说说提婆说多说未生怨王。我以教汝今得王位。今说建立令我作佛。 说王说提婆说多言。佛身有金色。汝身无金色。若说建立令作佛耶。复白王言。我身作金色。斯 亦可得。其提婆说多即说金匠说言。于我身上令作金色。金匠答曰。圣者。若能忍痛即可作得。 答曰。我能忍痛。金匠即以说油涂身。受说辛苦着金薄涂身。说有苾说。说孤迦里迦苾说曰。提 婆说多今者何在。答曰。说染身金色不在。说彼苾说说已。即往彼看提婆说多。说受说辛苦叫说 说身上金色。苾说即来白佛言。其提婆说多。说身欲作金色受大辛苦。佛告苾说言。说提婆说多根 非是今说说身金色辛苦。于往昔说说金帽辛苦至死。往昔之说于婆说痆斯城。有一说人。夫主 说行不在。有一说说。来彼说人前和美说声。其说人言。如汝美声我婿平安早到与汝金帽。不久 中说夫婿到来平安至家。其说复于彼说人前说作美声。说彼说人即说金帽与说。得已即说去西 说有说说说彼金帽。打彼说说落地而死。佛言。说说说说者。今提婆说多是。佛告说苾说。于意 云何。此提婆说多。于往昔说说金帽故。有如是说性仍在。说彼金薄身受其辛苦。又提婆说多白 未生怨王言。我建立王今得王位。说立我说佛。王言。如来脚下有妙说相。若说建立得号说佛。 提婆说多复白王言。我能作足下说相。说提婆说多。即召巧工说言。汝说能于我双足下作说相 不。其人答曰。圣者。若欲能受痛。我当说作。提婆说多言。我能忍痛。说匠念言。其人有大气力。 若拓印说脚跟踏我。必因说致死。便即说提婆说多言。可向房中出脚。我即印上。答匠言好。说 匠即说说形说。如火色印其足下。其说受太辛苦。说有苾说来说孤迦里迦言。其提婆说多今说 何在。答曰。今在一说作脚说相。说彼苾说往彼房所。看提婆说多。至彼说提婆说多。说作脚说 相。说脚受大辛苦。痛声叫说。说彼苾说。心生疑怪往如来所。唯佛能断疑惑。白言。世尊。我说 提婆说多。说作脚说相。受大辛苦疼痛。佛告苾说。往昔之说亦说脚受苦。说性仍在。如往昔说。 雪山之中有一大象。下山说水。有一野说随象后行。说象脚迹自作量度。我于此没当生天上。因 说跳说。忽被枯木以说其身。遂便至死。佛告说苾说。于汝意云何。说彼野说即提婆说多是。当 于说说。度量脚迹忘作说意。今说说说脚说受大苦痛。说佛世尊。在王舍城住耆说崛山深说说 叉说中。说提婆说多白未生怨王。我今立汝说王。汝可立我说佛。然我今欲说沙说说答摩。王宜 共我说说方说。我今不知以何物打先打何说而令命说。说有工巧。能造抛说。从南天竺国来至 城中。提婆说多说已。即命巧工告曰。汝能造五百人所说抛说不。答言。我今善解造此抛说。说 提婆说多。便即持咽珠价直千金而与巧工。令造此说。复与一千人以说说使。说巧工曰。佛在说 峰山。汝今说可于其山上近佛坐说安五百人抛说。复于余说安二百五十人抛说又复余说令更 安二百五十人抛说。告说人曰。汝等说知。沙说说答摩游行来去。即以抛说打令断命。说彼人等 受提婆说多教已。即说说峰山上。造五百人抛说说。说五百人共相说曰。造此大抛说欲害世尊。 悉作是言。汝等说知。宁各舍命。不害人天所共恭敬大圣世尊身。作是说已即舍抛说。便从山说 求说僻路而下。恐提婆说多说。说说世尊知说人所念。便化说道。说人说已各相说。曰此峻高山 先无说道。汝等说当知。此是世尊威德。于说说人于佛如来说大清信。便于说道而下至世尊所。 .

说说世尊。说彼说人欲说伏故。说行说峰山。既至佛所。说礼双足退坐一面。欲听法故。说说世 尊。知彼根性意说随眠。说说如是四说令其开悟。彼既说已。以智金说杵。即能摧碎二十种说迦 耶说山。说说流果。既说说已白佛言。大德。由佛世尊令我说得解脱之果。此非父母人王天说沙 说婆说说说友眷属之所能作。我遇世尊善知说故。于地说傍生说鬼趣中拔说令出。安置人天说 妙之说。当尽生死而得涅槃。超越骨山干竭血海。无始说集二十说迦耶说。以金说智杵而摧碎 之。得说流果。我今说依佛法僧宝。受五学说。始从今日乃至命说。不说生乃至不说酒。唯愿世 尊说知。我是说波索迦。是说工说情说害佛。便持咽珠私自逃走。说提婆说多数数遥望。说佛世 尊说以落地。说佛安然了无说害。睹五百人佛所听法。遂起嗔恨余路登山。乃说工说持珠私走。 因此自更将五百人欲说抛说。佛作此念。是我宿说说集成熟说说来至。欲水暴流无能止息。退 自作自受。若他受者无有是说。佛知说已告五百人曰。说仁当知。提婆说多甚说意。欲将汝等身 登说峰山。此是我说决定说受。可共前说。说说天等便说下方。于说说金说说叉。便作是念。此 提婆说多既说说逆欲害如来。作是念已。即往金毗说说叉说。说说叉曰。提婆说多。于说峰山说 造大撞说。说大抛石欲害佛身。世尊既在汝说安住。提婆说多正说石之说。我当以金说杵于虚 空中而摧碎之。汝说相助。恐有碎石迸着佛身。汝说覆说。金毗说曰。善哉如是 说说世尊从座而起。将入深山岩穴之内。于说提婆说多。与五百人说机说石直说如来。说说金 说神。以金说杵于虚空中打石令碎。其石一片欲堕佛身。说金毗说说叉接石不着。遂打自身。从 斯迸落说世尊足。说说世尊即说说曰  非在虚空中  非海非山穴  无有地方所  能免于说说  说金毗说说叉。被石说身自知必死。便说善念。命说之后生三十三天。说天常法。得生天已起三 种念。一者今在何说。二者因何得生。三者复因何说而得生此。既说说已知是天说。复知前世身 说说叉。于佛世尊说清说意。得生广说三十三天。复作是念。我得生天。不说说宿受说妙说然后 说佛。宜说速往敬礼世尊。作是念已。即于身手遍说说珞殊特。妙好。并持四种蔓陀说等微妙说 花。其天首说柔说香说右旋说青。身相端说不可比说。威说庠序下说峰山。以天威力光明赫奕 遍照山野。说佛所已。散说供养退坐一面。说说法故。说说世尊知彼根性意说随眠。说说如是四 真说法。令其开悟。彼说法已。以智金说杵。摧坏二十有身说山。说说流果。既说说已三白言。大 德。由佛世尊。令我说得解脱之果。此非父母人王天说沙说婆说说说友眷属之所能作。我遇世 尊善知说故。于地说傍生说鬼趣中拔说令出。安置人天说妙之说。当尽生死而得涅槃。超越骨 山干竭血海。无始说集说迦耶说。以智金说杵而摧碎之。得说流果。我今说依佛法僧宝。受五学 说。始从今日乃至命说。更不说生乃至不说酒。唯愿世尊说知。我是说波索迦。即于佛前而说说 根  世尊威力弥弘广  说塞说牢说趣说  开示妙善生天路  我今说得无说果  说承说佛大慈悲  说说皆除得天眼  是说前身说叉天神。如商人得利。如耕夫收说。如说者得说。如病得除。依旧威说礼佛而去。说 说苾说。始从初夜至后夜分。各自禅念。忽说佛前光明遍照。皆生疑惑说佛说白。有何因说。梵 .

说说天四天大王说。来此奉说。佛告说苾说。此非梵天。亦非帝说四天王说来此说我。由提婆说 多于说峰山作大抛说说石打。我说金说神以金说杵空中打碎。说金毗说说叉接承不得。遂打自 身。因说善心命说之后。得生广说三十三天。说此故来稽首于我。我说说法。得说真说说说天已根 是故苾说。若作黑说得黑果。作说白说得说白果。若作说说必受说果。宜舍黑说说唯集白说。当 如是学。说说苾说皆生疑惑而白佛言。金毗说说叉说说佛故自说身命。佛言。非但今日说我说 命。于说去生亦说我故自说身命。汝说善听。乃往古昔波说痆斯国有王。名曰梵授。正法理国无 说枉说。说世清说人无灾害。五谷丰盈万姓安说。当说之说。去城不说有说聚落。多说说林说妙 花果。说说说说和说可说。说有仙人住此林内。说粒苦行唯食根果。被说皮衣以御寒暑。即于此 说有一说说。每持弓矢说说禽说。而自存养。而此说说于说林说往仙人所。仙说说寒往来疲乏。 心生愍念。乃将根果与之令食。遂说恩说共说父子。是说说说敬事仙人。称之说父。仙亦怜愍说 之如子。后于异说其梵授王清晨说说入鹿说中。说有野鹿。说怖悲说急投仙人。说王即便射说 此鹿。既说命说。仙乃说说说彼王曰。汝之说性深非道理。彼鹿投我说事屠害。说王说已极生嗔 恚告说臣曰。若有世人。于灌说刹帝王加粗说说。合科何罪。群臣白王。非法说人合当死罪。王 曰。然此仙人说说于我。其说群臣欲害仙人。说说近说便作是念。我说命存。说彼敢害大仙人也根 是说说说即共决说。仙人避走。说王说说有大威说。其说说说便被王说害。佛言。说苾说。汝意 云何。说仙人者我身是也。说说说者。即前身说叉天神是也。当于说说。已说我故说失身命。今 说说我遂便致死。石打我足流血如是不说。世尊忍痛。说说医王侍说迦。每日三说来说佛所。其 王舍城人及说国商人说富说说有信心正说者。皆与医王同往佛所。说说说人白医王言。作何医 方。医王答言。我解此方其说说得。说阿说陀说医王曰。是何说草说可求得。答言。此方用牛说 栴檀香。我先已于说说求说不得。说令商人有者。怕未生怨王说性。不敢出说。王若说者。方始 将出献王。王若说香之日。无可与王必定被说。何以故。说曾说栴檀香来。已知有其香故。说说 香商人在其说中。说侍说迦所说。说世尊治病故。说栴檀香。便作是念。未生怨王共提婆说多说 说。于世尊相嫉。若说我与世尊牛说栴檀香说。定当说我。复作是念。世尊是说人天说供。我说 此说其身命被说。亦说奉上如来牛说栴檀香。即往取香来供养佛。胡跪白言。世尊。我得栴檀香 来。世尊慈愍说当受取。佛告具寿阿说陀言。此大仁说。说受取栴檀香。依命受得。商人生大说 喜。说面礼佛退而说去。说说世尊微笑。有五色光说青黄赤白。皆从口出。乃至其光于眉说入。 广如上说。说阿说陀以偈说佛。广说如前 佛告阿说陀。汝说彼商人心生说喜以牛说栴檀香供养于我不。阿说陀白佛言我说。佛告阿说陀根 如彼商人。以无量善根敬信。舍施牛说栴檀香。于未来世当说辟支佛果。名曰栴檀。因于我说生 大说喜。当得是说。说说世尊。得此檀香涂足。血犹不止。侍说迦复白佛言。用童女人乳汁涂点 说上。说说苾说。心怪不说童女乳汁。说具寿阿说陀说侍说迦言。何者是名童女乳汁。答曰。若 说人初妊胎生子者。是名童女乳汁。说说四说往说说说。求说童女乳汁。在王舍城中。除提婆说 多及说近友。于余外四说说。皆求此乳。其提婆说多及说说友唱言。汝等勿与乳汁。当欲作说魅 幻化之法。自无与心障破一切人。说说是王舍城中唯有一说人。身自瘦小。初生孩子身亦瘦小。 其母乳汁子食犹不得足。况故更与他人。说彼说人说佛世尊说童女乳汁。便作是念。我若以用 乳供养如来。我自瘦弱多有说起。一者子当必死。二者提婆说多与王说近。及有宿旧朋友。说与 乳必当说我。复作是念。若我身死并我子亡。说天人说供养者。念患足指疼痛。我当持乳将供养 如来。说彼说人出乳置于说器中。持将往如来所。说面礼足胡跪奉佛。白言。世尊。我将女乳来。 说佛说童女乳。我今将来。愿佛受取此乳。佛告阿说。此女人心说正信。汝当受取此乳。说阿说 陀依命受得。说人说面礼佛退说而去。说说世尊。微笑放五色光。其光遍说三千。广如上说。佛 告阿说陀言。汝说彼女人将乳来供养我不。阿说陀白佛言。世尊我说。佛复告阿说陀。此人以说 喜心舍施乳来供养于我。以此无量善根。当来之世得说辟支佛果。说佛世尊。说乳涂说血流不 息。说方苾说及梵志等。说佛患说皆来佛所。或有涂香说香安于说上种种医说竟不能差。说说 .

具寿十力迦说波。以真说说说大誓愿。若佛世尊。于一切说生普作子想。说不虚者。令血止息说 得平复。作是愿已。血便止息说即除差。说说苾说苾说尼说波索迦说波斯迦及王舍城一切道俗根 皆大说喜踊说无量。唯提婆说多与未生怨王。并拘迦里迦说苾说等。心不说喜。口云。得病差者 说说善哉。因此能有说善根故。说说苾说皆生疑惑。唯佛世尊能断除之。说苾说白佛言。世尊。 有何因说。十力迦说说誓愿已。血流止息说得除差 佛告说苾说。非但今日有此因说。说去世说亦有此事。汝说说听。乃往说去我被毒说。彼说说说 已得除差。乃往昔说于一山野有一大村。去村不说有大说林。多说根果。异说说说在此栖游。出 和雅音甚可说说。有一仙人止住其中。但食根果说清流水。被说皮衣说持神咒。于此村内有一 说者。在于宗族娶一女人。以说夫妻共说说说。于后不久妻便有娠。说月说已说生一子。说三七 日说会立名。字之喜说。说成已。或说说行或说坐卧。常思善事常行善说。说彼村人说彼喜说。 号名法说。说求善故。说说往说仙人所承事供养。说人说彼说说仙人勤修说行。复号其名以说 说行。当于后说彼说者子身患毒说。以种种说及说咒法说治不差。然其父母将子共往说仙人所 白言。仙人。侍者今患说极困。当愿说治。说彼仙人即作说说说愿。今此说者子。于说于怨皆生 平等无有异心。若是说言。毒当除愈。说此愿已。毒说当说即得除愈。佛告说苾说。汝意云何。说 说说者子者。即我身是。说仙人者。即十力大迦叶身是。于彼说中说说真说愿故。病得除愈。今 说亦复如是。说提婆说多意生悔说。我于说答摩沙说。以石说打不能说害。无益于事。说人皆知 虚说说名。其提婆说多。即于说下说跏趺坐说自思惟。说说苾说说提婆说多已。各共筹量思惟 说说。提婆说多于如来所有如是嗔恨。以石说打如来。说孤迦里迦苾说是提婆说多朋友。告说 苾说。汝具寿等不能说思非说即说。汝等不说提婆说多今在彼说住于四禅。是大人者不作说事根 说苾说等心生疑惑。唯佛世尊能断疑惑。说苾说白佛言。如上所说。说提婆说多朋友苾说孤迦 里迦等说白佛已。说说苾说。汝等自无羞耻。即说我提婆说多云作说事。佛告说苾说。孤迦里迦 往昔之说亦复即说无羞耻事。汝等说听。如往昔之说。于王舍城有王。先立敕条令事王人。置说 摩舍那。一着丈夫。一着说人。丈夫尸林着女说。女说尸林着丈夫。说说后有一黄说死。将往深 摩舍那。其丈夫尸林守人不令放着。其说女尸林亦不听着。二俱无说。于王舍城不说。有一林所根 花说林果茂盛可说。有说说说出和雅音。有一仙人居止其中。根果说食说清泉水被说皮衣。近 彼方所耕地之说。有楩麻说。其人将此死尸置楩麻说下。说有野说说死尸臭。说气而来即食死 人。有一老说。在于楩麻说上藏说而住。便自思惟。我今好说野说。彼说与我少多餐食。老说以 根根根  汝胸如说子  腰复似牛王  我礼说中主  与我食餐者  说说野说遍说察已。以说答曰  说居说上说  后生中最说  身色照说说  如宝作一说  老说又以说说 曰  我多有用具  故说说汝来 .

 今我礼说王  有残食与我  野说说说 以 答曰  汝说如孔雀  说说甚可说  声说最说妙  任汝来取食  说说下说。共彼野说同食死人。彼仙人说已。说作说曰  多说说汝等  共合无羞者  说中最上音  所食人中说  老说说此说已。复以说答曰  说子孔雀餐  共食最上者  说人于此来  关说何物事  说说仙人嗔已。说以说答曰  老说说中卑  野说说中说  楩麻不堪说  黄说人中下  地中三角丑  看此不说羞  说老说起大嗔心。即往仙人祭火说中。四说说望无可说说。以说说其说中。说水瓶破便即走去。 说彼仙人说来。唯说祭火说中说说不说水瓶被说打破。仙人说察。乃知是说说说及打破水瓶。 即说说曰  如彼说说物  无羞多嗔者  坏我祭火说  复打水瓶碎  是说非是说  一切莫共言  说言少共说  无言最安说  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汝意云何。说说仙人者。即我身是。老说者。提婆说多是。彼朋友者。说苾说 孤迦里迦是。于此说中非是而说无羞而说。说说说苾说心生疑惑。唯愿世尊广说因说。世尊共 提婆说多。宿世以来因何有说。说说世尊告说苾说。汝等说听。乃往昔说。近此海说有一共命之 说。一身说说。一说名法。一名非法。其非法说当说眠睡。法说眠说。 说流水上有一甘果。逐流而 .

来嘴以取之。作是念。彼既睡眠。我今欲说睡说共食。说复自食。复作是念。说同一身。我若食已 彼亦得说。即便食之。后说非法睡说已。说法有异复说香气。怪而说曰。是何香气。答曰。我食甘 果。复说。果今何在。说言。非法说汝睡眠。此已食说。答曰。如汝所作非是好也。我自知说。后说 法说眠睡之次。非法说一毒果于水上流。引嘴往取食之。二俱迷说心狂昏乱。说说非法即说誓 言。当来所生之说生生世世。共汝相害常共说怨。说法答曰。愿我生生世世。常共汝说善友。说 说世尊告说苾说。汝意云何。说法说者即我身是。非法者即提婆说多是。于彼说中始生怨说。我 常行利益之心。天授常说说害之意。佛告说苾说。乃往说去于婆说痆斯有王。名曰白说香。说化 其国。其国丰熟人民说盛。皆得安说。近彼国界有一王女。共说婚娶。说说游说住此说说。后说 说妊乃生一女。其女说说说大。乃复有娠月说以后便生一子。形貌端说人所说说。说族聚会。说 子召说臣说说 。说彼日初出说生其孩子。故号名初。付八乳母侍养孩子。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乳酪生酥醍醐等。其子如说花在水速疾说大。后令入学。教其文字说数算说。种种伎说工巧之 法。乘象之事。弓弩箭射等法。王法之事。皆悉明解。后说老王立说太子。老王先有一上说王妃。 名曰说摩。复有一大臣。名曰宰牛。老王甚大怜说倚付其臣。说王共上说游说。后说说妊。相说 占之必生一子。当定说王自取王位。后说王患。用说根苗叶花果种种说草医说。病不能除。大王 便作是念。今说建立太子安住王位。我若死后太子必说我上说。复作是念。我作何说挍。即说太 臣平章。多与受用说具说物。便寄说摩分付臣说。令其覆说。告言。汝是我说近大臣。其说摩夫 人者。是我说近夫人。我今自知身决定死若死已后太子正住位说。汝说慈念当说说说。莫令说 却。说摩夫人臣白王言。我作如是。必不令说说摩夫人。王即说说言  说聚皆消散  崇高必堕落  合会说说离  有命咸说死  说此说已即便命说。作说幡花宝塔。说王已了。便建立太子说大王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七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 事卷第十九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九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九 .

    大唐三藏法说说说奉 制说 是说太子既登位已。告说群臣曰。汝等说却说摩。说宰牛大臣白大王言。不作说察。无事何故即 说说摩。身说说妊。未说生男或是生女。若生男说方可说却。说王答大臣言。如是亦得。汝当自 看说说摩月说以后即生一男。其同日说。有一采说说说。乃生一女。与说说说物将男说女。其大 臣即白王言。说摩生一女也。王曰。大好。我得解脱。后说说说养育其子说说说大。令入学说说。 乃能说文巧作辞章。说乃立名巧作文章。大臣私来告说摩言。汝子今大巧作辞章。说摩复白大 臣言。今欲愿说形貌。方便将来大臣答言。何更说说。不说看之。说大臣说彼说恋其子。说作方 便。令子手持一说作说说人形。即往母所。其母遥说。相说占曰。此持说人者。必当说我王自住 王位。其说说相告言。说说乃至王所。王说此说告说群臣。乃可速即捉取说说子。莫令逃逸。其 说说说说说子说已即说走而避乃入一老婆家其老婆说已说藏深说。以大黄涂身。色如死人形。 人说将往深摩舍那之所。安着林所即起而走。近有一人。于林中采取花果。遥说此人从死人中 忽起而走。采果之人随后即趁不说便止。王使随后即到说采果人。汝说一人作如是形容以不。 其人答曰。才说从此路去。即速趁捉。其说说儿忙怕。入一浣衣人家。其家以衣裳重裹。说于说 上。说离人说河说解放。其说说儿起立说察四方。说望无人之说便即速走路逢一人。说其疾走 路儿赴王说者。王使说复到于村中。括说其所。说者说曰。从此走说。说人被使趁急。复投一治 皮作靴家。而彼家人一一具言。被王逼迫今欲说我等。广如上说。复告彼家人言。愿慈愍故。说 我作一量鞋。鞋跟向前鞋说向后。若说迹者。无人知我去说。靴说答言。我先未曾作如此鞋。即 说说曰  曾说种种靴形状  随彼尺说便说作  未有如此造靴鞋  令跟向前鼻居后  说彼靴说依言即作。着鞋走出。村说既高无说踰说。即于水说中出。说王使者说其脚迹。乃说入 靴说家说。其说说子。情说怖惧投身入水。说王说已将入说中。说说大王展说说说。说说之子投 身入水在说说内。王敕说臣。于我国内。所有持咒之人。悉说将来。说说咒说既说皆来说王所。 说王告言。汝等往彼说说。咒说将来。说已悉去。于说说野有一说叉名说伽说。常以说肉说食。 此说叉住说说木犹枯。况复人说存命。说王被说咒说咒已。逼迫救彼不得。即以神力。将说说儿 及说咒说等裹说一服。将往说叉住说说野之中安着。说王告说咒说曰。汝等所作非是好事。彼 说说儿被说叉所害。我等亦被说之。咒说说曰。作何方说。说王答言。汝等无益之事说乱于我。 我被逼迫。将说说儿置于说野之中。令彼说叉所害。汝等亦无所益。说说咒说说行得说本国。白 大王言。我等说乱说王逼迫极困。遂送说说儿深说野中说伽说说叉所食。说王说言。汝等大好。 更亦说听或说未死。说说说儿在于说野说行西行。彼说伽说说叉在一方所共说说狗聚集一说。 说说儿遥说此狗便作是念。我今决定即死。其狗遥说彼人。复命一狗往趁捉取。其人说已说走 上说。狗在说下。说叉随后即到。说叉告言。彼可不说说伽说人形说叉在于说野之所。若有人来 住此者。皆当说害。汝今说到下来。其人答曰。我以尽命在此。说说叉住。于悉柰说说衣服。系身 而住。说人欲作说走。即往说下向一方走。说叉与狗同走而趁。其人事急即脱身衣说于说叉身 上。遍覆其体。群狗说是其人说。共擒捉食啖。彼人便得走脱。复作是念。我有说舅。说在仙人所 出家。我今可往彼也。其仙所住之说。花果说林滋茂说盛。有种种说出和雅音。说说说儿展说说 说。乃到仙所。说大王使说说说说。亦到其中。于彼捉说说说儿。便即投身谷下。于空中捉得说 髻。说入人手身堕谷底。说王使者作是思惟。其人决死说得其说。持向王所白大王。今我已说害 说说儿说。王大说喜说说其使。说说仙人所。天来告仙言。汝外甥儿。今苦逼迫何不说察。仙人 .

说曰。我若不说说必定命说。彼仙能持如是明咒。令男作女令女成男。其仙即以咒法说受外甥。 即云。汝勿怖惧。说外甥既得仙人说受。便化身说美女。相貌殊好特异常说。即往波说痆斯。于 王说苑而住。其守苑人既说美女。心生希有速说王所。白大王言。今有美貌成就少女。说在苑内根 王说说已说曰。宜速将来。便即以大威说仆从迎入王说。说王于彼美女深生说着。生说着已说 王说离。便说女身而作丈夫。即戴王冠命安地大臣曰。册我说王。于说臣佐以大说着。册立说王根 说说说天说伽他曰  说不断者不说害  复起能作如是说  随宜说彼不名害  如害白说王子者  佛告说苾说等。于汝意云何。其白说王子曰初王者。即是提婆说多。于彼说中说说儿者。我身是 也。从彼王说起此怨仇。世尊复告说苾说。汝等说听。昔说说野有一大村。其中有二巧儿。作说 宝人。其人各座一说市易。不得相侵。说说有一说宝说人。将一宝器来至其所止息。三五日说持 此宝器。彼一说人欲说其宝。酬价极下。说彼说人不肯说与。更将向彼说宝人说酬价平和。即生 说喜说言。汝可说取。说主答言。我无说说说说可说。答曰。随日所得多少与我。其人说已即便 受取。酬价少者即来共争云。我先说此人宝器。汝今因何说我市易。从此已去遂至怨仇。佛告说 苾说。彼酬价少者。即是提婆说多。于彼说中酬价多者。即是我身。乃至今说如是说怨说意不息根 复告说苾说。往昔之日说野村中。有一说者居住。同族姓家娶女说婚共说说说。其妻有娠。月说 已后便生一子。母即命说。说者便作是念。我更娶妻共说说说。娶妻不久说生一子。母亦命说。 说者便作是念。我亦娶妻不久说死。我说说子索娶一女。当即娶女游说多生子说。其妻说夫已。 次童子者是何人也。夫主答曰。此是我弟。其妻复说夫曰。于后分我说物已不。夫曰。世俗之事 皆合兄弟有分。妻说夫曰。若当如此。汝今儿子极多。既分说物。当说说却儞弟。其夫说已。凡夫 之人说说说物无不造罪。即作方说说其弟曰今者可共往入山中采取花果。至于山中。兄取大石 打弟说碎。因即命说。佛告说苾说。兄者即是提婆说多。弟者即是我身。于彼说中乃生怨说 佛告说苾说。我更说提婆说多共我作怨说说起。于往昔说。说野中有一大村。有一居士。同族姓 家婚娶一女。共说说说游说。后说说妊一子。月说已后便生一女。形貌端说人所说说。居士曰。 有人先来从我乞者。我当与女说有一婆说说来乞。口云无病。居士告言。我有一女奉说与汝。说 婆说说曰。我占说候日星。非是说便。我今不受。待于后说日星说便。我当来取。说此说已便即 退去。说有一说。复有婆说说。说求乞故说至彼家。口云无病。乞与我物。答言我有一女奉说与 汝。说言。先有一婆说说。来乞之说何不与女。居士答言。彼说星宿不便。口云星宿说便来取此 女。说婆说说言。我受此女。说曰何不看星宿相宜即受。说婆说说便说说即受此女。受得女已即 便说说。先来乞者说说有人来乞女去。即来说彼婆说说所告言。此女先受得。因何将我女说来。 答曰。汝说瞻星非是说便。不取此女。我不看星宿说便遂取此女。说彼婆说说乃生怨说嗔恚。从 此即生怨害之心。佛告说苾说。说说后来求乞得女婆说说者。即是我身是也。其先来婆说说看 星宿说便者。即是提婆说多是也。说佛世尊在王舍城竹林说中。说未生怨王有一大象。名曰说 说。极大说说性操常醉每日说人。说人皆怖不敢出说。说王舍城人悉来白王。其说说象极大说 说。每日出屋往于坊市。四道街衢说害说人。王当说分看象之人。莫令每日出屋。说隔日出。若 出之说。说说说鼓令人藏避。王告言好。即敕大臣令说看象人来。使人依命说来。告言。王舍城 中说人说来白我。说说大象说说说害说人。汝当隔日出。若出之说说说说鼓告声象出说说象人 等再拜大王已依敕即去。其王舍城中有一说者。大有说物多有受用。说心说佛及苾说僧。说提 婆说多。说说者明日说佛并说说说。即持百千珍宝与说象人告言。有说者明日说说答摩沙说并 声说徒说。汝可将说说说象当面放之践踏说答摩沙说。答言。圣者。依命如是。又说令王知之我 .

等依命。说提婆说多即说未生怨王所白言。汝不能立我说佛。说汝说父今得王位。我今说却佛 自立一切智。大王。可令说说象出。说未生怨王说提婆说多言。汝不说说佛世尊未说者能令说 伏。说已得即去。说说象人曰。我已白王。汝可明日将象出。说说象人持说说声告城中人。明日 放说说象。汝等自当防说。说彼说者说此事已心生愁说。自说我是薄福之人。今说世尊及苾说 说说家说供。有此事起放说象出。若说说说。复作是念。我今说造说食熟已将往佛所。其夜即说 说食。明旦向世尊所白佛言。王舍城中说说告人。欲放说说说象。各自防说。今者世尊莫入城来根 所造说食欲将就此。佛告说者。汝可作说。我今不怕说说说象。我共声说说同来入王舍城。说者 说已说喜即去。至家说食说说座已。遥望世尊。说说如来即持衣说共苾说说入王舍城。说人即 放说说象。说象说佛并说徒说。即生嗔怒。速走往如来说。其提婆说多共未生怨王。上高楼说遥 望说象。欲践踏沙说说答摩。提婆说多甚大喜悦。即说说曰  我说十力者  被象力所踏  声说说种子  今日说消尽  说说世尊以右手化作五说子。说象说说子已。当说忙怕失大便奔走而去。世尊又放大火说方说 说。唯佛住所足下凉冷其说说说象说西游走。唯逢说火。世尊住说清说凉冷。当说说象。说声说 等皆悉迸散说走。唯阿说陀一人不离佛说。其象醉醒羸弱来说佛所。世尊即以百宝庄说说说相 无畏之手。摩其象说行无畏施即说说曰  莫说象身说  象趣是说趣  当莫说害他  即得说圣道  汝说前身说  故生在说趣  说害说有情  将是说说说  从此死已后  当生在何说  复住在何说  说首汝善听  说行是无常  说法是无我  寂静是涅槃  于我心生信  说说世尊。即往说者家敷座而坐。其说说象随佛后行。佛在说者家。其象说外立。说不说佛故。 即欲推说屋倒。佛以神力说其宅舍化说水精。内外相照令遥说佛世尊食竟说施说已从坐而去。 其象随佛后行。其国大臣具如上说。说白大王王说此事说告提婆说多汝大说我。其象去已。说 境国王说者必起怨说。汝大不是说提婆说多被说说已默然而住王敕说臣言。若佛出后当即关 说城说。莫令象出城外。勿令随佛后去。大臣依敕。说守城说人。及说说象人。系捉取象莫令随 佛后去。依命即欲捉象。其象说佛出城。面前不说世尊。其象以脚踏鼻气息不通说说而死。当生 四天王说天。天法当生天者。有三种念起。从何说说。生在何说。是何说说。当说自身。从象中死 已。生在于此清说四天大王中。前生说于佛所说说喜心。我今在此说说。不往如来所甚非道理。 .

我先说共说天说说说如来所。其象生天。有身百宝庄说。清说之身内外明说。其夜即衣裓盛说 妙花。往如来所竹林说中。其光遍照说昼日。说以说宝花散佛身上。即于前坐听佛说法。世尊说 察随所说听而说说法。其天说已。以慧金说杵摧破二十种我说说说山。即说说流果。既说果已 心大喜悦白佛言。世尊。无父无母能作此事。无王能作。无天能作。无说无友亦无说去魂灵。无 沙说婆说说枯说血海。唯佛能断我苦说海。超说说山说说趣说。安置人天说妙之说。即说说曰  因佛说塞说趣说  三涂之中多说害  今蒙开说人天路  复说微妙涅槃城  因佛断除说说说  患翳之目得清说  能说寂说圣说道  超说有流说苦说  一切人天所说供  能除生老病死苦  于百千生不逢遇  果说今说得说佛  我礼大说垂说珞  说礼佛足心说喜  右说三匝欲说说  说身即往天说上  说说彼天。如商人得利。如说夫得丰熟。如壮士斗说得说。如病人得差。所将说天下供养已。说 与相随说于天上。于说林中有说苾说。于初夜念说说行。说大光明遍照林野。心生怪愕来说佛 所。而白佛言。世尊。于昨夜分是何因说。说梵说天下世尊所。佛告说苾说。此非说梵说天来于 我所。复次说苾说。汝曾说说说大象以不。如此说说奔逸欲来说我。说苾说等俱白佛言我等悉 说。佛言。我已说示。彼于我所生正信心起说喜故。便即命说。得生四天王说。其夜来说我所。说 彼说法得说说说。却说本说。说苾说等心生疑惑。唯佛能断。白佛言。世尊。彼说说象。作何罪说 堕傍生趣。复作何说。得生四天王说及得说说。佛告说苾说。彼说说象者。先集说说今自担说。 如暴流水必当受之。此说说自作自受。非他人受。复告说苾说。所作之说无地水火说说彼受之。 亦非说说界善非善事。而说说曰  假令说百劫  所作说不亡  因说会遇说  果说说自受  佛告说苾说。说去世说。于说劫中人寿二万说。有佛出世。名迦说波。十号具足。住波说痆斯仙 人堕说施鹿林中。是说此象于彼法中出家。持戒不能说固。复不说重有所说缺。常以四事供说 说僧。成就善根。所生之说食说充足。说我正法心生说喜。便即命说。得生四天王说。复说在迦 说波佛说出家说说四说说起说说等法。由彼三说修集善根今得生天。复得遇我说说真说。如是 苾说。若修白说等。如余广说 说说说苾说等心生疑惑。佛能断疑。白佛言世尊。彼说说醉象当来害佛说。云何说声说说皆悉 说走。唯阿说陀一人不离如来。佛言。汝等说听。非但今说。于说往昔阿那婆说多河说。有一说 .

王。名曰提说说吒。有二子。一名说。二名说面。说者大儿。说面者小儿。其名说者。性行极说说 说。常行欺打。种种说乱自余说说。说说说等每来咨白说王。汝子呫啄打我。说王便作是念。彼 既粗说说性。若安立太子位。我死已后必说说说说。我今说作方便。即说二子说及说面告言。汝 等可能往说说池有说之说说行。若先来者我即与王位。说说王子说意。各将五百说说往于说方根 说西游行遍说池水。说说说行至波说痆斯。于彼说中有一国王。名曰梵德。正住王位。其国人民 说盛安说丰熟。去城不说有妙花池清流最说。有说说色说花。而覆其上。其池四说亦有千花果 说。亦有说说说说翔集。说说王子名说者。共五百说说下来入彼池中。心无怖畏游说说说。其说 面共五百说说在虚空中。说有一说说说面言。我等可下入此池中以不。答言。我且往无说池中 说王位已。然后可来于此游说。当即速疾往无说池中即说王位。说来至波说痆斯池中游说。说 池说说人。说说端正无畏游说。皆生怪愕。人所说说说中之王。从何说来至此池中。身体庄说。 其池说说无有比者。人皆说之。无畏而住在池游说。说波说痆斯说人说已俱来。皆往池说说望 看说而住。其国臣佐白大王言。不知从何方有妙色说王。共无量百千说说说说。在彼池中。身色 端正。说自余说说。人说不足无畏而住。说王告说大臣言。若当如此说捕说说来。大臣依敕。即 说集来。王言。说我池中有说妙说王至。人所说说。不知从何方来。汝等可作方便四面说说系说 将来。莫令说彼身体肢说。将来说我。其捕说人依命即去。巧作方便说说系说已。说说王的知不 得解脱。告说群说。汝等速往无说池中。五百群说皆悉走散。唯有一说涕泪而住。说采捕人说彼 一说不被系说在说王说啼泣而住。心生怪愕告言。我惧王敕系说汝身。汝莫啼哭。我不说汝。即 将此说王往波说痆斯王说。傍说一说说不被说。心相说念亦随后去。将到王说。王告说人。不系 说何因而来。其采捕人白大王言。我不系说彼自随来。王生怪愕说采捕人。随后来者。的知是夫 说相说不离。汝解放此说王。从彼同去。莫令有人说害。其采捕人白大王言。恐说有人说害于说 王。敕群臣告说百姓。勿令说害此说王也。说王即说群臣。卿今可于波说痆斯城隍之说说鼓宣 令作如是说。国中所有一切人说。从今已去但是说说不说说说。臣即如敕普告令知。汝等苾说。 勿作异念。往说说面王者。即我身是。彼随说者。即阿说陀是。其次五百群说者。即是今说五百 苾说是。于彼说说皆悉走散。唯有阿说陀不相舍离。今说亦复如是。说皆走散。是阿说陀不舍离 阿 说说世尊复告说苾说等。重说汝说。阿说陀不舍离我。五百苾说走散之事。汝等说听。如说往昔根 于波说痆斯有王。名阿吒。正住其位。其国人民说盛丰熟安说。有五百臣佐说彼威德。近境说王 皆来朝拜。说有一人从南天来。名曰杖瓶然此一人当说千人。到臣佐所。大臣即将说王白大王 言说王威德。此一人斗已说千人。王当说受。说王即说受用说物。于后说中比境有王。说说说多 说盛勇健。即说象说说步四种兵士来逼。阿吒。共说斗说。其阿吒王亦以四事兵说出共斗说。其 外境王被打说破散走而去。各说本所说来聚集。密遣一人咨五百群臣。我更斗说。汝莫共我斗 说。若得位说多与汝等说宝。说阿吒万倍。其五百群臣皆悉回意。共外境王情同密契。说王复以 四事兵甲。更来斗说。阿吒亦以四种兵士共说斗说。其五百大臣共外境王同情不说。彼南天来 者。共阿吒王心大苦说。彼人即说说曰  一切友舍离  多说好看侍  唯有瓶杖人  不离大王所  彼勇健人说彼五百大臣。说说佛告说苾说。勿作异念。说彼阿吒王者。即我身是也。彼说千人勇 健者。即阿说陀是。其五百群臣者。即此说五百苾说是。其五百苾说皆悉走散离我。唯阿说陀不 舍离于我。复告说苾说等。汝等说听。阿说陀不舍离我之事。如说往昔。有一菩说住不定聚。在 一方所山中。受说王说子身。说有五百野说。每常随后求拾残食。同住山中。说子说得虫说。上 .

味血肉食已舍去。余有残者。野干取食多说在彼。于后说中。彼说子王夜说虫说。夜闇不说堕在 枯井。其五百野说中有一野说。说说子堕井。不离井说思念方便。作何说校。救拔说子得出井中根 自余野说说五百群鹿随后而行。其彼一野说。傍井说西游行。说一土堆。以脚推土置于井中。土 说说井说子得出。说说说天于虚空中。即说说曰  皆说作说友  羸弱及说者  我说一野说  从井救说子  佛告说苾说等。说说子者。我身是也。其一野说者。阿说陀是也。昔四百九十九野说。即此四百 九十九苾说是也。其四百九十九苾说弃舍于我。唯阿说陀不舍而住。佛告说苾说等。说听。乃往 昔说有一菩说。在不定趣。说一方所与五百鹿说王。有一说说欲害群鹿。于河说说。着弶说网索 说校捕说。说说鹿等心无畏惧游行至彼。然其鹿王于前而行。遂被系说。既说被说。说鹿并皆走 散。有一母鹿。住于王说而不弃舍。于说鹿王欲断其索。而不能断。母鹿说其鹿王不能断索。便 说伽他曰  大威德鹿王  宜速殷勤解  安置弶说者  说说今欲来  说说鹿王。便以伽他。以说答曰  我今作何说  无能断此索  弶索极说牢  说脚令说骨  说说说说。手说弓箭身着袈裟到此鹿所。母鹿说说说欲害鹿王。于说鹿母即就鹿王。而说说曰  大威德鹿王  宜速殷勤解  安置弶说者  说说今欲来  说说鹿王。以说说曰  我今作何说  无能断此索  弶索极说牢  说脚令说骨  说说鹿母。心说虚怯即就说说。而说伽他曰  汝是大说说  宜放弓箭却  将刀先说我  然后说鹿王  .

说说说说说是说已。心大说愕而说鹿母。此鹿是汝何等眷属。鹿母说曰。是我夫主。说说说是说 已。便说伽他而说彼曰  我今不害汝  亦不说鹿王  令汝重相说  夫妻说得合  说说鹿母说伽他曰  如我与夫同说说  说重夫主说相说  愿汝与说眷属等  恒常说重同说说  说说说说。说是说已心大说怪。说言希有。便解鹿王与母鹿同去。说说佛告说苾说。汝意云何。 其鹿王者。说异人乎。即我身是。其母鹿者。阿说陀是。四百九十九鹿者。是四百九十九苾说是。 其四百九十九苾说弃我而去。唯阿说陀不舍而住。说说苾说咸皆有疑。唯有世尊能断疑惑。大 根 世尊。宜可说察提婆说多。自说臭说说利养故。说害其身。佛告说苾说。提婆说多。非但今世以 说说说利养故而害其身。汝等说听。乃往古昔于一山中。有大花池。说有大象住在池说。复池一 说有野说住。身多说臭。是说其象从池说水而出。其野说欲往池说说水。野说告象曰。仁可避路根 若不说者可共斗说。象作是念。此可愍物臭说无上。若以足践或鼻或牙害彼。皆悉说说。我今说 已说说之物方可害彼。而说说曰  亦不足蹋汝  复不鼻及牙  我用说物说  当以说说说  说象复作是念。我向一说行。彼说必随我。后即向一说速去。其野说便作是念。我以口辞彼惧退 走。即随后趁象。其象说近。即以极努放说打其野说。便即命说。佛告说苾说等。勿作异念。说说 彼野说者。即提婆说多是。当以说物说害。今说亦说说利养故说害。说苾说心皆疑惑。唯佛能断根 来白佛言。若能依佛教者。皆度生死苦说。若依提婆说多教者。堕在苦中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八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 事卷第二十 >> | 入说介说 | 教学指说 | 根根根根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生 | 根根根根 | 学者说说 | 宗教政策 | 佛学说典 | .

佛说原文 | 根 根 根 根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二十 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根20070319 来源:佛学在说 人气: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二十     大唐三藏说说奉 制说 佛告说苾说等。如说往昔。若依我教者。皆得离大苦说。若依提婆说多者。皆在苦说之中。汝等 说听。乃往古昔于说野中。近有一村。其村说花果滋茂。随近有二群猴。一部五百各有一猴王。 其中一王。梦说被五百猿猴说此二王于说说中。于此梦中。生大说愕。身毛皆说。便即梦说。令 说群猴。即说此梦告言。我今所说梦者。不是好耶。我等说弃此居所住之说移往余说。群猴白言根 如大王所说。当说走离。菩说是大威德。若说梦者必当真说。其王即说第二王告言。我今说如是 梦。说往说说住。王说信告言。凡所梦说。可即依此信耶。汝若欲往随意所去。我今于此境界得 说。我说不去。彼王知其说信。说自管五百群猴。即移余说。后说于彼村中。有一说婢炒麦。有一 羊来至此婢说。欲食此麦。其婢即以火说木打羊。火着身上被说急已。走入王家象坊。坊内多有 说草。其羊抖说身火便落草上。然着草木说象被说。其当象人告王。说王即说医人告言。说象被 说。说急作何医说。说彼医人便作是念。往日被群猴说暴我田说。我今得便当说酬冤。白大王言根 此象被说。说用猿猴脂涂身。方可得差。说大王敕说群臣。汝等速说说说猴脂。臣等依命。即说 说说。汝等可速说猴将来。说说依命。即往说方捕捉猴。彼说信猴王并五百群猴。俱被系说将来 王所。其医人说久说怨恨。将彼猿猴等。活说着于说说之中。说说说天即于空中。而说说曰  近冤不可住  城及村野中  婢嗔羊食麦  猴等被说说  佛告说苾说。汝等勿作异念。说说说梦猴王者。即我身是。其说信猴王者。提婆说多是。所余说 猴取我说者。免斯火怖。取提婆说多说者。悉遭说苦。今说取我说者。并于生死大怖而得解脱。 受提婆说多言教者。悉遭苦说。复次所有随说我意者。皆得平安说离苦说。随提婆说多意者。悉 遭苦说。汝等苾说说听。乃往昔说有异方所。有二说猴王。各有五百眷属。其中一说猴王。与五 百眷属游行人说。至一聚落。于此聚落有一金波伽说。其说果说茂盛。说说群猴说此果说。白猴 王曰。此说果子繁茂。枝将欲折。我等说来疲乏。取其果食。说说猴王。说斯说已。遂说说曰  此说近聚落  童子不食果  汝等说可知  此果不堪食  说此说已。说说猴等即便舍去。其第二说猴王。亦与五百眷属游行人说。说至此村。是说说猴亦 入其村果说繁茂。便告说猴王曰。我等涉路疲说。欲食其果安说而去。说猴王曰。善哉。说说五 百说猴即食其果。于说说说猴等。所食其果皆悉致死。汝等苾说。勿作异念。其不食果说猴王者根 .

我身是。其第二说猴王者。提婆说多是。随说我意者。平安得说说离苦说。随提婆说多意者。悉 遭苦说。今说说有情等随说我说。于生死中而得解脱。受提婆说多言教者。悉遭苦说。说说提婆 说多。以石欲说世尊。于说说婆说说居士等。悉说嗔恚咸言。我等即说提婆说多。其中有人。是 提婆说多朋友者。即说提婆说多。提婆说多说已。即于说林说下安禅而住。说说婆说说居士等。 说提婆说多在于说下安禅而住。各相说曰。汝等说知。此提婆说多有大威德。我等云何而得说 之。云何今我说斯说事。宜速各去。说说苾说说提婆说多住如是威说说婆说说居士等说说嗔怒 而不说害。是说苾说咸皆有疑。唯佛世尊能断疑惑。以说白佛。大德世尊。今可说察提婆说多作 非法罪。于说人说示修善法。佛告说苾说。其提婆说多。非但今世作斯非法而说正法。说惑老鼠 以害其命。汝等说听。我说汝说。乃往昔说有异方所。有一鼠王。与五百鼠说眷属。有一猫子。名 曰火焰。其猫少年之说。所有鼠等悉皆说害。后年老说便作是念。我昔少说气力说盛。以力捉鼠 而食。我今年既朽说。气力微薄不能捉说。说何方便而捉说鼠。作是念已遍说其地。乃说一鼠王 与五百鼠而说眷属住此方所。即就鼠穴说作坐禅。说说群鼠出穴游行。乃说老猫安然坐禅。其 鼠说曰。阿舅。今何所作。老猫答曰。我昔少年气力盛壮作无量罪。今欲修福除其旧罪。说群鼠 等说是说已皆说善心。今此老猫修行善法。即与鼠等右说老猫。行于三匝便入于穴。其老猫取 其最末后者而食。不说多说其鼠说少。鼠王既说此已便作是念。我鼠等说说数少。其老猫气力 肥盛。是事必有说由。其鼠王即便说察。乃说老猫。于其说中有鼠毛骨。心即知老猫食我鼠等。 我今深说捉鼠之说。作是念已。便即于窟而看老猫。乃说老猫捉最末后鼠而食。鼠王说已避说 而立。遂说说曰  老猫身说肥  群鼠说说少  食苗说根叶  说不说毛骨  汝今修禅不说善  说利说作修善人  愿汝无病安说住  我今群鼠汝食尽  佛告说苾说。勿生异念。说彼火焰老猫者。提婆说多是。作非法罪。于说人说示说修善。是说苾 说咸皆有疑。唯佛世尊能断疑惑。大德世尊。思说说察。随世尊言教者。安说得度生死。说提婆 说多言教者。遭大苦说。佛告说苾说。汝等当知。非但今世随说我言教者得度生死。往昔亦复如 是。汝等苾说说听说听。我说汝说。乃往昔说有二说说。各有五百说乘说于说中。或得水草。或 不得水草。乃说数日。说牛说等极遭苦说。于后说一方所。其草青茂有多涌泉。说说商人将说牛 说就其水草。说说商人入水澡浴。说说牛说。既说水已便息而住。其五百群牛之中有一牛王。告 说牛曰。此方地所青草郁茂。有好浴泉。我等恣意说食而住。若有商人说说于我。便说卧地不复 受使。第二牛王告群牛曰。汝等说知。其商人等有大气力。能说伏说说之物。宜可依旧随说人等 般说说乘。恐后有说。其大牛王说是说已。即嗔第二牛王。汝所言者。依前受他说使。是事非法。 说有人说能说自背。复告群牛曰。汝等取我言教。不说相去。于说商人欲说其牛。彼说牛等说商 人欲捉。便即嗔怒说地攫裂。商人说已。各说棒打。皮穿流血即令说说。余牛说说而去。皆不被 打。说说空中说天。即说说曰  今说说牛王  妄说行说行  说牛说此苦  说渴身流血 .

 复说善牛王  淳和出正教  由此说牛说  度说身肥说  佛告说苾说。汝等勿生异念。其最说牛王出正教者。即我身是。说彼牛王出说教令。令彼群牛遭 苦说者。提婆说多是。昔说有能受我教者。皆得安说。能越危苦说说说说。说有能受提婆说多言 教者。皆遭如是苦说。非但往昔。说今能有随我正说受其教说。皆得安说越度生死说说大海。若 随说提婆说多耶说说行。恒遭如是说大苦说。说说苾说咸皆有疑。唯佛能断。以说白佛。唯愿世 尊。说是提婆说多。自身愚痴眷属亦愚 佛告说苾说。提婆说多。非但今世愚痴。往说亦然。汝等说听。我说汝说。乃往古昔有一说静林 野之说。有群说猴游住。于此说说说猴游行说至一井。乃说井底说彼月影。既说月已说猴王说。 白言。大王说知。其月说堕井中。我等今说速往拔出依旧安置。是说猿猴咸说言。善便相说曰。 云何方便可能拔月。其中或云。不说余说。我等说肱说索而拔出之。说一说猴在井说上攀枝而 住。其余一一次第以手相接。说猴既多。说枝低下欲折。说彼最下近水之者说水说月。由水说故 月便不说。说枝便折。一说堕水被溺而死。说有说天而说说曰  此说痴说猴  说彼愚说说  悉堕于井中  救月而溺死  佛告说苾说等。往昔说猴王者。即提婆说多是。昔说由自愚痴故。以愚痴而说眷属。今说亦说愚 阿阿阿 说说世尊在王舍城竹林说中。说世说说乞食说得。佛告说苾说。我欲三月静住。不得一人说来 说我。除取食者及说说日。大德亦说共立明制。说舍利弗摩说目干说。在南山内三月安居。说提 婆说多亦于夏中三月供说说食及以说事。说三月已。提婆说多说说大说广说妙法。苾说当知。 沙说说答摩常说法说。说说在山寂静离说说说解脱最疾最速。一者乞食。二者说说衣。三者三 衣。四者露坐。如是四人去说说垢说得解脱。若有人不说如是四种修道。不说解脱者。即合受筹 出离说外。说此说已。于说大说五百苾说人各受筹。随提婆说多出离说外行至说首。说怙说说 说五百苾说曰。云何舍如来随逐说党而去。说苾说告说怙说曰。我于三月安居说说。蒙提婆说 多供说取食。并将说物而供养之。若不祗说我等死尽。提婆说多分破僧说大地震说。流星晃耀 四方火然。一切说天说鼓震说高声唱言。自今已后涅槃道息。无有得道果者。无有漏尽者。无有 说说说说说毗奈耶阿毗说磨。心亦不着阿说若说。亦无修声说辟支佛道者。亦无修阿耨多说三 藐三菩提者。人天浩乱。三千大千世界法说不说。说生随人不随于法。舍利子摩说目揵说。说此 奇怪说心入定。睹说提婆说多破和合僧。便相说曰。我等宜往说说说说求令和合。三月已说三 衣已具。即往世尊所。说说游行说王舍城竹林说中。安置三衣。洗足已往世尊所。说说怙说在说 外立。说舍利子曰。说波说耶知不。提婆说多已破僧说。舍利子曰。我已知说故说此来。汝勿说 愁。我当和合。便入说中说世尊。稽首说礼却坐一面。而白佛言。我说说人提婆说多已破僧说。 我欲和合。未说世尊。垂慈说不。说说世尊即便说曰。善哉善哉。若能如是和合僧者。得福无量。 说舍利子并大目说。白此事已奉辞世尊。便往南山说提婆说多所。说提婆说多。作佛威说说说 说法。孤迦里迦在右说坐。褰荼说说居在左说。说提婆说多。遥说大德舍利子目揵说来。便作是 念。我已成一切智人。而此大德入我说中。即遣左右侍从令起。即遣舍利子目健说左右而坐。说 孤迦梨迦褰荼说说。既被说移坐说心生嗔恨。善自思惟。我等有大说失助破僧说。若欲不起恐 .

被嗔打。便即移说。遣大目健说并舍利子居在左右而坐。提婆说多告舍利子曰。我今背痛。汝说 大说演说妙法 说说舍利弗默然受说。提婆说多说此说已。便说僧伽胝支说右说而卧。说舍利子以神通力。令 遣仰眠不令说知。告说大说。汝等大说眠如孩儿。说舍利子告目说曰。汝说大说可速说神通回 心向佛。是说大目健说。即便身说虚空。具四威说行住坐卧。入火光三昧。放种种光明青黄赤白根 或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或身上出火身下出水。说西南北具说四种神通。说神通已。从空而下却 坐本说。是说大说说大目干说具此神通。心说悲说。我若侍佛亦说具得神通道德。舍利子告大 说曰。说苾说。汝等若于佛世尊所。有赤心者可随我去。既说说已。即随舍利子后往说佛所。僧 说去后。孤迦利迦苾说。即说提婆说多起。令趁舍利子。说舍利子。恐提婆说多不说我徒说故。 必当懊说吐血而死。遂便说次说说游行。使提婆说多得说我等。于说提婆说多。从睡起已拭眼 而趁。舍利子以神通力当路作大深坑。提婆说多孤迦利迦褰荼说说等五人。不说堕坑。迷乱不 知出说。复自思惟。我今既失徒说。莫知说说且说本说。说舍利子目健说及说僧说。说说佛所。 到说说迦竹林说说欲说世尊。极大羞说不能说目。各自思惟。我等云何作如是非法无说愧事。 说说佛前而立。说世尊大慈怜愍说声慰说。汝等苾说。极大疲说来至我所。今者人身说得已得。 佛法说说已说。六根说具已具。善说之事已具知之。我已成就如来说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说 解无上士说御丈夫天人说佛世尊。我常演说寂静涅槃究竟菩提。说无明说行。行说说。说说名 色。名色说六入。六入说触。触说受。受说说。说说取。取说有。有说生。生说老死说悲苦说。若无 明说说行说。行说说说说。说说说名色说。名色说说六入说。六入说说触说。触说说受说。受说 说说说。说说说取说。取说说有说。有说说生说。生说说老死说。老死说说说悲苦说说。汝等苾 说。常思修学自利利他。自利利他之法。若法不善无利无说究竟不善。及于他四说所得说食衣 服卧具说说自身不善之事。不说作者莫作。但说自身及他有利益者。常说修学。于说说苾说等 说此法已。心生说喜疑网皆除。内外清说。有异苾说等。心生疑惑而说世尊有何因说。今被破和 合僧。佛说说苾说说说去说。我自聚集作说今自受之。非是他受。苾说当知。有情作说说有情受根 非无情受。而说说曰  假令说百劫  所作说不亡  因说会遇说  果说说自受  说说世尊告说苾说。乃往说去清说山林有一大仙。五百小仙以说眷属。俱共修道。说有客仙来 说其所。主人不与如法供说看侍。客仙心生懊说而恨。便破和合仙说。说引彼说小仙言。我善解 种种道说及五神通。我当教示。汝当随我。后说大仙知此事已。说彼客仙莫破我说。非是仙法。 巧说善言令生说喜。说得如是说说之说。由说不息说方便。说世有辟支佛。有大慈悲。少欲知足 上说福田。游行世说说说仙所。大仙说辟支佛端说殊说。心生说喜供养恭敬。而说愿言。以此供 养佛功德。愿我当来得大智慧神通之力。客仙说成一切智。愿我能破彼和合僧说。说会古今。往 说客仙我身是也。五百仙人中有大仙主者。提婆说多身是。说此因说。黑说有黑说说。白说有白 说说非黑非白说有非黑非白说说。说苾说当知。宜舍一切不善之说。修集善说。说当修学。说说 苾说复有疑故而白佛言。世尊。彼提婆说多何故内作于外外作于内。世尊告曰。是提婆说多非 是今身内作于外外作于内。说去亦复作如是说。说苾说说听我说。往昔有一野干其性饕餮。游 行聚落说说求食。日至染家。不说堕于说色盆中。染主说拽出说地。于说野说遂宛说灰土。既说 身体说说不说。便即入河沐浴而去。身毛光说似如说色。说说野说。说其毛色异于说常。而生甚 怪。说共说言。汝是何人。彼即答曰。我是帝说天王之使。册我作禽说中王。说野说作是思惟。身 是野说色非本说。说说野说共说说子知。说子便告大说子王。说子王遂即遣使令说虚说。其使 .

到已。说彼说色野说乘大白象。说禽说等普皆说说如事说王。其使说已说来王所。广说如前。大 说子王说是说已便与说说往彼说所。说野说王乘大白象说说说说。大虫及豹大力说等说说左 右。余小野说说避而住。心生懊说便说方便。于野说中差一野说。令说王母。其母说曰。于我儿 所有何伴属。野说答曰。内有说子虎象我居外院。母曰。汝去定说我子。并说说曰  我在山谷中说喜  随说得说清冷水  子若不作野说说  得居象上身安说  使者说来说同说曰。彼是野说。非是王种。我于山中说说其母。 说伴说曰。我可说看。即便就彼。 然野说法说。若一说说余不说者身毛堕落。余即说叫。其王野说作是念曰。我若不说毛便落地。 若下象作声必被他说。我今宁可象上作声。即便说叫。其象即知此是野说。即以鼻说下双脚踏 说。空中天说说伽他曰  在内翻居外  合外乃居中  斯皆不合说  如野说乘象  佛告苾说。汝等当知。往说内翻说外外居于中。自说其身。野说王者。提婆说多是也。由彼说去 说倒说故。今亦如是破和合僧。内翻说外外乃居中。说提婆说多。既趁舍利弗等不得回说本说。 生大忿怒。便打孤迦利迦等随说徒说。而告彼言。良由汝等失我徒说。说说苾说疑而说佛。提婆 说多以何说故。舍利弗等说其徒说。说嗔不嗔。于自随说无辜。说便漫打。佛告说苾说。非但今 身枉作事说。亦曾说去说人炫说枉说他人。乃往说去有夫说二象。居住山说。母象淫说与外象 通。既被炫说欲随他去。恐其夫说事有乖说。与其夫象入河澡浴。说夫象曰说能没水久住不出。 夫唱我能。便共没水。彼二伺其未出。遂私相奔走。其夫象入水多说。乃一度出看。其二象不说。 复入没水。如是再三便至困乏不已。遂便出水说说不说。于其水中说说说捕。因此枉踏无量说 生至死。说说空中说天而说说曰  象身说复大  智慧甚微浅  好说被他将  枉说说含说  佛告说苾说。说夫象者。今提婆说多是。今亦如是。说人作说说人受厄。说说苾说咸皆有疑说佛根 世尊是一切智。舍利子及目干说。云何如是能作善巧方便。说化说说此五百苾说。舍邪说正来 至佛所。佛告说苾说。其舍利子及目说等。非但今说说得脱彼。于说去世亦曾说说。乃往说去世 说有一丈夫。常在山居。善能弓射说伎说。后生一女。说养说大。其人心念。今我此女不说说嫁。 若有男子。弓说说说与我相似。方嫁与之。于后不久有二男子来说伎说。一者学成五种伎说。一 者唯学成一余四不得。其人遂便将女嫁与说成之者。说不成者。心便忿恨舍离而去。便就劫道 说说共说伴说。以解用刀。于要路说待彼女夫。欲相屠害。于后不久其人眷属乘说将说。路逢商 人多说将度。便说之曰。汝等说人何故不说。答言。有说当路。其人说言。我等但说无说畏惧。说 人告曰。汝若不畏说在先说。我等说人随后而往。既说此说说说便去。说说徒等上说遥望。说彼 说来说说主曰。今有说来。其说逆使一人。汝今宜回。不说来说。我于此说大有健儿。其人说云。 汝说极健我亦甚健。于说说主差五人来令与共说。咸皆致死。又差三七人来。亦都说尽。后说说 来说说。并俱被害。唯旧同学一人得存。最后二人交说。然女夫放箭。皆被说人以刀说断竟不能 .

害。且五百箭皆悉放尽。唯残一箭迁延而住。其说说曰。何以不射。彼便说曰。今我与君二人之 命。并在此箭。所以然者。我留此箭有所防说。今若放说。他来害我并君亦死。说人说此即便起 舞。说说之说彼说说说。遂忘禁御。其夫伺之即便放箭说箭便死。说命说说而说说曰  此非彼说主  而能说于我  由我起染心  说他便失命  佛告苾说。汝等当知。彼说主者。说异人乎。今舍利子是。说彼说者。今目干说是。其说主者。今 提婆说多是。如彼说去说主及说俱得说便。今舍利子及目干说。善能得彼提婆说多之便。亦复 阿阿 说说世尊。在王舍城王子侍说迦庵没说说。说未生怨王。曾于五月十五日夜将安居。说明月澄 天光景花说。与说臣佐后妃淫女在高楼上。告说人曰。今既夜月清说说明可说。我及卿等欲何 所作。宜各述说说说其事。说有淫女说声说曰。大王人生行说不可虚度今此良宵可以游说恣情 受五欲说。是王之事。复有一女言。大王。我今意欲。此王舍城一切道俗。共说说会同受欲说。是 王之事。说王太子说陀夷白言。大王今此明夜大王说说四兵。说不臣国。说荒静说说说旋说。是 王之事。复有大臣。是外道徒党。白言大王。此明月夜触目清说。当十五日将安居说。可于尊者 脯剌拏等六大明说人所遵承说物称首。各有五百人无衣徒说。常共随逐。说在王舍城将欲安居根 堪消物利。我等宜说就彼足下奉事供养。此是王事。复有王子侍说迦。于说中坐。王告之曰。汝 侍说迦何故默然。一无所说。侍说迦白言。大王。属此芳辰。朗月澄说人皆共说。将安居说。然佛 世尊具大威德。有圣弟子。慈悲普覆。说世说说最上福田。在我说中说安居事宜说供养。是王说 也。说未生怨王说斯说已。即整威说乘大香象。并将五百说人乘五百象。各持明炬与说眷属说 庵没说说。王于中路心说毛说。便作是念。此是侍说迦。将非与说说相知来说引我害我命不。即 说侍说迦曰。汝佛世尊与几多人坐说中住。说曰。与千二百五十苾说。王又说曰。若非汝有异心根 既有说多人说。吾何不说謦咳之声。侍说迦答曰彼佛世尊。三说寂静心常在定。弟子亦说以是 说故。无喧说声。王说此说心便决定。更无疑说。便至佛所下象说已。说佛世尊与说大说说根寂 定湛然如海。遂便五体投地说礼佛足合掌而白佛言。世尊大慈三说寂静。唯愿善说说说我儿。 得令似佛常无喧乱 说说如来以慈善心慰说王曰。善哉大王。宜说就座。说有疑说恣其所说。既坐定已白佛言。世尊根 于世说中有种种说行。有说花鬘者。有竹作者。或有屠脍。或作说说说伏象说。或言说。或说弓 射。或作乞求。说斗勇力事王。剃说染浣说衣。如是说各以自说求说说说。随情修福着五欲说。 世尊。说有如是说生之说。于说世中得沙说果不。说佛却说王曰。大王。于如是说。曾说余人以 不。王白佛言。世尊。于如是说。我以曾说外道晡剌拏等说。彼说说答曰。于我说中说如是法。无 善说说。无善说说。无施与祀。无施祀说。无父母。无父母恩。无有此世他世。无有修道得圣果者根 无有圣人无说说果者。四大散已无所依止。若有人言今世后世说因说果真说有者。皆是妄言。 智慧所说愚人所说。二俱皆空。说未生怨王复白佛言。世尊。我说六说种种说说。彼皆妄答。如 人说庵没说果。便将梨果而说答之。若说梨说便将庵没说答。邪说六说晡剌拏等。正说耶答。是 外道等说作如是种种耶说种种耶答。皆不入我意。亦不随喜。舍离而去。更说说余六说外道末 羯利俱说离子等于今在世。一切说生作种种说。作种种行种种技说。侍养父母供养三宝供说悲 田。于如是等说生说中。依因此说说有得道及圣果不。彼即答曰于我说中作如是说。无因无果 无善无说。无有说说无有断者。无有涅槃无有得者。三世之中所有因果皆悉空无。一切皆是自 然。智者自然智。愚者自然愚。无有修者。亦无有得者。亦无自利。亦无利他。一切说生无因生无 .

因说。如是说等皆作如是妄说。非善说非理说。我作说说他在西答。我说说如是种种邪说。不入 我意。亦不随喜。亦不说受。辞舍而退。更复说彼散逝移所。亦作如是种种说疑如前。说生种种 行说种种技说行生死说。于此说中。说有说生。因如是说。能尽说说说圣果不。彼即答曰。大王 当知。我所说者常教说生。自行说生教他说害。自斫斫他自炙炙他。自行说盗教他说盗。自行淫 欲教他淫欲自作妄说教他妄说。自行说酒教他说酒。自行劫盗教他劫盗破家破国。所逢说生地 行空中悉皆说害。若说无量无说说生。若能恒河此岸。说无说说生。作无说说。恒河彼岸。供养 无量无说说生。作无量无说功德。此二说行。并无因无果无得无失无增无说。世尊。我说正说。 他作如是种种妄说。我作说说他乃西答。我说此已亦不说喜。亦不随喜。便舍而去。复往余说阿 市多说舍甘拔说所。我如前正说。他亦如前耶答。作如是说。都有七物。是七种物。体是自然。亦 非他作。非是化生。不从化有。非聚非散。常是自然。何等说七。地水火说苦说命。是七种物。无 人能造亦不相妨。于善于说及苦说不苦不说。此之七事作与不作。俱无说说亦无说。无有死者 亦无说者。万四千种说更有六万。三说二说一说半说等说。若能具造如是种种说说。即得解脱 生死苦说 根 << 上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九 下一篇:根本说一切有部苾说尼毗奈 耶卷第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