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Journal of Modern Agriculture

April 2013, Volume 2, Issue 2, PP.36‐41

Identification of Wheat Bunts in Southern
Shanxi
Sirui Pan1, Yinhong Shi2, Qianying Pan3*
1

Lif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1202,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emical Technology, Beijing 100029

2

Cotton Research Institute, Shanxi Agriculture Science Academy, Shanxi, Yuncheng, 044000

3

Foreign Languages College, Anhui Polytechnic University, Anhui, Wuhu, 241000

* Email: pxlwbig@126.com

Abstract
Each seed of the wheat plants infected by common bunts is completely filled with black spores containing poisonous
trimethylamine and giving off a fishy odor. A single infected seed, usually called “bunt ball”, contains at least 10 millions of
teliospores that can be easily dispersed in many ways to possibly infect the next generation of wheat plants, or contaminate
commercial wheat grains, food and/or feed. Infections of wheat bunts have been reported in at least 16 provinces and cities
including Beijing, Shanghai and Tianjin since 1995, and which seems going to to be worse. In this study 4 samples of wheat bunts
from southern Shanxi were identified using microscope and SEM. It is confirmed that they are all Tilletia foetida (Wallr.)
Lindr..The average diameter of the tested teliospores is ~15 µm; the surface of the teliospores is smooth. The 4 layers of the
pericarp of the bunt balls are the same as that of the healthy seed. Using mustard flour or Muscodor albus agents to control wheat
bunts are worth trying in China. Using the bunt balls to produce trimethylamine, is also an alternative suggestion.
Keywords: Tilletia Foetida; Muscodor Albus; Mustard Flour; Biological Control; China

晋南小麦腥黑穗病菌种鉴别与思考
潘思睿 1,史引红 2,潘前颖 3*
1

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生工 1202,北京,100029
2

山西农业科学院棉花研究所粮作室,运城,044000
3

安徽工程大学外国语学院,芜湖,241000

摘 要:小麦腥黑穗病穗籽粒全毁,病粒果皮 4 层结构仍在,单个病粒内至少有 1000 万个冬孢子,可多渠道传播,或危
害下茬小麦,或释放三甲胺等毒物污染面粉、麦麸饲料,威胁原粮、食品、畜产品安全。1995 年以来,小麦腥黑穗病在
北京、上海、天津等 16 个省市均有发生,似呈扩大态势。但相关菌种识别却少有报道。本研究用光镜、电镜检测了晋南
的万荣、闻喜、芮城、盐湖等县区的小麦腥黑穗病原菌厚垣孢子,直径 15 µm,孢子表面平整,属小麦光腥黑粉菌
Tilletia foetida (Wallr.) Lindr.。国外试用芥末粉拌种、Muscodor albus 菌剂拌种等生防技术控制小麦腥黑穗病,值得关
注。提出了能否用腥黑病粒生产三甲胺等一些思考。
关键词:小麦光腥黑粉菌,粉红粘帚霉,芥末粉,生物防治

前言
小麦腥黑穗病粒内全是黑色粉末——即病菌的冬孢子,极易传播,或危害下茬小麦,或释放三甲胺等
毒物污染原粮、面粉、麦麸饲料等。北京某生猪屠宰厂疏通污水管道时, 曾有 3 名工人死于其中的三甲胺急
性中毒。两伊战争中有用小麦腥黑穗病菌做武器破坏对方的传言。
小麦腥黑穗病上世纪 50~60 年代在我国大面积发生,后经五氯硝基苯拌种等措施群防群治,70 年代零
- 36 http://www.jma-journal.org/

星发生,80 年代后基本绝迹。进口小麦中检测到矮腥或及印腥成百批次以上也都得到及时有效处置。近年
来,北京、上海、江淮、西北等区域的小麦腥黑穗病似呈扩大势头,直接威胁小麦生产及其制品安全。
1995 年河南豫西[1]山区麦田零星发现小麦腥黑穗病,1999 年后很多河川平地麦田陆续隔年性发生小麦
腥黑穗病,病株率 1~3%,有的达 20%以上。山坡丘陵麦田病株率 1~5%,有的达 40%以上。
1997 年北京[2]顺义小麦腥黑穗病田 68.3 hm2,损失小麦 30 余万公斤。1997 年以后新疆[3]每年黑穗病面
积达 20~26.7×104 hm2 ,病穗率 5~20% 或以上, 年损失小麦 1×108 kg。大通[4]、塔什库尔干[5]多县有小麦腥
黑穗病报道。
1988 年天津[6]从引进的 23 个小麦品种中检测出小麦腥黑穗病菌,2008 年和 2010 年武清区有 66.67 hm2
小麦腥黑穗病田。1988 年贵阳市[7]花溪区谷蒙村尹世成等户小麦种子带小麦网腥黑粉菌(Tilletia caries): 冬孢
子球形或近球形, 褐至黄褐色,直径 14.5~23.5 µm, 均径 18.5 µm, 孢表有网纹, 网目 2~4 µm, 深 0.5~1.5
µm。1988 年河南渑池县[8]小麦腥黑穗病田 15 hm2;2004 年病田 0.53 万 hm2,平均病株率 14.5%,病株率
30%以上的 0.17 万 hm2。西阳乡高桥村 120 hm2 全发病,平均病株率 12.4%,其中 0.53 hm2 病株率 84.5%。
2005 年安徽颍上县[9]有 1.3 hm2 麦田约 1900 kg 麦粒几乎全都黑臭,当即焚毁。检测其中 1 户 2004 年秋
播种子的病粒率仅 0.27%。2006 年耿棚、三十铺 2 乡镇病田 5.36 hm2,病穗率 0.1~5%。
2006 年河南伊川县[10]10 个行政村的腥黑穗病株率 0.5~3~5~8%。山东济宁市邹城、微山、曲阜[11]的
小麦腥黑穗发病率有达 15%者,一般减产 20%左右,直接经济损失 200 多万元。
2007 年陕西宝鸡市[12]小麦腥黑穗病田 73.33 hm2 ;2008 年 658.7 hm2, 产量损失 910 t。麟游县郝口村、
武申村 2008 年小麦腥黑穗病田 56.8 hm2 , 产量损失 50% 。郝口村吴俊生 0.13 hm2 小麦绝收不能食用。
2008 年河南栾川县[13]小麦腥黑穗病田 415.3 hm2 ,新南村病田率 30%,病株率 20~30%,有的超过
70%。
2009 年上海松江、奉贤、金山[14]区小麦光腥黑穗病田 467.53 hm2,病株率 5%以下者 226.20 hm2,5~
20%者 187.73 hm2;20%以上者 53.60 hm2。甘肃古浪县[15]小麦腥黑穗病田 845.8 hm2,病株率 20~30%,重
者达 50%以上。江苏苏南、苏中[16]11 个县小麦腥黑穗病田 146.7 hm2,有的病株率超过 30%。甘肃金昌金川
区[17]小麦腥黑穗病田 0.05 万 hm2,占小麦面积的 15 %,重病田 0.02 万 hm2,绝收 0.006 万 hm2。
上述报道菌种的仅有: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光腥冬孢子均径 16.7~18.6 µm[5]。陕西麟游县光腥占 85%, 网
占 15%

[12]

。上海[14]、山东济宁为光腥[11]。贵阳市[7]网腥冬孢子直径 14.5~23.5 µm, 均径 18.5 µm, 孢表网目

2~4 µm, 深 0.5~1.5 µm。但都无孢子照片,也无生理小种结论。
近年来山西汾阳、泽州、襄汾、翼城(浅山丘陵区病田率 25%左右,病株率 15%~40%)、安泽(病
穗率 1~5~36.7%,减产 10~15~40%)、临汾(2005 年全市病田达 25 万亩,损失小麦约 7500 万公斤;
2006 年 9 月抽检 112 个样品(13 个品种共 1150 万公斤种子),带菌率 22.3~75.9%,平均 43.82% )、运城
等均有小麦腥黑穗病报道,但皆未知菌种。
本研究用光镜、电镜检测确认晋南流行的是小麦光腥黑粉菌(Tilletia foetida (Wallr.) Lindr.),孢子直
径~15 µm,明显小于新疆的 16.7~18.6 µm,或许生理小种不同。现将鉴别结果及文献综述成文,或有裨益
于更针对性地防治小麦腥黑穗病的。

1

材料和方法

1.1 病穗、病粒取样
收获前在运城市郊盐湖区麦田拍照(图 1)。后又从万荣、闻喜、芮城征集到病粒样本(图 2)留样密
封保存,其余所有带菌样本及包装材料等全部隔离焚毁。

1.2 光学显微镜观察
载玻片涂抹病菌孢子、上镜观察、焚毁样品。(北京光学仪器厂,宁光 XSI-107 显微镜)
- 37 http://www.jma-journal.org/

图 1 盐湖区病穗、粒

图2

闻喜、万荣、芮城病粒

1.3 电镜观察
样台贴导电膜、放置孢子等,JFC-1600 镀膜仪喷金 20mA/240s ,JSM-7500F 型扫描电镜观察,拍照
108 张,示例如(图 3,4,5)。

2

结果

2.1 直观观察结果
病田病穗呈聚集型分布,取样方内病穗基本呈均匀分布。病穗上所有籽粒全黑无一粒例外,健康穗上则
无一粒感病。病株与健株高度一致,穗头偏瘦且颜色灰暗。病粒果皮灰褐易碎、内部全是黑色粉末有臭味。

2.2 光镜观察结果
透射显微镜不同倍数下看,孢子表面边缘浑晕,很难判定就是光腥黑粉菌孢子。

2.3 电镜观察结果
病粒果皮仍有 2 层纵细胞,1 层横细胞,1 片层,共 4 层结构(图 3),与正常麦粒的果皮结构[27]完全
相同,但果皮颜色变灰褐,说明腥黑菌并不利用麦粒的果皮部分。
- 38 http://www.jma-journal.org/

图 3 果皮外表向内依次 2 纵细胞层 1 横细胞层

低倍电镜下孢子(图 4)均匀一致,球形,表面平整,无网纹,孢子平均直径 14.5±0.09 µm(图 5)。
网腥与光腥孢子形态最明显区别就是网腥孢表有网纹,光腥孢表平整。据此得菌种鉴别结论:万荣、闻
喜、芮城的腥黑穗病原菌都是小麦光腥黑粉菌(Tilletia foetida (Wallr.) Lindr.)。

图 4 孢子 SEM 照(闻喜 500×, 万荣 800×, 芮城 1000×)

3

图 5 孢子平均直径约 14.5 µm

讨论

3.1 晋南小麦腥黑穗病原菌是光腥但生理小种未定
腥黑穗菌属担子菌亚门(Basidiomycotinha)→冬孢菌纲(Teliomycetes)→黑粉菌目(Ustilaginales)→腥黑粉菌
科(Tilletiaceae)→腥黑粉菌属(Tilletia)。小麦腥黑穗病有 4 种病原菌:网腥黑粉菌 Tilletia caries、光腥黑粉菌
Tilletia foetida、 矮腥黑粉菌 Tilletia controversa、 印度腥黑粉菌 Tilletia indica。前两种为我国对内检疫对
象,后两种是对外检疫对象。
根据病原菌对不同小麦品种的侵染力差异,已鉴分出 30 个网腥生理小种 T1~T30,16 个光腥生理小种
L1~L16,17 个矮腥生理小种 D1~D17[18]。已知有 10 个抗光腥、网腥、矮腥基因 Bt1~Bt10(分别位于 1B、
2B、2D 染色体上),其中 Bt4 与 Bt6 近似且紧密连锁[19]。

3.2 单个病粒内光腥孢子数量 1000 万
试粗略估算如下:1 mm3(立方毫米)=109 µm3(立方微米)。以单孢子体积 300 µm3 概算并以 50%间隙
度计,1 mm3 至少计有 600 万个孢子。单个病粒体积 10 mm3 计有 6000 万个孢子。以 15~20%健全孢子计,
1 个病粒至少有 1000 万个孢子可供参考的。每个病穗以 10 个病粒计至少有 1 亿个孢子。
沙土中孢子存活期至少 10 年,黏土中短一些;过腹牛羊的粪便中的孢子仍具有侵染活力,而过腹猪鸡
的粪便中的孢子都丧失侵染活力[20]。
- 39 http://www.jma-journal.org/

3.3 小麦腥黑穗病是积累性的单循环系统侵染性病害
小麦腥黑粉菌的厚垣孢子附着在种子上或混入粪肥、土壤中越夏或越冬。只有当孢子积累到一定数
量,才可能侵染小麦。小麦发芽出苗期间,厚垣孢子萌芽形成先菌丝后再发展出较细的双核侵染丝,经胚
芽鞘侵入至生长点,潜伏至成粒期才肆虐可见。小麦出苗后非有伤口即不再被侵入。

3.4 小麦腥黑粉菌的鉴种方法与技术
小麦腥黑粉菌种的鉴定,多采用寄主症状学和孢子形态学方法。捷克[21]用 PCR(引物:TILf_5’-CAC
AAG ACT ACG GAG GGG TG_3’和 TILr 5’_CTC CAA GCA ACC TTC TCT TTC_3’)扩增出 361bp 序列,可
成功鉴别矮腥与网腥。

3.5 小麦腥黑穗病的田间调查方法
麦田腥黑穗病株呈点片聚集型分布, 聚集群内病穗呈均匀分布。五点法、对角线法、Z 字形法、棋盘式
等取样方法抽查的发病率,与全田调查的平均发病率间均无显著差异[22]。

3.6 抗腥黑穗病的小麦品种资源
抗病品种是最环境友好经济有效的技术。美国种质资源信息网 PCGRIN 中高抗光腥、网腥的小麦品种
有 1011 个,高抗矮腥的小麦品种有 105 个。Kalyansona 和 Brebor 两个品种对腥黑免疫[19]。土耳其抗矮腥品
种 PI178383 带 Bt8、Bt9、Bt10 和一个未知抗性基因。国内报道的抗腥黑穗病的小麦品种有:泰山一号,
7556,安农 79-75 ,临麦 2 号等[23]。

3.7 小麦腥黑穗病的防治方法的思考
化学防治经济有效但对环境不友好。欧洲 19 世纪有用热水热湿气、20 世纪初还有用热水清洗小麦种子
病菌的。2005 年瑞典用热蒸气流处理大批量麦籽除菌效果良好[24]。
2005 年丹麦[25]用芥末粉拌小麦种子对腥黑穗病有效且不影响出苗势。
2011 年欧洲[26]在大田条件下用 Muscodor albus 真菌生物熏蒸全身沾满腥黑孢子的小麦种子,防治效果
良好。Muscodor albus 菌若能利用成功,既能生产生物柴油解决工业能源问题,又能环境友好解决农作物多
种病害问题,值得高度关注。【2001 年蒙大纳州立大学在洪都拉斯的肉桂树(Cinnarnomum zeylanicum)小枝
条上分离到一株新型内生菌 Muscodor albus (粉红粘帚霉是已知的一种菌类——粘帚霉(Gliocladium)的变
种),已申报新菌种专利,分解纤维素生成生物柴油同时释放挥发性气体抗生素。】
诸多生物生态防治技术前景看好,但仍有许多技术瓶颈有待攻克。

3.8 用腥黑病粒生产三甲胺的思考
重病麦田或麦粒多被焚毁处理。如果能用之生产三甲胺,既灭菌又增收,岂不减少麦农损失?未见有
此类尝试报道。

致谢
运城市农委植保站李元狩站长提供病粒样本。运城市盐湖区农委植保站吕继康站长给予支持。谨此致谢。

REFERENCES 
[1]

冯社芳.近年豫西地区小麦腥黑穗病发生特点及综合治理技术[J],麦类作物,种业导报, 2007/01/33.

[2]

张金良,杨建国,杨维华, 等.京郊小麦腥黑穗病封锁除治与综合防治技术推广[J],植物检疫,2000,14(4) :211–214.

[3]

徐长伦,刘平义,古丽斯坦·祖农,等. 黑穗灭防治小麦腥黑穗病及高粱坚粒黑穗病试验示范简报[J],新疆农业科学,1997,(2):75.

[4]

张成海,史黎红,索有泰. 小麦腥黑穗病的发生与防治[J],青海农技推广,2003,(2):39.
- 40 http://www.jma-journal.org/

[5]

张祥林, 莫桂花, 柴燕等,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小麦腥黑穗病的病原鉴定[J],新疆农业科学,2000,增刊,p23–26.

[6]

王海旺. 小麦腥黑穗病的发生及防治对策[J],天津农林科技,2012,第 4 期(总第 228 期):39–41.

[7]

林代福. 贵阳市郊小麦网腥黑穗病发生情况调查[J],贵州农业科学,1998,26(6) :45

[8]

宋长友,2004 年泥池县小麦腥黑穗病暴发[J],中国植保导刊,2005,25(1):38.

[9]

王贺胜,江洪泾,胡冠麟, 等. 颍上县小麦腥黑穗病的发生规律和防控技术[J],农技服务,2008,25(2) :82.

[10] 罗秦岳,王朋霞,许淑敏,等. 伊川县小麦腥黑穗病的发生及综合防治[J],河南农业,2010 ,第 6 期(上):17.
[11] 魏靖,惠祥海,孔德生,小麦腥黑穗病防治药剂筛选试验研究[J],世界农药,2010,32(1):39–40.
[12] 吴会明, 李恩才. 渭北塬区小麦腥黑穗病突发成因与防控对策[J], 陕西农业科学,2009,(2):132 转 168.
[13] 李新金,陈爱芹,刘双记, 等. 栾川县小麦腥黑穗病的发生为害与防治措施[J],中国植保导刊,2009,29(4):17–18.
[14] 蒋耀培,郭玉人,唐国来,等. 2009 年上海地区小麦光腥黑穗病发生原因及其综合防治措施[J],中国植保导刊, 2009,29(9) :18.
[15] 辛建荣,古浪县小麦腥黑穗病发生与防治[J],甘肃农业科技,2010, (7):61.
[16] 余露. 江苏省秋播作物病虫草害发生形势[J],农业市场信息,2010,(21):49.
[17] 李崇香. 金川区小麦腥黑穗病的发生特点与防治经验[J],植物保护,2011,(21):26–27.
[18] 何春雨,杜久元,张礼军, 等.小麦腥黑穗病研究进展[J], 麦类作物学报,2012,32(3):589–593.
[19] 潘幸来等,小麦抗病虫性的变频及基因[J],小麦研究,2000,21(3) :1–7.
[20] L Johnsson, Survival of common bunt (Tilletia caries (DC) Tul.) in soil and manure [J], Zeitschrift für Pflanzenkrankheiten und
Pflanzenschutz, 1990, 97(5):502-507, 0340-8159, 19912306568.
[21] M Kochanová, M Zouhar, E Prokinová et al, Detection of Tilletia controversa and Tilletia cariesin wheat by PCR method [J],
Plant Soil Environ., 2004, 50(2) :75–77.
[22] 甘国福,黄勇,俞天辉,小麦腥黑穗病田间分布型初步研究[J],甘肃农业科技,1995,(6):36–37.
[23] 汪廷魁,崔连珊,小麦品种资源对腥黑穗病抗性鉴定简报[J],作物品种资源,1994,(1):30.
[24] G Forsberg, L Johnsson, J Lagerholm, Effects of aerated steam seed treatment on cereal seed-bornediseases and crop yield [J],
Journal of Plant Diseases and Protection 2005, 112 (3): 247–256
[25] AB 
Holmemosevej, Effect of seed treatment with milk powder and mustard flour in control of common bunt (Tilletia tritici) in
wheat and stem smut (Urocystis occulta) in rye, Archived at http://orgprints.org/00001115.
[26] BJ Goates & J Mercier, Control of common bunt of wheat under field conditions with the biofumigant fungus Muscodor albus [J],
Eur J Plant Pathol, 2011, 131:403–407, DOI 10.1007/s10658-011-9817-z.
[27] J Percival, THE WHEAT PLANT a monograph, 1921, 1ed, Gerald Duckworth & Co Ltd, London

 
【作者简介】
1

潘思睿,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在读。2011 年获全国中学生生物学竞赛三等奖、全国中学生英语竞赛三等

奖。
#

潘前颖,安徽工程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太原理工大学学士和陕西师范大学硕士。发表中文或英文论文和译文多篇。

- 41 http://www.jma-journal.org/